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對謀 下(謝泥嵐軒真盟主)

“他那層次,至少勁力都入髒了。比我還強一層。那你這仇就這麼算了?不然就慢慢熬死他?反正那傢伙年紀也很大了。熬個二十年再動手。”王少君提議。

“沒事,人生一路,總有起有落,若是每個傷害過我的人,我都要報復,那豈不是隻能每日都活在仇恨裡了?況且周門主也是情有可原。我不怪他。”魏合認真道。

王少君面色怪異。二人雖然相交不久,但兩人性格相投,他也算相當瞭解魏合了。

每當魏合說這種話,就代表他絕不會放過對方。越是風輕雲淡說算了算了,遇到機會下手時就越是狠毒。

“對了,你之前說,赤景軍之前迎擊香取亂軍,連敗兩場,是吧?”魏合忽然問。

“是,兩次都是糧草被劫被燒,如今原本充沛的糧草也岌岌可危,尉遲大人想從泰州其他地方求援,但其他城池也是一樣,自顧不暇。”王少君點頭。

“前些天,我聽聞附近大小幫派門派,都遭受清查,不知可有此事?”魏合又問。

“是有,我父親受尉遲大人所託,確實在清查幫派。還收了不少物資。”王少君再度肯定。“你問這個作甚?”

“唉。”魏合一聲長嘆,“我天印門不是分崩離析了麼?共爲十二支脈。其實這樣分開也好。否則我身爲天印門弟子,也是心中難熬。”

“有話直說,有屁就放。”王少君冷笑。

“你有所不知,我雖表裡不一,但身爲一個武人,最基本的底線還是有。此前,我不是擔任的豫北町分舵舵主一職麼?你可知道,我有一副手神秘失蹤之事?”魏合低聲道。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然後呢?”

“然後,我最近才知道,他失蹤,和外面的香取亂軍有關。”魏合搖頭嘆道。“前陣子我在外尋一地方潛修,沒想到意外在一懸崖下,發現一批被砸爛了的軍械....”

“你是說,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軍械失竊案?”王少君頓時一驚。

“不錯。我事後覈對過,軍械失竊的時間,和我那副手失蹤時間,相差無幾,而且那副手,還和周順周門主有關聯....”魏合沉聲道。

“好傢伙....”王少君心頭髮寒,這個就太狠了。這是要抄家滅族啊!!

之前還真以爲這傢伙改邪歸正,沒想到在這兒等着。

你他喵不是數偶要冤冤相報何時了麼?現在怎麼不了了?

“你此言當真?!”

“真假與否,查一查不就知道了,此事又不是隻有我知曉。”魏合淡淡道。

軍械倒賣,這麼大的事,需要配合的人肯定很多,之前只是沒人查,沒人敢查,但真要查,那是一下一個準。

“另外,我天印門本身就有大片良田,糧倉也是全滿,肉田更多。周門主如今身爲最大的一支,怕是門內至少五成的存糧都...”魏合點到即止。

“好傢伙...”王少君眨了眨眼睛,覺得魏合這傢伙太狠了。

這是看準赤景軍在清理各類勢力,缺糧就馬上給個由頭。

連倒賣軍械的罪名理由也找好了。

“不過光憑這個,若是那周順主動獻糧,你動不了他。”王少君搖頭。

“若是那軍械倒賣的對象是香取亂軍呢?”魏合再道。

“嘶....”王少君這次是真驚了。

赤景軍和香取亂軍交戰這麼久,雙方死傷甚多,仇怨已深,若是知道城內有人私自倒賣軍械給香取亂軍....

這周順不死誰死?!

他再看看魏合,心知這傢伙絕對另外做了散佈消息的手段。一旦消息散佈,到時候就算尉遲大人不動手也得動手了。

“你這....”太狠了。

王少君無言以對。

“我身爲一個泰州人,若是不知道這事還罷,可如今知道了內情,卻還是不報,於心何忍!”魏合嘆道。

“......”王少君心中無語。你特麼能演得再假點麼?

