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

數日後,按照時間算,各家的探險隊應該回來了。

所有了解密地的人都在等待,靜等他們公佈“戰績”。

“現在是安靜期,但保不住秘密,各家是什麼情況,究竟死了多少人,馬上就要傳出來了。”

深空信號羣中,那些人第一時間活躍起來。

“可嘆,宇宙中多姿多彩,本土的大勢力早就去探索密地了,可普通人卻根本不知道這些。”

這的確是事實,各大組織一直嚴守着秘密,沒有對民衆公佈過真相。

新星這些年來出現不少新物種,部分人雖然存疑,但也只是在猜測而已。

“爲什麼會遮着,捂着?自然是爲了壟斷,他們想把持住那些利益。”

深空信號羣中,有人分析。

王煊依舊不說話,現階段他主要是多聽多看,研究密地,瞭解財閥的探險經歷。

“還有一種可能,他們掌控不了密地,存在着很高的風險,甚至可能會傳導到新星來,所以不願公開,怕引起民衆反對。”

起初,王煊認爲,這是一羣組團忽悠他的騙子,現在發現部分人確實有些料。

最起碼,他能在這個羣中瞭解到關於密地的不少消息。

午後,新源探險隊回來了,第一時間告知具體情況,引發羣中熱議,一些人十分激動。

新源這次的隊伍共有二十一人,活着回來十一人,存活率高於百分之五十!

這如果傳到普通人羣中,會讓很多人心驚,五成的生還率,現今沒有比這更高危的職業了!

但在異域探險,這已經算是高光時刻,全靠同行襯托,其他隊伍死的人更多,經常全滅。

王煊沉默地看着,心中嘆息,探險者真不易,完全是拿命在換明天,一半的生存率就有部分人願意去。

不過能夠活着回來的人,大多都採集到了奇物,回到舊土就能賣到天價,足夠花一輩子了。

雖然是高風險,但也有高回報,所以有人願意去以命相搏。

羣中有人發照片,活着回來的探險隊員,有一人滿身是血,但笑容卻無比的燦爛,手中抱着一顆人頭大的黃金蘑。

“這麼大一顆,最起碼也要一億新星幣,幾輩子都花不完!”

深空信號羣中沸騰,很多人都無比激動,眼紅與羨慕的不得了。

“你說少了,這在古代都算是靈藥了,給現代人服食能延年益壽,抗衰老。每次採摘到這種東西,財閥都會花天價收購,最少也得一點五億新星幣!”

“黃金蘑,好東西啊,練舊術的人吃這麼大一顆,直接就能順利破階,實力更上一層樓!”

新源探險隊放出一張照片,比什麼都有說服力,引發熱論,連王煊都動心了。

傍晚,終於有大組織的戰績泄露出來,不是自己公佈的,而是有了解內情的人傳出來的。

“宋家這次終於沒有全滅,活着回來三人,不過有兩人被重創,需要換人造腎和肺。”

上個月,宋家的探險者都死了,相當的慘烈,而且不止一次了。這次能有人活着回來,已經算不錯了。

“宋家這次去了多少人?”

“好像去了一百六十多人,都是實力不弱的修行者。”

深空羣中短暫寂靜,然後一羣人排着隊發“倒吸冷氣”的表情,被驚到了,感同身受有寒意。

宋家以往的探險者不管分成幾隊,但總體人數一般都在百人左右。

這個月雖然沒有全滅,但其實死的人更多!

這麼高的死亡率,以後誰還敢去?除非活膩了去送死。

王煊也是頭皮發麻,前往密地動輒就死絕,連財閥的隊伍都折損成這個樣子,這也太可怖了。

這種死亡率,估計會讓踏上密地的人最後關頭悔不當初。

反正他心中打鼓了,他是爲提升自己,爲超凡而來,前提是好好活着,他不想去賭命,沒必要那樣折騰。

很快,秦家的情況也被人傳了出來,這次他們去的人不多,五十幾人全部死在密地,沒有一人活着回來。

這讓得到消息的相關方心頭沉重,密地越來越危險了,似乎出了什麼變故,奇物越來越難採集。

“秦家是超級財閥之一,這次爲什麼只去了五十幾人?因爲,他們經常團滅,很多人都不敢加入他們的隊伍了。”

深空信號羣中有人感嘆,再這樣下去,秦家提前給再高的報酬都沒用,沒人敢去了。

“戰報”陸續傳來,起源生命研究所的探險隊表現可以,存活率達到百分之十五。

名爲“神行”的頂尖僱傭兵組織,這次派去了一批精銳,但近二百人只活下來六人。

接着,關於趙家那支隊伍的詳情傳出,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三!

