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

王煊寒毛倒豎,以他現在的本能直覺,有什麼人可以臨近身邊而不知?即便是熟睡中也會有感,現在大半夜的,悚然驚醒,身邊多了個滿身是毛的生物,他當場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尤其是,他低頭去看時,那一雙冷幽幽的眼睛已經先盯上他。

“嗷……”一聲淒厲的慘叫特別尖銳,讓王煊耳膜都疼,尤其是現在夜深人靜,房間中漆黑一片,那生物還突然這樣嚎叫,如果是一般剛睡醒的人經歷這麼一遭,直接就得嚇昏過去。

砰!

王煊二話不說,一巴掌就拍過去了,他現在的手掌不僅能直接將人臉糊沒了,估計也能連帶着將人的頭骨按癟下去。

那生物倒是敏捷,慘叫一聲躍了出去,要比人靈活很多。

王煊最後時刻收手,因爲看清那是什麼東西,竟然是一隻大黑貓,皮毛烏黑光亮,眼睛綠油油,個頭很大,足有九斤重,快趕上一隻半大不小的狗了。

這是怎麼進來的?他開燈去找線索,最終發現窗戶沒關嚴實,這隻大黑貓硬擠開縫隙鑽了進來。

“你給我出去,下次再敢進來,我一巴掌把你按成肉餅。”王煊打開窗戶,將大黑貓趕走。

“喵!”這隻貓竄出去後,對着伸展到窗前的一株大樹的枝椏,直接躍了上去,臨去前還對王煊發出一聲刺耳的叫聲,並且還回頭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冷幽幽,還咧着嘴,居然像是在詭異的笑。

王煊頓時有股衝動,想追出去給它一巴掌算了,怎麼看都覺得妖里妖氣,這貓有些不對頭。

這大半夜的,先是白衣紅鞋的女子披頭散髮流血淚,然後又是被窩中傳出淒厲的慘叫,誰受得了?王煊洗了把臉,坐在那裡靜心。

他估摸着那隻貓大概也和女方士有關,保不準就是她驅使過來的,實在太詭異了。

“我說過,等我實力允許時,會去大興安嶺幫你解救出肉身,但現在我還沒資格干預。”王煊開口,不管對方能否聽到,他覺得還是有必要再強調與解釋下。

“該不會有人又從你身上取血了吧?”他有些懷疑。

這種事太邪了,他一向覺得人死如燈滅,結果現在大半夜的,女方士折騰的他睡不着覺,實在瘮人。

王煊練了一會兒根法,最後開始觀想女方士,就是她臉上掛着兩行血跡的樣子,正常應作紅粉骷髏觀,但現在他直接催眠自己,存想臉上掛血跡的女子祥和聖潔,風華絕代。

如果讓青木知道,一定會感嘆,小王心夠大的,是個狠人,將瘮人的厲鬼都能觀想成謫仙子。

觀想好後,王煊倒頭就睡,直到後半夜時,那披頭散髮的女人果然又出現在他沉眠的意識中。

“來了?”王煊在夢中打了個招呼,直接又呼呼睡着了。

披頭散髮的女子似乎一怔,但沒有止步,穿着紅鞋接近他,雪白的面孔上掛着觸目驚心的血跡,幾乎要貼在王煊的臉上,近距離看着他。

“天仙子伴我入眠?”自我催眠、進行過“另類觀想”的王煊在睡夢中見到有一張在當下看來絕美的面孔正在臨近,這次沒有驚悚的感覺,相反覺得那雙美眸是如此的溫柔,他伸手就去撫摸。

女方士當時就要炸了,什麼狀況?她都這個樣子了,對方居然還喜悅與覺得驚豔,而且還對她動手了。

“轟!”

