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戰局 下

瀑布下,水潭中。

魏合身上掛着石頭,盤坐在潭水深處,一點點氣泡從他鼻孔緩緩上浮。

他正在嘗試,整合所有修行功法。

這是他很早就想嘗試的了。以一個整體的框架,將所有互補的功法囊括進去。

將他所有功法都看做是一門武功,一起修行,連續修行。

這樣的改變,對於其他武者而言,毫無意義。

但對於身懷破境珠的魏合來說,則是一種簡化。

這樣一來,他便能將武功分爲主修,和強化,輔助,三塊。

畢竟他光主修的就有八門,輔修的有白玉功,正法決,鯨洪決等等。

這麼多武學,每天就算全部修行,也實在太耗時間。

所以他纔有全部整合一遍的想法。

將所有武功中,重複疊加的修行部分,剔除,然後全部合在一起,節約精力時間。

反正有秋鹿決在,他完全可以不斷嘗試功法的練法,修改錯漏。

就算壞了,也就是耳垂而已,很快就能恢復好。

潭水中,魏合身上勁力流動,氣血循環,紛紛在耳垂處匯聚。

一種種整體修行的方法,不斷想出,又因模擬時出現問題,被不斷否決。

這種狀態,魏合已經持續了十多天。

好在他已經漸漸找出了一些訣竅。

他採用的,是以覆雨勁爲核心主幹,其餘武學全部爲強化部分。

他收集到的其餘天印支脈武功,全部練出勁力後,能將覆雨勁強化到一個遠超以前的程度。

在這樣的理念下。

魏合此時的測試,漸漸有了輪廓。

所有他修行的勁力武學,全部匯聚到一起。

所有提升體質氣血的,鯨洪決、正法決、白玉功,合併一起成一個類別。

雖然只是簡單的加法,去掉重合部分,但對魏合的意義完全不同。

“所有勁力武學,是以覆雨勁爲主的天印八功,以及其餘功法,這種融合堆砌,有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之意。

乾脆這個強化框架就叫雲海法典好了。新練出的勁力,疊加在一起,全部是對覆雨勁的強化。

強化後的覆雨勁,再單純叫覆雨勁,已經不合適了。那就換個名字,叫覆海勁好了。”

魏合簡單命名。

然後是鯨洪決爲主,正法決,白玉功爲輔合併的練氣血和闢毒功法。

“這部分輔助功法,白玉功作用可以被正法決覆蓋大半,直接忽略不計,那就叫鯨洪正法決算了。”

這算是對他所有武學的一次梳理。

覆雨勁,雲海法典,鯨洪正法決。

這三大塊,分別是主幹,強化,輔助。

以後的功法也能全部丟進去,分門別類,如此也就清晰瞭然,不會一團亂麻。

確定了三大體系後,其餘什麼秋鹿決,五靈衍息術,都是類似秘技一類的法門,也都算輔助。

此時魏合盤坐在潭水深處,心中確定了劃分後。再以秋鹿決模擬後,漸漸沒有了大問題。

然後,他便以身體,繼續開始聚雲骨體修行。

*

*

*

晴空萬里。

東瓦湖地。

赤甲白甲的兩方大軍,宛如潮水,朝着對方衝去。

“啊啊啊!!”一個兩米高的赤甲軍士,一錘狠狠砸飛兩名白甲兵,咆哮着再度高舉戰錘。

嘭!!

一道短矛閃電般穿過他胸膛,將其胸口炸開一個血洞。

巨大力量帶起他往後飛出數米,撞到數人才落下。

一個騎着犀牛一樣異獸的重甲騎兵,從他身側衝過,揮動巨大狼牙棒,怒吼着衝向對面香取亂軍。

緊跟其後的,是一片騎着犀牛異獸的黑紅重甲騎兵。

他們宛如黑紅洪流,中間一杆杆旌旗迎風飄揚。

沉重的犀牛四蹄踩踏在地,發出震耳欲聾的類似戰鼓般噪聲。

哞!!

一聲聲犀牛吼連成一片。

白色亂軍紛紛被衝撞潰散,戰車也好,戰馬也好,紛紛被犀牛衝開陣型。

大片白色香取教亂軍被衝開後。

後面高地處,一隊隊身高兩米以上,身穿重甲,手持巨盾的白甲長矛兵,整齊的列成一排排。

嘭!嘭嘭嘭!!

大片的巨盾斜插入地面,重甲長矛兵們紛紛全力抵住巨盾,縮在後方。

“殺!!!”

一黑一白兩片洪流再度對撞。

碎片血肉紛飛,兵器撞擊,鮮血相融,分不清你我。

轟!!

