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 他的孫子(一更)

看到這一幕的韓燁直接就給傻了眼。

先是莫名其妙出現的黑衣人,再是突然到來的馬車,加上黑衣人毫不猶豫地把蕭六郎往馬車裡扔,任誰都會認爲馬車裡是坐的是蕭六郎的另一個幫手吧?

但爲何……會是國君陛下?

難道國君陛下已經知曉蕭六郎的身世了?

不對,太子說過,國君不知!

況且如果國君真是爲蕭六郎而來,絕不會微服私行!

國君是碰巧路過!

國君一行一共三人,國君自己、張德全以及大內高手兼車伕。

車伕的武功是極好的,可惜還是比不上第一高手韓燁,他努力抵擋了一下卻依然被劍氣震飛了。

這纔有了車廂被劈開的後續。

至於說被死士扔進車廂的蕭六郎——

好吧,這個是車伕失職。

頭一次見到宛若天人的男子,他失神了一下。

蕭珩這會兒正趴在車廂的地板上,死士扔得蠻橫,實則用了巧勁兒,他摔得並不痛,只是難免狼狽。

他是被從牀鋪上直接撈出來的,來不及扮上女裝,穿的是薄薄的素白寢衣,一頭烏髮如墨,恰如黑亮光澤的綢緞披散在他的肩頭與身上,遮了他大半臉龐。

他很懵。

根本不知自己究竟跌進了誰的馬車。

映入眼簾的是兩雙做工講究的步履,其中一雙格外高端大氣,他下意識地擡頭朝步履的主人們望了一眼。

……他只認出了張德全。

沒認出禿瓢國君。

——論髮型的重要性。

他認不認出其實都不重要了,國君看見他了。

他擡起頭的一霎,長髮就從臉龐滑落,他的五官徹底展露在了國君的眼前。

國君甚至忘了去追究自個兒差點被殺死的事,就那麼死死地盯着這張近在咫尺的臉。

蕭珩卻是記得自己是在逃命。

他回頭望了那個僵在原地的蒙面黑衣人一眼,看來黑衣人很忌憚這二人,是機會逃走了!

蕭珩爬起來,扒開國君與張德全,自二人中間穿過去,從馬車的另一邊跳下去,頭也不回地走了!

張德全一時心急,回過頭,望着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大聲喊了一句。

蕭珩走了,國君的注意力也成功回到了韓燁的身上。

兩個高手,一個是太女方纔買的死士,另一個不知是誰。

但死士是護着蕭六郎的,另一個則是來追殺蕭六郎的,不然蕭六郎不會逃。

國君望着渾身僵硬的韓燁,眸子裡掠過一絲極寒的光:“拿下!”

大內高手兼車伕一躍而起,拔出藏在腰間的軟劍朝韓世子凌空劈了過去。

太女買來的死士也加入了戰局,二人聯起手來朝韓世子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老實說,一個大內高手,一個拍賣行的死士,武功都不弱。

奈何韓世子太強大了,雙方較量了幾十個回合,除了消耗了韓世子不少元氣之外,並未對韓世子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韓燁其實是有機會殺死他們的,可國君在場,無形中給了他一股巨大的壓力。

不能再戰了……

韓燁又一招擊退二人之後,使了個虛招,趁機轉身飛入夜色。

車伕猛地抓住他的手腕。

沒把他的人拽下來,只是將他的袖子與傷口上的布條撕開了,露出了一道彷彿被剜過的傷口。

韓燁走了。

死士隨後也施展輕功走掉了。

車伕單膝跪地,拱手衝國君告罪:“奴才無能!沒能抓住刺客!請陛下責罰!”

國君沒提責罰不責罰的話,而是先問向一旁的張德全:“你方纔都看見了?”

張德全愣了愣,反應過來國君問的是摔進他們馬車的人,他回憶着說道:“奴才看見了,好像是……皇長孫殿下。”

皇長孫上官慶自幼隨廢太女前往皇陵,但因他身患惡疾,每兩年都需返回國師殿求醫問藥,而每次他來,國君都會在國師殿的閣樓上遠遠地看他幾眼。

張德全因陪伴在國君身側,也見過皇長孫好幾次。

只是他倆都不曾露過面。

皇長孫認不出他倆並不奇怪,畢竟他離開皇宮時還小。

這就是張德全對於方纔皇長孫殿下一系列懵圈反應的具體分析。

那麼接下來問題來了。

一,皇長孫何時回盛都的?

