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聚會 上

“不管如何,魏門主,今日,我等終究要與你做過一場。”

遊戎身上不比其他遊家之人,比起之前的豪紳氣質,現在的他,更多了一層凜然學子氣質。

唰!

紅纓槍被其斜指下方,槍尖周圍縈繞出一絲絲旋轉勁力。

“魏合,你可知,如今你的所作所爲,會引出什麼後果?”王葉和有些感慨的看着魏合。似乎有些不忍他落到如今這個地步。

“後果?朱辰當初設計於我時,就沒想過後果,現在輸了,就要我來想後果?”

魏合眯起眼:“憑什麼?”

“.....”王葉和無言以對。朱辰所作所爲,其實他也看到了。只是....他也沒想到他翻臉如此之狠,如此決絕。

若是換成他,必然是以解散萬毒門爲條件,收攏魏合等數名高層,如此手段,才能安定人心。

只可惜....他搞不懂朱辰到底要的是什麼,也搞不懂爲何,他們要抓那麼多武師去府城。

“伯父,若是話說完,可以讓開了。”魏合平靜道。“看在少君份上,我不殺你。”

王葉和微微嘆氣,也不讓開,而是右手下垂,掌緣浮現勁力環繞。看來也決定動手了。

“今日便來領教萬毒門高招。”遊戎再度出聲。

他雙目一厲,手中長槍微微顫動起來。

一旁的周榮一直在試圖隱化自己,不讓魏合發現自己。

可惜,如今還是談崩了,他面露無奈,上前一步,手中周家越星功緩緩運轉,一絲絲勁力在雙掌上宛如繁花,緩緩重疊開放。

三人三個方位,周圍數名其他高手,圍繞分散,防備其他。

三股練髒層次的勁力,不斷在周圍盤旋,宛如火焰般燃燒,帶起陣陣氣流。

“殺!!!”

一剎那,三道人影同時衝向魏合。

長槍,雙掌,指法,三種攻勢宛若幻影,同時包裹過來。

勁力聯通碾壓而下,帶起氣流,彷彿在魏合面前形成一面完全用勁力和氣流組成的高牆。

龐大勁力推動碾壓而來。

魏合雙目越發明亮,一身勁力瘋狂涌動,覆雨骨勁,弧光勁,鐵嶺衣,金悅五行功,鯨洪決巨力,同時疊加爆發而出。

一道道勁力從他身上流通匯入雙臂,一塊塊肌肉聯通力量,傳遞到他雙掌之上。

“斷心絕情!!”

他一聲咆哮,正面迎上。一招斷心印中絕殺悍然使出。

四人瞬間交接。

轟!!

無形的風以四人爲中心爆發開來。

一道道透明勁力宛如水浪,迸射四散,將周圍靠近的其餘高手推開數米。

魏合雙掌精準刺入三人聯手之中的薄弱之處,合身硬生生從勁力高牆中穿刺過去。

他身法全開,閃電般衝向遊戎,就要一掌印上去。

噗!

遊戎在距離他掌力還有半米時,猛地仰頭噴血,倒飛出去。

魏合手上一僵,他手還沒打到,這傢伙怎麼就吐血了?

不等他回神,一旁的王葉和和周榮也一個嘴角溢血,一個口噴鮮血,橫飛出去,墜落屋頂。

剎那間,屋頂一片安靜。

魏合站在原地,看了看自己雙手,又看向周圍還呆站着的三大家其餘人。

剩下的幾人你看我我看你,也都紛紛衝上來,只是半路便發出慘叫,自己摔落下屋頂。

“.......”

無言以對之下,魏合也能理解三家的苦衷。

若是他們不反抗,到時候上面來人下來,他們定會被秋後算賬。

而若是他們反抗,對上連朱辰都能擊敗的自己,心裡也着實沒底。

於是稍加思索下,便定了這個一個策略。

交手是交過了,自己也受傷了,就是追不上,打不過,上面也能給個交代。

畢竟這三人都是三家中堅實力,衆目睽睽之下,做一場戲,然後再在下面僞裝一二,便算是交代。

心中明白後,魏合搖頭,縱身朝總兵府躍去。

既然明白了三大家的態度,此時總兵府會是什麼情況,也相當明白了。

魏合一路衝到總兵府,這裡兵丁早已被撤離了過半,江嚴等人壓根不在,顯然是聞訊提前逃遁了。

魏合也不在意,殺掉還沒來得及跑的幾個江嚴手下親兵,留下一個活口,詢問江嚴下落後,便離城追去。

以他的身法,如今就算是異種奔馬也遠遠不及。何況江嚴這等才鍛骨層次的武師。

而且還不是主修腿功之武師。

還沒等這一行人跑出城門,便被魏合截住,當場逼問出名單地點,然後全數打死。

當街打死十多人,對於整個宣景城也算大事了。

但有三大家聯手安撫,魏合也沒擴大戰場,搜了身後,轉身離去。

接下來十多天裡。

萬毒門傷勢較輕的幾人,配合魏合一起,四處絞殺尋日柳夜的各處駐點。

以魏合的速度身法,只要得到準確消息,疾衝過去,幾十里路也就十幾分鍾。

宣景地面上的諸多駐點,紛紛被拔刺一般,一根根連根拔起。

尋日柳夜密探們四散逃離,隱入地下,放棄所有據點。

短短數日,萬毒門絞殺的密探人數,便已經超過了上百人。

這已經是整個宣景密探總數的大半了。

另外參與圍剿萬青門的赤景軍高手,也被魏合一一清算。

一家家武將家族被滅門,上上下下雞犬不留,下手之毒辣,駭人聽聞。

魏合從不自詡爲自己是好人,他只是想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可生活,總會冒出人來,試圖利用他,逼迫他。