一掛雷霆從天而降,雪白燦爛,如星河墜落,在王煊的意識海中響起,震的他雙耳嗡隆作響,直接驚醒。

什麼情況,外面打雷下雨了嗎?他拉開窗簾,外面月光如水,繁星點點,怎麼可能會有雷雨。

他思忖夢中所見,意識到,女方士在他的潛意識中用雷劈他,將他驚醒了。

王煊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他似乎摸到一張瑩白細膩、富有彈性的臉,但沒什麼血跡留下。

他心中有底了,任你風華絕代,曾經爲先秦方士中的絕頂強者,但終究也是羽化了,最起碼現階段干預不了現世,只能借夢而行,在他的潛意識中投下昔日的超凡手段等。

王煊再次入定,不僅觀想臉上有血的女方士爲天仙子,還將刺目的雷霆觀想爲飄渺的仙樂,另外他又加了一些景物,配上一些詩詞歌舞。

然後他再次埋頭就睡,希望這次能夠撐到天亮。

女方士來的比他想象的還要快,他幾乎剛睡着,她就出現了,白衣飄飄,腳不沾地,就這麼懸在他近前,這次沒敢湊到太近的地方,掌心便開始發光。

然而隨着雷霆漸漸逼近,發出隆隆響聲,她與王煊周圍的景物也變了。

剎那間,歌舞昇平,落英繽紛,漫天清香,在隱現的雷光中,晶瑩的花瓣到從虛空中不斷飄落下來。

附近,有女子起舞,有樂師撫琴、彈古箏,更有隱士閱金經,還有人吟唱:“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女方士發呆,雪白長裙隨風揚起,她雖然掌心發光,但是卻沒有劈出去,看着後世的歌舞,一陣出神,隨歌舞而迷離,心神恍惚。

直到後來,她眼神恢復清亮,顯然她知道這是在王煊的主場中,各種景物都是他提前預設的。

她飄着來到王煊的近前,低頭看向他,掌心發光,雷霆隱現。

“你又來了?”睡眠中的王煊,依舊視她爲天仙子,雖是潛意識在動,但這裡是他的主場,所思所感,瞬間就顯現,他拉住女方士的一隻纖手,又是遇仙時的喜悅樣子。

轟!

女方士手中的雷霆直接轟在他的身上,王煊大叫了一聲,驚醒坐起,他快速檢查身體,而後又內觀自己的精氣神,發現都沒有受損。

至此他淡定了,原來女方士也只能做到這一步,既不能傷到他的身體,又不能傷到他的精神。

“天仙伴我眠!”王煊說完再次睡去,沒什麼可怕的了,權當是精神意識層次的神遊與遇仙。

這一晚他雖然醒了數次,但心中有了底氣,從容與淡定了不少。反倒是女方士有些出神,天還沒亮時就徹底消失不見。

太陽升起後,王煊洗漱吃過早飯,第一時間跑去找老同事,別看他在夢中淡定,喊着天仙伴我眠。

這樣一兩夜還行,可如果每天晚上都如此,他絕對吃不消,雖然女方士干預不了現世,但總是被折騰醒,也是個很麻煩的問題。

老同事喜歡清靜,在城外有個獨門的院子,早上起來正在打拳。

“老陳,趕緊想辦法,我不能天天在夢中與她載歌載舞吧,人仙殊途,不能總是與她相會。”

王煊沒敢說內景地的事,只說那個女方士找上他了,連着兩晚也就罷了,如果天天這樣誰受的了。

“大興安嶺距離這裡數千裡,她都能追過來,再有,她不是死去三千年了嗎,還能鬧出莫測的事端不成?看來她真不一般。”老同事陳永傑坐下來,認真思忖。

“奇怪,大興安嶺地下怎麼沒出事兒?”老陳疑問。

王煊琢磨,心說別急,這多半是他從羽化石中放出來的精神能量衝進內景地所致,現在跟着他呢,說不定什麼時候在內景地再恢復一些,就會在夢中找上其他人。

“老陳,你發動下關係問下那邊是不是又給她抽血了,能不能暫時停下來?我擔心會出大事兒,你也知道,她現在都能干預人的潛意識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干預現世。”王煊儘量向嚴重方面說。

“別急,我找人問問,同時想想看該怎麼處理。”老陳去打電話,很快就回來了,對他點了點頭,說大興安嶺地下實驗室最近果然抽了次血。

王煊道:“你告訴他們問題的嚴重性沒有?”他希望老陳和那邊說一說,這個項目存在一定的風險,當然從心裡來講,他也願意幫助女方士。

老陳考慮了一會兒,道:“我和那邊也說不上太多的話。要不,你最近表現好點,我將自己這次要到新星出差的機會給你,讓你暫時躲避下,她難道還能追到新星去不成?”

