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世事 下(謝東八歲盟主)

嘭。

周順府邸猛然被撞開。

一隊隊穿着赤甲手持長槍的兵卒,紛紛衝入其中。

兩名全身暗紅鎧甲的魁梧武將,大步走進府邸。

“人呢?”

“提前跑了。”

“他跑不了。涉嫌倒賣軍械給香取教,罪無可恕!”

兩名武將掃視一臉愕然驚詫的周順府中諸多下人。

“奉總兵尉遲大人之名,給我搜!所有人等不許外走,原地蹲下!”

偌大的府邸足足有十多間房屋連在一起,此時全部被外面一隊隊赤甲的赤景軍包圍住。

周圍街道也都被戒嚴,不允許任何人隨意經過。

周圍屋頂上,一道道武道強者高手,駐足包圍,從高處俯瞰下方。

謝燕居然也立於其中,帶着她所在門下的數名弟子一起,冷眼盯着周順府邸。

“好個周順,膽敢幹下這等惡事,居然還想拉我一起下水,還好我及時明悟。”謝燕冷聲道。

其實明悟什麼的都是假的,早在周順開始動手抓人的同時,她便有所察覺,第一時間感覺不對,便去找了赤景軍。

結果果然不出她所料,周順這是想畏罪潛逃,把鍋都丟給她一個背。

謝燕當即一不做二不休,帶人迅速前來抄家。

“報!東城門那邊有人發現周順一行下落!”不遠處一名兵卒大聲道,放開手中的信鴿。

“走!”謝燕二話不說,身形閃爍,急速朝着東城門方向趕去,她要第一時間戴罪立功,和周順劃清界限。

這倒賣軍械給香取教之罪,簡直就是坨臭狗屎,誰沾了都會一身惡臭。

現在風聲傳出,就連周家也不敢做聲,默認放棄周順。

雖然早先便聽說周順和家族關係不怎麼樣,但現在這般情況,周家放棄得這麼果斷,也是讓謝燕心中齒冷。

這些大家族爲了保全自身,關鍵時的做法遠遠沒有尋常家族來得有人情味。

此時東城門處。

周順一行人已經被大隊兵卒團團圍住。

馳道附近,周順等人的車隊,被大片的紅甲兵卒包住,帶隊的是一名全身連帶着面部也被頭盔遮住的暗紅甲冑武將。

“周順周門主,這麼晚了,城門快要關閉,你這麼急急忙忙的帶人要想去哪?”武將聲音蒼老,明顯年紀不小。

“徐馳,你不會以爲就你一個就能攔住我吧?”周順看着周圍已經包圍住的諸多兵卒,一顆心迅速沉到谷底。

但他面色依舊不變,穩穩站在中間包圍圈裡,語氣平靜。

這點陣勢還圍不住他,只是可惜身邊帶出來的這麼多東西人手。

從聽到軍械之事被發現後,他便察覺到不妙,第一時間召集人手物資,迅速朝城外佈局,打算離開。

結果沒想到赤景軍動作這麼快。

徐馳是尉遲鍾手下第一大將,也是整個宣景城內,軍方排位前三的頂尖高手。

另外,他還有另一個身份,那便是尉遲鐘的結義兄弟。

“周順,我一直以爲你身爲泰州人,有些東西有些底線,應該是知道能不能做,可惜...”徐馳嘆道。

周圍密密麻麻的一把把勁弩斜指半空,避免有人以高絕腿功逃脫。

而四面則有巨盾長槍兵包圍,槍尖林立,宛如金屬叢林。

“你不會以爲就這點人手,就想圍住我吧?”周順面色不變,當初從開始決定倒賣軍械,他便有過今天這般情況的準備,自然不慌。

“你以爲自己能走?”徐馳平靜道,揚起手。

周圍兵卒中,一排排黑洞洞槍管,無聲無息伸出。

槍管通體漆黑,長達一米多,樣式和魏合前世見過的步槍很像。

但槍托,卻不是固體物質製成,而是某種角質膠質凝結而成。其內隱約還能看到一根根如血管般的晶瑩血絡流動暗紅液體。

看到這麼多的火槍,周順臉色終於變了。

這麼多槍支,就算是他的修爲,也不敢說一定能輕易脫離。

“好了,周門主,總兵大人憐你修爲不易,若是你現在自縛雙臂,不做反抗,我們還能從輕發落...”

嘭!

剎那間一聲脆響,周順揚手扔出一顆東西,陡然炸開。

那東西炸出大片黑煙,籠罩四周。

視線被阻,周圍赤景軍絲毫不亂,迅速開槍。

砰砰砰砰砰!!

