719 母子連心(兩更)

上官燕被都尉府的人帶走了,一併被帶走的還有明郡王。

京兆府的人氣得直抽抽。

明明是他們先來的,到頭來功勞全被都尉府的人佔了!

回宮的馬車上,明郡王內心萬分苦逼。

若早知如此,他還不如堂堂正正地坐在廂房裡頭呢,那樣至多落個遊手好閒的名聲,可躲在地窖是怎麼一回事?

一看就有鬼。

“勞煩郡王與我們回宮一趟,面見陛下。”馬車外策馬護送的王緒說道。

都尉府是幹嘛的,那就是國君的耳目,發現明郡王鬼鬼祟祟蹲地窖,能不把明郡王抓去面聖?

別人不敢抓他,都尉府卻不怕。

明郡王深深感覺自己被上官燕給坑壞了。

她一定是故意的,知道自己逃不掉,所以拉了他當墊背。

這個姑姑,上回坑了他父親,如今又來坑他。

明郡王與上官燕多年未見了,明郡王早已不認識上官燕,就不知上官燕是怎麼認出他的?

說好的失憶呢?

不行,他得去向祖父告狀!

說上官燕假裝失憶,上官燕欺君!

都尉府與京兆府的人離開後,徐鳳仙笑盈盈地招呼客人:“我們繼續!繼續!姑娘們!唱起來!”

天香閣又恢復了先前的盛況。

顧嬌也尋了個藉口離開隔間去了樓上。

“沒發現你吧?”顧嬌問蕭珩。

蕭珩站在臨街的窗戶邊,望着王緒一行人離去的方向,神色複雜地說道:“那些是都尉府的人。”

顧嬌喃喃:“都尉府?”

昭國沒有都尉府。

這是燕國特有的兵權衙署,她是入宮當日聽沐川介紹過,在皇宮的外朝,右側是大理寺與六部,左側是宗人府與四大都尉府。

不過都尉府具體是做什麼的,顧嬌就不大清楚了。

“馬車右側的朝廷命官是關都尉王緒,他是國君的人。”蕭珩調查過大燕的各大官員的信息,其中恰巧就有王緒,王緒是王家嫡子,王賢妃的親侄兒。

王賢妃膝下無皇子,只得了兩位公主,王家並不參與奪嫡之爭,一心效忠國君。

顧嬌若有所思道:“所以是國君在抓人,方纔那名女子與國君有關?”

那怎麼穿得那麼破?

不過仔細回想她的容貌,的確擔得起仙姿佚貌之詞。

還有她的那雙眼睛。

似乎是一雙標準的瑞鳳眼,只是被凌亂的髮絲遮了些,因此顧嬌並不能完全確定。

“你……”顧嬌發現蕭珩正望着那輛越行越遠的馬車出神,“在想什麼?”

蕭珩把手裡抱着的西瓜遞給她:“她挖的,說是給我吃。”

說這話時,他心裡有些悶悶的,他想到她那個害怕被拒絕的眼神,也想到他沒伸手去接,她垂下眸時一閃而過的受傷。

最後是都尉府的人來了,她直接將西瓜塞進了他懷裡。

西瓜是冰涼的,然而他拿在手裡卻感到一片滾燙。

“還有這個。”蕭珩說着,將一個金燦燦的東西遞給顧嬌,正是顧嬌掰下來與上官燕分贓的那一瓣金子,“她給我的,讓我好好追媳婦兒。”

顧嬌:“……”

她看出我是女扮男裝了?

我和她說話時明明用的是少年音,即便進了屋,我與蕭珩談話也沒換回自己的聲音。

她就算懷疑我與蕭珩有不正經關係,也應該是往斷袖上面想。

當然了,也可能是指追男媳婦兒了。

唔,自己就這麼像下面那個嗎?

呃,跑偏了!

那個女人是誰?爲什麼好像認識蕭珩的樣子?

