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7章 荒天帝、葉天帝、女帝,何在(免費)

楚風磨礪自身,在混沌最深處刻下絕世殺伐場域,從混沌天罰雷霆到舊法中所有的大道攻擊等,全部施加在自己身上,他在那裡以肉身對抗,以魂光迎擊,殺到癲狂。

在這個時代,他不能走出去,沒有對手,他就與自己開戰,將雙道果分開,殺到兩個自己近乎消亡,本源都破碎了。

但是,他未曾有任何猶豫,如今無法去找敵手,只能剋制着自己,不去獵殺詭異族的仙帝,他這樣不要命的磨礪自身。

林諾依站在殺伐力無邊的場域之外,很擔憂,爲楚風揪心,怕他不惜身,真的出意外。

她看到了他平靜外表下沸騰的戰意,漫長光陰流轉,他一直在渴求那一戰,當有一天他俯衝向厄土時,必將驚天動地,震撼古今!

楚風殺伐了無數歲月,場域破碎了再修補,不斷疊加各種攻擊手段,鎮殺自己。

在這沒有敵人的殘墟歲月,在特殊的處境中,他殺到癲狂,自己一個人竟養出了浩瀚無窮的殺氣!

他像是征戰了幾個紀元,眼角眉梢都流轉殺劫之力。

直到有一天他停下來,發現已經過去了很多萬年,他在原地盤坐了很久,才平復情緒,歸於寂靜與深邃。

殘墟歲月,四百二十一萬年,楚風與林諾依走出混沌,再一次在世間行走,他們共度過了一段平和與安謐的歲月,看遍大好河山。

在此期間,數萬年,林諾依陪着楚風走遍天下各地,大千宇宙都留下了他們的的身影。

楚風在銘刻場域符文,悄然無形間,化一方又一方大世界爲場域!

在此期間,他們是平和的,祥靜的,獨孤了漫長歲月,能夠在此世重逢,這是對他們最好的補償。

但是,兩人都不可能信命,所謂的上蒼等,都被人踐踏在腳下了,他們能相信與堅定的只有他們兩人自身。

“滄海成塵,雷電枯竭……”

楚風感慨,他們走過很多地方,昔日有些世界的瀚海都乾枯了,滄海桑田,不是文字,而是真實的體現出來。

而在這個時代,靈氣濃郁的化不開,但卻沒有了天劫,所有進化者都未渡劫,雷劫像是枯竭了。

在此期間,林諾依厚積薄發,終於走到了準仙帝路的巔峰,但是,她沒有選擇去破關,依舊在沉澱。

她與楚風走在一起,得到了很多啓發,她不願照搬花粉路女子的路,而是想另行開闢道途,但是這太艱難了。

她並不渴求一定走出完全不一樣的進化路,只是不斷的沉澱着,踏出新的腳步,來彌補現在的路。

這是一段溫馨與美好的歲月,她與楚風共時光,從未分離,一起去過很多舊地,憶往昔,感動,心酸,有太多的感觸。

這些年來,兩個人走在一起,很少再有那種紅塵繁華、人間璀璨自身卻脫離在世外的孤寂感。

“我找到了一條路,無論能否另闢道途,我都會衝關成帝。”林諾依告知楚風,她要去閉關了。

這一次,她準備遊歷萬古時空,踏足花粉路女子曾經留下過的痕跡,然後印證自身的道。

楚風點頭,將她送進混沌最深處,並構建場域,遮掩她的氣息,縱然有一天她醒來,開始破關,也不會被高原的生物察覺。

“遊歷萬古時空時,你要小心,不要迷失在當中!”楚風輕聲提醒她。

他覺得,林諾依走這條的路的話,多半要耗去漫長光陰,並有一定的風險,萬一她沉浸在過去的歲月中,將自己代入花粉路女子,那就容易出現變數了,那樣的話,萬一她萬一醒不來會怎樣,縱復甦她又會是誰?

“放心,我有把握,她不在了,同時她也下定決心不會回來了,我只是……我自己。”林諾依讓他安心。

她在那座場域中寂靜無聲了,像是陷入了沉眠中。

楚風在這裡站了很久,最後離開,他開始去努力提升自己。

殘墟歲月四百五十九萬年,楚風幾乎已經走遍諸天,他不斷解析各地,無聲無息,沒有留下痕跡,但其實卻真實的篆刻了場域符文。

雖然說,他走場域進化路,偉力歸於己身,但是,這並意味着他要放棄場域原本的殺伐之力。

有朝一日,他若去厄土征戰,將傾盡所能,希望能挾諸天場域,轟碎整片高原!

