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線索 下(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

第一次進山,丁海帶着魏合也就是熟悉了下山裡情況,地形。在周圍認了認路。

哪些是哪個勢力的常用地盤,哪些是哪種猛獸的常用地盤,他都一一給魏合指出來。

雖然他肯定還有很多保留,但魏合也越發感覺,自己花的這些雜糧面相當值。

這樣連續五天後,丁海帶着魏合熟悉了整個飛業城附近大部分的地盤,也將大概的禁區,和勢力劃分區,帶他跑了一遍。

最後他還友情提供了一個萬不得已時,在山裡休息的小山洞。

可惜的是,連續五天,兩人除了一隻灰兔子外,什麼也沒打到。

倒是幹掉的老藤之類的撿了不少,用來纏起來丟在山洞門口做僞裝。

大概熟悉了流程後,魏合就在附近開始獨自一人的活動和所謂打獵。

從丁海那裡,他得到了一個關鍵線索,一個很可能和父母失蹤有關的線索。

那就是少陽門喜歡在傍晚時分出來抓人。

爲了蒐集這個少陽門的資料底細,魏合找到了消息靈通的程少久。

“少陽門?三幫二派之一嘛,你問這個做什麼?”程少久坐在酒樓的座椅上,臉上的黑眼圈稍稍緩和了些。

“你知道我在查我父母的事,我懷疑這事和少陽門有關聯。”魏合直言不諱道。

這種事他隱瞞也瞞不過去,他父母失蹤,大姐失蹤的事,很多人都知道。

加上他現在到處調查的動作,別人稍微一聯繫,就能猜出他的目的。

“少陽門雖然名列三幫二派,但很少和其他勢力打交道,他們人數很少,偶爾出來,都是時間很短就離開,從不離開少陽山周圍。所以其餘勢力都不會去招惹他們。”

程少久喝了杯酒,解釋道。“你父母被請去明德寺做石雕,那麼多石匠一起走,應該不止你一個人在調查這事吧?不如你找到其餘人的家屬一起查查看?”

“我找過,總共十一個石匠,其餘人家都不想查了。”魏合平靜道。

“少陽門...這個門派人少,但出來行走的,據說都很厲害。輕易不要招惹。小河,如果你非要調查,最好和鄭師提一提,他消息可比我們靈通多了。”程少久提醒道。

“我知道了。”魏合點頭。

“對了,還有一個渠道。”程少久忽然手一拍,“你不是答應了青都派,當他們的客卿外援麼?每個月你還要從青都派那邊領月錢,不如去問他們。青都派和少陽門都在城外,同屬二派,打過不少交道,他們消息肯定要比我們靈。”

“青都派....多謝程哥提醒。”魏合點頭。要不是程少久提醒,他還不知道青都派和少陽門打過交道。

當下他便回想起,上次青都派來邀請他的那位白領事。

據說是青都派在飛業城內的產業負責人二把手。姓白,名宏厚。

此人言談舉止給他一種總是笑眯眯的溫和感。

但能坐到這個位置的人,還有着一身二次突破氣血,當然不可能是單純一個溫和之人。

和程少久告別後,魏合一點也不耽擱,第一時間便去了飛業城青都派的駐地。

青都派駐地在九節町,距離回山拳較遠的一個町,中間要穿過一個南山町。

等魏合找到駐地時,已經是傍晚時分,太陽快要下山。

九節町比起石橋町稍微正常一些,沒那麼熱鬧,也沒那麼冷清。

街面上偶爾還能看到一些還沒燃盡的香頭,一簇一簇的插在路邊的幹泥地裡。

青都派駐地位於九節町最繁華的地段,左邊是個雜貨店,右邊是個冷清賭坊。

駐地是棟兩層小樓,門外站着兩個綁綠色頭巾的漢子。

魏合把代表客卿的綠色布條取出來綁在胳膊上,朝着大門入口走去。

守門的兩人看了眼他,微微拱手,沒有出聲。

魏合回以拱手,推開半掩的木門。

裡面是一片硃紅小廳,十來個壯實男女分開坐着,有的在閒聊,有的在下棋,還有人居然在扳手腕拼酒...

