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 動彈 下(謝流殤曲中生盟主)

主將,乃是月朧內部的一個級別劃分,月朧中,總長爲首,其次七君主將,再次主將。

一位主將一般能夠負責一城安穩。

七君主將手下,一般都能有數位主將,穩固區域。

肖琳和三名副手,也看到了涼亭中人。心中一凜的同時,也連忙出聲。

“大月月朧抓人,無關者切勿自誤!否則與通緝者同罪!”

魏合盤坐涼亭中,擡頭看着朝這邊撲來的兩方人馬。

他緩緩起身,拍了拍身上粘着的灰塵碎葉。

這事,他不打算摻和其中,他的目的也不是來這裡多管閒事。

“你等自便,我在此等人。”

魏合說話說到做到,只在一旁旁觀。

另一邊,段成歡等人因爲喊話,速度緩了緩,終究被人追上。

兩邊半路便打了起來。

月朧的人橫衝直闖,舉手投足都是勢不可擋。

而那月影宗的三人,則是輕靈詭秘,手中不時打出無形勁力,可遠可近,極其滑溜。

兩邊人大戰起來,頓時打得周圍山林一顆顆樹木折斷倒塌,山石崩碎,地面也是一下一個大坑。

只片刻功夫,周圍便是一片狼藉。

不多時,那段成歡終究技不如人,兩個弟子被當場打爆腦袋後,他也被圍攻下,不多時,哀嚎着連異化的機會也沒,便被一刀擊敗,重傷倒地,被捆了起來。

月朧的這四人,除開一人輕傷外,其餘兩人都是無傷。

且從剛剛三人展現的實力來看,其中爲首之人,依舊沒有現出全力。似乎還有保留。

魏合見人打完,也不出聲,只靜靜繼續等待。

那月朧幾人便打算離開。

“哈哈哈!你們這羣月朧狗*的,只會欺負軟柿子不成,看到這傢伙身上的袍子沒?那胸口不是我聖門的印記?這傢伙不也是我聖門中人,你們敢不敢抓!?”那被抓的段成歡卻是突然出聲大笑。

魏合一愣,隨即環顧四周,卻意外發現,月朧的幾人居然身形閃動間,隱隱以他爲中心,將他人包圍起來。

這羣人,居然還想對他動手?

魏合有些詫異,當真是不知死活了。

他在這裡的目的,自然是爲了等到黑山羊所屬的魔門分支,明毅宗。

從於心那裡,他得到一個情報,魔門明毅宗的人就在這附近常年活動。

所以他提前過來,便是爲了守株待兔。

哪想到會遇到這麼檔子事。

那月朧肖琳,也是無奈,這灰袍人一看便知不簡單,如今更是在觀看剛剛大戰後,還無動於衷。

可想而知其實力就可能更麻煩。

她其實壓根不想和其動手,可沒料到那月影宗的老傢伙,居然直接出聲禍水東引。

說起這月影宗,其原身乃是魔門明毅宗,之後有過不少馬甲,其中這月影宗便是其中之一。

這次要不是他們謹慎,還真不一定能發現段成歡的痕跡。

其餘月影宗的人都已經離開此地,這段成歡,算是最後的一點人手。

如今還好,這最後的人手也被他們成功拿下。這樣一來,這片區域,也算是清淨了。

“念在閣下之前並未插手的份上,勸你儘快離開東洲。否則時候我月朧來人,怕是你也會有麻煩。”肖琳沉聲勸慰。

說完,她不等魏合回答,抱拳帶人離開。

既然本次的任務已經結束,她也不便節外生枝。

之前四散結陣,不過是本能警戒罷了。

當即,她帶着另外兩人,轉身帶着人,便朝遠處離去。

魏合原地不動,依舊靜靜等待着,注視對方帶人朝遠處離開。

他來找明毅宗,自然便是爲了尋找合適的心臟,看看能不能通過黑山羊一脈相承的徒子徒孫們,繼續補全後續的另一半進度。

這干係到他未來三心決的第二層,是否能夠練成。

三心決這門邪功,給了他突破瓶頸的特殊機緣。只要能夠走到瓶頸飽和進度,他就能以破境珠強行完成第二層。

到那時,兩大心臟在身,他一身的血氣,將會達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恐怖程度!

