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5章 星辰永燦,不滅詩篇(免費)

四章合一,一萬兩千多字。

楚風感覺黴運纏身,原本如同個隱形人,低調的在戰場中收屍,可現在卻如同耀眼的燈塔,成功吸引了成羣成片的敵人殺來。

沒什麼可猶豫的,他果斷地將老頭子投擲出去,拋到一個暫時安全的地帶,然後獨自開始突圍。

這只是一段小插曲,真正的大決戰還是在始祖戰場中,它的成敗關乎着最終的結局。

“荒,葉,你們很自負,認爲縱死也能帶走我們?可笑!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番,何爲無敵!祭掉了大道,將萬道踩在腳下,不等於迴歸原始,沒有了奧妙無窮的進攻手段,來,斬你們!”

有始祖大喝,這一次他們並未融合歸一,而是彼此發光,交織出刺目的光彩。

同時,他們身後的高原也劇震,瀰漫出不祥的大霧,覆蓋他們,並與他們身後的古棺共振。

轟隆!

始祖彼此間交織光束,融合連接在一起,雖然十人分開在不同方位,但動作一致,化作一個整體,像是一個人在出手,舉手投足更加的契合。

十大始祖彼此共振,十人彷彿構建成一面鏡子,而他們就是鏡子上最爲燦爛的十枚符文。

這時,十大始祖各自舉起了手中的兵器,全是同樣一口漆黑的長刀,瘮人無比,齊刷刷向着荒與葉劈去。

十人背靠高原凝聚成鏡,偉力不可想象,刀光爆發而出,如同超越祭道的光焰從一枚古鏡中爆發出來,古今世界不連續了,徹底崩斷了!

哧!

刺目的光芒將古今未來切割成一段又一段,自古史的源頭,從當世的立身根基處,要將荒葉徹底斬滅!

荒天帝低吼,自身偉力暴漲,此時他單是憑藉無敵的肉身就激盪出汪洋般的血氣,如同驚濤拍天,捲動古今未來!

他的血氣實在太雄渾了,在他的背後,有很多道身影顯照,都是他自己,凝聚成一個更加磅礴無邊的荒天帝,矗立人間,俯瞰諸世界,無量大宇宙,到處皆是他的血氣之身。

幾乎是同時,葉天帝的一樣的血氣暴涌,鋪天蓋地,貫通時光上下游,他的背後出現一個巨大的太極陰陽圖,遮攏了大千世界。

葉天帝黑髮飄舞,眸如冷電,其血殷紅,向着前方的詭異始祖洗盪過去,偉力恐怖無邊。

兩位天帝並肩而立,血霞照人間,單以雄渾的血氣就將斷裂的古今時空填滿了,無處不在,自古史到現世,鮮紅燦爛一片,鎮壓十大始祖。

同時,他們的雷霆拳印,他們的劍光,他們的萬物母氣,全都向前轟殺了過去。

世外之地沸騰,出現撼動古史根源的力量,出現了影響現世能夠存在與穩定的可怕光芒,一切都要毀滅了,萬物都將回歸原點。

砰的一聲,十大始祖間相連與交融的光束斷裂了,手中的長刀更是崩碎,他們滿身是血,越發的像厲鬼了,而他們以身凝聚出的幾乎超越祭道領域的古鏡光焰更是在崩滅。

直至這一刻,即將摧毀大千世界、無量宇宙的能量波動才消散,終止了下來。

荒與葉也不好受,滿身都是裂痕,自身接近炸開。

他們破開始祖的手段後,並不停身,極速向前殺去,轟的一聲,雷池與萬物母氣鼎共振。

當場,有半數始祖消失,沒入雷池與萬物母氣鼎中,被暫時封在裡面出不來。

荒與葉集中全力向前轟去,要先鎮殺前方的數位始祖。

可怕的符文,無盡的雷霆,璀璨到在未來天地中都可見到的刺目劍光,還有照亮古史的拳光,無窮無盡,傾瀉着,將前方的始祖淹沒。

而且,兩大天帝盯準了目標,各自分別主攻一人,想集中全力從根源上抹殺對手,嘗試讓高原都無法復活他們。

因爲,在百般嘗試中,他們依據經驗,認爲當攻擊力不斷爆發,達到不可思議的極致境地後,或許可以真正除掉始祖。

砰!

最終,在荒的劍光前,一位始祖化成血霧,直接身死,荒承受着其他始祖攻擊,以劍光籠罩那方區域,還在不斷傾瀉殺伐之力,要打破高原的神話,徹底磨滅他!

無窮偉力沸騰,將那裡打的萬物歸爲原初,開天闢地後,大繁盛,接着又走向大毀滅,一剎那,便彷彿經歷了數不清的紀元。

噗!

另一邊,葉天帝也催動極致偉力,鎮殺了一位始祖,雙手劃過莫名的軌跡,將那裡覆蓋,不斷轟殺,要打破永恆,讓始祖永寂!

可惜,最終他們還是功虧一簣,兩大始祖被殺後,終究是又在高原復甦了,邁步走了出來。

他們臉色難看,若非高原,他們真的從源頭徹底死去了!

須知,連路盡級生靈都難滅,更遑論是始祖?!

到了這個層次,幾乎不可殺死,可是方纔,他們的確被擊斃了!

不過,當這兩人從高原中走出後,無論是荒與葉,還是其他始祖都看出了異常,兩人略微虛弱了一些。

荒與葉也是滿身裂痕,受創頗重。

“今天註定有始祖殞落!”荒開口。

“你們可否推演出,有幾位始祖會死去?”葉目光懾人,逼視所有始祖。

幾位始祖臉色很冷漠,其中一人開口道:“你們依舊註定無功,殺不死我們,縱然我等此役過後元氣大傷,迴歸高原修養一段歲月就是了。”

另一位始祖更是冷漠地注視荒與葉,道:“荒,我知道,只要你的雷池不毀,你還心存着復活那個名爲柳神的女子的念頭,今天,磨滅你後,我們會徹底毀掉雷池,讓你雖死也遺憾!還有葉,你當年除卻將葉傾仙在鼎中顯照復活,還爲她準備了另外一條路,可對?關與你與荒身邊的親故,我們都推演盡了,昔日葉傾仙爲你與荒構建橋樑,你們兩人全力保她,在曾歷史長河中留下她的一滴血,最終將那滴血投於某位後人的血脈中,希冀有朝一日讓她覺醒,但註定要失望,我們的目光已經跨過時空,看到未來的畫面,她就在遠方的戰場中,今天會被擊殺!”