魏合進門,只有幾人拿眼掃過來,看了下,其餘人根本不理會,依舊各幹各的。

魏合注意到,這裡的這些人,基本都是和他一樣的客卿,都是胳膊綁着青綠色布袋。

他左右看了看,找了個靠在木柱子邊,正凝望窗外發呆的年輕男子,走近過去。

“這位兄臺,敢問這白宏厚白領事在嗎?我找他有事相詢。”魏合拱手道。

“白領事在二樓,兄臺看上去面生,是今年纔來的?”男子笑了笑,面相寬厚親和,只是其人嘴巴很寬,膚色也白,讓人一見難忘。

“嗯,前陣子才加入的。”魏合點頭。

“我叫金秀峰,能進青都派掛靠的,在這飛業城裡也不是什麼平庸之輩,以後大家多親近親近。”男子笑道。

“在下魏合,有機會大家聊聊。”魏合點頭。

別過這個大嘴男子,他沿着樓梯上二樓,很快在二樓窗邊,看到了正一個人慢慢執筆練字的白宏厚。

白宏厚見有人上樓,看到是才招進來的魏合,也有印象。

“魏小兄弟,難得來一趟,坐,坐。”他指了指空蕩蕩的二樓一排座椅,自己也放下筆,走過來。

對於魏合這個二次氣血的新人,他每年都會給派裡招幾個。

同樣的,每年原先的客卿們也會因爲各式各樣的原因,減少幾個。

爲了維持穩定數量,一旦缺失了,他便會及時招新。

魏合就是彌補缺口招新進來的新人。

“魏兄弟這次來,所爲何事?”他笑眯眯的問。

“白領事,可知少陽門的情況?”魏合輕聲道。

“少陽門?怎麼?你和他們有衝突了?”白宏厚眉頭微蹙,剛剛臉上的笑容迅速一斂。

“這倒不是,只是因爲其他原因,想知道一下這個門派的大概情況。”魏合回道。

“少陽門...嘿嘿,其實,你就算不問,之後我們也會主動提醒。”白宏厚笑了笑,只是嘴角有些冷意。“這少陽門和我們青都派,歷來時有摩擦,他們宗門在少陽山深處,不知道什麼地方,神秘得很,再加上人數也少,出來了也是一個個狡猾兇悍,實力不弱。若是你遇到了,得格外小心。”

“他們出來的人,一般有多強?”魏合直指核心。

“少陽門人少,一般要麼不出來,一旦出來,主要分成兩種方式。一種是狩獵,不是獵動物,而是抓人。一種是交易,對外交換一些需要的物資之類。”

白宏厚果然比其他人都要了解,侃侃而談。

“若是你獨自遇到交易的人,以你的實力,跑路還是沒問題。

但若是遇到狩獵組,最好隱藏身份,別說自己是青都派的,他們的狩獵組,最少也會有兩個二次氣血搭檔,有時候是三個,分頭狩獵,還會帶一些奴人。很麻煩。”

“奴人?”

“少陽門慣用秘藥控制奴僕,讓他們爲其賣命送死,這就是所謂的奴人。不過奴人一般因爲長期受折磨,加上秘藥損傷身體,實力也就比一般人強一點。小心偷襲就是。”白宏厚回答。

“那敢問領事,該如何分辨少陽門的人?”

“分辨?他們那羣怪物最容易分辨了,你去少陽山附近,只要看到穿白衣服,身材胖得是一般人兩三個的怪胎,就一定是少陽門人了。”白宏厚面帶厭惡道。

“他們很胖麼?”魏合奇道。

“少陽少陽,他們不碰女色,保持童貞,練的就是那一口少陽氣,再加上門中功法特殊,所以一個個體型都很胖。你若是遇到,定要小心。少陽門人以力量威猛聞名,不要與其硬拼。”

