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0章 在破敗中崛起(免費)

風雪停了,天地間白茫茫一片,白的刺眼,像是舉世縞素,有些慘烈,在無聲的祭奠過去。

楚風宛若一個死人,橫躺在冰雪下,寒氣雖刺骨,也不如他心中的冷,只覺得冰寂,人生失去了意義。

他與死屍無異,不想動,不想思,不想讓心神復甦,只想這樣寂靜的躺在冰冷的凍土上,不願醒來。

活着,對他來說是一種痛苦,有無盡的傷,他接受不了那些故人的死亡,更不能去想妻兒慘烈橫死的畫面,那些如刀如劍,每一次落下,他的心口都濺起大片的血,戮痛他的心,他的魂。

死去或許很簡單,一切痛苦都可以結束,再也沒有了傷感,不會再痛的發瘋,然而內心最深處有他自己最爲虛弱與模糊的聲音再回響,我……不能死,還未復仇!

直到有一天,驚雷震耳,楚風才從麻木的世界中迴轉一縷心神,冰雪融化了,他躺在泥濘而缺少生機的土地上,在春雷聲中,被短暫的震醒。

但很快,他眼前便又是血一樣的紅色,一聲長嚎,若野獸發狂,似瘋掉的囚徒撞擊監牢,他披頭散髮,單膝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息。

一朝朝一暮暮,全部浮現在心頭,那種讓他窒息的慘烈畫面再次出現,讓他發瘋,讓他嘶吼,然後,他踉蹌着起身,在大地上奔跑了起來。

無論誰看到都會認爲這是一個徹底瘋掉的人,沒有了精氣神,有的只是痛苦與野獸般的低吼,眼神散亂,帶着血色。

直到夜晚來臨,楚風也不知道奔行出去多少裡,這才砰的一聲,摔倒在荒蕪的大地上,胸痛劇烈起伏,眼中血色稍退,從發瘋中清醒了不少。

他低頭看向雙手,還有殘血未乾,又看向身上破爛的戰衣,也有觸目驚醒的悽豔的紅,那是親子身體瓦解後濺落出來的血,也是那個孩子最後留下的痕跡。

楚風心痛的又要發瘋了,他雙手抱在胸前,護着殘破戰衣上的殘血,慘然仰頭望天,眼中是無盡的絕望。

“只剩下這些了……”楚風看着身上的殘血,像是在抱着世間最珍貴之物,怕一眨眼就消散,再也見不到。

他沒有淚可落了,但卻嗚咽着,心口撕裂的痛,點點滴滴的回憶像是無數柄仙劍刺在心頭,越是不想回憶,當日種種越是清晰,密密麻麻的刀槍劍戟落下,讓他的心千瘡百孔,血液不斷濺起。

當日的畫面,像是一座沉重的血色大山壓落下來,讓他幾欲粉身碎骨,痛到要窒息。

夜風不算小,吹起楚風的髮絲,竟是灰白色,暗淡沒有一點光澤,他看到胸前揚起的長髮,一陣出神。

曾經嬉笑怒罵的他,血氣方剛入紅塵,燦爛行走天下,也曾意氣風發,隻手壓翻同代中各路敵。

到如今卻是無盡的頹廢,酸澀,痛苦,自信與強勢的光芒全都消退了,只剩下沉默,還有黯然。

他茫然的擡起頭,無力,沮喪,絕望,哪怕重新回過神,不再像死屍般躺在地上,可他卻也覺得,曾經的自己死去了,有多少往事可以重來,有多少歡笑可以再現,他再也不是那個年少入紅塵、燦爛走天下的他,人未老,長髮已灰白,他整張面孔雖然因爲實力的緣故,還是青年的樣子,但卻是蒼白的,沒有一絲的血色。

“我也曾意氣風發闖天下,壯志凌雲,想殺遍詭異敵,可是而今,卻什麼都沒有剩下!”

