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1章 大世燦爛,上蒼寂滅

狗皇就這樣死去了,實在有些淒涼,讓楚風都沉默很久,有些難以接受,苦熬到這一世,那隻狗終於是沒有見到它所看到的那一切。

它是落寞與悲傷而又絕望的,縱然眷戀着,也離開了。

這件事只有少數人知道,因爲,一旦公開影響實在太大了,它算是一個時代的符號,留着某一大世的烙印。

它的離世,如果鬧的舉世皆知,會引發不可測的恐慌與亂子,試想連與天帝共過歲月的生靈都凋零,其他人呢?這個時代呢,是否意味着註定都要迅速消亡了,會被認爲末日將至!

楚風傷感離開,這隻狗雖然從來都不是光輝的,但是,它那直入人心的性格,以及它那傳說中的過往,還是給他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狗皇臨死前的低語與大吼令他動容。

“願你魂歸荒古,找到你想看到的那些人。”楚風輕嘆。

他想到了未來,是否有一天,他身邊的人也會一個一個的死去,大黑牛、東大虎等人中是否也會如狗皇般,有個別會長駐世間,孤獨的活下去很久,最後又帶着無邊的悲與悵然離世。

他不想看到那種畫面,不願生離死別,他想保住所有。

可是,這一切都需要力量,他需要變得足夠強大才行!

接下來的數年,楚風依舊在世間行走,感悟未來的路,在此期間,他與妖妖遇到過兩次,探討未來的道與法。

紅塵仙之上,不入仙王領域前,是否還有更強的仙?

楚風與妖妖都立志要在進化路上走的足夠遠,渴望路盡級,是否需要在每個大境界上都進一步昇華,一而再的打破天花板,這樣纔有可能達到至高領域?

如果走錯一步,失誤一次,很有可能就會錯過最終的路盡級機會。

他們都無比嚴肅與認真,爲此翻閱典籍,尋找傳說,更是請教九道一等人。

隨後,關於歷代傑出者的傳說都被送到了兩人面前。

其中,更是有關於那位的部分經歷,以及關於三天帝走過的路,這實在太珍貴了,是無價之寶!

楚風與妖妖都動容,認真研究,仔細閱讀,這不是經文,不是秘法,但是很有可能更勝過。

這就是有底蘊有不滅傳承的結果,有些問題,有些推演,前賢早就解決了。

尤其是對於楚風這種野路子來說,這些經驗之談更顯得寶貴。

在這幾年裡,陽間、大陰間等各地,都發現了一些好苗子,稱得上仙種,更有特殊的道體等。

“從幾歲到十幾歲,像是一茬仙苗等待茁壯成長,有些孩子不僅體質驚人,悟性也讓人驚歎,很難說能夠走到哪一步,如果給他們時間,我想會迎來一個璀璨大世!”

連古青都激動了,他退位後,時間越發的充沛,跑到各地去傳道授惑,見到那些少年,讓他都動容,可見這批良才美質何等的驚人。

“每當亂世到來必出奇才,天縱生靈輩出,每當盛世再現,也會有各種神胎,仙種等現世。”九道一嘆道。

“如果有充裕的時間,這些人成長起來,必然是一個璀璨的盛世!”古青無比肯定的說道。

事實上,他們的眼光還是毒辣的,又過了十年,就有一些天才崛起了,那種光芒想藏都藏不住。

“好好培養,說不定上次厄土大亂時,他們付出了巨大代價,要休養生息很多年,這是我們的機會,莫要辜負兩位天帝的付出,這是他們爲我們爭取來的時光。”

“最好可以平靜大半個紀元。”

兩個老頭子希冀着,但是,他們知道不現實,末世隨時到來,諸天說不定哪天就傾覆了。

主要是路盡級生物太無敵了,如果沒有同層次的強者出世,根本就無法對抗。

又是數年過去了,諸天間的天才成長極快。

“天縱神王李青與來陽間磨礪自身的黑暗生物八臂黑蛛王晨光對決時,強勢鎮殺後者!”

“這是李青崛起後第九十六場大勝了吧,尤其是近期,詭異族羣深入諸天,經常與我們這邊對決,李青連殺對方二十幾位天才了,當真是光芒照耀天地間!”

隨後,新晉的周虹天尊更是連殺詭異生物六位天才,也是名聲大噪。

最爲驚人的是,有傳言稱,黎龘成祖有望,要晉階了!

他以數道完整的進化文明大道鎖鏈綁在自己的石棺上,從史前苦熬到這一世來,當真要開始收穫驚人的果實了。

楚風去了解情況,確定這並非謠言,讓他都吃了一驚。

因爲,以黎龘目前的年歲看,若是成功,相對而言,稱得上是一位還算“年輕”的道祖,潛力驚人。

一時間,諸天各地,百家爭鳴,各族相繼出現了非凡人物,讓人感嘆,如果沒有不祥力量的威脅,一個燦爛的大世真的要到來了。

在此期間,那個踏着帝骨,從祭海趕回來殺入厄土又殺出的路盡級生靈,曾經再次出現過一次,給厄土來了一下狠的,而後撕裂上蒼,吼道:“天崩了,上蒼死絕了?!”

