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 前行 下(謝夜雨憑軒盟主)

定元帝這還是多年以來,頭一次將自己真正的目的,直白道出。

摩多微微搖頭。

此前雖然早已有所猜測,可親口從定元帝口中說出,又是另一碼事。

植血,便是強行以接種之法,將真血接種於所有民衆身上。

因接種真血極其醇厚,又經過特殊篩選和大量實驗,不會出現太大問題。

所以此法,被譽爲未來解決大月頑疾的根本方。

可這個所謂的根本方,其植血所選擇的真血種類權力,是掌握在皇族手中。

植血的那點血脈,頂多就是讓民衆有了一個全民習武的基礎。

但真血一道,血脈爲主,就算全民都能習武,那點稀薄下等血脈,又能練出個什麼?

無非只是欺騙民衆的假象。反而徒增巨大糧食負擔。

“朕手中,若是能找到排斥反應極弱的其他真血呢?”定元帝此時,一字一頓道。

轟隆!

外面雷聲滾滾,忽地震動響起。

狂風從大殿門窗灌入,吹着兩人衣袍不斷翻動。

摩多雙目閃過一絲凝然。

若是上中下血脈皆有。

這是....徹底把控真血上升通道啊....

以真血血脈爲賞賜,奠定大月階層流通的基礎。

既杜絕了天下民衆的尖銳矛盾衝突,又可以把持最頂級的血脈,只在自己人手中流通。

他可是聽聞,定元帝這些年,不惜血本的吸納雙上血脈,甚至破限級血脈,再以融合之術,在打造皇族中最極限的優質血脈。

看來,定元帝早些年,便有開始佈局了。

血脈之間,可是也有剋制。

只要將那些只被皇族剋制的強大血脈,一一放出,作爲賞賜,便能大幅度的減少民衆上升無望的怨懟。

還能奠定大月未來龐大國力之根基。

“如何?可否助朕一臂之力!?”定元帝坦言道。

“海納百川,聚沙成塔,若成此事,大月將定萬世之基!”

爲了未來大業,他都能按下乳孃滅族之仇,敞開胸懷。

摩多無言。

若當真成事,倒是可以爲大月延續不少年國運。只是....到那時,佛門又當如何?他又當如何?

摩多面色無悲無喜。

此事確實能對大月有大用,對佛門也能有用,可....於他何干?

“陛下所行,於我無干,貧僧也已退位,不問世事。”

摩多最終緩緩丟下一句,低頭不再言語,轉身緩緩離去。

定元帝並未再出聲挽留,只是靜靜注視着對方離開。

今日此行,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推行植血之法,最大的阻力就是佛門。因爲此法掌握在皇族手中,所以一旦開始實施,皇族勢力將得到大幅度增幅。

下中上三等植血血脈,一旦成勢,萬民爆發之潛力,用不了多少年,便能讓佛門百佛威勢大減。

佛主是強,能鬥得過五個菩薩級,可十個呢?二十個呢?

至於宗師,定元帝苦心營造收集頂尖真血,又豈是易於?

至於糧食,他也早有辦法。

大月皇族,缺少的,只是時間罷了。

時代在變化,技術在發展,佛門根基源於信佛的廣大民衆,如今這一塊若是被挖.....

還好摩多已經明確了自己不插手,一切就好辦多了。

*

*

*

王都另一處,一座掛着月朧名字招牌,宛如尋常茶樓的灰色小樓裡。

蕭復月一身玉蟬雲紋白色長袍,負手而立,站於小樓二層。

此時正是每月述職之日。

四個放了假休息的月朧七君主將,也該回來述職了。

只是,原本應該是四人,可此時,在他面前半跪的,卻只有三人。

月朧尊天子之令,不受其他一切部門管轄約束。不光有檢查百官之責,還有巡查真獸異獸,禁忌武道之任。

也正是因爲月朧權責極大,所以內部管轄也更加嚴苛。

蕭復月年過三百,依舊面如四十不到的中年人。

此時他正皺眉看着面前跪地的三名主將。

七君主將,一共七人,都是他歷來的得力助手。

而這次休假的有四人,其中三人此時都已經到了,唯獨最近新提拔起來的季武飛,此時還未到。

“季武飛何在?”蕭復月沉聲問。

此時休假的其餘三人,都是金身境界高手,在整個大月,也算是宗師以下強者。

但就是這等高手,在蕭復月面前,也是戰戰兢兢,身體緊繃,緊張不已。

“季武飛家中已經回訊,最近未見他們家主返回。幾處他常去的地方也都無人。暫時還沒有音訊。”同爲七君主將之一的湛清,沉聲回答。

他算是七君主將中,性格相對沉穩的一個。

也是和季武飛關係不錯的生死之交。所以在來之前,便有前去查對。

“屬下原本以爲阿飛又是去他包的幾個櫻雀那裡玩樂,但派人找了過去,也不見蹤影。

本以爲到了時日,總能見到人,平日裡阿飛在大事上從不拖延,但...”湛清話沒說下去。

蕭復月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在人前,季武飛最後露面之處,在哪?”