他失去了所有的親人,朋友,還有那些璀璨的人傑,都不在了,全部戰死,只剩下他自己。

昔日年輕的楚風什麼都不在乎,總是掛着如朝霞般晃人眼的笑容,如今全都不在了,氣質大變,不復往昔,他在自問,我死了嗎?舉世茫茫,再無留戀,整個人都是灰暗的,心中沒有了光彩,只剩下暗淡。

直到很久後,楚風顫抖着,將手上的血也盡數留在殘破的戰衣上,小心翼翼,像是抱着自己的親子,輕柔地放進石罐中,珍藏在不可打破的空間中,也珍藏在滿是傷痛的記憶中。

月亮很大,照的地上明晃晃,皎潔月輝映照出昔日人間萬種璀璨,楚風神情恍惚,似乎看到了衆生百相,見到了曾經的紅塵大世,望到了一個又一個朦朧的故人,在遠方衝他笑,衝他揮手。

可是,他向前走,努力望去,卻是什麼都不見了,圓月下,大世成墟,望不盡的荒涼,孤狼長嚎,猶若哭泣,墳冢遍地,路邊隨處可見殘骨,怎一個淒涼與蕭索。

楚風搖搖晃晃地前行,整個時代都葬下去了,舉世茫茫,只剩下他自己了嗎?

天上明月照,可這人世間卻再也回不到過往,月還是那月,萬古前映照煌煌大世,人間璀璨,千古風流,而今明月雖依舊,但人間皆爲過往,斷壁殘垣,蓋世的英雄,不老的紅顏,都化爲塵土去。

他稍微清醒,不再發瘋,卻是忍不住想慟哭,掩不住心中的酸與痛,想落淚,卻只能發出嘶啞的低吼。

明月照古今,月光朦朧,卻一點也不柔和,像是一張冰冷的薄紗,寒意刺骨,遮不住萬古的悲涼。

多少英傑盡成過往,多少燦爛盡葬殘墟下,歷史的長空,輝煌的長卷,皆焚爲灰燼,望遍那大世,只留下他一人,獨伴殘墟。

楚風黯然獨行,前路一片灰暗,找不到一個同行者,他的心中有無盡的悵然,淒涼,從未有過的孤獨,體會到了萬古的悽寂。

很多天過去了,楚風不知身在何方,發瘋過,渾噩過,始終走不出心中的暗淡區域,看不到光。

他告訴自己,要活着,要變強,不能永遠的頹廢下去,但卻控制不住自己,長時間沉浸在過去,想那些人,想過往的種種,眼下的他隻身一人能做什麼,能改變什麼嗎?

最終的一戰,所有人都死了,殘活着的他,有什麼能力去改變這世間?

他不會忘記,所有準仙帝殞落的畫面,連荒、葉、女帝等都戰死了,世間從此無帝,他一個人可以去對抗如滾滾洪流般的大勢嗎?

縱然成爲仙帝,隻身踏過去,也要被碾壓成齏粉。

死去的都是什麼人?都是一個個歷史時期的天花板,都是一個個大世的主角,都是各自時代的最爲璀璨的人傑,卻在那最終一戰中,全部殞落了。

楚風背靠在一塊山石上,心中有痛卻無力。

那些人,那羣映照在長空下的身影,是史上燦爛英雄的大集結,全部匯聚在一起,所有英傑齊出,可終究還是沒有戰勝詭異,最終帝落人殤,皆戰死,英靈心願未了,鬱氣冷了熱血,堵了胸腔。

“帝落諸世傷,聖賢皆葬殘墟下!”楚風踉踉蹌蹌,在黑夜中獨行,沒有目標,沒有方向,只有他一個人嘶啞的話語在夜空下回蕩。

他看不清前路,那麼多人都死了,他曾有吞天志,更有復仇意,可是最終又茫然無力,他一個人如何戰勝整片高原,四位始祖,三位仙帝,數之不盡的詭異生靈,且厄土中金字塔頂端的戰力還能不斷復活……