二,距離他下一次問藥還有一年的功夫,他爲何提早回來?難道是因爲太女回來了?

三,他現在住在哪裡?

四,這一點是有關太女的,事情發展到現在,要是國君還看不出來太女今晚偷溜出宮是爲了救自己兒子,那他就枉爲一國之君了。

這就衍生了第五個問題,太女身處後宮,她是怎麼知道自己兒子回來了?又怎麼知道他今晚會出事的?

張德全弱弱地瞟了國君一眼,以我對國君的瞭解,他接下來可能會懷疑太女是故意引他出來坑他的。

但講真,你不在乎太女也上不了那麼大的當。

張德全,有種你就大聲說出來。

不,我是太監,我沒種,我不說。

國君閉了閉眼,似在壓抑周身滔天的怒氣,沒人知道這怒氣究竟是來自太女更多一些,還是來自刺客更多一些。

“回去再慢慢收拾她!”國君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

張德全追隨國君多年,對於國君的怒氣值有一套自己的判定標準,國君還能等回去再收拾太女,說明國君雖是屬於瀕臨爆發的邊緣,但還沒暴走。

這大概……是因爲國君不知道自己禿瓢了吧?

張德全默默收回視線,決定等國君自己發現,他不要做那個戳穿國君最後一層臉皮的人。

張德全看向車伕。

車伕虎軀一震,臥槽,你不說我也不說!

國君冷聲道:“看出刺客的武功路數沒有?”

車伕恭敬答道:“回陛下的話,刺客前面用的兩劍似乎是唐門的劍法,後面再與他交手時,他用的就是江湖上十分普通的劍法了,基本上每個劍客都會。”

這麼說國君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起先刺客不知馬車裡坐的是誰,用了最狠辣的劍法,後面大概是認出了他,想要隱藏身份於是換了一種江湖上人人都會的劍法。

只可惜,那兩招就足夠他露餡了。

車伕接着道:“陛下,據奴才所知,在盛都只有韓家請了唐門弟子爲客卿。”

國君的眼底掠過一絲危險的波光。

車伕道:“另外,屬下與他交手時發現了他左小臂上的傷口,像是被生生撕下了一片肉,不知是何人所爲。”

國君冷冷地望向夜色深處:“韓、家!”

……

韓家大宅。

韓燁施展輕功回了自己院子。

他一進屋,便疼得倒在了地上!

“燁兒!”

齊煊奪門而入!

韓燁這兩日神神秘秘的,幹什麼也不與齊煊這個師父說,今晚開完家族會議後,韓燁更是消失許久,齊煊放心不下,想過來看看他回來了沒有。

不曾想竟是撞見這一幕。

他將倒地的韓燁扶到椅子上坐下。

韓燁左小臂僵硬,臉色蒼白,汗如雨下,整個人忍受着巨大的痛楚。

與兩個高手交手他沒受傷,可被那隻海東青咬傷的地方卻越來越痛。

他是習武之人,受傷乃是常事,起先沒在意,只是胡亂包紮了一下。

可當凝固了血跡的布條從傷口生生扯下,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傷勢並沒有那麼簡單。

“你的手臂怎麼了?”齊煊托住他的左小臂問。

韓燁蒼白着臉說道:“被一隻鷹給咬了。”

齊煊蹙眉:“什麼鷹咬得這麼深?”

都深可見骨了!

意識到了什麼,齊煊又道:“不對,你怎麼會被一隻鷹給咬傷?”

他可是盛都這一輩的第一高手!

