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8章 託付後事

幽暗的土地,漆黑的植物結出一朵神異的花,有些詭異,但更多更顯神聖,花粉灑落,霧絲一縷縷,沒入楚風的身體。

他運轉呼吸法,不僅口鼻間,就是全身毛孔也在吸收,魂光亦在以特殊節奏呼吸神秘的花粉粒子。

楚風在蛻變,很激烈,體內骨骼發出雷音,五臟六腑更是有誦經聲響起,魂光與大道和鳴!

這是一種驚人的大涅槃,到了這個層次,他的實力在極速暴漲中。

大宇級,他真的邁步走進來了!

這是一個可怕的分水嶺,步入這個層次才能算初步俯瞰芸芸衆生,算作高階進化者。

轟!

楚風的身體外浮現大面積的道紋,有黑暗的,有灰色的,有金色的,還有慘白的,竟然全是詭異物質構建的!

在這黑暗大地上進化,果然容易沾染上這種東西。

但是,在這一刻,楚風也看到了它們的部分本質,彷彿在那歷史的長河盡頭,幾尊詭異生物屹立不朽,那是不祥的源頭,詭異生物的始祖嗎?!

甚至,恍惚間,他看到了幾口棺若隱若現。

“斬!”楚風低吼。

自他的體內衝出一個九色光輪,斬向他體外的各種詭異道紋,他絕不可能接受這種物質的侵蝕。

四周,傳來可怕的哀嚎聲,又有嗚嗚哭泣聲,彷彿有路盡級鬼物在時光長河的源頭侵蝕下游的一切。

楚風遇上了麻煩,他在這裡進化,的確初步洞徹了部分詭異源頭的奧秘。

神秘種子發芽,生根開花,通過花粉,解析了那源頭的部分真義,讓楚風有了驚人的收穫。

但是,世界是平衡的,一點觸及與瞭解這些,就要面對最爲嚴重的侵蝕。

楚風的血肉腐爛了,骨頭異化了,血液成爲漆黑色,眼瞳向着銀白轉變,頭髮枯黃,而後又發出淡金光澤……

這讓他生不如死,連帶着靈魂都在被侵蝕,有黑血、有灰霧,還有金色的物質,以及白慘慘的面孔,都向着他擠壓而來,要融入他的血液中,歸於他的魂光內。

滾開!”他怒吼,全神發光,口誦帝經,又開始在骨頭與血液間銘刻石罐上記載的金色文字。

他在努力淨化自身,他想回歸真我,不需要這些詭異的道紋。

若是被黑暗大陸的生物看到楚風的蛻變,一定會震驚無比,這不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洗禮”嗎?

而且,這疑似是至高洗禮!

因爲,楚風骨頭異化,全身都將蛻變爲“詭骨”,這可是始祖年輕時代的特徵變化。

此外,他的血液也在變異,他的眸子、他的髮絲等……都對應着不同的極致不祥之力。

這一切,無不在說明,黑血,金色物質,銀色不祥,灰霧等,全部找上來了,都要賜予至高洗禮。

可是,這是楚風所要摒棄的,他根本不需要,他只要做真正的自己!

這是一場艱苦的對抗,無比恐怖的折磨,正常生物如果被至高洗禮,被各種詭異道紋同時糾纏,那就很難回頭了。

楚風不放棄,既然他主動選擇進入黑暗大陸蛻變,那就要有所收穫,瞭解詭異,解析不祥,如果將自己徹底搭進去,那就可笑了,怎一個慘字了得。

“不對頭,他變異了,多半踏上了絕路,最終會成爲厄土源頭那樣的種子級生物,甚至是種子中的種子!”

山谷外,狗皇臉色變了,察覺到不妙,雖然無法看清那團詭異迷霧,以及石罐散發的朦朧光霧。

但是,它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整座山谷都被極致的不祥物質淹沒了,道紋流轉,極盡繁複與深奧。

腐屍道:“不是早有心理準備嗎,失敗很正常,意味着終究不是你我心中所期待的那種人。”

“是啊,我們期許,渴望有一個路盡級的種子出現,正常來說,幾個紀元都誕生不了一個這樣的生靈,失敗纔是正常化的,只是有些對不住他,眼睜睜地看着他走上這一步,踏上了絕路。”

狗皇竟也有心軟的時候,在這裡長吁短嘆。

“多少個時代都過來了,我們也挖掘了一位又一位天縱生靈,不都是失敗了嗎,這很正常。”腐屍也很低沉。

如果成功,那纔不正常。

狗皇低頭,嘆息道:“我是見他能夠擊斃道祖,認爲他身上有天大的秘密,所以才讓他來黑暗大陸進化,可惜了,對不起了年輕人。”

九道一的身影遠處浮現,有些沉默,而後又轉身消失了。

顯然,幾個老傢伙都知道來到這裡的後果,不過他們終究是想試一試,看是否會有一個路盡級生物的種子誕生。

楚風若是知道真相,保證想打死他們!