……

楚風路過陽間夏州,停下腳步,又一次去看望腐屍,也去祭奠下狗皇,他總覺得看一眼少一眼了,這大世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崩掉,有些人與墳就再也找不到了。

“狗子,你睜開眼看一看啊,恍惚間又一個大世到來了,天才輩出,各路天驕爭霸,新生代崛起,欣欣向榮,一切如此美好,如果你還活着,是否想培養幾個特質血脈的少年?”

院子中,腐屍正在喝悶酒,飽含着感情,在那裡絮叨,在說給狗皇聽。

“當年,被我們考驗過的黎龘,那個心黑手黑,很像你我的黑小子,竟也要崛起了,都要問鼎道祖了!以你我現在這個狀態,如果再遇上他,估計就不是折騰他了,而是要被他暴打。”

楚風來了,當聽到這種話語後,他也是一聲嘆息,腐屍與狗皇的感情的確很深啊,雖然兩人一路互坑了很多個時代,但生離死別方顯真情,他似痛徹骨髓。

“嗯?”

楚風發現,狗皇的屍體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從院子外的山林中給挖了出來,被擺在院中的石桌上。

“這是?”他不明所以,有些發懵。

腐屍聲音低沉,無比的傷感,道:“故人一個一個的都去了,我與狗雖然一路互坑,但是,它離開了,我又心如刀絞,捨不得啊。我每天都在想我們從前的事,實在忍不住,故此將它從墳中請了出來,讓它陪着我,這樣縱然有朝一日詭異種族打來,天塌地陷,我們兩個老夥計也不會分開了,長眠也在一起。”

楚風動容,真的被感動了,這兩人的感情太深了,聞之都鼻子發酸。

俯視踉蹌着起身,滿身酒氣,他每日都喝醉解憂嗎?

楚風又一次嘆息,可惜了,那個時代的強者們,如今都到暮年了,在大戰中被打殘了,幾乎耗盡了本源。

腐屍起身,找出一個燦爛的瓶子,道:“狗子啊,這是天帝當年親手釀造的酒漿,採集諸天精粹,融入上蒼奇種,當年你我都喝過,實在是造化之釀,我當初捨不得都喝掉,留下了小半壺,今天就祭於你吧。”

不過,他又止住了,道:“可這樣倒在地下,有些浪費啊,世間僅此半壺了,雖然你鍾愛此酒漿,但終是死去了,今天既然楚風小友來此祭奠你,說明他是一個無比重情義的人,就由他代你飲下吧,這樣說不定還能讓他有所突破,於你於他都好,留一份念想,同時也不算浪費。”

就在這時,無比的突兀,那乾巴巴的狗皇竟直挺挺的坐了起來,似迫不及待。

“哪呢,我覺得,我還可以挽救一下,沒死透呢,酒漿我自己來!”

楚風當場就震驚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接目瞪口呆!

腐屍則眼睛噴火,在那裡瞪着它,哪裡有什麼酒漿,瓶子裡是空的。

狗皇見狀,臉色木然,直挺挺躺了下去,道:“原來我死去了,這最後一縷執念也該散掉了。”

“狗子,你夠了!”腐屍怒吼,撲了過去,直接就薅起了狗皇。

事實上,有個人比他反應還快,九道一不知道什麼到了,黑着臉,一把將狗皇給扯了過去,道:“狗崽子,將我老人家都給矇騙了!”

他二話不說,直接就是一頓暴打。

“汪,嗷,別打了,住手啊,再打我真要死去了!”狗皇慘叫。

不僅是九道一動手,同時腐屍也不是善類,不斷在旁拱火,而他自己也親自下場動手了,抽打狗皇。

楚風風中凌亂,這狗居然沒死,到現在他還有些難以接受。

人性啊,狗性啊,楚風都很想打狗了,白爲它傷心了,結果到頭來,它自己又活蹦亂跳的站起來了。

wωw.ttκǎ n.co

此時,腐屍額頭青筋暴跳,一邊跟着暴打狗皇,一邊喊道:“我讓你騙我眼淚,特麼的,多少年了,一直坑我,你這是預演嗎,就是死,也要坑我一回!”

他實在是被氣壞了。

而九道一主要是覺得老臉無光,這死狗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居然瞞過了他這個道祖,太可恥了,太可恨了。

還是古青趕到,才解救下狗皇,不然它非被九道一與腐屍吊起來打個三天三夜不可。

狗皇被放開後,還嗷嗷痛叫了一陣,它緩過勁兒來,像是醒悟了,回過了神,頓時狗臉耷拉着,神色不善的看向腐屍。

“死道士,你是不是早就看出來了,所以,將我從土墳裡挖出來,每天都把我放在太陽底下暴曬,你而自己躲在院中竹林子底下,喝着小酒,優哉遊哉!”

