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3章 花粉進化路的源頭

“天像是被劈開一道縫隙……”羽尚看着天空,在那裡低語,回憶祖上所留下的隻言片語,結合自己從許多孤本古籍上看到的點滴記載,以及各種線索,講述舊事。

那一天,雲霧很大,那一道光劃破了世界的寧靜,讓天地從此又可修行,接續了斷路。

當時,沒有人知道,花粉因何而現,爲什麼突然飄落下來。

這實在影響太大,這涉及到了一條進化路的起源,絕對算是花粉路的源頭。

居然就被羽尚這麼幾句話簡單概括了,讓楚風震撼的同時,也有些發呆。

“能更詳盡一些嗎,那到底是閃電,還是劍光?”楚風問道,他迫切想知道,難道是人爲的,不是天地自我修復進化路的結果?

羽尚道:“我也不知道,是閃電還是劍光,這世間有種種傳說,不過那一日,風起雲涌,發生了太多的大事件,也就留下了各種猜測,都算是有待證實的謎。”

“都有哪些!”楚風讓他詳細講來。

“有人說,上蒼被人劈開了,自此多了一條花粉路,晶瑩的粒子在那一天飄散,接續了進化斷路。”

“是誰劈開的?”楚風大受觸動,有人劈開上蒼,從那諸世外引來新的體系,引來全新的道路,讓世人可以再修行,這是無量大功績!

“相傳,不是那位,就是三天帝所爲。”

那位,應該是指不存於古史,屢次被九道一提及的無敵生靈,他超脫出去不知道幾個紀元了。

三天帝,楚風自然也清楚,每一個都驚才絕豔,鎮壓諸世上,上一次其中一位藉銅棺顯照,曾將祭地打穿!

“究竟是誰呢?”楚風輕語,到了那個層次,真的不可揣度了。

不管是誰,都是爲了這方天地的後世人,讓他們依舊可以進化,還能夠踏出更強的一步,實現生命層次的躍遷。

“是哪位真的不好說,因爲都有可能!”羽尚道。

那一天,人們看到上蒼被人劈開了,像是一道至高無上的劍光,自然想到了那位。

可是,那一刻,雲霧翻涌,還發生了很多事,有人親眼目睹,三天帝在征戰,在廝殺,有詭異阻止,有不祥糾纏。

“三天帝都出手了?!”

“是,依據各種蛛絲馬跡,以及有限的孤本記載,當時很恐怖,天地都要傾覆了,三天帝竭盡所能出手!”羽尚講述過去。

那個時代,天地變了,後人無法再走前路,令人絕望。

在那段歲月,三天帝曾消失很長時間,人們猜測,他們在閉關,在創法,在另想他途。

直至,天地間灑落光粒子,天上出現一個口子,世間花粉飛舞,他們才同時再現,所以人們猜測與他們有關。

“更有傳言,花粉路或許是他們道果的體現。”

那一天,各種大戰爆發,江海蒸乾,有人看到天帝橫空,喋血,力拼諸敵,帝鼎轟鳴,曾帶着某件器物共振。

羽尚慢慢講述,都是各種傳聞,他也不能確定是不是真相。

然而,楚風聽到這裡後,頓時驚呆了,整個人都有些發僵,他想到了什麼?石罐以及種子!

沒錯,這可不是聽來的,而是他曾親眼看到過那烙印,帝鼎轟鳴時,石罐是從裡面墜落出來的,失落在外。

那時,天帝與敵人都在追逐,都在爭奪石罐!

最終,由於種種原因,石罐意外到了小陰間,落在崑崙山。

所以,楚風相當的震撼,近乎石化在那裡。

花粉進化路,如果是三天帝引出的,演化的,是他們無上道果的體現,爲其源頭。

那麼,三顆種子是什麼?他心潮起伏,波動無比的劇烈!

如果是以那三人的道果爲源頭,纔出現花粉路,那石罐中有三顆種子,該不會真與三天帝對應吧?!

會是他們的道果?楚風真的懵了!

很快,他的思緒就飄了,想到了不少古怪的問題。

這麼說,以後不僅能種出風華絕代的白衣仙子,還能種出兩個大男人,我……去!他使勁甩了甩頭!