密密麻麻的槍聲中,大片散彈鋪天蓋地覆蓋過去。

徐馳單手拔出後背短槍,全身勁力匯聚到手,一圈圈無形氣流在他短槍槍尖匯聚旋轉。

“去!”

他低吼一聲,短槍暴起射出。

咔嚓。

魏合輕輕踩碎一片枯葉,手中提着一個小籠子,籠子裡裝着一隻淡綠色類似螳螂一樣的小蟲。

王少君站在他一旁,臉上戴着一副銀色面具,此時正遙望着遠處東城門所在方位。

那裡煙霧滾滾,還有槍聲連綿,似乎正陷入混戰。

“你倒是夠義氣。”魏合道。“居然捨得親自犯險。”

“只是想看看,如周順那般高手,面對火槍圍剿會是什麼結果。”王少君平靜道。

魏合默然。

火器出世後,武者的地位明顯受到威脅,王少君的心思他能理解。

不甘,懷疑,不信,以及本能的排斥和拒絕接受。

這重重情緒,會矇蔽人的視線,讓人看不清真正的時代發展。

所以王少君來了這裡,要想親眼用自己的眼睛見證火器的威力。

煙霧滾滾中,只能看到火星不斷閃爍,周順所在的車隊大部分人第一時間便跪地伏身,還想反抗的少數人很快便被打成了篩子。

只有周順和兩個武師弟子縱身而起,突圍朝着遠處狂奔而去。

但沒跑出多遠,兩名武師便被兩根短槍從背後刺穿,釘在地上。

周順則反手一掌,拍歪短槍,借力倒飛離開。

只是眼看他就要徹底離開包圍圈。

赤景軍中,一道短槍驟然發出一聲尖嘯,爆射而出,速度比之前的數支快了許多。

短槍周圍隱隱帶出白色氣流,這等明顯沒有超越音障的程度,會顯現出這等效果,顯然是有極強勁力附着在上。

短槍反射夕陽,宛如一道紅光,驟然射中周順。

嘭!!

一聲爆響,短槍被打飛。

周順也悶哼一聲,倒飛出去。再度借力急速掠入樹林。

地面上一路撒了不少血跡。

赤景軍中迅速奔出兩道人影,朝其追去。

“要去麼?”魏合問。

“周順受傷了,而且不輕,你覺得他能跑掉?”王少君反問。

“以防萬一。”

“....你這倒是夠謹慎。”王少君無語。“走吧。”

兩人同樣朝着周順逃離的方向追去。

密集的樹林飛速從身側掠過。

很快,兩名高手不敢再追,徐馳不動,他們只是武師,也不敢太過迫近,周順已經重傷,就算傷好,也必然留下後遺症。

那短槍上可是淬了劇毒。

但兩人不追,魏合和王少君卻不停留,繼續追擊。

連續越過數個山頭。

周順終於在一處小湖湖邊停下。

湖水清澈,有落葉漂浮,小魚遊動。

周順站在湖邊,擡眼朝前望去。

小湖對面正有一人長身而立。手握着一把方天畫戟,身上穿戴着黑色紅色相間的麒麟鎧百頁裙甲。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那人戴着淡金色鬼面頭盔,獠牙猙獰,目如銅鈴,但棕色的瞳孔中,卻只有一片淡漠平靜。

“門...門主!!?”周順面容變色,心神震動下,腳步踉蹌,幾乎站立不穩。

他全然沒想到,上官紀居然會在這裡等着他,而且還是以這般裝扮模樣。

他知道門主曾經受到徵召,上過戰場,如今這一身的戰甲,就是當初戰場時所用。

“錯事,總是需要人彌補。”上官紀平靜道。

他的嗓音很低沉,似乎總是帶着一種淡淡的壓抑和憂慮。

“這是....清理門戶麼?”周順頓時瞭然。

他慘然一笑,手指上官紀。

“當初我動手時,拿錢時你不提,如今需要人背罪,你來清理門戶。果真好主意!”

“我從未允許過你賣軍械。”上官紀平靜道。

“呵呵呵...”周順已經知道今天自己的結局了。再不拼命,就真的一線生機也沒。

他不再猶豫,低吼一聲,全部勁力從骨骼內臟中逼出。

一道道勁力在他周身環繞盤旋,捲起道道氣流呼嘯出聲。

他雙掌虛握,整個上半身肌肉血脈紛紛膨脹變大,撐裂衣袍,比起之前大了起碼一倍多。

嘭!