說到最後,狗皇簡直是咬牙切齒。

當聽到這裡,楚風又是一陣發呆,這兩貨果然都是不好人,究竟是誰坑了誰還說不清呢。

然後,九道一不管不顧,直接將狗黃與腐屍兩個一起拎了起來,一起痛快的揍了一頓,老人皮才神清氣爽,揚長而去。

腐屍鼻青臉腫,有些憤懣,找誰說理去,他居然也被暴打了一頓,被這死狗生生拉下水了。

“你敢說,你沒反坑我?”狗皇憤憤地說道,它一直懷疑,腐屍曬着它,不是思念,而是看出了端倪。

腐屍道:“當初的確被你騙了,流下冤枉的淚水,可是事後我覺悟了,你這死狗最是貪生,最不想死了,怎麼可能甘心這樣嚥氣?尤其是兩帝已現,不知道他們究竟如何了,你怎麼可能厭世,就是死皮賴臉,你也活着等到結果!”

然後,他們兩個掐起來了。

楚風滿臉黑線,這倆貨都很不是東西。

狗皇回頭看向他,很認真的開口,道:“其實,我也是爲了你,我這樣死去,有沒有讓你心頭觸動?無比強烈的渴求變強,有沒有讓你的心境發生蛻變?真正體驗到大世的殘酷,紅塵的炎涼,我在成全你!”

看着它語氣沉重、大義凜然樣子,楚風差點就感動,但最後終究是將它無視了,坑貨一個,又想蒙人了?!

“你啊,不懂我,本皇的確是想幫你蛻變。”

院子中才平靜下來。

直到很久,狗皇嘆氣道:“我確實覺得這樣活着太累了,想躲進墳中清醒一下,但你這個偷墳掘墓的盜墓賊,居然又把我挖出來了!”

“其實,我只是想看一看,是否有天帝會託夢救我,或者爲我送行,我真想和他們聯繫上,想看透迷霧中的一切,因爲,有許多事情我都想不通!”

說到這裡,狗皇嚴肅了起來,道:“你有沒有想過,爲什麼天帝不見我們,是他們出了異常,還是這天地出了問題,亦或是你我自身有問題?”

腐屍頓時神色鄭重,他也意識到了一些問題,開始很嚴肅的思考。

“這幾年,我在墳中安靜的躺着,將心靈放空,認真的想了很多問題。”狗皇低聲說道。

兩個自非常古老時期活下來的怪物,彼此對視,從各自的眼底深處都看出了一些什麼,皆各自頭皮發炸。

看到他們不再出聲,楚風不想呆下去了,和旁邊的古青打了個招呼,就向外走。

“靠天天塌,靠帝帝崩,信一條狗那肯定是也要被騙的發懵。”楚風搖頭,消失在山林間。

古青無語,他居然也捱上了一條。

這是一個非常矛盾的年代。

諸世隨時可能發生血與亂,不祥的力量不知何時就可能全面傾瀉向諸天。

可是,在這種大背景下,近一二十年來,諸天各界卻欣欣向榮,新生代中誕生了一個又一個耀眼的明星。

許多在史書中記載的體質、道骨、仙胎、聖血等,在一些年輕人身上浮現了出來,着實驚到了許多老怪物。

可以料想,再過一些年,這注定是燦爛的大世,每當羣星閃耀時,進化界都必定要因此而猛烈擴張,整體實力***,甚至整個進化文明都要因此而大幅度提升,綻放出更爲璀璨的光芒。

只是,老輩人物卻越發焦躁與憂慮了,某些仙王甚至感覺到了一股徹骨的寒意,一種本能直覺讓他們顫慄,恍惚間,彷彿看到了世外有一雙眼睛在緩慢睜開,將要注視諸天!

“有路盡級生靈覺醒,開始要關注諸世界了嗎,他要動手了嗎?!”

九道一感覺到了陣陣森冷氣息,他毛骨悚然。

新生代,無知無覺,他們充滿了熱血與激情,在揮灑他們的萬丈豪情,在各地闖蕩,每一天都有新人崛起,羣星閃耀,熠熠生輝。

時間就是在這樣矛盾的大世中流淌,老輩心中強烈不安,有天地將傾之感,新生代鬥志昂揚,心中憧憬,想逆天而上。

又是數十年過去,折算到異域中,那就是很多萬年了。

當初進來的人,有不少都早已迴歸,沒有繼續在此地閉關了,因爲有些關卡,不是靠浩瀚時光就能突破過去的。

大多數人都已經達到了此生的瓶頸期,想要破關需要一定的機緣,以及突然徹悟!