魏合有種預感,自己的未來宗師機緣,便是要應在了這一關上。

想到這裡,魏合忽地發現,這些一脈相承的真勁宗門,或者一種血脈的真血家族。

似乎正是他修行三心決,最好的備選。

若是他黑山羊這邊做不到,那麼,他魏合怕是要爲以後的希望,大開殺戒了。

“對了。”

忽地他想到一旦,遠遠出聲。

“幾位既然是月朧之人,可否知道,這裡一個叫明毅宗的魔門分支?”

肖琳三人已經走遠,聽到聲音都是一愣,沒想到這灰袍人居然還向他們打聽情況。

而明毅宗?

這不是就是月影宗的前身?

肖琳還沒什麼反應,被抓的段成歡,卻是興奮起來。

“哈哈哈哈!!老夫就是明毅宗長老!這位高人,只要您救得老夫性命,日後必定爲你馬首是瞻!!”

“你就是?”魏閤眼神一亮,站起身來。

他視線在段成歡身上一定,臉上露出笑容。

“閣下,請勿自誤!我等乃是月朧東洲分部.....”肖琳心頭一驚,話音未落,眼前便是一晃。

那涼亭中人,竟然已經瞬間跨越百多米,出現在他們身前。

魏合一掌抓起段成歡,在其脖子側面一看,果真有一個明毅宗的魔門標記。

那是於心告訴他的特殊標記,是隻有明毅宗纔有的特殊記號。

“結陣!”一旁的肖琳等人頓時大駭,知道來了不好對付的真勁高手。

四人當即分散結陣,身上星陣急速亮起,鑲嵌的星核紛紛亮起熒光。

肖琳身形一轉,長髮飛舞間,她整個人體型劇變,雙臂急速化爲兩把宛如螳螂般巨鐮。

同時其面部雙目也眼角裂開,眼珠變大變巨,眼瞳緊縮,眼白處浮現密密麻麻細小綠色眼瞳花紋。

彷彿螳螂複眼。

“殺!”

肖琳厲喝一聲,拔地而起,手中雙鐮帶出刀刃般勁風,轟然斬向站在段成歡身前的魏合。

噗!!

鐮刀悍然落在魏合側面,不到一米的位置。

但就是這一米的距離,卻彷彿咫尺天涯。

魏合轉過頭,身旁竟然不知道何時,瀰漫起一條條黑色巨蟒。

一條條巨蟒環繞他身旁,宛如寵物般,嘶嘶吐信。

“去吧。”魏合伸手拂過段成歡身上鎖鏈。鎖鏈寸寸斷裂。

身側黑蟒頓時急速飛射,轉眼撲向月朧四人。

噗噗噗!!!

四聲輕響下。

三四人原本所在的位置,轉眼便只剩下四灘殘留衣物。

黑蟒回到魏合身旁,環繞其身邊。

段成歡眼眸發直,剛剛追殺了他們半宿的三四個月朧高手?其中一個還是主將,居然就這麼容易,就被殺了!?

“走吧。帶我去見其他明毅宗之人。”魏合看向此人。

到了他這個境界,已經不怎麼在意宗師以下的對手了。

實際上,就算是宗師,他也只是沒有真正全力交過手。

早在他很早之前,還沒達到全真時,就已經能對抗全真高段,如今真勁真血結合,更是不知道能達到何等高度。

“是....!”段成歡心頭髮顫,魔門高手的風格,他是知道的,原先還好,近來隨着月朧的不斷追殺圍剿。

魔門內部的壓力越來越大,諸多高手的行事風格也越發偏激。

若是忤逆此人,怕是....後果難料。

“那些月朧的人...”段成歡忍不住提醒道。“他們在我身上下了追蹤藥物....”

