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王宗師!

老吳發呆,看着地面上的機甲碎片,怎麼可能相信他的話。

倏地,吳茵臉色變了,大雨將爆炸後墜落在房頂的半截手掌沖刷下來,差點就砸在她叔叔的頭上。

老吳低頭,看着擦臉而過,落在他腳前的手掌,他整條脊椎都像是冰封了,嗖嗖冒寒氣。他頭皮發炸,見鬼的驅雨炮,將雲層中的列仙打下來了不成?

吳茵穩住情緒,站在原地沒出聲,看着王煊與青木遠去的背影。

附近幾個院落,其他驚醒並看到殘骨與機甲碎片的人,反應不同,有的女人直接尖叫,在雨夜中刺耳無比。

王煊自然沒時間解釋,殺敵要緊,他憑藉着強大的感知,覺得沒有機甲了,但還有數道身影進入莊園。

他與青木扛着能量炮一路潛行,想無聲地幹掉進入莊園的入侵者,主要是擔心有宗師,甚至大宗師。

顯然他們想多了,新術領域雖然發展迅猛,但也沒幾個大宗師,在帕米爾高原死掉三個後算是傷筋動骨了。

新術領域的頭號人物親自來舊土,不可能再帶大宗師,那樣高調給誰看?容易引發各方忌憚。

不久后王煊招呼青木,能量炮對準一堵牆,轟的一聲,高牆崩開,連帶着躲在後面的一道身影炸開了。

這塊區域的人哪裡還能睡的着,悄然看向院中,全都頭皮發麻,滿地狼藉,血被雨水沖淡了,但殘骨還在。

發生這樣的事,整座莊園的人都被驚醒了。

鍾晴起身,剛將窗戶開啓一道縫隙,就看到兩人潛行過來,尤其是看到王煊扛着千斤重的能量炮,她當場眼暈。

“我去看看!”那名練成蛇鶴八散手的老者出現,準備跟過去看一看。

然而,他剛衝出去,緊接着又調頭跑回來了,因爲王煊與青木對着他身邊的牆壁直接就轟了過去,讓他誤以爲要給他來一發。

轟的一聲,整面牆壁被打穿,崩散開來,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衝出,能有四十六七歲的樣子,實力極強!

他身上的特殊甲冑破裂,雖然沒有被正面打中,但被能量光束擦到後,一條手臂廢了,同時被崩開的院牆衝擊到,他腳步踉蹌。

他霍的擡頭,撲殺向王煊他們那裡去。

可惜,他滿身是血,被衝擊波震的發暈,感知沒有那麼敏銳了。莊園中的火力網啓動,有能量槍命中了他,頓時令他身體發僵。

轟!

王煊與青木的能量炮再次開火,轟在他身上,直接將他打沒了,徹底爆碎。

練蛇鶴八散手的老者轉身就走,一句話都不說,趕緊回到鍾晴的身邊,他感覺頭皮發麻,死的那個人實力極強,最起碼是位準宗師,卻這樣被打爆!

鍾晴捂着嘴巴,總算沒有叫出聲。那兩人彪悍的一塌糊塗,就在她不遠處放炮,準宗師的一條手臂炸到她這裡的窗戶上,玻璃破碎,血液斑斑點點,甚至有幾滴濺落在她的臉上。

深更半夜,這種體驗讓她臉色發白,相對而言,她平日看的恐怖片完全就是言情喜劇。

“沒事,你們接着睡!”王煊與青木跑開,遠去時還有聲音傳來:“打擾了,晚安!”

