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偶遇

那片古剎神秘因子太濃郁,王煊雖然坐在懸浮車上遠去,但是很長時間都在回頭看,實在……不捨。

可他明白,暫時也就先看看了,放出來的人不算少了,再瞎折騰會出事兒!

月亮上沒有大氣層,也就意味着,不會有光線的散射與折射,無論白天還是夜裡,天空都是黑色的。

這裡離太空很近,可以說沒有一絲雜質,但卻永遠都不可能看到湛藍的天空。

漆黑的天幕,冷寂而深邃,這纔是深空的真相。在這裡也能看到星星,但卻不會閃爍,與在舊土或新星擡頭仰望深空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那是新星嗎?”王煊擡頭,黑暗的天幕中有一顆很大的星球,最起碼站在月亮上觀看是如此,給人非常龐大的直觀感。

“對,那就是新星。”懸浮車的駕駛員點頭。

他接送過很多人,每個人第一次站在月亮上遙望深空,當看到那顆生命星球時都會有種震撼感。

在地面看月亮,單從視覺上來說,會覺得它比太陽以外的其他星辰都要大。

而在月亮上看新星,則會覺得更爲壯闊,因爲新星的半徑是月亮的三四倍,在這裡遙望,它自然顯得尤爲巨大!

新星竟與舊土一樣,站在月亮上觀望,它是漆黑夜幕中僅有的一抹藍色。

王煊有種錯覺,彷彿看到的是舊土,而不是新星,因爲兩者在太空中太像了。

懸浮車的駕駛員接送過舊土的人,因此,很瞭解他們的心態,直接開口道:“新星的大陸板塊或許和舊土不同,但同樣有豐富的水資源,此外直徑與質量等都同舊土相仿。”

王煊點頭,這很關鍵,理應如此。

人類相對宇宙星體來說,渺小到連塵埃都不如,而生命也因此尤顯得極爲脆弱,對環境依賴很大。

如果新星與舊土的質量、引力等差距頗大,人類根本沒有辦法在這裡棲居與立足,整個環境相仿,纔是最理想的新家園。

但是,讓王煊頗感吃驚的是,兩地各種參數都極爲接近,這簡直就是姐妹星球!

他琢磨出一些味道,在茫茫宇宙中,想要找到這樣相近的星球,非常艱難,必然有着更爲複雜的潛在原因。

他自然想到了一些事,新星是怎麼發現的?

昔日,舊土爆發熱戰,有部分人逃到月球上,很快黑科技大爆發,沒多久就實現了星際探索,找到新星,而後移民。

其實許多人都有猜測,人類當初在月亮上發現與繼承了什麼,所以纔有瞭如今的一切。

甚至,連新星的許多人都相信,現在的最新研究成果其實依舊是在吃當年月球的紅利,還處在還原階段。

如今某些黑科技的出現,不見得是原創!

隨着對“月球遺產”的不斷解封,今日人類越發的自信,科技在逐步升級,總有一天可以駛向更遠的深空。

不過現階段新星人似乎仿製居多,有些問題無法解析出本質,難以深入利用。

當然,也有部分人懷着恐懼有敬畏之心,是誰在月球留下的科技遺產,如今他們在何方,怎樣了?!

