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7章 誰能一路不敗?

上蒼又有人來了,聽其口氣,必然是一位道子級的生靈,強大自信,淡漠的的口吻,在人未至時就已展現。

“哪位道子降世?”

“該不會是脾氣較爲不好的那幾位道子被驚動了吧,那樣的話,一旦出手,必然是亂天動地!”

上蒼的中青代進化者無比期待,不久前太壓抑了,他們所有人都被楚風一人壓制,令他們沉悶而難受。

諸天各族寂靜,他們也在等待,更強的道子要出現了嗎?

人們心中七上八下,着實無底,爲楚風捏了一把冷汗,畢竟面對的是上蒼啊。

他能擊敗一位道子,已經算是驚人的輝煌戰績,可是上蒼深不可測,天知道會下來一個什麼樣的怪物。

畢竟,那片傳說中的至高淨土,誕生過一些極盡璀璨的進化文明,不可揣度。

仙霧瀰漫,上蒼門戶那裡走出一人,不急不緩,身材不是很高,精瘦,眼睛特別有神,像是兩堆仙火在眼窩深處焚燒。

他看起來是青年狀態,不過,楚風估算,這只是表象,這個人最起碼走上進化路百載以上了。

“雲恆道子!

“竟是雲恆上人親至,!”

許多人吃驚,認出了來人的身份。

上人,這種稱謂不簡單,內有德,外有聖法顯照,在人之上。

一般來說,中青代不會有這種尊稱ꓹ 身份與經歷等還不足以支撐。

但是,這位道子卻獲得了這樣的敬稱ꓹ 顯然其來歷大不簡單。

“雲恆道子是一位行走上蒼各地的苦修士,專除不祥,鏟滅厄難ꓹ 對世間衆生來說,自有其功績。”有人低語。

縱然是在上蒼ꓹ 也有一些可怕遺蹟與古代厄土,殘存着大量的不祥物質ꓹ 這位道子走遍各地ꓹ 煉化詭異能量,令許多人感佩。

無論是在何地,都沒有人願意接觸不祥,因爲易損自身道行。

所以,雲恆被不少人稱爲上人。

“這世間,誰能一路不敗?沒有永遠無敵的人,你勝過道子一場就算了ꓹ 當急流勇退。可你卻愈發自負,欲飛揚凌上蒼嗎ꓹ 從而一覽衆山小?可惜ꓹ 下界誕生不了這樣的人ꓹ 你過了!”

雲恆開口ꓹ 依舊是淡漠的口吻。

對於他前面的一段話,楚風有些感觸ꓹ 這世上誰能一路高歌?沒有人可以輝煌到永遠。

強如當年的天帝ꓹ 應該是路盡級至高生靈了ꓹ 現在卻都不知在何方,究竟怎樣了。

每一個時代都有各自的璀璨ꓹ 再輝煌的強者都有落幕的一天,儘管九道一、狗皇等人都不願接受。

縱然楚風很自信,實力極其強大,但也從未想着今天一日間就戰遍上蒼所有道子。

那不現實!

他需要積累,最起碼,他要先將自己看清的路踏出來才行,比如,先完善七寶妙術,如果全面蛻變,達成九之極數,甚至,超越極數,底蘊必大增!

那樣的話,他或許會主動登臨上蒼,去橫壓所有道子,檢驗自身的道行!

不過,他對於這位道子後半段話相當的不感冒,竟一副說教的口吻,以爲自己是誰了?先打過一場再說!

這是楚風的心態,強大自信,尤其體悟過肉身路的法,又參悟了不滅經後,他現在很想知道自身又提升了多少。

再加上,他吸收了空物質,現在的演化出六色光輪,還沒有真正一試威力呢!