誰還睡的着,還怎麼睡?鍾晴翻白眼,太血腥刺激了,太嚇人了,大半夜的炮火連天,就在她身邊,這種經歷從來沒有過。

砰的一聲,那條手臂從窗戶那裡墜落在她腳下的地板上,又流下一大灘血跡,配合着王煊最後的晚安兩字,小鐘都想尖叫了。

……

半路上,一道身影無聲無息撲向王煊與青木,動作矯健,出手凌厲,一腳就蹬飛了青木手中兩百多斤的能量炮。並且,在他的手中有刀光劃出,在閃電的照耀下,絢爛懾人。

王煊知道,這是不可避免的,即便他精神力強大,也不可能精準的找到所有進入莊園的敵人。

他舉起千斤重的能量炮就撞了過去,並在對方無法躲避的近距離內,猛烈砸出,將那人堵在死角。

刺目的刀光綻放,劈在能量炮上,不得不說這個人很強,鋒利的刀鋒嵌入炮身時,他以雙手拍擊出去,將沉重的炮體引導向一旁,將院牆撞的崩塌,地面水花四濺。

“老青你去別處,這裡交給我!”王煊喊話,他知道遇上了個高手,最爲讓他忌憚的是,這個人穿着超物質甲冑。

青木沒有猶豫,迅速消失。

來人披着黑色金屬甲冑無聲的靠近,腳步節奏很穩,整個人像是雨夜中的幽靈般始終沒有聲音。

突然,他猛烈的出手,掌指間發光,出現一根通體刺目的金色長矛,對着王煊的額頭就刺了過去!

黑夜中,這道劃過夜空的金光像是閃電般刺目,迅猛而危險,半空中的雨水都被蒸發了,化成大片的白霧。

王煊橫移身體,避開這一擊,金色長矛直接將他後面的一株大樹刺穿,並讓那裡木屑炸開。

這是院子中一株足有百餘年的大樹,枝繁葉茂,矛鋒刺入的剎那,雙臂抱不過來的粗大樹幹猛烈地爆碎了,龐大的樹冠跟着砸落下來,在大雨中分外聲勢浩大,轟隆隆砸塌相鄰的房屋。

王煊站在不遠處,任大雨滂沱,落在他的身上,他死死地盯着那個人,這絕對是強敵。

對方是一位準宗師,穿戴超物質甲冑,攻擊力本就恐怖,現在又提升了一大截,以超物質凝聚的長矛如果刺入身體中,直接可以讓對手的血肉爆碎。

穿着黑色金屬甲冑的人依舊沒有開口,連面孔都被盔甲覆蓋,只有一雙眼睛露出刀子般的鋒芒。

砰!

他躍了過來,雙足落地時,濺起大片的泥水,雙手快速震動,金色長矛追逐着王煊的身影刺去,讓這片地帶發出恐怖的爆鳴聲,白霧蒸騰,可見威能多麼強,只要刺中人身,血與骨必然會炸散開來!

王煊動作極快,在這裡騰挪,飛快遊走,他在思忖對策,難道要學陳燃燈?等對方的超物質甲冑消耗的差不多時再出手。

可是,雨夜中肯定還有其他敵人,再耽擱下去,說不定就會又冒出一兩個來圍攻他,那就危險了。

咚!

王煊橫移身軀,避開的剎那,金色的長矛刺入他身後的院牆中,輕輕一震,整堵厚重的牆壁轟然炸開,這種力量實在霸道又駭人。

王煊決定冒險一搏,不能再等下去了。

眼前之人是一位準宗師,穿上超物質甲冑後讓實力暴漲一截,估計能比得上宗師了,實在太危險!

如果再出現一兩個這樣的人,等於是數位宗師圍獵王煊,他絕對會陷入死局中,不直接跑路的話,很難活下來。

王煊深吸一口氣,五臟起伏劇烈,體內發出輕微的雷霆聲,與天上的閃電相呼應,五臟六腑居然出現淡淡的光束,自毛孔中溢出!

沒的選擇了,他動用張道陵的體術,到目前爲止他已經練成五頁金書中第一頁的前三幅刻圖。

那個人再次持金色長矛刺來時,虛空都被照耀的一片通明,雨夜燦爛,周圍大雨如瓢潑,這裡超物質洶涌,極致的危險,矛鋒正對的房屋都被衝擊的倒塌了。

王煊避開鋒芒,撞向這個人的胸膛部位,想以張道陵的體術打穿他的甲冑,毀掉其力量之源。

不過,這個人是個高手,應變迅速,手中的金色長矛剎那收斂,融進其拳頭中,而後綻放出太陽般的刺目光華,與王煊的手掌撞在一起。

對方逼迫王煊硬碰硬,他遇上一個老道的對手,但他無懼,催動金書上記載的體術,五臟發光,照耀出胸膛,恐怖的秘力流轉,遍佈全身,涌向手掌。

喀嚓!

半空中像是打了個炸雷,有刺目的光束在兩人的拳掌間迸發,照亮此地,那是能量具現化的體現。

這超乎來人的預料,他穿着超物質甲冑,堪比宗師,現在他的拳頭居然沒有將對方的血肉之軀轟碎,實在讓他吃驚。

王煊藉此機會欺身到近前,迅猛地出手,他自身胸膛起伏劇烈,彷彿要炸開般,全力運轉第一頁金書上記載的體術,秘力大爆發。

在肢體接觸的碰撞中,王煊的胸膛發光,猶若雷霆繚繞,充斥在體表,兩人近身碰撞。

喀嚓!