“是我大意了。”韓燁冷汗直冒地說,“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師父,你可能要出去躲一躲了。”

“何事?”齊煊一邊說着,一邊拉開抽屜,取出藥酒與金瘡藥,“你忍着,我先給你處理傷勢。”

韓燁閉了閉眼,說道:“我的傷勢一會兒再說……我今晚……可能暴露了唐門的劍法……他們很快就會查過來……我擔心師父你會遭到牽連……”

齊煊看了看一襲夜行衣的韓燁,正色道:“燁兒,事到如今你還是不肯信任我麼?你若是不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是不會走的。”

韓燁的心底天人交戰,太子的叮囑歷歷在目,可師父於他而言亦是十分重要的人。

他最終還是將這一趟的任務說了。

齊煊冷笑:“所以,這就是南宮厲當初入宮的原因。太子嘴上說的好聽,不想牽扯韓家,到頭來還不是將韓家的繼承人給搭進去了。”

韓燁道:“師父,你趕緊出去躲一陣。”

齊煊嘆息道:“躲不了了,你今日殺皇長孫被國君抓了個正着,國君沒認出來倒也罷了,可國君與張公公不是都認出來了麼?從這一刻起,盛都內城連一隻蒼蠅都飛不出去了。”

韓燁懊惱地握緊了拳頭。

齊煊道問道:“外人並不知我教你劍法的事吧?”

韓燁搖頭:“師父偷偷教我習武,讓我連我父親都別告訴,我沒對任何人提過。他們都以爲我只是在和你學習暗器。”

齊煊說道:“雖然還是可能會懷疑到你頭上,不過我儘量。”

韓燁:“師父!”

齊煊笑了笑:“我今日就離開韓家,之後你不要聯絡我,不要試圖找我。”

“沒用的。”

韓二叔韓詠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

韓燁神色一變:“二叔!”

韓詠說道:“你們說的話我都聽見了,那你們要不要聽聽我說的?”

齊煊問道:“外面出什麼事了嗎?”

韓詠正色道:“就在方纔,我父親、燁兒祖父被召進宮了。”

二人的神色俱是一變。

猜到國君可能會有所動作,卻也沒料到動作如此之快。

韓詠語重心長地說道:“這已經不是一個唐門的客卿能夠扛下的事情了,刺殺皇長孫,雖是未遂,但不死韓家人,不足以平君憤?別說這件事根本就是韓家人乾的,就算不是,國君也會把賬算在韓家人的頭上!”

他說着,看向韓燁,“你用的是哪兩招?”

韓燁的心底涌上一股不祥的預感:“二叔……”

韓詠抓住韓燁的左手,仔細看了看他的傷口,忽然抽出匕首,在自己的左小臂上剜下了一塊與他傷口完全契合的肉!

韓燁勃然變色:“二叔!”

韓詠撕下下襬纏住傷口,隱忍道:“教我,哪兩招?”

韓燁喉頭脹痛,眼眶發紅,哽咽地搖頭:“我不教……我不教……”

韓詠不再與侄兒磨蹭,轉頭看向齊煊,眼神堅毅而果決:“有勞齊大俠。”

韓燁紅着眼眶咆哮:“師父!不可以!”

他父親忙於公務,他自幼被二叔帶大,在他心裡,二叔是比父親更親近的人。

他不要二叔爲他頂罪,不要眼睜睜看着二叔去送死!

這比讓他去死更難受!

齊煊一瞬不瞬地看着韓詠:“就算你去頂罪,也未必能救下整個韓家。”

韓詠點頭:“我知道。”

“好,我教你。”齊煊話音一落,反手點了韓燁的大穴,拔劍來到庭院,“看好了!”