這消息一旦泄露出去,周順那是鐵定完蛋。

“你可有證據?他可是周家人。”他突然問。

“你覺得尉遲大人需要證據?我天印門怎麼分崩離析的?你還不明白?”魏合淡淡道。

上官紀爲何不管?這宣景城附近,還有誰能讓他忌憚不動?

不就是尉遲鍾麼。

雖然上官紀實力要稍強一線,但尉遲鍾是掌兵之人,手下武將兵丁衆多,一個打不過,十個來。十個打不過百個來。

整個天印門纔多少人?

夠赤景軍幾個千人隊殺?

真要打起來,火器圍攻下,天印門還真沒什麼還手之力。

尋常百姓眼中的大門派,在赤景軍眼裡,恐怕也就那麼回事。一天功夫就能殺絕。

“你倒是明白人。”王少君頓了頓,“其實,天印門若不是囤積糧食太多,佔據田地太多,尉遲大人也不會對其下手。”

“所以我這不是給了一個最好的藉口?”魏合道。

“此事,你先別宣揚,我來上報。”王少君叮囑道。

“唉....”魏合長嘆。他正要繼續開口,忽然面色一凝。

“最近我這邊招惹了點小麻煩。總有些小蟲子在邊上飛。”王少君臉色平淡下來。

“要我幫忙麼?”

“不用。”

王少君放下酒杯。

衣袂翻飛,人影一晃,他已經消失在原位。

莊園外,一排排隨風搖晃的翠綠稻田內。

一綠衣蒙面人急速往後飛掠。

他雙腿在麥苗上一下踩踏,氣勁濺開,頓時形成一小塊橢圓塌陷。

藉着這股反作用力。蒙面人縱身低空飛躍向遠處。

只是才躍出十數米,前方一道白衣人影靜靜擋在前面。

王少君一身白袍,俊美面孔上露出一絲淡淡譏諷。

“長風渡水,歸雁映天,歸雁塔的人什麼時候也成了藏頭露尾之輩。”

“竊玉子,你以爲能脫離歸雁塔就不會有麻煩上門?”蒙面人驟然停步,輕輕落在稻田中。

“那就不勞你擔心了。想來,你也是偶然路過這裡,那麼,只要你死了,不就沒人知道我在這兒了?”王少君微微一笑。

“你...!?”蒙面人還想說什麼,但眼前一花,白影已經到了身前。

他急忙鼓動勁力,想要全力出掌抵擋。

嘭!!

一聲悶響下,蒙面人雙手打了個空,眉心卻已經被王少君單手食指點中。

“好...快...”他渾身僵硬,再也動彈不得,雙眼眼角緩緩流出血水。

“是你太慢了。”王少君淡淡道。

“還有人。”魏合的身影突兀的出現在他身後,低聲道。

“他們聽到我們談話了。”魏合道。

“分頭追。別留活口。”王少君面色微變,知道不好。

兩人不再多言,各自分頭朝兩處方向追去。

魏合一躍十數米,腳尖在麥苗上輕輕一觸,便再度借力飛躍十數米。

如此循環,速度奇快,飛龍功第五層的掠,在此時體現得淋漓盡致。

尋常腿功武師,只能偶爾全力用一次的飛掠姿態,他居然能連環使用,當做常態。

不多時,他在田地和林地之間交界處,追上一青衣蒙面人。

那人知道逃不了,轉身一道冷光打向魏合,然後全力灑出大片灰色粉末。

粉末還未到,便透出絲絲刺鼻嗆人氣味。

魏合不慌不忙,半空中長吸一口氣,狠狠一吐。

覆雨勁強化下,這一口氣化爲勁風,狠狠將灰色粉末吹得倒卷而回。

他頭臉輕輕一側,避開冷光,俯身宛如大鷹般,一招抓住蒙面人。

蒙面人正被倒捲回去的粉末弄得雙眼迷濛,被抓住肩膀後,正要反抗。

但他爆發的只是氣血之力,被勁力一吐,當場全身酥麻,動彈不得。

“你敢殺我?!我乃聖道歸雁塔之人!”蒙面人急忙叫道。

魏合一愣,隨即露出惋惜之色。

“你說晚了。”