……

皇宮。

國君已經知道那個孽障被都尉府逮住的事兒了,這會兒正在回宮受罰的路上。

他蓄足了全部的火力,準備衝上官燕發動攻擊,可誰料都尉府還帶回來一個明郡王。

明郡王鬼鬼祟祟地出現在上官燕躲藏的地方,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他的行爲太令人起疑了。

明郡王會去天香閣實則與上官燕沒有半點兒關係。

但真相如何有時並不重要,國君怎麼想的才重要。

偏偏明郡王又不能將自己替太子去接某位高手的事情說出去——

國君看明郡王的眼神,只差沒明着問“你是不是去刺殺你姑姑的”。

明郡王簡直要哭了:“您又沒對外宣佈姑姑失蹤了!我哪兒能知道——”

國君點點頭:“沒錯,朕的確沒對外宣佈,所以你是在朕的身邊安插了眼線!”

明郡王:“我沒有!”

上官燕火上添油:“你有,我都看見了。”

你看見什麼你看見了!

有這麼睜眼說瞎話的嗎!

明郡王咬牙一指:“姑姑她記得我!她喊我侄兒!她的失憶是裝的!”

國君呵了一聲道:“上官燕會喊你侄兒?那她還真是失憶了,她從來都不搭理你的。”

明郡王:“……”

這樣也能踩坑?!

國君讓明郡王滾回太子府,禁足三月,順便讓張德全將太子叫進宮裡來,劈頭蓋臉地罵了一頓。

子不教父之過,不論明郡王究竟是去戲樓幹什麼,都是他這個做父王沒管教好。

太子心道,那我這樣,豈不是父皇你的錯?

這話過過腦癮就好,真說出來國君會殺了他的。

有明郡王分擔國君的火力,上官燕的懲罰沒那麼重,至少,國君沒真的一劍殺了她。

不過她也被禁足了。

畢竟,把國君坑禿頂這筆賬,國君是怎麼也不可能輕易算了的。

“慶兒在哪兒?你說出來,朕對你從輕發落。”

上官燕不說。

國君冷聲道:“上官燕,朕留你在皇宮不是爲了保護你,只是損毀皇陵一事尚未查出真相,一旦水落石出,你立刻給朕滾回皇陵去!”

外朝突然有人來報:“陛下!皇陵的事有眉目了!”

國君:“……”

國君一口氣差點噎了。

上官燕也好不到哪兒去。

她如今還不能回皇陵。

國君等着她求饒。

她死撐着不求饒。

氣氛一度陷入尷尬。

還是張德全默默退出去,與外朝的刑部官員交涉了兩句,回來後笑着稟報道:“弄錯了,不是皇陵的案子。”

“呵。”

“哼!”

國君與上官燕同時朝不同的方向撇過臉去。

上官燕回了昭陽殿禁足,國君叫來都尉府的王緒,讓他去查上官慶的下落。

“是。”

王緒領命。

國君疲倦地靠上椅背,天氣悶熱,有汗水不斷從他頭頂流下。

張德全讓宮女太監們退下,隨即看向國君頭頂說道:“陛下,把這個摘了吧。”

國君淡淡地嗯了一聲。

張德全走過去,將他的假髮摘了。

國君已經能夠確定上官燕引他出去是爲了救上官慶,她當然不會料到對方會一劍將他劈成禿頂,可要說不生氣是假的。

國君冷聲道:“她就不能直接和朕說,有人要對慶兒不利嗎?朕難道會不管慶兒的死活不成?”

張德全心道,您把她外祖家滅光了,把她也逐出皇室貶爲庶人了,還指望她能對您有什麼父女之間亦或是君民之間的信任?

道理誰都懂,就是不接受。

張德全給國君倒了一杯涼茶:“您消消氣。”

消氣是不可能的。

國君喝了一口茶,想到了小郡主,問道:“小郡主還沒回來?”

