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3章 心有寄託

如果不是黑暗侵蝕,山河將崩,世間註定兵荒馬亂,誰願離開故土,舍下親故戀人去征戰?

明知是一條不歸路,亦不回頭。

詭異瀰漫,諸世將沉陷,血與火的恐怖畫卷,已經緩緩展開。

若是可以長寧久安,楚風願與周曦歸隱山林,體會出世之靜好,也可行走人間,體驗滾滾紅塵人生百態。

可惜,沒有如果,縱然不捨,他也該回去了。

紅塵煙火,巍峨山河,不知未來是否只能在記憶中回味?

唯恐再回首,已是烽火沖霄,山崩星河斷。

楚風迴歸陽間,這次他要去異域的話會帶上很多人,諸王的後代,各族的翹楚,普通人中崛起的上進者,但凡敢在末世到來勇猛精進的人,都不會失去機會。

老古、彌天、黃牛、聖師等自然也要上路,會進入異域。

在中青代中,只有楚風無懼灰色物質的侵蝕,這些人想長期留在異域,都需要呆在他的身邊。

當然,天縱之姿的妖妖除外,自身足夠逆天,不久前知道肉身也可以進異域後,她早已先一步去閉關。

“小姐你回來了?”數年過去,紫鸞終於等到周曦回來,非常開心,瞪着溜圓的眼睛看着周曦與楚風,嚷着,她也要去異域。

她扭着小蠻腰,嘰嘰喳喳,相當的歡快,這隻傲嬌的小鳥已經不說自己是大宇級生靈轉世,竟有些嫌棄了。

現在,她驕傲的宣佈,自己前世曾是一位絕代仙王,正在努力覺醒,這次必須要跟進異域。

楚風沒說什麼,只是賞了她個爆慄,便去見九道一。

近年來,天庭是壓抑的,事實上陽間與諸天都如此。

他們殺了一位詭異源頭出來的道祖,各族一直在擔憂不祥降臨,猛然發難,將整片世界撕裂。

這絕對不是臆想,詭異厄土的生靈強勢慣了,時間一到,絕不會允許對抗他們的人與勢力長久存活下去。

所以,末世隨時會到來,大劫頃刻間便有可能覆滅所有。

九道一滿頭髮絲亂舞,沉聲道:“怕什麼?縱然祈禱,叩首膜拜,他們該顛覆諸世還是一樣會顛覆,這與你我殺不殺道祖,妥不妥協無關,所以,一切照常,該幹什麼幹什麼!”

狗皇同意,道:“沒錯,該吃吃該喝喝,該修行的修行,該墮落的墮落,世界依舊如故,你我想的再多都沒用,將來多殺敵就是了。”

腐屍也道:“大不了殺個天翻地覆,大道崩滅,最差不過你我都不存在了,沒什麼大不了。我們來過,戰過,拼搏過,流血過,身死亦無悔,滾滾時光長河,古今大勢滔滔,總在向前奔行,你我從容面對就是了!”

他們沒有煽情,也並未說什麼大道理,都是大咧咧,滿不在乎,但是這當中有多少心酸往事呢?

人們都知道,他們經歷太多了,度過不止一個紀元,看到了太多的生離死別,甚至爲天帝逝去送行。

他們的子嗣,他們的師長,與他們並肩作戰的人,都不在了,幾乎全死光了。

他們心中,也曾有痛有傷,更有不甘,但最後也只剩下沉默,唯有終極一戰來宣泄,死對們來說並不可怕。

他們怕的是,長年累月,就着耗樣下去,最終會麻木,會渾噩,要麼殺死敵人,要麼自己戰死,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瞭解跟他們心境的人,都在嘆息,覺得幾個老傢伙其實很可憐,十分淒涼。

同時,人們也在思忖自身,若是在最可怕的大劫中僥倖活下來,是否也會活成九道一、狗皇、腐屍等人的樣子?