大戰再次爆發,兩位天帝沒什麼可說的,這種話語擾亂不了他們的心緒。

不過關鍵時刻,雷池與萬物母氣鼎中傳來恐怖的大吼聲,劇烈震動,簡直要毀滅兩件兵器了。

最終,一切寂靜,被封在裡面的始祖寧可自殺了一次,也不想在裡面再消耗時光對抗下去,他們直接死寂了,隨後被莫測的高原復活,哪怕隔着雷池與鼎,高原也能做到這一步!

這些始祖很果斷,對敵人兇戾,對自己也足夠的狠,竟不惜如此損身,只爲提前出來殺荒與葉,不願再耽擱下去,怕出意外。

荒與葉處境更加堪憂,最爲慘烈的大戰到了白熱化。

遠方,人們心中發堵,現在都無法面對那個方位了,哪怕隔着無盡時空,那裡遠在世外,也無人能感知了,只有光還有血在衝起,顯照在各方大宇宙的天穹上,殷紅一片,觸目驚心,那是兩位天帝的血嗎?

許多人忍不住想落淚,那可是無敵的荒天帝與葉天帝,他們今天的處境竟這樣的艱難,自身要殞落了,可是想要帶走一位敵人都很難做到。

荒天帝,葉天帝,許多人在心中呼喚,很難接受這樣的結果,提及那兩人,就是無敵的代稱,今天怎能如此淒涼的落幕?連璀璨光彩都要被詭異大霧覆蓋,綻放不出屬於他們應有的燦爛,讓人傷感,讓人心痛,衆人心中無比的酸楚與難受。

可是,他們又能如何?根本幫不上忙,甚至都走不到那方戰場中。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道祖戰場,天角蟻怒吼,他們這一族肉身極致強大,沒有幾族可以比肩,可是現在他的身體卻是寸寸化成血霧,血肉之軀逐步瓦解,即將徹底爆散掉了。

有詭異道祖挾自厄土中帶來的路盡級兵器兵器而至,那是一把銅鏽斑斑的古鐗,被猛烈輪動下來,壓的天角蟻的肉身寸寸炸開,以體魄震世的他,擋不住仙帝兵,身體一截一截的碎掉,馬上要死去,徹底從人間消散。

“荒就在那裡,你呼喚啊,讓他助你!”挾帝兵而來的道祖聲音冷厲,想逼天角蟻擾動荒的心緒。

天角蟻任自身血肉磨滅,死死地閉緊嘴巴,一語不發,任自身寸寸炸開成血霧,始終一句話也不說,不開口。

他怎麼能讓自己的兄弟痛心,他寧死也不想幹擾現在的荒。

他只是在內心中自語:“荒,我的兄弟,我自年幼時就跟着你一路走來,太漫長的歲月過去,我很疲累,真的跟不上你的腳步了,我的好兄弟,我希望你活着,一定要保住自身啊,我不想你戰死,我……去了,再見!”

噗的一聲,天角蟻的血肉瓦解,魂光熄滅,全部化爲飛灰。

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發出一點聲音,未傳遞出點滴神念,只是最後看了一眼荒戰鬥的方位,他不想幹擾到自己最親近的兄弟。

“天角蟻……你這個倔強的孩子!”孟祖師見到了這一幕,心痛無比,雖然拼命趕去,但也已經晚了,伸開雙手只接到最後飄落下來的一點灰燼。

他驚怒且悲,看到了天角蟻最後死都不肯吭聲的那一幕,心如刀絞,忍不住老淚都滾落下來。

“天角蟻叔叔!”荒之子悲吼,雖然自己身體越發的模糊,但還是不顧一切的殺來,恨不得立刻誅殺那位詭異族羣的道祖。

“天角蟻!”許多人悲呼,壓抑着聲音,沒有大吼,可是卻越發的讓人爲那死去的身影感覺心痛。

荒,怎能無覺?他回首,然後更是從那光陰碎片中發現天角蟻死去前在心中的低語,他的眼中有無盡的痛,手中的劍光暴漲,極致璀璨的光照亮了所有紀元,劈斷一切有形之物,他帶着雷池向前殺去。

荒大步前行,轟的一聲,世外之地炸開了,血雨紛飛!

仙帝戰場中,女帝、洛、黑暗仙帝、無始全都竭盡所能,近乎發狂,與剩下的九帝慘烈血戰。

他們殺到癲狂!

可是,神秘高原卻不斷將戰死的仙帝復活。

路盡級的詭異生靈也瘋狂了,發現幾人很難擊殺後,竟不計代價,玉石俱焚,與四大仙帝血拼。

最終,原本就臉色蒼白、本源不穩、險些死在上蒼一戰的洛,被人多次重創,本源漸漸瓦解了,被不斷與反覆的磨滅,即將帝殞!

女帝殺到怒意沸騰,多次斬殺仙帝,但依舊不能改變洛的結局,神秘高原可以不斷復活詭異仙帝,他們首先鎖定了洛,執意以本源拼本源將她葬滅。

“殺!”