無論是歐陽怪龍,還是黃牛,亦或是老古與大黑牛,以及黎九霄與姬採萱等人,這些年都在奮發崛起,實力激增。

他們真的很努力了,而自身的道行與境界等,的確突飛猛進,取了驚世駭俗的成就。

然而,這是璀璨盛世,也是末世將至的初期,無論他們多麼強,恐怕都無用了,難有作爲。

一旦大祭開始,路盡級生靈睜開眸子,踏入諸天,所有人都將消亡,連大千宇宙都要傾覆。

若真到了那一步,連道祖都不見得能有出手的機會了。

所以,近幾年,楚風帶着周曦,拉上了老古、猴子彌天、黃牛、東大虎等一羣人行走在各地,拜訪名宿,遊歷大好河山,參悟前賢古蹟經文。

總的來說,他拉上一羣親朋故友,行走天下,美其名曰體悟山川靜美,感悟紅塵百態,讓多年苦修的心絃徹底放鬆下來。

其實,他是在憂慮,怕有一天再也見不到他們,若是大亂了,彼此不知流落何方,是否能活着。

縱然是楚風自己,他也不知道未來的命運,他能否熬過去?因爲,他打定主意是要殺詭異道祖的!

既然躲不過大祭,那就死戰到底,找準機會能殺幾個就殺幾個,他早已做好了戰死的準備。

他願意多與這些人聚在一起,不知道明天如何,內心總是充滿了不捨。

起初,這些人都很高興,從苦修狀態中走出來,一起遊歷天下,可謂充滿了歡聲笑語。

但是,隨着時間推移,他們也意識到了一些什麼,心中不禁有些沉重了。

“記住彼此,無論將來你我在哪裡,是否還存在世間,今天你我的音容笑貌都不會褪色,將永駐心田!”

當聽到這樣的話,楚風嘆息,他覺得心頭沉重,既然他們都已經意識到了什麼,那再走下去就無意義,只會平添傷感。

可是,當衆人聽聞將就此散去,卻充滿了不捨。

“再走一程吧,最後一程!”有人提議。

楚風點頭,道:“好,那這次我們去個特殊的地方,看能否與極盡遙遠的朋友聚上一聚。”

陽間,太上八卦禁地,這裡的生靈見到楚風后,頓時變了顏色,這位可不是當年的小修士了,火化過道祖,實在讓人見之發瘮。

當然,他們慶幸,在古青的天庭初立時,他們第一時間響應,已經歸順了。

不過,今天楚風故地重遊,並非要難爲他們。

他好話相商,要進那片特殊的空間,那裡與上蒼有聯繫,若是叩開門戶,或可與上面的人對話。

時至今日,這片特殊的空間中,女帝留下的烙印消失了。

至於兩株大宇級藥草,也都被上供給了天庭,當初古青曾親自來過,處理了這裡的詭異殘跡。

“上面的通道中有人嗎?”楚風高呼。

甚至,他沖霄而起,親自去撼動那片有特殊道紋的虛空。

可是,等了很久都沒有迴應,那條通道並未打開。

最後,他拎出石琴,朝着那裡輕砸了幾下。

很久後,通道中終於有了動靜,一道縫隙被開啓,有生物探出頭來,向下觀看。

楚風當即皺起了眉頭,他竟感受到了一種死寂,上方似乎空空蕩蕩,沒有幾人。

“你是誰?”終於,通道中探出頭的生靈開口,有些木然的問道。

“我是楚風。”

“沒聽說過。”通道中的生靈是個壯漢,三頭六臂,其種族血脈很強大。

“不知這裡距離道子甄騰的棲居地是否很近,距離洛天仙的師門又有多遠?”楚風開口問道。

“你認識洛天仙?!”上面的人露出驚容。

“是,若是方便,如果離她不算太遠,還請幫忙轉告一聲,故人楚風想與她一見。”

楚風開口,他也是抱着試試看的態度,能成則好,不成也沒什麼損失。

誰都不知道未來會怎樣,現在想到什麼,那就去嘗試,楚風帶着黃牛、老古等人到此,想與上蒼的幾位道子交流。

雖然有些冒昧,但他也並不覺得過於不妥,當初,對方曾有邀,來日可再次論道。

在這個特殊的時代,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是否有機會再次見到那些道子,所以直接來了。

況且,他的進化,他的修行,到了一個特殊的關卡,如果上蒼有秘法,有前人手札經驗等,那或許會讓他觸類旁通,解決掉許多問題。

多年過去了,他對甄騰、洛天仙幾人印象不錯,不知是否能在此見上一面。

並未等上很久,洛天仙竟然真的來了,此外還有甄騰,還有其他幾位不認識年輕進化者。

在一道斑斕光束中,幾人降臨,出現這片特殊的空間中。

可是,楚風在見到他們後卻感覺頭皮發麻,心中不安,感覺極其異樣!

爲何如此?他嚴陣以待,擋在周曦、老古、歐陽大龍等人的前面。

瞬間,他知道什麼情況了,似不是因爲洛天仙幾人的原因?是他背後出現了異常,那個……女鬼現身了?

這一次,石罐未復甦,他的腳下沒有出現金色波紋,可是他的身上卻多了一個生靈!

這是什麼狀況,女鬼單獨出世了?

