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舊約的代價與報復

深邃的星空中,一艘銀色的飛船內,秦鴻安靜地等待,並未接到異常報告,月球很平靜。

“這是科技的時代,如果有神明,也將從我們中誕生。”他在自語,眼中有火光在跳動。

不久前,幾大組織從古代的神秘洞府中挖出來的那批典籍實在太珍貴了。

他們組織一大羣學者、教授破譯,解析羽化,研究超凡,獲得了驚人的秘密。

“列仙漸消亡,最終……也活不過來。而我們腳下的路卻通向未來,將觸及真正的長生。”

秦鴻站了起來,聲音鏗鏘有力。他通過大屏幕望向浩瀚的星空,未來值得期待!

他有自信,更有足夠的底氣,現在的超級戰艦隻是雛形,以後還會升級,今天的實戰測試非常完美。

“至於個體力量的方向,我們有更可好的選擇。”

秦鴻相信,他們掌控的生命研究所將會持續突破,不久後會有烈陽菩薩出世,將來還會誕生出終極菩薩!

“有些人如果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很快就會被掃進歷史的塵埃中!”

秦鴻十分冷漠,他想到了舊術、新術領域的人,如果不聽話,要他們何用?!

他的臉色愈發顯得冷酷,覺得該與一些財閥、大組織協商了,制定規則,對某些領域的人有所限制。

在璀璨的科技文明下,要那些人有什麼用?只需他們研究“續命”這個課題就足夠了,如果去追求個體的破壞力,那就是毒瘤!

這不是他一個人的意思,自始至終都有幾家財閥明確表達過這個觀點,現代社會不需要過於“危險”的人出現。

雖然也有部分財閥投身於那些“術”中,希冀將超凡力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但這與他們制定規則、限制那些危險分子並不矛盾,因爲秦家也在追求這方面的力量,走的是基因超體路線。

……

月坑崩解,不斷下沉,禁地破滅了。

大幕消失,那個人與他身後的世界淡去,成爲虛無。

可是,最後的關頭,王煊又聽到了他絕望的低吼聲:“舊約,是我負了你,還是你負了我,代價給你!”

這又是什麼狀況?

然後,王煊就看到,那徹底暗淡下去的月球表面,有一隻大手出現,血淋淋,斷落下來,相當的恐怖。

接着那隻手掌一分爲二,其中有五分之四的部分炸開,化成光雨,向着基地這裡灑落而來。

這次人們看到了光,都露出驚容,眼睜睜地看着“雨點”沒入保護層中,想躲避都來不及。

無論是正一觀、還是白馬寺這次都沒有對抗,不見陽平治都功印發威,也不見佛門的“卍”顯化。

王煊二話沒說,抽出短劍,抵在身前,又將秦誠一把拉到身邊,緊張地盯着半空中!

那模糊下去的大幕最後一閃,像是橫移億萬裡,徹底遠去,消失的無影無蹤。

剩餘的五分之一手掌則沖霄而起,眨眼沒入深空中。

普通人依舊沒有看到斷手,只看到奇異的光雨。

“這是代價,也是報復啊!”王煊擡頭,他猜到斷手去了哪裡。

遠去的手掌極速而行,開始燃燒,在沿途灑落出光雨。

毫無疑問,想幹預現世,需要與真實世界相融,才能動用這裡的力量。

“擋住那片光雨,開火!”超級戰艦掃描到異常能量物質,警報長鳴。

“啓動曲速引擎!”

然而,似乎來不及了,那片光雨到了近前,儘管他們擊散了光雨,可是警報依舊在長鳴中。

他們看不到那隻斷手!

所有人都慘叫了起來,精神被衝潰,許多人當場死亡。

“開啓防護罩!”有人發出最後的大吼聲,砰的一聲,剛命令完,他的眼神就暗淡了,精神崩解。

最後,這隻斷手一分爲二,其中的一半顯化出來,逐漸凝實爲光,轟的一聲,將整座超級戰艦轟碎。

深空中爆發出刺目的光,這個時候可不是一股勢力在關注,而是有很多家,全都被驚到了。

原以爲塵埃落定,一切都成爲定局,誰能想到,最後又出現這種變故。

深空中有嘆息聲,與縱目男子的聲音相一致。他斷落的手掌不可能長存世間,這是永久的失去,代價很大,干預現世太難,馬上就要消散了。

他的斷手在毀掉超級戰艦、衝潰那些人的精神後,也得到一則消息,深空中有一艘飛船在發號施令。

殘餘的少許手掌,徑直朝着深空而去,儘管他知道可能來不及了,但依舊不想放棄。

秦鴻得到稟報,並通過大屏幕看到最後的結果,嚇得亡魂皆冒,因爲他已經命令飛船返航,此時都快接近那艘超級戰艦了。

“來不及了,距離我們太近,已經看到那個發光物!”有人大吼,眼看就要撞上飛船了。

“逃生艙!”一些人慌亂了,衝向逃生艙。

事實上,秦鴻反應很快,第一個躺進去,這些都是單人艙,而後他快速啓動。

轟!

