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0章 火化道祖

砰!

石琴砸落,原地真血四濺,原本就已經四分五裂的黑袍道祖更加悽慘,軀幹七零八落,徹底散架。

楚風身如蠻龍,雷霆出擊,將手中的石琴掄動起來,像是打樁機,哐哐砸個不停,讓世外都要炸開了。

黑袍道祖的頭顱破爛了,這場決戰可謂相當慘烈。

此外,楚風雙腳狂跺,金色波紋蔓延,將黑袍道祖斷裂的軀幹、手臂等震的再次龜裂,更是相繼炸開!

這一景象震撼了世間,也驚懾了與九道一還有古青廝殺的兩位道祖,讓他們的臉色都變了。

哧!

楚風頭上再次浮現十色光輪,像是可以開天闢地的大道之斧,轟然向前斬去。

噗!

黑袍道祖那璀璨的魂光直接被劈中,噗的一聲就斷爲兩截,光輪劇震,更是轟的一聲將魂光打散部分。

換成其他生靈,如頂尖仙王等,早已是一擊成灰,而黑袍道祖卻堅韌無比,有不滅的特質,其魂光閃爍,原地再現。

他的頭顱也是破而不滅,並在虛空中穿梭。

其肉身不朽,雖然被打爛了,爆成數十塊,但又都立即拼湊在一起,重組道體。

“你還想活啊,早些塵歸塵土歸土吧,現在不暴斃更待何時?!”

楚風也是打瘋了,提着石琴當成長刀用,追着黑袍道祖的破爛身軀劈砍,一刻也不停留。

黑袍道祖也要瘋了,多少年沒有受過這種罪了,被人劈開肉身,打裂不滅的靈魂,血濺世外,好不悽慘。

縱然他道體不滅,一而再的修復真身與道魂,可是,總又被那個年輕的兇徒再次追上後打裂。

“我讓你高高在上,俯視芸芸衆生,今天楚天帝要將你們都打落進糞土中!”

楚風一邊追殺,一邊在那裡呵斥,真不把道祖當作一回事兒,喊打喊殺,不斷付諸實際行動。

黑袍道祖相當的窩火,但他的實力的確擋不住那個年輕的兇徒,這讓他臉色難堪,無法接受。

最爲重要的是,他在遭罪,成爲一個璀璨進化文明的拓路人之一,何曾被人這樣欺辱過?

