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1章 踏出自己的路(免費)

曾經只會啊啊叫的小童如今長大了,他早已明白十幾年前的那一幕代表了什麼,躺在街道角落裡睡熟不醒的爺爺其實死去了,那時孤苦伶仃、懵懂無知的他根本不明白,現如今回想,他又是傷感又是慶幸與感激。

如果沒有在那一天遇到那個滿臉熱淚的灰白髮絲的青年,年幼的他可能早已餓死、凍死死在路邊很多年了。

楚風越來越平和,雖然心間有傷,曾被戳的鮮血橫流,但這麼多年的休養,調整,他已經適應了。

而且,他的眼神越來越亮,心底中像是有一股火光在焚燒,通過雙目映照出來,要焚遍諸天。

那是他不屈的鬥志,是他洶涌澎湃的靈魂之光,熊熊燃燒,越發的刺目,耀眼!

這亦是在心靈破敗中,在大世沉淪間,養出的雄渾、磅礴的戰意,他雖沉默着,但隨時準備再上路!

昔日的小童,今天的楚康,越來越覺得養父不一樣了,身體中像是有雷霆,有閃電蟄伏,終有一天會綻放。

當年,楚風暮氣沉沉,帶着熱淚收養了他,人未老,但心早已滄桑,讓小童都感觸到了他的悲傷。

這些年,楚康發現,養父目光越來越平和,直至偶爾眼底深處有閃電般的光束劃過,他意識到,養父的過去有很多“故事”,傷過,疲倦過,如今在復甦,喚醒了心底中固有的強大信念!

“好孩子!”楚風很慶幸能遇到這樣一個孩子,小童當初是善良的,脆弱的,膽怯的,也是敏感的,很小時,就能察覺到他的心情心境。

他能夠改變,與曾經的只會啊啊叫的小啞巴有很大的關係,他視爲親子,彌補人生中的一段缺憾,體會到了那種父子纔能有的親情與感動。

所以,他冷下去的心,頹廢的精神,不斷改變,因爲他不想讓一個孩子被他的灰暗情緒所感染,他必須要笑,要平和,要陽光起來,他希望跟在他身邊的小童能夠身心健康與快樂的成長。

楚風對他毫無保留,當作親子,將滿腔的灰暗驅散,照顧他長大成人。

這是比末法時代還可怕的絕靈時代,斷送了所有修行者的前路,少有人可以修行,縱然勉強入門,最終話也不過是低階進化者。

楚風用心培養楚康,雖受限於如今這片乾涸的天地,殘缺的大世,小童無法突飛猛進,但依舊令他踏上了一條堅實的路。

不過,楚風輕嘆,縱使他的竭盡所能的鋪路,以楚康的狀態來說,也無法踏足長生領域。

這片天地,根本不適合進化了,絕了所有人的前景。

即便是楚風自己,現在還不是紅塵仙,在這絕靈的年代,如果不能夠奮力越過那道天塹,最終也會歸於黃土中。

這是比末法時代還可怕的“殘墟歲月”。

當今,什麼路都斷了,昔年一戰後,道崩了,秩序被撕裂了,更有三位至高生靈斬出天意一刀,割裂命運,送葬仙王,殘餘的刀痕依舊在盪漾,很多個時代過去,恐怕都會有影響。

楚風有時會輕嘆,即使他身上有妙法,可幫楚康踏上這條路,可是這天地有缺,法則不存,靈氣乾枯,一切都成墟了,楚康用盡力氣多半也難以貫通前路,最多也只是能活上一兩千年。

在過去,這是不可想象的,許多實力不是很強的進化者都有數千年的壽元。

而實力高深者,則是動輒數以萬載。

就不更要說,還有從史前時代活下來的老怪物了,生命實在太久遠了。

楚康倒是看的開,年齡雖然不大,但卻非常豁達,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本是一個會餓死在路邊的小啞巴、小乞丐,能夠好好的活着,順利長大成人,遠比許多人都幸運,再說,他從未想過長生。

楚風也只能無聲的點頭,這已經不是他當年的時代,在這絕靈的天地中,還能奢求什麼?