“你當自己是誰,什麼上人下人的,我在此求敗,你服也好,輕慢也罷,最終還不是要與我對決一場?來!”楚風點指他,沒什麼好說的,動手就是了。

“既然如此,那就以戰來論理!”雲恆冷靜地說道,他無喜無憂,情緒上毫無波動,如風平浪靜時的深邃大海。

楚風盯着他,早已迫不及待了,不知道這位道子是否能給他驚喜,如果有類似“空”物質的天地奇珍,那對他來說,將是一場饕餮盛宴,無比完美。

當然,前提是他能打贏,若是大敗,自身悲劇,一切成空!

雲恆皺眉,他感覺到了對方目光的熱切,火辣辣,仿似在看絕世美人般?這……是什麼毛病?!

他有些不好的聯想,遇上的這個魔頭有什麼特殊癖好嗎?他毫無波瀾的心緒,剎那間竟生出厭惡感。

“殺!”

雲恆主動出手了,在他身上浮現一層甲冑,斑斕絢麗,那竟然是以神禽羽毛祭煉成的戰衣。

雖爲羽毛,但是卻有金屬質感,絢爛而美麗,穿在他的身上,護住了他全身的要害。

同時,在他的手中,出現一柄天羅傘,嗡的一聲旋轉起來,被祭出後向着楚風掃去,混沌氣絲絲縷縷。

他上來就動用了重器,這把傘壓塌虛空,能量恐怖,在其劃過的軌跡上,綻放一朵又一朵能量蘑菇雲。

這是能打穿天地、鎮壓諸魔的天羅傘。

楚風沒有躲避,評估出這把寶傘的能量等階後,周身血液如雷鳴,他運轉不滅經,硬抗這把大傘。

他找上蒼道子對決,本質上還是磨礪自己,並檢驗剛纔參悟出的兩種肉身進化經文的要義與威能。

當!

楚風一拳砸在那傘面上,居然是火星四濺,絲絲混沌氣被打散,併發出了震破人耳膜的巨大響聲。

許多人悶哼,更有人慘叫,捂住了耳朵,竟有血絲從雙耳中流淌出來。

好在能出現在戰場的進化者都不簡單,縱然耳膜破了,也可以修復,再生出來。

人們倒吸冷氣,這楚風魔頭怎麼敢如此?他難道奪舍了甄騰道子的肉身,竟這麼彪悍,以身抗重寶!

剎那間,人們意識到,他不久前參悟“不滅經”,竟真的得到了莫大的好處,短暫的時間內頓悟了。

“這是一個怪物啊!”許多人驚詫。

這麼短的時間,他就有了這種體悟,肉身明顯強了一大截,這是要與走肉身路的道子甄騰齊頭並進嗎?

不止於此,楚風下一個動作更是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雲恆祭出的天羅傘,碩大的傘面旋轉着,如同鋒利的刀光,破開空間,要將楚風截斷。

而楚風這次都沒有動用拳頭,而是以肩頭、以右半邊身子硬撞了上去,直接對抗大傘鋒利的邊緣部位。

那可是如同仙劍般的鋒刃,寒光閃爍,他怎麼敢如此?

鏘鏘鏘!

天羅傘劇震,邊緣處像是在與至剛至硬的混鑄母金碰撞,大傘邊緣都有些捲刃了,已然受損。

“變態啊,那天羅傘可輕易斬殺大能,他的肉身怎麼能抗住?!”

“剛纔我竟猜測的保守了,楚魔的肉身多半真的快與道子甄騰一般無二了,太可怕了,其血肉竟成爲了其最強大的兵器!”

“可是,這太不符合常理了,他才參悟不滅經,就達到了這等地步?”

“一切只能說,他自己的肉身底子厚的驚人,早已積累的足夠久了,而今得到正確的的經文,便直接開啓了肉身寶藏,這種人天生就適合走肉身進化路!”

短暫的交戰,楚風的表現引發軒然大波,讓上蒼那些中青代的進化者大受觸動,深感震驚。

“嗯?”突然,楚風感覺到一絲異樣,在對方的天羅傘上傳遞過來一種能量,竟要侵蝕他?!