今天,他終於體會到那些被他們所覆滅的燦爛文明的鼻祖的心情,屈辱而又疲憊,身心皆痛。

他想一走了之,逃離世外,不與這個年輕的瘋子糾纏了。

黑袍道祖竟生出這種念頭,也足以說明了楚魔頭現在何其兇殘。

他兜着屁股追殺,一而再的用石琴夯道祖,讓對手倍感屈辱,實在是受不了。

可是,黑袍道祖發現,想遁走都不行,竟失敗了。

楚風腳下的金色波紋蔓延,像是無形的聲波,又如一張淡金色的大網,擠壓滿世外,鎖困天地。

甚至,黑袍道祖的身體都在遲緩,被淡金色的網格所束縛,越來越慢了。

他驚悚了,打不過,還逃不了,這實在讓他深感不妥,脊背冒出了寒氣。

難道今日真有可能道崩,自身有傾覆之厄難?他心頭一沉,生出不祥的預感。

不過,他又寬慰自己,那種極端情況不太可能發生,任何道祖都是不滅的,需要耗費漫長光陰才能被煉死。

縱然是這個領域的絕頂拓路者,想殺其他道祖的話也要大費周章。

更遑論是這個兇徒,他手段單一,分明懂得很少,也只是那種不講道理的攻擊屬性太驚人罷了。

至於技巧,他從心底是鄙夷的,若是他有這個年輕怪物的力量,必然會動用各種四兩撥千斤的手段。

然而,楚風就是這麼的不講道理,任你千般妙術,萬種道則,他都直接……夯過去,砸過去,踹過去。

他或者掄石琴夯,或者用拳頭捶,或者以大腳踹,然後迸發出擠壓滿這片世外虛空的大道紋絡,當真是野蠻衝撞。

因爲,他現在殺的痛快,直抒心意,甚至是“意氣風發”,對這種拳拳到肉,腳腳見血的直接對抗相當的適應。

事實上,他對於這種戰鬥方式相當的享受,能夠直接動手……捶道祖,實在是讓他心情大悅。

九道一、古青都很無語,這小子什麼心態,這是在毆打道祖啊,平日是不是一直想這麼對他們?

楚風的這種打法在道祖級數的對決中相當罕見,別人一出手那就是,流光溢彩,霞照乾坤,大道軌跡顯化,各方宇宙共振,轟鳴。

到了他這裡,完全不一樣了。

如同在這個領域中混進一個野人,他拳打腳踢,讓身爲對手的道祖相當不體面,被追殺也罷了,看起來還像是在打獵般,道祖成爲了逃竄的野獸。

陽間,中央天宮中,各路仙王、各族的老族長透過寶鏡,見證了世外的大戰。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就是道祖級大戰?一個高不可攀的領域,讓人渴望而又不可及的境地,竟是這麼的“返璞歸真”?也太“樸實”了吧!

連他們都麪皮抽搐,覺得黑袍道祖一定很痛,無論是身還是心!

億萬裡之外,正在與九道一還有古青對決的兩位道祖的瞳孔中也是光澤幽幽,看的那叫一個無言。

他們面無表情,但心中卻是替同伴嘆息,這是什麼狀況?怎麼會遇上這樣一個不講究的對手。

當然,他們倒也不擔心,不認爲楚風真能誅殺黑袍道祖,頂多也就是打的破爛了再重組罷了。

不過,他們亦抓緊時間進攻,要壓制九道一與古青,好去幫助黑袍道祖。

“老賊,哪裡跑!”楚風在後面大喝,腳下的光紋越發密集,在整片世外虛空中交織成網。

黑袍道祖心中火氣上涌,這纔多長時間,他已經被輕視到這種地步了嗎,一個毛頭小子張口閉口就要弄死他,還喊他爲老賊。

砰!

他真跑不了,被金色的網格罩住了,動作越發緩慢,被楚風追上後一記終極拳至,震的雙臂劇痛,手臂都幾乎炸開。

接着,那石琴又夯下來了,光輪也壓制而至,在他身前炸開!

哪怕有黑色石碑阻擋,有一張可容納大天地的古老畫卷防身,他還是吃了暴虧。

他七竅都在淌血,滿身裂痕,最爲讓他難受的是,那張堪比大千世界的畫卷被那兇徒打穿,而後徒手撕裂了。

轟的一聲,像是有成片的星海炸開,有宇宙塌陷,道圖被毀個乾淨!

黑袍道祖心都在滴血,他被這種爆開的力量衝擊的身體橫飛,自身遭受了重創。

轟隆!

楚風如混沌雷霆,又像是開天闢地的至高生靈,勇不可擋,摧枯拉朽,直接又殺到了。

噗的一聲,真血四濺,這一次黑袍道祖相當的慘烈,半截身子被楚風用十寶妙術生生斬斷了。

他的下半截身體墜落,只有上半截身子逃了出去,留下斑駁的道血,灑了一路。

“真是豈有此理!”楚風憤憤不已,大聲的咆哮。

“爲什麼就殺不死,打滅一次,便又復甦出來,真是煮不熟熬不爛,禍害了很多進化文明,你這惡棍當在今日應劫纔對,如何才能殺死?”

楚風惱了,想盡各種辦法,居然始終無法迅速的擊斃對方。

他的拳光極盡璀璨,照亮歲月河流的上下游,將黑袍道祖打穿,打爛,接着又打的炸開了!