周順腳下發力,一步踏入湖面,箭矢般掠過小湖,衝向上官紀。

片刻後。

一道人影渾身是血,衝入密林,朝着遠處遁去。

上官紀默然不語,轉身朝天印門千蝠水榭方向走去。

他不是心軟,而是不願親手沾染老朋友的性命。

而且,周順離開的方向那邊,早已有兩人等候多時。

周順一路狂奔,不斷在樹杈間飛躍趕路。

他沒想到上官紀做得這麼絕,這麼多年他爲其奔波賣命,到頭來,換來的卻是這個結果。

一個不小心,失血過多導致他神思恍惚,周順一個踩空,從樹上跌落下來。

嘭。

他狠狠摔在一根凸出地面的樹根上,然後滾到一旁厚厚的落葉裡。

呼...呼...他大口大口喘息着。視線也開始有些模糊起來。

短槍上的劇毒,此時終於開始壓制不住。

忽然他隱隱聽到一陣細碎腳步聲在靠近。

周順努力睜開眼,看着接近的人影。

那人身材高大魁梧,足有兩米,一身灰色勁裝,凸顯出強壯肌肉輪廓,黑色長髮披散在肩上,眼神帶着疑惑驚愕。

“是...你!”周順認出來人。

“周門主??!您怎麼?”魏合在距離五米處停了下來,愕然看着他。

“幫....我...我還有肉田四座,上等肉田一座....數萬金票...你幫我,我都給你!”周順艱難喘息着。

“上等肉田?”魏合心頭一動。若是有上等肉田,他的修行速度還要更快不少。以破境珠遠超其餘武者的強大消化力,他完全可以食量再度加倍!

“不錯...你若是...幫我...我必定....傾囊相予!!”周順懇求道。

“周門主...此言當真?”魏合眯眼道。

“當真!”周順狠狠點頭。“你先扶我找個安全地方,否則此地....此地會吸引異獸...”

他喘着粗氣,右手隱隱凝聚勁力,只等魏合走近,便一把鉗制住他,逼其救助自己。

他如今雖重傷,但對付區區一個武師,還是輕而易舉。也就是行動不便只剩一擊罷了,否則就算再來個鍛骨也不是對手。

“好!”魏合心中有了定計。如今周順都落得了這個程度,應該也翻不起風浪。

而他若是能再得一座上等肉田,日後武道修爲進展將會快上太多。

心中有了一絲貪慾,魏合當即上前。

忽然他面色一變,看向周順身後。

“小心!!”他低呼一聲,趕緊上前攔截。

周順此時也感覺到身後有勁風急速襲來,他來不及多想,想側翻躲開。

嘭!!

突兀間,魏合的手掌,和背後的一隻白玉般手掌狠狠對撞,抵消了大半勁力,但還是有部分勁力打在周順背心。

“周門主!”魏合急忙帶起周順一躍而起。

但此時周順此時已經不行了。猝不及防下,後背被一掌打中。

他最後聚集的一擊之力,也被打散。

他眼瞳渙散,感覺全身劇毒已經開始發作。知道自己快不行了...

“周門主!醒醒!快醒醒!”魏合一邊奔逃,一邊從身上摸出一把療傷丹藥,使勁塞入周順口中。

但他口裡全是血沫,幾乎堵住咽喉,根本咽不下去。

血水一股股不斷涌出來,什麼也吃不下。

“我...我不行了....!”周順死死抓住魏合的手。

“求....求你...找到羽歸...羽歸....”他雙目睜大,眼瞳開始渙散。

“我的東西,在後背...都留給..你....找到....找到....”

周順眼瞳越發失去焦距。

“好....好....我答應你!一定找到周羽歸公子!”魏合鄭重道。

“抱....歉...”周順得到承諾,臉色終於舒緩下來。他舉起手,似乎想要抓住什麼。

他這一輩子,所做一切皆爲自己,但到了最後關頭,他唯一想到的,卻只有自己兒子。

啪嗒一下,手重重摔落。

周順徹底失去生息。

魏合輕輕呼喚了幾聲,確定了再沒氣息,他才輕輕放下屍體。

片刻後。

側面樹叢一陣搖晃,白影閃過。

“你真的要幫他找到兒子?”王少君從一旁走出來。

魏合搖頭。

“找不到了。”

“你這麼肯定?”王少君詫異。

魏合擡起頭。

“因爲人是我親手殺的。”