遠處大量巨吼炸開。

一片片炮彈從天而降,狠狠砸入赤景軍重甲犀牛的陣營。濺起無數血肉。

犀牛倒地,軍士被撕碎炸成數節,慘不忍睹。

軍陣中心,尉遲鍾滿臉是血,手持雙槍,從戰車上站起身。

嗚~~~

一道炮彈以迅雷般速度,飛射向這邊。

尉遲鐘身旁席捲一圈圈勁力,帶動氣流涌動,右手長槍轟然往上一掃。

手臂粗的金屬長槍嗡嗡震動中,閃電般砸中炮彈。

嘭!!

炮彈硬生生停頓一瞬,被砸向遠處半空,遠遠落入亂軍巨盾長矛兵陣營,砸死數名兵士。

嗚!!!

一聲聲戰爭號角響起。

尉遲鍾舉起雙槍,指向亂軍方向。

“李童何在!!?”他一聲怒吼,聲音一時居然蓋過周邊大軍獸吼。

聲波夾雜勁力,宛如無形炮彈,穿過無數軍士,穿過大量犀牛頭顱縫隙,震得旌旗顫動,直達白甲軍中一盤坐車輦的武將身前。

唰。

武將睜開雙眼,黑紅眼瞳中彷彿亮起兩道火光。

他只是盤坐在巨大車輦上,身軀便有兩米多高,宛如肉山。

一身厚重鎧甲,宛如移動城牆,穿戴在其身上。

“尉遲鍾....”武將緩緩起身,五米多的龐大身軀,高出周圍整個戰場一截。

“今日。”他握住身旁數人合抱過來的巨大戰斧。

“你氣數已盡。”

他明明身軀雄偉,但語氣卻平和安寧,彷彿寺廟道觀中緩緩飄起的香燭煙氣。

“殺!!”尉遲鍾白髮蒼蒼,騰空躍起,雙槍捲起大片勁力氣流,閃電般跨越百米距離,撲向李童。

噹!!

李童舉起戰斧,當頭一擋。

赤景軍後勤斷糧,這一戰,是不得不戰,也是最後的絕殺。

不成功,便成仁!

*

*

*

“走!快走啊!!”

遠處一片林地中。

周行銅望着湖邊殺聲震天的戰場,面孔緊繃着。

他身後是一衆和他一樣,騎着戰馬,準備撤退的赤景軍金刑部精銳。

“守將!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副官關津急聲催促道。

“老師。還在那裡!”周行銅一字一句道。眼瞳狠狠盯着遠處戰場中心。

那裡隱約有兩股兇悍氣息在廝殺。

竭盡全力,最後死鬥。

赤景軍大勢已去,本就已經跌入頹勢,如今後勤一斷....

“守將!!”副官越發急了。

鏘!

周行銅猛地拔出戰馬側面的斬馬刀。

刀刃在巨力震動下,發出清響。

“諸君。可敢隨我衝殺一輪!!”周行銅舉起斬馬刀朗聲道。

尉遲鍾讓他在此地埋伏,若戰事順利,便出擊配合,擊潰亂軍。

若戰事不順,便等候軍令,撤離戰場。

但他在這裡等了很久,卻只等到一道撤離令。

“要我周行銅撤離!?不戰而退!?”

周行銅扯動繮繩,咧嘴露出冷笑。

“你個老不死的!想要獨佔軍功是吧!?我他麼偏不如你的願!”

“殺!!!”

他猛地怒吼,一夾馬腹,縱身衝向戰場。

他身後一片戰騎也紛紛大吼着,緊隨其衝向戰場。

有很多人說他們金刑部殘暴,血腥,但從沒人說過他們膽怯,懦弱!

一千騎兵衝出林地,匯入萬人戰場,宛如一縷墨汁流入渾濁水盆。

“殺!!!”周行銅怒吼着,渾身銅皮神力發動,斬馬刀宛如絞肉機,衝入軍陣。

一片片亂軍在他前方被撕裂,如同紙紮一般。

但很快,三名白甲戰將手持戰斧,朝他包圍而來。

三人體型都比周行銅還要大一圈,一個個滿臉橫肉,肌肉虯結,眼珠泛黃,宛若猛獸。

“殺!!”

三人渾身勁力席捲,連成一片。隱約能聞到淡淡檀香。

“亂神教!香取教!!”

“今日若我周行銅不死!”

“來日,必誅你等!!”