然後他又快速補充,道:“並不是給你永久性名額,不可能讓你徹底呆在那邊,現在想都不要想,如今想送人過去太難了,只是讓你出差。”

王煊頓時警惕起來,這老頭子該不會是故意藉此機會把他弄過去吧?調他過去參加某種神秘的探險活動。

從老陳給他那本書開始,他就覺得,這老頭在做鋪墊。

同時,他想到了班上的女神趙清菡,以及新星那個生有一雙嫵媚丹鳳眼的美女李清璇,這兩人或者說這兩家,似乎都在組建探險隊,都曾拉攏過他合作。

新星那邊的人,從財閥到生命研究所,再到各種聯盟與組織,現在都有些坐不住了,包括眼前的老陳,該不會都在打那株地仙草的主意吧?

“你去新星那邊的話,這次用以掩飾身份的工作不錯,有兩個選擇,一是給某財團的千金小姐當保鏢,二是給某個很有名氣的絕色寡婦當司機。”老陳慢悠悠地說着。

然後,他還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道:“小夥子你要努力啊,許多出名的探險家去新星那邊,都得不到這樣的機會,雖說只是臨時用來掩飾身份的工作,但也值得讓很多人打破頭顱去爭搶。”

王煊越聽越不是味兒,什麼財閥公主,豔麗而富有的寡婦,怎麼感覺這麼熟悉?他盯着老陳,道:“陳大爺,你爲了把我弄到新星去,也是夠拼的!”

“怎麼了,難道不好嗎,我這是在充分考慮你的訴求,年輕且舊術本領又奇高,你這樣的人不就是喜歡我說的這種工作嗎?”

王煊無語,這老頭是從什麼地方看到並得出的結論?現在老陳越是想把他弄到新星去,他越不想去,怕被動參與到不可預測的探險活動中,一不小心就成炮灰。

“你趕緊幫我解決眼前的問題,別扯那麼多,我父母都捨不得我遠行,眼下不可能去新星!”

“小夥子你要把握住機會啊。”老陳拍了拍他的肩頭,然後轉身打電話去了。

當天上午,兩個老和尚來了,對着王煊又是念經,又是灑水,折騰了大半天才離去。

等他們離開後,王煊才問:“這是什麼水,淋我身上後怎麼會這麼髒?”

“好像是佛前銅爐中的香灰,摻在水中灑你身上了。”老陳淡定的告訴他,這可是從城外那座千年古剎中請來的兩位高僧,也就看在他老陳的面子上纔會親自出手。

王煊看着自己身上灰撲撲、髒啦吧唧的衣服,一陣無言,告辭轉身離去。

晚間,青木打來電話,問他是不是要去新星,準備提前打款給他探險補償金,第一筆大概五百萬舊幣。

王煊頓時很激動,他剛畢業何曾見過這麼多錢,有了這麼一筆送給父母,以後他即便離開,也算是有一定的保障。

不過,很快他又冷靜下來,老陳先是潤物細無聲的鋪墊,然後又利誘,想將他弄到新星去,絕對有事兒,他不能立刻答應過去。

“唉,我還找羽化石嗎?現在身上就出問題了,如果再找幾塊的話,我身上會不會多出幾個老妖怪。什麼仙姑、和尚、女方士、老道、女妖等等,真湊在一塊的話,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王煊嘆氣,不先解決女方士的問題,他還真有點不敢輕舉妄動。

夜裡,女方士果然又出現了,王煊無奈,道:“你找我沒用啊,我暫時還沒什麼話語權,干涉不了大興安嶺地下實驗場的事,你去找老陳都比我管用。”