“......”王少君頓時啞口無言,看了看地上的周順,又看了看面色平靜的魏合。

一時間他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

78 比試 下270 時日 下(謝咬文嚼滋盟主)131 巨力 上243 邀請 上160 夜聚 下(謝煙波古臨川盟主)269 時日 上(謝咬文嚼滋盟主)89 瞭解 上82 血氣 下(感謝Cz丶盟主打賞)2 希望23 說道 上(感謝青寧子盟主打賞)171 蟲 上(謝健身加菲貓盟主)83 火焰 上236 堅持 下119 進展 上243 邀請 上229 變機 上54 夜 下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3 安定 上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115 消融 上255 故里 上57 世道 上(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53 世事 上(謝東八歲盟主)16 實戰 下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190 安寧 下237 殺 上94 選擇 下53 夜 上68 慘敗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12 潛修 下69 離 上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218 曾經 下(謝黑山老鬼盟主)203 合謀 上137 道途 上(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192 不休 下9 破開 上162 識破 下(感謝青寧子月票紅包)118 入勁 下59 準備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11 潛修 上237 殺 上150 變數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241 秘聞 上(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85 路途 上25 麻煩 上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274 局勢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279 時機 上(謝青寧子大佬盟主)103 端倪 上(感謝MY幽零盟主)184 雲紋 下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17 趟鏢 上(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246 抓捕 下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60 準備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07 追殺 上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18 曾經 下(謝黑山老鬼盟主)257 潛心 上117 入勁 上209 戰局 上271 保護 上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96 定心 下42 線索 下(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87 交集 上226 暗心 下260 城中 下221 緊迫 上73 後續 上(感謝謎之月夜的盟主打賞)210 戰局 下137 道途 上(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94 選擇 下44 上山 下(感謝十一白水的盟主打賞)165 林中 上(感謝青寧子白銀盟)85 路途 上284 退 下(謝醉失者盟主)219 鷹犬 上67 慘敗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32 變故 下136 局勢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21 積極 上84 火焰 下267 刺激 上172 蟲 下(謝健身加菲貓盟主)272 保護 下126 靈感 下(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167 撤離 上(謝我是紅顏三千盟主)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144 運氣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73 局勢 上(謝先殺級高的盟主)
78 比試 下270 時日 下(謝咬文嚼滋盟主)131 巨力 上243 邀請 上160 夜聚 下(謝煙波古臨川盟主)269 時日 上(謝咬文嚼滋盟主)89 瞭解 上82 血氣 下(感謝Cz丶盟主打賞)2 希望23 說道 上(感謝青寧子盟主打賞)171 蟲 上(謝健身加菲貓盟主)83 火焰 上236 堅持 下119 進展 上243 邀請 上229 變機 上54 夜 下36 待遇 下(感謝上仙齊天的盟主打賞)3 安定 上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115 消融 上255 故里 上57 世道 上(感謝夢夢貝莉雅戴比路克的盟主打賞)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53 世事 上(謝東八歲盟主)16 實戰 下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190 安寧 下237 殺 上94 選擇 下53 夜 上68 慘敗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12 潛修 下69 離 上254 情況 下(謝凌晨霸主盟主)218 曾經 下(謝黑山老鬼盟主)203 合謀 上137 道途 上(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192 不休 下9 破開 上162 識破 下(感謝青寧子月票紅包)118 入勁 下59 準備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11 潛修 上237 殺 上150 變數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241 秘聞 上(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85 路途 上25 麻煩 上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274 局勢 下(謝先殺級高的盟主)279 時機 上(謝青寧子大佬盟主)103 端倪 上(感謝MY幽零盟主)184 雲紋 下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17 趟鏢 上(感謝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賞)246 抓捕 下174 經年 下(謝真青芒盟主)60 準備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07 追殺 上142 收穫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18 曾經 下(謝黑山老鬼盟主)257 潛心 上117 入勁 上209 戰局 上271 保護 上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96 定心 下42 線索 下(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87 交集 上226 暗心 下260 城中 下221 緊迫 上73 後續 上(感謝謎之月夜的盟主打賞)210 戰局 下137 道途 上(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94 選擇 下44 上山 下(感謝十一白水的盟主打賞)165 林中 上(感謝青寧子白銀盟)85 路途 上284 退 下(謝醉失者盟主)219 鷹犬 上67 慘敗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32 變故 下136 局勢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61 再上 上(感謝風雲馬哥的盟主打賞)163 打破 上(謝青寧子盟主)102 遭遇 下(感謝奶騎的盟主打賞)21 積極 上84 火焰 下267 刺激 上172 蟲 下(謝健身加菲貓盟主)272 保護 下126 靈感 下(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167 撤離 上(謝我是紅顏三千盟主)41 線索 上(感謝既不回頭何必的盟主打賞)144 運氣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273 局勢 上(謝先殺級高的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