深夜,楚風久久不能入睡,來到窗邊,看向皎潔的月空。

“睡不着嗎?”周曦輕輕走來。

“心有牽掛,執念太深。”楚風嘆道,許多人都出現了,爲什麼還找不到他的父母。

如果兩人活着,並覺醒了前世記憶,理應會與天庭聯繫纔對,因爲楚風的名氣真的很大了。

即將去異域,他想在最後離開前放下一些執念,可終究是心有牽掛。

清晨,楚風他們上路了,周曦陪伴着也要進異域,她不想與楚風一別就是“數千年”。

她要與楚風一起接受歲月的洗禮,留下相近的斑駁時光痕跡。

可惜,他們終是不能相依到一起變老。

“爲什麼不能?”紫鸞眨巴着大眼,相當的迷惑。

“因爲,我是神一樣的少女,怎麼能變老呢!”周曦的笑容無比純淨,在朝霞中散發着柔和的光輝,連她的髮絲都染上了金霞。

“可是人終究是要變老的。”紫鸞小聲嘀咕。

周曦遠眺,沒有提及未來可能出現的生死離別,更無傷感,白皙的臉頰上漾滿了燦爛的笑容,整個人都在發光。

戰船橫空,擠滿了人,黑壓壓一大片,都是要隨楚風一起進入異域的年輕進化者,皆爲各族的翹楚。

九道一、古青在後目送,無聲的注視他們遠去。

“都是好孩子,可惜啊,不知道將來能活下來幾個。”老人皮嘆氣,類似的事他經歷不知道多少回了。

紀元更迭,每一次都伴着悲歌,當進化文明徹底覆滅,會葬掉整個時代,這片大地上的種族與文明更換了一批又一批。

這是一個無比沉重的話題,九道一與古青都不想再提,不願多說。

他們只是在等待,希冀當年殺出去的人還活着,有朝一日歸來,進行終極一戰,蕩平不祥生靈!

可惜,一個又一個紀元過去,卻是諸世不斷沉淪,沒有希望,看不到曙光。

這一次,祂們又要來了!

起初,戰船並不是很快,像是給離開的人眺望故土的時間,在高空中逐步加速,蒼茫大地盡收眼底。

雄渾的大山,呼嘯的大河,還有那雪域高原,全部在下方飛快遠去。

“一走就將是數千年!”有人輕嘆,這是比較感性的人。

他們深入異域,將很長時間再也不能與家人相見,無法團聚。

也有人心志強大,開解道:“異域數千年,現世也許纔過去一兩年,等你回來時,估計你的家人還在疑惑呢,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該不會當了逃兵吧!”

許多人都笑了,離別的傷感被沖淡。

楚風站在船頭沒有說話,俯視着大地,看着如龍奔騰的大河,若天劍直抵蒼穹的名山,他心緒躁動,無意欣賞奇景。

他總覺得,像是聽到了輕喚聲,這是錯覺嗎?

是心有所念,故有所感?

楚風莫名回首,總覺得左側方向,竟對他有某種吸引,像是心底最深處的本能,讓他想駐足。

這種感受很異樣,唯有在藉助石罐擁有了道祖級神通法力時,他纔會這麼敏感。

現在,他只是自己,爲什麼有了這種異常的本能感應,讓他想停下來。

仔細想來,他已經是混元層次的進化者,是常人眼中的絕頂大能,若是有與他自身密切相關的事,也會有感應。

所以,他這樣的躁動,心緒不寧,是有對他極爲重要的人與事出現了,所以引發莫名交感?

“你們先走,我隨後會與你們匯合!”楚風沉聲道。

周曦立刻走了過來,輕輕握住他的手,要與他並肩而行,不讓他一個人獨自上路。

楚風點了點頭,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中,腳踩道紋,縮地成寸,瞬間消失在天際盡頭。

離開後不久,楚風迅速睜開超級火眼金睛,掃視大地,向着有感的那個方位而去。

那是一個小山村,不大,但卻很有生氣,有男子早早就進山狩獵,有女子清晨採桑,孩童們追着大黃狗跑來跑去,老人們迎着暖洋洋的朝霞舒展筋骨。

這個小村莊頗爲祥和,黃髮垂髫,怡然自樂。

楚風才趕到此地,就盯上了一男一女,他們不過十幾歲的樣子,看起來有着與年齡不相符的穩重,以及安寧與從容。

他心情激動,很想大叫一聲,但是,最後又忍住了,漸漸平復下心緒。

那對男女正在教一些孩子吐納,是很實用的呼吸法,言語平和,但卻很認真。

楚風心情複雜,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在這裡見到了他的父母,而且他們還在一起!