這都想到哪裡去了?他揉了揉太陽穴,不能思緒太飄,想太多也不好,自己頭疼。

“真是三天帝引出來的花粉路?!”楚風追問。

“當然不能確定,我不是說了嗎,還有可能是與那位有關!”羽尚回答。

那一天,閃電如煌煌劍光,蓋世無匹,劈開上蒼,讓天穹出現一道口子,無論怎麼看都太巧合了。

那種手段,那種劍光,太像史上漸漸缺失記載,關於他一切的記憶都逐步散去的那位了。

所以,根本無法確定,究竟是誰做的。

許多人傾向於,與四人都有關。

羽尚又道:“其實,我更傾向於最後一種說法,一種更接近於真相的猜測。”

“還有一種說法?”楚風詫異,當年的事情果然撲朔迷離,連天帝家族的後裔都說不清,太神秘了。

羽尚儘量讓自己平靜,講述族中當年一位祖先的猜測,以及種種推演,還原一角模糊的真相。

“這條路,不是誰創,不是誰演繹,而是它本身就存在,我們的天地有靈性。”

“每一粒花粉都有靈,來自地下,來自山海間,該它們出世時,它們就來了,它們都與英靈有關。”

“英靈,是那逝去的先民,是那些凋零的英雄強者所化,不知年代,也許是冥古,也許不知道多少個紀元前,誕生自無法考證的年代。”

“我們的這片天地承載了太多的苦難,一個又一個紀元,衰敗,復甦,寂滅,不知道興亡更迭了多少年,有些界,永遠腐朽,消散了,有些還存在着,有太多的悲歌,留下過數之不盡的灰暗謎題,始終無解。”

“但到了當世,我們不是不能推演出,並非無法聯想到,此天,此地,曾多次被大祭,有許多被遺忘的悲壯。”

“而那些人,那些事,他們沉眠了,腐朽了,死去了,成爲英靈又消散,最後留下的是什麼?一點靈性,積澱在土壤中,漂浮在這天地間,無處不在,他們就是靈,也可以稱之爲英靈最後的靈粒子。”

羽尚在講述,不急不緩,像是在說着一件與此天地無關的事,可是,聲音卻很沙啞,很低沉,怎能真正無關呢?

依照他那位祖先所言,所推演與猜測出的,每一顆花粉都對應着一位英靈,是他們最後所留的靈性粒子。

“當年天地劇變,不再適合進化,斷了路,但也顯照出靈粒子,傳遞出某種情緒,所以無論是那位,還是三天帝,都感應到了,只有到了那個層次纔有所覺,有所感,他們憤怒了,出手了!”

羽尚再次講述,說出那位祖先知道與猜測出的一切。

那位,還有三天帝,應該都曾出手。

“所以,纔有了那一劍,劈開上蒼,露出一個大口子,而且有三天帝強勢出擊,他們蕩起了歲月,也掀開了塵埃,讓土壤中,讓天地間掩藏着的東西出現了,靈粒子懸浮,漫天飄灑,那是昔日的因,也是今日的果。”

楚風真的震撼了,他都聽到了什麼,瞭解到花粉進化路的起源,弄清楚了真正的源頭?!

這條路,不是誰創,原本就存在,本身就在那裡,有人激盪起歲月,掀起塵埃,讓它們靈性展露,所以這條路出現了?

“前輩,你確信……是這樣?我怎麼覺得,有些迷,比神話還神話?”楚風的確有許多不解之處。

至於旁邊,紫鸞、鈞馱都早已聽傻眼,他們一直在走花粉進化路,可是誰關心過起源?

直到今天,他們才第一次瞭解到,向上追溯,居然有這樣或那樣的源頭,太神奇與驚人了。

羽尚點頭,道:“的確有些過於主觀了,但,我覺得大部分真實,很靠譜,應該是天地間本身就存在着什麼,然後那位與三天帝攪動了歲月,讓它們再現。”

羽尚覺得,所謂每一位英靈對應一顆靈粒子,是英靈最後留下的產物,這可能不見得爲真,是那位祖先自己心中勾勒出的悲壯,儘管過去的確很悲,但不見得是這條進化路因此而出現的事實。

但是,這天地間,絕對有秘密,這諸天間有古老的天藏,通過花粉映現了出來,綻放出某種靈性之光。

“要不然,主祭者何以要出現,詭異與不祥爲什麼那麼執着,始終都在,糾纏了一個又一個紀元,他們到底想做什麼,又在找什麼?”