事情遠比他所瞭解的可怕,兩片天地承載着完全對立的進化路,非要跑到敵人的厄土中蛻變,這純粹是找死。

當然,這也是最嚴苛的試煉,甚至稱得上末日試煉,都已經不算是試金石,而是真正的死亡磨礪。

對於狗皇、腐屍等這些老傢伙來說,培養新人只有一個目的,希冀能挖掘出路盡級的種子。

不然的話,縱然成爲仙王,進化爲道祖,最終也無意義,影響不了終局。

整整一天一夜,楚風都在煎熬中,與各種不祥道紋對抗,他不想異化。

”他雖然變異了,但是卻還在苦熬着,堅持着,沒有徹底墮入不祥領域中。”狗皇吃驚,露出希冀的目光。

“我覺得有門,畢竟,他是殺過道祖的年輕怪胎,肯定有屬於他自己的秘密,等下去就是了。”

整整三天三夜,楚風熬過來了,幾乎熬幹血氣,耗盡魂光,他纔將詭異道紋全部斬滅個乾淨。

然後,不滅經文聲響起,還有固魂的秘法運轉,他周身光芒大作,開始恢復真我。

此外,花粉早先落下的粒子,被他煉化,融入血肉與靈魂中,現在進一步激活,催發,讓他血氣與魂光都強盛起來。

楚風復甦了,血肉晶瑩,所謂的“詭骨”被他粉碎,排盡了,真骨再生,血液純化,不祥的道紋焚燒,詭異的力量全部被斬滅。

“大宇級,竟然這麼危險,還好我挺過來了。”

楚風起身,看着地面,到處都是污濁痕跡,有骨頭渣子,有恐怖的黑色血液,有金色的殘留物質等。

可以想象,這三天三夜他都經歷了什麼。

說起來容易,但其實這三天對楚風來說,簡直不想再回憶了,比他遇到過的各種生死大戰都可怕。

他寧願再去殺十個祁源這樣危險的種子級詭異生靈,也不想再經歷剛纔那一遭了。

“內外通透,無塵無垢,無暇無缺,但是,總覺得還欠缺了什麼。”楚風內視自身,他沒有成爲腐爛的大宇級生物,可是,總覺得還是有些異常。

他內視自我,終於,他有所覺了,是體內那個灰色的小磨盤。

楚風眸光一閃,轟的一聲,大道紋絡交織,他直接撕裂了此盤!

