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 婆媳相見

女子是半張臉朝下趴在地上的,也虧得天香閣的門口搭了棚子,地上又鋪了毯子,不燙也不硬,否則非得摔壞烤糊不可。

徐鳳仙走上前,蹲下身撥開她臉頰上的髮絲。

當看清女子的半張側顏後,徐鳳仙倒抽一口涼氣。

額滴個乖乖,這是哪兒的落難神仙?

她開青樓多年,再加上幾年的戲樓經驗,當真沒見過如此人間絕色。

衣着寒酸了些……

又是婦人打扮。

不是處子的話,價錢上會吃虧點兒。

但架不住她生得好看,有的客人就好成熟又有風韻的女人。

“帶進去!”徐鳳仙對丫鬟說。

“是。”

貼身丫鬟銀杏叫了幾個孔武有力的僕婦,將女子擡進了大堂。

二樓如今滿了,只得先放在後院的廂房。

顧承風剛從外面回來,馬車停在後院旁的馬棚,他從後門走進來,一眼看到天香閣的丫鬟僕婦擡着一名民婦打扮的女子。

他皺眉:“站住。”

他如今是天香閣的紅人,加上又有個厲害的“兄弟”撐腰,連徐鳳仙都不敢與他硬鋼。

銀杏一行人訕笑着停下了。

銀杏笑着打了招呼:“常公子。”

蕭珩借了龍一的名字,顧承風借了常璟的名字,都不是東西。

顧承風看了眼被僕婦們擡着的女子,他就說徐鳳仙怎麼這麼好心,隨隨便便收留一個農婦,原來是個美人。

銀杏乾笑着解釋道:“這位夫人暈倒在咱們天香閣的門口,徐夫人一片好心,讓咱們先將她擡進來,等她醒了再說。”

顧承風冷哼道:“哼,徐鳳仙怕是要逼良爲娼吧?”

銀杏無力反駁。

畢竟她家夫人就是這個尿性啊。

“這個人,我要了。”

讓徐鳳仙把人放了,徐鳳仙鐵定不幹,可他把人要到自己的戲班子來,徐鳳仙應該沒太大意見。

本來嘛,如今的天香閣就是靠他的戲撐着。

“這……”銀杏糾結了一會兒,說道,“好吧,我先去和夫人說一聲。但也說不定,這人不會唱戲呢。”

顧承風不容拒絕地說道:“會不會唱我說了算,在我試她唱戲之前,不許動她。”

這個要求並不過分,屆時讓徐夫人也過來一同聽她唱戲,她若是唱不出來,再把她弄去接客也不遲。

銀杏吩咐僕婦一行人將女子擡進了廂房。

顧承風今晚有一齣戲,他這會兒就得去準備了。

他一走,銀杏便立刻吩咐屋子裡的四名僕婦:“你們幾個,把她看好了,她醒了記得來稟報我,不許讓她逃了!”

逃了夫人會揭了她們幾個的皮的!

其中一個僕婦拍着胸脯道:“銀杏姑娘,你就放心吧!我們一定把她看住!決不讓她踏出屋子半步!”

……

酉時,天穹書院放了學。

鐘鼎與周桐一行八人,與顧嬌、顧小順在院門口會合。

他們連馬車都備好了,一共三輛。

其餘六人,三人一輛,鐘鼎、周桐與顧嬌、顧小順一輛。

就在周桐站在馬車旁,示意顧嬌與顧小順先上馬車時,袁嘯與趙巍拎着書袋出來了。

袁嘯是明楓堂的,趙巍與顧小順同班,都是明月堂的。

他倆見到顧嬌等人一副要出行的樣子,不約而同地朝顧嬌走了過去。

袁嘯問道:“六郎,你們要去哪兒啊?”

顧嬌坦蕩地說道:“去天香閣。”

袁嘯一怔:“天、天香閣?你怎麼會去哪種地方啊?”

不對,這小子去哪種地方又什麼可奇怪的?

他來盛都第一天就去逛青樓了好麼?

袁嘯幽怨地說道:“上回不是說好的,你、你再去快活就得帶上我們嗎?”

顧嬌:我這也不是去快活呀。

鐘鼎清了清嗓子:“咳,那是戲樓,不是青樓!”