太意外了,實在超出了他預料。

難怪他心有所感,躁動難安,果然有與他密切相關的人與事,就在戰船飛過的途中,他身爲大能,敏銳感應到了。

或許,也是心有念,最近始終不放下,才讓他共容易交感。

他們轉世了,居然還能在一起,這讓楚風深感意外,但也爲他們喜悅,這是最好的重逢。

終於,那一對男女轉身,一眼看到了楚風,雖然他們有着與年齡不相符的穩重與成熟,但現在還是失聲驚呼。

怎能忘卻?一切都恍若在昨日。

他們雖然轉世了,但是魂光未變,應該早已覺醒前世種種。

楚風拉着周曦快速走了過去,不過雙方都剋制住了,沒有出聲,直至來到村外,纔不顧一切的傾訴。

“孩子,是你嗎?”王靜一把拉住楚風的手臂,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能在此相遇?

楚風擁有一樣的心情,總在遺憾,心中思念,以爲這輩子都不能再相見了,與上一世徹底斬斷聯繫。

這片區域很閉塞,與外面少有聯繫,兼且附近懂呼吸法的人實在太少,進化者一般不會來這片鄉野之地。

“是我!”楚風鼻子發酸,看着這個年輕的母親,面貌變了,但是她的靈魂依舊與過去一樣,還當他是曾經那個孩子。

楚致遠也走上前來,用力拍楚風的肩頭,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媽,爸!”楚風眼睛發紅,情難自禁。

“真的是小風啊!”王靜大叫,頓時落淚了。

然後,她絮叨着,說着這些年的心事。

當年,兩人死在星空中,轉生到陽間,他們以爲那一切都算是上輩子的事了,再也不可能見到昔日的兒子,現在相逢,太突然與驚喜了。

“當年,我們兩個在輪迴路盡頭,用力牽着手,一起沒入輪迴漩渦中,不想分開,沒有想到,最後竟出生在相鄰的村落中。”

這是楚致遠的解釋,他的臉上滿是笑容,但眼中卻有淚水差點落下來,他不想在兒子面前丟臉。

楚風鼻子發酸,當年一別,的確太痛苦,父母死去,故友幾乎全戰死,隻身下他一個人,好長時間都在悲傷中渡過。

能有今日之重逢,同時遇到他們兩人,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儘管他平日不相信上天。

“還好,你們沒有成爲兄妹,不然的話,你們是該痛苦,還是該欣慰啊,畢竟關係變了,但一樣親。”

傷感與激動過後,楚風便忍不住恢復本性,打趣父母。

同時,他也感覺很特別,這對男女太年少,還不足二十歲呢,可是卻有成熟的靈魂,是他的父母。

“臭小子,連老孃都敢取笑?”王靜直接就扯住了他的耳朵。

然後,她看到了近前的周曦,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又鬆開了手,畢竟當着外人的面呢。

“媽,你繼續,這不是外人,她是你兒媳。”楚風笑着介紹。

“媽!”周曦落落大方,同時很親熱的上前,抱住了王靜的一條手臂,無論是稱呼還是禮節等,都不是依照陽間,而是和地球時代的一樣。

“爸!”接着,她又笑着向楚致遠問好,無比喜悅,道:“楚風一直在想念你們,這下我們一家人終於可以團聚了。”

“這是咱家兒媳?!”王靜睜大眼睛,而後又瞬間驚喜,道:“真俊!”

“你們不是一直逼我相親,早點成家嗎,這不,我直接帶着媳婦找你們來了!”楚風大笑着。

楚致遠更加高興,道:“你這小子,還和以前一樣,不僅模樣沒變,甚至更年輕了,而且性格也還是那麼跳脫,總覺得還是個孩子呢。”

他對於重逢自然激動與喜悅,對這個兒媳也無比滿意。

楚風咕噥道:“說我像孩子,看你們自己吧,雖然心理成熟,可是那面嫩的小模樣,外人在場我都不敢喊你們。”