現在,他自身就能磨滅所有詭異物質,不需要此盤了。

說到底,這終究是以灰色物質爲根基,以不祥力量爲引子,來鑄就而成的。

這東西若是長期蟄伏下去,不知道最終會成爲什麼樣子。

“煉個外在的小磨盤吧!”楚風有所決斷,將撕裂的小磨盤在體外重鑄。

而的血肉與魂光,必須保持絕對的純淨,不允許那種詭異外物存在。

這次,楚風覺得真正的身心通透,魂光與血肉交融,完美無暇了,他覺得自己的力量暴漲了一大截。

他是大宇級生物,最爲關鍵的是,他沒有絲毫腐爛跡象,與衆不同。

其他初入這個領域的人,皆不可名狀,很是可怕,需要漫長歲月去熬,有朝一日若是還能進階,纔有辦法解決腐爛問題。

不過,楚風不會明白,他此前的腐爛,詭異變化,與其他大宇生物面對的完全不一樣。

他受到數種詭異洗禮,而且是最高層次的,任何一種都能讓他誕生出完滿的詭骨、暗血等。

喀嚓一聲,他身後的黑色大樹折斷了,乾枯了,倒下了,轟然解體,成爲灰燼。

接着,“當”的一聲有一件器物墜落下來,那是一口黑色的大劍,長足有大半人高,砸在地上。

它黑幽幽,非常沉重,看起來並不是多麼鋒利,可是楚風撿起後,輕輕一劃,直接切開了虛空。

楚風感受到這把大劍的可怕,很喜歡,非常滿意種子的這種形態,持在手中。

接着,他收起石罐,準備離開此地。

就在這時,在嗖嗖聲中,狗皇與腐屍都衝了過來,上下打量楚風,露出奇異之色。

“兩位前輩,真沒想到在黑暗大陸進化這麼難,這次我可是遭受大罪了,不堪回首。”楚風傾訴,吐露心聲,這還是他第一次在進化中掙扎着,死去活來。

“奇蹟啊,你居然真的沒死,熬了過來。”狗皇咕噥,左看右看,恨不得將他剝皮看個通透。

腐屍看着地上污濁,那些恐怖的不祥殘留物,以及大道紋絡磨滅後的氣息,他也相當的震驚,點頭道:“着實……不簡單。”

楚風一怔,而後盯住了他們,露出無比危險的目光,道:“你們早就知道,甚至認爲我可能會死,不,早已確定我十死無生?!”

他炸毛了,這該死的狗,還有那個曾經喜歡偷墳掘墓的……老兒子,他們瞭解內情?卻不告訴他,忒不是東西了!

楚風要爆發了,他感覺受到矇騙。

這時,九道一與古青也出現了,看着楚風,眼神異樣。

“別發火,他們兩個確實魔怔了,走火入魔,恨不得立刻就找到一個可以都成爲路盡級生靈的種子。因爲,他們經歷的太多了,內心恐懼,擔憂未來,當然,倒也不是爲他們自己,而是怕諸天一夜間崩塌,傾覆!”九道一解釋。

並且,他告知楚風,他就在不遠處,縱然最壞的結果吹按,他也能保住其性命。

楚風眼神愈發不善,這幾個老怪物,也就是打不過他們,不然非都給關進時光爐中,火化半截身體再救出來。

狗皇發毛,腐屍也不寒而慄,立刻警惕的看向楚風。

“兩位前輩,你們放心,我現在催動不起來火化爐。”楚風說道

什麼意思?等你以後能催動起來時,要火花我們?狗皇與腐屍立刻炸毛了,他們可是親眼目睹這小子火化了一位道祖,這是開始威脅他們了?!

難得的是,狗皇最終忍了下來,並沒有發作。

而且,隨後它的狗臉更是陰轉晴,漸漸裂開大嘴笑了,反倒讓楚風發毛了。

“我沒想吃狗肉,不,我沒想火花你!”楚風趕緊改開。

“小兔崽子,你心底在想着吃狗肉?!”狗皇又差點跳腳。

但最後它卻是和顏悅色,道:“我所做的這些,只是爲了挑選帝種,確實有所不妥,得罪你了。不過,你放心,經歷過地獄級十死無生的死亡磨礪後,你早已入我法眼。從今以後,關於你,關於你的家人,關於你的親故,本皇必當竭力守護,保住他們的性命。”

楚風有點慌,這狗突然對他好,總讓敢感覺不安,而且非常強烈,這就是一隻……不祥的狗啊,很衰!

“前輩,你別對我好,也別看重我,太瘮人了,你咧嘴一笑,我彷彿看到不祥的徵兆,似乎詭異的始祖衝我張開了血盆大口!”

“你這死孩子,怎麼說話呢。”狗皇想咬他!

它很想說,本皇容易嗎,一路坑蒙過來,終於真心想庇護人了,卻被認爲是狼心狗肺,錯,仙帝肺。

最終,它聲音低沉,道:“我和你掏心窩子說些實話吧,本皇我有些底牌,有些手段,可以動用三天帝當年留給我的一些力量。”

楚風聽到這種話後,頓時動容。

“未來會是什麼樣子,不可預測,但是,本皇覺得,諸天多半保不住,要墜入永恆的黑暗深淵。而我或許能在末日救一些人的性命,不敢全保障,但總有些希望,你想親故多一線生機嗎?”狗皇看着他。

“要我做什麼?!”楚風問它,他很清楚,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尤其是這隻狗從不吃虧。

狗皇無比嚴肅,與往昔大不一樣了,沉聲道:“別把我想的那麼市儈,這次本皇是純粹看好你,只希望你沒有後顧之憂,無論發生什麼,都要活下去,都要千方百計的進化,哪怕墮入厄土,沉入地獄,看不到一絲曙光,但也不要放棄,莫要絕望,而是想方設法的繼續進化!”

楚風心頭一沉,這隻狗不看好未來?

