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3章 劍鼎齊鳴,帝落人傷(免費)

不是嚴寒季節,可清風吹面卻很冷,揚起荒與葉的黑色髮絲,也刮過他們滿是裂痕與血的身體。

天地間一片肅殺之氣,在這最後一戰中,短暫的寧靜,充滿秋的蕭瑟,許多人心中有股悲涼之意。

人們知道,此後世間多半再無天帝!

無盡遙遠之外,許多人在心中默默送行。

“殺!”

在氣壯山河的大吼聲中,兩位天帝殺向十祖,如光如霞,璀璨光彩照亮整片流血的戰場。

人影交錯,血與骨炸開,拳光永恆,打滅萬古青天。

在慘烈的搏殺中,荒與葉滿身是血,而對面的始祖也在踉蹌倒退,連揹負的古棺都要炸開了。

荒持劍向前殺去,那無匹的劍光再次照耀至古今未來,橫貫所有歲月間,其風采蓋世無匹!

可這一刻,始祖彷彿歸一,十人猶若連成一體。於模糊間,他們竟真的融爲一人,手持一根正在滴血的粗大狼牙棒向前砸來!

當!

刺目的光綻放,劍胎與黑色的狼牙棒撞擊在一起,歲月崩斷,世外炸開,混沌蒸乾,秩序成灰,大道焚盡,破滅一切。

若非這片戰場脫離諸世,所有宇宙都將會被撕裂,無數的大世界都將被擊毀。

他們脫離於世外,纔沒有波及無窮的天地。

雙方的身體都滿是裂痕,盡是血跡,天地都要崩解,不復存在了。

葉身如閃電,拳印壓蓋世間,轟向始祖,億萬縷拳光將那前方淹沒,與始祖手中的兵器碰撞,震斷永恆的世外混沌古地。

場中有鮮紅的血與詭異的血共同濺起!

始祖手中持着的狼牙棒,漆黑而又沉重,隨意一擊都可以打滅數之不盡的大千世界,其威無窮。

它並不是蘊含着大道氣息的器物,只是粗大,沉重,冷冽,但恐怖無邊,漫長歲月過去,依舊有仙帝血在滴落,亙古以來,不知道殺死了多少至高生物。

所謂的大道,在它面前只能崩斷,化成劫灰。

而現在,它的上面又沾染上了荒與葉的血!

“天帝!”

遠方,傳來壓抑的呼聲,許多人緊張而又焦慮,心中很難受,那可是荒天帝與葉天帝啊。

他們代表了無敵,從來都是橫掃對手,可是今天卻是那麼的艱難,天帝殷紅的血在不斷流淌。

更有數次,他們的肉身直接四分五裂了,在對手黑色的沉重兵器下解體。

血與骨的畫面是那樣的刺眼,當看到這一幕,人們心中無比痛楚,不願看到兩大天帝敗亡。

雖然兩人也同樣重創了始祖,讓其肉身崩開,可是兩位天帝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

“荒,兄弟,你在那裡以命血戰,而我們在這邊也要搏殺了,我不會給你丟臉,我要去拼死一戰,如果有來生,我希望還能與你是兄弟!”

遠方,傳來悲壯的大吼聲,那是天角蟻,他也要去拼命了,厄土中的道祖正在逼近,大戰也開啓了!

不僅女帝、洛、無始等人在域外與十帝廝殺,天角蟻、十冠王、腐屍、龐博等人也要與同層次的道祖血戰。

此役過後,還有幾人活着?沒有人知道。

最後的回首,彼此間可能是永別!

天角蟻灑熱淚,注視向荒,看了最後一眼,然後毅然衝向詭異族羣的一位準仙帝,血拼對手,他不再回首,赴死決戰,沒有想着再活下去。

天角蟻無比的勇猛,該族以力量稱雄諸世間,他迅如雷霆,將一位道祖直接就撕裂了,沐浴着敵血前行,又衝向另外的對手。

可是,他卻足足被七位道祖圍住了,一根冰冷的矛鋒從背後刺入他的身體,一柄雪亮的長刀也劈中他肩頭,深深嵌在骨頭中。

這才一交手而已,就已是血雨紛飛,無比的慘烈。

荒在血戰中回首,看到了天角蟻在多位道祖間縱橫衝擊,一路帶起血光,披頭散髮,殺到癲狂。

荒很想出手,但是卻無法前往。

化作一聲怒吼,荒天帝再次與始祖激戰在一起,讓始祖的血與骨濺落在世外之地。

“吼!”