“多謝白領事解惑!”魏合心中終於有了大概的概念。

從原本的一無所知,變成多少對少陽門有了基本印象。

當下,他告別白領事,離開青都派駐地,往回趕路。

回去後,他沒有第一時間前往少陽山找少陽門人,而是從程少久那裡拿到新的毒粉,細心做好準備。

除開石灰,毒粉,毒刺外,他還額外準備了一排泡了糞水的生鏽錐子。

錐子是從鐵匠鋪買的鏽跡廢品,被他買回來廢物利用,做成了這一排大殺器。

在這個缺少藥品的混亂時代,一旦被這種錐子扎中,傷口很容易就會感染,化膿,出現破傷風症狀。

魏合上輩子也是被生鏽釘子扎到過,所以專門學習過,破傷風是如何形成的原理。

破傷風感染,一般需要有兩個必要條件。

WWW_ т tκa n_ ¢O

一:要有污染物,如鐵鏽,髒水進入傷口。

二:要有無氧環境,一般較深的傷口,有血塊和壞死組織的傷口,感染破傷風的機率很大。甚至能達到百分之八十的可能。

這樣一來,這些錐子在魏合缺少毒藥的情況下,就顯得相當有性價比了。

畢竟毒蛇毒液太貴,他也沒其他途徑購置更多毒物,只能自制這種最簡便的好東西。

破傷風這種感染病症,一旦爆發,輕則肌肉痙攣,永久性肌肉僵硬,廢掉武功。

重則直接高燒死亡。

可謂是最便宜,性價比最好的上毒。

做好一切準備後,魏合再度檢查了下所有裝備,然後自制了一副周圍勢力地圖,再帶上乾糧和水。

去鄭師那裡請了個假,前往少陽山去了。

他的首要目的是打獵,先熟悉熟悉野外環境,爲以後狩獵珍禽異獸做準備。

一直花錢買大補氣血肉類,代價太過高昂。既然別人能抓到,他自然也能。

更何況,他還有更深一層打算。

萬一爆發戰爭,他也得多多熟悉野外環境,爲以後帶人跑路做好準備。

200 得功 下259 城中 上6 變數 下105 賺錢 上(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240 聚會 下182 影響 下253 情況 上(謝凌晨霸主盟主)224 試探 下(謝青寧子盟主)211 潛修 上235 堅持 上244 邀請 下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227 試探 上137 道途 上(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12 出城 下73 後續 上(感謝謎之月夜的盟主打賞)108 合作 下250 身似浮雲 下(謝pingchuwu盟主)131 巨力 上139 痕跡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7 夜望 上124 後續 下227 試探 上59 準備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223 試探 上(謝青寧子盟主)33 消息 上33 消息 上200 得功 下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270 時日 下(謝咬文嚼滋盟主)178 樹影 下(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16 實戰 下39 不同 上(感謝割了動脈喝脈動ai盟主打賞)266 明晰 下255 故里 上103 端倪 上(感謝MY幽零盟主)175 人名 上(謝adrian_fufu盟主)116 消融 下76 聚集 下144 運氣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56 故里 下140 痕跡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52 際遇 下223 試探 上(謝青寧子盟主)210 戰局 下48 變局 下133 心思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61 識破 上(感謝青寧子月票紅包)192 不休 下86 路途 下155 安穩 上72 希望 下101 遭遇 上(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194 災 下177 樹影 上(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29 心態 一40 不同 下(感謝割了動脈喝脈動ai盟主打賞)67 慘敗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61 圍攻 上140 痕跡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70 離 下245 抓捕 上3 安定 上260 城中 下7 關卡 上180 目標 下(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229 變機 上75 聚集 上272 保護 下226 暗心 下63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57 世道 上(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209 戰局 上49 拉回 上16 實戰 下201 夜探 上94 選擇 下157 事端 上(謝泥嵐軒真盟主)176 人名 下(謝adrian_fufu盟主)26 麻煩 下208 追殺 下268 刺激 下132 巨力 下270 時日 下(謝咬文嚼滋盟主)233 引動 上186 誘餌 下131 巨力 上194 災 下221 緊迫 上168 撤離 下(謝我是紅顏三千盟主)218 曾經 下(謝黑山老鬼盟主)30 心態 二250 身似浮雲 下(謝pingchuwu盟主)236 堅持 下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204 合謀 下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18 趟鏢 下(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
200 得功 下259 城中 上6 變數 下105 賺錢 上(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240 聚會 下182 影響 下253 情況 上(謝凌晨霸主盟主)224 試探 下(謝青寧子盟主)211 潛修 上235 堅持 上244 邀請 下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227 試探 上137 道途 上(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12 出城 下73 後續 上(感謝謎之月夜的盟主打賞)108 合作 下250 身似浮雲 下(謝pingchuwu盟主)131 巨力 上139 痕跡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7 夜望 上124 後續 下227 試探 上59 準備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223 試探 上(謝青寧子盟主)33 消息 上33 消息 上200 得功 下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270 時日 下(謝咬文嚼滋盟主)178 樹影 下(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16 實戰 下39 不同 上(感謝割了動脈喝脈動ai盟主打賞)266 明晰 下255 故里 上103 端倪 上(感謝MY幽零盟主)175 人名 上(謝adrian_fufu盟主)116 消融 下76 聚集 下144 運氣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56 故里 下140 痕跡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52 際遇 下223 試探 上(謝青寧子盟主)210 戰局 下48 變局 下133 心思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61 識破 上(感謝青寧子月票紅包)192 不休 下86 路途 下155 安穩 上72 希望 下101 遭遇 上(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194 災 下177 樹影 上(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29 心態 一40 不同 下(感謝割了動脈喝脈動ai盟主打賞)67 慘敗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61 圍攻 上140 痕跡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70 離 下245 抓捕 上3 安定 上260 城中 下7 關卡 上180 目標 下(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229 變機 上75 聚集 上272 保護 下226 暗心 下63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57 世道 上(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209 戰局 上49 拉回 上16 實戰 下201 夜探 上94 選擇 下157 事端 上(謝泥嵐軒真盟主)176 人名 下(謝adrian_fufu盟主)26 麻煩 下208 追殺 下268 刺激 下132 巨力 下270 時日 下(謝咬文嚼滋盟主)233 引動 上186 誘餌 下131 巨力 上194 災 下221 緊迫 上168 撤離 下(謝我是紅顏三千盟主)218 曾經 下(謝黑山老鬼盟主)30 心態 二250 身似浮雲 下(謝pingchuwu盟主)236 堅持 下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204 合謀 下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18 趟鏢 下(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