張德全忙道:“您擔心她去了神童班會跟不上,讓小的給找了個書院的夫子補課。”

“是有這麼一回事。”國君記起來了,不再催促。

可讓他批摺子,他又批不進去。

他頓了頓,對張德全道:“把朕的那隻畫眉鳥拿過來。”

國君生平兩大嗜好,一是擊鞠,二是養鳥。

他前些日子剛讓人從晉國買來一隻五彩畫眉鳥,他喜愛得緊,每日都會去看看。

張德全去門口吩咐小太監,不多時,小太監神色匆匆地趕來,害怕地說道:“畫眉鳥……不見了!”

“都有誰去過鳥房?”

“除了馴鳥師,就只有……小郡主。”

……

小郡主昨日答應了與小淨空比鳥,她是一個信守承諾的長輩,於是她就把陛下伯伯的鳥揣進兜裡帶出宮了。

“我、我只是借一下,我和陛下伯伯說了,陛下伯伯沒反對!”

——某小郡主是半夜爬上龍牀和熟睡的國君說的。

小郡主將小鳥帶出來後便裝進了書袋,一直到去補課纔拿出來。

小淨空用手指吹了聲口哨(並沒有聲音),叫來了小九(全靠吼)。

兩個孩子在比鳥的規則上並未達成共識,小淨空認爲比鳥是比大小,小郡主認爲比鳥是比美醜。

倆人都對自己的鳥充滿了自信!

然後兩隻鳥一見面,二人傻眼了。

只見小九一聲不吭,飛撲而來,一口將小郡主手心裡的五彩畫眉吞掉了,毛兒都沒剩下。

小淨空:“……”

小郡主:“……”

……

天香閣。

顧承風結束了今晚的戲,去後臺脫下戲服卸了戲妝,換回自己的淡藍色長衫上了二樓。

蕭珩與顧嬌在房中。

蕭珩依舊站在露臺上,眺望着那輛馬車離去的方向。

顧嬌沒打攪他,只是靜靜地陪在他身邊,吃着上官燕挖好的西瓜。

冰冰涼涼的,清甜又爽口。

蕭珩此時需要的不是開導或談心,是陪伴。

“對不起,冷落你了。”蕭珩回過神,愧疚地對顧嬌說。

顧嬌鼓着腮幫子搖搖頭。

那個女子不僅把西瓜挖成漂亮的小球球,還把籽都去了。

她吃得很開心。

在相公身邊,她就會開心。

兩個人在一起不一定要有多少言語,無聲的陪伴也是一種默契。

還剩兩個了。

顧嬌想了想,舀了一個喂到他嘴邊。

蕭珩吃下。

“是不是很甜?”顧嬌問。

“嗯。”他點頭,“很甜。”

顧嬌把最後一個也餵給了他,然後她捧着西瓜,仰起頭,咕嚕咕嚕地把西瓜汁喝掉了。

她喝得滿臉都是,像長了一圈小紅鬍子。

蕭珩被她逗樂,心底涌上的那股淡淡的惆悵情緒一瞬間散了不少,他拿出乾淨的帕子,爲她細細擦拭。

動作輕柔,眼神溫柔。

顧嬌不動,揚起臉讓他擦,乖得不得了。

顧承風來到門口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他撇嘴兒一哼,酸溜溜地嘀咕道:“臭丫頭,和這小子在一起就這麼乖,和我在一起就是個混世小魔王!”

咚咚咚!

他毫不客氣地叩響了房門。

蕭珩正巧擦完了,聽到聲音將手裡的帕子收了回來。

顧嬌幽怨地瞪了顧承風一眼,你又皮癢!

顧承風接收到了來自顧嬌的死亡凝視,他銀牙一咬,臭丫頭!

他邁步進了屋,在八仙桌旁坐下,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不鹹不淡地哼道:“別怪我沒提醒你們,再有小半個時辰,內城門就要關了。”

蕭珩輕輕地捏了捏顧嬌的手。

顧嬌也捏了捏他的。

顧承風猝不及防又被灌了一碗狗糧,撐得想摔桌!

你們兩個不要太過分啊!

這是我的屋子!

要卿卿我我……

不對,你倆不許卿卿我我!