雖然這多半有難度,不知道結果,但是,他在進化的過程中,依舊努力去佈置,去嘗試。

在此期間,他在諸世中相繼找到了石罐上所浮現的所有特殊地勢,出入這些可怕的凶地中,眼中所見,盡是過去的景,提煉出那密密麻麻的紋理,借鑑其路,完善自身的道。

踏過那些絕地,楚風看到了一幕又一幕悲劇,那都是各自紀元的主角,皆爲準仙帝,甚至有真正的仙帝,死在了山川下,被以輪迴路連着的高原吞噬,化作絕地,他們本應照耀萬古,卻都成爲流血的過往,少有人知。

“罐子,你有靈嗎,在記述塵封的往事,當年的悲傷,你究竟想做什麼,要表達什麼?”楚風輕嘆,帶着疑問。

石罐發光,嗡嗡震動,它的確有靈,但卻是懵懂的,無知的,記下了流血的歷史,但卻無力改變什麼。

隨後,楚風又去了祭海,在這裡解析那些殘破的宇宙,無數葬下去的大世界,無窮無盡,讓他都深感吃力,但卻沉浸在當中不可自拔。

很多萬年後,楚風從這裡退了出來,改變目標,是那座古老的祭壇,詭異種族的獻祭之地!

它宏大無邊,就矗立在祭海中心,號稱仙帝獻祭之地。

楚風對這個地方有些忌憚,很謹慎,最終遠遠的觀察,探索,提煉出種種怪異的符文,最後遠去了。

他不想驚動始祖,最起碼現階段不能妄動,等到自身祭道後,他想再來這裡,找出一些秘密。

這世間,一片燦爛,黃金大世來臨,雖然楚風在以殘墟歲月計量時間,但是人間卻早已變換了紀元。

在這個新紀元裡,一切都欣欣向榮,開始出現仙王級的生靈!

嚴格來說,殘墟歲月的絕靈時代,相對過去的古紀元來說,雖然不是很長,但的確已經算是一個逝去的舊紀元了。

楚風心中雖有失落,但是,他承認過去的終究葬在了過去,淹埋於塵埃間,那些人,那些事,已不可見。

這個嶄新的紀元非常絢爛,盛極後,並未衰,而是盛極又盛,不斷輝煌,有些仙王在悟道,在努力衝向絕巔。

諸世中,雖然進化者衆多,但是沒有人能夠超脫出諸天,可以俯視大千宇宙,爲此紀元命名。

因爲,他們經歷的還少,世上不曾有九道一、腐屍這樣的老古董活下來,更遑論是路盡級前賢。

而楚風只是默默地看着,並未此新紀元顯化自身。

復甦紀!

到頭來是詭異生靈給這一紀元命名,楚風沒敢對仙帝下死手,但是,卻在某些絕地中研究解析過仙王,自然知道了這些傳聞。

殘墟紀,復甦紀,雖然時間還未過去太久遠,相對以往的紀元來說,還很短暫,但是,卻真的是已是兩個紀元流轉了。

殘墟歲月,四百九十一萬年,楚風帶着石罐,遠遠的眺望厄土,在始祖沉眠的年代,他來高原外研究其內蘊的紋理。

只是纔到來,匆匆一瞥,他又轉身離去了,他有莫名預感,如果長久駐足,有可能會被始祖發覺,從沉睡中醒來。

他離開後,直接進入古輪迴路,開始研究古地府!