各處戰場都慘烈無比,血雨紛飛,已經殺到了最後的時刻。

厄土中的生物,底蘊太深厚了,漫長歲月以來也不知道破滅了多少大世界,每個紀元都會舉行大祭,自古至今,慘烈的“帝落”不知發生多少次,自然也收穫了不止一柄仙帝級兵器。

現在,戰場中有殘破的帝兵,也有詭異族羣自己的完整帝兵,數件齊出,在鎮殺諸世的道祖,無比的慘烈。

“葉子,再見了,我們來生再聚!”龐博炸開,有絕代道祖盯上了他,將他打爆。

他雖然進入道祖領域,但是與這種無限接近仙帝的頂尖生物相比,還是差遠了。

同一大境界,實力過於懸殊的話,自然可以被絕頂強者徹底擊殺與磨滅。

在血與骨散落間,龐博的模糊身影顯照,他想努力重聚身體,可是對方卻不給他機會了,一隻通紅的血手猛力壓落,將他強勢的磨滅下去,暗淡下去。

最後的剎那,龐博艱難的回頭,努力看向葉凡戰鬥的地方,那是他最親近的兄弟。

因爲意外,他們被九龍拉棺帶走,一同走進星空,一同修行,爲了跟上好兄弟葉子的腳步,他不惜啃不死天皇的棺材板吃,在以後的歲月中,他亦堅毅而執着,有葉的指點,更有他自己付出的無比想象的代價,才走到今天。

“葉子,再見!”

噗的一聲,龐博最後虛淡的魂影也炸開了,漫天光雨消散,什麼都沒有剩下。

縱然是在生死戰鬥中,葉天帝的身體也顫動了一下,眼中有傷感,映出龐博的身影,那是同他生死與共的兄弟,來自故鄉唯一還活着的摯友,年輕時就與他同行,可是現在卻也……死去了,永遠的消失!

“龐博叔叔!”葉依水大吼,他知道,這位叔叔與父親的友情何等的可貴,一路共歲月,竟在今天血濺長空,再也見不到,怎能不心傷?

葉依水怒髮衝冠,帶着悲與傷,誓要殺死那位道祖,爲龐博復仇!

“殺啊!”

戰場沸騰了,各地都在血拼。

“砰!”

那個怪異的老頭子——衰神,在面對帝兵橫掃時,沒有避開,發出最後的嘆息聲。

“我本就死去了,墳頭草都一丈高了,有人懷舊,讓天帝將我顯照出來,爲天庭看守大門,今世我該離去了,各位,再見!”

怪異的老頭子崩碎,徹底永寂。

這一刻,無數人都殺紅了眼睛,死無所懼,沒有人惜身。

楚風眼睛發酸,在這種慘烈的氣氛中,他忍受不住,忘記了其他,拎着石琴還有時光爐不斷的轟殺,自己雖然不夠強,但縱死也要傾盡所有力量。

很短的時間,他看到了太多的人死去,有天庭的老兵,有昔日熟悉的故人。

他眼圈發紅,對花粉路的女子開口:“你跟在我身邊,到底看中了什麼?都拿去,只要能殺敵!是種子嗎,是石罐,還是其他,亦或是我的血與魂,只要有用,你都送入戰場中,給需要的人,給荒,給葉,給女帝,我實力不夠,如果那些能對他們有用,讓我獻祭也無妨!”

“都不是,你什麼也改變不了。”花粉路的女子幽幽嘆道。

……

荒之子,雖然身體暗淡,但是卻在這片戰場神勇無敵,不顧自己越來越模糊下去的有問題的身體,與那手持殘破帝兵的道祖激戰,要爲天角蟻復仇。

噗的一聲,刀光萬重,他以無匹的手段刀斬對手,徹底湮滅敵人。

另一邊,重瞳石毅持特殊的青銅棺,力敵另外殺來的手持帝兵的絕頂準仙帝,激烈大戰。

轟的一聲,最終,他持銅棺生生將對手打成了血泥,魂光炸開,直接磨滅!

葉沂水也爲龐博復仇了,可是,他們的處境卻極爲不妙。

荒之子、葉依水、石毅等人,並未能繳獲對方的帝兵,那是被詭異族早已祭煉無盡歲月的兵器,瞬間就遁走了,又落入敵人的手中。

一時間,喊殺震天,厄土中羣敵源源不絕,所有詭異生靈全面出動了,向這裡殺來,敵人實在太多了。

諸天一方的進化者很強,可是,最後也筋疲力竭了,尤其是在帝兵的鎮壓下,生出陣陣無力感。

“殺!”

女帝風華絕代,平日超然出塵,可以說很冷,極少開口,但在今天卻口中喊殺,滿身白衣盡染敵血,她見到厄土中的帝兵出世,數次都想反手給道祖戰場一巴掌。

但是,對面的仙帝直接開口,她若動,他們絕對玉石俱焚,打滅諸天。

“帝兵雖祭出,但我等仙帝畢竟未下場!”

並且,詭異族羣的路盡級生靈也殺到瘋狂了,不斷玉石俱焚,將無始盯上了,接連數次,三人合圍他,一同炸開本源,想要送他永寂。

到了現在,女帝也深感無力迴天,哪怕她再強,面對殺死後還能復活的敵人,也感覺無奈,此局無解。

“我縱然是死,也會帶上一位對手!”無始開口,要讓一位仙帝永寂,真正死去。

“想不到我終究還是要殞落啊。”黑暗仙帝輕嘆,早已收起遊戲紅塵的姿態,現在心頭沉重。

他用盡了力氣,只想真正殺死一位仙帝,不讓他再復活。

道祖戰場,殺的萬物崩壞,所有人都滿身是血,在絕望中怒吼,進行着最爲慘烈的血拼,誓要流乾最後一滴血。

“孟祖師!”

有人悲呼,孟祖師死去,被帝兵鎮殺。

九道一悲痛欲絕,帶着一些老兄弟奮力出手,卻只有光雨自他們的指尖劃過,老人最後衝他們點了點頭,什麼都沒有留下。

“孟祖師!”荒之子低吼,手持長刀,所向披靡,縱橫這天地間,殺到東來殺到西,不斷有敵人伏屍在他的腳下。

他也不知道殺了多少對手,徹底斬滅他們的魂光。

像他這樣曾經幾乎算是躍進仙帝領域的天縱人傑,現在哪怕身體有大問題,也依舊如猛虎殺入狼羣中。

但是,隨着血染全身,他的身體越發的虛淡了,半邊身子漸漸消失,他要化道長空下!