“說正事。”顧承風正色道,“今天那個明郡王,我查到他是來幹什麼的了。”

蕭珩與顧嬌離開露臺走了過來。

二人在他對面坐下,齊齊看着他,示意他往下說。

顧承風倒是沒賣關子,將偷聽到的消息說了:“……是太子讓他來這裡等人的,據說是個十分厲害的高手,不過你們也看見了,他人都走了,我也沒見有任何高手出沒,可能是他的信息有誤。”

這一點,顧嬌與蕭珩都沒證據,不好妄下定論。

“沒了?”顧嬌問。

“沒了啊。”顧承風說。

顧嬌道:“今日被帶走的那個女子是誰?”

顧承風嘆道:“來的那些官差口風都緊得很,暫時沒查出來。”

顧嬌看向蕭珩。

蕭珩沉默。

……

蕭珩趕在城門關閉之前回了內城,顧嬌則帶着顧小順回了楊柳巷。

鐘鼎、周桐等人留宿天香閣,他們銀子都付了,姑娘也叫了,並不知顧嬌與顧小順居然走了。

蕭珩從天香閣出來後,心裡就怪怪的,總感覺無形中有着某種看不見的牽扯。

“公子,公子,公子!”

車伕喚了他了三聲。

蕭珩意識回籠,問道:“怎麼了?”

車伕小聲道:“要到凌波書院了。”

言外之意,你該換衫了。

蕭珩換回了滄瀾書院的院服,戴上面紗,去凌波書院程夫子處將小淨空接了回來。

小淨空今天闖禍了。

他搓着小手不敢說。

若在以往,蕭珩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小九九,然而今日他有些心神不寧的,沒察覺到小淨空的異樣。

小淨空已經吃過飯了,回到玲瓏閣後,蕭珩直接給他打水洗澡,整個過程並無多餘的話。

儘管他一貫話少,可小淨空也還是感覺到了壞姐夫的不一樣。

他不解地看着壞姐夫:“你今天是不是又考倒數第一啦?”

不論蕭珩考多少正數第一,倒數的梗都永遠在小淨空心裡揮之不去。

“沒有。”蕭珩說。

他拿來乾爽衣裳,給小淨空穿上:“去睡吧。”

“哦。”小淨空難得沒作妖,咕溜溜地爬上牀,翻了幾個身,睡着了。

月黑風高,天氣燥熱,樹上的知了叫個不停,荷塘裡也傳來陣陣蛙鳴。

整個書院都陷入了沉睡。

蕭珩躺在牀鋪上輾轉反側。

他腦海裡不斷閃過昨夜的刺殺、張德全的呼喊以及……今日遇見的那名女子。

女子捧着西瓜害怕他拒絕的樣子,在腦海裡越來越清晰起來。

而他心臟裡那股被拉扯的感覺也越來越濃烈。

他捂住心口,呼吸微微急促。

不知這樣過去了多久,他纔在一陣胡思亂想中陷入沉睡。

夜半。

天光一閃,天際傳來轟隆一聲雷鳴。

蕭珩心口一悸,唰的睜開眼坐起身來!

窗櫺子被狂風吹開,素色窗簾在電閃雷鳴中獵獵搖擺。

他下了牀,走過去將窗櫺子重新合上,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茶杯。

茶杯摔得粉碎,他後退一步,本是要避開,卻還是踩中了一塊碎片。

鮮血自他白皙清瘦的腳掌蜿蜒流出,一直流到牆角。

……

翌日,蕭珩送小淨空去凌波書院上學,剛走到書院門口便聽見兩個凌波書院的學生說——

“聽說了沒?廢太女出事了!”

“她能出什麼事?”

“她昨夜好像想逃出宮,結果突然打雷,嚇得她失足從後山坡摔下來,摔得很嚴重,腰都摔斷了!就快不行了!”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我家隔壁就住着一個御醫,他連夜被召進宮搶救廢太女,這會兒還沒回來呢!如今坊間都在傳,是廢太女德行有虧,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降下天雷懲處她呢!”

……

蕭珩忽然有些喘不過氣,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

等馬車停下時,他已經在天香閣的門口了。

車伕擔憂地看着他:“公子,天香閣到了,你……沒事吧?”

