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切只爲造化

“快看,那個土人又出現了,辣眼睛啊!”

很遠的地方,有人站在山頭上眺望,發現了王煊,驚的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人啊,連一件衣服都沒穿,只是下半身用樹皮做了個簡陋的短褲,正在一路狂奔,怎麼看都像是野人。

“果然是未開化的土人,沒羞沒臊,光着身子就敢四處亂跑!”幾名外星大宗師俯視着,深深地鄙夷。

“不要小看他,這個土人生存能力很強,居然又活了下來。”

有人警告,他們守在這片區域,一是想殺死王煊,二是想尋找機會繼續採藥。

“他連蠶蛇的腹內都敢躲,不遠處有一條大河,我猜測,他沒準躲在某條大魚的肚子裡,在水中隔絕氣息,隨波逐流,逃過一劫!”

“有道理,他練成了金身術,躲到兇獸的肚子裡去,還真是個辦法!”那個親身跳過河逃命的男子點頭,若有所悟。

幾人眼神冷冽,腦補出王煊各種野人行徑。

“準備獵殺他,這次絕不能放走他!”活着的五人準備報仇,恨透了王煊,因爲他,他們這個隊伍連續減員。

“我們只剩下五人,根本競爭不過其他隊伍了。尤其是,我剛纔遠遠地看到了‘羽化星’的人,他們領隊的女子在對付一頭怪物時,居然施展出了類似超凡的手段!”

有人嘆道,他只看了一眼,就立刻逃走了,怕被發覺。

在密地外部區域,不是一個隊伍的人,那就是死敵,是競爭對手,一旦相遇必有一方被殺的沒有活路。

現在他們徹底沒心氣了,還未競逐,人就減員一半了,現在只希望躲在這種超凡巢穴附近,能活下去。

“很顯然,有人可以晉升超凡,卻卡着不突破,想在外部區域獨佔鰲頭,拿到那傳說中的好處。”

“有的隊伍的野心比你們想象的還要大。”名爲卓揚的男子開口。

他認爲,有人想在外部拿到最大的好處後,再進軍超凡境界,接着趕到密地較深處去,進行超凡之戰,爭奪那樁傳說中的造化。

在超凡領域,都被稱爲傳說中的東西,那必然是稀世瑰寶!

它足以改變一個修行者的命運,不然的話,一般的東西也不會讓他們出現在密土競逐與爭奪。

……

王煊找準機會,衝着銀熊的巢穴就衝過去了,已經聞到那簇銀白藥草的清香。

在藥香中,也有種惑人的特殊芬芳,這一點與血葡萄相似,讓人忍不住想接近與吞食。

王煊剎那明悟,這裡毗鄰逝地,八大超凡巢穴的祖上多半真有可能是走真體路的的生靈,實現了妖魔化。

所以,他們居所的藥草多爲妖魔果實。

“咚!”

突然,一塊數十斤重的石塊從天而降,險些砸中他,落在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接着,不斷有石塊砸落,鬧出巨大的動靜。

王煊霍的轉身,看到了遠方的山峰上幾道身影一閃而沒,迅速消失了。

這是想……借熊殺人!

王煊眼中怒火噴涌,居然有人壞他的機緣,眼看就要成功了,現在卻震動這片山林,爲銀熊通風報信。

儘管距離藥草不遠了,但他還是毅然轉身離去,朝着迷霧地帶衝了過去。

擋他採藥,阻他晉階,這好比生死大仇,王煊怒火直衝天靈蓋,恨不得立刻去追殺那幾人。

他自然看清了,是那幾個外星大宗師。

他們還沒有離去,這是盯上了他,非要除掉他不可,那沒什麼好說的,一會兒必須反殺過去。

密林深處,暴烈的戾氣衝起,恐怖的能量激盪,頓時讓許多大樹全都炸開了。

那頭圓滾滾的銀熊居然衝上高空,簌簌抖動間,原本肥胖的軀體變瘦了。

它居然有一對毛茸茸的巨翼,平日不用,摺疊在在身上,顯得很臃腫。

現在展開雙翼後,銀光暴漲,它像是一道雪亮的雷霆劃過密林上空,俯視着自己的巢穴。

王煊頭皮發麻,這個跑的最慢的怪物,現在快成一道閃電了,比那頭金色怪鳥還要迅猛,誰擋得住?

還好,他剛纔很果斷,被人阻擋與破壞後,調頭就跑了,沒有硬着頭皮去採藥。

不然的話,現在肯定成爲銀熊的血食了!