“在他老家,西洲白象城。”

“白象城.....那邊是誰在負責?”

“是屬下。”湛清一旁,一名火紅長髮的魁梧男子,低聲回答。

此人乃是七君主將之一的公孫鶴。

“西洲白象城那裡,一向是軍部重地,我們能安插的眼線不多。屬下即刻傳信,查找阿飛下落。”

公孫鶴此人,對誰都是一副公事公辦姿態,從不私下拉幫結派,公私分明,也因此最是受蕭復月器重。

“儘快。季武飛那小子....”蕭復月冷哼一聲,不再多說,轉而開始詢問關於佛門內比大事,以及邊境事態。

*

*

*

唰唰!

細微的破空聲中。

元帥府內。

陽光下,魏合拳腳交替出手,在場中騰挪輾轉,動作輕盈靈巧,毫無沉重遲滯之意。

一旁的寒泉公主看着眼中複雜莫名。

這一套李蓉才傳授的小巧擒拿手,纔看過幾遍,王玄便已經能打出七八分成色。

這等本事天資,以前只是聽說還不怎麼,此時當面見了,才越發感覺震動。

雖然魏合只是領悟招數快,但對武道境界卻依舊一竅不通。

但那種精準到近乎無解的姿勢動作,宛如機器般毫無差錯,在習練時,自有一種莫名的協調美感。

一套擒拿手練完,寒泉公主連忙鼓掌拍手。

不止她,一旁的李程極和龍五福,薛惑,都神色複雜的鼓掌拍手。

李蓉坐在側面老爺椅上,俏臉上流露滿意之色。

“不錯,這套擒拿手,可稍加演變,便能契合七凰真武同時使用。兩者毫不衝突,若是你以後法身能有四臂雙身,說不定便能派上用場。

就算沒有四臂雙身,勤練此功,也能讓你保持一定水準上的敏銳輕靈。”

“多謝師尊!”魏合停手直立,朝着李蓉恭敬行禮。

這一禮他是行得踏踏實實,全份心意都在。

不爲別的,只是爲這些時間裡,李蓉百忙之中,還爲他奔走所做的一切。

這些時日,元帥府海量的各種名貴藥材,敞開了全讓魏合消耗。

各種百年千年的珍貴藥材,各種強橫真獸,甚至霸主級真獸的珍貴材料,都宛如不要錢一般,全部耗在他身上。

帶來的結果,便是他魏合,此時已經練髒境界穩固。而且血脈天賦能力,也終於得以激發。連帶着原本應該十多年修行的練髒,也進度迅速前行。

此時已經到了練髒前期的瓶頸階段。

須彌鯨王這等融合血脈,其強悍程度,就連魏合自己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天賦能力。

對外,他是稱自己的天賦能力,就是鯨洪決。

鯨洪決增加的那七萬斤力量,便是天賦。

饒是如此,也已經相當不錯了。

要知道,就算是真血境界,也不過才五到八萬斤氣力之間。

他魏合一個天賦能力,就暴漲了七萬斤,已經是極其恐怖。

誰能想到,其實他的天賦能力壓根還沒激發。

“好了好了,如今玄兒也成功練髒,以後時間境界也會慢下來。血脈越強,這個階段強化時間也越長。我會盡可能想辦法縮短這個時間。但再短,也不可能是近幾年就能度過的。”李蓉微笑道。

“而且,玄兒這段時間用藥太多,還是得等身體恢復恢復,等抗藥性慢慢退掉,再來二次增補。”她補充一句。

“弟子明白。”魏合點頭。

他最近這些時日,能有火箭般的突破速度,在短短几個月就突破到練髒境界,和兩邊兩個師尊的同時照顧,分離不開。

雖然他血脈極強,一開始突破快,可一開始快,可不代表後面也快。

實際上,到了鍛骨開始,他原本便應該進度慢下來,積累強化了幾年,才能繼續往前。

可在兩邊大量好東西的堆積下,魏合進步速度絲毫不減,繼續維持着,飛速提升,轉眼便突破了鍛骨初期,中期,後期,極限,直接到了練髒境界。

“好了,一直修行也不是個事,做事爲人,總要張弛有度。”李蓉笑道。

“正好,這幾日城裡有廟會,很是熱鬧,四方遊商都會來賣貨,還有些外面的番邦商隊,也會來人。你們也好去看看,逛逛。”