楚風渾身發涼,他想確定下其形態,究竟是女鬼,還是長着濃密長毛的怪物,

他雖然發毛,但是膽子依舊很大,雙手直接向後抄去。

不過,這一次他既沒有摸到鋼針般的長毛,也爲觸及到那雙光滑的大長腿,而是聽到了一聲幽幽嘆息。

那個生靈出聲音了?確實是個女子!

接下來,楚風覺得是如此的詭異,神秘,恍若夢境,在他簡單爲自己這邊的人介紹洛天仙與甄騰等人後,雙方交流無比融洽。

上蒼下來的幾人居然都是道子,很熱情,與周曦、黃牛、彌天、老古等人相談甚歡,提及進化路上的各種問題。

至於楚風自己則與洛天仙相對而坐,距離很近,很明顯感覺到了她不同尋常的氣息。

詭異的是,周圍的人像是忽略了他們兩人,包括周曦也一樣,似與上蒼的一位女修志趣相投,彼此不時輕笑出聲。

楚風發覺,他與洛天仙像是脫離了周圍的人,沒有人影響與打擾他們。

附近的人分明相距很近,可是,卻將兩人當成了空氣,彷彿將他們遺忘了。

“姐姐,許久未見。”這時,洛天仙終於開口,美麗依舊,丰姿絕世,但是,她的這種稱呼卻是讓楚風頭皮如同過電似的,寒毛炸立,身上直接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這絕對不是對他說的,洛天仙能夠看到那個女鬼?!

“多個紀元過去了,我死去了,而你也很艱難,支撐的很辛苦吧。”在楚風的身後,有一個女子的聲音幽幽地傳來。

果然,洛天仙是在與那女鬼對話!

楚風差點躍起來,不想擋在這一人一鬼間,這件事有些太異常了,深思的話讓人驚悚。

洛天仙怎麼會認識他身後的女鬼,而且,兩人分明是平等對話啊,匪夷所思。

楚風發覺,周圍的人的確將他們無視了,像是沒有聽到這裡的話語,沒有看到他們。

他實在忍不住回頭,這一次,他竟模糊地看到了那個女鬼,見到了某種恐怖的真相!

的確是一個女子,披散着頭髮,看不清真容,可是卻引人遐想,不由自主認爲她豔冠天下。

可怕的是,她倒在血泊中!

而且,在她的身後,隱約間有幾口棺,很遙遠,看不真切。

“我##!”這一刻,楚風感覺頭皮都要炸開了,這個場景他曾見到過,太瘮人了,他意識到這女子究竟是誰了。

花粉進化路的堵路者,路盡級生靈,疑似被詭異生物殺死在無盡歲月前,連帶着整條進化路都被污染了!

雖然早就有過一些朦朧的猜測,可是,今天被證實女鬼真的是她後,楚風還是震撼無比,而後又毛骨悚然。

這個女子不是死去了嗎?爲什麼還能說話,而且,這些年來,她一直就在他身邊,他還背過她。

接着,楚風又猛地看向洛天仙,她能夠看到花粉路上倒下去的女子,那她又是什麼身份?絕對不是道子!

“是啊,我快撐不住了,上蒼已空,我該放棄了。”洛天仙迴應道,露出悵然之色,而後,又帶出無盡的感傷。

你們在說什麼,我聽不懂!楚風很想喊一嗓子,可是,他知道這是什麼級數的生靈後,很本分,沒有恣意行事。

並且,他處在這兩個女人之間,感覺到了這片特殊的小天地都很異常,有絲絲縷縷的暖流劃過,那是屬於她們的力量嗎?不過,卻不曾傷到他。

也就是在此時,當暖流蔓延而過,楚風雙瞳像是短暫開啓了外人無法揣度的異變,他竟看到了諸多異常,見到了極其恐怖的景象,似乎此時眼前所見纔是真實的世界?!

不遠處的幾位道子,竟是臉無血色,蒼白如紙,甚至身體都是虛淡朦朧的,很不真實。

“鬼物?!”楚風不敢相信。

然後,他霍的擡頭,看向連着上蒼的通道那裡,努力凝視,見到了上蒼的部分景物。

那是怎樣一個世界?死氣沉沉,精氣雖有,但卻與詭異物質糾纏,整片大天地似乎要寂滅了。

“你想看上蒼?”洛天仙終於看向了楚風,對他微微一笑,說了這樣一句話。

“上次我們對決……”楚風說不下去了,這分明是個路盡級生靈,多年前,怎麼會與她對決?

“那是個很多個紀元前,年少時的我啊。”洛天仙輕語,又道:“你能與同齡年輕時代的我殺的難解難分,並在最後勝出,足以說明了你的不凡。”

很多個紀元前,少女時期的她?楚風發現,今天所經歷的,實在有着太多的不解之處,具有顛覆性。

“我帶你去看一看真實的上蒼吧。”洛天仙說着,帶着楚風沖霄而起,化作斑斕彩光。

下方,周曦、黃牛、老古等人依舊無所覺。

自那通道沖天而上,楚風隨洛天仙進入到一個浩瀚的大世界,山川依舊在,然而,整片世界都是死寂的,偶爾能看到草叢下有石碑古蹟等。

有不少山體是斷裂的,但靈氣並未減退多少,可是,爲何卻給人如此濃烈的死沉沉的感覺?