銀熊沿着王煊那踏裂地面的足跡一路追了下來,感知無比敏銳。

險而又險,王煊沒入迷霧間,銀熊沒追上,只看到了他模糊的赤裸背影。

轟隆!

銀熊吐出一道閃電,在絕地外炸出一個巨坑,裡面黑洞洞,很深,扔進去幾個巨型怪物都填不滿,坑的邊沿焦黑一片。

王煊被驚的不輕,果然最低調的纔是最厲害的,那頭銀熊圓滾滾,沒有想到這麼恐怖。

他認爲,兩頭蠶蛇加在一塊都不是這頭會噴吐閃電的銀熊的對手。

但他還是覺得,如果沒有那幾人破壞,他採摘到奇藥後,即便被銀熊追殺,也能順利逃到這裡。

“阻我道途,應該把你們扔去喂熊!”王煊十分惱火,這確實浪費了他一次絕佳的機會。

他等了很久,才謹慎的離開迷霧邊緣區域,以強大的精神領域探索,確定無危險,這才進入山林中。

沒法薅銀熊的熊毛了,這個會飛又能降下雷霆的暴脾氣怪物太危險,得換個超凡巢穴了。

“我和銀熊無冤無仇,就不惦記它的超凡藥草了。冤有頭債有主,我去找山龜報仇!”王煊寬慰自己。

在此之前,他想先將幾個外星人解決掉,不然半路再阻擊他,那問題就太嚴重了。

王煊在山林中坐了很長時間,琢磨着,這幾個外星人是怎麼來的,飛船在哪裡,是否還有同夥等。

“他們只是爲採摘妖魔果實而來嗎?”王煊認爲不太可能。

這羣人如此年輕,就已經是大宗師,說明他們背後的星球底蘊驚人,不會比密地差,超凡文明體系成熟,不至於缺少藥草。

“他們所爲何來?不惜跨越浩瀚的星空前來,必有讓他們非常動心的東西,我替他們接收好了!”

在王煊思忖,還未行動時,那幾人主動現身了,摸索到了這片密林中。

“找到了!”五人無聲無息地圍了過來,下定決心殺死這個土人,終於鎖定了目標。

王煊形成精神領域後,感知超級敏銳,掃視四方,頓時露出冷意。

他還沒去找這些人算賬呢,他們反倒提前出現,想要來獵殺他。

王煊站起身來,看向圍攏過來的五人,他鎮定而從容,這倒是省卻他去找人的麻煩了。

“說不定這個土人的祖先還是我們歐拉星人,最終留在這顆星球沒有走成。”有人開口。

“連件衣服都不穿,真是迴歸到了茹毛飲血的原始狀態。”

他們沒什麼好言語,非常仇視王煊,因爲他殺過他們的同伴。

“你們這些人來自哪裡?”王煊問道,可惜,對面有精神力強大的人,但卻沒有形成領域,無法洞徹其意。

王煊無奈,最後只能點指他們,用他們的語言,一個一個稱呼去:“土人!”

當然,他以精神領域捕捉思感,也只能和他們的語言對應上個別詞而已。

幾人頓時炸了,他們眼中未開化的野人,居然反過來稱呼他們爲土人。

一剎那,雙方就交手了!

王煊在大宗師中期階段,而對面有後期的人,但他一點也不怵,早先就殺過他們當中的人,突破後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他有意試試自己金身術的強度,所以上來就橫衝直撞,尤其是認準一個目標後,他像是一發炮彈般,以整具身體轟砸了過去。

那個人極速倒退,張嘴就噴出一道光焰。

結果,王煊的胸口微震,一道雷光綻放,擊散火焰,並轟在那人的身上,讓他半邊身子都麻了。

轟的一聲,王煊去勢不減,整具軀體都是武器,撞在那個身子發麻的男子身上。

這個男子感覺像是被極速奔跑而來的超凡莽牛撞在身上,劇痛無比,當場就有幾根骨頭斷了,他橫飛了出去。

王煊速度極快,竟又再次追上,就要一巴掌拍死他,但忽然想到自己還沒有衣服,便不想將他拍的血淋淋。

他一把撈住這個人,而後咔吧一聲,扭斷了他的脖子,解決了一位對手。

他對自己現在的戰力很滿意!

剩下的四人震驚了,這才一交手,他們當中的一位大宗師就被殺了?!

“殺!”