周行銅狂吼着,疊音勁爆發,碎身勢全力使出,迎向三人。

*

*

*

泰州府。

金羽銀卉的華貴議事廳內。

香爐緩緩燃起線香。

州牧趙緩閒端正跪坐,黑袍黑冠,大袖飄飄,面容肅穆。

他對面同樣端坐了一名國字臉的平凡中年男子。

男子身披半甲,腰佩彎刀,長鬚飄飄,自有一番從容氣度。

和其餘很多武將不同,此人體格表面看起來,並沒有多強壯,身高也只有兩米左右,但一身氣度,卻宛如磐石般,早已經受了千錘百煉,無數沖刷。

此人便是整個泰州州尉,統管軍事大權的陳玲陳泰和。

“赤景軍大敗,宣景該由誰接手?你可有打算?”陳泰和看向州牧,緩緩出聲。

“宣景如今瘟疫蔓延,需得一位專於政事之人,能擔大任。”趙緩閒沉吟道。

“於徵?謝敏之如何?”陳泰和道。

“何不以當地士族爲主?”

“你的意思是....周家,遊家,王家?”陳泰和閉目思索了下。

“王芝鶴識大體,主動抵抗亂神教香取教,其餘兩家從旁輔助。便是他吧。”

“可。”

3 安定 上190 安寧 下160 夜聚 下(謝煙波古臨川盟主)187 混戰 上32 變故 下273 局勢 上(謝先殺級高的盟主)220 鷹犬 下5 變數 上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126 靈感 下(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268 刺激 下266 明晰 下252 彙集 下(謝pingchuwu盟主)43 上山 上(感謝十一白水的盟主打賞)110 調查 下247 歸路 上96 定心 下80 出城 下18 趟鏢 下(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195 山洞 上45 準備 上138 道途 下(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21 積極 上136 局勢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21 緊迫 上9 破開 上76 聚集 下143 運氣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59 城中 上112 挑選 下180 目標 下(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208 追殺 下234 引動 下129 消息 上(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48 變局 下22 積極 下67 慘敗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90 瞭解 下33 消息 上189 安寧 上29 心態 一269 時日 上(謝咬文嚼滋盟主)236 堅持 下28 夜望 下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231 設局 上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25 麻煩 上214 定下 下245 抓捕 上72 希望 下48 變局 下134 心思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204 合謀 下80 出城 下141 收穫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51 彙集 上(謝pingchuwu盟主)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131 巨力 上180 目標 下(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5 實戰 上53 夜 上177 樹影 上(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1 亂世9 破開 上18 趟鏢 下(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189 安寧 上216 變局 下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199 得功 上123 後續 上70 離 下186 誘餌 下224 試探 下(謝青寧子盟主)203 合謀 上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1 出城 上101 遭遇 上(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157 事端 上(謝泥嵐軒真盟主)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253 情況 上(謝凌晨霸主盟主)224 試探 下(謝青寧子盟主)70 離 下183 雲紋 上66 調查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03 合謀 上211 潛修 上267 刺激 上129 消息 上(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140 痕跡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22 真實 下178 樹影 下(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116 消融 下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59 準備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43 上山 上(感謝十一白水的盟主打賞)
3 安定 上190 安寧 下160 夜聚 下(謝煙波古臨川盟主)187 混戰 上32 變故 下273 局勢 上(謝先殺級高的盟主)220 鷹犬 下5 變數 上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126 靈感 下(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268 刺激 下266 明晰 下252 彙集 下(謝pingchuwu盟主)43 上山 上(感謝十一白水的盟主打賞)110 調查 下247 歸路 上96 定心 下80 出城 下18 趟鏢 下(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195 山洞 上45 準備 上138 道途 下(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21 積極 上136 局勢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221 緊迫 上9 破開 上76 聚集 下143 運氣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59 城中 上112 挑選 下180 目標 下(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208 追殺 下234 引動 下129 消息 上(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48 變局 下22 積極 下67 慘敗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90 瞭解 下33 消息 上189 安寧 上29 心態 一269 時日 上(謝咬文嚼滋盟主)236 堅持 下28 夜望 下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231 設局 上146 惡化 下(謝青寧子盟主)25 麻煩 上214 定下 下245 抓捕 上72 希望 下48 變局 下134 心思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204 合謀 下80 出城 下141 收穫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51 彙集 上(謝pingchuwu盟主)62 再上 下(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131 巨力 上180 目標 下(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5 實戰 上53 夜 上177 樹影 上(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1 亂世9 破開 上18 趟鏢 下(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189 安寧 上216 變局 下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199 得功 上123 後續 上70 離 下186 誘餌 下224 試探 下(謝青寧子盟主)203 合謀 上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1 出城 上101 遭遇 上(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169 揚名 上(謝清風幻境盟主)157 事端 上(謝泥嵐軒真盟主)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253 情況 上(謝凌晨霸主盟主)224 試探 下(謝青寧子盟主)70 離 下183 雲紋 上66 調查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03 合謀 上211 潛修 上267 刺激 上129 消息 上(感謝神朝_窗叔盟主打賞)140 痕跡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122 真實 下178 樹影 下(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116 消融 下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59 準備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43 上山 上(感謝十一白水的盟主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