況且,所有人的心境也都不一樣了。

近些年來,楚風發現一個可怕的事實,在時光中,在歲月間,無聲無息,舊時英靈的傳說都暗淡了,模糊了,最後更是……磨滅了!

以楚康爲例,這是楚風用盡心血培養起來的年輕進化者,在這片殘墟世界中無比難得了,同輩中,恐怕再無這樣的人。

可是,他卻記不住那些前賢的名字。

須知,楚風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一遍又一遍的當作故事,當作神話,將那些可歌可泣的人講給他聽。

幼年時期的楚康,曾經很神往,每一次都纏着他,恨不得讓他說個通宵,將那些人傑,將那些殞落的英靈的過往,全部說上幾遍。

可是,隨着光陰流轉,小童幼年甚至能夠背誦出來的英傑往事,卻都被他漸漸遺忘了。

在他成長的過程中,楚風試過,多次講述那些真實的故事,雖然很快就能吸引楚康的心神,非常感興趣去聽,但是要不了多久,他依舊會是無知無覺間忘掉。

如今,楚康長大了,在絕靈時代中,已經算是一名難得的超凡進化者,可是那些人,那些歷史中真實存在的過的英雄,卻也只能在他腦中停駐短暫的片刻,當楚風講完後,那些記憶很快就會從楚康的腦中消失。

甚至,近些年來,即便是楚風自己都對有些燦爛的舊時身影有了幾許陌生感。

這讓他驚悚,恐懼,他怎能忘記那些人?

在一個夜晚,他曾抱着酒罈,獨自一人在殘破的山川大地間行走,追憶曾經的英傑,他告訴自己,永遠不能忘記。

最終,即便心底的那些身影略微暗淡了一些,但他終究是保住了那些畫面,那些讓他黯然神傷的人與事,永藏心底。

他知道,應該與石罐有關,如果沒有它在身上,他或許也會遺忘所有。

可怕的厄土,恐怖的始祖,無情仙帝的天意一刀,他們葬下了諸世,破滅的不僅是山河,還有人們心中的絢爛,都埋在了過去,將那一幕幕悲壯的過往磨滅了,將那些可歌可泣的人所留下的最後痕跡也抹除了。

隨後的幾年,楚風確信,整片世界所有人都遺忘了那些曾守護過片山川星空的人,忘記了曾經有那樣一羣逆衝向天化成血化成光的身影,舉世茫茫,沒有人記得他們了。

無需多想,儘管楚風無法離開這片殘破的大世界,但是卻能夠猜測到,其他有生靈大世界中,一樣如此。

那些讓人想起來就流淚的人,那羣英靈,都被世人徹底忘卻了,從整片古史中消失,被徹底磨滅。

這一天,楚風無比的傷感,帶着酒,隻身一人在廢墟中祭奠。

同時,他想到了諸世破碎、所有英傑殞落那一天在戰場上曾經響起的淒涼聲音:“千秋後,誰能執筆,書寫英靈功績,怕是那萬古後,秋風掃千丘,只剩下一片廢墟,聖賢世間無痕無跡,無從憶起……”