可是,到頭來黑袍道祖還是復活了,真身再現。

到了這個級數,果然有不滅屬性,不斷自那毀滅絕境中走出來,與大道交感,保持真身無損。

接下來,楚風發狂,他以腳下的金色紋絡束縛住了黑袍道祖,將他鎖住,一次又一次轟殺他。

然而,每一次黑袍道祖都能在原地再生。

楚風怒了,就守在近前,對方的肉身與魂光凝聚一次,他就夯死他一次,不斷重複這個過程。

黑袍道祖着實驚悚了,他完全被剋制,真不是對手,這個年輕的兇徒體內蟄伏着無法想象的恐怖力量!

噗!

黑袍道祖又一次被打爆,臉色煞白,他在金色的網格中重生,想逃離都不行,這片虛空被金色大網徹底覆蓋了。

他不是沒有付出代價,任何生靈被反覆扼殺,肉身與靈魂接二連三的炸開,都不可能強盛如故。

他在虛弱,照這樣下去他會越來越衰弱,長年耗下去的話,他真有殞落的可能。

遠處,縱然是九道一與古青也都看的目瞪口呆,這小子太莽了,居然可以做到這一步。

他在……暴打道祖?!

兩個老頭子無言了,這以後還能愉快的揉搓他嗎?一個弄不好,估計會被這小子反毆打一頓。

至於詭異族羣的兩大道祖,看的心中很不是滋味,而後怒火爆涌。

“殺!”

他們兩人發狂。

尤其是與古青對決的道祖,更是竭盡所能,想要迅速解決戰鬥,將古青鎮壓。

甚至,他想在最短的時間內,拎着古青去找楚風算賬,讓黑袍道祖脫困。

說到底,他們始終認爲,楚風殺不了那個黑袍生物,所以纔沒有在第一時間殺過去。

“我就不信滅不了你!”楚風低語。

在接下來的時間段裡,他數次將黑袍道祖打的半截身軀化成飛灰,動用了極限手段,大殺特殺。

然而,他不得不嘆,拓路級的生物當真是處在了一種不滅領域中,靈魂炸開都能迅速再現。

所謂道崩後也能重組,道體與真靈同時迴歸。

可以說,黑袍道祖遭受了難以想象的痛苦,這個境界,如此身份,竟體會到了所有傳說中的酷刑。

這種磨難着實可怕,看的陽間的諸王都石化了,辣眼睛啊,他們竟有幸……目睹道祖被毆打個沒完。

“砰!”

在這期間,楚風抽出一隻手向着陽間探去,幾巴掌糊在某幾個族羣間,解決那些背叛者。

反正一時間也殺不死黑袍道祖,他開始清理門戶。

“嗯?!”突然,他心頭一動。

當最後一巴掌下去,他拍死西天這個組織的一片嫡系與核心人馬後,他又一把將該組織的仙王攥個半死,提到域外。

因爲,他想到了一件器物,或許能殺道祖!

“時光爐呢?!”楚風暗中喝問。

那東西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邪,也很恐怖,讓人容易產生心理陰影。

但是現在想來,它或許正是解決道祖,甚至是對付路盡級生靈的特殊法器,當中蘊藏着一道殺至強者的秘咒。

“天難葬者,掩埋四極浮土間,伐陰與陽二柴,引大空之火……”