“臭小子!”楚致遠與王靜一起拎他耳朵,但是,當他們兩個看到彼此的少年樣子後,再想到這樣收拾兒子,也是不禁想笑,又都收回去了手。

周曦抿嘴直樂,感覺這氛圍和睦而有趣。

……

他們有太多的話想傾訴,關於過去,還有未來的打算等,簡直有說不完的話。

楚風與周曦留下來,整整兩天都沒有離開。

“爸,媽,我把你們接走吧,換一個更安全與更宜居的地方,你們在這裡我不放心,怕有意外,而且這裡太閉塞了。”楚風一直在勸。

周曦也是這個意思,因爲,這裡確實很偏僻,想把他們接到一片仙家淨土中。

然而,楚致遠與王靜同時搖頭,他們有喜悅,有欣慰,也有豁達和看開一切的釋然。

“連死都經歷過了,我們沒有什麼看不開的。孩子,我知道你現在本領很大,但是,我們商量好了,哪裡也不去,就在這裡,與外界少有聯繫更好。能夠見到你們兩個,我們這輩子沒有什麼遺憾了,再無任何追求。你千萬不要給我們準備什麼仙級呼吸法,不要送什麼靈草神藥,我覺得,一切始於過去,終於此生,讓我們自然而正常的在這裡生老病死,過普通人的生活就好。關於長生,關於進化,關於強大,我們真沒有那個心思了,經歷過昔日那些,我們只想兩個人在一起,都好好活着,然後陪伴彼此,沒有波折的走過這一生,這樣就好,這就是福。”

楚致遠與王靜像是看開了一切,他們所追求的只是簡單而平靜的和睦生活,別無所求。

在他們看來,成爲進化者,縱使那麼強大,又有什麼好?到頭來終究逃不過爭鬥、廝殺,血與亂,人生在世,最終所想要的,所追求的,不過是心境平和,強大無法解決一切。

他們兩人滿足於心靈的寧靜,這一輩子經歷了太多,大起大落,被人殺,連輪迴都見識過了,真的不想再成爲什麼強大的進化者。

……

最終,楚風妥協了,讓了半步,沒有接走他們,畢竟這裡也是兩人此生的家,還有親故在這裡。

但是,楚風卻告訴了古青,甚至不惜找了九道一,請求他們費心,若有變故,幫忙照看,不要讓他的父母出什麼意外。

至於靈草大藥等,楚風覺得還是要暗中給父母服食一些比較好,他有選擇的尊重兩人的選擇。

終於,在第三天的清晨,楚風決定離開,他要去異域了,不能再耽擱。

竟能在途中見到父母,這對他來說是最意外的事,給了他最大的驚喜。

“你們……什麼時候要孩子?”臨別前,王靜在後面問楚風,果然還是過去的性格,哪怕豁達的面對這一生,但是,有些念頭從未變過,她一直想抱孫子孫女呢。

“我們一直在努力,最近會更勤奮的!”楚風大咧咧,很彪悍地說道。

周曦頓時滿臉通紅,她原本大方得體,恬靜自然,現在卻渾身不自在了。

“那我等着聽喜訊,下次再來,希望是三口之家一起來。”

當聽到這種話,不僅周曦,就是楚風也趕緊逃了,一路飛馳,迅速跑沒影了。

當趕到戰船上時,儘管耽擱了三天,但是衆人並沒有什麼不滿的情緒,此行進異域最主要還是需要楚風相助,幫他們抵擋住灰色物質的侵蝕。

在燦爛的朝霞中,楚風站在船頭,身上像是經歷了某種蛻變,帶着點點淡金色的光彩。

他的心中,沒有了那種沉重,放下了執念,臨去前,竟意外見到父母,如此重逢,讓他心靈燦燦,一片純淨與晶瑩。

他的心神像是有所昇華,靈魂力量越發的圓滿。

放下過去,準備迎擊未來的大劫,他感覺再無遺憾,自此可以全力以赴進化,日後去征戰!

在朝霞中,楚風回首遙望,靜靜的看着遠方,那個小山村的方向。

“你在想什麼,還放心不下他們嗎?”周曦問道。

“不,我在想,這重逢,這相見,太意外了,是不是大神通者爲我特異安排好的?”楚風低語說道。

“什麼?!”周曦吃驚,而後感覺有些驚悚,所見都是假的?!