袁嘯哼道:“一個意思。”

盛都也有純聽戲的戲樓,但絕不是天香閣。

天香閣的前身就是青樓,只是換個招牌、攬個戲班子繼續做生意而已。

“你、你去不去啊?”袁嘯拽了拽趙巍的袖子,試圖給自己拉個盟友。

趙巍道貌岸然地說道:“這不大好吧,咱們都是讀書人,不該流連煙花之地。”他說着,話鋒一轉,“但六郎還小,又人生地不熟的,他一定要去,咱們也該儘儘地主之誼。”

顧嬌:“……”

姓趙的,你好像也不是盛都人吧?你是燕國齊都的。

趙巍對袁嘯囁嚅道:“你、你是盛都人,你招待。”

袁嘯挺起胸脯:“招待就招待!”

因爲他倆的加入,周桐與鐘鼎爭不過,只得分別去了另外兩輛馬車上。

坐上馬車後,趙巍古怪地看了顧小順一眼,問道:“你也去啊?”

顧小順點頭道:“是啊,六郎說帶我去見識一下。”

袁嘯意味深長地拍了拍他肩膀:“六郎的同鄉就是我的同鄉,一切包在我身上,包君滿意!”

顧小順一臉茫然,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馬車行駛了一段,趙巍忽然低聲開口:“哎,你們聽說了沒有?韓家出事了。”

袁嘯問道:“韓家?韓徹的那個韓家嗎?”

韓家的代表人物不少,韓貴妃,韓老太爺,韓將軍,韓侍郎等等等等,但他們只與韓徹在擊鞠賽中打過照面,因此難免提到了他。

趙巍點頭:“對,就是韓徹家。我下午幫夫子把考卷抱回值房,路過院長的值房時,聽到他與武夫子和另外幾名夫子說起了韓家的事。”

“到底什麼事啊?”袁嘯是個急性子,最受不了趙巍慢吞吞的這一套。

趙巍小心翼翼地說道:“韓家二爺死了。”

袁嘯是盛都人,對韓家的關係略有耳聞,他在腦海裡梳理了一下:“韓徹的……二叔?”

趙巍道:“好像是。”

袁嘯抓心撓肝道:“他怎麼了,你趕緊說,別我問一句你答一句,急死我了都!”

趙巍還是溫吞吞的:“是昨日夜裡的事。我聽到岑院長說,皇長孫回盛都了,韓家二爺夜半三更刺殺皇長孫,結果被國君撞見,國君龍顏大怒,就把他給處死了。”

其實不是國君處死的,是韓老太爺大義滅親、清理門戶。

只不過,消息在傳播的過程中難免會有所失實。

顧嬌認真地聽着。

那位傳聞中的皇長孫回盛都了?

然後韓家人膽大包天在天子腳下去刺殺他?

瘋了嗎?

她總覺得事情充滿了疑點,可能真相併不像是趙巍所瞭解的那樣。

袁嘯的好奇心全被勾了起來:“刺殺皇長孫可是重罪,國君沒降罪韓家嗎?”

趙巍道:“降罪了,韓家失去了一座礦山,韓侍郎的官位也被罷免了。”

礦山可是韓家的根基,失去一礦,宛若斷去一臂。

他們並不瞭解韓詠的能耐,更不知韓詠撐過了四十九道酷刑,韓詠纔是韓家真正的左膀右臂。

“你們見過皇長孫嗎?他長什麼樣?”顧嬌突然開口。

趙巍搖頭:“我是齊都人,問袁嘯吧。”

袁嘯道:“我也沒見過皇長孫,他很小就離開盛都,與廢太女一道去關山守皇陵了。他每兩年纔回來一次,但也只是去國師殿,外人根本沒機會與他打照面。”

“他叫什麼名字?”顧嬌問道。

“上官慶。”袁嘯說道。

“慶。”

顧嬌陷入了沉思。

……

談話間,馬車抵達了天香閣。

周桐與鐘鼎一行人的馬車在前面,他們先停了下來。

周桐忙跳下馬車,過來找顧嬌。

“六郎!”

他爲顧嬌打開簾子。

袁嘯拿開他的手,不滿地哼道“用得着你打簾子?”

周桐冷聲道:“我是六郎同窗!我坐他前排!”

