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

金身術,一旦練成,從生命層次上提升,有着遠超常人的體魄,從早期的抗擊打能力,到真正的鐵劍砍不動,再至金身不壞,在普通人眼中這就是超凡。

王煊投入在當中,一遍又一遍的演練,在冥想的虛寂世界中,時光對他來說,相當的漫長。

他在這裡可以從容的思考,擺出最精準的體術姿勢,稍有瑕疵就會被合理的矯正。

雖然在練金身術,但王煊發現自己依舊保持着一種超然的狀態,可以冷靜的審視自身,心神空明。

“冥想的最高層次,進入虛寂之地,是我的精神在常駐,立足在這裡演繹金身術。”

王煊很清楚,這片寂靜如同荒蕪宇宙的空間,屬於一片極爲特殊的領域,給人無比真實的感覺。

他的真身不可能出現在這裡,但是,這種修行似乎可以反饋到肉身中。

王煊內外通明,心神冷寂,宛若超脫出去,俯視着自身的一切,在練金身術的過程中,失誤越來越少。

直到最後,他的動作與經文中的記載別無二致,挑不出任何瑕疵。

此時,透過虛無與死寂,他隱約間感應到外面的身體,似乎正在適應種種的變化,擺出一個又一個姿勢。

他外面的身體做出了最爲標準的動作,正在演繹完美的金身術。

不過,那種動作十分緩慢,像是在以肉身銘記着什麼,而不像在虛寂之地那樣進行無數次的嘗試與演練。

……

在這種絕對冷靜的狀態中,王煊思忖,最高層次的冥想,外界幾分鐘,這裡可能就是數年的光陰,但真的能將這裡的成果帶出去嗎?

如果離開這裡,精神層次的感悟等,應該沒有問題,可以帶出去。

在虛寂之地,數年光陰流轉,相對而言,主要是針對精神層次。

可是外在的肉身縱然銘記下這種感覺,會跟着提升嗎?

他認爲,肉身應該跟不上這裡的變化。

這未免讓人遺憾,但他又覺得無比的真實,畢竟肉身並沒有跟進到這裡。

如果精神旺盛,帶着所有感悟與無暇的金身術記憶迴歸,在現實世界中是否可以加速金身的形成?

不過,王煊也注意到有些不同尋常的地方,審視自身,在虛寂之地的外面,可模糊感知到的外在肉身,爲什麼也在動,並以最爲標準的動作演繹金身術,真的只是潛意識在推動嗎?

現在的他擁有超級敏銳的感知,立刻意識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

在虛寂之地,屬於冥想的世界中,數天後,王煊竟然覺得有些疲累了。

他不禁皺眉,不是說最高層次的冥想,可以駐留這裡數年之久嗎?甚至時間可能會更長。

忽略了什麼,哪裡不對?他平靜的思忖,看着正在演練金身術的自己,動作漸緩,都要出瑕疵了。

“不是這樣。”他輕語,精神竟略顯疲憊。

突然,他近乎淡漠的雙目中,劃過兩道光彩,他知道問題出現在哪裡。

他爲什麼可以進入這裡?一切都是因爲,他在超感狀態下運轉先秦竹簡中的根法,這才立足在此。

下一刻,王煊改變了,不再以疲憊的精神演練金身術,而是再次催動先秦方士留下的根法。

幾乎是瞬息間,一切都變了,他的精神開始旺盛,疲累等逐漸消退,連感知等都在提升中,狀態迅速變好。

很快,他的精神感知與敏銳程度不斷增強。

隨後,他的超神感知全面恢復,並蔓延出去,竟觸及到了什麼東西。

“運轉先秦方士的根法,我接引來了某種神秘物質!”

他第一時間做出精準而正確的判斷,那是一種難以闡釋的神秘因子,散落在虛寂之地。

正是這種神秘因子的飄落,他的精神不再疲憊,而是越來越旺盛。

王煊處在最高層次的冥想中,察覺到有解釋不清的物質自外而來,進入虛寂之地,讓他的狀態變得前所未有的好。

就像是天降甘露,澆灌虛寂之地,也滋養了他精神。

時間流逝,他覺得不僅是精神,連模糊間感應到的肉身似乎也在變化。

他意識到,用最高層次的冥想已經不足以描述眼前的這種現象,需要用黃庭內景地來闡述。

“這裡是道家的黃庭內景地,絕對的虛與靜,處在空明時光中,接引來不可言說的神秘因子。”

內景地,寂靜,虛無,像是一片死地,但是立身在這裡,卻能接引來對精神與肉身非常有益的物質。

王煊明悟,舊術的根基在內景地!

剎那間,他進一步確信,開啓先秦方士傳承中的秘法,最正確的路數就是在內景地中進行。

甚至,他有些懷疑,舊術的起源也與內景地有關。

先秦方士何以那麼強大?