她說時,視線卻是看向魏合和寒泉兩人。

“另外,玄兒你一直想要隨我清繳真獸,尋常真獸清繳你不願去,說是要見識一下最頂尖的真獸是個什麼樣,索性這次便有這個機會。

過幾日,軍部聯合第三次圍剿強風帶行動,便要開始。經過前兩次的圍剿,那處的強風帶,裡面真獸已經少了很多,正好帶你去見識見識。”

“多謝師尊!”魏合頓時大喜。

實際上,迄今爲止,他還從未見識過,宗師層次的霸主級真獸,是個什麼樣。

“說起來....這次的圍剿對象,原本也該是真勁體系的宗師....可惜....”李蓉忽地嘆道。

魏合一愣。

“真勁宗師異化麼?敢問師尊,是曾經的什麼來歷?”

“我們猜測,極可能是魔門宗師。”李蓉回答。

375 局面 上143 運氣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83 雲紋 上53 夜 上296 爭奪 下47 變局 上472 前行 下(謝夜雨憑軒盟主)88 交集 下236 堅持 下153 世事 上(謝東八歲盟主)45 準備 上439 不同 上240 聚會 下100 事端 下296 爭奪 下332 家人 下(謝霸氣暴龍哥盟主)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336 再度 下389 搬遷 上349 動亂 上167 撤離 上(謝我是紅顏三千盟主)108 合作 下67 慘敗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140 痕跡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478 奪心 下130 消息 下(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191 不休 上66 調查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92 入門 下212 潛修 下150 變數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139 痕跡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351 存神 上320 傳藝 下568 安然 下184 雲紋 下414 事了 下81 血氣 上(感謝Cz丶盟主打賞)428 交流 下472 前行 下(謝夜雨憑軒盟主)487 隱秘 上4 安定 下487 隱秘 上448 方向 下468 動靜 下326 狩獵 下(謝飛山流雪盟主)315 想法 上271 保護 上139 痕跡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48 變局 下482 極限 下455 差距 上145 惡化 上(謝青寧子盟主)115 消融 上287 明月 上16 實戰 下426 迷惘 下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212 潛修 下429 嘗試 上385 石橫 上(謝趙老哥zq盟主)266 明晰 下65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15 變局 上158 事端 下(謝泥嵐軒真盟主)26 麻煩 下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15 實戰 上350 動亂 下374 調查 下275 設局 上(謝先殺級高的盟主)475 動彈 上(謝流殤曲中生盟主)194 災 下75 聚集 上129 消息 上(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58 世道 下(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477 奪心 上327 確定 上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305 突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打賞)327 確定 上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396 結局 下235 堅持 上357 大勢 上278 斬首 下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371 出行 上129 消息 上(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228 試探 下207 追殺 上297 層面 上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16 變局 下230 變機 下325 狩獵 上(謝飛山流雪盟主)63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
375 局面 上143 運氣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83 雲紋 上53 夜 上296 爭奪 下47 變局 上472 前行 下(謝夜雨憑軒盟主)88 交集 下236 堅持 下153 世事 上(謝東八歲盟主)45 準備 上439 不同 上240 聚會 下100 事端 下296 爭奪 下332 家人 下(謝霸氣暴龍哥盟主)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336 再度 下389 搬遷 上349 動亂 上167 撤離 上(謝我是紅顏三千盟主)108 合作 下67 慘敗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140 痕跡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478 奪心 下130 消息 下(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191 不休 上66 調查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92 入門 下212 潛修 下150 變數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139 痕跡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351 存神 上320 傳藝 下568 安然 下184 雲紋 下414 事了 下81 血氣 上(感謝Cz丶盟主打賞)428 交流 下472 前行 下(謝夜雨憑軒盟主)487 隱秘 上4 安定 下487 隱秘 上448 方向 下468 動靜 下326 狩獵 下(謝飛山流雪盟主)315 想法 上271 保護 上139 痕跡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48 變局 下482 極限 下455 差距 上145 惡化 上(謝青寧子盟主)115 消融 上287 明月 上16 實戰 下426 迷惘 下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212 潛修 下429 嘗試 上385 石橫 上(謝趙老哥zq盟主)266 明晰 下65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15 變局 上158 事端 下(謝泥嵐軒真盟主)26 麻煩 下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15 實戰 上350 動亂 下374 調查 下275 設局 上(謝先殺級高的盟主)475 動彈 上(謝流殤曲中生盟主)194 災 下75 聚集 上129 消息 上(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58 世道 下(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477 奪心 上327 確定 上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305 突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打賞)327 確定 上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396 結局 下235 堅持 上357 大勢 上278 斬首 下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371 出行 上129 消息 上(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228 試探 下207 追殺 上297 層面 上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16 變局 下230 變機 下325 狩獵 上(謝飛山流雪盟主)63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