他終究是未曾徹底完好的活過來,血肉之軀不曾凝實呢!

“帝子!”許多人大叫。

荒之子,吸引了太多的對手,無數人殺向他,尤其是對方也有特殊層次的高手,與仙帝很接近,畢竟積累無數歲月,底蘊深不可測,不見得比他弱多少,數人開始全力向他出手。

帝子,身體虛淡了,即將徹底消散不見!

“誰想殺我侄兒,都先過我這一關!”重瞳石毅長嘯。

在最爲激烈的大戰中,重瞳石毅雙目怒睜,開天闢地,將周圍的敵人不斷葬送在可怕的光束中。

然而,對手實在太多了,與他一樣無限接近仙帝領域的生靈,持帝兵聯手鎮殺而來!

他早先殺了很多對手,現在真的太疲累了,再次殺死兩位強敵後,他怒睜的重瞳破碎了,鮮紅的血自眼窩流淌下去,化成兩行血跡,觸目驚心。

他一個踉蹌,倒退了出去,然後再也站不穩,手中銅棺都被人打飛了出去,他實在是力竭了,尤其是現在,重瞳都毀掉了。

“大伯!”

荒之子低吼,扶住石毅,而後叔侄二人一起逆衝向天,迎上了所有的對手。

在燦爛的光雨中,兩人再次殺爆三人,而後自身也崩散了,化成漫天的光!

“哥哥,大伯!”荒最小的孩子大叫,殺入敵羣,很快就被淹沒了。

“帝子!”無數人大吼,紛紛向這邊殺來,可是根本來不及了,沒有能力殺到近前,每一個人的身邊都有多位對手。

“師弟!”有人眼中帶着血淚,那是赤龍與穆青,都是荒的弟子,任刀劍貫穿身體,殺到了那片戰場,他們滿身都是大道傷,用力抓向那片天空,卻什麼也觸碰不到。

敵人太多,荒之子神勇,總是在爲各路人馬解圍,赤龍與穆青都跟不上他的速度。

九道一帶着老兄弟,還有八百老兵中殘活下來的人,不斷衝殺,怒吼着,目眥欲裂,血淚長流,可是衝不到近前,到了最後,連這些老兵都倒下去了,一個個血濺戰場,人間再無身影。

“我恨啊,恨啊!”腐屍嘶吼着,他滿身都是裂痕,搖搖晃晃在敵人中殺來殺去,看着荒的親子死去,又看到九道一倒下,他恨自己太弱了,爲什麼衝不進仙帝領域中,想殺死所有對手爲他們復仇都做不到。

轟!

強大的波動不斷爆發,葉依水身體數次爆碎,又重組,他搖搖晃晃,快支撐不住了,他殺了數之不盡的敵手,但是自身本源卻也要枯竭了。

即便葉天帝的幾位弟子都在身邊,與他聯袂進攻,可是卻也漸漸擋不住漫天的敵人,聖體楊熙早已戰殞,小松半邊身子化成光雨,還在廝殺,光頭男子花花身體一次又一次炸開,卻又不斷衝向對手,即將消逝!

轟!

不止一件帝兵砸落,強大如葉依水,祭出特殊的青銅棺,可自身也被震的滿身裂痕,身體要炸開了。

他血肉衰竭,殺到本源乾枯了。

“殺!”

但是,他不屈服,依舊衝了上去,以銅棺盪開帝兵,再次霸道的擊殺了一位強敵。

可是,他真的支撐不住了,墜落了下來,身體四分五裂。

小松逆衝向天,揹負着葉依水的殘軀,血戰諸敵,一步一咳血,僅有的半邊身子也開始一寸寸的炸開。

但他卻一語不發,始終不曾放下葉依水,想要將他送走。

就如同當年,葉天帝也有低谷時,曾經重傷垂死,小松揹負着他,一路殺出去,一路逃,自身道源被擊穿,道行毀去,化出松鼠本體。

現在,他揹着葉依水,保護自己老師的血脈,又像當年一樣,竭盡所能,想要保住背上的人。

“小松師兄,不要費力氣了!”葉依水艱難的搖頭,讓小松將他放下,不要再走下去,他看到小松每一步落下,身體都在瓦解,漸漸消失,心如刀絞。

“我只想你活下去,爲老師留下一條血脈。”小松低語,嘴裡滿是血沫子,身體大部分都消失了。

“師兄,我們不走了,就死在這裡,陪着他們,陪着所有人!”葉依水想要爲小松擦去血淚。

可是,他伸手時沒有碰到,小松竟蒸發成了血雨,只有一道光影顯照,不捨的看向葉依水,又看向葉天帝戰鬥的方向。

時光像是倒流,小松的過去映照出來,本是一隻平凡的小松鼠,卻被葉天帝帶在身邊,踏上修行路,後來更是成爲他的弟子。

最後,小松的光影迴歸到了他幼年的狀態,成爲一隻懵懂的小松鼠。

它大眼無暇,無比純淨,沒心沒肺的笑着,眼中倒映出葉天帝的身影,正是那一天葉天帝收留了失去父母的它,將它帶上修行路。

現在,一切落幕了,那隻純淨而又傻兮兮單純無比的小松鼠,砰的一聲化成光雨,永遠消散在人間!

“小松師兄!”葉依水想要保住那炸開的光雨,最終卻很無力,什麼也摸不到,手停在空空蕩蕩的地方。

“師弟!”一個滿身都是金色光芒的身影帶着無盡的悲意,吼動山河,渾身是血,從天空殺來。

他是葉天帝的大弟子葉瞳,太陽之體,現在雖然本源都要瓦解了,但依舊在散發着無量的火光。

他看着圍攏上來的敵人,又看向小松化作光雨的地方,一聲悲嘯,衝向了敵羣。

這一天,太陽之體葉瞳爆發出無以倫比的光芒,玉石俱焚,身爲太陽之體,他自身卻在火光中化成灰燼,天地間有一輪最爲刺目的太陽炸開!