一個手臂與常人大腿那麼粗的魁偉男子大吼着,滿身是血,踉踉蹌蹌,在敵人中殺進殺出,眉心都有裂痕了,那是被一位詭異族的道祖也就是準仙帝以劍鋒留下的。

他是龐博,是所有人中陪伴葉天帝最久的人。

“葉子,你我年輕時就是好友,來自同一片故土,又一同踏上星空,走上修行這條路,一路雖有艱難困苦,但也有燦爛高歌,這麼多年都走過來了,今天,我可能熬不住了,來生我們還是兄弟!”

龐博一條手臂斷落,身上更是插着寒光閃耀的刀劍等,奮力轟碎兩位對手,可是他自己也步履艱難,隨時會倒下,這都是準仙帝爲他留下的傷。

“爲什麼,我不能極盡一躍,成爲仙帝!”腐屍怒吼,他恨自己不夠強,不能抵住漫天都是的敵人,密密麻麻的詭異生靈將他熟悉的故人、將天庭部衆不斷擊落。

“荒,葉,我在不同的時代遇到你們,與你們稱兄道弟,卻始終沒有走到路盡級領域,給你們丟臉了,我不甘,在道祖這個領域我要一個打十個!”

腐屍滿身是血,仰天長嚎,徹底拼命,可是能夠到了這個級數的生靈怎麼可能會有易於之輩?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他縱然滿身是傷,也不可能殺的了十位準仙帝,這些生靈都極其可怕。

況且,即便眼下道祖沒資格藉助神秘高原復活,可是同級數的進化者想殺道祖也太艱難,需要歲月去煉化,去慢慢磨死。

腐屍將數位道祖擊碎,但卻殺不死。

“啊……”

一聲憤怒的大叫,一頭頂天立地的聖猿躍起,看到身邊的人不斷死去,他怒吼,手持貫穿天地的鐵棒,向着詭異族羣橫掃過去。

昔日的聖皇子,今日的鬥戰聖猿一族的聖皇,他是葉的結拜兄弟,實力極其強大,血戰八荒,連着打爆了三位道祖,呼嘯戰場中,勇不可擋。

可是,敵人中也有同級數無匹的生靈,迅速擋住了他,激烈大戰,並且不止一人,數位準仙帝殺了上去。

聖皇咆哮,滿身金色毛髮,他高聳入雲,吞日月,拿星辰,他雖然在喋血,但是揮動鐵棒時,依舊神勇。

感受到葉天帝在血戰中也有目光掃過來,昔日的聖皇子今日的聖皇嘶吼:“兄弟,不要擔心我,來,看看我們誰能先磨滅自己的對手!”

聖皇長嘯,可是,他被數位強敵包圍,重傷的身體都要裂開了,傷了本源,但他不屈不撓,依舊舍死拼殺。

砰!

他手中的鐵棍,將第四位對手打爆了,血雨紛紛,可是,他的半邊身子也被人打爛,要潰滅了。

可他依舊長嘯,上擊九天,下擊九幽,縱橫這天地間!

無聲無息,楚風來了,終究是執意趕到了戰場中,不過花粉路的女子卻以朦朧的霧靄遮攏了他,少有人可窺探其真身。

他遵守與花粉路女子的約定,並未瘋狂廝殺,而只是在戰場中快速的移動,不斷的“收屍”,找準機會將一些爆碎的道祖也就是準仙帝收進時光爐中,悄然進行……火化大業!

“怎麼回事,我方有人戰死了嗎,爲何少了三人?!”

正在與天角蟻、龐博、腐屍、聖皇等廝殺的強者,不久後有人發現異常,一陣驚疑,道:“該不會是那個……火化道祖來了吧?!”

另一地,孟祖師很強,在同層次的道祖中所向披靡,殺進殺出,老人放開了一切,不顧自己的身體,殺進殺出。

“活捉他,鎮壓,這是荒的領路人,也算是他的師長,我們先獵殺他!”有準仙帝號令周圍的人共殺孟祖師。

瞬間,超過十爲道祖殺來,圍獵孟祖師,讓他的身體都龜裂了,一條手臂更是被人以寒光閃爍的長刀劈斷,被一羣極其可怕的強敵圍攻,他的身體搖搖晃晃,雖然打崩了幾人,神勇驚人,可依舊要被人鎮壓了。

老人雙目怒睜,怎麼可能允許自己落入敵手,直接就要自行爆開肉身!