霧靄瀰漫,竟在無聲無息間,淹沒了兩人激戰的所在地。

“嘿,他覺察到了,但已經晚了,道子這些年來一路煉化不祥物質等,造福天下,而在這個過程中也因此可以動用詭異的力量了。”

“剛纔我忍了很久,沒有說道子真正的驚人之處,就是在等這一刻呢,楚魔危矣,被道子煉化與收集的詭異物質侵蝕,現在還拿什麼爭?!”

……

上蒼的中青代中,不少人都露出期待之色,靜等好戲開始。

縱然是在上蒼,有些密土,有些古代遺蹟中,也有不祥的物質等,道子云恆一路走來,曾收走與煉化大量的詭異能量。

在他對敵時,可以動用這種不祥的力量。

無論是在上蒼,還在諸天間,各族進化者都沒人願意接觸那種物質,因爲動輒就會損傷大道根基。

所以,上蒼觀戰的人認爲楚風遇到了最大的危局。

他們覺得,已經看到了這一戰落幕的後的結果,在上蒼排位第三十二的道子云恆,應該會大勝,很難有懸念。

“楚魔敗局已定,你們看,他的肉身徹底被不祥霧靄包裹住了,掙脫不出去。”有人點評。

不久後,灰霧漸消散,絲絲縷縷的黑氣也稀薄了,人們吃驚的發現,竟全都沒入楚風的身體中了?

“他完了,居然沒有避開,被侵蝕到了最爲嚴重的程度,道基多半受損的厲害!”

上蒼的中青代中有人嘆道。

“他雖然自負,霸道的過分,可是,這樣被道子云恆鎮壓,道基將崩,還是有些可悲啊。”

縱然是上蒼的進化者,也不乏一些有同情心的人。

當然,更有不少人卻也在冷笑,早先被這個土著隻身一人鎮壓,令許多人心中不爽,現在終於看到他吃癟了,而且其自身的大道路可能斷了。

“就這?”

楚風突然開口,簡短的兩個字,中氣十足,似乎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頓時讓那些人都大吃一驚。

然後,人們愕然發現,楚風的目光很不對,看向道子云恆時,無比古怪,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眼神?

人們有些不確定,有些懷疑,那很像是在嫌棄、鄙夷?!

我去,什麼情況?他在嫌棄上蒼排名第三十二位的道子?!

終於,許多人都感受到了,應該就是那種韻味兒!

縱然是上蒼的老怪物們,也都在關注這裡的異常,都有些無言,什麼時候下界的土著眼光這麼高了,居然一臉鄙夷之色,不待見他們的道子?

雲恆臉色略微陰沉,他就在場中,自然感觸更甚,他被對手輕慢了,這簡直是毫無道理的……歧視!

楚風的目光,是其內心感受的真實流露,他確實不喜,不待見此人。

因爲,他太失望了,對方身上沒有什麼類似“空”物質的東西,有的居然只是詭異與不祥等。

他是缺“詭異”的人嗎?在下界他曾大量接觸,想要的話,哪裡找不到。

實在不行,就去找那化身灰髮公主的小灰灰去,將她打爆,足以煉化一堆灰物質。

楚風原本滿心期待,結果這位道子的殺手鐗就是這種濃郁的不祥物質,楚風……真的不缺啊!

所以,他鄙視道子云恆,很想說,你也太不富裕了,堂堂道子,就給我準備這麼點寒酸的見面禮嗎?

楚風的內心寫照,透過眼神,通過絲絲神念波動,真實無誤的傳遞了出去,很快所有人都明白了狀況。

一羣人下巴差點掉在地上,楚魔還真是在嫌棄雲恆啊。

雲恆原本十分淡漠,但是現在,他很受傷,居然……被下界的土著這麼輕視,太不將他當成一盤菜了!

轟隆!

雲恆祭出太乙瓶,瓶口內海量的灰霧滾滾涌動而出,向着楚風席捲過去,那是他從遺蹟中抽取與煉化的灰色物質。

然而,這對楚風有效嗎?