“師兄!”葉依水大叫,也跟着沖霄而起,最後殺死一位敵人,他也消散在天地間!

“啊,嗷……”遠方,狗皇長嚎,有悲有痛,更有無盡的殺氣,它化成一頭黑色的巨獸,狂突猛進,想要接近葉依水、小松等人殞落的地方,但終究是力不從心,身體不斷的瓦解,最後摔倒在了血泊中。

“本皇……不甘啊,意難平!”狗皇嘶吼,最後的虛影顯化,爆碎在天地間!

遠處,蠶皇殺敵無數,沖霄而上,滿是裂痕的身體發出刺目的光芒,有老皮裂開,從當中躍起一隻金燦燦的蝴蝶,要逆天衝起,想極限一躍成帝!

可是,所有帝兵都砸了過去,全都轟在那逆衝向天的蝴蝶身上,那朦朧的、神聖的、最終未完成一躍的不死蝶終究還是崩碎了,化成血,化成光,帶走很多詭異生靈的性命,隨風消散。

幾乎是同時,十冠王以血肉爲土壤,孕育出一株世界樹,在他的血肉間蓬勃生長,那是他的終極道果,凝結在世界樹上,要超脫出去,帝光開始盪漾,他極限一躍……

可惜了,所有帝兵再次橫掃,讓世界樹崩碎,十冠王最後的道果化成璀璨洪流席捲向所有敵人,天地燦爛,將大批的敵人蒸發乾淨,十冠王也隨之永寂。

他與蠶皇一樣,終究是太倉促了,有外力干擾,註定失敗,殞滅。

這片戰場,能夠廝殺的人不多了。

轟!

劇烈的化道波動傳來,滿身金色毛髮的聖猿殞落,一根鐵棒貫穿蒼穹,昔日的聖皇子,今天永不屈服的聖皇,神魂熄滅,但依舊屹立不倒!

直到一陣風吹過,那鐵棍灰飛煙滅,那頂天立地的肉身焚燒成光!

他上擊九天,下擊九幽,縱橫天地間,最後身死道消,也散在了這無垠而又充滿他傳說的天地中。

“爲什麼?”

“我等何其燦爛,最後卻這樣落幕,不甘心啊,詭異不平,我心中有大願不了,意難平!”

剩下還活着的人,全都發出了絕望的大吼,真的是意難平!

這種絕望的嘶吼聲,捲過蒼天,闖進時光河流中,越過大千宇宙,在無數的天地中震盪着。

四野,一道又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現,那是古代戰死的英傑,可只是殘靈顯照,又能如何?改變不了什麼,他們也都在不甘!

界海,堤壩上,一行淡淡的腳印浮現,緩緩地自古代走來,出現在這片戰場,直至一道朦朧的身影浮現,白衣白袍,他很俊朗而儒雅,輕輕一嘆。

“我不過是一位準仙帝,來此無力改變什麼,只是盡一份力。”

一個消逝的人,由於死去太漫長歲月了,連天帝顯照他都很難,不過是給了他復甦的希望。

今天,他朦朧的身影自那古代界海堤壩上走來。

他在燦爛中完成了一樁心願,穿過古史,走到後世,如他所願,看到過繁華,見證過璀璨,儘管最終又如他那個時代般落幕,但他還是看到了希望,感受到後代更強!

他帶着敵血,在今朝的燦爛光芒中徹底散去了身影,永寂。

很多人都戰死了,從此人間不見。

他們如星辰,如詩篇,雖然死去,血染長空,但依舊將在人間璀璨。

“當!”

大鐘響起,無始準備化道,無論如何也要帶走一位敵人,讓對手徹底死去,不能復活。

女帝殺到披頭撒發,近乎入魔,與她平日清冷出塵的樣子都不像了,她不計後果,消耗本源,轟的一聲殺死了一位對手,竟令之……永寂,未能復甦回來。

但是,她自身也暗淡了不少,今日不惜代價,捨棄一切,立誓殺敵無歸!

戰場上響起淒涼的聲音:“千秋後,誰能執筆,書寫英靈功績,怕是那萬古後,秋風掃千丘,只剩下一片廢墟,聖賢世間無痕無跡,無從憶起……”

大戰連天,殷紅的血流淌,充滿了慘烈與絕望還有悲涼的氣息。

戰死的人心中有悲,更有不甘,可是隨着逝去一切也都結束了。

而活着的人更爲痛苦,每一位死去的英靈都落入他們的心間,他們體會到了那無邊的痛。

沒有人比荒還有葉更爲痛苦,那些故人,那些摯友,在他們年少時就陪伴着他們,可是眼下卻都相繼死去了,還有他們的弟子,他們的子嗣,流着血,慷慨悲壯的戰死,化成光,化成霞,崩散在天地間,怎能不讓他們心中悲慟?對於他們來說,整個時代都葬下去了,埋下了他們的過往,還有那漸漸褪色的燦爛!

縱然到了荒與葉這個層次,也有無盡的悲涼感,他們選擇的不是無情的大道,以及冷酷的進化路,更未投身不祥與詭異中,他們將大道都焚掉了,更是抗拒詭異,從來選擇的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每一位故人死去,都如同斬落在他們心中的一刀,目送摯友、親子一個個血肉崩解,煙消雲散,這是何等的慟?縱然百戰不死,他們滄桑與疲倦的心也都千瘡百孔了,痛徹骨髓。

可是,他們卻只能壓抑着,沉默着,竭盡所能與始祖廝殺!

他們連大吼,長嘯,都不能!

荒與葉需要保持心中的冷靜,在這裡殺敵,他們在很多年前就已無淚,心中有慟也哭不出,有的只是那一腔熱血始終長在,戰意不熄,心有大願,希望有朝一日踏平厄土,掃盡不祥!

“荒,葉,你們是否後悔踏上這樣一條路?”有始祖冷冷的問道。

荒天帝與葉天帝不屑迴應!

