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下山上

“不管如何,這幾日我便就在家中,護持府中,之後舉家搬遷上天海島。”

魏合此時也下了決定。振濤城終歸不如天海島那邊,是玄妙宗真正大本營。

如今既然遇到麻煩危險,索性搬遷上島,徹底融入玄妙宗,纔是更好辦法。

“如此...”萬雪天心中皺眉。他沒想到魏合會說出這等話,更沒想到,魏合居然有資格,將家人全部搬遷上島。

天海島可不是尋常地面,那裡人滿爲患,早已容不下外人插足。

如今要想擠進去,就必須要將其中之人擠出來。

畢竟地盤就那麼大一點。

魏合敢開這個口,就代表他有很強的把握,完成此事。

“老爺....”萬青青欲言又止,但還是沒開口。

“魏合,菱姐之事,就算是我這次不得,下次也依舊會有家中老人前來。

萬家如今,可是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菱姐留在這裡,得不到完全護持的。”萬雪天再度勸道。

“況且,菱姐父母如今病危,也希望再見菱姐一面....”萬雪天最後拿出殺手鐗。

果然,這話一出,萬菱眼圈頓時有些紅了,她低下頭眼前彷彿一下閃過一幕幕曾經過往在爹孃膝下承歡的情景。

“我....我去!”她終究還是出聲應下。“但鱗陰之血,可以用秘法融入其餘的至親體內。我這把年紀了,可不願意再.....”

“菱姐,你這又是何必....?”萬雪天面色一變。

家中是有這個秘法,但代價也極嚴重,稍有不慎,萬菱便會當場隕滅。

就算一切順利,最終萬菱也會徹底失去所有氣血。淪爲普通人。

因爲武道一途,根源便在元血。

沒了元血,人能保住命就算不錯了。

“不用多說,我心意已決。”萬菱揚起手,“如今我只想回家,看望爹孃最後一面。”

她看了看滿臉擔心的女兒,還有魏合,臉上露出微笑。

“放心吧,活到我這般歲數,還有什麼看不開的。

武功於我也已經沒多大用處,若是能最後再看爹孃一眼,也算圓了我最後心願。”

“娘....!”萬青青眼中盈淚,想要勸說,可話到嘴邊,又怎麼也開不了口。

“莫要做小兒女態。”萬菱認真道,“明日,我便隨雪天一起回中州,日後,若有機會,你們也可來中州看望我。放心吧,沒事的....”

她嘴裡說着自己也沒什麼把握的話。

魏合有心想開口阻止,可卻被萬菱看出,被其揚手止住,對他搖頭。

他嘆息一聲,也不再多言。中州,實在太過遙遠,日後真不知道是否還有再見之日。

幾人出了書房,忽地牆外飛來一隻黑色類似鴿子般的小雀。

鳥雀腿腳上綁了一個紙條。

魏合伸手,任由那小雀停在自己手上,取下紙條,展開。

上邊清晰的寫着,中州來的兩個銘感,已經被姚晚殺掉。

姚晚受元都子所託,守護爲了一年。

如今這般,她倒是事事照拂,說到做到,連魏府都能隨時關注到。

魏合看到消息,心中也是鬆了口氣。

若是中州那邊的麻煩一直不現身,他還真不好處理,但如今既然已經現身了,那反而便好辦許多。

只是,一想到萬菱即將離去,遠去中州,他便有些頭疼。

可萬菱自己要去,要回去看望爹孃,他也沒有理由和立場阻攔。

只盼着萬菱能一路上平安無事。

第二日,在魏家一路不捨和擔憂的注視下,萬菱和同萬雪天,一道坐上了前往中州的馬匹。

萬菱最後抱了抱魏安,親了親這個外孫的胖臉,終究沒有多說什麼。

嘆息之下,一切事了。

魏合也再度回到天海島,進入內山,繼續修行。

*

*

*

玄妙宗。

雲仙台。

雲霧繚繞中,一處亮着白光的玉石樓臺,正矗立於黑暗正中。

在玄妙宗福地。

外景只是尋常,而內景,則分爲莫名觀,雲仙台,黑崖三部分。

其中莫名觀是普通真人活動之所。

雲仙台,則是隻有宗門高層,才能隨意進出之地。

這裡有着絕對安全的星石陣法,以隔絕耳目,隱匿氣息。

雲仙台一共分爲三區:鎖山,鬼首,遷流,三區其他區域各異。

但每個區都有這麼一個雲霧樓閣。

此時鎖山區的樓閣內。

元都子負手而立,站在二樓的露臺上,眺望遠處黑暗。

明明遠處一片漆黑,但她蒙着眼罩的雙目,卻彷彿能看到某種變化之景,瞳孔中的神色不斷流動。

“大師姐,還在想之前的事?”