楚風一走就是幾個月,踏過殘破的山河,走過破敗的廢墟,不知道這是哪一方大世界,赤地千萬裡,始終不見人煙。

他時清醒,時渾噩,頹廢着,但卻活着,漫無目的的行走,經常瘋瘋癲癲,成爲了名副其實的楚瘋子,若是讓故人看到,也會忍不住爲他落淚傷感,曾經的他什麼人都敢招惹,天不怕地不怕的楚風魔頭,竟然瘋了,悽烈到這步田地。

清醒過來,他就不顧一切的奔跑在大地上,疲了累了,就直接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仰頭看着日月星辰,無眠,無聲。

他在心中告訴自己,要掃平心靈中的灰暗,不要再頹廢,終究要面對那血淋淋的現實,哪怕未來不敵,他也應該要振作起來了,大世盡葬去,只剩下他一個人了,他不起來複仇,還有誰能站出?

他發瘋,奔跑,無眠,仰天橫躺,只是爲了撫平心中無盡的傷,他想以時光療傷,讓那千瘡百孔的心口癒合。

他對自己說,蟄伏,調整,適應,我終究是要站出去,要去面對厄土,面對那片恐怖的高原!

跌跌撞撞,走走停停,楚風在慢慢地療心傷,沒有人可以交流,看不到過往的人間紅塵萬象,只有殘存的野獸偶爾可見。

楚風發瘋的日子變少了,但是人卻越發的沉默,行走在這片破敗的大地上,一走就是近兩年。

直到有一天,他發現了人跡,看到了殘墟上的村莊,重建的城池,這個世界的人類終究是沒有死盡。

此外,他也相繼看到了其他的種族,大地上雖然一片殘破,但不少族羣還是活了下來,只是人很少罷了。

楚風走過各族一片又一片的棲居地,這個世界不少區域受到波及,赤地千萬裡,但也有部分區域保留下原始的風貌,受損不是很嚴重。

直到有一天,楚風心累了,疲倦了,在一座小城中停了下來,沒有心思想其他,沒有什麼講究,徑直躺在路邊就睡,他告訴自己該跳脫出來了,在這久違的紅塵中小憩,終將要掃盡陰霾與頹廢,驅散心中的暗淡。

什麼形象,榮辱,這一路上他早已拋卻了,想走就走,想倒下身軀就倒下身軀,毫不在意路人的目光。

現在的他衣衫襤褸,灰白髮絲很亂,臉上缺少血色,像是就一個久病的人倒在路上,昏沉着。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楚風被人輕輕的觸碰,他睜開眼,看着周圍的景物與人。

殘破的小城,不寬的街道,行人匆匆,兩年過去,昔日的大劫依舊未曾讓人從恐懼中徹底恢復過來。

這時,一個不過四五歲的孩子正在他身邊,是這個小童輕輕觸碰楚風,將他喚醒了。

他的小臉髒兮兮,身上的小衣服比楚風的還還要破爛,只有一雙眼睛很純淨,但現在卻怯怯的,有些害怕楚風。

這個孩子的小手舉着半個饃,小心心翼翼,像是珍寶般,怕丟失了它,雙手捧着,有些不捨的送向楚風。

楚風一怔,才醒過來,還沒有回過神。

小童啊啊的叫着,再次示意楚風,將饃送了過來。

他是一個小啞巴,不會開口說話,只能啊啊的叫着,用行動來表達。

楚風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看了看附近,同時也明白了小童的處境,他是一個小要飯的,是個可憐的小乞丐。