九道一也臉色木然,顯然,到了這個地步,他們都有所預感了。

腐屍亦開口:“縱然,我們這些老傢伙都死了,千劫百難之後,希望你還能回來,出現在世間,並且已經足夠強大!”

“我希望,你將來真的可以走到路盡領域中,尋到那幾人,幫幫他們。”狗皇忽然傷感了,老眼中居然泛出淚花。

這突兀的變故,讓楚風不知所措,這隻狗居然有了這種情緒。

“那幾人消失很久了,總是不回來,我覺得,他們一定無比艱難,多半都在……孤軍奮戰,獨木難支,需要有人去幫他們啊!”狗皇低吼,眼中蘊含着熱淚。

顯然,它與三天帝感情太深了,這是在怕他們出事兒!

“還有那位,他也可能遭遇了不可想象的大敵,無法回來!”狗皇又開口。

按照它的猜測,自諸天走出去的幾人,都在搏殺,都在生死險境中血拼,需要後來者去支援。

可是,很多年了,許多個大時代過去了,諸天中再也沒有更強大的人崛起,幫不了他們。

九道一也動容,這麼長時間,詭異厄土都不見有路盡級生物走出來,多半真的有牽絆,被人擋住了!

能有誰?可以想象!

楚風聲音低沉,道:“我若是有那種成就,足夠強大,自然會打出去,殺入厄土,掀翻他們的老巢,撕裂他們的道果!”

可惜,時不待我,現在的他還有漫長的路要走,卻……沒有時間了。

“無妨,你要保持穩定,不要因爲天塌地陷,諸世沉淪,而影響了道心,無論發生什麼,你必須得活着。”狗皇告誡,承諾保他身邊的人不死,就是爲了讓他安心,奮勇去進化。

看得出,這隻狗真將希望寄託在他身上了,很顯然,它是因爲徹底絕望了,實在沒有辦法了。

腐屍也嘆,這麼多年來找到個種子着實不易,希冀楚風將來能崛起,去支援在未知處血拼的人。

“記住,未來你一定要崛起,要扛旗,去施援手,不要太晚,我害怕他們等不到那一刻。”狗皇一再叮囑。

“他們這是把你當成少帝了,心中有無盡的悲與苦,希冀找到寄託,這是在託付後事,他們自己熬不下去了。”九道一嘆息。

狗皇低吼:“放心,本皇會努力的活着,爭取看到那一天,看到曾經無敵的人再回來!”

它自己都沒信心了,讓所有人都覺得壓抑。

“其實,那個名爲妖妖的女子也不錯,但是,她得到了女帝的傳承,我不好干預太深。”狗皇竟還有一個目標。

這次,它很坦誠,妖妖在異域閉關五百年,出來成就大宇級道果時,它也曾帶着她進入黑暗大陸。

不過,妖妖走的不是花粉路,融合數個體系,上一次來這裡居然沒有發生詭異厄變,未被侵蝕,她竟通體無暇,讓狗皇也沒看出究竟。

“你們兩個,我都看好,而且都先後進入大宇境界了,要不要趁現在留下個子嗣啊?再進階,就真的難有後代了!”狗皇畫風轉變的是如此突兀。

它咧着大嘴,道:“留下一個後人,說不定是更強大的種子呢,你們兩個的後代,我很看好,在培養傳人這個領域,沒有人比我更懂!”

它吐着舌頭,眼露神芒,一副憧憬的樣子。

楚風目瞪口呆,剛纔它還眼含熱淚呢,現在竟又打這種注意了,腦回路太清奇。

“我與她不是道侶!”楚風趕緊糾正。

連腐屍都開口了,道:“你與周曦是夫妻,可是,如果有一天諸世沉淪,真能陪你走到最後的,可與你共進至高領域的,或許只能是妖妖,雖不是夫妻,但這種攜手並進的關係,卻更像進化路上的真正道侶。”

“我不會允許周曦出意外的!”楚風很堅決地說道,然後,他又看向狗皇。

“放心,除非本皇死去!”狗皇拍着胸脯保證,它這是押寶了,因爲絕望,而將希望放在楚風身上。

“記住,我們將你視作少帝了,有朝一日,哪怕舉世皆寂,所有人都死去了,你也不要自我沉淪,一定要活着,扛起大旗!”腐屍嚴肅的開口。

旁邊,古青無言,少帝都出來了,這是多麼不看好現在的天庭,認爲必崩,都安排好後事了。

古青覺得,自己是不是也要安排下?不能等到自己崩了那一天!