“別慌,不要急!”楚風安慰她,他輕嘆了一聲,道:“縱然是虛幻的,不真實的,那人也是好意啊,讓我再次見到父母,看到了他們,充滿感動與喜悅的相聚。”

說完這些,楚風對夏州方向施了一禮,道:“謝謝,縱然是虛假的,可是,當時我的感受,我內心的顫抖,我的思念,我的喜悅,還有父母的親情,這一切都太真實了,讓我再次觸及到了失去的那些東西,謝謝你們讓我重新有了這樣的經歷。”

周曦呆住了。

楚風猛然轉身,不再回首,快速擦去了眼角的一些溼潤與晶瑩。

周曦出神,這世間有那麼多的巧合嗎?

如果沒有,那就意味着,楚風的父母或許不在了。

……

異域,山河依舊,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許多的名山上灰霧絲絲縷縷。

儘管九道一與古青出手,在這裡誅殺了一位沉眠的詭異怪物,但畢竟它早就殘缺,是個不完全體,所以並未造成恐怖的破壞。

楚風離開多年,異域昔日的對手卻都不在了,外界十幾年,在這片天地中卻已是很多萬年。

一座宏大的山峰上,有一株古老的神樹,楚風盤膝坐在下面,手持經卷,默默誦讀,那是妖妖送給他的帝經。

黃葉飄零,山風捲走了最後的枯葉,雪花飄落下來,楚風無覺,就這樣一日又一日,年復一年的打坐,他已經換了幾本經書在讀。

有時,他會起身,去舒展四肢,揮動拳印,施展自己參悟出的妙術等。

但大多數時間,他都盤坐神樹下,靜靜誦讀經書。

草木枯萎了又繁榮,不知不覺間,千年流逝而過。

聖墟要完結了,近期努力寫。

另,幫人做個廣告《獵殺造物之神》。

第八十九章 父母異變第1233章 渡劫第1170章 獵殺天尊第1477章 打無上已然上癮第六百一十八章 火遍全宇宙的大劇第五百三十章 大爭之世唯自強第二百六十七章 禽獸不如第五百二十八章 地球真子第三百九十八章 捉了個聖女第四百一十一章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第五百六十七章 封神之戰第1515章 蛻變成讓自己都癲狂嫌棄的生物第1068章 大夢魂土第1547章 天下誰可敵?第1189章 霸王之姿第1060章 龍騰邊荒第1608章 花粉路祖根第五百七十四章 妖妖的未婚夫第六百六十一章 楚叔很生氣第1109章 驚弓之神第一百六十一章 猛龍過江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是說說第六百四十八章 風姿絕世楚風仙子第1491章 正主出現第七百三十一章 近古最強戰第1178章 猛龍入戰場第1311章 覓食者獵殺輪迴第五百七十七章 聖師再現第1538章 隻身扛下全部大因果第四百零五章 陰柔第九百二十章 風起陰間第三百六十三章 水到渠成第1119章 通天仙瀑第1514章 天下大一統到來第1310章 萬物母氣第1547章 天下誰可敵?第1401章 理論傳說中的無上體第1071章 真相第二百四十二章 悠然精進第六百二十一章 宇宙第一第二百七十六章 場域第1560章 美人齊聚第九百一十一章 江山如畫美人如畫第一百三十七章 鎮壓第1120章 天大的來頭第1134章 吃幹抹淨第九百一十二章 流血的大夢淨土第六十九章 分贓異果第四百六十六章 氣吞星空第1541章 最古時代那口棺第九百六十三章 天下已無敵第1494章 灰色因果第1116章 天下第一美人第1174章 陽間頂級大勢力聯手第九百五十五章 欲掀諸神葬土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羣瘋子第1273章 大長腿全都毛了第1442章 讓武皇失態的人第1098章 提升第1058章 孟婆湯第九百八十二章 一個人挑戰全陽間第二百七十三章 整體戰力高漲第六百七十六章 最年輕的超星強者第1496章 天帝的棺材板壓不住了第1546章 不可避免的萬衆矚目第八百三十六章 整個世界都病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驚世騙局第1561章 帝選第一百八十章 王者爭霸(春節快樂)第1514章 天下大一統到來第八十七章 精神離體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1418章 吾心甚慰第二百五十七章 君臨第1225章 理論中的無生路第三百九十九章 西狩獲麟第六百五十六章 史上第九第三十八章 異樹第六十七章 