還是有一定效果的,不是負面,而是正面,他體內小磨盤瘋狂運轉,汲取灰物質的精粹,煉化吸收,壯大小磨盤。

接着,楚風張嘴,簡直是鯨吸牛飲,同時皮膚上的的毛孔也張開了,吞食灰色物質。

下界的人還好,都看到過楚風降服詭異生物。

現在,上蒼的進化者一個個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居然有人以詭異物質爲“食物”?

這當真是怪物中的怪物啊!

一剎那,道子云恆幾乎要崩潰,他費盡千辛萬苦,收集與煉化所得到的詭異物質,就這麼被人給……吃了?!

“殺!”

道子云恆怒喝,手中出現一張弓,拉成滿月狀,明明射出一支箭羽,結果漫天都是,密密麻麻,像是無數顆彗星撞擊大地,帶着滔天的能量,轟殺向楚風。

成千上萬支箭羽,劃破天地,帶着長長的尾光,全都有數十上百里,擊碎虛空,射爆天穹,衝着楚風而去。

這是雲恆的護道之寶!

然而,依舊無用,這一次楚風很嚴肅,沒有用肉身去硬抗,而是運轉妙術,六色光輪衝出,將他遮攏在內,並旋轉着。

在喀嚓喀嚓聲中,所有帶着磅礴能量如同彗星撞擊大地般的巨大箭羽,全都被絞碎了,無法近其身。

轟!

楚風化成一道閃電,在虛空中留下大道的軌跡,衝向雲恆那裡,砰的一聲,他全力以赴打出數拳。

在激烈的碰撞中,雲恆最終受創不輕,倒飛出去,大口咳血。

道子云恆最強大的手段就是駕馭不祥物質,催動詭異力量,結果卻被楚風幾乎剋死了,一身手段,簡直無用武之地。

所以,他現在根本抵擋不了,直接就陷入險境中了,隨時會被格殺。

最後關頭,雲恆從背後取下一個青皮葫蘆,這是他從上蒼某一座祖山中無意間摘到葫蘆,有大道的絲絲痕跡。

不過,如今葫蘆卻也被煉化成功,裝了濃郁的不祥血液。

“哧!”

他祭出寶葫,當中噴薄黑血,浸染高天,將楚風那裡淹沒了。

楚風快速避開,這種血液太腥臭了,他沒有必要去汲取其蘊含的精粹,毫無必要。

可以看到,虛空都被這種可怖的黑血侵蝕的崩塌了,出現無數的大裂縫,連天地秩序都因此斷裂了。

這是詭異源頭的某種真血之一,當然,眼下青皮葫蘆中的真血很稀薄,並非純粹的黑血之源,但依舊造成可怕景象。

楚風立身在光輪中,先是躲避,接着萬法不侵,黑血亦不能沾身。

哧!

一道拳光,照亮霄漢,他轟殺了過去。

噗!

縱然雲恆以寶葫抵擋,可他還是被拳光掃中,身體在虛空中炸開,血跡斑斑,道骨四散。

不過,他終究是道子級人物,掌握有非凡手段,在這一擊中並未徹底死去,迅速在遠處重聚血肉與真骨,化形而出。

他大口喘息,單膝跪在地上,手中提着青皮葫蘆,滿臉灰暗之色,他知道自己敗了,而且是大敗。

“連上蒼傳說中的被污染的蒼狗的黑血,居然都奈何不了你,此血內部蘊含着不可言說的規則,我……敗了!”雲恆無比的失落。

其實,主要是他被楚風相剋,不然的話,絕不可能一路被碾壓着打!