這是一片莫測之地,有各種古怪與強大的殘缺紋理,楚風在當中不知疲倦,沉浸下去,一走就是數十萬年。

古地府,古輪迴路,整體是寂靜的,死氣沉沉,沒有一點聲息,如密密麻麻的蛛網連着諸天,有通向所有宇宙的路徑。

當然,更有通向高原的路,楚風沒有踏足充滿詭異氣息的那些黑暗路途。

當有一天,楚風獨自探索古地府一條殘破的道路時,他心有所感,剎那消失,出現在這條路的盡頭,那裡是連着某一方大宇宙的出口,有些狀況。

楚風瞳孔急驟收縮,他看到了……一具屍體,讓他的身體都搖動了一下,雖然時隔很多年,兩個紀元了,但是,那個人過去的音容笑貌彷彿還在昨日,就在眼前,難以磨滅。

這是一個女子,曾經清麗出塵,超然世外,但是她現在臉色雪白,沒有一點的血色,毫無生機。

“妖妖!”楚風心中有慟。

她逝去了往昔的靈動,披散着髮絲,安靜的躺在那裡,靈魂寂滅,沒有一點的聲息。

妖妖終究是死在了過去嗎?以楚風這等修爲自然可以感知到,她只是一具空殼,早已沒有了靈魂。

曾經那個無比驚豔,號稱星空下第一的女子,竟在這裡相見,結局未變,依舊是香消玉殞。

不過,身爲路盡級強者,楚風有超出世人理解的神覺,可感知古今未來。

“嗯?!”

他神色一動,眸光綻放光華,照亮這條輪迴路,在他的眼前浮現一些舊景,當年是女帝送走了妖妖。

雖然看不到女帝了,從整片古史中消失,但是,楚風依舊還原了過去。

當日,妖妖被強大的詭異生物以長矛洞穿,釘死在大地上,可憐可惜可嘆,身體都瓦解了,只留殘血染紅戰場。

最後,女帝趁始祖歸於高原盡頭,捕捉到唯一的機會,送走了一些人,其中就有妖妖殞落之地,那片染血的土被傳送走了。

當年被救下的幾人,多半也都是凶多吉少了,楚風在此之前不曾遇到過。

至於林諾依,則是花粉路女子提前送走的。

楚風將一件衣服蓋在妖妖的身上,然後盤坐在一旁。

他一念間,佈置出場域,並口誦真言,一位仙帝如此做,威能豈是等閒,他自虛空中凝聚出來無數縷細小的光,從古代,自現世,匯聚而至,沒入妖妖的身體中。

她的身體中有了魂光!