蒙面人一愣,隨即感覺自己肩上一陣劇痛,一股勁力宛如尖刺,瞬間從肩膀衝向心臟。

噗。

他張口噴出血水,往前撲倒。

魏合蹲下正要搜身,卻愕然發現此人身上皮膚迅速泛紅。

很快,屍體居然自然開始融化潰爛起來,血肉溶解,骨骼冒出白煙,宛如被強酸腐蝕。

轉眼不到一分鐘,整個屍骸連同衣物,全部化爲一灘淡黃液體,什麼也不剩。

王少君很快也到了一側,看到這一幕,面色不變。

“不用理會,很快他就會蒸發,徹底不見痕跡。這就是歸雁塔的手段。”

他看到魏合疑惑慎重的眼神,微微點頭。

“回去再說。”

兩人迅速返回莊園。

王少君坐回原本的位置。

剛剛那幾人沒有影響到兩人情緒。既然聽到了他們的計劃,被滅口是必然的。

“你可知我一身的下毒手段,是從何而來?下毒手法就算了,但這些毒方,不是我王家能輕易蒐集到的。”王少君沉聲道。

魏合確實也感覺奇怪,能對武師也有效的混毒,市面上根本找不到。

就是九影那邊,也只有很少的幾種,且極其珍貴。

王少君又要學文,又要習武,若還能研究出這般層次的毒,就太不現實了。再天才,也不可能三面都能自行理解通達。

必然有一個途徑渠道,讓他能獲得相關能力。

現在看來,很可能就是和歸雁塔有關。

“願聞其詳。”魏合沉聲道。

“多的你知道了也沒用,我只能告訴你,歸雁塔是亂神教下轄一大分支,我早年遊離在外時,曾經被吸收進去過,後來迴歸後,徹底脫離,沒想到前陣子又被他們找到了。”王少君冷笑道。

“有麻煩麼?”

“還好,這裡是泰州,無始宗鎮壓一切,歸雁塔不敢亂來。只是過幾天,我可能要離開一陣,處理此事。”王少君認真道,“所以你的事,我今日回去便會找機會上報。此事你我都沾不得,以免惹禍上身。我會另尋他法處理。”