袁嘯呵呵道:“我和六郎一起打過比賽!賽場如戰場,我們就是同袍!”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周桐辯論失敗,瞬間黑下臉來。

顧嬌下馬車後卻誰也沒理,她讓顧小順先跟着他們過去,她去了一趟二樓找顧承風。

顧承風卻並不在房中,他去一樓的後臺準備即將登場的大戲了。

顧嬌摸了摸下巴,猶豫着是直接去找顧承風還是——

不找了。

顧嬌走了。

不過她也並沒有立刻回到大堂,她去了一趟後院的小柴房。

小柴房在後院的角落裡,是最僻靜的屋子,旁邊是一間臨時落腳的廂房,一般被徐鳳仙用來關押各種來歷不明的戲子或女子。

徐鳳仙此人做事雖不擇手段了些,卻也不得不承認她的確有幾分能耐。

徐鳳仙有個小金罐子,全是盤剝戲子與姑娘們們得來的,顧嬌上次看見她埋在了柴房外的榕樹下。

顧嬌眼饞徐鳳仙的金子許久了。

這會兒客人太多,徐鳳仙顧不上後院,顧嬌就想把她的金子挖出來。

徐鳳仙是個做事謹慎的人,挖過之後的土表顏色會與沒挖過的地方不一樣,所以徐鳳仙在這裡栽種了一個小小花圃,隔三差五翻一下地。

弄得根本看不出來到底哪裡才被新挖過。

顧嬌不管了,從頭挖到尾,她就不信挖不着。

顧嬌抽出匕首,開始嗖嗖嗖地挖土,將自己化身成爲一個小小挖掘機。

挖了一個坑,沒有。

又挖了一個坑,也沒有。

顧嬌不信邪,快要麻掉的腳往邊上挪了挪,繼續挖。

挖着挖着,她隱隱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好像有什麼人在盯着自己。

她古怪地回過頭,就看見了一個民婦打扮卻美得令人窒息的女子。

女子蹲在地上,左手抱着半邊冰鎮過的又大又紅的西瓜,右手抓着一個銅勺。

顧嬌在挖土,她在挖西瓜。

她一邊鼓着腮幫子吃得吸溜吸溜的,一邊目不轉睛地觀摩顧嬌挖土。

顧嬌:“……”

……

滄瀾女子書院。

蕭珩從玲瓏閣出來,去了一趟凌波書院。

他是去接小淨空放學的,同時也要將小淨空送去程夫子那裡補習。

今日補習的小孩子除了小淨空外,還有他的新同桌小郡主。

蕭珩在紙上寫道:“麻煩程夫子了,我可能要晚些再來接他。”

程夫子笑了笑:“無妨,我會帶他吃晚飯的。”

告別程夫子後,蕭珩坐上了出行的馬車。

車伕四下看了看,小聲問道:“公子,咱們去哪兒?”

“去外城。”蕭珩說。

車伕一愣,低聲問道:“公子,最近沒人盯着咱們了嗎?”

蕭珩一直被韓家人盯得緊,所以哪兒也不敢去,唯恐讓韓家人從他身上查到了與顧嬌的聯繫。

可韓家今日出了大事。

韓世子派來盯梢的人全被撤走了。

而韓家出事的理由是韓二爺行刺皇長孫。

皇長孫……

“長孫殿下——”

這是昨夜張德全對着夜色大叫出聲的話。

張德全在叫誰?

皇長孫當時就在附近嗎?

他也遭遇了刺殺嗎?

還是說——

蕭珩不敢再往下想。

他急需要查清楚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需要一個答案。

車伕小聲問:“公子,咱們去外城的哪兒?”

蕭珩眸光深邃道:“天香閣。”

