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追擊之戰 上

匆匆趕回王府。

王少君才下了車,便看到父親王葉和匆忙走了出來。

還有一起的爺爺王芝鶴。

兩人陪同着一名身穿官服的中年女子。

女子眉目間滿是厲色,眼神肅然,手裡拿着一把似乎是布帛的東西。

“王道主,州牧大人請您去一趟州府衙門!”

“什麼事值得宮大人親自跑一趟?”王少君心頭一凜,來人是州牧趙大人的親信高手之一,雖然只是女子,但一身實力不可小視。

“今日凌晨四時,宣景萬毒門主魏合,於黑屋山,連殺無始宗兩大內院院首!”

女子沉聲一字一頓道。

“其實力疑似已破銘感!”

“什麼!!!?”王少君腳步停下,眼眸睜大。

“突破銘感!?不可能!!”

他了解魏合,對方一路走來,根本沒有突破銘感的各個階段,更別說能連殺無始宗兩個內院院首了。

這其中必然有某種誤會!

“不可能?當場目擊者足有數百人,當着數百人的面,幾招打死兩位院首。這等實力,已經超脫了練髒範疇。

無始宗必然震怒,接下來到底有何動作,三主峰會下來多少人,這些都是兩位大人必須要關心之事。”中年女子迅速道。

“我明白...只是魏合絕對不可能是銘感,這點我很清楚...”王少君腦海裡一團亂麻。

他想不通,明明魏合之前還只是比自己稍強一點而已,現在怎麼就....

“若不是銘感,那就只有一個解釋。”中年女子沉聲道。

“亂血者....”

王芝鶴在一側沉聲道。

“亂血....”王少君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

*

*

*

白河之上,尤伏獨自站在木舟上,順着河水緩緩往下飄動。

前方右側岸邊,一位灰袍斗笠人,抱劍盤膝坐地,靜靜等着他靠近。

“道兄,一別經年,你氣息可是又變了。”尤伏面帶微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眼罩遮住的眼睛。

“靠得近了,總會忍不住。忍不住,便會變。你又何嘗不是如此?”斗笠人平靜回答。

兩人相隔河水數十米,聲音卻彷彿浪潮,無法被掩蓋。

“說吧,這次找我會面,所爲何事?”斗笠人問道。

尤伏縱身一躍,腳尖在河水錶面一點,借力輕飄飄掠過數十米,落在斗笠人身旁。

“如今無始宗被龍血拖延住,三主峰戰力已去過半,若是再有幾位道兄幫襯,未嘗不能試試成就大事。”

“光靠我們不夠。三主峰定感不少,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斗笠人搖頭。

“那等只敢躲藏山上的傢伙,也配和我等相提並論?”尤伏笑道。“否則我又何必這麼遠通過內部渠道聯繫你們。”加上州府軍的人,若是能說服其餘支脈,眼下泰州大有所爲。

“這倒也是如今各州自立,不正是我等行動的大好時機。”

斗笠人還要繼續說話,忽地他身後河岸邊,有人驟然閃現,蒙面單膝跪地,朝着這邊扔出一個黑色圓筒。

圓筒被尤伏接住。

“不用擔心,是我的人。”他捏碎圓筒,將裡面放着的信紙取出。

信上內容清晰的記錄了昨晚魏合動手的戰況。

“果然不出我所料。”尤伏迅速看完,搓掉書信,化爲粉末,任由其飄飛。

“看來,我們要不了多久,就會多一小友了。”他相當滿意魏合的表現。

一口氣打死兩個內院院首,這樣一來,無論無始宗如今什麼情況,都不得不做出反應。

否則整個宗門顏面掃地,受到的損失更大。而要想對付如今的魏合。

不是三主峰上之人,根本不可能。

而三主峰上,銘感不可能大量下來。這也給了他們機會。

▪ttКan▪C 〇

“看來你又在算計什麼人。”斗笠人淡淡道。

“只是讓其更早表態罷了。可不算算計。那小友實力出衆,潛力不錯,我相當看好。”尤伏笑道。

“是亂血者?”