咚!

突然,天地劇震,一口硃紅色的巨棺橫空,而後炸開了,令孟祖師身邊的那些道祖或滿身是血跡,或通體裂痕,竟全被重創。

硃紅大棺碎裂,當中還有一口小銅棺,直接打開,從裡面衝出一道身影,接連揮動雙拳,一剎那,打崩了周圍的道祖!

其恐怖的力量,勇猛絕倫的威勢,着實震懾了附近所有人。

“你……荒!”有一位準仙帝被驚的忍不住大叫了出來。

“不是荒,是他的親子,想不到還活着,當年幾乎就成爲仙帝了,被始祖親手格殺,荒……竟還能將他自古代顯照,復活回來?”

有準仙帝震撼,不敢相信。

始祖的偉力何其可怕,親手格殺的人居然還能再現?只能說荒太逆天了!

這是一個臉色蒼白的青年,自青銅棺中復甦,勇猛無敵,迅速格殺周圍的道祖,每一次揮拳都能將周圍的人打爆!

他是荒的親子,曾從歲月中消失。

“大長老爺爺!”荒的親子扶住了孟祖師,這樣稱呼他。

“孩子,你自己身體有大問題,不該出來啊!”孟祖師眼中蘊含着熱淚,爲這命運多舛的年輕人而嘆。

這是荒的親子——凡。

荒希望他平凡安康長大,曾封印他一段歲月,待自己掃平血與亂後,給他一個祥和的大天地,可是事與願違。

凡,天縱無匹,很小的時候便親歷最黑暗的大劫,看到自己的父親初入道祖領域,連境界都不穩呢,就需要力敵數位絕頂的準仙帝,那一天荒血流盡,生死劫難,無人可助,而這個孩子爲了父親能夠贏並活下去,自己直接以血爲引爲荒獻祭,讓父親更強,殺滅數位準仙帝,他自己則死去了。

當初,這個孩子震撼了所有人,那麼小就果斷獻祭自身,黯然歸於黃土中。

不過,荒是何人?睥睨萬古,他足夠強大後自然要追尋回親子,並以三世銅棺中的內棺養其身。

這個孩子天資無雙,可是的確命運坎坷,一路強勢崛起,即將成爲仙帝時卻被與荒對決的始祖給害了,阻他的道,滅他的身。

漫長歲月過去,凡被荒顯照在那口特殊的青銅棺中,終於有了復甦的希望,可是他卻……提前出世了。

很明顯,他的狀態很不對,臉色蒼白,身體甚至都有些模糊呢,不算真正顯照活過來。

孟祖師心痛無比,拉住他的手,聲音都哽咽了,這本是一個天生的仙帝,註定要成長到至高領域,可命運卻是如此的不公。

“不該來啊!”孟祖師忍着不落下老淚。

“天地不存,我豈能獨活?”臉色蒼白的凡,一語道盡一切,所有人都不在了,諸世都將枯竭,他又怎甘願苟活?

事實上,始祖等也不會放過諸天的重要人傑,與荒還有葉有關的人等,都將會被推演出來,要被格殺乾淨。

“殺了他,竟是荒的子嗣!”

“是荒天帝之子,我們一起出手,首先拿下他!”

有準仙帝中的絕頂人物號令,先拿下眼前從銅棺中復甦的人。

凡轉身,以青銅棺爲盾,面對所有敵手,雖然面色蒼白,身體模糊,但是一個眼神而已就震懾了諸多道祖。

他當年不是初入道祖境,也不算是絕頂準仙帝,而是真正極盡昇華,幾乎躍入了仙帝領域中。

可是,就是在那一刻,有始祖親自幹預,將他打落下來,並無情而又殘忍的擊殺,血染大地。

轟!

凡動手了,一柄雪亮的長刀突破天地,橫掃了出去,將一干人都攔腰斬斷,他不是真正的仙帝,但也沒差多少了,超越了道祖。

噗噗!