他們怒喝,都已經知道王煊金身術大成了,不敢硬撼,全都動用大宗師領域中才能施展的光焰、雷霆等。

但是他們發現,即便雷霆將王煊轟的踉蹌,也殺不死他,他的身體金光流轉,金身術生生硬扛住了。

不僅他們會這些秘法,王煊也會,而且無論是雷霆,還是光焰,他都能施展。

正常來說,大宗師領域,一個人只能掌握一種特殊的能力。

轟!

王煊五臟發光,一道閃電就劈了出去,將其中一人打的橫飛。

那人胸口焦黑,不斷痙攣,差點直接失去戰力。

王煊前衝,想給他補一巴掌,結束他的性命。

五人中那個唯一的女子尖叫,對王煊進行進行精神衝擊,阻止他殺敵,她的精神能量不弱。

但這根本奈何不了王煊。

同時這個女子心口雷霆迸發,不斷向前轟落。

王煊冷笑,盯上了她,自身從頭到腳都有金光流轉,他直接撲殺了過去。

女子催動雷霆,而且不斷揮動掌印,向着王煊擊去。

在近身搏殺中,她怎麼可能是金身術大成的人的對手?

她也明白自己陷入危局中,一咬牙,貼身靠近王煊,準備來個魚死網破,引爆自己的五臟,發出最強一記雷霆,轟穿這個對手。

可惜,她失算了,她貼身靠近對手的剎那,王煊雙臂鎖住了她,以蠻力將她抱的渾身骨骼喀嚓作響,當場就斷了一些骨頭。

這種情況下,她的五臟都快被擠碎了,怎麼能共振併發出雷霆?

咔吧一聲,王煊扭斷她的脖子,扔在一旁。

嗡!

氣流被剖開,一道寒光斬了過來,以王煊現在的反應速度,以及強大的身體素質,居然都躲避不開。

噗的一聲,他的肩頭染血,被劈開一道血淋淋的大口子。

這讓他吃驚,金身術都沒能扛住那道寒光?

後方,那個名爲卓揚的人瞳孔收縮,這必殺一擊都滅不掉對方,讓他寒毛倒豎,預感今天危矣。

他手中持着一柄短刀,寒光正是從刀體裡迸發出來的。

他再次催動,短刀上浮現神秘的紋絡,再次飛出去一道光,斬向王煊。

這次王煊準備充足,躲避開了,那寒光一路斬過去,放倒了二三十棵參天古樹,可見威力之強絕!

卓揚面色發白,他知道完了,今天凶多吉少。

短刀是他的長輩親手祭煉的,刻上了特殊的符文,屬於真正近乎超凡的器物,帶到密地中來,被人發現的話會有爭議。

因爲,外部區域屬於超凡之下的競逐。

他的這柄短刀有些踩紅線了!

當然,如果非要辯解,也能說的通,畢竟還不是真正的超凡之物。

當卓揚催發出第三道寒光後,他丟掉短刀轉身就逃,因爲只能發出三記接近超凡的刀光。

當!

這一次,王煊準備的更充分,五臟共振,全力以赴,粗大的雷霆轟出,擊在刀光上。

不得不說,這刀光很恐怖,居然沒有被徹底擊潰,依舊向前飛來。

王煊施展張道陵的體術,手掌發光,秘力流淌,轟在那暗淡的刀光上,將它打滅了!

他有意爲之,就是想掂量這種刀光的究極強度,做到心裡有數,所以沒有躲避。

轟!

王煊五臟發光,閃電將起步較慢的兩人擊中,尤其是其中一人早先更是被劈過,現在還麻痹呢,直接倒在了地上。

另一人被王煊追上,補了一掌,大口咳血,橫飛出去。

關鍵時刻,他留手了,決定留下兩人,還有用處。

他全力追殺那個名爲卓揚的男子,不久後林中發生激戰,這個大有來頭的卓姓年輕強者被王煊格殺,被打爆在林地中。

王煊回來打掃戰場,無論是活人的還是死人的戰衣都被他扒了下來,他找最潔淨的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還有各種瓶瓶罐罐以及兵器等,全部被他繳獲,收進福地碎片中。

那個被打爆的卓揚身上有塊金屬牌子,很是特殊,刻滿了紋絡。

王煊審問兩名俘虜,其中一個男子就是那個曾經跳河逃走的對手,現在他的雙手還有二十二個血窟窿呢。

結果完全沒法溝通,王煊能捕捉兩人的思感,但對方沒有精神領域,無法領會他的意思。

到了最後他也只是大致知道,來了不止這一批人,他們在密地競逐,勝出者將會有大造化。

王煊覺得沒法交流,太困難了。畢竟,他不能真正搜其意識。

最後,他一氣之下堵住兩人的嘴,提着他們接近超凡巢穴。

他遠遠地觀察山龜,耐心等待,直到看它離巢去進食,他看向兩人,道:“你們休息的也差不多了,能夠逃跑了吧,一會兒我給你們機會。”