“荒,葉,你們不久前說,一切結束了,不再試探,不再給後人探索經驗,那不過是誆騙我等,爲的是想逼出我們最後的手段,你們依舊在忍着心中的大悲大慟,在爲後來者探索我等的弱點!”一位始祖喝道,洞悉了荒與葉的目的。

“如有後來者,見證我聞我見,我們最後的經驗掛在宇宙萬物上,鐫刻在山河星辰間,繚繞在無盡廢墟上,到處都有篇章,長存不滅,如你所見。”

荒與葉開口,聲音激盪,出現在諸世間。

始祖淡漠無比,不爲所動,冷酷的開口,道:“唯有適合自己的纔是最強的,留給別人的從來沒有修到巔峰的,你我都有各自的路與手段,皆不同,今日所見,所謂經驗,也不過是泡影,夢幻空花,一切都將落幕!”

荒天帝與葉天帝不再開口,周身晶瑩璀璨了起來,血氣雄渾無匹,暴涌而起,壓蓋混沌古地。

他們的頭上,雷光轟鳴,萬物母氣沸騰,兩人向前走去,像是帶着一個葬下去的大世,一同前行。

在他們的身後,無數的人,那些曾經存在的,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有在古代戰死的人傑,也有剛纔化成血與光的故人,成羣成片的浮現,那消失的時代,葬下去的紀元,全部呈現了出來,與他們同行!

若是他們能夠勝,就能爲後人開闢出新的天地與生路。

轟!

始祖也爆發了,頓時攪亂諸世,讓荒與葉身後無數人暗淡下去,那一個又一個紀元化成流血的世界,到處都是廢墟,到處都是屍骨……

“一切都早已葬下去了,今天也要爲你們兩人送葬!”始祖大吼。

錚錚錚!

劍光沖霄,獨斷萬古!

轟隆隆!

大鼎轟鳴,顯照諸世!

荒天帝與葉天帝一起向前走,無量偉力爆發而出,殺敵!

劍鼎齊鳴,爲衆生開道!

無數的英靈浮現,無窮的靈粒子飛舞,像是無邊的燭火照亮黑暗,伴着兩位天帝同行。

“殺!”始祖咆哮,他們感受到了壓抑與恐懼。

“他化自在,他化萬古!”荒天帝大吼,披散着黑髮,眸綻冷電,一時間,古今未來全部斷裂,到處都是他的身影。

在祭道領域,焚燒大道後只剩下它,這是荒天帝的最強絕學,真正無敵古今未來之根本!

在每一片歷史的長空下,在每一個時代,在每一個紀元的天地中,現在都浮現出荒天帝的身影,在現世,在未來,同樣有他璀璨的身影,到處都是!

他化自在,可化萬物,可化敵人,可化自己,可化萬古……攻擊力蓋世無匹,無盡時空,荒天帝無處不在,全力進攻!

轟!

最前方的始祖,直接就被荒天帝的劍光斬爆了,被他的拳光打滅了!

縱然是靠後的始祖,身體也在瓦解,也在炸開,他化自在,萬古無敵,舉世無雙!

首當其衝的始祖被斬爆後,想借高原之力,可是他卻驚恐的發現,自身再現了出來,但卻是與祖地隔絕了,被荒天帝不斷的斬爆!

他化自在,他化萬古,斬盡一切對手,震古爍今無人可敵。

砰!

那位始祖發出絕望的怒吼聲,竭盡所能化出模糊的身影,但還是被荒古天帝的他化自在打滅了,連高原都不能將他復活。

就在那一瞬間,縱然有其他始祖相助,渡給他無邊偉力,可他依舊一次又一次被斬爆,被轟碎,他化自在舉世無匹!

噗!

最後的光炸開,這位始祖灰飛煙滅,漫天塵燼揚起,連他的那口棺都爆開了,與他徹底消失。

其他始祖倒退,向後回首,可是高原一片死寂,真的未能將那人復活出來。

“這……”有始祖恐懼了,震撼了,這是怎樣無敵的手段,讓神秘高原都失去了應有的作用。

始祖心中顫慄,荒的這種手段如果在單對單的大決戰中無人可敵,能殺死任何對手!

不祥氣機紊亂,始祖死亡,顯照諸世中。

“荒天帝!”

遠方戰場中,還活着的人大吼,熱淚盈眶,終是看到了他們心中荒天帝的絕世光彩,縱然不死的始祖都被他擊殺,連高原都無能爲力。

萬古唯一,俯視所有對手,古今未來無敵的荒天帝!

這一刻,始祖心頭悸動,顫抖着,他們竟可以被殺死,怎能無懼?

“嗯?!”

驀然間,他們驚悚的發現,還少了一人,他們瞳孔收縮,有位始祖竟在葉天帝的萬物母氣鼎中!

何時被收進去的?

此刻,葉天帝化成了陰陽太極圖,接着他的身軀又化成了一片充滿自然紋理的葉子,在鼎中碾磨而過。

鼎中的始祖不斷的張嘴,像是在呼喊着什麼,可是,到頭來他卻一次又一次的湮滅,連魂光都在粉碎,不斷熄滅。

“殺!”

後方的始祖大吼,絕不能容忍下去了,始祖何需懼?必須中斷這一切,全力以赴,儘快殺死這兩人。

噗!

就在這時,可怕的聲響傳來,那萬物母氣鼎中的始祖發出最後一朵火光,如同燭火油盡燈枯,最終一閃,徹底消散,連那口棺也炸開,歸於虛無。

“什麼?!”又一位始祖死去了,連高原都無能爲力。

這一景象,映照在諸世中。

“始祖又被擊殺了一人!”

“葉天帝!”

活着的人滿臉淚水,終於等到了這一刻,激動無比,彷彿又回到當年那段崢嶸歲月中!

一葉遮天,橫推古今未來,蓋世無敵的葉天帝!

“吼!”