殘餘的手,實在堅持不住了,無法在現世駐留太久。最終它完全顯化出來,融入真實世界,看起來血淋淋,轟的一聲將飛船砸爆。

這一刻,各大組織都捕捉到這一畫面,深感驚悚,好長時間各方都沒有說話,心頭十分沉重。

今天的嘗試可謂很大膽,檢測結果起初也很完美,但最後這兩擊卻讓許多人心頭浮現陰霾。

最終,秦家的人開口:“沒什麼大不了,殲星艦快就要問世了,而消亡的很難再現,更難對現世施加較大範圍的影響。”

另一人附和,道:“沒錯,況且,我們在解析羽化,未來你我中未必不會出現那樣的人。”

很長時間,各方都在思忖,都在沉默,有些冷場。

因爲這種事實在讓人忌憚。

……

正一觀中,秦誠道:“老王這是什麼狀況,月球居然下雨了?”

“沒事兒,跟在我身邊,不要亂跑。”王煊手持短劍,那些光雨不沾身,也沒有觸及秦誠。

此外,正一觀存放有陽平治都功印的主殿中,也無光雨落下,幾個老道士也沒受什麼影響。

他立刻拉着秦誠走開,沒讓那裡的道士看到他這裡的異常。

當來到街上後,他與秦誠瞭解到一則瘮人的真相,許多人居然丟失了部分記憶。

“什麼情況,我記得剛纔保護層外面動靜很大,我的記憶怎麼漸漸模糊了?”

“有點奇怪,我有些健忘,好像遺漏了什麼。對了,月坑那裡出大事兒了,剛剛發生,我居然快忘掉了。”

……

王煊知道,月坑成爲歷史了,一切都結束了,大幕後的世界遠去,徹底消失。

但是,它造成的影響實在是有些詭異,最後的光雨灑落,這是在“淨化”嗎?讓普通人忘記超凡。

細思實在恐怖,令人不寒而慄,列仙的一隻斷手有五分之四作爲代價,居然是洗去自身的痕跡?!

舊約到底是什麼東西?縱目男子竟爲此付出這樣的代價。

秦誠被嚇的不輕,嘆道:“我只是個普通人,這輩子沒什麼野心,列仙列祖在上,你們不要在意我。”

王煊沒搭理他,還在想剛纔的事。

他不止一次看到大幕後的世界,但是每次都不同。

紅衣女妖仙轉身離去時,王煊曾看到,她踏破廟宇遠行,斷壁殘垣,菩薩像倒了一地,但那片世界生機勃勃。

女劍仙所在的大幕後的世界,也有濃郁的生機,劍光沖霄,她在那片天地中有敵,曾與人戰鬥。

“老王,我有些恐懼啊。你看,這些人真的都快遺忘不久前的事了,全都魔怔了,努力思索都想不起來。”秦誠不安。

王煊擡頭,天上的光雨已經消失,他收起短劍。

他立刻意識到,財閥與各大組織如果知道這片基地此時的情況,肯定也會跟着順勢掩蓋真相,畢竟過於離譜,容易引發大規模的慌亂,以及各種熱議。

“走,趕緊去公司看一看深空中到底發生了什麼。”王煊說道,如果真相被掩蓋,那麼很多的消息都將被抹去。

鼎武是一個大組織,主要從事安全服務,有僱傭軍,有戰艦,更有各種先進的監控設備等,能在月球開設分部,裝備肯定到位。

“超級戰艦被打爆了,還有一艘飛船……也被那個發光物轟碎了,太勁爆了!”秦誠目瞪口呆。

王煊嘆道:“行了,看完就嚥到肚子裡去吧,你我也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吧。”

他再次來到外面,擡頭仰望,這片浩瀚的深空充滿了迷霧,他到現在也只是初步接觸到一點真相。

舊約……鎖真言。

他無可避免地想到女劍仙說過的那幾個字,現在看來,鎖的不僅是古人的真言。

它也在鎖普通人所看到的超凡真相!