血光四濺,許多人被斬爆,更有兩位準仙帝直接……死掉了,再也沒有出現。

“殺,無需懼怕他,我等縱然戰死,日後始祖也會將我們救活回來!”有人喝吼。

事實上,厄土中也有不可揣度的存在,不是仙帝,但卻極盡強大,雖然比不上凡,但也不遠了。

轟隆!

一時間,一道又一道身影,如同彗星自天外撞擊大地而來,全都一起殺向凡那裡。

而凡的身體真的有大問題,他的血肉之身非常模糊,尤其是動手後,越發不穩固,面色蒼白。

“誰敢欺我侄兒?!”

遠方,戰場中央沸騰了,圍攻在那裡的詭異生靈紛紛炸開,更遠處的對手則也被掀翻出去。

一個男子騰空而起,殺向這一邊,他的雙眼極其可怕,先是閉目,而後猛烈睜開的剎那,兩道光束撕裂虛空,直接就將圍攻向凡與孟祖師的一些人洞穿了,讓他們或爆開,或墜落了下去。

重瞳者——石毅。

這是荒的堂兄,也是少年時的荒最強大的壓力與生死大敵,不過隨着黑暗動亂爆發,他與荒的一切恩怨都放下了,更是如同凡那般,爲了荒而血祭自己。

重瞳者,他知道自己侄兒的狀態,真的經不起廝殺了,還未真正徹底復活回來。

“哥!”

遠方,另一片戰場中,有人嘶吼,有個青年同樣血拼羣敵,不顧一切的殺來,那是凡的弟弟,荒最小的孩子。

現在,他自然也早已成長起來,正在擊殺道祖。

只是,人們發現,他的狀態也很不好,與他兄長相仿,身體都有些模糊與朦朧。

毫無疑問,他昔日也戰死了,可見荒一脈都經歷了什麼。

他如果正常成長起來,給他足夠的時間,讓他的身體全面復活過來,不見得比凡的成就低!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凡大吼。

“殺!”

這一刻,荒的的兩個子嗣與重瞳者站在一起,聯袂沖霄而起,所向披靡,橫掃周圍的羣敵!

相近的廝殺,在另一個方位也在上演,葉天帝的親子中有一人真的勇猛無敵,太強大了,帶着自己的兄弟以及葉的幾位弟子,在準仙帝中殺進殺出,到處都是敵血。

葉依水,葉天帝的親子,出生時就是先天聖體道胎,被視作人族最強的幾種體質之一。

不過,最終他道果有成後,卻自己削掉了這一體質,重新開始,依舊強大到絕倫,潛力更可怕了。

若非厄土,若非最黑暗的血與亂到來,那個大世被葬下去了,他跟着聖皇子等叔伯們同殞,那將很難說,他會到了何等層次。

“有帝子出現?!”

天外,仙帝戰場中,詭異族的路盡級生靈目光冷淚,首先就盯上了凡,而後又看向葉依水。

“你敢!”洛喝斥,如同雷霆般出手,鎖住這個對手,她已看出,這個敵手竟想捨棄她去殺凡與葉依水,想藉此而干擾始祖戰場中的荒與葉。

事實上,不止一位仙帝有這種念頭,其他人也都露出了無比冷冽的殺意。

吼!

黑暗仙帝見狀怒嘯出聲,拼命攻殺對手。

當!

大鐘轟鳴,無始硬撼面對的仙帝,將對方震的身體爆開。

最爲恐怖的是女帝,縱然被圍攻,也依舊無敵,將前方的兩大仙帝打的崩碎。

可是十帝橫空,圍住了女帝、黑暗仙帝、洛、無始四人,人數太佔優,且有神秘高原可以復甦。

不然的話,有兩人早就被女帝徹底殺死了。

噗!

女帝又一次殺死了一位仙帝,他借高原之助才內心驚懼的再現出來。

直至有三位仙帝曾被真實殺死過,十帝才稍微收斂,忙於應付眼前的大戰。

世外之地,荒與葉同始祖的血戰越發的激烈了,帝血灑落,兩大天帝遍體是傷,曾崩解過數次了。

“荒,葉,差不多結束了!”始祖大喝。

在十祖的背後,驀然浮現出恢宏壯闊的一片高原,撼動了古今未來的穩定,讓諸世都要崩滅了。

所有生靈都感覺自身要毀滅了,將不存在了,一塊神秘的高原竟這樣突兀到來,顯化在十祖的背後,幾乎觸及到了他們的身軀。

這一刻,始祖的氣息更爲恐怖了,他們像是與整片高原凝結爲一體,要突破祭道領域!