當時,在通天瀑布前,正是西天組織的人售賣,給出不算很離譜的價格,等於是向外甩賣那口爐子。

因爲,古往今來,但凡得到這件器物的生靈,就沒有一個落得好下場的。

縱然是黎龘,這個史前大黑手,當年也幾乎暴斃,最終出了意外去蛻變,自封並鎖在連着大陰間的棺槨中。

西天組織的前賢,從時光爐中悟出過妙術,威震陽間。

但是同時,該組織也死了數位大人物,首領都莫名暴斃了,所以他們對此物又恨又怕,也略有不捨。

每隔一段歲月,他們都會故意拋棄時光爐,想看一看其他得到此爐的人的下場,用以摸索其蘊含的恐怖真相,以及有可能藏着的無敵進化法的真諦。

“有,在我們山門中,並未帶出來!”西天組織上一紀元的首領開口,心中大懼。

他親眼目睹,沅族、四劫雀族等仙王的慘死,更是看到了黑袍道祖在被暴打,當即就失去反抗之心,更不想嘴硬。

楚風搜魂後,一巴掌拍死了他,接着探出一隻手,進入陽間某座名山,攫出一個拳頭大的爐子。

“沒錯,正是它!”當初,楚風曾親手掂量過,就是這東西。

時光爐看着小,但內部空間其實很大,足以能容納壯麗山河。

楚風二話不說,拎着被打的破破爛爛的黑袍道祖就向爐子裡塞!

“我¥%!”黑袍道祖當時就不淡定了,不是楚風這種侮辱性的架勢刺激了他,也不是快被捶爆的原因。

而是他第一時間驚悚,感覺無比危險,若是被塞進去的話可能會死!

“啊……”他咆哮,爲此再次與楚風廝殺與拼命,到了最後更是不惜崩斷了軀體,逃走了上半身。

遠方,無論是誰看到這一幕,都感覺楚風太虎了,就那麼直接要將一位道祖給塞進個莫名其妙的金屬小爐中。

楚風沒去追他的上半截身子,而是趕緊將其下半段給扔進了爐體中,迅速而果斷。

他怕黑袍道祖自己引爆這半截身體,在遠處重新凝聚。

楚風將對手的下半段順利投進爐中後,長出一口氣,可以試驗了。

遠處,依舊在金色網格中無法徹底逃離的黑袍道祖臉色變了,因爲他的下半截真身這次竟無法自毀以及再聚,徹底失去了聯繫。

他心頭一沉,生出不祥的預感,不會要出事吧?!

到了這個層次,其道身不滅,靈魂不朽,所以縱然破爛了,炸開了,最後也總能再凝聚出來。

可是,一旦徹底失去部分真身與魂光,那算是也極大的代價與損失。

現在,他就遇上了這種情況。

楚風催動時光爐,光陰碎片飛舞,大道火光跳躍,爐中傳來噼啪的響聲,道祖的半截軀體真的被燒着了。

“雖然缺少四極浮土等,但眼下也有效果,這東西就是爲了對付拓路者,甚至是針對路盡級生靈準備的?!”

楚風心中劇震,他認爲,時光爐不會只是一種母金澆鑄的器物,它多半隱藏着天大的秘密,極其可怕。

所謂道祖不死,短時間內難以滅殺,這種共識可能要在今日被打破了。

“不好,吾……危矣!”黑袍道祖低吼,他雖然不知道爐中的情況,但是本能的直覺依舊敏銳。

他覺得自己虛弱了,道體與靈魂似乎永久性的缺失了一些。

那是下半段身體蘊含的血肉之精,以及靈魂本源,竟被對方給磨滅了部分?

他立時不顧身份,大呼起來,讓另外兩位道祖來解救他。

“快,吾感覺厄難臨頭,竟有……覆滅之兆!”他大吼。

另外兩位道祖心神搖動,這怎麼可能,一個毛頭小子可以在短時間內威脅到拓路者?!

九道一與古青也發呆,那小子究竟做了什麼?!

然後,他們兩人瘋狂進攻,不讓詭異族羣的兩位道祖離開去救援,說什麼也要爲楚風爭取時間,擊斃一個道祖!

而詭異族羣的兩位道祖則瘋狂衝擊,血腥搏殺,要殺過去,趕到楚風那裡。

因爲,這要是讓他成功,導致詭異厄土中走出來的頂尖生物身死道滅,被一個年輕人擊殺,那樂子就大了。

“快啊!”黑袍道祖大叫。

他真的急眼了,就這麼片刻間,楚風又殺過來了,並且將他打爆了兩次。

此時,楚風正攥住他的手臂,將他向爐子中塞呢!