所以,新星高層還是很謹慎的,建立的星門隨時能關閉與自毀,可徹底切斷與外界的聯繫。

不過,近年來小部分人信心越來越強,邁出去的腳步也越來越大。

秦誠在一家名爲鼎武的公司任職,事實上這是一個很大的組織,主要提供安全保障方面的服務,新月上的公司只是鼎武組織的分部。

這個組織在新星的能量不算小,甚至傳聞有自己僱傭兵團,養在荒蕪的星球上,有需要時,可去“密地”探險。

新月的防衛自然由正規的軍隊負責,也有類似鼎武這樣的組織進行補充,查漏補缺。

鼎武在新月的分公司距離那片雲霧飄渺、桂花飄香的古建築羣不是很遠,因此王煊提前下車,準備在這裡看一看,然後步行去找秦誠。

廣寒宮,月亮上最奢華的度假勝地,猶若仙境,有各種夢幻場景與極致的服務。

開懸浮車的司機看到他在這裡下車,羨慕的不得了,還以爲他要住在這裡。

王煊搖頭,他也只是在附近看一看而已。秦誠曾給他寫過信,明確告訴他,這裡的開銷很嚇人。秦誠家裡也算有錢,但他都表示要“節儉”,不去廣寒宮花那個冤枉錢。

新月上,始終是固定的一面對着新星,但月亮也在自轉,不過轉速較慢,差不多接近一個月才完成一次,所以晝夜交替時間十分漫長。

廣寒這裡不太一樣,上空的防護罩經過特別的光感處理,晝夜交替與新星一樣,裡面白霧繚繞。

“看到沒有,知道那些霧氣是什麼嗎?那是稀釋後的月光銀,與其他對身體有益的物質按照一定比例調製,常年在廣寒宮中瀰漫着。”有人開口,頗爲感慨。

王煊頓時吃了一驚,當初老陳對他說地仙草時,順便提及一些奇物,如山螺、黃金蘑等,其中也點到了月光銀。

那是一種稀有礦物,蘊藏在特殊的岩石內部,敲碎後需要立時服用,不然很快就會蒸發,如皎潔月光般逃逸掉。它可以活化血肉,延年益壽,提升體質,是一種無比珍貴的大補物。

廣寒宮居然將這種天價礦物拿來當作“仙霧”佈置,儘管是稀釋過的,可也能感受到他們的大手筆。

雖說這裡有防護罩,攔阻了月光銀逸散的可能,但每日終究都還會有一定的損耗,花費很大。

“這是在仿製仙霧啊。”王煊感嘆,他終於明白,爲什麼秦誠都不敢來這裡消費,從月光銀可窺一斑,太奢華了。

整片古建築羣,仙家氣韻明顯,繚繞白霧,瓊樓玉宇,門口的桂花樹都需要幾個人才能合抱過來。

王煊懷疑,這是假樹,這麼大一株居然栽種到新月上來,他在舊土都沒見到過這麼大的桂花樹。

果然,旁邊也有人質疑,道:“假的吧?”

每天出入新月的人不少,作爲負有盛名的景點,自然少不了人在附近徘徊。

“真樹,是從新星的望月崖上挖下來的,據說,廣寒宮中還有許多桂花樹比門口這株更古老。”

王煊看了看,反正也進不去,覺得沒什麼意思,準備離開。

但就在這時,有人繚繞着“仙霧”走了出來,紅光滿面,一副像是剛大補過的樣子。這是一箇中年男子,一眼就看到了王煊,眼神頓時變了,壓迫感十足。

“是你!”他認出王煊,快步走了過來。

“老凌!”王煊衝口而出,他還真不是故意不敬,確實是深感意外,沒有想到在這裡遇到凌薇的父親——凌啓明。

在王煊的印象中,凌啓明氣場強大,當年第一次見面時,就讓他知道了這個人的性格,果決、強硬。

凌啓明一怔,而後眼神無比凌厲,兩年前還客氣地喊他凌叔呢,結果再見面直接給他降格到老凌!

“你怎麼來的?”凌啓明問道,跟過去一樣,連向人問話都氣勢十足,他雙目炯炯有神,臉上帶着審視之色。

王煊原本想和他解釋下,不是有意喊他老凌,但聽到他這樣問,立刻想到老凌和人打過招呼,不讓他來新星,便不想糾正那個稱呼了,並且反問道:“我爲什麼不能來?”

凌啓明極其嚴肅,目光很盛,也不開口,就那麼沉默着,氣場很大地看着他。

兩年前,王煊就可以很平和的同他講道理,沒有被他鎮住,現在自然更從容。

尤其是,前陣子老吳時常向他身前湊,沒事就聯絡感情,導致他現在看到老凌後,覺得他氣場有點弱了,似乎就那麼一回事兒。

所以,他看到凌啓明瞪眼後,沒搭理他,反而看向他身後跟來的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

他一頭齊耳的髮絲,柔順有光澤,眼睛大而有神,睫毛很長,鴨蛋臉,相當的耐看,可以說是罕見的漂亮。

“這小男孩真俊!”王煊沒搭理老凌,反而稱讚起他身邊的少年。

凌啓明嘴角顫動了兩下,沒說什麼。

但他身邊的少年不幹了,走了過來,昂起頭看向他,並且發出清脆的少女聲音,道:“你說誰是小男孩?”

王煊確實有些意外,一個小姑娘留着齊耳的短髮,穿着也很中性,早先沒認出來是女孩。

他摸了一下她的頭,氣的小姑娘直躲,跑回老凌的身邊。

王煊不想和一個孩子糾纏不清,趕緊開口道:“疏忽了。小姑娘真俊,真可愛。”

然後,他爲了緩和下氣氛,也沒忘記恭維老凌一下,道:“有點像您。”

小姑娘瞪着他,氣鼓鼓。

老凌聽到後眉毛都挑起來了,感覺這小子比以前放肆多了,隨便就敢給他小女兒來一下,誇完可愛還說像他?