因爲,想練他們的法,必須先要以超感狀態來到此地,這樣便可以接引到神秘物質。

漫長歲月以來,後來者少有人登臨此地,所以舊術愈發暗淡,後人的成就很難再與方士比肩。

進入最高層次的冥想,立身在內景地中,這是練先秦竹簡高深根法的必要條件,這道門檻直接阻攔住古今無數人。

不久後,王煊感受到外在的變化,肉身果然得到好處,不侷限於虛寂之地的精神。

隨着時間推移,內景地飄落的神秘物質飽和了,再去運轉方士的根法也無用了,王煊便再次開始練金身術。

這次他注意觀察,效果果然比早先更好。

內景地中,他完美無瑕的演練金身術,隨着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他的體術在不斷的變強。

同時,他模糊的感知到,其肉身也在動作着,被神秘物質滋養,金身術在緩慢的提升中。

他洞察到,從內景地中接引來的神秘因子可以進入現實世界中,被他的身體吸收。

這意味着,他在最高層次的冥想中獲取的金身成果,可以完全的帶到現實世界中!

哪怕王煊處在絕對的冷靜與超然狀態中,也在剎那間,略微一顫,但很快一切情緒波動就又被撫平了,內景地恢復到寂靜。

一年,兩年,在虛寂之地,王煊不斷練金身術,每當稍感疲累時,他就會再次運轉先秦竹簡中的根法,接引不可描述的神秘因子,澆灌此地,直到飽和。

兩年的時間,他在內景地中練成金身術第二層,並且感知到外在的身體也發生了變化,脫下一層皮。

一切都是因爲,從內景地中接引來莫名的物質,確保了肉身的提升與變化,與精神領域一致。

在內景地的兩年中,王煊不僅在練金身術,他也在嘗試練幾頁金紙上的體術。

畢竟,這種法門對他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那是道教創始人留下的東西。

在此過程中,他發現一則瘮人的真相,此術竟傷身,金書上記載的體術實在太恐怖了,很難練成。

“以前無知者無畏。”

這是王煊對自己早先沒有進入內景地之前就練這門體術的評價。

在這裡,他以強大的感知,近乎超然的狀態,俯瞰自身,發現了很可怕的事實。

在他練這種體術時,只要有絲絲的疼痛,其實五臟六腑便受傷了,在內景地可以清晰的看到,臟腑上細微的出血了。

如果是在外界,恐怕需要最精密的儀器監測,才能捕捉到這種極其細微的變化。

因爲這種傷很微弱,幾乎可以忽略掉。

但對練體術的人來說,長期如此,慢慢積累,必然會出事兒,後果不堪設想。

早先,王煊覺得,這又不是撕裂的痛,忍一忍就過去了,每天都多堅持一會兒,早晚會慢慢適應。

現在立足內景地,他明白了,過去險些誤入禁區中。

“金書上的體術,原來只有來到內景地才能練成。”

王煊注意到,當臟腑有微不可見的出血現象後,內景地的神秘物質就會瀰漫起來,滋養臟腑,直至痊癒。

不愧是張道陵留下的金書,起點實在太高了,進入不到內景地的話,根本不能練這種體術。

而且,兩年的時間,王煊也只是將第一頁金紙上的第一幅刻圖練成。

這次,他沒有像在外界那般,囫圇吞棗,將第一頁金紙上的幾幅刻圖全練,而是主攻一幅圖。

果然,經過臟腑不斷出血,兩年世間的打磨,第一幅圖被他練到圓滿。

關於這幅圖,無論他怎麼折騰,臟腑都不再受傷。

“難度太大!”

王煊認爲,這種體術不是爲現階段的他準備的,這完全是他不斷負傷、生生熬着換來的成就。

第一幅圖就如此,可以想象後續,只會更難!

他決定,先提升金身術,關於張道陵留下的東西,留待他將來境界更高一些時再去認真練。

內景地中時間流轉,又過去三年,王煊將金身術練到第三層,他覺得再有幾個月的時間,第三層就徹底圓滿了。

這時,一種莫名的感觸涌上心頭,他立刻知道,最高層次的冥想結束了,他即將從內景地退出去。

果然,虛寂之地,不再寂靜,漸漸有了聲音。

那是他自己的心跳聲,還有窗外很輕的風聲,以及更遠處街道上駛過的汽車聲。

內景之地消散,王煊的精神徹底迴歸現實中。

他第一時間感受到自身的變化,脫下兩層皮,新的肌體晶瑩而堅韌,體質比以前明顯提升,更強了。

現實世界中,他的金身術達到第三層!

他去看時間,內景地五年的光陰,現實世界中居然僅僅過去……幾分鐘!

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一百一十八章 舊約的代價與報復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一百三十一章 月夜奇蹟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逢第六章 女神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四十六章 邂逅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二十三章 超感第一百零八章 菩薩們太熱情了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三章 續命項目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四十八章 來自深空的信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十章 新術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二十章 新星原住民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十章 新術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逢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
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一百一十八章 舊約的代價與報復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一百三十一章 月夜奇蹟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逢第六章 女神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四十六章 邂逅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二十三章 超感第一百零八章 菩薩們太熱情了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三章 續命項目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四十八章 來自深空的信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十章 新術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侶(四更求訂閱,求保底月)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二十章 新星原住民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三十二章 奇物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十章 新術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逢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