始祖嘶吼,又驚又懼又怒,他們是不滅的,背靠高原,昔日也曾遇上極盡可怕的對手,但依舊殺不死始祖,對手皆被他們所滅。

但今天神話被打滅了,高原都無法阻止那兩人,有兩祖竟被鎮殺。

不過荒天帝與葉天帝也付出了代價,自身模糊了,身體虛淡。

若無高原,殺死一位始祖,他們自然可以做到。

可是,竭盡所能對抗高原,殺死始祖後不讓其復甦,徹底磨滅,那需要更爲可怕的力量,消耗的本源簡直不可想象。

他化自在,他化萬古!

荒天帝又一次出手了,到處都是他的身影,可化一切,舉世無匹的攻擊力讓始祖都膽寒,都無奈。

噗!

血光綻放,一位始祖湮滅了又重聚,直至最後虛淡,透明,又一位始祖將被格殺了,要被荒天帝擊斃了,要不了多久。

此外,還有一位始祖,此時被扯進葉天帝的萬物母氣鼎中,情況絕對要不妙。

“殺!”

始祖怎麼可能不對抗,殺到癲狂,全部發瘋,如果不阻止這兩人,他們都會出事兒,沒有好下場。

轟隆!

荒,將雷池祭出,砸出去了,它極速放大,矗立天地間,他化萬物,阻擋他們。

噗!

片刻間,在他化自在下,那位虛淡下去的始祖終究是遭劫了,隨其古棺一同崩滅,瓦解,灰飛煙滅。

而荒的身體也越發的模糊了……

在那萬物母氣鼎中也傳來慘叫聲,那位始祖聲音漸弱,不可能救出來了。

“殺!”

最終的大決戰,極盡的慘烈,無比的可怕。

這一天,荒天帝他化自在,他化萬古,卻化不盡大世悲涼,無數人傑殞落,化不盡的殤。

這一日,一葉遮天,卻遮不住那萬古的淒涼,遮不住也攔阻不了無數故人逝去的身影。

轟!

雷池炸開,萬物母氣鼎碎裂,荒劍也折斷了!

當日,天帝血沖霄,照亮了人間世外,璀璨光陰,萬古時空。

在悽豔的血光中,兩位天帝的燦爛的身影漸漸模糊下去!

劍折斷了,鼎碎掉了,還有殷紅的血,滿地的破敗,荒天帝與葉天帝殞滅,入目是無盡的傷與悲愴。

他們殺死了五位始祖,連高原祖地都無法復活那幾人!

“不!”

活着的人大叫,悲痛欲絕,怎能接受?不願相信兩位天帝離開,終究是生於戰死於戰,在有史以來最爲可怕的大決戰中,他們於極盡絢爛中歸去!

“荒天帝!”

“葉天帝!”

活着的人悲慟的大喊,嘶吼着,許多人流血流淚,忍不住心中無盡的悲與傷。

恍惚間,人們在那將要消散的光雨中,再次朦朧的看到兩位天帝。

破碎的鼎,折斷的劍,還有觸目驚心的血焚燒,消散,光雨點點。

時光彷彿在倒流,那是兩位天帝昔日的身影。

一個少年走出大荒,他一路悲歡離合,有人生低落黑暗時,也有高歌燦爛之際,但始終有沖霄的豪情。

“男兒走四方,何處不爲家,死在哪裡,葬在哪裡,天下青山一樣!”

彷彿間,人們又一次聽到了年少時代的荒天帝的話語,再次從那個時代傳來,聞之讓人感佩,也不禁令人潸然淚下。

直到後來,他百戰不死,嚐盡絢爛,品盡黑暗,面對敵人時有豪情更有自信,平靜道來:“誰在稱無敵,哪個敢言不敗?!”他這一生,單對單殺到所有敵人膽寒,從未敗過!

在光雨中,葉天帝昔日的身影也在顯照,年輕時,未曾踏上修行路前,他原本只想過安靜平和的生活,卻意外被帶上星空古路,開啓了他不願擁有的燦爛,爲此他曾耗盡所有力氣橫渡星空,只爲回故土再次見父母,可等來的卻是雙親不再,人生淒涼大憾。

自此後,他才堅定意志,遠離故鄉,放下昔日所有,迴歸到北斗葬帝星,開始面對禁區,無懼那些可怕的大敵,氣吞山河,曾自語:“我心有大願,掃平黑暗,願世間再無血與亂!”

在那片宇宙星空中,他做到了,後來又進入更爲可怕的諸世間,面對厄土,對抗不祥的源頭。

一路輝煌過,也一路伴着數不盡的遺憾,他體味人生百態,品盡萬古的滄桑。

曾有一段歲月,大地上流血漂櫓,戰火連天,葉天帝身邊沒有幾人了,追隨他的天庭部衆都凋零了,不斷遭遇羣敵,連並肩而行的女帝、無始都失散的失散,殞落的殞落,只剩下他也力竭,本源近乎破碎,老去了,白霜染雙鬢。

縱如此,他也氣吞萬古,此生無悔,依舊要在極盡絢爛中昇華去殺敵。

最終,他做到了,血氣復甦,強勢鼎盛的歸來,他低吼着,再次與高原盡頭的始祖決戰。

“我爲天帝,當鎮殺世間一切敵!”葉天帝年輕時代的話語似穿透歷史的長空,跨過無盡的歲月,在天地中迴盪。

此時,許多人哭泣,落淚,那兩人終究是化成了光,化成了霞,多麼想那兩道偉岸的身影留下,劍鼎齊鳴,照耀萬古。

可是,劍斷了,鼎碎了,天帝血已經焚幹,在那漸漸暗淡下去的光雨中,荒天帝與葉天帝最後的身影遠去,消失了,從此人間再也不見!

世上誰人能不死?縱使是蓋世的英雄也有凋零的一天。

但有些逝去的人,萬世後依舊如光如霞照人間,屹立在天上就是煌煌永燦的星辰,殞落人間便是那氣壯山河的不滅詩篇!