一鬚髮花白的高大男子,從後方端着酒杯緩緩走出。

和他一起的,還有一人,是名女子,蒙面穿袍,將全身都籠罩在黑袍下,看不見面孔。

男子名叫徐冉,也是鎖山一脈的真正核心。

鎖山三英之一。

女子名鍾遠林,和姚晚是相當要好的姐妹,也是鎖山三英之一。

三英和元都子的關係一向極好。

此時見得元都子皺眉,都是心中感嘆。

鎖山一脈祖師回山,原本該是件高興之事,可如今....

“無礙。”元都子輕輕搖頭,“其實從當初我道門宗師,敗於廣慈國師之手後,便已經爲今日局勢埋下禍根。此時廣慈侵入我海洲地界,無非是當初之事的果。”

“遷流一脈青梅子師兄已經派人處理了,想必要不了多久,就會安排好。大師姐何必擔憂,我等海洲,距離宜州,隔了一個錦州一個泰州。

就算吳國廣慈妖人想要動手,也必然要先對無始宗下手。對我們這邊,頂多就是弄點陰私手段罷了。”徐冉滿不在乎道。

“徐師兄所言極是,等到無始宗那些眼高於頂之人和廣慈妖人碰上,也能試探出其中虛實。我們到那時再做打算,也來得及。”後面的鐘遠林輕聲道。

“想法很好,若一切當真如你等所言,那就太好了。

可惜...事與願違。”

元都子嘆了一聲,拿出一張剛剛接到的手下密信。

“這是剛剛收到的下面密報,你們拿去看看。”

她將密信交給身後兩人,讓其打開觀看。

一封信內容不過兩三百字,幾人很快看完,但剛剛輕鬆的表情已然是蕩然無存。

“這....廣慈那邊怎會如此不智?”徐冉面容微變道。

“並非不智,這是某種姿態,或者警告。”元都子平靜道。“現在,就看遷流那邊怎麼應對了。說不得,又要下山一趟。”

