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世道 上(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

江家。

一處寬大的室內練武場中。

黑色硬泥地面的角落裡,插着一炷香,正有煙氣嫋嫋搖晃,順着窗口慢慢飄出。

江嚴一身勁裝,正畢恭畢敬站在一高大長眉男子身前,聆聽教誨。

“你的回山拳還是不行,火候和威力,反應和應對,都不足。

可惜,若不是你練不了家傳武學,又怎會去外城,練這麼一門不上不下拳法...”

長眉男子頭髮微白,身材比江嚴還要高出一截,身強體壯,宛如一面高牆,讓人望而生畏。

他便是江嚴之父,江東歸。也是江家僅有的三位三次氣血高手之一。

也正是因爲他的教導,江嚴纔會比蕭然和姜蘇都要清楚,三次氣血想要突破,難度是何等的大。

“爹,以我資質,難道就完全沒有突破的可能了麼?”江嚴有些不甘心道。

“異獸肉天天頓頓吃,氣血積攢極快,又有人指明所有三次氣血突破的要點,但就是卡在關卡處動彈不得。你自己能不能行,別問我。問你自己!”江東歸淡淡道。

江嚴卡在三次氣血門檻上,也已經不少時間了,可每次嘗試突破,都以失敗告終。

也就是他江家家大業大,資源豐厚,若是換成其他,像江嚴這種資質,恐怕現在連二次氣血都不一定能積攢全滿。

“我馬上就滿二十....恐怕是不行了...”江嚴嘆息一聲。不過武功並非他能走的唯一道路。

他練武,本就是還想最後掙扎一下,尋求一點希望。

可惜,現在看來,他確實沒什麼資質。

“三次氣血何等艱難,整個飛業城,所有外城區武師院,那麼多的二次氣血弟子,全部加起來,三年能有一人突破,就算不錯了。”江東歸淡淡道。

“這麼少?”江嚴雖然也知道三次氣血很難,可沒想到會這麼難。

“飛業城偌大城池,百萬人口,全部三次氣血高手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三十之數。這還是積攢多年的結果。你說難不難?”江東歸冷哼一聲。

“一旦突破,那便是鯉魚躍龍門,一個三次氣血高手,就算來五個二次氣血也擋不住。你可知這是爲何?”

“孩兒不知。”江嚴這還是第一次鄭重的聽父親講解這方面的隱秘。當下態度端正許多,鄭重回答。

江東歸沒有馬上回答。

而是緩步走到牆邊一根紮根地面的黑色鐵柱面前。“那便是,勁力!”

唰!

剎那間,他右手閃電彈出,五指在手臂粗的鐵柱上輕輕一劃。

無聲無息下,堅硬鐵柱上,赫然多出了一道深深指痕。

在毫無聲音的情況下,他居然光用手指就在堅硬鐵柱上劃出指痕!!

江嚴心頭駭然,他從未見過父親在他面前徹底展現實力,他只是知道父親很強,可到底強到什麼程度,一直沒有個概念。

現在,他才真正明白,三次氣血和二次相比,差距有多大。

他快步走近,伸手輕輕撫摸那指痕。

至少有一寸(2cm)之深!

且豁口光滑無比,宛如刀切。

他若是出全力,也能勉強做到打彎鐵柱,但自身也會受反震傷,距離這種效果差遠了。

“三次氣血突破,必須天賦,毅力,氣血達到自身極限,才能破開桎梏,踏入新氣象。你現在可明白了?”江東歸淡淡道。

“孩兒明白了....”江嚴鄭重點頭。“難怪三次氣血後便能延壽二十....”

“三次氣血,聽起來似乎只多一次,但這一次,是質變,是昇華,是打破自身的枷鎖。”

江東歸再度一掌,橫掃而出。

噗。

面前的鐵柱當場被切斷,上邊一截被斬斷飛出,滾落地面。

.........

.........

.........

城外,青都派墨堡。

三幫兩派在城外,都同樣有自己的土堡,雖然不如洪家堡大,但也是一處據點退路。

青都派的墨堡便是如此,這裡既是門派總部,也是一邊五星鎮的後臺。

比起這裡,飛業城那邊,不過是從這裡延伸過去的觸鬚,只是青都派作爲三幫二派的一員,彰顯自己存在感的一種手段。

墨堡整體爲圓形,四周高牆林立,漏有射擊孔,內有簡易哨塔。

內裡足可容納上百戶居住。

其中住着的,全是青都派派中精銳,及其家眷。

墨堡周圍全是一塊塊黃綠色田地,有引流溝渠,讓河水從田地邊緣緩緩流淌。

此時下午時分,青都派衆人正在傳功教頭的帶領下,在墨堡外側集羣習練武道。

一塊塊方陣陣型錯落有序,極爲整齊。

不多時,墨堡忽然傳來一聲尖銳口哨。

一頭黑鷹從天上撲下,落入堡內。

很快,大門敞開,有數人主動迎出,站在外側等候。

其中帶頭的一人,赫然是青都派四大堂主之一的外堂堂主周巖。

周巖年過四十,面色紅潤,有些文氣。遠遠看到前方大道上,有一人單騎趕到,便主動迎上去。

“鄭老哥,許久不見,別來無恙啊。”

