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黑夜 上

白色海鳥展翅飛越海面,從水面輕輕點過,然後升高,往遠處飛去。

海鳥下方,蔚藍海面上,一艘黑色大船急速航行,尾部拖出長長白色水浪。

“我最後靠着身法靈活,及時將其甩在身後,還好他們沒及時追來。否則這次我等危矣。”

魏合盤坐在甲板上,面色蒼白,看起來受了不輕的傷勢。

他在殺掉黑十字後,便迅速做了準備,然後悄悄從水下追上大船,重新回到甲板。

那黑十字確實厲害,力量速度,爆發反應,都是他之前從未遇到過的最強者。

之前他打死三相菩薩,打死後續追來的那五定師時,大概估算過實力。

對比下來,這個黑十字比起前面這羣人要強出一大截。

更不用說連三相菩薩都打不過的姚晚師姐了。

“那眉心有黑十字的男人肯定是吳國重要人物。可惜,我們停留時間太短,沒法打探出多少情報。”魏合搖頭嘆道。

他這次可謂是出了全力。

但儘管他的還真勁力夠多,可對方的力量彷彿並非純粹的巨力,好附帶着一種特殊的氣息。

那種氣息,和還真勁的腐蝕性似乎有些相似。

這種氣息,他在之前的交手對手身上,都沒見過。

樓承訓在一旁送上療傷用的內服藥物,神色愧疚。

“還是我等拖了後腿,否則以魏師弟你一個人的實力,絕對能輕易脫身。”

他不奇怪魏合能輕易脫身,畢竟好歹也是元都子大師姐親傳,不給點保命底牌,敢就這麼直接放出來?

他是在擔心魏合怪罪他們不拼死上前阻擋。

“不關你們的事。吳國處心積慮已久,這次絕不是意外,而是我們碰巧過來撞上了他們。”

魏合站起身,接過療傷丹藥,聞了聞,往嘴裡塞了幾顆。

雖然他沒受傷,但樣子還是要做一做。

至於樓家這些人,非親非故,指望別人拼命送死爲自己拖延時間,那還是算了吧。

他活了這麼多年,還沒這麼天真過。

“找到了!!”船艙門口,樓笙月一個箭步衝出來,手裡抱着一本小冊子大聲道。

“找到那黑十字的資料了,是大元道錄高手相對等的頂尖高手,記錄在冊了的!而且不是一般的身份!”

她趕緊走到魏合和樓承訓身邊,將手裡的冊子翻到指定頁面,遞過去。

“你們看,這人是吳國禮佛殿六位佛子之一!其師傅乃是禮佛殿的頂尖佛主之一,迦葉佛!”

“他自己稱號黑雲僧,佛子便是最有希望能突破成就佛主之人!而且此人多次越級搏殺道錄高手,還對大元文化及其瞭解,所以被特別收錄。”樓笙月仔細解釋道。

“黑雲僧....”魏合回想之前那黑十字的種種招數,難怪那人如此強悍。

不過現在也沒什麼關係了,人他已經殺了,再怎麼身份都毫無意義。

“這麼強力的一個人物,吳國放到這深海來作甚?”樓承訓疑惑道。

“不管如何,我們現在原計劃繼續獵鯨。然後分出一人返回宗門報訊。”魏合沉聲道。

“繼續獵鯨??!”樓笙月樓承訓兩人頓時驚道。“可吳國都已經在此佈下埋伏,我們繼續獵鯨豈不是....”

樓承訓忍不住出聲道。

“不用擔心。我從剛剛那黑雲僧身上,偷到了這個。”魏合微微一笑。從袖中取出一個東西。

那是個黑色長長的類似哨子一樣的東西。

“這是....鯨哨!?”

樓承訓並非沒有見識之人,一眼便認出了這東西的身份。

鯨哨,顧名思義,便是能控制鯨魚影響鯨魚的特殊哨子。

其發出的聲音,很像鯨魚喜歡的配偶鳴叫,所以時常能作爲引誘鯨魚靠近的手段。

只是眼前這個鯨哨,和平日裡的那些鯨哨似乎又有不同。

魏合點頭。

“既然吳國提前有佈置,那麼我們按照原本路線返回,肯定會有很大概率遇到埋伏阻截。但若是我們分出小船返回,便能有更多機會隱蔽的穿過埋伏。

畢竟茫茫大海,他們不可能封鎖到每一處,大船沒機會,可小船應該問題不大。”

他頓了頓:“如此,我們主船就繼續繞彎,用鯨哨引來黑線鯨,按照原定計劃狩獵。

在這種情況下,敵衆我寡,敵強我弱,我們應該重視的,不是硬拼,而是尋找機會返回報訊。

小船少人,更不容易被發現,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樓家兩人聽完,都是點頭,承認他說的有理。

要是硬拼,他們這羣人肯定拼不過吳國埋伏的這些人。

但若是少量的偷偷返回,配合隱蔽小船來看,成功率不低。

“如此,那便按照魏師弟的安排,我們繼續繞彎,找個地方方便獵鯨!”樓承訓沉聲道,“我現在就去安排人手,返回報訊。”

