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城中 下

飛業城新區中。

大批官軍正在一家家的將所有身材魁梧的女子,全部趕出來。

一般身材魁梧的女子,形態有異於常人,所以很容易給人造成深刻印象。

基本上官軍一抓一個準。

魏春同樣被帶了出來,和其餘十來個強壯女子站成一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她心中忐忑不安,但卻毫無辦法。

這種時候,有個女子被家裡人藏了起來,結果官軍一擁而入,將其強行拖了出來,還把家人也打了一頓,受傷不輕。

大家都是尋常窮苦人,受了傷,若是一天養不好,便會少一天的工錢飯錢。

如此家裡的重擔便會壓在其他人身上,其他人越發艱難,更可能因爲疲憊而患病倒下,如此惡性循環,一個家,很可能就會徹底垮掉。

“這邊東十區,一共八個。”

“我這裡南二區,一共五個。”

“走了,帶人先回內城覆命。”

一個個官兵有些匆忙的相互覈對人數。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這些女的全部都要拉去內城的城守府,讓那乞兒一一認人,然後找出誰纔是那個經常去和莊爺接觸的魁梧女子。

官兵們絮絮叨叨的討論着最近發生的各種情況,壓根不知道頭頂上的鴻雁塔總部,已經出現了些許不爲人知的變數。

街道邊,一輛押送犯人的牢房囚車停着,被找出來的魁梧女子,一個個的被塞進囚車裡,準備集中押送到鴻雁塔那邊。

嗤。

忽然間。

一點紅光從遠處城中直衝天空,在天空怦然炸開,是一團漂亮的赤紅煙花。

隨着煙花緩緩散去,街邊一道道人影,從各個巷子裡急速衝出,朝着鴻雁塔方向跑去。

這些人影彷彿憑空冒出來一般,突兀的一下衝出,渾身穿着黑衣,背上揹着一把把彎月一樣的銀色短刀,頭上還綁了紅色絲帶。

“往生極樂,聞香渡海!”

“往生極樂,聞香渡海!”

一道道人影紛紛大聲唱誦着,眼神狂熱的握住背上彎刀,衝向鴻雁塔。

“是香取教的妖人!!”

“快上報供奉堂!!”

街上原本還耀武揚威的官軍們,頓時一個個紛紛到處逃竄,尋找可以躲藏的角落。

但這些黑衣紅頭巾人壓根不理會他們,只有在他們阻擋了前路時,纔會拔刀幾下砍開官兵。

他們的目標顯然不是絞殺這些普通官差。

還沒上囚車的魏春目瞪口呆,看着周圍亂成一片的局面,一時間腦子裡不知道怎麼反應。

“快走!”

身邊有人一把抓住她胳膊,拉着他奪路狂奔。

“香取教的重要人物應該是被那些官差誤打誤撞,識破身份了。趁他們亂起來,我們趕緊跑!”帶着她的那人急聲道。

“你是誰!?”魏春這才反應過來,看着拉她的那人。

這人面上滿是黑鬍鬚,偏偏胸前鼓脹,分不清男女。

“我叫莊鳳,我爺爺給你的崇星杯,還在身上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魏春哪裡會這麼輕易就將秘密說出來,直接裝傻。

“這樣也好。”那人笑了笑,也不見怪,繼續拉着魏春不斷狂奔。

“不管如何,我們先躲起來,保證自己安全後,再考慮其他事。”他肅然道。

“嗯!”魏春自然明白,當即點頭。

此時飛業城內,一個個町區都紛紛開始亂了起來。

香取教的人似乎得了某種信息,某種統一的訊號,從各處角落涌出大量人手,開始集中衝向鴻雁塔。

城內供奉堂的高手,也因此紛紛出動。

一個個原本拳院的武師們,如今大多都成了供奉。

武師集羣出手,幾下便和香取教的人打成一團。

魏合站在鴻雁塔高層,身後是洪道元和白意道長兩人。

三人居高臨下,俯瞰全城。

“香取教的人怎麼亂起來了?”魏合詫異道。“你們在我來之前,在討論什麼?”

白意道長猶豫了下,沒有第一時間出聲。

但洪道元卻不在乎什麼崇星杯,對他來說,崇星杯能到手,自然最好,不能到手也無所謂。

他身爲洪家家主,飛業城城守,不是很在乎那崇星杯內隱藏的地下財富。

“是崇星杯。一個隱藏有巨大寶藏秘密的杯子。”洪道元沉聲道,“這點只是小事,前輩可知,我洪家背後同樣有人。”

“這點我還真不知。”魏合回頭,凝神看着他。“說來看看。”

洪道元面不改色。“飛業城好歹也是一城,光靠我洪家,自然不可能坐穩位置,對抗香取教侵蝕。這其中還有我師尊的支持才行。”