魏合伸手按在他頭頂上,閉目一會兒。

“現在沒了。”他微笑收回手。

段成歡感覺體內的那種針刺感異常,確實已經沒了,對於眼前此人更是敬畏。

“我來帶路!前輩請!”他當即縱身躍起,朝着如今明毅宗所在的方向趕去。

魏合緊隨其後,若是運氣不差的話,能夠徹底聚集明毅宗所有高手心臟,或許,他的第二顆心臟,也將徹底凝結而成。

而第二顆心,則是他仗着突破宗師實力的根本。

望着前面引路的段成歡,魏閤眼神幽深。

明毅宗或許有些無辜,但在此之前,他也從於心那裡,瞭解過這個分支的情況。

此分支就算是魔門中,也堪稱無惡不作的惡派。

既然如此,那便讓其成爲自己登上至高境界的養料好了。

任何一宗師強者,身後無一不是堆滿了累累白骨。

而今,他魏合,也將踏上這條路。

爲了未來,爲了大勢。

爲了在這即將變革的時代,依舊能阻擋撲面而來的風浪。

他需要力量,更強大的力量!

*

*

*

遠希·玄妙宗

白玉鑄成的寒牀上,此時正躺着一具普通的凡人身體。

那是一具酷似安沙錄的凡人軀體。

她昏迷沉睡着,一動不動。

牀邊。

元都子默默站立着,望着那張一直沉澱在她記憶深處的熟悉面孔。

救,還是不救?

這是個艱難的選擇。

“宗主....此人只是個凡人,卻身中如此奇毒...恐怕頂多只剩三個月壽數。這還是她身上的毒並非針對肉身,只是被動的吸收養分的緣故。”

一旁的玄妙宗內負責岐黃之術的一名元老,沉聲道。

“......”元都子望着牀上的那個熟悉的面容,恍惚間,彷彿又回到了當年那段無能爲力的時間。

那時候,他們也是這麼對她說。

放棄吧,我們無能爲力,那樣的毒,根本無藥可治。

放棄吧...

放棄吧....

放棄吧.....

那聲音宛如魔咒,在她耳邊激盪。

元都子揮揮手,身旁所有人無聲的退下。

整個白玉廳內只剩下她一人。

她默默看着牀上躺着的人兒,心中無數記憶,無數回憶紛沓而至。

她可以對任何人狠毒,但唯獨她。

這世上,或許真的有輪迴轉世....否則爲何她生得和當年的她,一模一樣?

元都子心中複雜莫名,她爲什麼一直留在玄妙宗,便是因爲,這裡是她的囑咐,是她出生和成長的地方。

這裡是,她的執念。

“沙錄....”

元都子終究還是上前一步,朝着那張熟悉無比的面容,伸出手。

啪!

忽地一旁一隻手抓住她。

是燕無酒。

他一隻手提着酒壺,身上滿是酒氣。

“讓我來吧。”這老頭笑呵呵道了句,原本平日裡有些讓人厭煩的酒氣,此時卻也彷彿換了個味道。

“你可是不能出一點閃失。我們這些老不死,可就沒什麼意思了。就算沒了,也就沒了。”

他重重將元都子的手,提起來。

“老頭子活了這麼多年,也差不多到頭了。臨走還能幫你延緩一段時間,也算多點貢獻不是?”