王煊很想給自己默默地點支菸安靜下,不過他不抽菸。趙清菡可是邀請過他去參加她家的探險隊,就這個死亡率……誰敢去?

趙女神是不是對他有意見啊?他兩次談論趙清菡,都被她在背後抓個正着。

第一次是意外,他纔開始感慨,說凡你喜歡與嚮往的,結果便被秦誠亂插話。

第二次他提醒秦誠時,說趙女神可高冷,可撩人,想對外展示什麼面孔,全在一念間,道行極爲高深,一般人降不住她。

“小趙不會是故意想弄死我吧?”那種死亡率讓王煊身上冒寒氣,有點懷疑人生。

他打定主意,除非趙清菡自己也去密地,不然的話她們家的那支探險隊碰都不會碰,有多遠躲多遠。

不出意外,各家的隊伍全都損失慘重,有幾家全滅,其他家能有人活着回來就算不錯了。

晚間,各種消息傳出,簡直是比慘大會。

“孔家的戰艦落地後,從裡面擡出來一具又一具血淋淋的擔架,當時就把人們驚呆了,而後是一片大笑聲。”

“像話嗎,人家已經夠慘了,你還說現場有大笑聲?”

“爲什麼不笑?重傷的纔會被擡回來。死了的不是橫屍密地,就是進了莫名生物的嘴裡,根本沒時間,也沒有能力去搶回遺骸。”

“我覺得,這種大笑……有些魔性!”

不出意外,深空信號羣中各種消息齊炸,王煊逐條細看,瞭解到最新情況。

他輕敲桌面,暗自琢磨,從密地越來越嚇人的死亡率看出一些情況,他認爲那裡出了變故。

早期,各家存活率比現在高,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他想到吳茵、鍾晴、李清璇共遊周河,約莫着在爲三家結盟試探,在做前期準備工作。

現在已經很明顯,幾天前的信息登記,哪裡是爲修行者服務,完全是爲了方便財閥選人。

最近死的人太多了,各大勢力想挑選到合適的修行者都有難度,給再多的錢也沒人敢去。

這麼做對於財閥來說,一舉兩得,讓修行者去探險,最終許多奇物都會落入他們的手中,而且會消耗這羣不穩定的因素。

以秦家爲代表的部分保守財閥,擔心一些超凡者誕生後會出現各種問題。

鍾傢什麼狀況?似乎還沒有他們的消息傳出,王煊一直在關注他們。

因爲鍾家有金色竹簡,他一直惦記呢。

尤其是他現在形成精神領域,隔着很遠就能窺視到經文,所以他想找個機會和老鍾嘮嘮嗑。

雖然他知道這很不現實,但萬一哪天有機會去老鍾書房呢?

王煊正琢磨老鍾呢,很快,關於他的爆炸性消息就傳來了。

“鍾庸老頭子要逆天啊!”

在深空羣中有人驚歎,而後發出一則讓人難以置信的消息,鍾老頭竟冒死跑到密地去了。

隨後,老陳的秘路組織在元城的負責人也告訴了王煊這件事,證實消息屬實。

這簡直像是一顆核彈投入深海,讓各方都有些目瞪口呆。

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財閥的重要成員踏上密地,就不要說這種家族的掌控者了。

到了這個層次後,哪裡需要他們親自露面,連他們的後人都不去密地,不會踏足險地一步。

許多人都不相信,鍾庸老頭子怎麼會親自去了?要知道,沒有比他更惜命的人了,將自己的長子都熬死了。

他現在已經一百多歲,每次病危都能挺過來,據悉花費各種巨大代價,他先後續命四次了。

很多人都認爲,他的次子鍾長明,也就是當前第一順位繼承人,估計和其兄長一樣,會走在鍾老頭之前。

這老傢伙一生怕死,最後關頭他卻這麼膽大包天,他瘋了嗎?