“你師尊又是哪位?”魏合心裡微微警惕起來,能夠成爲洪道元這個鍛骨天才的師尊,實力肯定不同凡響。

“前輩之武功精湛,家師也相當佩服,之後不久,應該便會前來拜訪。”洪道元認真道。

魏合皺眉,看了下洪道元,這話若是換個人嘴裡說出,他肯定以爲是在嘲諷威脅。

但從洪道元口中出來,便讓人感覺沒有一絲不滿和惡意。

“先不說這個,現在外面是怎麼回事?”魏合轉身再度看向塔下,供奉堂的高手正和香取教的人打成一團,雙方廝殺得難解難分。

“我也不知道,不過香取教在城內謀劃了許久,這趟突然爆發,應該是有什麼緣由引爆。”洪道元平靜回答。好似外面廝殺的不是他的人一樣。

“若是你不出面,外面那些武師能擊退香取教麼?”魏合又問。

“不能。供奉堂裡最強的也就是以前青都派的一位大武師,其餘人都在清繳中死傷殆盡。

而香取教,一直都有一位鍛骨武師坐鎮附近,專門負責我飛業這一片。”洪道元回答。

“算了,你們去吧。穩住局面後,幫我找幾個人。”魏合從懷裡將真綺,魏瑩,還有父母大姐魏春的畫像一一拿出來,往後一扔。

頓時,幾張畫稿平整的飛到洪道元和白意道長面前地上。

“找到人後,保護他們,帶來見我。”

白意道長也是城中白玉冠的首領,同時也是最強之人,

此時兩人交換了下眼神,都再度壓下抵抗之意。不敢多言。

兩人被魏合一直看着,根本不敢對外報信。

如今香取教的高手來得正好,他們越鬧得兇,洪道元師尊那邊就越是容易察覺,從而前來查看。

到時候,以洪道元師尊的修爲,對付這個黑衣神秘人,把握就大得多了。

魏合卻沒想太多東西,對他而言,鎖毒一下,人便是他的了。

就算再耍什麼花樣,只要鎖毒解不開,一切都會回到原本的正軌上。

香取教的高手此時已經突破了鴻雁塔的外層防護了。

鴻雁塔一共分爲三層防守,一層普通官軍,二層洪家堡精銳私兵,三層便是供奉堂紅衣供奉。

此時眼看着香取教高手正不斷滲入防守線。

“白鬥。你去幫着壓一壓局面。”魏合忽地吩咐道。

“明白。”塔層大廳外,門前傳來一個年輕男子聲音。

“好了,你們都下去吧。”魏合道。

“....是。”洪道元和白意道長心頭凜然,猜測門外那人什麼實力。

被人用毒藥控制,他們自然心頭也不甘,但在檢測出鎖毒能徹底解除前,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很快兩人離去,塔層內便成了一片空蕩。

魏合望着下方的一片混亂,微微嘆了口氣。

武功高到一定程度,從上往下壓,一切都變得輕而易舉,水到渠成。

但也少了很多樂趣和奮鬥感。

“沒想到,堂堂萬毒門主魏合,居然會千里迢迢從泰州,來到飛業這麼一個邊緣小城。當真難得。”

空蕩蕩的大廳中,一道穿着如尋常教書先生一般的山羊鬍須老者,突兀的出現在魏合身後。

老者雙眼暗紅,不是充血,而是天生似乎就是暗紅。

他凝神陰沉的盯着魏合,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飾的忌憚。

萬毒門的名聲在整個泰州都相當有名。他雖然一直混在雲州,但對其他各州一直有埋下探子,彙報情況。

“你便是洪道元的師傅?”魏合轉身,看着對方。

不只是對方,山羊鬍子老者邊上,還一起出現了兩人。

分別是兩個同樣乾癟的枯瘦老頭。

“魏門主,洪家是我神教推出的棋子之一,你貿然伸手,恐怕不妥吧?如今朝廷昏庸,四處修建巢穴,搜刮武師製作傀儡軍。我等武林中人該通力合作纔是。”山羊鬍子老者沉聲道。

“你們知道歸雁塔麼?知道金玉堂麼?”魏合反問。他殺的魔教中人還真不少。

“魏合,你以爲打贏了歸雁塔金玉堂那些廢物,自己就能不用擔心神教報復?”另一人長聲道。

“這裡可沒有第二頭三頭狸!”第三人冷聲道。

“看來,你們都調查得很清楚嘛?”魏合笑道。

“我等三人合力,可結越陰天全陣,合三人之力爲一體,三人如一人,一人如三人!魏合,勸你最好立刻解了洪家衆人的毒,自己離開。

趁現在還未撕破臉,給雙方一個臉面,否則...就別怪我等手下無情!”

“越陰天全陣?我聽聞,魔教之中,有長老三兄弟,三人如一人,一人如三人,實力強悍,就算是在教內,也有不低輩分。”

魏合伸出右掌,活動指骨。

“聽說,你們和同爲長老的阮慶紅是好友?”