“黎琨,什麼時候還我錢?”這時,秦誠一眼看到了那個讓他深惡痛絕的部門負責人。

正在苦惱思忖、覺得自己遺忘了什麼事的黎琨,聞言霍的擡頭,道:“轉了,你查下,已經到賬。”

秦誠一看,果然早就接到銀行的消息,只是剛纔那段時間各種恐怖的事情不斷髮生,他根本沒顧上。

“老王,走,分賬!”他執意要給王煊轉過去二百萬新星幣,自己只要三百萬的本金。

王煊一口拒絕,道:“這算什麼,好像我在借你的事賺錢一樣。”

“你必須得要,這是你幫我追回來的賬。”秦誠執意要給,不然不肯答應。

王煊想了想,讓他轉了一百萬,“賺回來”的兩百萬等於是兩人平分。

“好了,你不要多說,再唧唧歪歪,我就不要了。”王煊說道,並告訴秦誠,他準備訂船票去新星,即將離開。

“什麼,老王你要走了,不等等我嗎?我大概還有半個月也能去新星了,現在不會有人卡我了!”秦誠說道。

他現在心中沒底,今天居然爆發月球大戰,古代列仙對上現代戰艦,別人約莫會遺忘,但他這輩子都不會忘掉了。

很難說這月球上還有什麼,他覺得王煊很神秘,關鍵時刻靠譜,能靠得住。

“放心吧,月坑裡沒東西了。”王煊告訴他,以後都不會有什麼事了,儘可安心。

他必須得走了,今天目睹這樣的事,他有種緊迫感,世界那麼大,而“真實”才向他揭開一角。

他想立刻去新星,去密地,因爲“真實的世界”很恐怖,他需要儘快提升自己。

另外,三年這個期限真的不算長,今日所見讓他心頭沉重,那些問題遠比他想象的要嚴重的多!

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零八章 菩薩們太熱情了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十章 新術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人五衰病由來第七十六章 心有熱血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切只爲造化第一百三十一章 月夜奇蹟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一百三十一章 月夜奇蹟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一百七十八章 列仙舞第七十七章 隻身鑿穿所有陣營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九十九章 深空密地第一百一十六章 戰艦打列仙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第四章 超自然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一百一十八章 舊約的代價與報復第一章 舊土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屬於誰第一百五十四章 外圍之變第八章 聚會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九章 同窗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十八章 偶遇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一百三十八章 單騎殺穿敵營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十四章 探險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五十四章 外圍之變第一百五十八章 實力全面暴露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間有約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七十六章 心有熱血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三十九章 拯救第一百三十八章 單騎殺穿敵營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
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零八章 菩薩們太熱情了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十章 新術第三十七章 天仙伴入眠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人五衰病由來第七十六章 心有熱血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切只爲造化第一百三十一章 月夜奇蹟第一百一十章 追求與踐行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一百三十一章 月夜奇蹟第一百七十章 萬法皆朽第一百七十八章 列仙舞第七十七章 隻身鑿穿所有陣營第七十三章 強勢女妖仙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九十九章 深空密地第一百一十六章 戰艦打列仙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第四章 超自然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二十章 小王太猛第七十二章 菩薩嚇跑第一百一十八章 舊約的代價與報復第一章 舊土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屬於誰第一百五十四章 外圍之變第八章 聚會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九章 同窗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十八章 偶遇第二十七章 仙墳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一百三十八章 單騎殺穿敵營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一百四十八章 成爲妖魔第一百八十章 妖魔大亂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九十四章 駕駛飛船採摘天藥第四十四章 佛求凡人當如何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五十二章 又見紅衣妖仙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密地新人類第七十四章 內景地第一次染血第十四章 探險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五十四章 外圍之變第一百五十八章 實力全面暴露第二十六章 不具普適性第二十一章 不許成精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十六章 銀色獸皮書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間有約第一百五十章 與列仙交易第三十六章 出事兒了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仙炸開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一百四十章 不超凡皆塵埃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七十六章 心有熱血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寧靜時光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宗師第九十三章 圖文並茂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三十九章 拯救第一百三十八章 單騎殺穿敵營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四十章 爲舊術蹚出一條路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六十八章 內景之憂(求月票啦)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八十章 三年之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