羽尚聲音很低,也很沉重。

這天地間有不可想象的大秘密,在那古老時代,不知道留下了什麼,有人在尋找。

而大祭的真相又是什麼?到現在都不知。

花粉,在這天地間不能進化、路已斷後出現,呈現出靈性,儘管它糾纏着其他物質,會有隱患。

但不可否認,這條路或許已經昭示了什麼。

楚風道:“我相信這種說法,靈粒子,不見得是英靈所留,但的確積澱與存在這土壤中,懸浮在這天地間,映照在花粉中,現在正被我們用,促進我們進化,開拓出一條全新的道路。”

羽尚點頭,關於這些,在過去離他們很遠,他不想多說,沒有任何意義,他們的境界遠遠不夠,猜測與瞭解到又如何?

但現在不同了,諸天都要失去未來了,這一切都開始離他們近了,沒有什麼不可說,哪怕只是猜測,無證據,也可以講。

“前輩,這條路有人走到盡頭嗎,有人成爲……仙帝嗎?我想,應該沒有!”

然後,楚風就激動了,興奮了,說完這些話後,他挺直脊背,昂首道:“我要一條道走到黑!”

種種跡象都表明,一條路走下去,到了盡頭,若是完善,若是璀璨,應當可出——仙帝!

這個果位,便是至高,代表了古今無敵!

“我不怕腐爛,不怕多長出幾個腦袋或其他東西,到時候全都一巴掌一個的拍回去,我要一路走下去,不換路了!”