楚風一聲嘆息,這個孩子的心很善,這麼小,不過四五歲,還是個啞巴,竟將自己難得討要來的食物分給他。

很快,小童又比劃了一下,指着遠處一個躺在街道角落裡的老人,帶着怯弱的笑,啊啊的說着什麼。

楚風的感知何其強大,明白了他的意思,那是小童相依爲命的爺爺,曾告訴小童,躺在路邊的楚風可能病了,餓了,昏迷在此。

忽然,楚風的臉色很快僵住了,那個老人已經死去有兩個時辰了,屍體都有些冷了。

可是,這個孩子卻根本不知。

小童啊啊的叫了兩聲,用力掰下一塊饃,輕輕的放在楚風手中,然後轉身,跑到街道的角落那裡,滿臉開心的笑,輕輕搖動那個老人,啊啊的叫着,舉着饃,想要給他吃。

這一刻,楚風的鼻子發酸,這個可憐的小乞丐,懂事的孩子,還不知道自己的爺爺已經死去了。

小童啊啊的叫了幾聲,沒有將自己的爺爺喚醒,便輕輕的將一條薄薄的、破爛的被子爲老人蓋好身體,安心等着爺爺醒來,不時低頭看着手中的饃,露出開心與滿足的笑容,自己卻捨不得吃。

這一刻,楚風的心被觸動了,這樣樸質的孩子,這樣一個連說話能力都喪失的幼童,沒心沒肺,無比滿足的純淨笑容,讓他鼻子發酸。

小童與老人間這簡簡單單的人世間的情,讓楚風心中的暗淡區域像是一下子被驅散了,他感覺到了久違的暖流在心間涌動。

四五歲的孩子很懵懂,很多事都不知道,不懂,他開心的捧着饃,守着老人,根本不知道相依爲命的爺爺已經死去的真相。

當看到楚風看過來,他會羞澀與怯怯的笑一下,啊啊的叫兩聲,像是在仗着膽子打招呼。

一瞬間,楚風的熱淚滾落了出來,他想到了親子楚安,自己沒有保護好他,更是沒有陪他成長,連一天都沒有伴在他的身邊,楚安小時候怎樣,也像小童這樣單純可憐可愛嗎?

一剎那,楚風心中有些痛,早已乾涸到再也流不出淚的雙眼徹底模糊了,他努力去想親子小時候到底什麼樣子,是什麼樣的狀態,蹣跚學步,牙牙學語……

楚風顫抖了,仰天,不想再落淚,可是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他沒有見過楚安小時候的樣子,只能不斷的去想,心中一個小小的身影,逐漸的清晰,與眼前的小童比較,他們的眼神都是那麼的純淨。

沒有真正見過自己孩子幼年時的狀態,楚風將小童代入,兩者有些重合了。

楚風忍不住走了過去,蹲下身來,輕輕抱住這個衣服破破爛爛的孩子。

小童起初有些害怕,啊啊的叫了兩聲,討好的露出笑容,擋在自己爺爺的身前,但發現楚風在哭,而且只是在原地輕輕抱了他抱,並不是要強行帶走他,這才放下心來。

略微遲疑,小童伸出髒兮兮的小手,小心地爲楚風擦去臉上的熱淚。

“我的孩子!”楚風哭了,在這一刻,將小童當抱住,視作自己的孩子,一剎那的情感共鳴,他忍不住,情感決堤,不斷滾下熱淚。

小童有些害怕了,膽怯的啊啊着,像是在小聲的安慰楚風,可他不會說話,只能傳出單調的音節。

“好孩子,你才這麼小,就在安慰我嗎,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孩子!”楚風抱起小童,心中有酸,有苦,有痛,也有憐惜,這個孩子深深地的觸動了他的心,他要將這個孩子好好的養大。

楚風瞞着小童將那個老人安葬了,在小童懵懂的目光中,他一遍又一遍的騙他,說老人睡着後醒來,去遠行了,很久後才能回來,接下來他會帶着他一起生活,等老人回家。

不算完全欺騙,楚風在這個小城居住下來,有了家,屬於他與小童兩個人的小院,他暫時沒有什麼很高與很遠的規劃,只是想陪着這個不會說話的小童,將他養大。

在他的心中,有太多的遺憾,缺失了很多應盡的義務,他沒有陪親子成長,沒有保護好他,楚風無比的渴望,夢想能迴歸到楚安出生的幼年,彌補所有的缺憾。

現在,他視小童爲自己的孩子。

經過起初的不安,害怕,落淚,以及想念那個老人後,小童漸漸適應了,隨着一日又一日的過去,他不再怯怯的,有了好吃的,有人親切的保護着他,陪在他身邊,他再次傻兮兮的笑了起來。

一段時間後,楚風覺得自己心中冷冽的區域,那些暗淡的角落,徹底被暖意充滿了。

他沒有將小童當成替代品,而是真的很喜歡這個孩子,徹底視作己出。

爲小童洗乾淨小臉,換上嶄新的衣服,楚風的心都跟着一顫,這個孩子的眼角眉梢真的和他有兩分相像。

這是上天給予他的補償與饋贈嗎?