楚風沒有再出手,不想當衆擊斃他,畢竟這種道子級生物來頭非常大,背景很深,他不想爲諸天惹來麻煩。

說到底還是他不夠強,如果他橫掃世間無敵,自然不會考慮這麼多。

楚風沒動雲恆,但是,有人忍不住了。

一隻如山嶽大的黑狗腦袋突兀的出現在雲恆面前,猶若一頭巨龍在盯着蟻蟲,兩者對比,差距太大了。

“說什麼蒼狗的黑血,你不就是想說黑狗血嗎?”狗皇陰沉着一張大臉,山嶽般的面孔,幾乎要貼到雲恆身上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道子云恆簡直要崩潰,這是無妄之災。

不過,他仔細看了又看,卻發現這黑狗似乎真與上蒼過去傳說中的蒼狗有點像。

在上蒼,敢叫蒼狗的生物顯然來頭巨大無比。

“什麼破道子啊,竟敢調戲你狗皇爺爺,黑狗血?啊呸!”狗皇不滿,它伸出一隻大爪子,向前戳了戳。

砰得一聲,那隻青皮葫蘆縱然蘊含着絲絲大道痕跡,可現在依舊承受不住,直接炸開了。

雲恆簡直要瘋了,我招你惹你了?!

上蒼的仙王發呆,他們看出,狗皇並未想對雲恆道子本身下手,所以沒有理會與阻止,現在都看的很無語。

雲恆差點失態,幾乎就想大吼出來,但是他忍住了。

只是,他很難受。

原本就大敗了,結果最後還被一隻仙王級的黑狗嚇唬,威脅,恫嚇,這實在是有些讓他心中崩潰。

一時間,他意興闌珊,無比蕭索,踉踉蹌蹌的離去,連背影都顯得有些佝僂了。

顯而易見,今日這位道子大受挫折,連道心都不穩固了,他在下界着實被打擊的不輕。

第三百三十四章 煉羣王第六百九十章 妖妖的爺爺楚霸王第二百零九章 目標名山第1135章 前所未見的邪靈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級真諦第九百五十一章 若有來生還是兄弟第三百三十六章 火眼金睛第五百三十七章 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五百三十七章 雖千萬人吾往矣第1325章 無人可制衡第二百九十七章 封印破第四章 奇樹與猛獸第三百五十一章 神祇第五百七十三章 戰後風暴第1480章 終極地真相第三百章 金剛威第九百四十九章 偷渡陽間第1476章 睥睨無上生靈第七百四十一章 風采絕世的暴力美學第三十九章 巨大轟動第1182章 欲取而代之第1380章 天仙族第1280章 孩子他娘第七百一十二章 黑暗之祖第四百六十五章 絕代妖仙第五百一十四章 做人不能太楚風第1329章 楚大嫂第1018章 天胎第1802章 權威期刊最新研究成果第1563章 祖上姓葉第九百九十五章 懷疑人生第1030章 姬虛空第1147章 可怕而正確的進化路徑第九百一十九章 此物與我有緣第一百五十八章 楚魔王來了第1458章 諸天魂落,唯河永存第五十章 天下何人不識君第六百三十六章 如此單挑羣雄第1408章 風華絕代第二十九章 野性迴歸第1137章 搶劫大邪靈第1128章 註定成爲太陽般耀眼的人第1411章 三世銅棺滅之第六百一十二章 先民恐懼之路第1191章 兇名震戰場第二百九十八章 兇狂第1622章 榮歸故里第1095章 史前狂人之師第1504章 最終的墟第八百零九章 小道士道真相第六百二十一章 宇宙第一第九百八十一章第1491章 正主出現第1222章 最強體第八百三十五章 迴歸原宇宙第1354章 魂河畔第1044章 解決第1552章 萬古長天一畫卷第三百三十六章 風雲暴起第九百七十二章 各自的歸途第1471章 多少英傑埋骨他鄉第1256章 欲屠大聖第三百五十八章 駙馬楚風第三百二十四章 出山第1163章 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第六百六十一章 楚叔很生氣第三百五十五章 坑死第二百二十一章 大能手筆第1339章 三十三重天金剛琢第三百七十三章 全球直播第六百九十二章 羣體進化第1325章 無人可制衡第1555章 輪迴被否第1407章 女帝君臨世間!