楚風喜悅,到了他這種地步,自然可以自過去映照故人,讓他們活過來,只要不是始祖親手擊殺的,他有把握成功。

但是,他一直不曾這樣做過,因爲干預過去,動用驚天動地的仙帝手段,改變命運,影響實在太大了,有可能會驚動高原盡頭的怪物。 щшш ¤Tтkд n ¤℃O

再者,在這個時代,他縱然映照出那些故人,又能如何?若被察覺,以及他若是戰死了,那些人還是難逃悲涼落幕的結局,痛苦後,他忍住了,不想驚動始祖。

他還未祭道,不能全部瞭解始祖的手段,他們的感知究竟多麼敏銳,無法預料。

現在,他不是在過去顯照,只是以功參造化的手段,捕捉到了異常的殘存靈光,將它們聚集而來,果然令妖妖的魂光點燃了。

妖妖雖然臉色蒼白,但是,她睜開了眼睛,復甦了,身體逐漸恢復生機。

然而,楚風心中卻是一震,看到她醒來的剎那,以他的實力自然洞徹了過去,現在,未來。

“你……還是妖妖嗎?”他問道。

“是……我,但卻多了一些舊的記憶,或許也是她吧,楚風,我們又相見了。”妖妖開口,魂光越來越盛烈,她在漸漸復甦,有了愈發強盛的生命力。

昔日,葉傾仙跨紀元,爲荒與葉構建溝通的橋樑,涉及到莫大的因果,且是始祖親手擊殺,所以想讓她復活很艱難。

葉天帝爲救葉傾仙,準備了兩條路,一是在過去映照他,並以萬物母氣鼎保護,接引她迴歸。

另外一條路則是,當年,荒與葉曾共同出手,在歷史的長河中留下她的一滴失去生機的血,最終將那滴血投於某位後人的血脈中,希冀有朝一日讓她覺醒。

那滴失去一切生機的血,落在妖妖的體內,女帝在終極一戰最後的時刻將她傳送走時,點化那滴殘血,爲她復生留下希望。

事實上,漫長歲月後,那片染血的土不斷的發生變化,到頭來妖妖的血與那滴殘血糾纏着,有了生機,漫長光陰逝去,她的身體重塑了出來。

不過,其過程是極其緩慢的。

直到數十萬年前,其身軀才完全在這裡顯現,而後,血肉發光,蒸騰出無量的細微的紋絡,散於天地間,那是她的魂,分解於天地間,不僅是等待徹底復活的機會,也是一種修行。

向死而生,這是一條艱難但卻可行的路。

曾經的葉傾仙,被荒與葉共同庇護過,又有過女帝的點化,所以失去生機的殘血才又復甦,與妖妖糾纏共生,在此世回來。

“我還是我,也有部分她。”妖妖開口,道出究竟。

畢竟,漫長歲月逝去,當年的葉傾仙只餘一滴殘血,復生後留下的不多,是她,也是妖妖。

“你能回來就好!”楚風怎能不欣喜與激動,曾經天賦無敵的女子,原以爲永遠的逝去了,上次逆溯時光,也只是隱約瞥見她的身影,楚風以爲她的染血之地曾被仙帝、始祖的戰鬥波及所致,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因爲她被三帝干預過命運,所以當時楚風以道祖的境界很難捕捉其清晰身影。

楚風帶走了妖妖,伴着她,進入這個燦爛的大世,告訴她這麼多年來的巨大變化。

“我們那一代人,幾乎都死去了。”

妖妖得悉後,不似往昔那麼靈動了,黯然神傷,整個時代皆葬下去,太沉重,歷代前賢都戰死了。

楚風陪她走了很多地方,果然是歲月變遷,改變了一切,再也沒有了熟悉的山川舊景,更遑論是當年的人,都不在了。

“我要去閉關,我要去修行!”妖妖說道。

這麼多年來,僅是復甦,迴歸到世上,就耗去了她太多的光陰,不過,她終究是不凡的,向死而生,也是修行,如今身在仙王領域中。

楚風將妖妖送進混沌深處,不想她在進化與突破時被人察覺,以她的天賦來論,應該很快就能破關。

然而,世間的變化總是出人意料。

在大世璀璨,盛極而又再盛時,即將天變,厄土中的生靈走出來了,由道祖出手,一位仙帝站在後方出,俯視萬界,進行小祭!

世間,降下各種劫難,有刺目的光劃過虛空,劈碎一些很強大的道統,連仙王都只能喋血。

不過,這一次詭異生靈卻沒有親自下場,並未去大肆收割進化者的生命,只是屹立在蒼穹之上,降下天災,動搖了復甦紀的大世根基。

“太安逸怎能變強,唯有血與亂此能促進成長,碰撞出更爲燦爛的進化文明火光!”

站在道祖後方、凌駕諸世上的仙帝,冷幽幽地開口,他未出手,有準仙帝降下各種災難足矣。

這是“復甦紀”的進化者第一次知道,這世外似有莫測的生靈在干預他們,嚴重威脅到各族的生存。

天災過後,世間人口少了兩成,進化者亦如此,雖然被抹去不少強者與道統,但總體來說大多人留下來,還活着。

世間靈氣曾短暫衰弱,但數十萬年後再次鼎盛起來,進化文明又開始絢爛,強者輩出。

“光輝紀”到來,雖然只經歷了一場小祭,八成的生靈都活着,但是,這的確又是一個新的紀元了。

相對而言,殘墟紀、復甦紀真的很短暫,比其他***短了不少歲月。

當然,也曾有些紀元,如同這兩紀一樣,並不是每個紀元都很漫長,比如楚風所經歷的灰色紀元,或者是古青口中的光恆紀元,更爲短暫。

不算已成過往的灰色紀元,終極大戰過後,自殘墟紀開始,經歷復甦紀,現在進入光輝紀,楚風也算是大劫過後,又歷三紀的人了。

冥冥中,他感受到了某種壓抑,像是有惡意在復甦,要降臨了。

難道始祖要甦醒了?他皺起了眉頭。

在這一紀元,他竭盡所能完善的自己的法,想早日踏出那一步,他想祭道成功!

不過,縱然心中不安,很是急切,但最終他還是忍住了,沒有冒險嘗試,他不斷悟道,將雙道果的路推演到極致領域,儘可能的磨滅掉瑕疵。

直到有一天,他從演道的狀態中清醒過來,自己都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年,無法與殘墟歲月精準的計量了。

光輝紀,已經過去很多萬年了。

楚風進入混沌深處,去看望林諾依與妖妖,她們都已經成功進軍仙帝領域,這讓他恍若隔世。

多少年過去了?他都遺忘了歲月,並沒有趕回來爲她們護法。

雖然心中知道,以她們的底蘊來說,應該可以晉階,但他依舊是一陣後怕。

這次的閉關,演道,似乎耗費了漫長歲月,他完全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中。

楚風急匆匆而來,又急匆匆而去,他深入混沌更深處,開始佈置場域,他準備祭道了。

他有了那種感覺,覺得可以叩關了!