千秋未過,世間就已沒有了他們的痕跡,楚風有種想哭的衝動,這一天他獨自一人在斷壁殘垣間仰首望天,獨坐瓦礫上,很久都沒有動。

……

楚康成婚了,是小城中一個聰慧明媚的姑娘,事實上他們早就認識了,少年時就經常有往來,有交集。

楚風早些年時,便已經開始傳授這個少女進化之法,他觀察過,認可她的品行,希望她在今後的歲月中能夠陪着楚康一同走下去很久。

歲月如梭,百餘年過去了,楚風的灰白髮絲徹底轉化爲灰髮,時光沒有在他臉上留下多少痕跡,相反從髮色來看,似乎更是年輕了一些。

楚康與他的妻子在修行路上穩步前行,但是,終究生錯了時代,在楚風全力幫助下,路雖然還未斷,但卻看不到光明的彼岸。

他們知道,終究也只是在紅塵中爭渡的失敗者,最後還是要死去。

不過,他們沒有遺憾了,兒孫滿堂,在這個時代,他們自身已經遠超普通人,甚至勝過無數的進化者。

楚風未到傳說中的紅塵仙層次,無法撕裂這個大世界,便意味着始終離不開這片天地,想去昔日的舊地走一走看一看都不能。

他確信,當年沒有來過這個世界。

最終一戰時,女帝出手,將少數幾人送走,是不可預測的路,楚風現在都不知道這是怎樣的大世界。

顯然,女帝當初趁始祖退進高原時,只是竭盡所能與隨機的創造了一些生路,並無法預料終點在哪裡。

這些年,楚風看着楚康長大,他開始經常離開小城,並且時間越來越長了,在山川中行走,廢墟中尋覓,他想找到關於過去更多的痕跡,也是在體悟自己的法與路,也不時出現在各座有生靈的城池間,感悟紅塵中的種種真實與生動。

千年後,楚康的妻子老去了,已經不支,在這個時代,這已經算是修士中罕見的高壽者了。

在最後的時光中,她很不捨,拉着楚康的手,曾經聰慧明媚的少女如今滿頭雪白髮絲,蒼老無比,臉上佈滿了皺紋。

楚康拉着她的手,安慰道:“不怕,我很快就會來陪你。”

他們感情很深,面對死亡時沒有恐懼,有的只是不捨,他們早有約定,死後同葬一起,在地下也是夫妻,不會分離。

“不,你晚些來。”曾經的少女,如今衰老的不成樣子的老嫗,渾濁的老眼中蘊含着淚,目光柔和了,告訴他不急,不要慌張的趕路,她不允許他提前去相見。

楚風來了,看着這一幕,他又一次心有感觸,這是紅塵中的生離死別,其實與他們當年那代人的死別有些許相通之處,都是人之至性,一個是小我,令一個卻是大到悲壯之極讓人窒息,令他的心緒有了起伏。

千餘年過去,楚風的灰髮變成了黑髮,他似乎狀態更好了。

最後,楚風割裂手腕,以自己的血爲藥,爲楚康的妻子續命。

效果是驚人的,在這天地絕靈的年代,所有藥草的藥性都退化的大環境,他的血後已算是最珍貴的大藥了。

楚康的妻子活了下來,甚至變得年輕了不少。

楚風也爲老去的楚康準備了藥血,但是,他猶豫了,只飲下少許,便跪在楚風的面前,叩首道:“父親,我……沒什麼雄心壯志,從未想過長生,能夠遇上您,是我此生最大的幸運……”

他自幼心善,懂得感恩,但卻發現,沒有什麼可以報答楚風,似乎只有常伴父親身邊,纔是唯一的回報了。

可是,他卻知道,自己不可能長久的走下去了,終究是要陪妻子離世。

楚風點了點頭,他不強留,因爲,本身也留不住,在這個年代連他自己都要爭渡,拼盡力量纔有機會成就紅塵仙果位,要經歷死劫。

他沒有辦法讓心中早有決斷的楚康陪着他上路,事實上,他現階段也無法幫人逆天改命。

又過了八百餘年,楚康夫妻二人終究是走到了生命的終點,最後這一天楚風趕了回來,爲他們送行,他們掙扎着起身,要跪下去,但立刻被阻止了,這一日兩人帶着笑,平和地離世而去。