吳國在海域上有埋伏,這件事必須及早通報回去。

船上都是樓家忠心的家生子,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說不定能找到機會。

安排好三條小船以及對應人手後,接着便是等待好時機。

這裡距離玄妙宗還有很長一段路,必須要儘可能的靠近後,才放小船。

魏合當即研究這個鯨哨怎麼使用。

嘭。

忽然船艙內傳出一聲悶響。

一白衣道人手裡提着一名水手,信步而出。

噗通。

他將昏迷的水手丟到地上,拿眼看向魏合。

“幫你們抓到內奸了。不用謝。”

周圍水手頓時紛紛譁然,這人突然冒出來,抓住他們同伴,嘴裡還說着什麼聽不懂的話。

一些人已經開始神色警惕,去拿武器了。

但這些人都被樓承訓揚手止住。

“換松子師兄!?”他一眼看去,認出來人身份。頓時驚道。

“你認得我?”白衣道人詫異道。

“自然是認識,換松子師兄名列宗門全真,我等這麼多年來,早就如雷貫耳。”樓承訓苦笑道。

他看了看魏合,又看了看那白衣道人。頓時心中瞭然。

看來又是來保護魏合的。

魏合皺眉看了看地上的水手,又打量起對面白衣道人。

“這位是...?”他心中隱約猜到了對方身份。

“你猜得沒錯,我就是大師姐派來接應你們的。”這道人濃眉大眼,國字臉,生得一副大氣面容,一看便是性情豪爽之人。

他摸了摸頭髮,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之前爲了抓內奸,我一直在船艙裡暗中尋找,結果反倒差點誤了魏師弟。還好還好魏師弟有大師姐給的好東西,沒出什麼事,否則我當真是...”他面容愧疚,長嘆道。

魏合和樓承訓都是一愣。

感情這位是早就偷偷在船上了,還一直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活動,他們居然都沒能發現?

這隱蔽能力也是夠絕。

換松子也看出他們的疑惑,失笑道。

“我有特殊的隱匿之法,你們無需在意。就算是吳國那些真血蠻子,能發現我的也極少。包括佛主!”

他言語中自有一絲自信傲氣。

“好了,閒話不多說,魏師弟趕緊吹鯨哨吧,獵到黑線鯨後,由我親自返航,回去報訊。你們就先別回去了,就在外面等候消息。”換松子叮囑道。

這個安排相當合理,有他這樣的隱蔽能力極強,實力也遠超在場其餘人的全真高手在。

回去報訊這項危險的任務,便變得相當容易了。

魏合點點頭,卻是拿眼盯着此人。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 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現金/點幣等你拿!

“可惜,若是換松子師兄早些出面,或許就能留下那黑雲僧了....”

他這是在拿話試探,試探此人是否知曉他的底細。

“魏師弟所言極是。怪我喝酒喝多了....”換松子拍拍腦門苦惱道。

看來他可能沒看到魏合之前打死黑雲僧的一幕。

但也不能排除此人是在僞裝。

“不過黑雲僧這傢伙,實力極強,就算我出手,恐怕也不能留下他,單對單...我沒有把握勝過此人。”他接着面色微微鄭重道。

“此人雖然境界不高,但實戰極強,傳聞他曾進過吳國功德金池,一身巨力帶着特殊侵蝕力,非同小可。”

“確實很厲害。”魏合苦笑,“我和此人交手,若非他處處小心,想要活捉我,我也沒機會從其手裡逃出。”

“魏師弟已經很厲害了。”換松子嘆道,“好了,事不宜遲。全速返航,到了合適路段我會下船回去報訊。不過,你們就先別回去了,在海上等我們消息便是。”

他眼神看向魏合。

“其實,若是按照之前我們探查到的情報,現在回去,恐怕也已經晚了。”

“師兄此言何意?”魏合一愣,表情微變。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他家人可都還在天海島上,若是天海島宗門出事.....

那情況他簡直不敢想。

一旁的樓家兩人也都面色一變,知道不好。

“可是吳軍要攻打我玄妙宗!?”樓承訓聲音發顫道。

“島上你等的家族早有安排,不用擔心。”換松子搖頭笑道。

如此急切大事逼近,他居然還心情輕鬆笑得出來。

“換松子師兄難道不擔心宗門出事?”魏合凝聲道。

“大師姐早有安排。我等擔心也無濟於事,宗門可能守不住了,但我相信大師姐。”換松子笑容收斂,鄭重道。

“她不會讓我等失望。”

魏合心下稍定。

當下,他拿起鯨哨,勁力流轉,將上面的殘留物全部去除,然後對上嘴,使勁一吹。

沒有聲音。

只有無形的振動急速從鯨哨中擴散開來,朝着遠處蔓延傳播。

他要迅速獵殺黑線鯨,完成任務。

既然沒辦法插手宗門和吳軍之間的博弈,那就先做好自己要做的事。

他如今鯨洪決停滯,拿到黑線鯨油,便能繼續修行。

現在無力插足,只是因爲自己實力太差。

只要他一直變強,努力修行。

早晚有一天,會不再如今日這般無力。

似乎看出了魏合的思緒,換松子搖搖頭。

“放心吧,說起來,你們應該還不知道,大師姐這個代宗主之位,是怎麼來的吧?”