氣息相當斑雜,除卻天地精粹外,還有死氣,甚至包括詭異物質,繚繞着絲絲縷縷不祥的力量!

“看啊,這斷裂的巨山曾經是某一進化文明的發源地。”洛天仙指點。

只是如今這裡剩下了什麼?草叢深處,泥土之下,瓦礫橫陳,大面積的廢墟中躺着無數的殘骸。

“你所看到的一隅之地,已經足以代表整個上蒼。”洛天仙說道。

“整片上蒼都如此?!”楚風心都在發顫。

他始終有些無法相信,這可是上蒼啊,竟化爲墟地,一些進化文明的祖地都破敗成這個樣子了?

“可是,上次,我分明看到上蒼人才濟濟,仙王衆多,道祖還曾出手,你怎麼能說上蒼寂滅很久了呢?”楚風有太多的不解。

“上次?你還曾與我對決呢,現如今再回首,你還相信嗎?”洛天仙問他。

“究竟是怎麼回事?”楚風硬着頭皮問道,今天所經歷的太神秘,過於邪異。

“對決那一次,我們其實是想引入諸天的力量,請衆生意志入上蒼,但是後來又放棄了,覺得不妥。”

洛天仙道:“你所見,都是我們幾人苦苦支撐的結果,時光河流上翻起浪花,自古代映照現世。”

接着,她又補充:“唯有路盡級生靈才能看到上蒼真實的世界,連道祖都沒有能力望穿。”

然後,她撤去了楚風身上暖洋洋的力量,他立刻看到,大地蒼茫,山河錦繡,許多進化者在天際飛過,不遠處最高的那座大嶽更是散發大道光輝,瓊樓玉宇成片,弟子無數,山門雄偉,仙禽與瑞獸衆多,守護這片淨土。

這等靈山成片,神湖燦爛,仙霧瀰漫的祥和仙家府邸,更像上蒼的氣象。

“這……”楚風心中劇震,這纔是他心中所想的上蒼,一隅之地,就已經盡顯繁盛與強大。

“那是很多年前的舊景了,你所見之璀璨,一切都是我們在苦苦支撐所致。”洛天仙開口。

楚風體內暖洋洋的力量流淌,他再次看到了真實的世界,哪裡有什麼鼎盛的進化道統,那裡盡是廢墟,斷壁殘垣都被掩蓋在草木與泥土下方了。

“很多年前,上蒼就敗了,生靈塗炭,流血漂櫓,各族生靈死去八成以上,路盡級強者也只剩下我與賜予古青三件帝兵投影的那個人——勐海。”

縱然是路盡級生物,也是可以殺死的!

所謂的但凡有念,有人思級到他,便可再現世間,自然也有破解之法。

不然的話,從古至今,路盡級的生靈就不會減員了,若是所有人都難滅,那就與道相悖了。

“死去的幾位道友各自皆留下一絲靈,想要活過來,而我與勐海也想恢復上蒼,以大法力重演過去,希望由虛而實,同時接引另外幾位路盡級道友復甦,迴歸,但是,厄土沒有給我們機會。”

自古代映照現實,演繹過去,讓所有死去的人都以爲自己活着,還處在他們各自燦爛的時代?

這是何其恐怖的偉力!

她的話語,令人感覺震撼,這纔是真相嗎?

只是,他們還是失敗了。

“百年前,厄土最深處,詭異種族最爲神秘莫測的祖地中傳來無可匹敵的波動,最終,有三棺橫空,在歷史的長河中照耀萬世,破滅了我們所有的努力。”

這一役,別說想要復甦的幾人了,縱然是勐海都在前些年死去了。

此外,上蒼餘下的兩成生靈也是幾乎全部消散,讓浩瀚無垠的大地看不到進化者,近乎寂滅了。

“大祭,發生在上蒼。”洛天仙沉重地說道。

她勉強活了過來,但是自身道行有損,遭受了最爲嚴重的侵蝕,苦苦支撐,映現昔年舊景,自古代時光河流中走來,想要復原。

那是什麼法?於古代映照現世,從死亡中走來,從而回歸,若是足夠強大,甚至能讓上蒼部分“復活”?

“上蒼寂滅!”楚風自語,實在難以接受,讓他的心爲之顫慄。

“可惜啊,失敗了,只餘下我一人。”洛天仙輕嘆,縱然她能復甦,也不可能再帶動上蒼恢復到過去。

這裡已經死寂!

此刻,楚風想到了那位踏着帝骨迴歸的路盡級強者大吼出的話語:“天崩了,上蒼死絕了?”

當時,無論是楚風,還是諸天的其他進化者,都認爲,那位強者說的是氣話,憤懣上蒼見死不救,袖手旁觀。

現在看來,他大喝出的卻是最爲樸實與本質的……真相?!