終於傳來王煊期待的聲音,他所有的攻擊都集中在對方的胸前一個位置,將那甲冑打裂了。

轟的一聲,超物質甲冑爆碎,金屬碎塊猛烈的四散開來,在大雨中像是數十片絢爛的花瓣飛出去。

王煊感覺胸膛似乎要炸開了,秘力流轉,身體滾燙,像是在燃燒,老張的體術果然恐怖,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輕易催動的!

王煊是藉助內景地練成的,如果是正常途徑,這個層次的人根本無法去練,真要去觸及的話,全力催動一式就得讓自己先行崩解掉。

他強行平息沸騰的血液,讓自己的身體降溫,快速向那位準宗師撲殺了過去。

新術領域的這位準宗師真的被驚到了,他那比機甲材料還堅固的超物質甲冑被人打崩了?!

但現在容不得他多想,搏命的時候到了,他全力以赴與眼前這個可怕的年輕人血拼。

兩人不斷交手,激烈對抗,瞬間就撞碎數堵院牆與幾間房屋。

當一道閃電劃過夜空,照亮整片雨夜時,許多盯着這個方向的人都震撼了。

王煊一腳踏在地上,另一條腿旋擺,將那位準宗師踢上半空,胸膛塌陷,五臟估計全都撕裂了。

在王煊收腿的剎那,他凌空而起,一拳將那落下來的人打穿,不給對手活下去的機會,今夜他的確是大開殺戒了。

血液四濺,那個人的胸膛四分五裂,整個人被打爆了!

在照亮夜空的閃電消失前,人們看到王煊從半空中平穩的落在地上,眼神如電,朝着雨幕深處走去,根本沒有看腳下的屍體一眼。

“這絕對是陳永傑在蔥嶺大戰時口中提及的老王,他殺了一個穿着超物質甲冑的準宗師啊!”老吳站在房頂上,親眼目睹這一幕,震撼無比。

“他幾乎算是殺死了一位宗師?!”大吳站在他的身邊,胸部起伏,呼吸急促,感覺難以置信,這纔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竟將舊術練到了這種層次?!

黑夜中,有不少人都在暗中觀察,全被驚到了。

“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要踏足真正的宗師領域了,二十出頭啊,光想一想就可怕。”鍾家那位練成蛇鶴八散手的老者站在房頂上,深感震撼,神色複雜無比。

早先,鍾晴雖然被那條手臂的血液濺在臉上,刺激的臉色發白,但鎮定下來後,她現在也跟着來到外面,站在老者身邊,盯着漆黑的雨夜深處,同樣深感吃驚,覺得不可思議。

她的弟弟鍾誠也來了,眼神火熱,感慨道:“真是沒有想到,他以前那麼強,還是在藏拙,現在看來要不了多久,就要成爲真正的王宗師了!”

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十四章 探險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一百三十九章 拯救第一百七十八章 列仙舞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一百六十四章 列仙覬覦的奇物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四章 超自然第一百六十五章 內景之變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屬於誰第一百零八章 菩薩們太熱情了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七十七章 隻身鑿穿所有陣營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一百三十一章 月夜奇蹟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九章 同窗第八十二章 捋清舊術史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一百八十三章 踏足超凡領域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十八章 偶遇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坑爆了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一百七十一章 染着列仙血的石板經文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八十六章 王宗師!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一章 舊土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身再蛻變(第六更)第一章 舊土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六十五章 看見劍就想吐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十四章 探險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
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十四章 探險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一百三十九章 拯救第一百七十八章 列仙舞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一百六十四章 列仙覬覦的奇物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四章 超自然第一百六十五章 內景之變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屬於誰第一百零八章 菩薩們太熱情了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七十七章 隻身鑿穿所有陣營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一百三十一章 月夜奇蹟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九章 同窗第八十二章 捋清舊術史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一百八十三章 踏足超凡領域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十八章 偶遇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坑爆了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一百七十一章 染着列仙血的石板經文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八十六章 王宗師!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一章 舊土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一百三十五章 金身再蛻變(第六更)第一章 舊土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六十五章 看見劍就想吐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十四章 探險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