楚風傷感,在這個時代,兩人對他來說,已經算是最爲重要的人,被視爲親生的孩子。

他親手將兩人埋在選好的墓地中,久久凝視,不願離開。

紅塵煉心,他不願涉及到自己的家人,但卻避不開,他只是想陪自己的孩子走過一生,尊重他們的選擇,最終依舊要面對這種心酸的畫面,看着兩個孩子慢慢老死在歲月中。

雖然他不想這樣面對,但這卻也自然而然的符合了紅塵問仙路的歷程,刻意必敗,真心有成,自然而生。

在這破敗的天地中,沒有靈粹可納,天地精華稀薄,唯有在這紅塵中去渡,去感悟,才能成就至強之身,以曾經破敗的心,蘊不滅的信念,如貝中珍珠的形成,肉與沙的糾纏爭鬥,血淋淋,方能磨礪出至堅至強的意志,纔會有超越其他仙級進化者的道果。

最後的親人逝去,舉世茫茫,隻身獨立,楚風嘆息,真的再也看不到同時代的人了。

楚康有不少後代,但相隔很多代後,他們都不認識楚風,而楚風也不願再與那些年輕的面孔有過多的交集,在這個時代,付出真心,最終收穫的都是傷感。

送走親人一次後,他就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

此後,楚風徹底離開了這座小城,走向無垠的大地深處,路過一個又一個種族的國度,走過無盡的山河。

在此過程中,楚風始終沒有動用石罐中僅存的那顆種子,縱然有時找到稀有的異土,他也只是收藏起來,並未嘗試讓種子生根發芽。

紅塵爭渡,這纔開始,他要堅定的走下去,依靠自己的力量打破桎梏,成就紅塵仙。

關於種子,他不是放棄了,而是等到靠自己突破後,再去體驗花粉路,看能否進一步在同境界的極盡給予自身彌補,甚至提升。

因爲,他想要最強大的道果!

他的敵人太強,如果他不能夠在每個境界都走到極點晉階,那麼他的修行毫無意義。

前路可怕,厄土中的數位始祖給予了他無邊的壓力感,連荒與葉都戰死了,他隻身如何去決戰?

現階段,他還沒有任何殺死始祖的辦法,有的只能是腳踏實地,穩步的前行,走最強的路!

無論是哪個進化體系,都繞不開紅塵仙,這是必經的節點,所以他放下了種子。

甚至,他已經在揣摩自己的路,任何人想走到絕巔,想真正無敵天下,都必須要有自身獨一無二的路才行。

“學我者生,似我者死。”

這是死去的英靈中,有人告誡後人的話,一代一代流傳下來,楚風覺得,的確很有道理,無價。

任你天賦再高,資質再好,如果最終不能走出自己的路,也不過是笨拙的模仿他人,走不到最高處。

只有自己才能明白,什麼纔是最適合自己的,自身的感悟,自身關鍵節點踏出的有靈性的路,那纔是最強的。

學前人法,看諸賢的經書,那是積累,那是初步上路,最後,一定要有自己的道。

這些年來,楚風爲了走最強路,一直在摸索着前行。

花粉路的法,他擁有各種法門,此外妖妖將女帝的經書也傳給了他,這是無價之寶,可以參悟,可以去借鑑,回過頭再完善自己的路。

想到妖妖,哪怕過去了很多年,他也一陣的心中發堵,黯然神傷,太可惜,太遺憾,那樣一個光芒照人間的女子,如果給她時間成長,會走到什麼領域,根本無法預料,她的天賦太驚人,沒有上限。

“其實,我早已有了方向。”楚風輕語,這些年,他大致確定了自己要走的路。

但現階段,還是主要以積累爲主,沒到完全踏自己路的時候。

這一切都要等他成爲紅塵仙再論,再去深入的研究。

積累,不斷的夯實紅塵路,研讀各種經文,在未來拓出自己的路前,先行築下最堅固的根基。

當楚風接近一萬歲時,黑髮徹底白了,他摸着如雪的髮絲,一陣默然,在這絕靈年代他漸漸老去了。

他還未成仙,這樣下去,必然不可避免的要經歷前賢所記載的紅塵死劫。

他不想避開,也避不開。

“當年,我雖然藉助過時間至寶修行,壽元有所損耗,但在那個年代,我是從血氣鼎盛時期活下來的,相對現世來說,折損的壽元不是很多。”