“明白了。”魏合點頭。王少君居然和魔門亂神教有過牽扯,此事若是外傳,怕是整個王家都要洗不清的麻煩。

他如今也不是當初剛來泰州的小白,雖然不知道王少君成天在忙活什麼,明明實力都這麼強了,還瘋狂研究下毒手段,增強實力。

但從今日歸雁塔的出現來看,這傢伙惹的麻煩恐怕遠比自己大。

59 準備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49 身似浮雲 上(謝pingchuwu盟主)87 交集 上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267 刺激 上263 圓 上(謝中庸兩用盟主)125 靈感 上(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215 變局 上22 積極 下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83 火焰 上65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43 上山 上(感謝十一白水的盟主打賞)155 安穩 上261 圍攻 上110 調查 下250 身似浮雲 下(謝pingchuwu盟主)177 樹影 上(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222 緊迫 下220 鷹犬 下118 入勁 下132 巨力 下148 動手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134 心思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250 身似浮雲 下(謝pingchuwu盟主)118 入勁 下225 暗心 上214 定下 下152 對謀 下(謝泥嵐軒真盟主)176 人名 下(謝adrian_fufu盟主)188 混戰 下51 際遇 上241 秘聞 上(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132 巨力 下253 情況 上(謝凌晨霸主盟主)70 離 下108 合作 下194 災 下236 堅持 下176 人名 下(謝adrian_fufu盟主)262 圍攻 下82 血氣 下(感謝Cz丶盟主打賞)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123 後續 上137 道途 上(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268 刺激 下187 混戰 上117 入勁 上186 誘餌 下219 鷹犬 上186 誘餌 下38 切磋 下(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68 慘敗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66 明晰 下267 刺激 上65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182 影響 下165 林中 上(感謝青寧子白銀盟)246 抓捕 下22 積極 下228 試探 下187 混戰 上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233 引動 上117 入勁 上86 路途 下131 巨力 上147 動手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82 血氣 下(感謝Cz丶盟主打賞)123 後續 上114 相報 下172 蟲 下(謝健身加菲貓盟主)132 巨力 下105 賺錢 上(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186 誘餌 下267 刺激 上70 離 下160 夜聚 下(謝煙波古臨川盟主)24 說道 下(感謝青寧子盟主打賞)1 亂世261 圍攻 上239 聚會 上244 邀請 下141 收穫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69 離 上184 雲紋 下206 栽贓 下55 半路 上63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72 希望 下245 抓捕 上113 相報 上248 歸路 下260 城中 下95 定心 上100 事端 下105 賺錢 上(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262 圍攻 下
59 準備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49 身似浮雲 上(謝pingchuwu盟主)87 交集 上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267 刺激 上263 圓 上(謝中庸兩用盟主)125 靈感 上(感謝傾家蕩產去讀書的盟主打賞)215 變局 上22 積極 下179 目標 上(謝另一種生活1盟主)106 賺錢 下(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83 火焰 上65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43 上山 上(感謝十一白水的盟主打賞)155 安穩 上261 圍攻 上110 調查 下250 身似浮雲 下(謝pingchuwu盟主)177 樹影 上(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222 緊迫 下220 鷹犬 下118 入勁 下132 巨力 下148 動手 下(謝路人叉叉盟主)134 心思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250 身似浮雲 下(謝pingchuwu盟主)118 入勁 下225 暗心 上214 定下 下152 對謀 下(謝泥嵐軒真盟主)176 人名 下(謝adrian_fufu盟主)188 混戰 下51 際遇 上241 秘聞 上(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132 巨力 下253 情況 上(謝凌晨霸主盟主)70 離 下108 合作 下194 災 下236 堅持 下176 人名 下(謝adrian_fufu盟主)262 圍攻 下82 血氣 下(感謝Cz丶盟主打賞)242 秘聞 下(謝巴伐利亞酒館盟主)123 後續 上137 道途 上(感謝dextermax的盟主打賞)268 刺激 下187 混戰 上117 入勁 上186 誘餌 下219 鷹犬 上186 誘餌 下38 切磋 下(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68 慘敗 下(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266 明晰 下267 刺激 上65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盟主打賞)182 影響 下165 林中 上(感謝青寧子白銀盟)246 抓捕 下22 積極 下228 試探 下187 混戰 上20 想法 下(感謝鬼才鮑勃的盟主打賞)233 引動 上117 入勁 上86 路途 下131 巨力 上147 動手 上(謝路人叉叉盟主)82 血氣 下(感謝Cz丶盟主打賞)123 後續 上114 相報 下172 蟲 下(謝健身加菲貓盟主)132 巨力 下105 賺錢 上(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186 誘餌 下267 刺激 上70 離 下160 夜聚 下(謝煙波古臨川盟主)24 說道 下(感謝青寧子盟主打賞)1 亂世261 圍攻 上239 聚會 上244 邀請 下141 收穫 上(感謝林今夜雪盟主)69 離 上184 雲紋 下206 栽贓 下55 半路 上63 調查 上(感謝小飛嘟的盟主打賞)72 希望 下245 抓捕 上113 相報 上248 歸路 下260 城中 下95 定心 上100 事端 下105 賺錢 上(感謝永遠a擁有盟主打賞)262 圍攻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