“應該不是,不過,你可知何謂亂血者?”尤伏道。

“這個倒是沒體仔細聽過,尤兄可否直言?”斗笠人疑惑道。

“亂血者,天賦極強,武道主修的勁力,對他們而言只是補充,無關緊要。最關鍵是,亂血者一向以來是朝廷針對武者打壓的主力。

他們的出現毫無規律,不聲不響,只是習練簡單武鬥技藝,也能一朝聞名天下知。

所謂亂血,這個亂,指的便是他們出現沒有規律,沒有傳承。卻又是朝廷官府最有力的針對武道宗門的武器。”尤伏嘆道。

“那爲何不我們搶先一步,收亂血者習武?收入門牆?”斗笠人反問。

“自然也有,不過亂血者更重招數秘技,對勁力修爲不甚看重。他們的實力會隨着年紀增加,而逐漸達到頂峰。隱蔽性太強,難以收集。

民間諸多所謂的奇人異事,便多是這些亂血者傳出。”

尤伏搖頭道:“原本我還以爲我看中那小友,也是亂血者,但這次看來,應該不是。”

“你想怎麼做?”斗笠人略微思索,已經隱隱猜到了尤伏設計的是什麼人。

最近尤伏走得近的年輕高手,就那麼幾個,隨意猜猜便能找出。

“如今無始宗三主峰必然下山,到那時,等他支撐不住,我便出手相助,攔下救人。此爲雪中送炭。”尤伏笑道。

“你就不怕算錯?”

“不會,一切都在預料之中。雖然小友實力稍稍超出了我一點計算,但此乃陽謀。”

*

*

*

嶽清山,無始宗。

噹,噹,噹...

沉悶的古鐘被緩緩敲響。

無始宗已經許久沒有主動敲響山門古鐘了。

但這一次,屬於九真院和清湖院的兩座古鐘,同時被敲響。

鐘聲此起彼伏,一陣接着一陣在山中激盪。

諸多正在勞作的弟子,正在比試的門人,紛紛停下手裡動作,朝着內院方向望去。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諸多門徒弟子紛紛朝着總演武場趕去。

一隊隊人馬都是身穿灰白道袍,頭上綁着道髻,宛如一縷縷的水流,匯入中間巨大的演武廣場。

內院七院院首,一共七人,此時只來了五人。

領頭者是首座新園道人劉振源。

他面目肅然,眼神凌厲,手裡捏着一份剛剛從山下送上來的情報信紙。

其餘四人,包括青葉院首在內,都紛紛站在其身後。

在所有院首面前,廣場高臺上,有兩具屍體,蓋着白布,靜靜躺在木架上。

淡淡的血跡從白布下浸透而出,空氣裡漂浮着一絲輕微血腥氣。

“昨日,九真院首和清湖院首,一同下山,追蹤蘇兆一事,卻不幸慘遭謀害。

兩人在萬毒門內,被那門主魏合下毒擊斃!”劉振源沉聲厲然道。

“如今,我已將此事上報三主峰,不日,將有主峰之上人,下山抓捕萬毒門魏合!

現在有誰願意隨行下山,追繳萬毒門其餘門人的,即可出列!”劉振源一聲大喝。

廣場上內院數百人,一個個面面相覷。

其中大部分人都是難以置信,還沒反應回來怎麼回事。

其餘小部分則是迅速心中權衡利弊,不敢出聲。

那萬毒門能將兩位院首當場打死,絕對不是善茬兒,至於三主峰高人下山,到底下山什麼層次,又下來多少人,都是未知數。

情況不明前,沒人願意先表明立場。

一時間,內院中,只有顏九真和宋清湖的親傳弟子站出來,揚言要下山報仇。

但這些人加起來也纔不過十來人,聲勢微弱。

這無始宗管理上的弊端,此時漸漸凸顯出來。

每個人都只顧自己,感情淡漠,對其餘人不在乎,一切都只爲了自己上三主峰。

劉振源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但也早已習以爲常。

“也罷,明日你們便隨着三主峰上人,一同前往下山。到時會有人專門通知於你們。”

他交代完,轉身拂袖而去,不再理會其他。

屍體被九真院和清湖院的人圍上,由顏家和宋家之人擡着離開廣場。

和無始宗其餘道人的冷漠不同的是,這兩家人哭天喊地,傷心欲絕的反應,完全成了鮮明對比。

看着兩夥人慢慢遠去。

幾個內院院首也沉默不語。

青葉院首緩緩走上前,站在顏九真屍體剛剛躺過的位置。

她到現在都很難相信,內院居然會一下死了兩個院首。

無始宗並非不會死人,但那是總外院和三主峰上。

總外院死人,是因爲時常和山下接觸摩擦,意外死人也很正常。

三主峰死人,則是因爲那是無始宗核心,是參與整個大元博弈的中樞核心戰力,大勢力高層爭鬥下,死人也是尋常。

但內院死人,還是一次性死兩位院首,這份量完全不同。

因爲內院管轄的是泰州本部內部事務。

內院死了兩個院首,基本上意味着,無始宗對泰州本土的絕對統治,出現了麻煩。

這是代表無始宗在泰州統治根基的動搖。

而且...

青葉怎麼也想不到,殺死顏九真和宋清湖的,居然是魏合!