“我沒事,淨空呢?”蕭珩問。

車伕一愣,答道:“你把他送去書院了啊,親自交到了呂夫子的手中,還請呂夫子給程夫子帶話,中午若是你不能過來,勞煩程夫子幫忙照顧他。”

“那就好。”蕭珩下了馬車。

車伕一頭霧水。

公子是受什麼打擊了嗎?整個人變得有些失魂落魄的。

可是就算是這樣,公子也還是把淨空安排妥當了。

蕭珩從不會穿着滄瀾女子書院的院服來天香閣,今天是頭一次。

顧嬌也在。

她也聽說太女的事了,是從沐川口中聽說的。

她過來天香閣,是想找顧承風打探虛實。

其實以沐川的地位,說出這種話來就不大可能是假的。

顧承風合上房門,二人坐下,他自己也來到桌邊坐下,鄭重地說道:“我這裡有兩件事——第一件事,廢太女身受重傷,生死未卜是真的。國師殿的人也被驚動了,國師大人連夜入宮,到今早仍在搶救。”

“怎麼受傷的?”顧嬌問。

“據說是失足從山坡上摔下來的。”顧承風說。

шωш▪ t tkan▪ ¢ Ο

“第二件事。”

顧承風言及此處,頓了下,才說道,“昨天被都尉府帶走的女子就是廢太女。”

蕭珩的手指捏緊了。

……

皇宮,昭陽殿。

這座早已廢棄多年的寢宮失去了往日的光輝瀲灩,變得門可羅雀。

可就從昨日夜半開始,它再一次門庭若市了起來,十多名御醫與二十多醫童醫女先後被召來昭陽殿,御林軍包圍了昭陽殿,都尉府的王緒也帶着得力的兵士守在了昭陽殿外。

國君站在走廊下,看着一盆盆血水從裡頭端出來,他的神色難看到了極點。

張德全將國師大人請了過來。

國師大人進屋爲上官燕檢查了傷勢,出來後微微搖了搖頭。

國君青筋暴跳地說道:“她是不是又是裝的!朕就知道!她除了裝,還會什麼!”

國師沒說話。

國君冷聲道:“愛卿爲何不言?”

國師迎上國君凌厲的視線:“恐怕不能如陛下所願。她真的受傷了,傷勢嚴重。”

能讓國師說一句嚴重,那就不是嚴重不嚴重的問題,是救都救不出來的事。

國君拽緊了拳頭:“國師,醫好她。”

國師說道:“我做不到。”

國君厲喝:“你是國師!是大燕國醫術最高明的人!”

國師冷靜地說道:“我沒有她所需的藥,就算有,治癒她的希望也十分渺茫。”

國君沉聲道:“哪裡有藥?”

“不是哪裡,是一個人。”國師說道,“天穹書院,蕭六郎。”