不!

經歷了太多,連所謂的上蒼都被化成了死地,楚風怎麼可能會相信所謂的上蒼與命運,都不過是詭異始祖隨手撕裂的東西。

楚風以自己的超凡手段幫小童調理身體,他不再是個小啞巴,慢慢地恢復,能夠開口說話了。

一年,兩年……多年過去,楚風陪着他長大,要看到他結婚生子,一生平和,圓滿。

隨着小童漸漸長大,楚風的心也越來越燦爛,一掃陰霾氣,曾經有生氣的他在漸漸回來!

“舉世進化者,曾經的英傑,幾乎都葬下去了,只剩下我自己,怎能容我頹廢?在這片殘破廢墟上,哪怕只餘我一人,也終究要站出去!”

小城十幾年的平凡生活,楚風的內心越來越平靜,眼睛越來越有神,他的心境完成了一次蛻變!

“在破敗中崛起!”時間流逝,昔日的小童如今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齡,而楚風自身的信念也越來越堅定,破敗的心,破敗的世界,都困不住他,終有一天,他會殺進那片高原!

第四百六十四章 終出世第一百八十六章 神種再進化第五百八十二章 低調的賣第三百九十章 紛紛駕臨第九百三十五章 無路可走第1187章 鹿公主第1337章 彈指間上使灰飛煙滅第1602章 磨世第三百九十四章 共五代第七百三十八章 白髮億萬丈第五百四十二章 西林族已死第三百三十四章 煉羣王第六百一十三章 楚風與兒子第四十二章 無情第1052章 嚇死天尊第三百二十八章 瘋狂第八百零九章 小道士道真相第四百二十八章 月球傳承第五百六十四章 在寂滅中復甦第六十四章 異獸成海第八百九十六章 聖人團滅第1307章 銅棺中葬着誰第五百二十七章 風暴將起第五十章 天下何人不識君第1367章 地球在輪迴第三十章 牛魔王的寶藏第一章 沙漠中的彼岸花第1229章 楚風的一羣老丈人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第五百九十七章 異變的源頭第1199章 終於下黑手了第1352章 吾爲天帝誰與相抗第1522章 少年狂人第一百零九章 七大門派第1181章 大舅哥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後的心願第1210章 殺無赦第四百三十一章 迴歸地球第七百四十五章 這票大的驚宇宙第1502章 共有多少條進化支路第九百四十八章 從今天開始做大魔王第七百七十六章 都送上路第五百九十六章 萬靈的歸宿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聖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下震動第一百六十七章 半路摘桃子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級真諦第三百七十八章 驚了個豔第1062章 輪迴狩獵者第七百九十六章 叕修陽間篇 第1029章 補天第1324章 陽間變天第四百五十二章 大魔王第八百六十五章 巡視全宇宙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獄第1630章 火化道祖第三百五十一章 神祇第1666章 後世重逢(免費)第八百九十四章 大淵昇仙四百零一章 冤家路窄第一百七十三章 蛻變後遺症第九百九十九章 螻蟻噬羣龍第1027章 大荒不淳樸第四百八十二章 英姿偉岸第二百零六章 淚流滿面的相親第五百五十八章 向全宇宙承諾第六十三章 成精第1598章 上蒼被深深地鄙視了第九十五章 第一件任務第六百二十五章 屠真子護道者第1242章 曹黑心第1122章 天難葬者第一百六十八章 全球顫慄第二百一十九章 花心大蘿蔔第八百三十三章 十方共擊第1360章 大劫出現第八百四十章 半篇究極第五十三章 牛神王第1514章 天下大一統到來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下無雙第七百九十三章 七寶妙術第五百八十九章 活捉仙子第八百五十八章 強的沒對手第1546章 不可避免的萬衆矚目第九百六十七章 陽間的大動作第五百四十六章 全滅第四百四十四章 斬聖第二百三十七章 睥睨諸王第五百四十九章 彈指間灰飛煙滅第1613章 荒,生命重來,時光岔路(元旦快樂!)第六百一十四章 地獄與彼岸花開第1035章 天葫第八百九十四章 大淵昇仙第二百零四章 又一次相親第1569章 顛倒古今第九百零二章 血債血還第八百九十六章 聖人團滅第二百八十一章 位列十大第1471章 多少英傑埋骨他鄉第1053章 活了三世