噗!噗!

當始祖再次出手時,荒與葉滿身裂痕,而後轟然化成兩團血霧!

“不!”

遠方,無論是仙帝戰場,還是天角蟻、龐博、九道一等人的戰場,所有人都看到了這一幕,目眥欲裂,恨不能以身代之,替兩位天帝而死。

荒與葉沒有死,又一次從血霧中凝聚出身形,但是,他們卻鄭重無比,盯着那片高原,縱爲天帝,也有些無力感,只要有高原在就殺不死始祖,而現在它還在爲十祖提供更強一些的力量,着實無解。

“怎麼辦,誰能助兩位天帝?”

“兄弟,我想與你去並肩作戰啊,可是,我的力量太弱了!”

遠方,人們不甘的低吼着。

“錚!”

“鏘!”

突然,鏗鏘之音震耳欲聾,無量雷霆爆發,刺目的劍光撕裂了諸天萬界,更有沉重的萬物母氣垂落,一路橫壓歲月,跨過時光海,掃平所有阻擋。

噗!

就在這一剎那而已,兩道光束橫空,從戰場路過,將詭異仙帝中的五人覆蓋並撞的粉身碎骨,血染天穹。

那是一口雷池,以及一座大鼎。

雷池氤氳蒸騰,雷光億萬道,像是掌握大千世界無盡大宇宙的雷霆天劫在涌動,而在雷池中竟還養有一口無法想象的天劍。

這是荒昔日的兵器,雷池與荒劍!

另外一邊則是一口大鼎,三足兩耳,壓制萬道,以全系母金鑄成,並混有萬物母氣精粹,鑄成舉世無雙的鼎。

荒與葉失去多年的兵器出現!

然而,荒與葉沒有喜悅,滄桑之感浮現,竟都有些傷感。

荒收起手中那口劍胎,它竟化作一口劍鞘。

他注視衝到眼前不遠處的雷池,以及池中那口璀璨劍光衝破世外之地的荒劍!

然後,他又看向池中。

一個女子緩緩起身,她雖然姿容絕麗,昔日風采絕世,但是眼下卻很虛弱,臉色比凡還要蒼白,而身體模糊到近乎透明。

她是柳神,當年爲荒而死,不顧一切的殺進厄土中,揹負着荒殺出,將他傳送走。

可是,最後柳神自己卻死在了厄土。

這個風華絕世的女子,當年殞落了,被始祖親手擊斃,讓荒在很長的一段歲月中都很悲傷,用盡一切辦法都無法復活她。

因爲,她死在那片神秘的高原,更是始祖親自出手所致。

直到後來,荒的實力凌駕始祖之上,隻身可對峙三大始祖後,才用自己的雷池讓柳神顯照出模糊的身影。

雷池,可掌控大千世界,無窮宇宙所有的天劫,這讓始祖極爲忌憚,天劫權柄豈能旁落?

不然的話,縱然是他們萬一有機會窺視祭道之上的領域,難道有一天還要小心翼翼地戒備荒不成?

荒,當年無懼天劫,最後更是找到了雷池,親自摘落下來,煉成了成道的兵器。

此後的歲月,他行走在諸世,上蒼,億萬宇宙間,雷池則是更進一步的融合無量雷霆,早已進化到了不可思議的境地。

雷霆,代表毀滅,也錶帶天地之罰,可是卻有伴着一縷最爲本源的生機,荒就是想以此顯照出柳神並救活。

他初步成功了,柳神再現!