唯有頂級大組織在得到消息後,第一時間洞悉了鍾庸想幹什麼。

他們暗自嘆息,鍾庸是發瘋了,但也相當的有魄力,到了那種高度後還敢以身犯險。

近期,密地中出現一種傳說中的奇物,與古書中的描述幾乎一模一樣。

按照記載,那種奇物異常稀珍,無法保存,無法帶回,只能當場服食,可續命五十載以上!

“鍾家付出慘重代價,蹚過一次路,並驗證了奇物,想不到第二次鍾庸老頭子自己就敢親臨!”

各家不得不嘆,老鐘關鍵時刻很果斷,頗有些不瘋魔不成活的架勢!

“我們要干預下嗎?他如果出了意外,鍾家……”有人低語。

結果,他剛開口就被組織的負責人打斷了。

“任何一個超級財閥都自成體系,根本不會因爲某個人出了意外而有變化。再說,以鍾老頭子的謹慎性格而言,當出現這種消息時,他不是死了,就是成功回來了,根本不會給人可乘之機!”

事實上,他判斷對了。

就在人們議論,覺得鍾庸會出意外時,一張照片打破寧靜。

王煊也看到了,有人在羣裡發出老鐘的照片。

那是在密地,老鍾扛着一艘救生艙,邁開一雙大長腿,正在發力狂奔。

這是某個組織的探測器捕捉到的畫面,據說,那架探測器受損嚴重,照片應該是一兩天前拍攝到的,因爲受到強烈干擾,今日才被傳回。

“老鍾真牛犇,他竟然成功了。依照時間推算,他已經回到新星!”

各方盯着照片,都無比震驚。

老鍾原本沒有多少髮絲的頭皮上出現一層淡黑色,那是有黑髮冒頭?並且他看起來不那麼老了。

最爲關鍵的是,他居然扛着一個救生艙在跑,那可是重達數百上千斤的東西,普通人怎麼扛得動!

“他也不一定成功,從照片來看,老鍾遇到了危險,正在被什麼東西追趕。他根本來不及啓動救生艙,所以只能先扛着它跑路,說不定現在已經死在密地!”

“請大人物們去鍾家問問,老鍾回來了嗎?”

不管怎樣說,鍾庸老頭子在特定的圈子中火到要爆炸,所有人都在關注與議論。

更有人提及,鍾庸可能是舊術領域的一位絕頂高手,只不過平日低調而已。

最後,有人P圖,將救生艙變成一艘超級戰艦,老鍾扛着它正在跑路,引發轟動,成爲最熱圖片。

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第一百二十九章 月夜人面現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一百五十九章 戀人未滿第十五章 羽化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十五章 羽化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八十九章 雷霆滾滾殺人夜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八十三章 踏足超凡領域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八十一章 舊約鎖真言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八十六章 王宗師!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八章 聚會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四十六章 邂逅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人五衰病由來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坑爆了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五十六章 萬古夜未央第八十六章 王宗師!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
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第一百二十九章 月夜人面現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四十五章 菩薩搬遷第一百五十九章 戀人未滿第十五章 羽化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十五章 羽化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八十九章 雷霆滾滾殺人夜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八十三章 踏足超凡領域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八十一章 舊約鎖真言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六十七章 古今境界層次初對照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八十六章 王宗師!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八章 聚會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殺第二章 韶華易逝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四十六章 邂逅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人五衰病由來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仙盯上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八十三章 舊術不舊第二十五章 接觸神秘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時代臨近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坑爆了第一百章 璀璨的王宗師第五十三章 舊術最後的輝煌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五十六章 萬古夜未央第八十六章 王宗師!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九十一章 鬼神退避的古劍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仙泉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凡之吻第五章 棄若敝履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四十七章 千金司機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七十八章 寶藏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