“師姐也莫要擔心,廣慈那邊就算動手,也只會派遣小隊人馬。真要如此距離派人,就算是他們也耗費不起。”鍾遠林輕輕道。

元都子點頭,不再多言。

只是拿眼望着遠處黑暗,目光深邃,帶着一抹憂色。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

*

*

時光荏苒,轉眼便是一年過去。

一年裡,海洲風平浪靜。

而魏合也在姚晚的守護下,潛心苦修,在山中終於完成了對雙目的超感。

而且他體內,吸收到的天賦能力,也真正有了效果。

除開鯨洪決外,他體內還額外結出了五個血囊,與之前三個血囊一起,合併爲八個。

天賦能力不出他所料,和鯨洪決的契合度極高。很有可能正是他猜測的那樣,鯨洪決的創始人,是參考了人面鳥的生理結構才創出鯨洪決。

三個氣血囊,五個真勁囊。如今便是魏合真正壓箱底的底牌。

若不開啓這些囊,他便是普通有些力氣的尋常半真人,也就是能對付二次定感。

若是開了....他迄今爲止,也從未全力出手過,當真不知能到何等程度。

叮。

天海島上,龍灣一家酒家裡。

魏合和常學忠酒杯相碰,各自一飲而盡。

“恭喜你魏師弟,如今得以超感雙眼,也完善吸收了天賦能力,總算把之前的短板全補上了。”常學忠有些感慨道。

“確實,足足一年時間,全在內山苦修,極少下山,當真無趣。”魏合也有些感嘆。

以前在府邸時,他好歹還能偶爾把玩下古畫,如今確實什麼也沒玩的。

府邸外景處,那蜂窩般洞窟裡,什麼也沒有,連吃喝也得靠周慕清負責安排。確實無趣得緊。

“好在,如今你終於該到了正式定感時日了。”常學忠嘆道。

“單單定感,對於我等不算什麼,畢竟有玄心丹在,比起散人強上太多了。但定感期間,還需完成固定宗門任務,那便有些危險了。”他擡眼看向魏合。

見其面上毫無擔憂之色,心頭一讚。

玄妙宗和無始宗可不同,那邊只需要掏腰包,只要塞得夠多,什麼都好說。

但玄妙宗這裡,要想成爲真正定感真人,每一關都極其難熬。

並非隨隨便便就能一直呆在福地長壽修養。

身爲弟子,爲了維護宗門福地的巨大消耗,也爲了維護自身利益,內山必須要將周圍一切試探的觸角打回去。

同時還要鞏固海洲地界宗門利益。

須知福地的一切消耗基礎,其實來源於整個海洲諸多外圍勢力的供養。

若是沒了這些外圍勢力,沒了弟子真人們大量傳回的各類資源,和其餘勢力進行的諸多交換。

玄妙宗再高高在上,也經不住長久消耗。

“師兄所言,我省得。”魏合點頭。

“那就好,師弟定要小心。雖然我鎖山一脈,只負責各宗封印一事。但封印中有諸多秘境,可都是會有泄露災害。”常學忠沉聲道。

“我明白....”魏合頓了頓,隨即再度爲師兄斟酒。

“不過還好的是,本宗加固封印,只是前往火池秘境,斬殺外泄邪氣引發異化的諸多真獸。

這些真獸實力還不如山下真獸,不算什麼,只要小心施爲,不會有問題。就是要擔心別被合圍即可。”常學忠提點道。

他看了看魏合,又問:“不知師弟打算和什麼人結伴同行?按照宗門的規矩,結伴之人不許超過三人。”

魏合搖頭:“我不打算結伴。師兄也知,以我實力,結伴與否並無用處,還得額外照顧他人,更麻煩。”

148 動手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352 存神 下200 得功 下220 鷹犬 下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33 引動 上278 斬首 下274 局勢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78 比試 下320 傳藝 下319 傳藝 上353 變數 上342 奔殺 下(謝青寧子盟主)9 破開 上181 影響 上42 線索 下(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324 初次 下33 消息 上322 決斷 下284 退 下(謝醉失者盟主)227 試探 上352 存神 下194 災 下301 秘技 上209 戰局 上54 夜 下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149 變數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288 明月 下14 明德 下258 潛心 下5 變數 上351 存神 上335 再度 上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6 變數 下365 黑夜 上311 進度 上324 初次 下85 路途 上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341 奔殺 上(謝青寧子盟主)57 世道 上(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5 變數 上89 瞭解 上354 變數 下306 突破 下(謝青寧子盟主打賞)4 安定 下24 說道 下(感謝青寧子盟主打賞)54 夜 下340 秘法 下(謝青寧子盟主)345 真境 上101 遭遇 上(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318 考覈 下188 混戰 下346 真境 下82 血氣 下(感謝Cz丶盟主打賞)54 夜 下181 影響 上136 局勢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118 入勁 下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347 真實 上367 安然 上337 襲擊 上367 安然 上309 玄妙 上48 變局 下74 後續 下(感謝謎之月夜的盟主打賞)289 長鯨 上48 變局 下177 樹影 上(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274 局勢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21 積極 上355 潛伏 上(謝地中海的搬磚者盟主)149 變數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274 局勢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59 準備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72 保護 下10 破開 下216 變局 下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371 出行 上165 林中 上(感謝青寧子白銀盟)333下山上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348 真實 下287 明月 上219 鷹犬 上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185 誘餌 上9 破開 上165 林中 上(感謝青寧子白銀盟)77 比試 上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150 變數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338 襲擊 下
148 動手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352 存神 下200 得功 下220 鷹犬 下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33 引動 上278 斬首 下274 局勢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78 比試 下320 傳藝 下319 傳藝 上353 變數 上342 奔殺 下(謝青寧子盟主)9 破開 上181 影響 上42 線索 下(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324 初次 下33 消息 上322 決斷 下284 退 下(謝醉失者盟主)227 試探 上352 存神 下194 災 下301 秘技 上209 戰局 上54 夜 下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149 變數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288 明月 下14 明德 下258 潛心 下5 變數 上351 存神 上335 再度 上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6 變數 下365 黑夜 上311 進度 上324 初次 下85 路途 上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341 奔殺 上(謝青寧子盟主)57 世道 上(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5 變數 上89 瞭解 上354 變數 下306 突破 下(謝青寧子盟主打賞)4 安定 下24 說道 下(感謝青寧子盟主打賞)54 夜 下340 秘法 下(謝青寧子盟主)345 真境 上101 遭遇 上(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318 考覈 下188 混戰 下346 真境 下82 血氣 下(感謝Cz丶盟主打賞)54 夜 下181 影響 上136 局勢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118 入勁 下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347 真實 上367 安然 上337 襲擊 上367 安然 上309 玄妙 上48 變局 下74 後續 下(感謝謎之月夜的盟主打賞)289 長鯨 上48 變局 下177 樹影 上(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274 局勢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21 積極 上355 潛伏 上(謝地中海的搬磚者盟主)149 變數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274 局勢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59 準備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72 保護 下10 破開 下216 變局 下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371 出行 上165 林中 上(感謝青寧子白銀盟)333下山上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348 真實 下287 明月 上219 鷹犬 上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185 誘餌 上9 破開 上165 林中 上(感謝青寧子白銀盟)77 比試 上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150 變數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338 襲擊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