一路屠殺中,他不光殺了尋日柳夜的密探,還順帶殺了一部分三大家中的‘精銳’高手。

其實雙方都心知肚明,之前朱辰調人圍攻萬毒門時,三大家都放了水。

遊家關鍵時候躲了起來,周家周行銅直接放人,王家王少君還反而幫忙。

所以投桃報李,他也出手幫忙解決了這些所謂的精銳。

或者說,是表面精銳,實則異己的三家叛逆。

畢竟日後上面來人,下來問起,光那點死傷,可不夠堵人口舌。

連朱辰都出事了,尋日柳夜死了這麼多人,你們三大家還完好無損?就主將受了點傷就完事了?

難不成就是你們三家,聯手埋伏針對朱辰的?

所以,爲了規避責任,三家不約而同的做出一樣舉動。

只是這一波亂殺,也讓三家高手,看到了魏合的真正恐怖之處。

他的身法速度太快了。

比起之前還要快!

再加上在那夜,當着朱辰的面,一躍之下,連傷三名練髒高手的戰績。

短短數日後,魏合的評價,便直線提升,拔高到了整個宣景第一的程度。

隨着最後的一波尋日柳夜密探被殺跑,整個宣景爲之一空。

魏合沒有胡亂屠殺無辜者泄憤的意思,不傷及無辜,這等善舉,反倒是讓其在民間的名聲變得好壞參半起來。

“話說那大半月前,宣景總兵府處,三大高手聯手鏖戰萬毒門主魏合!”

“那一戰打得是飛沙走石,天昏地暗,連總兵府的樓頂都破了數十個大洞!”

“那萬毒門主魏合,一身毒功,強悍莫名,一招打出,便有能毒死上百人的恐怖毒煙,伴隨飛濺。

只見他一掌擊出,不光三大高手接連受創,就連周圍圍攻之人,也還沒靠近,便紛紛栽倒落下,身中毒傷,簡直恐怖至極!”

泰州府府城的天水客棧一樓。

大廳裡,衆多住客才起牀,在一樓坐下吃早餐。

正逢一說書人站在看臺上,口沫橫飛,講着前段時間發生的宣景慘案。

平日裡大傢伙也沒什麼娛樂活動,很多人不喜打牌,下棋,喝酒,便唯獨對八卦和故事感興趣。

當下聽到這說書人說起就發生在身邊的這樁奇案,也都興致盎然,邊吃邊聽起來。

只是那說書人說到緊要關頭時,卻有一人在一旁打斷。

“可我怎麼聽說,那場大戰是在朱府,不是總兵府?”一背刀漢子大聲不解道。

“不錯!”那說書人一聲大喝,“這總兵府有一戰,朱府同樣也有一戰。不光如此,還有黑屋山脈之中,那萬毒門遭受朱大人圍剿,這終極一戰。到底誰勝誰負,如今幾成懸案。但...”

說書人一打手中扇子,“如今宣景城,朱辰朱大人神秘失蹤,萬毒門主魏合入城報復,連殺數百人,這是能夠確定的事實。也正是那總兵府一戰,才真正奠定了萬毒門主宣景第一高手的稱號!”

“宣景第一高手!好大的名頭!”

距離較遠的一處酒桌邊。

“很厲害了,那可是有曾經五大勢力之一天印門盤踞的大城。”

幾個身穿灰白長袍,長髮編成道人髮髻的男女,正坐在酒桌邊吃着早餐。

早餐是標準的白菜雞蛋粥,加點涼拌野菜,一小碟肉乾。便是全部內容。

四個人卻也不覺得清淡,細嚼慢嚥,一邊吃着,一邊討論着剛剛的話題。

只是其中一名女弟子,聽到魏合這名字,神色微微有異。

“這萬毒門到底是何路數?還有這個魏合....到底是哪個和?是和氣的和還是....?”她沉聲問。

“是聯合之合,據說這個萬毒門,曾經還是天印門的一支,後來天印門被滅,各分支分散脫離,萬青門獨樹一幟,扛起大旗。”一名同伴低聲道。

“此人當真是天縱奇才,據說短短數年時間,便從入門者,直奔武師,然後踏入鍛骨,練髒。如今實力更是冠絕宣景。”一名同門羨慕道。

女子聽着,心中的疑惑也慢慢淡去。

雖然聽起來很像是之前自己一起來泰州的那人,但現在看來,應該不是,只是同名。那人可是根骨爲下,根本不可能這麼短時間達到練髒那般高度。

練髒...那可是很多師長才能達到的程度....