“萬毒門魏合,我記得以前曾是鄭師兄的弟子之一吧?”她身側的空鶴院首壓抑聲音道。

同爲院首,突然被打死在眼前,前幾天還是一同共事之人,如今卻天人永隔,這種複雜感覺,兔死狐悲之意,讓所有院首心頭都升騰起一絲憤怒和驚悸。

因爲,這意味着,那魏合既然能打死顏九真和宋清湖,也能一樣打死他們。

“是啊...”

青葉院首輕聲應了句。

“當初....”她沒有繼續說下去,腦海裡,卻回憶起那時候,她和顏九真在挑選入門弟子時,因爲根骨,而將魏合的牌子退了回去。

誰曾想到,如今物是人非,當初被他們退掉牌子,沒收錄入門下的小小弟子。

如今居然....

“又是一個例外啊...”另一院首低聲道,嘆息一聲,轉身離去。

298 層面 下281 追擊之戰 上363 前幕 上344 安定 下(謝不要放鴿子哦盟主)237 殺 上298 層面 下144 運氣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366 黑夜 下52 際遇 下249 身似浮雲 上(謝pingchuwu盟主)157 事端 上(謝泥嵐軒真盟主)9 破開 上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84 火焰 下338 襲擊 下123 後續 上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01 夜探 上284 退 下(謝醉失者盟主)199 得功 上7 關卡 上322 決斷 下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255 故里 上7 關卡 上262 圍攻 下235 堅持 上362 黑線鯨 下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137 道途 上(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7 關卡 上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99 事端 上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373 調查 上21 積極 上315 想法 上71 希望 上373 調查 上151 對謀 上(謝泥嵐軒真盟主)268 刺激 下300 小會 下222 緊迫 下281 追擊之戰 上275 設局 上(謝先殺級高的盟主)259 城中 上159 夜聚 上(謝煙波古臨川盟主)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04 端倪 下(感謝MY幽零盟主)292 到手 下324 初次 下18 趟鏢 下(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276 設局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193 災 上316 想法 下63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49 拉回 上181 影響 上266 明晰 下205 栽贓 上144 運氣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18 入勁 下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119 進展 上291 到手 上338 襲擊 下281 追擊之戰 上349 動亂 上374 調查 下278 斬首 下283 退 上(謝醉失者盟主)295 爭奪 上352 存神 下215 變局 上131 巨力 上148 動手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337 襲擊 上332 家人 下(謝霸氣暴龍哥盟主)305 突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打賞)60 準備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85 路途 上197 蠶絲 上302 秘技 下305 突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打賞)272 保護 下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9 心態 一345 真境 上271 保護 上5 變數 上295 爭奪 上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53 夜 上184 雲紋 下208 追殺 下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293 記錄 上326 狩獵 下(謝飛山流雪盟主)
298 層面 下281 追擊之戰 上363 前幕 上344 安定 下(謝不要放鴿子哦盟主)237 殺 上298 層面 下144 運氣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366 黑夜 下52 際遇 下249 身似浮雲 上(謝pingchuwu盟主)157 事端 上(謝泥嵐軒真盟主)9 破開 上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84 火焰 下338 襲擊 下123 後續 上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01 夜探 上284 退 下(謝醉失者盟主)199 得功 上7 關卡 上322 決斷 下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255 故里 上7 關卡 上262 圍攻 下235 堅持 上362 黑線鯨 下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137 道途 上(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7 關卡 上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99 事端 上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373 調查 上21 積極 上315 想法 上71 希望 上373 調查 上151 對謀 上(謝泥嵐軒真盟主)268 刺激 下300 小會 下222 緊迫 下281 追擊之戰 上275 設局 上(謝先殺級高的盟主)259 城中 上159 夜聚 上(謝煙波古臨川盟主)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04 端倪 下(感謝MY幽零盟主)292 到手 下324 初次 下18 趟鏢 下(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276 設局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193 災 上316 想法 下63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49 拉回 上181 影響 上266 明晰 下205 栽贓 上144 運氣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18 入勁 下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119 進展 上291 到手 上338 襲擊 下281 追擊之戰 上349 動亂 上374 調查 下278 斬首 下283 退 上(謝醉失者盟主)295 爭奪 上352 存神 下215 變局 上131 巨力 上148 動手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337 襲擊 上332 家人 下(謝霸氣暴龍哥盟主)305 突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打賞)60 準備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85 路途 上197 蠶絲 上302 秘技 下305 突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打賞)272 保護 下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9 心態 一345 真境 上271 保護 上5 變數 上295 爭奪 上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53 夜 上184 雲紋 下208 追殺 下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293 記錄 上326 狩獵 下(謝飛山流雪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