第四百六十四章 終出世第一百八十六章 神種再進化第五百八十二章 低調的賣第三百九十章 紛紛駕臨第九百三十五章 無路可走第1187章 鹿公主第1337章 彈指間上使灰飛煙滅第1602章 磨世第三百九十四章 共五代第七百三十八章 白髮億萬丈第五百四十二章 西林族已死第三百三十四章 煉羣王第六百一十三章 楚風與兒子第四十二章 無情第1052章 嚇死天尊第三百二十八章 瘋狂第八百零九章 小道士道真相第四百二十八章 月球傳承第五百六十四章 在寂滅中復甦第六十四章 異獸成海第八百九十六章 聖人團滅第1307章 銅棺中葬着誰第五百二十七章 風暴將起第五十章 天下何人不識君第1367章 地球在輪迴第三十章 牛魔王的寶藏第一章 沙漠中的彼岸花第1229章 楚風的一羣老丈人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第五百九十七章 異變的源頭第1199章 終於下黑手了第1352章 吾爲天帝誰與相抗第1522章 少年狂人第一百零九章 七大門派第1181章 大舅哥第三百三十七章 最後的心願第1210章 殺無赦第四百三十一章 迴歸地球第七百四十五章 這票大的驚宇宙第1502章 共有多少條進化支路第九百四十八章 從今天開始做大魔王第七百七十六章 都送上路第五百九十六章 萬靈的歸宿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聖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下震動第一百六十七章 半路摘桃子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級真諦第三百七十八章 驚了個豔第1062章 輪迴狩獵者第七百九十六章 叕修陽間篇 第1029章 補天第1324章 陽間變天第四百五十二章 大魔王第八百六十五章 巡視全宇宙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獄第1630章 火化道祖第三百五十一章 神祇第1666章 後世重逢(免費)第八百九十四章 大淵昇仙四百零一章 冤家路窄第一百七十三章 蛻變後遺症第九百九十九章 螻蟻噬羣龍第1027章 大荒不淳樸第四百八十二章 英姿偉岸第二百零六章 淚流滿面的相親第五百五十八章 向全宇宙承諾第六十三章 成精第1598章 上蒼被深深地鄙視了第九十五章 第一件任務第六百二十五章 屠真子護道者第1242章 曹黑心第1122章 天難葬者第一百六十八章 全球顫慄第二百一十九章 花心大蘿蔔第八百三十三章 十方共擊第1360章 大劫出現第八百四十章 半篇究極第五十三章 牛神王第1514章 天下大一統到來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下無雙第七百九十三章 七寶妙術第五百八十九章 活捉仙子第八百五十八章 強的沒對手第1546章 不可避免的萬衆矚目第九百六十七章 陽間的大動作第五百四十六章 全滅第四百四十四章 斬聖第二百三十七章 睥睨諸王第五百四十九章 彈指間灰飛煙滅第1613章 荒,生命重來,時光岔路(元旦快樂!)第六百一十四章 地獄與彼岸花開第1035章 天葫第八百九十四章 大淵昇仙第二百零四章 又一次相親第1569章 顛倒古今第九百零二章 血債血還第八百九十六章 聖人團滅第二百八十一章 位列十大第1471章 多少英傑埋骨他鄉第1053章 活了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