“不說這些了,這次下山,諸位師長至少也有三位分路而行,也不知道所爲何事。”

“據說這次有不少高手都衝着義雙縣那邊去了。就連師長們也有人去了那邊。”

幾人小聲討論着。

女子卻有些淡然。

“這些距離我們太遠了,辦完事就趕緊回山修行吧,內院之事,有諸位內院師長和主峰前輩做主,我等不必多慮。”

“姜師姐就一點也不好奇?”一人笑着問。

“好奇又如何?這等盛況,我們敢過去湊熱鬧?”女子搖頭。

“真想去義雙縣看看啊...”一名女子有些嚮往道。

“義雙縣....”姜姓女子感受了下自己身上才三血的狀態,低下頭。掃清心中想法。

還是老老實實回山苦練纔是,如今世道,似乎越來越亂了。

249 身似浮雲 上(謝pingchuwu盟主)243 邀請 上35 待遇 上(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29 變機 上60 準備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197 蠶絲 上56 半路 下38 切磋 下(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220 鷹犬 下246 抓捕 下85 路途 上140 痕跡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244 邀請 下199 得功 上79 出城 上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258 潛心 下134 心思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92 不休 下222 緊迫 下202 夜探 下204 合謀 下69 離 上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98 賺錢(感謝孤山樹下盟主)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277 斬首 上83 火焰 上245 抓捕 上107 合作 上15 實戰 上267 刺激 上159 夜聚 上(謝煙波古臨川盟主)187 混戰 上245 抓捕 上180 目標 下(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233 引動 上150 變數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85 路途 上189 安寧 上279 時機 上(謝青寧子大佬盟主)112 挑選 下81 血氣 上(感謝Cz丶盟主打賞)57 世道 上(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220 鷹犬 下44 上山 下(感謝十一白水的盟主打賞)33 消息 上226 暗心 下21 積極 上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208 追殺 下80 出城 下85 路途 上238 殺 下130 消息 下(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202 夜探 下234 引動 下141 收穫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91 不休 上223 試探 上(謝青寧子盟主)38 切磋 下(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132 巨力 下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98 賺錢(感謝孤山樹下盟主)286 退隱 下1 亂世9 破開 上271 保護 上216 變局 下53 夜 上19 想法 上(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17 趟鏢 上(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241 秘聞 上(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53 夜 上262 圍攻 下154 世事 下(謝東八歲盟主)204 合謀 下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187 混戰 上178 樹影 下(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246 抓捕 下233 引動 上245 抓捕 上136 局勢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206 栽贓 下184 雲紋 下248 歸路 下112 挑選 下11 出城 上160 夜聚 下(謝煙波古臨川盟主)22 積極 下255 故里 上134 心思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57 事端 上(謝泥嵐軒真盟主)160 夜聚 下(謝煙波古臨川盟主)
249 身似浮雲 上(謝pingchuwu盟主)243 邀請 上35 待遇 上(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29 變機 上60 準備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197 蠶絲 上56 半路 下38 切磋 下(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220 鷹犬 下246 抓捕 下85 路途 上140 痕跡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64 圓 下(謝中庸兩用盟主)244 邀請 下199 得功 上79 出城 上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258 潛心 下134 心思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92 不休 下222 緊迫 下202 夜探 下204 合謀 下69 離 上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98 賺錢(感謝孤山樹下盟主)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277 斬首 上83 火焰 上245 抓捕 上107 合作 上15 實戰 上267 刺激 上159 夜聚 上(謝煙波古臨川盟主)187 混戰 上245 抓捕 上180 目標 下(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233 引動 上150 變數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85 路途 上189 安寧 上279 時機 上(謝青寧子大佬盟主)112 挑選 下81 血氣 上(感謝Cz丶盟主打賞)57 世道 上(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220 鷹犬 下44 上山 下(感謝十一白水的盟主打賞)33 消息 上226 暗心 下21 積極 上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208 追殺 下80 出城 下85 路途 上238 殺 下130 消息 下(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202 夜探 下234 引動 下141 收穫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91 不休 上223 試探 上(謝青寧子盟主)38 切磋 下(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132 巨力 下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98 賺錢(感謝孤山樹下盟主)286 退隱 下1 亂世9 破開 上271 保護 上216 變局 下53 夜 上19 想法 上(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17 趟鏢 上(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241 秘聞 上(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53 夜 上262 圍攻 下154 世事 下(謝東八歲盟主)204 合謀 下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187 混戰 上178 樹影 下(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246 抓捕 下233 引動 上245 抓捕 上136 局勢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206 栽贓 下184 雲紋 下248 歸路 下112 挑選 下11 出城 上160 夜聚 下(謝煙波古臨川盟主)22 積極 下255 故里 上134 心思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157 事端 上(謝泥嵐軒真盟主)160 夜聚 下(謝煙波古臨川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