“你倒是消息靈通。不過那都是過去之事了。”山羊鬍旭老者面色不變,回道。

“有趣。”魏合輕輕拍手,“讓我來猜猜,門外的那些人,應該也是你們提前埋伏下來的吧?一共三十二個呼吸聲。還有外面衝進來的香取教高手,打了這麼久,居然還沒死幾個人,當真有趣。”

他這趟來,也是大開眼界了,洪家居然不光和亂神教有染,還和不知名的勢力,以及香取教,都有聯繫。

之前所謂的驅趕香取教之類的消息,恐怕根本就是掩人耳目。

這麼多高手一起衝上來,爲的就是拿下他一人。

“看來,你們的消息來得不是很靈通啊...”魏合輕輕從衣兜裡取出手套戴上。

連他在泰州屠殺數千人的傳說都不知道。他就知道洪家不會這麼輕易被他控制,不最後掙扎一把,絕對不會老實。

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48 變局 下113 相報 上132 巨力 下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55 半路 上8 關卡 下256 故里 下51 際遇 上247 歸路 上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126 靈感 下(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266 明晰 下35 待遇 上(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02 夜探 下148 動手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154 世事 下(謝東八歲盟主)8 關卡 下49 拉回 上256 故里 下215 變局 上90 瞭解 下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229 變機 上97 想法(感謝孤山樹下盟主)18 趟鏢 下(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119 進展 上4 安定 下258 潛心 下249 身似浮雲 上(謝pingchuwu盟主)71 希望 上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115 消融 上130 消息 下(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87 交集 上13 明德 上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71 希望 上68 慘敗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56 半路 下13 明德 上223 試探 上(謝青寧子盟主)81 血氣 上(感謝Cz丶盟主打賞)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49 拉回 上93 選擇 上52 際遇 下75 聚集 上150 變數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14 明德 下195 山洞 上135 局勢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05 賺錢 上(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16 實戰 下251 彙集 上(謝pingchuwu盟主)224 試探 下(謝青寧子盟主)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159 夜聚 上(謝煙波古臨川盟主)170 揚名 下(謝清風幻境盟主)32 變故 下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89 瞭解 上176 人名 下(謝adrian_fufu盟主)94 選擇 下182 影響 下244 邀請 下115 消融 上155 安穩 上244 邀請 下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49 拉回 上132 巨力 下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195 山洞 上190 安寧 下47 變局 上85 路途 上198 蠶絲 下50 拉回 下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95 定心 上109 調查 上175 人名 上(謝adrian_fufu盟主)195 山洞 上48 變局 下224 試探 下(謝青寧子盟主)23 說道 上(感謝青寧子盟主打賞)155 安穩 上89 瞭解 上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234 引動 下69 離 上31 變故 上24 說道 下(感謝青寧子盟主打賞)213 定下 上119 進展 上135 局勢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38 切磋 下(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
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48 變局 下113 相報 上132 巨力 下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55 半路 上8 關卡 下256 故里 下51 際遇 上247 歸路 上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126 靈感 下(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266 明晰 下35 待遇 上(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02 夜探 下148 動手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154 世事 下(謝東八歲盟主)8 關卡 下49 拉回 上256 故里 下215 變局 上90 瞭解 下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229 變機 上97 想法(感謝孤山樹下盟主)18 趟鏢 下(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119 進展 上4 安定 下258 潛心 下249 身似浮雲 上(謝pingchuwu盟主)71 希望 上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115 消融 上130 消息 下(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87 交集 上13 明德 上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71 希望 上68 慘敗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56 半路 下13 明德 上223 試探 上(謝青寧子盟主)81 血氣 上(感謝Cz丶盟主打賞)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49 拉回 上93 選擇 上52 際遇 下75 聚集 上150 變數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14 明德 下195 山洞 上135 局勢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05 賺錢 上(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16 實戰 下251 彙集 上(謝pingchuwu盟主)224 試探 下(謝青寧子盟主)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159 夜聚 上(謝煙波古臨川盟主)170 揚名 下(謝清風幻境盟主)32 變故 下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89 瞭解 上176 人名 下(謝adrian_fufu盟主)94 選擇 下182 影響 下244 邀請 下115 消融 上155 安穩 上244 邀請 下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49 拉回 上132 巨力 下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195 山洞 上190 安寧 下47 變局 上85 路途 上198 蠶絲 下50 拉回 下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95 定心 上109 調查 上175 人名 上(謝adrian_fufu盟主)195 山洞 上48 變局 下224 試探 下(謝青寧子盟主)23 說道 上(感謝青寧子盟主打賞)155 安穩 上89 瞭解 上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234 引動 下69 離 上31 變故 上24 說道 下(感謝青寧子盟主打賞)213 定下 上119 進展 上135 局勢 上(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38 切磋 下(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