不知道是不是女方士通情達理,反正自從他這麼解釋過後,這個夜晚就平靜了,女方士沒有再出現,他睡的很安穩。

直到黎明,老陳親自找來,哐哐撞他的門,才把他提前吵醒。

他一看老陳的樣子,頓時覺得詭異無比,想笑又忍住了。

老陳頂着黑眼圈,眼睛通紅,一看就沒睡好,最爲關鍵的是,他身上貼滿了符紙,眼睛噴火,再也無法保持淡定了。

“說,怎麼回事,她爲什麼折騰我來了?”老陳咬牙切齒。

王煊驚異,道:“我怎麼知道,可能她也已經明白,你說話比較有分量,比我管用,要不,你好好幫幫她吧。”

老陳咧嘴,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轉身就走,他想辦法去自救了。

好半天,王煊纔回過神來,他的問題就這麼解決了?人生的起落真是出乎意料。

次日上班時,王煊看到老陳黑眼圈很重,身上居然揹着個八卦,匆匆一瞥,衣服裡貼滿了符紙。

“老陳你這是怎麼了?”有同事問。

“我最近對易經比較感興趣,結合八卦圖來研究下。”老陳淡定的回答。

連着兩天,老陳精神越來越差,直到第三天老陳沒來,青木的電話打過來找到王煊,直接問他:“你把我師傅怎麼了?”

王煊道:“我能把他怎麼樣,我還在疑惑呢,他今天沒來,去哪裡了?”

青木嘆氣,說老陳跑路了,今天一大早就火燒屁股般乘坐星際飛船去新星了,嘴裡嚷嚷着:此子身上有大恐怖,老頭子先出去避禍!

“我去!”王煊發呆,最後竟是老陳跑新星避難去了,這是替他擋災了嗎?

王煊立刻想到,五百萬舊幣馬上要到賬了,而且自己身上沒有了麻煩,應該可以再找兩塊羽化石了,頓時心情大好,神清氣爽。

祝所有書友,每天都心情大好,呼喚下月票支持,感謝。

感謝:歲染00、辰迷丶白月、書友140913195823655。

謝謝以上盟主的支持。

第七十七章 隻身鑿穿所有陣營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六十五章 看見劍就想吐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三十一章 長生種計劃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八十二章 捋清舊術史第一百八十三章 踏足超凡領域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十七章 截胡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三章 續命項目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一百二十四章 趙女神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四十八章 來自深空的信第一百一十六章 戰艦打列仙第一百一十六章 戰艦打列仙第一百八十二章 古代修行路的幾大境界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一百三十九章 拯救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一百五十九章 戀人未滿第六章 女神第三章 續命項目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七十一章 老陳被貓叼走了(求月票啦)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一百四十四章 小鐘寶物無數第六章 女神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七十一章 老陳被貓叼走了(求月票啦)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七十六章 心有熱血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八十一章 舊約鎖真言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九章 同窗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九十九章 深空密地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六十五章 看見劍就想吐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十八章 偶遇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
第七十七章 隻身鑿穿所有陣營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六十五章 看見劍就想吐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三十一章 長生種計劃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八十二章 捋清舊術史第一百八十三章 踏足超凡領域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六十三章 女劍仙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十七章 截胡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三章 續命項目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一百二十四章 趙女神第五十六章 被截了個大胡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四十八章 來自深空的信第一百一十六章 戰艦打列仙第一百一十六章 戰艦打列仙第一百八十二章 古代修行路的幾大境界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六十二章 衆志成城第一百三十九章 拯救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一百五十九章 戀人未滿第六章 女神第三章 續命項目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七十一章 老陳被貓叼走了(求月票啦)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一百四十四章 小鐘寶物無數第六章 女神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七十一章 老陳被貓叼走了(求月票啦)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七十六章 心有熱血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八十一章 舊約鎖真言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九章 同窗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九十九章 深空密地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六十五章 看見劍就想吐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十八章 偶遇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