隨後,楚風又想到詭異生靈曾說過的話,大致意思是說上蒼不行了,將成爲鬼域!

很多年過去後,這竟然也成真了!

“厄土深處的生靈這麼強大嗎?連上蒼都滅掉了!”楚風心中有無盡的嘆息聲,實在有些難以置信。

“是,因爲,詭異族羣的路盡級強者死去後,還能再現,恆駐世間,哪怕我們殺死他們很多次都不行,一切都是因爲他們的祖地,可以自那裡活着再次走出來,這是他們最大的倚仗。”

仙帝,很難殺死,可是,這世間終究還是特殊的地帶,有可怕的手段,能殺死這一級數的生靈。

然而,詭異族羣的祖地,卻是無解的!

洛天仙帶着楚風退出上蒼,迴歸到下界,在這片特殊的小天地中,其他人還在論道呢,毫無所覺,皆談的無比投機。

楚風有種出離人世感,像是在看着畫中一幕幕的悲喜劇,而他暫時成爲了畫外人。

“姐姐,你就不想真的復活過來嗎?”洛天仙問那處在異常之地,倒在血泊中的女子。

“雖然希望不大,但我也顯照了一具身體,不過,卻不是昔日的我再現,而是與現世融合,再塑。”

楚風聽到後,神情一震,花粉路上這位路盡級女子顯照的身影是誰?

他認識嗎?!

洛天仙道:“我從古代顯照的身影,依舊是年少時的我,就是洛天仙,她以爲還活在當年那個燦爛的時代呢,我也該讓她融於此世了。

“你未死,活了下來,在古代映照現世,你的道行終究會慢慢恢復,但前提是你不要再苦撐上蒼的部分舊景了,不然會連累你自身。”花粉路的女子說道,隨後,她便沉寂下去了。

“我該怎麼稱呼你?”楚風看向洛天仙。

“同級道友稱呼我爲洛,你還是稱呼我年少時期的名字吧,洛天仙。”洛這樣說道。

楚風忙點頭,打死他也不會直接稱呼她爲洛,路盡級生靈被公認的名字,沒有幾人敢直接喊出來,不然會發生各種不可預測的事。

雖然正主就在眼前,應該不會對他做什麼。

但是楚風覺得,某種約定俗成的禁忌還是不去碰爲好。

“我能請教一些問題嗎?”楚風問道。

洛直接拒絕,道:“不能!”

楚風愕然,他還沒問呢,不曾說出是什麼問題。

洛解釋:“你所要了解的,必然涉及到路盡級生靈,而我幫你推演,可能會引來敵手的目光,我道行嚴重受損,自身都可能殞滅的情況下,我自當拒絕涉險。”

楚風默然,他的問題的確涉及到了這些。

至於他邊的女鬼,那更就不要指望了,這麼多年都沒有和他說過話。

當這次聚會結束,無論是周曦,還是老古與大黑牛等人,都有意未盡,相當的不捨,因爲與上蒼幾位平易樸實的道子志趣相投,頗有些相見恨晚之感,雖然在離別,但是卻已經在期待下次的聚首。

楚風能說什麼?唯有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再見了,從古代映照到現世的人們。

他們離開了,踏上歸途。

未來會怎樣?楚風覺得,無論好也罷,壞也罷,一切都快到盡頭了,將有結果了。

他內心悸動,深感不安,或許驚天動地的大變局就要開始了,恐怖的大幕已經在徐徐拉開!