來人騎着一匹黑馬,身材佝僂,臉龐清瘦,赫然正是平日裡一直坐鎮回山拳院的鄭富貴。

“周巖小子,確實許久不見了。”鄭富貴翻身下馬,小心檢查了下馬蹄,確定沒踩到什麼東西壞掉,這才放心。

這匹黑馬跟了他多年,如今已經是三十五歲高齡。

每次出行,他都小心翼翼,生怕它一個不小心受傷。

周巖也不急,笑眯眯的站在一旁等着。

等鄭富貴徹底檢查完,確定沒事了,他才緩緩開口。

“老哥此行可有要事?”

“實不相瞞,我這次來,是給我那門下那幾個不成器的弟子,找個活計。”

鄭富貴此行目的,就是爲了安置門下突破無望了的趙宏,姜蘇,和魏合。

如今形勢複雜,這三人都是石皮層次,突破無望後,日後實力恐怕再難有進展,只會慢慢隨年歲衰退。

如此一來,就要趁早考慮未來,生活,發展,成家之類的問題。

不趁現在年輕,找個好地方拼一把,賺些錢財積蓄產業。日後年歲大了,恐怕會越見艱難。

七家盟和洪家堡,都不是良善之地,早晚定有一戰。若是弟子自己選擇去就算了,但既然還留在他身邊。

他就要負責給他們安排一個妥當的去處。

青都派一向中立,且背景深厚,正是作爲後路的合適選擇。

“既然是你老哥的情面,不用多說,請!”外堂堂主周巖大笑道。

兩人被其餘數人簇擁着,進了墨堡。

.........

.........

.........

世宗五年,八月。

飛業城十三武師密會,共商撤離大事。

同月,洪家堡暗中出兵,截殺七家盟求援而來的蘇城援軍。大勝而歸。

嘶...

魏合手執毛筆,在幹黃的紙面上龍飛鳳舞,唰唰速寫。

他動作頗大,但寫出來的字跡卻精緻小巧,相當清晰。

這是在謄寫秘籍。

他將飛龍功的關鍵部分,自己謄寫出來,放到另一處暗中保存。

如此,自己身上放一份殘缺的,家中藏一份殘缺的,再加上自己的獨特加密。

安全性大大增加。

這還是魏合從哪個送他五嶺掌的山賊頭目身上,學到的經驗。

“常言道,三人行必有我師,這句話果然很有道理。”

魏合寫完最後一個字,小心將紙張掛起來晾乾,然後仔細欣賞自己的傑作。

加密後的黃紙上,寫了一大堆只有他能看懂的鬼畫符。

更別說這鬼畫符還分兩份,不同地方存放。

此時臥房一面牆邊,已經用繩子掛了不少這樣的紙張。

如今天氣乾燥,晾乾的速度也很快。

魏合隨手又拿起一旁的蒸肉,往嘴裡塞,雖然只有鹹味,但加上肉本身的鮮美程度....也還味道不錯....

“就是有點羶....”

魏合嘆了口氣。

好吧,其實不是有點羶,是非常羶....

這兩天他閉門閉關,吃花枝鹿肉都快吐了。可破境珠不斷逼近圓滿,就是差了那麼一絲絲。

他嘆息一聲,正要起身練拳,增強胃動力幫助消化。

外面院門處,又傳來敲門聲。

“誰啊。”魏瑩小心翼翼的大聲問。

“是我。”一個模糊有些熟悉的女聲傳來。

雖然魏合不認識這聲音,但聽起來相當耳熟,似乎是拳院裡時常見到的一個師妹。

只是那師妹五大三粗,個頭比起他大姐魏春也相差不多。

所以也就沒什麼印象。

拳院裡這樣的師妹太多了,都是胳膊能打鐵的真漢子。

“這東西是姜師姐讓我幫忙送來的。”那強壯師妹老實巴交的丟下一團東西,轉身就跑。

魏瑩纔開門,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便看不見了人影。

她探頭出去,左右追看了一會兒,依舊找不到人,這才無奈關門。

“小河,上次那個大哥,他又送肉來了....”

“.......”人家雖然長得不明顯,但確實是個女孩...二姐你這樣...

魏合心中無語。

不過他也知道,魏瑩不是故意這麼說,而是真的確實認爲,那是個漢子...

說實話,要是他第一次遇到對方,聽着那粗莽的豪氣聲音,再加上拳院裡男女胸肌都很發達。

分辨不出是男是女也很正常。

“知道了,是姜師姐的意思,收下就好。”魏合在屋子裡回了句。

他這幾天先給魏瑩說過了,要閉關,可惜魏瑩完全不懂閉關是什麼意思。

不時的還是會跑來問幾句。

什麼‘你尿壺要不要換?’