啊呸!他忽然醒悟,想捶自己一頓,爲什麼自己都覺得自身必然要崩啊?!

忽然,楚風略微有些扭捏,難得的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神色,向九道一、狗皇、腐屍他們請教。

“前輩,你們覺得,我這個境界還能有後代嗎?”他也一直在想着這件事,奈何千年來始終無果。

而現如今,他境界又提升了,躍上一個大臺階,難道人生至此要留下些遺憾了嗎?

他知道,周曦也在希冀,想有個孩子,可惜他們兩人至今沒有血脈留下。

九道一開口,道:“理論上來說,還不算非常晚,你初入大宇級,現在立身在人道之巔,還不算真正的仙級生物,應該可以誕下子嗣。”

“我一直以爲大宇級已經可以伐仙,而我現在還不算仙級生物?”楚風驚訝。

狗皇道:“你走的是花粉路,肉身沒有腐爛,在大宇中是特殊的,另類的,理論上來說可以與真仙掰掰手腕,但是勝率不高。”

腐屍補充道:“大宇級或者究極生物走到後期,可與仙並肩而行,有能力伐仙,那時自身才算是仙道生物。”

古青道:“若是有人同時將大宇級與究極領域走到盡頭,成爲宇究生物,那就是舉世罕見的紅塵仙!”

楚風知道,在花粉路上,腐爛的大宇生物與老究極是這個境界的兩種狀態,理論上走到極盡後,最終是可以歸一的。

紅塵仙有多強,竟然被認爲是舉世罕見?楚風請教。

“末法時代,天地枯竭,很難修行,紅塵中不可能誕生仙!在這種境地下,想要成仙,其難度簡直無法想象,可是一旦有人逆天成就這樣的道果,那就強大的離譜了!”

“這樣的仙,比人們口中的絕頂真仙還要強盛一截!”

“但是,依舊不及仙王。”

經過他們這樣一說,楚風徹底明白了。

“走了!”九道一開口,在黑暗大陸耽擱很久了,他也怕出事端。

楚風道:“我想再去找黑暗生靈中的最強大宇級,甚至黑暗真仙切磋下,最好有詭異族羣的種子再次走出來,多打滅幾個。”

腐屍道:“我說,你省省吧,你這是不將道祖還有詭異源頭的那些大個的都給折騰出來不罷休啊。”

”慎重,早先回去吧。”古青亦點頭,強烈建議,趕緊踏上歸程。

“那行吧。”楚風戀戀不捨,補充道:“我這是擔憂未來,既然這次可能諸世沉淪,那幾個種子級生靈,以後萬一成長爲道祖,將會給下一紀元有可能復甦、生命再次重新繁衍的諸天造成巨大威脅。”

他雖然說的平淡,但是,若是深思卻是格外沉重,那意味着,一切的結局都早已註定,這個時代,這個紀元的人,所有種族,都要被埋葬,終究是什麼都剩不下。

九道一沉聲道:“我不認可這個結局,你們太悲觀了,我想……終有一線希望,可以逆轉,說不定就是在這一世,掃平了厄土源頭的終極大患。”

古青立刻點頭,道:“一定有希望,縱然是厄土深處最強大的生物在此紀元復甦,也可能被誅殺,一戰掃平所有!”

他不想成爲末代帝者,還想長青下去一個紀元。

如果以後史書記載,他爲……崩帝,那不僅是難堪,也代表了他最爲淒涼的晚景與結局,他不希望這樣落幕。

狗皇說道:“走吧,摟草打兔子,沿途順便看下,如果機會合適,你就再打死一兩個種子級怪物!”

然後,他們就踏上了歸程,楚風一個人在大地上行走,另外幾個都當成了隱身人。

的確有明顯效果,楚風像是黑暗中劇烈焚燒的火光,他的氣息與能量同詭異生物格格不入,一下子就引來很多目光。

不過,這更像是釣大魚,引人自來投。

起初,都是一些準大宇級生物來襲,楚風不想理會,最終只是震傷,將他們趕走。

然而,這依舊引發了巨大風波,來自諸天的一個瘋子,擊斃道祖後人蒙嵐,格殺最強大的種子之一祁源,還敢這樣高調,橫行黑暗大陸。

尤其是,讓詭異種族難堪的是,這個瘋子至今未敗,一路強勢到底,橫掃了所有挑戰者。

多年的強勢,一個又一個大時代的野性無敵,霸道到難以制衡,早已讓詭異種族自視甚高,不能接受失敗。

所以,這次許多人被驚動了,不僅黑暗大陸,還有其他黑暗宇宙的奇才,以及詭異源頭在外歷練的怪物,一個一個都走出來了。

有件事讓黑暗生物感覺驚訝,這個瘋子竟沒有在血洗挑戰者,手下留情,竟都留下那些人的性命。

“記住,你欠我一命,如果以後戰場上見,你要救下諸天百名進化者,發詭異大誓吧!”