第九百七十一章 父子聯手屠神第1131章 以德服人第1141章 妖邪第1622章 榮歸故里第七百八十一章 血洗第1191章 兇名震戰場第八百二十九章 全滅第1373章 天縱無匹第1077章 灰色地帶第1212章 赴會第1124章 搶劫犯-楚第八百一十四章 遍地神祇傳承第1377章 橫掃第1302章 舉世皆震第1217章 破壞聯姻第1205章 戰地風雲第一千零二章 睥睨天下第三十五章 火遍全國第五百零三章 戰績驚星空第1506章 老古援助第1526章 俯視芸芸衆生者第五百九十九章 輪迴路上唱情歌第1262章 武瘋子現世第一百三十一章 王者歸來第1152章 大殺器誅羣王第五百一十二章 賣肉第四章 奇樹與猛獸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形到手第1304章 連第一山都忌憚的地方第七百六十五章 全宇宙天才齊聚第九百四十八章 從今天開始做大魔王第四百三十一章 迴歸地球第1103章 愛是一道光第1592章 從此不孤單第1199章 終於下黑手了第1403章 帝落時代第三百二十二章 燈火闌珊處第1256章 欲屠大聖第四百二十五章 大舅哥與大姨子第八百二十七章 神獸也恐懼發抖第五百三十四章 進化與盜引後續篇第一百四十四章 黑白兩道通吃第六百九十二章 羣體進化第1055章 龍窩落幕第五百六十九章 妙術無敵第二百六十五章 菩薩道場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把捏死第八百六十五章 巡視全宇宙第三百九十章 紛紛駕臨第1053章 活了三世第一百零六章 全滅第1170章 獵殺天尊第1607章 負距離第七百四十四章 滅族大禍第九百一十九章 此物與我有緣第1307章 銅棺中葬着誰第1378章 入道第1233章 渡劫第1278章 對究極系全面開戰第1394章 打爆盛世第五百八十一章 戰後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聖崛起第1141章 妖邪第1601章 發起狠來連自己都打罵第四百二十八章 月球傳承第四百九十八章 淡淡的憂傷第一百九十二章 屠龍術第八百六十八章 圓滿婚禮第1219章 世間誰敢稱最?唯我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五百二十七章 風暴將起第四百零四章 毀地第1195章 大反派第八百六十九章 溫柔鄉,很傾城陽間篇 第1026章 胎中迷真相第1576章 上蒼第七百三十六章 地球排位迴歸第1317章 無始無終第1298章 送喪第八十一章 出山第1623章 紅塵斬不斷第六百零七章 心中的魔第七百九十章 採摘聖藥第二百九十五章 決戰地第1075章 坑第二百八十一章 位列十大第九百六十五章 迴歸陰間第五百三十四章 進化與盜引後續篇第七百七十九章 父子與母子第八百九十七章 從此世間無輪迴第六百七十二章 天下有敵第八百二十一章 重逢第1425章 地球人讓你三更死,武瘋子又能奈何第七百五十章 少女對妖女第三百二十三章 另一條輝煌路第二百九十七章 封印破第1438章 進擊中的楚無敵第六百四十四章 大恐怖與大機緣第1015章 就此轉世投胎第三百零二章 冰河紀
第九百七十一章 父子聯手屠神第1131章 以德服人第1141章 妖邪第1622章 榮歸故里第七百八十一章 血洗第1191章 兇名震戰場第八百二十九章 全滅第1373章 天縱無匹第1077章 灰色地帶第1212章 赴會第1124章 搶劫犯-楚第八百一十四章 遍地神祇傳承第1377章 橫掃第1302章 舉世皆震第1217章 破壞聯姻第1205章 戰地風雲第一千零二章 睥睨天下第三十五章 火遍全國第五百零三章 戰績驚星空第1506章 老古援助第1526章 俯視芸芸衆生者第五百九十九章 輪迴路上唱情歌第1262章 武瘋子現世第一百三十一章 王者歸來第1152章 大殺器誅羣王第五百一十二章 賣肉第四章 奇樹與猛獸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形到手第1304章 連第一山都忌憚的地方第七百六十五章 全宇宙天才齊聚第九百四十八章 從今天開始做大魔王第四百三十一章 迴歸地球第1103章 愛是一道光第1592章 從此不孤單第1199章 終於下黑手了第1403章 帝落時代第三百二十二章 燈火闌珊處第1256章 欲屠大聖第四百二十五章 大舅哥與大姨子第八百二十七章 神獸也恐懼發抖第五百三十四章 進化與盜引後續篇第一百四十四章 黑白兩道通吃第六百九十二章 羣體進化第1055章 龍窩落幕第五百六十九章 妙術無敵第二百六十五章 菩薩道場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把捏死第八百六十五章 巡視全宇宙第三百九十章 紛紛駕臨第1053章 活了三世第一百零六章 全滅第1170章 獵殺天尊第1607章 負距離第七百四十四章 滅族大禍第九百一十九章 此物與我有緣第1307章 銅棺中葬着誰第1378章 入道第1233章 渡劫第1278章 對究極系全面開戰第1394章 打爆盛世第五百八十一章 戰後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聖崛起第1141章 妖邪第1601章 發起狠來連自己都打罵第四百二十八章 月球傳承第四百九十八章 淡淡的憂傷第一百九十二章 屠龍術第八百六十八章 圓滿婚禮第1219章 世間誰敢稱最?唯我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五百二十七章 風暴將起第四百零四章 毀地第1195章 大反派第八百六十九章 溫柔鄉,很傾城陽間篇 第1026章 胎中迷真相第1576章 上蒼第七百三十六章 地球排位迴歸第1317章 無始無終第1298章 送喪第八十一章 出山第1623章 紅塵斬不斷第六百零七章 心中的魔第七百九十章 採摘聖藥第二百九十五章 決戰地第1075章 坑第二百八十一章 位列十大第九百六十五章 迴歸陰間第五百三十四章 進化與盜引後續篇第七百七十九章 父子與母子第八百九十七章 從此世間無輪迴第六百七十二章 天下有敵第八百二十一章 重逢第1425章 地球人讓你三更死,武瘋子又能奈何第七百五十章 少女對妖女第三百二十三章 另一條輝煌路第二百九十七章 封印破第1438章 進擊中的楚無敵第六百四十四章 大恐怖與大機緣第1015章 就此轉世投胎第三百零二章 冰河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