76 女兒500 最強顧家軍!(一更)141 砸了!(一更)415 病情真相(兩更)549 霸氣姑婆!(二更)766 皆大歡喜(二更)821 當年真相(二更)297 誇讚(三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233 掉馬(一更)691 軒轅的復仇!(加更)462 心結打開(一更)750 下場(三更)694 國師歸來07 院長271 哀家的嬌嬌(兩更合一)361 上眼藥(一更)522 回京(一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503 兄妹出馬(二更)746 淨空身世(一更)395 最後一擊(一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697 大燕國師(三更)398 最帥霸主!(月票加更)487 大殺四方(兩更)484 逆天嬌嬌(二更)516 甦醒(兩更)12 行醫15 打臉560 神勇!(一更)123 淨空的奇遇(一更)529 凱旋迴朝(一更)230 姐弟(二更)253 殿試(兩更合一)277 要他的命!(一更)411 阿珩呀(兩更)635 嬌嬌之怒(三更)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883 一家團聚(一更)639 一家三口(二更)626 秘辛(一更)541 腹黑蕭珩(二更)491 強強聯手(二更)103 霸氣揍爹(二更)655 財迷嬌!(兩更)439 真相(七更)411 阿珩呀(兩更)806 暴揍暗魂!(二更)649 大快人心481 救他(一更)792 父女相處(加更)910 夫妻相見(二更)68 父女334 暴露(兩更)856 機智慶哥(一更)547 吃醋(二更)451 太后(二更)830 首戰告捷(一更)865 最強黑風王!(二更)138 臉紅(二更)417 大殺四方(兩更)144 收拾她(二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220 祖父(一更)631 霸氣馬王!(一更)566虐渣(一更)112 打臉(二更)472 狹路相逢(二更)653 嬌嬌出手(兩更)479 美男計(一更)665 兄妹相遇(二更)432 龍一(二更)600 寵她(一更)73 上門86 遛雞(一更)535 腹黑嬌嬌(一更)456 皇后之怒(一更)292 刁難(二更)185 叫娘(二更)121 土豪小淨空(一更)879 父子相見(一更)37 手術67 坑爹916 打臉(一更)840 主動出擊(一更)599 前世今生(兩更)267 她是姑婆!(三更)328 爭寵(兩更)879 父子相見(一更)752 黑風王出戰!(二更)784 下場(三更)768 小萌崽(二更)426 動手(兩更)355 小倒黴蛋(二更)593 放大招(二更)287 寵嬌嬌(二更)816 打假(一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445 東窗事發(二更)
76 女兒500 最強顧家軍!(一更)141 砸了!(一更)415 病情真相(兩更)549 霸氣姑婆!(二更)766 皆大歡喜(二更)821 當年真相(二更)297 誇讚(三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233 掉馬(一更)691 軒轅的復仇!(加更)462 心結打開(一更)750 下場(三更)694 國師歸來07 院長271 哀家的嬌嬌(兩更合一)361 上眼藥(一更)522 回京(一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503 兄妹出馬(二更)746 淨空身世(一更)395 最後一擊(一更)550 姑婆出手!(一更)697 大燕國師(三更)398 最帥霸主!(月票加更)487 大殺四方(兩更)484 逆天嬌嬌(二更)516 甦醒(兩更)12 行醫15 打臉560 神勇!(一更)123 淨空的奇遇(一更)529 凱旋迴朝(一更)230 姐弟(二更)253 殿試(兩更合一)277 要他的命!(一更)411 阿珩呀(兩更)635 嬌嬌之怒(三更)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883 一家團聚(一更)639 一家三口(二更)626 秘辛(一更)541 腹黑蕭珩(二更)491 強強聯手(二更)103 霸氣揍爹(二更)655 財迷嬌!(兩更)439 真相(七更)411 阿珩呀(兩更)806 暴揍暗魂!(二更)649 大快人心481 救他(一更)792 父女相處(加更)910 夫妻相見(二更)68 父女334 暴露(兩更)856 機智慶哥(一更)547 吃醋(二更)451 太后(二更)830 首戰告捷(一更)865 最強黑風王!(二更)138 臉紅(二更)417 大殺四方(兩更)144 收拾她(二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220 祖父(一更)631 霸氣馬王!(一更)566虐渣(一更)112 打臉(二更)472 狹路相逢(二更)653 嬌嬌出手(兩更)479 美男計(一更)665 兄妹相遇(二更)432 龍一(二更)600 寵她(一更)73 上門86 遛雞(一更)535 腹黑嬌嬌(一更)456 皇后之怒(一更)292 刁難(二更)185 叫娘(二更)121 土豪小淨空(一更)879 父子相見(一更)37 手術67 坑爹916 打臉(一更)840 主動出擊(一更)599 前世今生(兩更)267 她是姑婆!(三更)328 爭寵(兩更)879 父子相見(一更)752 黑風王出戰!(二更)784 下場(三更)768 小萌崽(二更)426 動手(兩更)355 小倒黴蛋(二更)593 放大招(二更)287 寵嬌嬌(二更)816 打假(一更)148 奶兇小淨空(二更)445 東窗事發(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