不死第五百八十七章 宇宙公敵第八百五十四章 死了都要撩第三百零七章 夢寐以求的瑰寶第四百八十二章 英姿偉岸第四百五十四章 抓捕聖女第七百一十六章 皆大歡喜第1478章 翻車了第二百三十一章 神話武器第四百一十一章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第五百零一章 絕世篇章第七百三十二章 一路爆到底第1384章 開天六老第八百四十九章 比慘大會第1215章 大噴子第七百七十八章 以嘴殺人第1058章 孟婆湯第1563章 祖上姓葉第1342章 來自映謫仙的解釋第一百六十章 梵蒂岡染王血第七百六十二章 赴會大夢淨土第二百三十二章 南海黑龍太子
第八十九章 父母異變第1233章 渡劫第1170章 獵殺天尊第1477章 打無上已然上癮第六百一十八章 火遍全宇宙的大劇第五百三十章 大爭之世唯自強第二百六十七章 禽獸不如第五百二十八章 地球真子第三百九十八章 捉了個聖女第四百一十一章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第五百六十七章 封神之戰第1515章 蛻變成讓自己都癲狂嫌棄的生物第1068章 大夢魂土第1547章 天下誰可敵?第1189章 霸王之姿第1060章 龍騰邊荒第1608章 花粉路祖根第五百七十四章 妖妖的未婚夫第六百六十一章 楚叔很生氣第1109章 驚弓之神第一百六十一章 猛龍過江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是說說第六百四十八章 風姿絕世楚風仙子第1491章 正主出現第七百三十一章 近古最強戰第1178章 猛龍入戰場第1311章 覓食者獵殺輪迴第五百七十七章 聖師再現第1538章 隻身扛下全部大因果第四百零五章 陰柔第九百二十章 風起陰間第三百六十三章 水到渠成第1119章 通天仙瀑第1514章 天下大一統到來第1310章 萬物母氣第1547章 天下誰可敵?第1401章 理論傳說中的無上體第1071章 真相第二百四十二章 悠然精進第六百二十一章 宇宙第一第二百七十六章 場域第1560章 美人齊聚第九百一十一章 江山如畫美人如畫第一百三十七章 鎮壓第1120章 天大的來頭第1134章 吃幹抹淨第九百一十二章 流血的大夢淨土第六十九章 分贓異果第四百六十六章 氣吞星空第1541章 最古時代那口棺第九百六十三章 天下已無敵第1494章 灰色因果第1116章 天下第一美人第1174章 陽間頂級大勢力聯手第九百五十五章 欲掀諸神葬土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羣瘋子第1273章 大長腿全都毛了第1442章 讓武皇失態的人第1098章 提升第1058章 孟婆湯第九百八十二章 一個人挑戰全陽間第二百七十三章 整體戰力高漲第六百七十六章 最年輕的超星強者第1496章 天帝的棺材板壓不住了第1546章 不可避免的萬衆矚目第八百三十六章 整個世界都病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驚世騙局第1561章 帝選第一百八十章 王者爭霸(春節快樂)第1514章 天下大一統到來第八十七章 精神離體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1418章 吾心甚慰第二百五十七章 君臨第1225章 理論中的無生路第三百九十九章 西狩獲麟第六百五十六章 史上第九第三十八章 異樹第六十七章 不死第五百八十七章 宇宙公敵第八百五十四章 死了都要撩第三百零七章 夢寐以求的瑰寶第四百八十二章 英姿偉岸第四百五十四章 抓捕聖女第七百一十六章 皆大歡喜第1478章 翻車了第二百三十一章 神話武器第四百一十一章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第五百零一章 絕世篇章第七百三十二章 一路爆到底第1384章 開天六老第八百四十九章 比慘大會第1215章 大噴子第七百七十八章 以嘴殺人第1058章 孟婆湯第1563章 祖上姓葉第1342章 來自映謫仙的解釋第一百六十章 梵蒂岡染王血第七百六十二章 赴會大夢淨土第二百三十二章 南海黑龍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