當然,這或許也只是他的錯覺。

他擔憂,再等下去的話,又一紀元要將結束了,最爲讓他憂慮的是,他怕厄土中的始祖數量會提升上來。

“不管是***,還是小紀元,先先後後,我也算是經歷過四五紀了,灰色紀元囊括光恆紀,又經歷了殘墟紀、復甦紀、光輝紀,很漫長的歲月。”

這一天,楚風將兩大道果提升到了極致盡頭,並將心中的道路推演到了祭道領域中,最後開始付諸行動。

在宏大的場域中,楚風破關了,他祭出了自己的道果,千百重複雜而強絕到不可思議的場域內,無盡火光焚燒,楚風的道果照亮了虛空,不斷的崩散,消失。

超越極限,凌駕世外,跳出所謂的永恆,一切因果盡滅,楚風在經歷可怕的死劫,一度曾永寂,世間所有痕跡都消失了。

他以雙道果祭道,這樣實在太猛烈了,直到萬物凋敝,場域中寂靜無聲,所有波動都消失後,一點光綻放,他的身影才慢慢浮現出來,他成功了!

“這就是祭道嗎?”

楚風舒展身體,感覺到了無所不能的力量,天道,諸般規則,所有秩序等,都對他失去了意義。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 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看熱門神作 抽888現金紅包!

留下的只是他自己進化路濃縮的紋理,隨他一念間,周身符文符文流動,混沌山河間也盡是他祭道後的紋理!

雖然才突破,但由於他是以雙道果祭道成功,因此直接將他推升到了極其高深的領域中。

也正是因爲進入祭道這個層次後,楚風心中的危機感越發強烈了,他足夠強大了,所以感知更爲敏銳,冥冥中有惡意在復甦,在掃蕩。

他知道,始祖應是復甦了,或許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甚至沒有了。

楚風離開混沌,進入現世中,他看到詭異生靈出沒的果然更爲頻繁了。

很快,他通過在外行走的詭異生靈瞭解到一些可怕的真相,“復甦紀”末期的小祭,高原盡頭補齊十位仙帝。

那一次所謂的小祭,並不是爲獻祭祭海深處那座祭壇所對應的生靈,而是爲整座高原獻祭,爲補足仙帝的數量增加勝率與確定性而起。

楚風心頭一沉,那時他在路盡境界,果然實力還是略有不足,無法感知到這一切。

“很快就要大祭了。”他從詭異生靈的心神中截取到這樣的信息。

這讓他心頭格外的沉重,他有預感,高原中的老怪物似乎是要補足始祖的數量!

他突破成功,成爲古往今來最強大的幾人之一,踏足祭道領域,感知格外的恐怖,洞徹了部分真相。

事實上,若非涉及到高原,涉及到始祖等,換成其他地方與衆生,楚風可獲知一切秘密,洞徹古今未來。

隨着他入靜,他感知到了更多的東西,事情遠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很多!

楚風進入混沌深處,找到妖妖與林諾依,將自己身上的石罐、種子、石琴等都送給了她們,他要獨自離開,隨時準備隻身殺入厄土中!

他走的是場域進化路,到了如今個層次,祭道成功,不需要石罐遮掩自身的氣息了,自己銘刻的特殊場域紋理足矣掩蓋一切。

他這樣做,像是託付後事般,頓時讓兩女臉色都變了,追問他發生了什麼。

“始祖對當年的事耿耿於懷,在重新推演,四大始祖實力恢復巔峰,甚至道行更精進了一些,他們產生了懷疑,認爲第三個變數不是女帝。”

當年,不僅始祖有夢,就是楚風自己也迷迷糊糊經歷了一場夢境,在那夢中,他悲傷過,驚喜過,癲狂過,落淚過,大笑過,並殺了一位始祖,是荒與葉外的另一個變數。

而最終一戰,女帝戴上一張悽婉笑容中帶着淚痕的面具,迎擊始祖,讓幾位始祖誤以爲她就是第三個變數。

現如今,始祖正在醞釀大動作,想補足十大始祖之數,他們爲何這樣做?