這……你大爺的,也太恐怖了,強如黑袍道祖,心態也要崩了,他分明感覺到,這是要火化他。

而且,這似乎真能成功!

噗的一聲,他自斷一條臂膀,如同壁虎斷尾逃生般,任鮮血淋淋,他舍臂而去。

儘管他第一時間要毀了那條手臂,讓它炸開,而後在遠方重組,但終究是失敗了。

那塊區域被楚風禁錮,也被金色網格籠罩,楚風從容的拾起那條手臂,又給扔進時光爐中。

接着,楚風露出一笑,再次衝向黑袍道祖。

誰說高高在上、俯視諸天的生靈不會害怕,不會恐懼,真到了某些境地中,他們的心態也會炸裂。

現在,黑袍道祖便是如此,頭皮發麻,深感驚悚。

那個年輕的兇徒又來了,再次拎住了他,要將他塞進“火化爐”中,而且那爐子真能弄死他,火化他,這樣被人抓着,使勁向裡賽,有幾人不崩潰?

“我@#¥……”黑袍道祖毛骨悚然的大叫。

第六百四十八章 風姿絕世楚風仙子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第1443章 龘第九百九十六章 楚風在這裡第八百四十四章 可怕真相一角第1250章 羣雄匍伏腳下第一千零七章 令天尊絕望第1373章 天縱無匹第五百零三章 戰績驚星空第1398章 一楚對五王第三百五十八章 駙馬楚風第1289章 9號哭了第1205章 戰地風雲第二百零六章 淚流滿面的相親第一百七十四章 轟動第四百五十一章 天堂地獄第1174章 陽間頂級大勢力聯手第七百四十五章 這票大的驚宇宙第1288章 黎龘是你嗎?第1504章 最終的墟第1094章 天下風雲出我輩第1125章 財大氣粗-楚第八百零八章 認賊作父第1621章 路盡有敵第八百一十章 小舅子瘋了陽間篇 第1020章 不信邪第1509章 絕世雙尊第四百七十七章 買賣神子與聖女第四百四十七章 瘋狂進化第四百三十四章 逆種第三百七十五章 衰神一小時打遍全球第八百六十七章 大婚第二百一十四章 屠海龍第五百七十一章 屠聖第1484章 千秋後誰佇第1542章 天帝始於棺,終於棺第1505章 時不待我第1448章 古今誰堪與我一戰第三百三十七章 目標封禪第一百二十二章 孔雀南飛第一百三十七章 鎮壓第八百三十章 三十年彈指間第六十一章 神箭所向第1280章 孩子他娘第1288章 黎龘是你嗎?第三十五章 火遍全國第四百一十四章 世界不一樣了第九十一章 蜀山劍俠第1290章 出大事兒了第九百七十六章 殘破宇宙世道變了第六百五十九章 聖敵第1209章 全部幹掉第二百五十九章 誰能阻第五百四十章 還有一腔熱血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下震動第八百七十五章 碾壓第五百八十八章 武神附體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1451章 一道光,黑的發慌第1427章 楚黑手名動天下第一百八十六章 神種再進化第1218章 輪迴路上的刻字第三百三十章 恢復爲王第七十三章 千萬年未有之變局第八百三十二章 道一聲珍重第七百零三章 天火雷音第十一章 到家第1531章 女帝的去向第九百七十章 就此告別第1164章 強撼到底第九百七十七章 一顆古老的種子第1604章 打穿三千界第一百零八章 新霸主第二百七十九章 重創金烏第三十四章 史詩級大片第六百七十二章 十步殺一人第九百八十三章 擒仙第六百二十八章 洗劫專家第六百四十五章 信老黑得永生第四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九百四十三章 大淵之下第1600章 最強姿態第1201章 臣服吧坐騎第1515章 蛻變成讓自己都癲狂嫌棄的生物第1257章 神話大聖決戰第1454章 誰敢不俯首第三十三章 溫柔鄉第1561章 帝選第1247章 傳說中的大聖風采第七百三十八章 白髮億萬丈第八百七十章 惡毒第九百五十七章 禁地符紙在手第二百六十二章 風波未平第六百三十九章 全滅第1439章 人皇第八百一十七章 先天地而生第八十三章 大林寺震世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形第四百四十三章 成聖第一百零五章 斬王首