大家能在家待着着就在家吧,如果非要出門一定小心,注意安全,尤其是湖北特別是武漢的書友保重。大家都保重。

第1366章 流血的盛世繁華第1463章 連天帝都照咬不誤的狗皇第八百五十八章 強的沒對手第八百二十章 兒子,打不死你!第六百六十六章 洗劫一空第1121章 黎龘之死第三百八十六章 爲楚風生猴子第1286章 九號VS武瘋子!第三百五十七章 天選之地第二百九十八章 兇狂第一百三十八章 打下一座名山第四十章 怒第1115章 陽間相遇第一位故人第1274章 誰都受不住第九百二十九章 血染星空第六百二十二章 兄弟重逢第1584章 泥胎VS初代守陵者第1483章 灰色紀元大祭第一百一十章 爆炸時代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聖歸來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獄第三百二十章 全球進化第五百八十六章 風中凌亂第1204章 彪悍之驚掉一地下巴第六百零九章 楚風是全宇宙的第1585章 泥胎的真正身份第1210章 殺無赦第1525章 天縱第一百七十七章 鎮守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代天驕悲苦第六百五十三章 一葉扁舟入星海第1134章 吃幹抹淨第1264章 龘字輩不走了第八百四十章 半篇究極第一百七十一章 復甦第五百六十四章 在寂滅中復甦第五百六十二章 活捉聖人第二百六十二章 風波未平第九百七十五章 腎虛第1553章 從未有過第五百四十章 還有一腔熱血第1100章 大快朵頤第九百三十章 死無可懼第1164章 強撼到底第1472章 魂在何方第一千零九章 磨滅新生第五百九十九章 輪迴路上唱情歌第1248章 隻身掃諸聖第1132章 人王對神王第八十四章 頂級名山染血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獄第九百三十三章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第八百六十二章 古道熱腸楚神王第四百七十九章 無敵畫卷第三百二十八章 瘋狂第1583章 掀桌子第1357章 原來是它!第五百九十九章 輪迴路上唱情歌第八百五十七章 一魔壓一教第七百八十九章 神獸血澆灌第1063章 不屬於一部古史第1187章 鹿公主第九百三十九章 天尊出手第1587章 不曾凋零的子弟兵第1092章 我叔是楚風第六百七十八章 地球囚徒第七百四十一章 風采絕世的暴力美學第八百章 妖妖來了第七百零八章 這很楚風第1640章 離世殤第八百三十九章 神禽巢穴驚人的收穫第1258章 妙術驚天第1038章 前女友第五百五十一章 重逢第1215章 大噴子第1459章 桃花只爲一人開第1509章 絕世雙尊第八百九十四章 大淵昇仙第八百七十章 惡毒第八百五十六章 家有賢妻第1607章 負距離第1183章 潛規則第1572章 一萬年後再見第1452章 善待空巢……究極第六百九十四章 形勢喜人第三百零一章 彈指一春秋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無敵第1099章 翩翩美少年-楚第二百二十四章 金剛無敵琢第1040章 九幽祇第六百六十九章 針對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戰驚天下第1261章 橫擊神話第1121章 黎龘之死第1609章 帝位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陰間與大陽間曾經戰過第1260章 超凡絕世第1141章 妖邪第三百四十八章 神騎士第三百五十六章 生而爲囚徒
第1366章 流血的盛世繁華第1463章 連天帝都照咬不誤的狗皇第八百五十八章 強的沒對手第八百二十章 兒子,打不死你!第六百六十六章 洗劫一空第1121章 黎龘之死第三百八十六章 爲楚風生猴子第1286章 九號VS武瘋子!第三百五十七章 天選之地第二百九十八章 兇狂第一百三十八章 打下一座名山第四十章 怒第1115章 陽間相遇第一位故人第1274章 誰都受不住第九百二十九章 血染星空第六百二十二章 兄弟重逢第1584章 泥胎VS初代守陵者第1483章 灰色紀元大祭第一百一十章 爆炸時代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聖歸來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獄第三百二十章 全球進化第五百八十六章 風中凌亂第1204章 彪悍之驚掉一地下巴第六百零九章 楚風是全宇宙的第1585章 泥胎的真正身份第1210章 殺無赦第1525章 天縱第一百七十七章 鎮守第四百六十九章 同代天驕悲苦第六百五十三章 一葉扁舟入星海第1134章 吃幹抹淨第1264章 龘字輩不走了第八百四十章 半篇究極第一百七十一章 復甦第五百六十四章 在寂滅中復甦第五百六十二章 活捉聖人第二百六十二章 風波未平第九百七十五章 腎虛第1553章 從未有過第五百四十章 還有一腔熱血第1100章 大快朵頤第九百三十章 死無可懼第1164章 強撼到底第1472章 魂在何方第一千零九章 磨滅新生第五百九十九章 輪迴路上唱情歌第1248章 隻身掃諸聖第1132章 人王對神王第八十四章 頂級名山染血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獄第九百三十三章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第八百六十二章 古道熱腸楚神王第四百七十九章 無敵畫卷第三百二十八章 瘋狂第1583章 掀桌子第1357章 原來是它!第五百九十九章 輪迴路上唱情歌第八百五十七章 一魔壓一教第七百八十九章 神獸血澆灌第1063章 不屬於一部古史第1187章 鹿公主第九百三十九章 天尊出手第1587章 不曾凋零的子弟兵第1092章 我叔是楚風第六百七十八章 地球囚徒第七百四十一章 風采絕世的暴力美學第八百章 妖妖來了第七百零八章 這很楚風第1640章 離世殤第八百三十九章 神禽巢穴驚人的收穫第1258章 妙術驚天第1038章 前女友第五百五十一章 重逢第1215章 大噴子第1459章 桃花只爲一人開第1509章 絕世雙尊第八百九十四章 大淵昇仙第八百七十章 惡毒第八百五十六章 家有賢妻第1607章 負距離第1183章 潛規則第1572章 一萬年後再見第1452章 善待空巢……究極第六百九十四章 形勢喜人第三百零一章 彈指一春秋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無敵第1099章 翩翩美少年-楚第二百二十四章 金剛無敵琢第1040章 九幽祇第六百六十九章 針對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戰驚天下第1261章 橫擊神話第1121章 黎龘之死第1609章 帝位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陰間與大陽間曾經戰過第1260章 超凡絕世第1141章 妖邪第三百四十八章 神騎士第三百五十六章 生而爲囚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