楚風嚴重懷疑,他們想重新推演,算盡一切,看一看是否還有第三個變數!

這是他立足祭道領域後,以無所不能的感知所捕捉到的一縷真相。

始祖恢復後,似乎在懷疑有他這樣一個生靈存在世間。

但是,想要推演到精確的位置,清晰的確定他在哪裡,一時間是做不到的,就如同當年那樣,若是十祖齊出,方可定住古今未來,那時什麼都瞞不過他們。

“等我們祭道成功!”

無論是林諾依,還是妖妖,都有一定的信心,只要給她們世間,將來祭道未必不可期。

楚風搖頭,他早已探查過,兩女在這一紀元根本不可能成功,距離那個領域還有些遠。

古往今來,任你天賦驚世,功參造化,一旦祭道失敗,也註定永寂,徹底死去,無法在復活。

他自然不允許她們這樣做,眼下她們根本沒有一絲成功的可能。

“不能再等一等嗎?”

“時間,或許還有。”

兩女都開口,她們平日雖然出塵而寧靜,但是現在卻都焦慮了,怎能看着楚風一個人進入厄土,隻身血戰?

當年,連荒、葉、女帝都戰死了,若是楚風獨自一人前往,面對的最少是四位始祖,多半隻能算是赴死!

“沒有時間了,到了現在,我越發的清晰預感到,他們的確在懷疑過去,想再一次十祖共出,推演盡一切,應該就是在這一紀元大祭之時補齊始祖的數量!”

楚風越發的確定,他的感知沒有錯誤。

祭道領域幾乎可謂無所不能,洞徹一切本質,只有同級數的生靈纔能有效遮蔽部分真相。

十祖齊出,就在這一紀元?妖妖與林諾依沉默了,如今只有楚風走到這個領域,可以去決戰,她們兩人都有種無力感。

“所以,我必須要在關鍵時刻阻止他們,轟斷那種進程,不可能讓高原盡頭再出現那麼多始祖!”

他告知兩女不要冒險,那沒有意義,兩人暫時蟄伏混沌深處的場域中,等待機會!

他此戰會竭盡所能擊殺始祖,鑿穿那片高原,重創詭異族羣,即便不能殺盡所有敵人,也不會給後來者留下過多的壓力。

兩女未來如果能夠成功破關,踏足祭道領域,那麼,或有機會徹底掃平那片高原了!

楚風說完,轉身消失,他不想過於沉重,不願看到她們傷感,毅然而決然的遠去,告訴她們,等他回來!

他一個人上路,此去可能再無歸期。

在此後的光陰中,楚風走遍諸天萬界,在所有大宇宙都留下他的足跡,他在刻寫祭道符文,化於無形中。

“我不是自己去,而是挾諸天偉力,帶着古往今來所有前賢的遺恨,殺進厄土中,擊碎那片高原!”

楚風積蓄着力量,他時刻盯着厄土,一旦有變化,大祭開始前,他便會提前發動驚天動地的一擊,殺進高原!

在此之前,他不斷積澱,讓自己更強,他知道最後那一刻就要來到了。

但在此之前,他將努力的變強,哪怕有增加一絲道行的機會,他都不會浪費。

同時,他也在思慮,究竟如何才能殺更多的始祖?!

他雖然不願承認,但是,心中的不祥預感告訴他,他隻身一人,多半無法滅盡所有始祖。

畢竟,荒與葉聯手也才殺死五人。

高原無解,可以不斷復活所有始祖。

楚風想盡了辦法,甚至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若是到了最後,一切辦法都無力,那麼,就送上我的性命吧,以身飼不祥,竭盡所能接觸他們的原初物質,成爲最強大的詭異生物,嘗試以惡制惡,滅盡他們。”

這是楚風最絕望與最悲觀的想法,如果一切都不可爲,他願意拼死冒險。

但是,在此之前,他會在自己的本源內部刻上最爲恐怖的場域紋理,給予自己有限的時間限制,不會太久,便會自身毀滅,永寂。

最絕望時,他以身飼不祥,付出本我,真正的他會死去,如果最後關頭他的確不能清醒,無法利用短暫的機會殺盡敵,那麼,他自身本源中的場域紋理會毀掉他,不會讓世間多一個威脅到諸天的大惡!