“我是說你們一家基因強大,都很俊,隨您!”王煊補充了一句。

老凌黑着臉,沒有說話。

王煊見狀,便也懶得再說什麼,直接揮了揮手,轉身就走,去找秦誠。

“去,堵住你姐姐,想辦法拖住她一會兒,暫時不要讓她出來。”凌啓明看到王煊消失後,叮囑身邊的小女兒,道:“你知道剛纔那男人誰,別讓你姐姐見到他。”

小女孩頓時如小雞啄米般點頭,然後轉身跑進廣寒宮。

“度個假都不消停,這小子怎麼來了?”凌啓明悶聲自語。

……

王煊來到鼎武組織在月亮上的分公司,站在辦公樓外,還在想怎麼找人呢,結果直接就看到了他。

秦誠姿態悠閒,在他身後還跟着一個年輕的女子,正一同散步回來。

“秦誠!”

秦誠聽到喊聲,霍的擡頭望來,頓時就震驚了,老王怎麼可能出現在新月,幻覺了吧?!

——————

有人提到曲率引擎,解釋下,我寫的是曲速引擎,有這種科幻概念,沒什麼問題,但在書裡具體寫的話太佔字數,就不多描述了,感興趣的書友自己去搜索吧。

現實中有比鄰星,是顆紅矮星,也有比鄰星b,是一顆行星,沒有錯誤。

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性(上架了求訂閱,求保底月)第八十九章 雷霆滾滾殺人夜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八十九章 雷霆滾滾殺人夜第一百零八章 菩薩們太熱情了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三十一章 長生種計劃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逢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一百八十五章 復仇者聯盟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一百三十八章 單騎殺穿敵營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十八章 偶遇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六章 女神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一百三十一章 月夜奇蹟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八章 聚會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一百五十九章 戀人未滿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四十九章 招仙的體質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一十六章 戰艦打列仙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人五衰病由來第八章 聚會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切只爲造化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屬於誰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
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性(上架了求訂閱,求保底月)第八十九章 雷霆滾滾殺人夜第一百六十章 從舊土跟來第二十二章 與死亡擦肩第一百二十二章 團滅是常態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十三章 舊術路的盡頭第一百四十三章 殺外星人第八十九章 雷霆滾滾殺人夜第一百零八章 菩薩們太熱情了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六十四章 王教祖第一百四十七章 與佛陀試比高第一百二十八章 新世界初體驗(求月票啦)第五十四章 大宗師第三十一章 長生種計劃第一百五十七章 重逢第三十四章 你走光了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一百八十一章 常年背鍋陳第一百八十五章 復仇者聯盟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十二章 溫和俯視第九十六章 宗師意識第一百二十六章 星辰大海第五十五章 挖舊術的根第六十一章 登仙遺物第九十章 明天會怎樣第一百三十八章 單騎殺穿敵營第一百七十四章 狐狸精吳茵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沒想釣魚第十八章 偶遇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暗密地第六章 女神第七十九章 三年後世界會何等恐怖第一百六十八章 斬超凡第五十二章 新舊對決第一百零二章 曲終人散第七章 列仙不存第五十九章 激起血性第一百三十一章 月夜奇蹟第一百零三章 扎心分別第一百八十七章 趙與吳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鍾扛着戰艦跑了第八章 聚會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接觸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榜垂釣第一百一十一章 殺了個仙人第十章 新術第一百零九章 老凌威武第一百五十九章 戀人未滿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八十七章 神話第四十二章 老陳歸來第六十章 老陳的護道人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十九章 前女友第五十一章 理念與利益第九十二章 終於可以參加葬禮第一百四十五章 狩獵超凡第二十四章 先秦竹簡的正確開啓方式第三十九章 黑山大戰第四十九章 招仙的體質第八十四章 戰艦可否打殺列仙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六十六章 安城圈貴第三十三章 通向內景地的捷徑第一百六十七章 造化第一百七十六章 賠進去兩人一獸第一百五十一章 熟仙相見分外眼紅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話不在現世中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臨新世界第一百一十六章 戰艦打列仙第三十八章 雨中尋仙第十一章 新舊爭鋒第四十三章 仙佛在側第一百四十一章 在異域娶妻生子第一百四十九章 羽化擺渡人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強根鬚養成第一百三十章 血色浪漫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人五衰病由來第八章 聚會第二十九章 活着的女方士第五十章 稀世神物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切只爲造化第一百一十五章 人間屬於誰第二十八章 釣魚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第五十七章 璀璨落幕第一百零一章 天縱神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