一路上,楚風橫掃各路敵,然後逼他們發下最大誓言。

並不是他心軟,主要是他現在是大宇級生靈,勝之不武,真不願與這些人糾纏。

終於,有件事發生,引起他無邊的殺意。

無論是黑暗生物,還是原始的詭異族羣,都有尚武的人,比如他放過的那批,的確想與他公平決戰。

但是,也有一些生靈,心思多變,相當的歹毒,分明是真正的大宇級生物了,可是卻自稱準大宇,攔住了楚風的去路。

而且,這批人還不少,聚集了足有十幾人,分明是圍獵楚風而來,下定決心要將他留下。

這樣一批相對年輕、都是近古以來誕生的腐爛的“青年怪物”同時出現,事情絕對不簡單。

這些人都是近古來的天縱生靈,來自不同的地域,都桀驁不馴,在各自的族羣與道統中都是核心人物,能夠將他們召集起來,絕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楚風意識到,可能來大魚了!

果然,他有所覺察了,有個面色蒼白的青年,在人羣后,默默看着這一切,眼神陰冷。

這個人幾乎也算是大宇級生靈了,實力很強,楚風覺得,他不會比祁源弱,但是行事風格卻完全不同。

很有可能,又是一位種子級生物被吸引了出來,不過此人較爲陰鷙,自己沒有動手的意思,而是要人圍獵楚風。

並且,他也只是看了一眼,就無聲的退走了,不想過多的參與,要立身在局外。

楚風早已暗中記住了他,縱然不殺別人,也要幹掉他!

“瘋子,來吧,吾與你一戰,吾乃黑暗大陸準大宇級進化者——榾稜!”

有人大笑着,向楚風逼來!

“還有我,用你陽間劃分境界的方式,我乃準大宇級進化者——曼陀!”

又有一人帶着笑容,無論怎麼看都有些陰冷,酷烈,也很殘忍,因爲只有他們自己清楚,自身是真正的大宇生物,想要活活虐殺這個對手!

周圍,其他人沒有開口,但是也都動了,堵住了各個範圍,不給楚風逃走的機會。

“既然你們都要出手,那麼,我便送你們所有人一起……上路!”楚風大喝道。

剎那間,他就動了,快如閃電,像是一道移動的混沌雷霆,炸開了虛空,橫擊八方,全力以赴的動手。

“砰!”

榾稜炸開了,至死都不敢相信,一個準大宇級進化者一拳將他打爆了?!

“噗!”

曼陀解體,化成一片血霧。

轟隆!

這片地域有一道人形閃電出沒,橫掃十方敵。

在可怕的符文中,在刺目的拳光間,十幾位想圍獵楚風的大宇級生物全部慘死,都被他打爆了。

這可不是一個地方的天縱生物,來自多個黑暗宇宙,都是近古以來的翹楚,竟然在頃刻間被人全部打滅!

只怪他們心思歹毒,想以高境界壓制,獵殺陽間的年輕高手,結果反被滅殺。

楚風肉身明淨,通體無暇,一個不腐爛的大宇生物,這是何其特殊?

他的實力,可以說幾乎走到人道絕巔,站在金字塔頂端了,超越其他大宇生物,再蛻變下去一線,那就是仙!

所以,這些人的結局,早已提前註定了。

轟!

楚風的身體發光,朝着一個方向追了下去,要幹掉那個目光陰冷,喜歡躲在後面的種子級強者。

果然,那個臉色蒼白的青年沒走遠呢,還未消失在大地盡頭。

主要是楚風剛纔動作太快了,沒有一絲遲疑,以雷霆手段擊斃了一羣圍獵者。

現在,他追上了正主!

沒什麼可說的,他都沒去問此人的身份,直接就動手了。

這個人很強,絕對是個種子級生靈!

但是,他的境界終究不高呢,還是差了一線未入真正的大宇領域中,被楚魔追上後還能有好嗎?

噗!