此戰,楚風沒有想過活着回來,他的血將灑遍厄土,染紅那片高原。

他不會逃避,早已等待很多年,只待驚天一擊!

“荒天帝,葉天帝,女帝,你們走的太早了!”楚風想到那幾人,有些傷感,他也要步那幾人的後塵了嗎,這世間將再也沒有他,一切痕跡都將在最後的一戰中消散。

若是荒、葉、女帝未死,那他現在就不會嘆息了,而今,能夠對抗始祖的人,只剩下他自己。

而他還沒有完全準備好,始祖就要復甦發難了。

昔年那一戰,種種景象皆浮現在楚風的眼前,他在觀摩,在重演,他在思考如何更有效的殺敵。

荒、葉、女帝的戰績極盡輝煌,無比燦爛,雖然落幕了,但只要想到那幾人,回思那一戰,楚風依舊熱血澎湃,眼中有熱淚,那一役太悲壯了,他恨生不逢時,那一天無法與他們並肩作戰。

永遠的荒天帝,永遠的葉天帝,永遠的女帝,永遠的前賢,楚風沉默着,想到那些人,他被激勵的戰意盛烈而高昂!無論結局如何,他都無悔,將一往無前,拼盡所有,鑿穿那片高原!

楚風的處境很艱難,此世沒有人可與他並肩作戰,他只能盡力破局,如果荒天帝活着,如果葉天帝還在,如果女帝未逝去,那麼今天與他站在一起,必將大破厄土,大殺進去,直接掃平詭異源頭,他多麼的渴望,能有一人可與他並肩作戰。

寫到這裡,心中不忍,三部曲,荒天帝、葉天帝、女帝都落幕了,在我的微信公衆號後臺看到很多書友提問,很多都是關於他們的問題,請……等待結局吧。而有些能劇透的,可以簡單說下,《遮天》動畫應該會在明年與大家相見,《聖墟》動畫應該是在遮天之後。《完美世界》動畫最快,馬上就要出來了,本月,4月23日與大家相見,在騰訊視頻播出,我很期待。