第二百一十三章 楚狂人第五百六十五章 千年未有之盛況第四百四十五章 昭告天下第1316章 背對衆生第1055章 龍窩落幕第1357章 原來是它!第九百五十六章 匆匆十年1353章 黑暗天子第1016章 九滅重生第九百六十八章 了卻紅塵事第六百零六章 藉場域伏仙第一百四十八章 崑崙界第1459章 桃花只爲一人開第二百八十八章 收割第七百零四章 一役全殲第1184 曹,神勇第六百五十一章 一口大黑鍋第七百四十一章 風采絕世的暴力美學第三百四十五章 太有靈性了第四百六十章 星空炸裂第1569章 顛倒古今第七百一十九章大風起兮雲飛揚第1063章 不屬於一部古史第1414章 上蒼之上還有……第1169章 山河皆顫第四百五十章 風雲激盪
第三百三十四章 煉羣王第六百九十章 妖妖的爺爺楚霸王第二百零九章 目標名山第1135章 前所未見的邪靈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級真諦第九百五十一章 若有來生還是兄弟第三百三十六章 火眼金睛第五百三十七章 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五百三十七章 雖千萬人吾往矣第1325章 無人可制衡第二百九十七章 封印破第四章 奇樹與猛獸第三百五十一章 神祇第五百七十三章 戰後風暴第1480章 終極地真相第三百章 金剛威第九百四十九章 偷渡陽間第1476章 睥睨無上生靈第七百四十一章 風采絕世的暴力美學第三十九章 巨大轟動第1182章 欲取而代之第1380章 天仙族第1280章 孩子他娘第七百一十二章 黑暗之祖第四百六十五章 絕代妖仙第五百一十四章 做人不能太楚風第1329章 楚大嫂第1018章 天胎第1802章 權威期刊最新研究成果第1563章 祖上姓葉第九百九十五章 懷疑人生第1030章 姬虛空第1147章 可怕而正確的進化路徑第九百一十九章 此物與我有緣第一百五十八章 楚魔王來了第1458章 諸天魂落,唯河永存第五十章 天下何人不識君第六百三十六章 如此單挑羣雄第1408章 風華絕代第二十九章 野性迴歸第1137章 搶劫大邪靈第1128章 註定成爲太陽般耀眼的人第1411章 三世銅棺滅之第六百一十二章 先民恐懼之路第1191章 兇名震戰場第二百九十八章 兇狂第1622章 榮歸故里第1095章 史前狂人之師第1504章 最終的墟第八百零九章 小道士道真相第六百二十一章 宇宙第一第九百八十一章第1491章 正主出現第1222章 最強體第八百三十五章 迴歸原宇宙第1354章 魂河畔第1044章 解決第1552章 萬古長天一畫卷第三百三十六章 風雲暴起第九百七十二章 各自的歸途第1471章 多少英傑埋骨他鄉第1256章 欲屠大聖第三百五十八章 駙馬楚風第三百二十四章 出山第1163章 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第六百六十一章 楚叔很生氣第三百五十五章 坑死第二百二十一章 大能手筆第1339章 三十三重天金剛琢第三百七十三章 全球直播第六百九十二章 羣體進化第1325章 無人可制衡第1555章 輪迴被否第1407章 女帝君臨世間!第二百一十三章 楚狂人第五百六十五章 千年未有之盛況第四百四十五章 昭告天下第1316章 背對衆生第1055章 龍窩落幕第1357章 原來是它!第九百五十六章 匆匆十年1353章 黑暗天子第1016章 九滅重生第九百六十八章 了卻紅塵事第六百零六章 藉場域伏仙第一百四十八章 崑崙界第1459章 桃花只爲一人開第二百八十八章 收割第七百零四章 一役全殲第1184 曹,神勇第六百五十一章 一口大黑鍋第七百四十一章 風采絕世的暴力美學第三百四十五章 太有靈性了第四百六十章 星空炸裂第1569章 顛倒古今第七百一十九章大風起兮雲飛揚第1063章 不屬於一部古史第1414章 上蒼之上還有……第1169章 山河皆顫第四百五十章 風雲激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