778 團聚223 溫馨(二更)286 太后駕到!(一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558 坦白(一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639 一家三口(二更)546 母子(一更)662 小郡主(三更)263 暴揍(一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150 身世(二更)278 虐渣(二更)530 歸來相認(二更)136 賣萌(二更)318 榮耀(一更)278 虐渣(二更)686 她的兒子(兩更)583 逆天龍一(三更)452 婆媳(三更)399 六郎護妻(一更)368 坑太妃(二更)214 小淨空打假631 霸氣馬王!(一更)748 師父掉馬(一更)140 發現(二更)733 兄妹虐渣(二更)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475 她的秘密(二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173 虐渣(三更)327 提親(兩更)490 夜襲(一更)111 碾壓(一更)332 誤會解除(兩更)464 升官(三更)556 少主曝光(一更)358 守宮砂(二更)529 凱旋迴朝(一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345 出手(十更)205 打臉(二更)742 寵妹狂魔(二更)365 碾壓太妃(一更)601 宣平侯之怒(二更)590 神勇小莊莊(一更)869 軒轅七子!(二更)194 坑渣兄455 心軟(三更)22 喂藥531 囂張(兩更)713 他的孫子(一更)495 嬌嬌出手(二更)40 學字581 嬌嬌出手(一更)602 護妻(一更)562 原形畢露(兩更)861 最後一戰!(兩更)256 狀元遊街(二更)628 手術希望(一更)103 霸氣揍爹(二更)56 道歉367 演技爆棚(一更)58 縣試138 臉紅(二更)686 她的兒子(兩更)628 手術希望(一更)36 胎記766 皆大歡喜(二更)12 行醫903 大勝凱旋(一更)582 龍一來了(二更)352 東窗事發(一更)821 當年真相(二更)547 吃醋(二更)282 曉真相(二更)603 獨處(二更)750 下場(三更)217 養母(二更)559 請君入甕(二更)63 姐弟756 父親的守護(二更)730 團寵(一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49 拜年78 坦白683 太女歸來!(兩更)831 黑風營團寵(二更)23 夫妻411 阿珩呀(兩更)358 守宮砂(二更)499 大哥來了!(二更)468 神氣小七(一更)473 欺人太甚(三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13 治腿280 完虐(兩更)638 小別勝新婚(一更)374 虐渣(一更)638 小別勝新婚(一更)
778 團聚223 溫馨(二更)286 太后駕到!(一更)561 皇帝曉真相(二更)558 坦白(一更)755 新的王者(一更)639 一家三口(二更)546 母子(一更)662 小郡主(三更)263 暴揍(一更)323 最大土豪(兩更)150 身世(二更)278 虐渣(二更)530 歸來相認(二更)136 賣萌(二更)318 榮耀(一更)278 虐渣(二更)686 她的兒子(兩更)583 逆天龍一(三更)452 婆媳(三更)399 六郎護妻(一更)368 坑太妃(二更)214 小淨空打假631 霸氣馬王!(一更)748 師父掉馬(一更)140 發現(二更)733 兄妹虐渣(二更)857 嬌嬌與鬼王(二更)475 她的秘密(二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173 虐渣(三更)327 提親(兩更)490 夜襲(一更)111 碾壓(一更)332 誤會解除(兩更)464 升官(三更)556 少主曝光(一更)358 守宮砂(二更)529 凱旋迴朝(一更)880 公孫羽之死(二更)345 出手(十更)205 打臉(二更)742 寵妹狂魔(二更)365 碾壓太妃(一更)601 宣平侯之怒(二更)590 神勇小莊莊(一更)869 軒轅七子!(二更)194 坑渣兄455 心軟(三更)22 喂藥531 囂張(兩更)713 他的孫子(一更)495 嬌嬌出手(二更)40 學字581 嬌嬌出手(一更)602 護妻(一更)562 原形畢露(兩更)861 最後一戰!(兩更)256 狀元遊街(二更)628 手術希望(一更)103 霸氣揍爹(二更)56 道歉367 演技爆棚(一更)58 縣試138 臉紅(二更)686 她的兒子(兩更)628 手術希望(一更)36 胎記766 皆大歡喜(二更)12 行醫903 大勝凱旋(一更)582 龍一來了(二更)352 東窗事發(一更)821 當年真相(二更)547 吃醋(二更)282 曉真相(二更)603 獨處(二更)750 下場(三更)217 養母(二更)559 請君入甕(二更)63 姐弟756 父親的守護(二更)730 團寵(一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49 拜年78 坦白683 太女歸來!(兩更)831 黑風營團寵(二更)23 夫妻411 阿珩呀(兩更)358 守宮砂(二更)499 大哥來了!(二更)468 神氣小七(一更)473 欺人太甚(三更)805 最強龍一!(一更)13 治腿280 完虐(兩更)638 小別勝新婚(一更)374 虐渣(一更)638 小別勝新婚(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