可當年柳神死在神秘高原,那裡有無盡的詭異物質,縱然復甦她,都有無量不祥物質跟着纏身而至。

縱有雷霆轟擊,還是有部分詭異物質溢出。

故此,荒將自己殺伐力無匹的荒劍也置於雷池中,汲取詭異物質,全部以殺伐之力磨滅乾淨。

旁邊,那口大鼎中竟也有一位女子起身,清麗出塵,明媚燦爛,縱然是在這生死攸關的大劫大戰之地,她也帶着一縷笑容。

她是葉傾仙,葉天帝最喜歡的一個後人,也是潛力最強的後人,在她死去後很多年葉都沉默着,不與人開口說話。

今日她居然也出現,這麼多年被葉天帝在鼎中顯照,快要救活回來了。

“我不想你來!”荒開口,聲音很低沉,情緒也不高。

“但是,你知道,我必須要來。”柳神聲音柔和,很好聽,但卻也有着無盡的傷感。

柳神走出雷池,看着一池一劍,道:“去找你們的主人,在他的手中,你們才能煥發出應有的無敵光彩!”

“祖父,我也去了!”葉傾仙微笑,走出萬物母氣鼎,看向葉天帝。

同時,她也看向荒,想到昔日的舊事,似有些不好好意思,很是靦腆的對荒見禮。

劍鼎齊鳴,震動無量大世界,震動世外人間!

雷池與荒劍還有萬物母氣鼎,各自飛向了自己的主人,始祖也不能阻擋,兵器早已如同血肉般與兩位天帝的聯繫不可分割,可聚可散。

蓋世無匹的力量在瀰漫,在擴張!

柳神的身體離開雷池後,就開始有些虛淡了,她沒有攻向始祖,因爲無意義,以她現在的狀態既無法殺死對方,也無法重創。

她看向荒,點了點頭,帶着傷感,帶着遺憾,最後驀地轉身,化成一道驚天長虹,貫穿日月,轟的一聲她俯衝向十帝戰場中。

天地間,血雨紛飛……帝落!

柳神自己主動化道,焚燒,將詭異族羣的一位仙帝一同帶上了路,徹底擊殺!

她以自身的道行催動,焚燒,再加上雷池中附着在身的無匹雷霆,還有荒劍上的一道殺伐之氣,生生打滅了一位至高生物,連那神秘高原都沒有能將他復活出來,徹底死去!

荒沉默着,心中悲傷,但是卻已經流不出淚水。

葉傾仙,也化成一道驚天長虹,衝向遠方,劇烈的大道崩解聲音傳來,震動了世外之地。

葉也沉默着,握緊了拳頭。

劍鼎齊鳴,帝落人傷,荒與葉霍的轉身,面對十大始祖與高原!