‘我把你被子拿出來曬曬,閉關累了也要休息下。’

‘你不是早上才閉關過嗎?’

‘你衣服不換洗的嗎?’

‘快出來洗澡,我給你燒好熱水了,洗完吃點宵夜再去閉關。’

諸如此類的話語,讓魏合費了好大的脣舌,纔給她說清楚,閉關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現在魏瑩纔不怎麼打擾他了。

“這都是第三次了....你那姜師姐對你可真好...”外面傳來魏瑩窸窸窣窣拆袋子的聲音。

“哎呀,又是這種味道很衝的肉,看包裝就很貴。和我之前買的豬肉乾比起來,顏色好看好多....”

魏瑩又開始處理新來的肉,嘴裡一邊說着和自己平日裡看到的肉的對比細節。

她自從魏合閉關不說話後,便養成了碎碎念,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魏合聽的這種習慣。

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40 不同 下(感謝割了動脈喝脈動ai盟主打賞)158 事端 下(謝泥嵐軒真盟主)107 合作 上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55 安穩 上74 後續 下(感謝謎之月夜的盟主打賞)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258 潛心 下247 歸路 上246 抓捕 下208 追殺 下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155 安穩 上178 樹影 下(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251 彙集 上(謝pingchuwu盟主)155 安穩 上187 混戰 上212 潛修 下218 曾經 下(謝黑山老鬼盟主)147 動手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32 變故 下11 出城 上175 人名 上(謝adrian_fufu盟主)33 消息 上186 誘餌 下203 合謀 上145 惡化 上(謝青寧子盟主)132 巨力 下117 入勁 上69 離 上247 歸路 上1 亂世199 得功 上14 明德 下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31 變故 上155 安穩 上261 圍攻 上47 變局 上164 打破 下(謝青寧子盟主)6 變數 下255 故里 上21 積極 上4 安定 下123 後續 上14 明德 下79 出城 上205 栽贓 上215 變局 上213 定下 上266 明晰 下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245 抓捕 上38 切磋 下(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189 安寧 上251 彙集 上(謝pingchuwu盟主)51 際遇 上81 血氣 上(感謝Cz丶盟主打賞)115 消融 上198 蠶絲 下231 設局 上252 彙集 下(謝pingchuwu盟主)72 希望 下83 火焰 上186 誘餌 下246 抓捕 下232 設局 下79 出城 上115 消融 上67 慘敗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15 實戰 上56 半路 下205 栽贓 上171 蟲 上(謝健身加菲貓盟主)49 拉回 上112 挑選 下259 城中 上195 山洞 上269 時日 上(謝咬文嚼滋盟主)88 交集 下259 城中 上1 亂世54 夜 下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114 相報 下203 合謀 上161 識破 上(感謝青寧子月票紅包)125 靈感 上(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143 運氣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93 選擇 上145 惡化 上(謝青寧子盟主)52 際遇 下57 世道 上(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79 出城 上86 路途 下192 不休 下90 瞭解 下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
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40 不同 下(感謝割了動脈喝脈動ai盟主打賞)158 事端 下(謝泥嵐軒真盟主)107 合作 上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55 安穩 上74 後續 下(感謝謎之月夜的盟主打賞)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258 潛心 下247 歸路 上246 抓捕 下208 追殺 下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155 安穩 上178 樹影 下(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251 彙集 上(謝pingchuwu盟主)155 安穩 上187 混戰 上212 潛修 下218 曾經 下(謝黑山老鬼盟主)147 動手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32 變故 下11 出城 上175 人名 上(謝adrian_fufu盟主)33 消息 上186 誘餌 下203 合謀 上145 惡化 上(謝青寧子盟主)132 巨力 下117 入勁 上69 離 上247 歸路 上1 亂世199 得功 上14 明德 下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31 變故 上155 安穩 上261 圍攻 上47 變局 上164 打破 下(謝青寧子盟主)6 變數 下255 故里 上21 積極 上4 安定 下123 後續 上14 明德 下79 出城 上205 栽贓 上215 變局 上213 定下 上266 明晰 下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245 抓捕 上38 切磋 下(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189 安寧 上251 彙集 上(謝pingchuwu盟主)51 際遇 上81 血氣 上(感謝Cz丶盟主打賞)115 消融 上198 蠶絲 下231 設局 上252 彙集 下(謝pingchuwu盟主)72 希望 下83 火焰 上186 誘餌 下246 抓捕 下232 設局 下79 出城 上115 消融 上67 慘敗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15 實戰 上56 半路 下205 栽贓 上171 蟲 上(謝健身加菲貓盟主)49 拉回 上112 挑選 下259 城中 上195 山洞 上269 時日 上(謝咬文嚼滋盟主)88 交集 下259 城中 上1 亂世54 夜 下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114 相報 下203 合謀 上161 識破 上(感謝青寧子月票紅包)125 靈感 上(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143 運氣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93 選擇 上145 惡化 上(謝青寧子盟主)52 際遇 下57 世道 上(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79 出城 上86 路途 下192 不休 下90 瞭解 下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