元都沉默不語。她想開口放棄面前此人,可話到了嘴邊,又不知爲什麼嚥了回去。

11 出城 上438 再臨 下(謝風涼問月盟主)39 不同 上(感謝割了動脈喝脈動ai盟主打賞)408 時代 下(謝書友20181103005946754盟主)78 比試 下262 圍攻 下162 識破 下(感謝青寧子月票紅包)434 接應 下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278 斬首 下383 意外 上33 消息 上230 變機 下155 安穩 上233 引動 上372 出行 下464 公主 下(謝謎之月夜盟主)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396 結局 下241 秘聞 上(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428 交流 下51 際遇 上28 夜望 下258 潛心 下34 消息 下460 事端 下406 時光 下(謝絕戀凡間盟主)171 蟲 上(謝健身加菲貓盟主)481 極限 上487 隱秘 上147 動手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73 後續 上(感謝謎之月夜的盟主打賞)135 局勢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5 變數 上317 考覈 上78 比試 下16 實戰 下235 堅持 上281 追擊之戰 上410 底氣 下453 融合 上(謝杜撰妄言山十二盟主)31 變故 上302 秘技 下320 傳藝 下206 栽贓 下91 入門 上93 選擇 上318 考覈 下334下山下240 聚會 下259 城中 上494 第二 下481 極限 上40 不同 下(感謝割了動脈喝脈動ai盟主打賞)309 玄妙 上446 好意 下(謝叄生緣縱獵者盟主)2 希望297 層面 上401 外出 上(謝青寧子白銀盟)76 聚集 下35 待遇 上(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464 公主 下(謝謎之月夜盟主)180 目標 下(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440 不同 下439 不同 上248 歸路 下478 奪心 下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91 入門 上245 抓捕 上47 變局 上494 第二 下317 考覈 上124 後續 下299 小會 上282 追擊之戰 下441 測血 上72 希望 下10 破開 下32 變故 下495 夜半 上269 時日 上(謝咬文嚼滋盟主)253 情況 上(謝凌晨霸主盟主)475 動彈 上(謝流殤曲中生盟主)387 去意 上(謝叨馬澹盟主)267 刺激 上1 亂世5 變數 上436 算計 下(謝老木恩盟主)108 合作 下229 變機 上111 挑選 上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291 到手 上127 裕興 上(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268 刺激 下9 破開 上235 堅持 上481 極限 上
11 出城 上438 再臨 下(謝風涼問月盟主)39 不同 上(感謝割了動脈喝脈動ai盟主打賞)408 時代 下(謝書友20181103005946754盟主)78 比試 下262 圍攻 下162 識破 下(感謝青寧子月票紅包)434 接應 下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278 斬首 下383 意外 上33 消息 上230 變機 下155 安穩 上233 引動 上372 出行 下464 公主 下(謝謎之月夜盟主)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396 結局 下241 秘聞 上(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428 交流 下51 際遇 上28 夜望 下258 潛心 下34 消息 下460 事端 下406 時光 下(謝絕戀凡間盟主)171 蟲 上(謝健身加菲貓盟主)481 極限 上487 隱秘 上147 動手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73 後續 上(感謝謎之月夜的盟主打賞)135 局勢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5 變數 上317 考覈 上78 比試 下16 實戰 下235 堅持 上281 追擊之戰 上410 底氣 下453 融合 上(謝杜撰妄言山十二盟主)31 變故 上302 秘技 下320 傳藝 下206 栽贓 下91 入門 上93 選擇 上318 考覈 下334下山下240 聚會 下259 城中 上494 第二 下481 極限 上40 不同 下(感謝割了動脈喝脈動ai盟主打賞)309 玄妙 上446 好意 下(謝叄生緣縱獵者盟主)2 希望297 層面 上401 外出 上(謝青寧子白銀盟)76 聚集 下35 待遇 上(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464 公主 下(謝謎之月夜盟主)180 目標 下(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440 不同 下439 不同 上248 歸路 下478 奪心 下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91 入門 上245 抓捕 上47 變局 上494 第二 下317 考覈 上124 後續 下299 小會 上282 追擊之戰 下441 測血 上72 希望 下10 破開 下32 變故 下495 夜半 上269 時日 上(謝咬文嚼滋盟主)253 情況 上(謝凌晨霸主盟主)475 動彈 上(謝流殤曲中生盟主)387 去意 上(謝叨馬澹盟主)267 刺激 上1 亂世5 變數 上436 算計 下(謝老木恩盟主)108 合作 下229 變機 上111 挑選 上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291 到手 上127 裕興 上(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268 刺激 下9 破開 上235 堅持 上481 極限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