我接着醞釀下情緒,明天楚風隻身進厄土,一切都該落幕了。

第七百四十七章 此世大興第七百六十七章 藏着宇宙真相第三百四十四章 沐浴龍血第1647章 嚐盡絢爛,品盡黑暗(免費)第五百五十一章 重逢第五百章 星空下第九約否第二百四十五章 再臨江西第一百八十六章 神種再進化第1595章 求敗!第一百一十一章 揭過第六百七十一章 亂神海第1319章 是你回來了嗎?第1378章 入道第五百七十九章 映照諸天齊出手第1420章 掄掌扇太武第二十五章 空前繁盛第1649章 大祭爲誰(免費)第1153章 四大美人第五百三十二章 六道輪迴第1665章 夢迴原初(免費)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是說說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二百九十五章 決戰地第1606章 盜可盜非常盜第1270章 天團1353章 黑暗天子第1591章 天上來敵第八百五十八章 強的沒對手第十二章 太行神山第1120章 天大的來頭第1214章 楚終極第1464章 都瘋了第五百六十七章 封神之戰第七十九章 燦爛進化第五百零八章 舉世矚目第1243章 溫酒鎮羣雄第七百五十二章 臨走坑一次第九百七十章 就此告別第1323章 神話出山大一統第二十六章 女神範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形第四十六章 瀉立停第三百一十三章 域外神島第1272章 可怕真相與出山第六百四十四章 大恐怖與大機緣第1595章 求敗!第三百九十四章 共五代第七百一十三章 風雲大動盪第1624章 時間至寶第二百二十二章 神僕第三百七十六章 反獵殺外星強者第1230章 各方矚目第八百一十五章 神之最後推演第1272章 可怕真相與出山第三百六十三章 水到渠成第三百二十六章 強者品質第一百六十三章 殺進聖地第八百三十六章 整個世界都病了第三百三十一章 醞釀第五百四十四章 西湖的水西林族的淚第1536章 貫穿時空長河的血第1618章 曾心懷天下的仙帝第六百九十七章 一路碾壓第1510章 擦去塵埃,真路顯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第1212章 赴會第二百六十三章 錯的離譜第三百七十七章 太污第七百七十一章 神性粒子第1277章 靜靜地看你裝到崩潰第一百章 風波不止第1491章 正主出現第1099章 翩翩美少年-楚第1323章 神話出山大一統第五百九十八章 往生之地走一遭第四百五十五章 愛恨糾纏第1582章 一曲琴音滅盡敵第四百七十七章 買賣神子與聖女第五百一十七章 進化與東海造化第1443章 龘第七百五十章 少女對妖女第1233章 渡劫第三十一章 所向披靡第一百六十一章 猛龍過江第1183章 潛規則第1490章 是誰導演這場天地大戲第八百二十章 兒子,打不死你!第五百一十七章 進化與東海造化第八百一十四章 遍地神祇傳承第1401章 理論傳說中的無上體第1368章 可怕地球真相第一百六十六章 驚世騙局第七百六十七章 藏着宇宙真相第八百九十九章 原來是你第九百七十九章 事了拂衣去第1195章 大反派第一百四十一章 楚魔王第八百三十一章 宗師楚風第四百五十三章 誰與匹敵第1013章 諸天造化盡在此
第七百四十七章 此世大興第七百六十七章 藏着宇宙真相第三百四十四章 沐浴龍血第1647章 嚐盡絢爛,品盡黑暗(免費)第五百五十一章 重逢第五百章 星空下第九約否第二百四十五章 再臨江西第一百八十六章 神種再進化第1595章 求敗!第一百一十一章 揭過第六百七十一章 亂神海第1319章 是你回來了嗎?第1378章 入道第五百七十九章 映照諸天齊出手第1420章 掄掌扇太武第二十五章 空前繁盛第1649章 大祭爲誰(免費)第1153章 四大美人第五百三十二章 六道輪迴第1665章 夢迴原初(免費)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是說說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二百九十五章 決戰地第1606章 盜可盜非常盜第1270章 天團1353章 黑暗天子第1591章 天上來敵第八百五十八章 強的沒對手第十二章 太行神山第1120章 天大的來頭第1214章 楚終極第1464章 都瘋了第五百六十七章 封神之戰第七十九章 燦爛進化第五百零八章 舉世矚目第1243章 溫酒鎮羣雄第七百五十二章 臨走坑一次第九百七十章 就此告別第1323章 神話出山大一統第二十六章 女神範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形第四十六章 瀉立停第三百一十三章 域外神島第1272章 可怕真相與出山第六百四十四章 大恐怖與大機緣第1595章 求敗!第三百九十四章 共五代第七百一十三章 風雲大動盪第1624章 時間至寶第二百二十二章 神僕第三百七十六章 反獵殺外星強者第1230章 各方矚目第八百一十五章 神之最後推演第1272章 可怕真相與出山第三百六十三章 水到渠成第三百二十六章 強者品質第一百六十三章 殺進聖地第八百三十六章 整個世界都病了第三百三十一章 醞釀第五百四十四章 西湖的水西林族的淚第1536章 貫穿時空長河的血第1618章 曾心懷天下的仙帝第六百九十七章 一路碾壓第1510章 擦去塵埃,真路顯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第1212章 赴會第二百六十三章 錯的離譜第三百七十七章 太污第七百七十一章 神性粒子第1277章 靜靜地看你裝到崩潰第一百章 風波不止第1491章 正主出現第1099章 翩翩美少年-楚第1323章 神話出山大一統第五百九十八章 往生之地走一遭第四百五十五章 愛恨糾纏第1582章 一曲琴音滅盡敵第四百七十七章 買賣神子與聖女第五百一十七章 進化與東海造化第1443章 龘第七百五十章 少女對妖女第1233章 渡劫第三十一章 所向披靡第一百六十一章 猛龍過江第1183章 潛規則第1490章 是誰導演這場天地大戲第八百二十章 兒子,打不死你!第五百一十七章 進化與東海造化第八百一十四章 遍地神祇傳承第1401章 理論傳說中的無上體第1368章 可怕地球真相第一百六十六章 驚世騙局第七百六十七章 藏着宇宙真相第八百九十九章 原來是你第九百七十九章 事了拂衣去第1195章 大反派第一百四十一章 楚魔王第八百三十一章 宗師楚風第四百五十三章 誰與匹敵第1013章 諸天造化盡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