第1612章故人又見故人第二百六十三章 錯的離譜第四百六十五章 絕代妖仙第八百八十章 一小時打遍宇宙第1061章 飛揚跋扈第四百九十五章 悲慘的魔第三百三十二章 所謂底蘊第二十二章 受人之託第五百四十一章 本土對決西林第1045章 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第二十五章 空前繁盛第1451章 一道光,黑的發慌第一百八十四章 迴歸東方第六百六十一章 楚叔很生氣第三百九十七章 出關第1300章 一語成讖第四百二十六章 母星嫡系純血後人第1431章 真的種出了天仙子第六百二十七章 打錯美女第八十四章 頂級名山染血第九百零九章 盛極第1631章 道祖之戰落幕第一百六十七章 半路摘桃子第1121章 黎龘之死第九百四十一章 復生第九百六十章 昔年天帝舊路第三百九十八章 捉了個聖女第二百九十一章 相見第一百一十一章 揭過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獄第九百一十七章 沒有路第六百四十六章 斬盡十方敵第1027章 大荒不淳樸第六百三十六章 如此單挑羣雄第四百零七章 緊迫第四百七十六章 服食神藥第六百三十九章 全滅第四百四十二章 地球大劫第九十七章 未來巨星第1580章 一役掃空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打雷轟第三百三十四章 煉羣王第1375章 誰與爭雄第四百零八章 緊鑼密鼓第1599章 楚魔需要心理治療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代天驕悲苦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形第七百六十八章 新世界第四百七十八章 生意火爆第1207章 世道沒那麼黑暗第1139章 追殺第1644章 大結局第五百二十四章 天縱妖孽第1112章 爭相報道第一千零七章 令天尊絕望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羣瘋子第1576章 上蒼第六章 石盒第六十一章 神箭所向第1624章 時間至寶第四百二十二章 追求第三十三章 溫柔鄉第三百九十三章 小妖逍遙第二百四十二章 悠然精進第1510章 擦去塵埃,真路顯第1503章 花粉進化路的源頭第1544章 壓住了晚年不祥第八百一十一章 姐控遇上姐夫第二百八十七章 以暴制暴第1415章 聖墟真相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場盛會第六百四十三章 暗中狩獵第一百七十八章 戰力排行榜第1496章 天帝的棺材板壓不住了第1399章 石罐共鳴第1664章 遺世獨立(免費)第八百四十八章 娘,向前衝第六百一十四章 地獄與彼岸花開第1352章 吾爲天帝誰與相抗第一百七十七章 鎮守第七百五十四章 熾凰第二百七十二章 金身羅漢紙第七百零二章 得瑰寶第三百四十章 百強星辰世界第二百七十一章 再出手第七百六十六章 人王血脈第一百一十章 爆炸時代第1519章 心之所在,深淵所在第1309章 妖妖以及三顆種子的來歷第七百八十三章 一體兩魔王第1292章 貫穿四個紀元第四百二十五章 大舅哥與大姨子第1521章 一萬年第1045章 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第1619章 以身填坑第1177章 風雲激盪第六百二十四章 長刀所向第六百六十六章 洗劫一空第六百八十章 吞霞進化
第1612章故人又見故人第二百六十三章 錯的離譜第四百六十五章 絕代妖仙第八百八十章 一小時打遍宇宙第1061章 飛揚跋扈第四百九十五章 悲慘的魔第三百三十二章 所謂底蘊第二十二章 受人之託第五百四十一章 本土對決西林第1045章 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第二十五章 空前繁盛第1451章 一道光,黑的發慌第一百八十四章 迴歸東方第六百六十一章 楚叔很生氣第三百九十七章 出關第1300章 一語成讖第四百二十六章 母星嫡系純血後人第1431章 真的種出了天仙子第六百二十七章 打錯美女第八十四章 頂級名山染血第九百零九章 盛極第1631章 道祖之戰落幕第一百六十七章 半路摘桃子第1121章 黎龘之死第九百四十一章 復生第九百六十章 昔年天帝舊路第三百九十八章 捉了個聖女第二百九十一章 相見第一百一十一章 揭過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獄第九百一十七章 沒有路第六百四十六章 斬盡十方敵第1027章 大荒不淳樸第六百三十六章 如此單挑羣雄第四百零七章 緊迫第四百七十六章 服食神藥第六百三十九章 全滅第四百四十二章 地球大劫第九十七章 未來巨星第1580章 一役掃空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打雷轟第三百三十四章 煉羣王第1375章 誰與爭雄第四百零八章 緊鑼密鼓第1599章 楚魔需要心理治療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代天驕悲苦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形第七百六十八章 新世界第四百七十八章 生意火爆第1207章 世道沒那麼黑暗第1139章 追殺第1644章 大結局第五百二十四章 天縱妖孽第1112章 爭相報道第一千零七章 令天尊絕望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羣瘋子第1576章 上蒼第六章 石盒第六十一章 神箭所向第1624章 時間至寶第四百二十二章 追求第三十三章 溫柔鄉第三百九十三章 小妖逍遙第二百四十二章 悠然精進第1510章 擦去塵埃,真路顯第1503章 花粉進化路的源頭第1544章 壓住了晚年不祥第八百一十一章 姐控遇上姐夫第二百八十七章 以暴制暴第1415章 聖墟真相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場盛會第六百四十三章 暗中狩獵第一百七十八章 戰力排行榜第1496章 天帝的棺材板壓不住了第1399章 石罐共鳴第1664章 遺世獨立(免費)第八百四十八章 娘,向前衝第六百一十四章 地獄與彼岸花開第1352章 吾爲天帝誰與相抗第一百七十七章 鎮守第七百五十四章 熾凰第二百七十二章 金身羅漢紙第七百零二章 得瑰寶第三百四十章 百強星辰世界第二百七十一章 再出手第七百六十六章 人王血脈第一百一十章 爆炸時代第1519章 心之所在,深淵所在第1309章 妖妖以及三顆種子的來歷第七百八十三章 一體兩魔王第1292章 貫穿四個紀元第四百二十五章 大舅哥與大姨子第1521章 一萬年第1045章 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第1619章 以身填坑第1177章 風雲激盪第六百二十四章 長刀所向第六百六十六章 洗劫一空第六百八十章 吞霞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