他被楚風活活打的爆開了,身體與魂光全都四分五裂,在虛空中瓦解,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會如此悽慘,這樣莫名其妙的就被人擊殺了,太憋屈,也太不甘心了。

然而,他也只能憤怒到這裡,他整個人爆碎,在大道紋絡中化成灰燼,被徹底磨滅了形神。

“走了!”楚風第一個跑路,現在真不能呆下去了,這才幾天而已,他就殺了道祖後人,更是滅了厄土源頭兩個種子級強者,這絕對不是小事兒,他不想再如黑暗中的明燈般吸引各路大敵了。

這一次,九道一親自裹帶着楚風、狗皇等人,直接向着諸天而去。

然而,在迴歸的路途上,他們遭遇阻擊,有道祖級生靈終於現身了,不想放他們離開。

“咦,熟人!”九道一止住了腳步,露出異樣的神色。

楚風也睜開火眼金睛,看到了對面那個在翻騰的黑霧中的高大身影,如同鐵塔般矗立在天穹上,冷漠的掃視過來。

“黑鴻?!”他一眼認出,這不是上次他被捶爆、失去大半截身子、差點就讓他給火化掉的黑袍道祖嗎?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黑鴻道友,一向可好?我對你甚是想念!”楚風熱情的打招呼。

然而,當黑鴻道祖看到他們幾人,意識到在攔截誰後,二話沒說,嗖的一聲,他……轉身就沒影了!

他都沒等楚風將話說完,轉身就跑了,這一刻他的逃遁速度突破了自身有史以來的極限,堪稱道祖領域中第一等的速度!

“怎麼走了,故人相見,不亦樂乎,你太失禮了!”楚風在後面喊道,最後更是吼道:“黑鴻,你哪裡逃!”

黑暗大陸,這片地帶所有進化者都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瘋子一聲大吼,嚇跑了黑鴻道祖?!

此時,黑鴻心中在詛咒,甚至想破口大罵了,是誰驚擾他出出關,非要讓他去主持公道的?簡直是喪心病狂,欺師滅祖,竟讓他來對付那個怪物,想讓他送死嗎?

他接到稟報時,匆匆出關,都沒了解情況,就趕到了這裡,結果……遇上了剋星!