畢竟,在那個時代,許多強大一些的修士動輒就是能夠活上百萬年的。

楚風推演,依照他的身體狀態來說,在這絕靈年代,他可以活上一萬多歲,最少還有千餘年可活,再樂觀一些的話,或許有數千年的生命歲月。

花粉進化路,前人留下的經文很多,更有女帝走過的路,無敵光彩似透過萬古時空傳來。

楚風研讀,開始爲紅塵死劫做準備。

他堅信,他可以成功,在這條路的盡頭,在老死前,再活出新生來。

數千年後,楚風全身血液暗淡,周身老化的極其嚴重,幾乎要坐化在歲月中了,但在他體內有一團光不熄,那是一團血精,起初柔和,到最後越發的璀璨。

這是他經歷的第一次紅塵死劫,他早已在大膽的嘗試,初步探索與踏出了自己的路與法,以身體爲山川,刻畫場域,培育血液大藥。

老化的軀體爲山川土壤,早年特異截取的一團血精在身體場域中培育,到了而今,藥香撲鼻,生命光輝綻放。

砰!

最終,楚風的身體破碎了,瓦解了,但是卻也在血肉模糊間,有蓬勃的生機激盪,血肉重塑,充滿生命力的身體重新組合了起來,他煥發出新的氣息,強大的新生力量涌動向四肢百骸。

楚風活了過來,濃密的黑髮披散,強健而如同仙金鑄成的血肉閃動着晶瑩的光澤,充滿了驚人的力量,此時他精氣神前所未有的充沛與強大!

“我活出了第二世!”楚風自語,與古書中的記載印證,他非常清楚自身的狀態。

他很強,初步成功了,但是紅塵仙的果位並未成就呢,在絕靈時代,他現在也只是又活出一世,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長生不死。

在接下來的歲月中,楚風揣摩各類進化經文,更是耗費心神研究場域,顯而易見,他的路就落在了場域上。

在很早以前,就有人對他說過了,他在場域上的天賦更勝過修行天賦。

然而,成爲場域這一領域的翹楚,領軍人物,從來不是他的目標,便是如今也如此,他只是藉助場域,要開創出自己不一樣的進化路。

光陰流轉,又是一生要結束了,楚風再次蒼老,而這一次的壽命比上一世還要長,在這絕靈年代顯得無比驚人。

此生,楚風以場域結合精神,在靈魂火光中構建各種場域符文,他藉此面對這一世的紅塵死劫。

砰!

當此世接近坐化那一天,楚風的靈魂海炸開了,但是一顆晶瑩的靈魂種子浴火重生,在衰竭的火光中生長,強大了起來,而後附着向蒼老的軀體,轟隆一聲,在很激烈與危險的蛻變中,他又獲得了一次新生。