第六百四十八章 風姿絕世楚風仙子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第1443章 龘第九百九十六章 楚風在這裡第八百四十四章 可怕真相一角第1250章 羣雄匍伏腳下第一千零七章 令天尊絕望第1373章 天縱無匹第五百零三章 戰績驚星空第1398章 一楚對五王第三百五十八章 駙馬楚風第1289章 9號哭了第1205章 戰地風雲第二百零六章 淚流滿面的相親第一百七十四章 轟動第四百五十一章 天堂地獄第1174章 陽間頂級大勢力聯手第七百四十五章 這票大的驚宇宙第1288章 黎龘是你嗎?第1504章 最終的墟第1094章 天下風雲出我輩第1125章 財大氣粗-楚第八百零八章 認賊作父第1621章 路盡有敵第八百一十章 小舅子瘋了陽間篇 第1020章 不信邪第1509章 絕世雙尊第四百七十七章 買賣神子與聖女第四百四十七章 瘋狂進化第四百三十四章 逆種第三百七十五章 衰神一小時打遍全球第八百六十七章 大婚第二百一十四章 屠海龍第五百七十一章 屠聖第1484章 千秋後誰佇第1542章 天帝始於棺,終於棺第1505章 時不待我第1448章 古今誰堪與我一戰第三百三十七章 目標封禪第一百二十二章 孔雀南飛第一百三十七章 鎮壓第八百三十章 三十年彈指間第六十一章 神箭所向第1280章 孩子他娘第1288章 黎龘是你嗎?第三十五章 火遍全國第四百一十四章 世界不一樣了第九十一章 蜀山劍俠第1290章 出大事兒了第九百七十六章 殘破宇宙世道變了第六百五十九章 聖敵第1209章 全部幹掉第二百五十九章 誰能阻第五百四十章 還有一腔熱血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下震動第八百七十五章 碾壓第五百八十八章 武神附體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1451章 一道光,黑的發慌第1427章 楚黑手名動天下第一百八十六章 神種再進化第1218章 輪迴路上的刻字第三百三十章 恢復爲王第七十三章 千萬年未有之變局第八百三十二章 道一聲珍重第七百零三章 天火雷音第十一章 到家第1531章 女帝的去向第九百七十章 就此告別第1164章 強撼到底第九百七十七章 一顆古老的種子第1604章 打穿三千界第一百零八章 新霸主第二百七十九章 重創金烏第三十四章 史詩級大片第六百七十二章 十步殺一人第九百八十三章 擒仙第六百二十八章 洗劫專家第六百四十五章 信老黑得永生第四十一章 大開殺戒第九百四十三章 大淵之下第1600章 最強姿態第1201章 臣服吧坐騎第1515章 蛻變成讓自己都癲狂嫌棄的生物第1257章 神話大聖決戰第1454章 誰敢不俯首第三十三章 溫柔鄉第1561章 帝選第1247章 傳說中的大聖風采第七百三十八章 白髮億萬丈第八百七十章 惡毒第九百五十七章 禁地符紙在手第二百六十二章 風波未平第六百三十九章 全滅第1439章 人皇第八百一十七章 先天地而生第八十三章 大林寺震世第一百一十七章 化形第四百四十三章 成聖第一百零五章 斬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