第三十章 牛魔王的寶藏第1304章 連第一山都忌憚的地方第七百七十七章 各方驚懼第1574章 輪迴深處有大惡第三十三章 溫柔鄉第五百九十八章 往生之地走一遭第十章 劇變第九百零二章 血債血還第一百四十五章 女神相約第1060章 龍騰邊荒第九百三十五章 無路可走第1453章 本宮大宇級!第1562章 六皇擡棺第1117章 各自投胎路不同第1162章 微微一笑豔傾城第三百七十四章 天下第一第八百五十三章 回地球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1402章 踏帝行第九百三十三章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第1319章 是你回來了嗎?第四十二章 無情第四百八十九章 聖子們哭了第八百六十四章 陰間第一禁地第1407章 女帝君臨世間!第九百零二章 血債血還第一百一十二章 姜女神事發第1430章 三顆種子於陽間生根開花第1608章 花粉路祖根第七百零九章 東海盛宴第一百六十四章 威震梵蒂岡第八百九十二章 諸聖齊降臨第八百一十八章 舉世皆寂,滄海桑田第1282章 二祖出關,紫氣南來第一百零七章 懷疑第1283章 二祖肉真香第八百二十一章 重逢第八百一十章 小舅子瘋了第1142章 女司機來了第三百五十九章 缺德第十一章 到家第1553章 從未有過第七百一十九章大風起兮雲飛揚第一百四十六章 魔威第九百四十三章 大淵之下第1567章 帝戰第1552章 萬古長天一畫卷第七百零四章 一役全殲第1482章 無上亦悚然第1619章 以身填坑第1313章 舉世同祭第九百零五章 心血來潮第1445章 舉世矚目第五百一十九掌 向神子、聖女收保護費第五十四章 天下異人齊聚第1128章 註定成爲太陽般耀眼的人第四十二章 無情第1034章 至強異荒人族第九百三十九章 天尊出手第1548章 挖名山不祥第1477章 打無上已然上癮第一百章 風波不止第七百六十九章 修行變革第一百二十六章 超級進化第一百零九章 七大門派第1541章 最古時代那口棺第1498章 終有一天第三章 青銅崑崙第1254章 光輝燦爛第四百七十二章 勾結第九百三十五章 無路可走第九百一十四章 天妒第1135章 前所未見的邪靈第三十四章 史詩級大片第1038章 前女友第1274章 誰都受不住第五百九十五章 光明死城第1600章 最強姿態第七百一十五章 嚴肅表態負責第1471章 多少英傑埋骨他鄉第1620章 仙帝獻祭地第五百七十九章 映照諸天齊出手第七百二十六章 魔吞映照諸天者第六十九章 分贓異果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祇的道場第九百八十二章 一個人挑戰全陽間第七十八章 秘種生長第1317章 無始無終第六十章 彎弓射天神第六百九十四章 形勢喜人第九十八章 彪悍的人生第五百七十九章 映照諸天齊出手第四百五十八章 星空下無敵第1441章 傳說成爲現實第六百九十五章 開戰第四百六十三章 黃山大戰第1489章 王不見王第二百八十五章 第一斬第十五章 神秘呼吸法第三百九十二章 不滅山
第三十章 牛魔王的寶藏第1304章 連第一山都忌憚的地方第七百七十七章 各方驚懼第1574章 輪迴深處有大惡第三十三章 溫柔鄉第五百九十八章 往生之地走一遭第十章 劇變第九百零二章 血債血還第一百四十五章 女神相約第1060章 龍騰邊荒第九百三十五章 無路可走第1453章 本宮大宇級!第1562章 六皇擡棺第1117章 各自投胎路不同第1162章 微微一笑豔傾城第三百七十四章 天下第一第八百五十三章 回地球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1402章 踏帝行第九百三十三章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第1319章 是你回來了嗎?第四十二章 無情第四百八十九章 聖子們哭了第八百六十四章 陰間第一禁地第1407章 女帝君臨世間!第九百零二章 血債血還第一百一十二章 姜女神事發第1430章 三顆種子於陽間生根開花第1608章 花粉路祖根第七百零九章 東海盛宴第一百六十四章 威震梵蒂岡第八百九十二章 諸聖齊降臨第八百一十八章 舉世皆寂,滄海桑田第1282章 二祖出關,紫氣南來第一百零七章 懷疑第1283章 二祖肉真香第八百二十一章 重逢第八百一十章 小舅子瘋了第1142章 女司機來了第三百五十九章 缺德第十一章 到家第1553章 從未有過第七百一十九章大風起兮雲飛揚第一百四十六章 魔威第九百四十三章 大淵之下第1567章 帝戰第1552章 萬古長天一畫卷第七百零四章 一役全殲第1482章 無上亦悚然第1619章 以身填坑第1313章 舉世同祭第九百零五章 心血來潮第1445章 舉世矚目第五百一十九掌 向神子、聖女收保護費第五十四章 天下異人齊聚第1128章 註定成爲太陽般耀眼的人第四十二章 無情第1034章 至強異荒人族第九百三十九章 天尊出手第1548章 挖名山不祥第1477章 打無上已然上癮第一百章 風波不止第七百六十九章 修行變革第一百二十六章 超級進化第一百零九章 七大門派第1541章 最古時代那口棺第1498章 終有一天第三章 青銅崑崙第1254章 光輝燦爛第四百七十二章 勾結第九百三十五章 無路可走第九百一十四章 天妒第1135章 前所未見的邪靈第三十四章 史詩級大片第1038章 前女友第1274章 誰都受不住第五百九十五章 光明死城第1600章 最強姿態第七百一十五章 嚴肅表態負責第1471章 多少英傑埋骨他鄉第1620章 仙帝獻祭地第五百七十九章 映照諸天齊出手第七百二十六章 魔吞映照諸天者第六十九章 分贓異果第三百一十七章 神祇的道場第九百八十二章 一個人挑戰全陽間第七十八章 秘種生長第1317章 無始無終第六十章 彎弓射天神第六百九十四章 形勢喜人第九十八章 彪悍的人生第五百七十九章 映照諸天齊出手第四百五十八章 星空下無敵第1441章 傳說成爲現實第六百九十五章 開戰第四百六十三章 黃山大戰第1489章 王不見王第二百八十五章 第一斬第十五章 神秘呼吸法第三百九十二章 不滅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