此言一出,魏合和樓家兩人都視線聚集到他這裡,等待後文。

從其語氣看來,接下來換松子要說的話,應該和眼前的宗門困境有關。

“難道不是三脈祖師傳位於元都子前輩的麼?”樓笙月奇道。

341 奔殺 上(謝青寧子盟主)95 定心 上248 歸路 下154 世事 下(謝東八歲盟主)48 變局 下3 安定 上26 麻煩 下80 出城 下245 抓捕 上261 圍攻 上265 明晰 上155 安穩 上332 家人 下(謝霸氣暴龍哥盟主)313 平步 上287 明月 上377 連環 上111 挑選 上315 想法 上301 秘技 上229 變機 上340 秘法 下(謝青寧子盟主)340 秘法 下(謝青寧子盟主)193 災 上205 栽贓 上51 際遇 上164 打破 下(謝青寧子盟主)85 路途 上255 故里 上216 變局 下149 變數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107 合作 上378 連環 下25 麻煩 上3 安定 上276 設局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395 結局 上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53 夜 上395 結局 上2 希望231 設局 上111 挑選 上346 真境 下355 潛伏 上(謝地中海的搬磚者盟主)211 潛修 上222 緊迫 下48 變局 下90 瞭解 下274 局勢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366 黑夜 下325 狩獵 上(謝飛山流雪盟主)133 心思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35 局勢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 亂世295 爭奪 上390 搬遷 下226 暗心 下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222 緊迫 下310 玄妙 下212 潛修 下371 出行 上69 離 上72 希望 下202 夜探 下407 時代 上(謝書友20181103005946754盟主)394 命運 下109 調查 上251 彙集 上(謝pingchuwu盟主)320 傳藝 下172 蟲 下(謝健身加菲貓盟主)131 巨力 上90 瞭解 下37 切磋 上(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12 出城 下279 時機 上(謝青寧子大佬盟主)187 混戰 上50 拉回 下293 記錄 上336 再度 下89 瞭解 上336 再度 下125 靈感 上(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407 時代 上(謝書友20181103005946754盟主)166 林中 下(今天八千五感謝青寧子白銀)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347 真實 上377 連環 上153 世事 上(謝東八歲盟主)373 調查 上50 拉回 下149 變數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87 交集 上354 變數 下167 撤離 上(謝我是紅顏三千盟主)261 圍攻 上130 消息 下(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266 明晰 下
341 奔殺 上(謝青寧子盟主)95 定心 上248 歸路 下154 世事 下(謝東八歲盟主)48 變局 下3 安定 上26 麻煩 下80 出城 下245 抓捕 上261 圍攻 上265 明晰 上155 安穩 上332 家人 下(謝霸氣暴龍哥盟主)313 平步 上287 明月 上377 連環 上111 挑選 上315 想法 上301 秘技 上229 變機 上340 秘法 下(謝青寧子盟主)340 秘法 下(謝青寧子盟主)193 災 上205 栽贓 上51 際遇 上164 打破 下(謝青寧子盟主)85 路途 上255 故里 上216 變局 下149 變數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107 合作 上378 連環 下25 麻煩 上3 安定 上276 設局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395 結局 上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53 夜 上395 結局 上2 希望231 設局 上111 挑選 上346 真境 下355 潛伏 上(謝地中海的搬磚者盟主)211 潛修 上222 緊迫 下48 變局 下90 瞭解 下274 局勢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366 黑夜 下325 狩獵 上(謝飛山流雪盟主)133 心思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35 局勢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 亂世295 爭奪 上390 搬遷 下226 暗心 下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222 緊迫 下310 玄妙 下212 潛修 下371 出行 上69 離 上72 希望 下202 夜探 下407 時代 上(謝書友20181103005946754盟主)394 命運 下109 調查 上251 彙集 上(謝pingchuwu盟主)320 傳藝 下172 蟲 下(謝健身加菲貓盟主)131 巨力 上90 瞭解 下37 切磋 上(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12 出城 下279 時機 上(謝青寧子大佬盟主)187 混戰 上50 拉回 下293 記錄 上336 再度 下89 瞭解 上336 再度 下125 靈感 上(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407 時代 上(謝書友20181103005946754盟主)166 林中 下(今天八千五感謝青寧子白銀)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347 真實 上377 連環 上153 世事 上(謝東八歲盟主)373 調查 上50 拉回 下149 變數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87 交集 上354 變數 下167 撤離 上(謝我是紅顏三千盟主)261 圍攻 上130 消息 下(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266 明晰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