歲月流轉,楚風一個人看遍大世的悲涼與孤寂,他所在的這片大天地中,也不知道換了多少代人。

他努力的活着,不斷的對抗紅塵死劫,很多萬年過去了,他每次都在坐化前艱難而驚險的完成蛻變,終是活出了第四世。

當有一天,楚風再次走向那座小城,想去看一看楚康曾生活的地方,他發現,一切都變了,無比的陌生。

很多萬年過去,對他來說是第四世新生,但人間卻不知道多少個時代了,一茬兒又一茬兒的人老死,原來的城池都早已化廢墟,在更遠方,有一個強大的人類國度統馭着這片疆土。

事實上,這種國度都已經更迭不知道多少了,根本數之不過來。

數萬年,普通人的世界變遷,早已是滄海桑田,大世浮沉,全都不同了,很難再找到當初的痕跡。

楚風行走在這片大地上的一座巨城中,比當年的小城也不知道壯闊了多少倍,城中車水馬龍,人來人往,摩肩擦踵,可謂繁華到了鼎盛。

可在這萬丈紅塵中,楚風隻身行走,感覺到的只是無比的蕭索,舉世寂靜,像是隻有他一個人活着。那滾滾紅塵中的人,都與他擦肩而過,又迅速遠去,他一聲輕嘆,隻身獨往。

時光以不可阻擋之勢前行,楚風自己都快遺忘了,究竟經歷了多少世,最終他以山川爲宣紙,以大天地爲背景,潑墨自己的人生畫卷。

山河被刻上了場域,成爲孕育他新生的“母體”,最終,他成功了,以衰老之體走進去,以新生的仙體走出來!

再次新生的這一世他沒有再衰老,他知道,連着活了很多世,不斷化解紅塵死劫,最終他成功了,一世比一世強,徹底晉階到了紅塵仙領域中,成就至強道果。

“我站在了新的起點上,終是要踏自己的路了!”楚風自語,早已掃盡所有的頹廢,如今的他,信念強大無匹,哪怕自身實力還不夠,但早下定決心,要掃平厄土,滅盡詭異!

只是,再回首,他也輕輕一嘆,終究是找不到一個同行者了,早已沒有同時代的人,舉世茫茫,唯有他一人還在進化路上前行,絕靈時代極盡漫長,再無後來者!