288 太后出手(兩更)210 會元!(一更)319 出手(二更)425 打臉(兩更)271 哀家的嬌嬌(兩更合一)473 欺人太甚(三更)91 孃親(二更)120 進京(二更)753 王者歸來!(一更)837 宣平侯來了(一更)149 一家三口(一更)45 出診625 打臉(二更)893 超級團寵(一更)570 重大發現(一更)713 他的孫子(一更)351 私奔抓包(三更)108 吃醋(一更)842 齊心守城(一更)523 夫妻相見(二更)324 進展(兩更)237 幼子(一更)676 胖揍!(二更)36 胎記487 大殺四方(兩更)435 身世(三更)393 春心萌動(一更)42 除夕288 太后出手(兩更)19 天才911 淨空與小寶(一更)817 水落石出(二更)608 夫妻(兩更)795 剷除韓家(三更)648 擊鞠大賽(二更)447 撞破(一更)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674 霸王嬌嬌117 醉酒(一更)178 坑爹(一更)26 姑婆618 特大土豪(二更)102 做夢(一更)278 虐渣(二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677 太女(一更)700 黑風王(三更)54 狹路733 兄妹虐渣(二更)874 孫女控(一更)644 棋聖之威(加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253 殿試(兩更合一)869 軒轅七子!(二更)667 嬌嬌之怒471 小生命(一更)152 欺負回去(二更)175 贏到手軟(二更)611 原形畢露381 夫妻之實(二更)438 揍寧王(六更)131 神童(一更)546 母子(一更)244 強硬(二更)328 爭寵(兩更)243 認子(一更)865 最強黑風王!(二更)168 救出(一更)766 皆大歡喜(二更)260 寵夫(二更)73 上門426 動手(兩更)692 徹查真相(一更)485 祖孫相見(一更)828 攻城!(一更)178 坑爹(一更)301 深夜獨處(二更)368 坑太妃(二更)377 母慈子孝(二更)600 寵她(一更)192 最強白蓮(一更)828 攻城!(一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734 幕後真兇(一更)684 師孃的秘密(一更)411 阿珩呀(兩更)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714 下場(二更)871 旗開得勝!(一更)771 手撕太子(一更)660 藥箱的秘密(一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491 強強聯手(二更)66 暈肉721 大哥來了(一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111 碾壓(一更)331 識破(兩更)521 結束(二更)318 榮耀(一更)
288 太后出手(兩更)210 會元!(一更)319 出手(二更)425 打臉(兩更)271 哀家的嬌嬌(兩更合一)473 欺人太甚(三更)91 孃親(二更)120 進京(二更)753 王者歸來!(一更)837 宣平侯來了(一更)149 一家三口(一更)45 出診625 打臉(二更)893 超級團寵(一更)570 重大發現(一更)713 他的孫子(一更)351 私奔抓包(三更)108 吃醋(一更)842 齊心守城(一更)523 夫妻相見(二更)324 進展(兩更)237 幼子(一更)676 胖揍!(二更)36 胎記487 大殺四方(兩更)435 身世(三更)393 春心萌動(一更)42 除夕288 太后出手(兩更)19 天才911 淨空與小寶(一更)817 水落石出(二更)608 夫妻(兩更)795 剷除韓家(三更)648 擊鞠大賽(二更)447 撞破(一更)598 信陽的秘密(二更)674 霸王嬌嬌117 醉酒(一更)178 坑爹(一更)26 姑婆618 特大土豪(二更)102 做夢(一更)278 虐渣(二更)744 抓捕元兇(二更)677 太女(一更)700 黑風王(三更)54 狹路733 兄妹虐渣(二更)874 孫女控(一更)644 棋聖之威(加更)163 實力碾壓(一更)253 殿試(兩更合一)869 軒轅七子!(二更)667 嬌嬌之怒471 小生命(一更)152 欺負回去(二更)175 贏到手軟(二更)611 原形畢露381 夫妻之實(二更)438 揍寧王(六更)131 神童(一更)546 母子(一更)244 強硬(二更)328 爭寵(兩更)243 認子(一更)865 最強黑風王!(二更)168 救出(一更)766 皆大歡喜(二更)260 寵夫(二更)73 上門426 動手(兩更)692 徹查真相(一更)485 祖孫相見(一更)828 攻城!(一更)178 坑爹(一更)301 深夜獨處(二更)368 坑太妃(二更)377 母慈子孝(二更)600 寵她(一更)192 最強白蓮(一更)828 攻城!(一更)624 嬌嬌出手(一更)734 幕後真兇(一更)684 師孃的秘密(一更)411 阿珩呀(兩更)241 小包子羣毆(一更)714 下場(二更)871 旗開得勝!(一更)771 手撕太子(一更)660 藥箱的秘密(一更)629 他的女兒(二更)491 強強聯手(二更)66 暈肉721 大哥來了(一更)772 一家戲精(二更)111 碾壓(一更)331 識破(兩更)521 結束(二更)318 榮耀(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