現階段厄土有變,抽不出人手來,他只能跑路。

“我想起來了,那個來叩首稟告的人叫……蒼青?老夫記住你了!”黑鴻憤懣,然後,他一路奔逃,徹底沒影了,從黑暗大陸消失。

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第1342章 來自映謫仙的解釋第三百一十八章 夢醒時分第1182章 欲取而代之第九十七章 未來巨星第四百一十一章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第二百四十八章 絕世白衣第1625章 楚風大婚第1259章 懷疑人生第七十五章 驚怒第1584章 泥胎VS初代守陵者第1055章 龍窩落幕第二百零九章 目標名山第1078章 驢車撞宇宙戰艦第七百五十七章 帥到沒朋友第一百一十九章 異類酒會第八百二十九章 全滅第一百八十二章 驚世猛料第六百五十一章 一口大黑鍋第二百零二章 重要秘聞第1210章 殺無赦第三百三十七章 目標封禪第1054章 蛋蛋的懵與憂傷第九百四十六章 龍巢中涅槃第七百八十四章 你們敬愛的楚大爺第九百三十四章 黑暗時代第1102章 挖祖墳第1098章 提升第1441章 傳說成爲現實第1258章 妙術驚天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話古籍第五十九章 橫行無阻第七百零三章 天火雷音第1033章 莫負好時光第1294章 放飛自我第1322章 終極者的誓言第1612章故人又見故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女神相約第1047章 姬缺德第1456章 堵門之棺驚懾萬界第七百四十一章 風采絕世的暴力美學第三百零四章 盛極而衰第四十二章 無情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九百一十九章 此物與我有緣第1327章 故人都來了第1027章 大荒不淳樸第七百三十七章 與陽間有關第八百二十九章 全滅第二百三十三章 龍騎士第五百一十四章 做人不能太楚風第1199章 終於下黑手了第二百一十七章 無敵術第四百三十六章 誰敢一戰第1184 曹,神勇第1381章 女帝第1392章 誰與相抗第五百八十五章 真六道輪迴第六百四十二章 絕世凶地藏神珍第1093章 名動陽間第1515章 蛻變成讓自己都癲狂嫌棄的生物第八百八十九章 我去拯救宇宙第七百七十八章 以嘴殺人第七百六十四章 不敗金身第一章 沙漠中的彼岸花第五百四十五章 西林族不過如此第1527章 仙主第四百四十七章 瘋狂進化第四百七十六章 服食神藥第1459章 桃花只爲一人開第1180章 第一名山撞進禁地第1438章 進擊中的楚無敵第一百零五章 斬王首第1114章 史前大黑手黎龘迴歸第1205章 戰地風雲第1177章 風雲激盪第1107章 天髓鍊金身第1140章 祭天物第1637章 無敵花開異域第五百九十七章 異變的源頭第1165章 十萬天將攻莫家第六百三十四章 楚風歸來?第1018章 天胎第六百六十七章 星空風暴第1344章 小世界毀滅者第七百八十五章 棺材板壓不住了第六百九十三章 一羣餐霞境界的兄弟第1369章 太上第二十六章 女神範第四百零七章 緊迫第二百二十四章 金剛無敵琢第五百四十六章 全滅第1363章 驚動上蒼第1512章 熱淚盈眶第九百六十五章 迴歸陰間第一百八十五章 再臨崑崙第五十二章 銀角大王第四百零二章 全部拍死第五百六十三章 殺人滅口第1127章 楚風的大兒子
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第1342章 來自映謫仙的解釋第三百一十八章 夢醒時分第1182章 欲取而代之第九十七章 未來巨星第四百一十一章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第二百四十八章 絕世白衣第1625章 楚風大婚第1259章 懷疑人生第七十五章 驚怒第1584章 泥胎VS初代守陵者第1055章 龍窩落幕第二百零九章 目標名山第1078章 驢車撞宇宙戰艦第七百五十七章 帥到沒朋友第一百一十九章 異類酒會第八百二十九章 全滅第一百八十二章 驚世猛料第六百五十一章 一口大黑鍋第二百零二章 重要秘聞第1210章 殺無赦第三百三十七章 目標封禪第1054章 蛋蛋的懵與憂傷第九百四十六章 龍巢中涅槃第七百八十四章 你們敬愛的楚大爺第九百三十四章 黑暗時代第1102章 挖祖墳第1098章 提升第1441章 傳說成爲現實第1258章 妙術驚天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話古籍第五十九章 橫行無阻第七百零三章 天火雷音第1033章 莫負好時光第1294章 放飛自我第1322章 終極者的誓言第1612章故人又見故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女神相約第1047章 姬缺德第1456章 堵門之棺驚懾萬界第七百四十一章 風采絕世的暴力美學第三百零四章 盛極而衰第四十二章 無情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九百一十九章 此物與我有緣第1327章 故人都來了第1027章 大荒不淳樸第七百三十七章 與陽間有關第八百二十九章 全滅第二百三十三章 龍騎士第五百一十四章 做人不能太楚風第1199章 終於下黑手了第二百一十七章 無敵術第四百三十六章 誰敢一戰第1184 曹,神勇第1381章 女帝第1392章 誰與相抗第五百八十五章 真六道輪迴第六百四十二章 絕世凶地藏神珍第1093章 名動陽間第1515章 蛻變成讓自己都癲狂嫌棄的生物第八百八十九章 我去拯救宇宙第七百七十八章 以嘴殺人第七百六十四章 不敗金身第一章 沙漠中的彼岸花第五百四十五章 西林族不過如此第1527章 仙主第四百四十七章 瘋狂進化第四百七十六章 服食神藥第1459章 桃花只爲一人開第1180章 第一名山撞進禁地第1438章 進擊中的楚無敵第一百零五章 斬王首第1114章 史前大黑手黎龘迴歸第1205章 戰地風雲第1177章 風雲激盪第1107章 天髓鍊金身第1140章 祭天物第1637章 無敵花開異域第五百九十七章 異變的源頭第1165章 十萬天將攻莫家第六百三十四章 楚風歸來?第1018章 天胎第六百六十七章 星空風暴第1344章 小世界毀滅者第七百八十五章 棺材板壓不住了第六百九十三章 一羣餐霞境界的兄弟第1369章 太上第二十六章 女神範第四百零七章 緊迫第二百二十四章 金剛無敵琢第五百四十六章 全滅第1363章 驚動上蒼第1512章 熱淚盈眶第九百六十五章 迴歸陰間第一百八十五章 再臨崑崙第五十二章 銀角大王第四百零二章 全部拍死第五百六十三章 殺人滅口第1127章 楚風的大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