第九百八十一章第一百二十章 橫擊第1555章 輪迴被否第1124章 搶劫犯-楚第五百八十六章 風中凌亂第二百六十九章 討債第一百一十五章 銀礦生命第十三章 不屬於此界第1343章 嫁一送一第五百八十三章 風雲再起第五百七十六章 那個人歸來第三百二十章 全球進化第九百七十章 就此告別第六百八十六章 一行聖子喪青天第三百零四章 盛極而衰第1398章 一楚對五王第六百七十二章 天下有敵第1128章 註定成爲太陽般耀眼的人第1424章 不想不念第1123章 來而不往非禮也第九百七十四章 大宇級生物第九百二十二章 陰間最強第1377章 橫掃第四百一十三章 互道珍重第三百零三章 當前真相第一百零六章 全滅第七百八十二章 隻手遮天第三百五十八章 駙馬楚風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形第1106章 楚大魔頭不可擋第1215章 大噴子第一百零五章 斬王首第1574章 輪迴深處有大惡第五百零三章 戰績驚星空第七百零一章 不夠看第七百二十二章 神之蛻變第1528章 妖妖第1444章 撼動陽間古史的巔峰大對決第六百二十五章 屠真子護道者第九百九十八章 一劍寒光懾天下第1144章 鎮壓這個時代第九百四十一章 復生第八百二十一章 重逢第二百一十七章 無敵術第1424章 不想不念第1166章 瘋狂的一天第二百七十一章 再出手第1338章 始終如一第1171章 怨氣沸騰第六百六十二章 後果非常嚴重第九百一十六章 同進煉獄第1130章 頂禮膜拜第1261章 橫擊神話第六百八十八章 團聚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聖崛起第1446章 生如夏花,死若秋葉第三百七十四章 天下第一第四百九十七章 傾國傾城第二百九十二章 所向披靡第1376章 公敵第七百五十七章 帥到沒朋友第一百五十一章 渡了個天劫第八百八十三章 橫掃聯軍第四百五十八章 星空下無敵第四百三十五章 人生寂寞如雪第二百七十七章 絕世來襲第六百七十章 普天同慶第1551章 諸天萬古只是一場夢第1236章 不想娶女天尊的曹德不是好曹德第1012章 屍殿第1078章 驢車撞宇宙戰艦第1612章故人又見故人第八百零六章 女人間的刀光劍影第五百二十九章 假子真子第七百七十章 異術第四百四十九章 拳腳道理第三百四十二章 輝煌與恐怖第八百六十六章 身份暴露第1033章 莫負好時光第1254章 光輝燦爛第1270章 天團第1059章 二弟第1620章 仙帝獻祭地第八百章 妖妖來了第三百四十三章 祭品第六十二章 姜洛神第九百五十四章 瘸腿天尊第六十四章 異獸成海第六百二十二章 兄弟重逢第七百五十七章 帥到沒朋友第七百八十二章 隻手遮天第八百六十二章 古道熱腸楚神王第1274章 誰都受不住第四百四十六章 高速進化時代第1507章 我是你德哥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1329章 楚大嫂第二百九十六章 強敵第1108章 連窩端第1194章 大有來頭的女人
第九百八十一章第一百二十章 橫擊第1555章 輪迴被否第1124章 搶劫犯-楚第五百八十六章 風中凌亂第二百六十九章 討債第一百一十五章 銀礦生命第十三章 不屬於此界第1343章 嫁一送一第五百八十三章 風雲再起第五百七十六章 那個人歸來第三百二十章 全球進化第九百七十章 就此告別第六百八十六章 一行聖子喪青天第三百零四章 盛極而衰第1398章 一楚對五王第六百七十二章 天下有敵第1128章 註定成爲太陽般耀眼的人第1424章 不想不念第1123章 來而不往非禮也第九百七十四章 大宇級生物第九百二十二章 陰間最強第1377章 橫掃第四百一十三章 互道珍重第三百零三章 當前真相第一百零六章 全滅第七百八十二章 隻手遮天第三百五十八章 駙馬楚風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形第1106章 楚大魔頭不可擋第1215章 大噴子第一百零五章 斬王首第1574章 輪迴深處有大惡第五百零三章 戰績驚星空第七百零一章 不夠看第七百二十二章 神之蛻變第1528章 妖妖第1444章 撼動陽間古史的巔峰大對決第六百二十五章 屠真子護道者第九百九十八章 一劍寒光懾天下第1144章 鎮壓這個時代第九百四十一章 復生第八百二十一章 重逢第二百一十七章 無敵術第1424章 不想不念第1166章 瘋狂的一天第二百七十一章 再出手第1338章 始終如一第1171章 怨氣沸騰第六百六十二章 後果非常嚴重第九百一十六章 同進煉獄第1130章 頂禮膜拜第1261章 橫擊神話第六百八十八章 團聚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聖崛起第1446章 生如夏花,死若秋葉第三百七十四章 天下第一第四百九十七章 傾國傾城第二百九十二章 所向披靡第1376章 公敵第七百五十七章 帥到沒朋友第一百五十一章 渡了個天劫第八百八十三章 橫掃聯軍第四百五十八章 星空下無敵第四百三十五章 人生寂寞如雪第二百七十七章 絕世來襲第六百七十章 普天同慶第1551章 諸天萬古只是一場夢第1236章 不想娶女天尊的曹德不是好曹德第1012章 屍殿第1078章 驢車撞宇宙戰艦第1612章故人又見故人第八百零六章 女人間的刀光劍影第五百二十九章 假子真子第七百七十章 異術第四百四十九章 拳腳道理第三百四十二章 輝煌與恐怖第八百六十六章 身份暴露第1033章 莫負好時光第1254章 光輝燦爛第1270章 天團第1059章 二弟第1620章 仙帝獻祭地第八百章 妖妖來了第三百四十三章 祭品第六十二章 姜洛神第九百五十四章 瘸腿天尊第六十四章 異獸成海第六百二十二章 兄弟重逢第七百五十七章 帥到沒朋友第七百八十二章 隻手遮天第八百六十二章 古道熱腸楚神王第1274章 誰都受不住第四百四十六章 高速進化時代第1507章 我是你德哥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1329章 楚大嫂第二百九十六章 強敵第1108章 連窩端第1194章 大有來頭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