王煊只給他們留下內衣,跟他早先似的,兩人赤裸着上半身。

他綁着兩人,提到山龜的超凡巢穴外,他快速從那株如黃銅鑄造的小樹上採摘下來四枚發黃的果實。

“山龜,你想吃我,我不和你計較,我只吃你幾枚果實。”

王煊發現小樹上有三根果柄,說明早有三顆果實成熟了,已被山龜自己吃了。

“好了,咱們三個各自逃命,有緣再見!”

王煊放開兩人,然後,他先跑了。

他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出意外,帶着兩人一起來分擔傷害。

王煊一頭向着迷霧區扎去,一路狂逃,因爲那頭山龜的速度真不慢,萬一被它察覺,還是有兇險的。

事實上,真就出意外了,山龜進食時間不長就回來了,吼聲整天,它在後面發狂追殺。

結果,那頭銀熊被驚動了,飛上高天,它看到了王煊,也看到了赤裸着上半身分別奔跑的兩人。

它覺得早先去自己巢穴的人,就是個光着脊背的人類,所以直接朝着一人就撲殺了過去。

王煊回頭看了一眼,默默思量,若是沒有那兩人吸引火力,意外出現的銀熊應該也追不上自己,但確實有一定的風險。

至於山龜,早被他甩沒影了。

他沒入迷霧區中,直接開始大口吞食妖魔果實,酸酸甜甜的,汁水很多,口感相當的不錯,滿嘴都是濃郁的果香。

他的身體慢慢滾燙起來,發出淡淡的光芒。

尤其是,當他真正踏足寸草不生的絕地後,身體宛若要被撕裂了,當初的各種恐怖體驗又出現了。

而且,這次更爲強烈。

王煊忍着痛,無所畏懼,一路向着藍瑩瑩的小湖衝去。

一切都如早先經歷的那樣,高臺出現了……

直到碧海的盡頭,金光點點,竹船要從迷霧中出現了。

王煊露出笑容,又要見面了,也意味着他又要大幅度提升實力了。

“奇怪,又有人成功闖進來了,這顆生命星球果然不凡,數百年的沉寂後,居然開始接連出現非凡生靈,踏足逝地秘路。”

擺渡人剛纔在沉眠,被驚醒後頗有感觸,不知道這次的生靈是否也很另類,上一個居然敢招惹紅衣女妖仙,着實讓他印象深刻。

長章,求下月票啦,感謝大家!

第一百三十九章 拯救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一百五十八章 實力全面暴露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三章 續命項目第九章 同窗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八十一章 舊約鎖真言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逢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十八章 偶遇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一百七十一章 染着列仙血的石板經文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一百七十五章 狐王茵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七十一章 老陳被貓叼走了(求月票啦)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幕後的世界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一百一十八章 舊約的代價與報復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一百八十三章 踏足超凡領域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一百五十四章 外圍之變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一百七十一章 染着列仙血的石板經文第九章 同窗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四十八章 來自深空的信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一百零七章 月亮之上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性(上架了求訂閱,求保底月)第四十六章 邂逅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二十四章 趙女神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性(上架了求訂閱,求保底月)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一百五十九章 戀人未滿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八十一章 舊約鎖真言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
第一百三十九章 拯救第一百八十四章 擺渡人嚇毛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一百五十八章 實力全面暴露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三章 續命項目第九章 同窗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八十八章 時代變了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再是仙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四十一章 人生第一次第八十一章 舊約鎖真言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逢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十八章 偶遇第一百七十三章 現世最後的大方士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一百七十一章 染着列仙血的石板經文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一百七十五章 狐王茵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七十一章 老陳被貓叼走了(求月票啦)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一百七十九章 頂級秘法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幕後的世界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一百一十八章 舊約的代價與報復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一百八十三章 踏足超凡領域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一百五十四章 外圍之變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一百七十一章 染着列仙血的石板經文第九章 同窗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四十八章 來自深空的信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一百零七章 月亮之上第五十八章 以一己之力爲舊術續命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性(上架了求訂閱,求保底月)第四十六章 邂逅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二十四章 趙女神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性(上架了求訂閱,求保底月)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一百五十九章 戀人未滿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九十八章 嚮往列仙的異類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八十一章 舊約鎖真言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