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5章 牽連甚深

混沌蒸騰,在霧靄上,漂浮着未名之地,在虛與實之間輪轉,殿宇矗立,高大宏偉。

殿中,灰眸女子身段高挑,現在胸口劇烈起伏,雙目冷厲無比,讓原本白皙而絕美的面孔多了一種難以言說的野性。

她割裂出去的一縷分身居然被攻擊,連帶着她的胸口都像是捱了一拳,這讓她難以置信。

宿主,怎麼能反噬?

無數個紀元過去,足以證明,但凡體內被種下印記,這些宿主不是死去,就是淪爲僕從,根本反抗不了他們。

現在,她的分身出問題了?

一瞬間,她就要出動,要親自趕過去,擊斃那個脫離掌控,表現異常的宿主。

多年過去,她早已不是一團灰霧狀態,凝練了在漫長歲月在異域積澱下的道基,全部吸收後,她足夠的強大。

再者說,灰霧一出,誰能抵擋?

世間萬物,各族生靈,但凡觸及,都要被侵蝕,或成爲血與骨,或淪爲僕從。

罕有人可以逃過,最終都要匍伏在她的腳下。

然而,在她將要邁腳步時,有人伸手,請她在殿宇中落座,洽談這一紀的各項事宜。

“灰色紀元到了,這是灰主的時代,但是我等也不得不防,若有意外,便可以由黑暗紀元迴歸,亦或是白煞時代提前來臨……”

“不會有那些意外,灰色紀元到來,主祭者回歸,誰與相抗?”灰眸女子冷淡的迴應。

“我等所知不多,但卻明白,大祭意義關乎甚大,影響古今未來,比之上蒼之上的存續與生死之事還要重要十倍、百倍,絕不容有失!”

殿宇中,又出現一道模糊的身影,多了一種不祥物質在瀰漫,他在強調,無比的嚴肅。

在場的生物皆沉默,也都鄭重無比,沒有人敢有絲毫的輕慢與大意。

雖然他們不知道大祭的真相,但是卻知道,每一紀元都會有一次,隆重而正式,其意義重大無比。

若非如此,怎麼會有主祭者回歸?那種級數的生物,對於諸天內來說,強到不可描述,不可思議,早已超脫。

“哪怕我等的源頭被滅,諸天生靈口中的不祥傾覆,詭異種族就此不存,也要確保大祭順利進行,什麼都不及它重要!”

砰!

灰眸女子手捂胸口,自座位上霍的起身,隆起的胸部起伏越發的劇烈,她那冷漠而瑩白的面孔的非常冷冽,瞳孔懾人。

真是豈有此理!

在她的眼底深處,是無邊的殺意,有宇宙覆滅的可怕景象,星骸無數,猶若塵埃般遍佈在破碎的灰暗天地間。

那個宿主在攻擊她的分身?不可饒恕,難以忍受!

“你怎麼了?”有生物詫異,露出異樣的神色。

回眸女子冷漠,沒有說話。

她不想告訴這幾個生物真相,不然的話,他們本就在覬覦這次的灰色紀元,想取而代之,現在若是發現,她連宿主都掌控不了,自會生出些許變數,儘管影響不了大局。

……

這一切自然都與楚風有關。

楚風接連數次,將灰霧中的生靈給錘爆,擊穿其軀。

“小灰灰,過來!”

當聽到這種稱呼,灰霧中的生靈簡直恨死他了,這麼狗血的稱呼,居然落在它的頭上。

竟敢這麼喊它,怎麼聽都是在叫寵物。

它的胸口劇痛,實在可惡,竟被宿主攻擊,而它居然抵擋不住,過去從未有過這種挫敗記錄。

嗡!

在它眼神冰冷,在想辦法時,那個男子張開大手,五指間金色符號密佈,瑩瑩燦燦,一把將它撈在手中,並禁錮了。

什麼符文?它瞳孔收縮,居然可以讓詭異本源凝固,無法侵蝕那隻大手一絲一毫,這就有些可怕了。

這是石罐上浮現過的金色紋絡,楚風嘆息,他與那罐子斬不斷,彼此間牽連太深。

嗖!

下一刻,楚風帶着它瞬移,橫渡數百里,霎時間來到一座現代文明城市的附近,那裡燈火通明。

楚風以強大的神識搜尋,很快,在郊外一株老樹下找到石罐,就在亂石間,在這個躁動的夜晚,它平凡普通,沒有任何出奇之處。

他神色複雜,到頭來還是撿了回來,沒辦法,這東西與他難以割裂,短時間內還真的離不開它。

他自然明白,灰色生靈找上門來,一定是因爲失去石罐後,不再矇蔽天機,他行蹤泄露所導致的。

灰色紀元到來,大祭要開始了!

這個時代,灰色生靈一族將是主角!

現在只出個可侵蝕天尊級的灰色生物,而且它還只是分身。

若是這次解決掉它,其真身說不定就會親臨,甚至有更厲害的生物趕來。

這一切,都將會是大患。

終究還是需要石罐遮蔽天機,掩蓋他的行蹤。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真香定律?

當想到這些,楚風惱羞成怒,揪着灰色生物,開始毆打。

現在,他已經看清,這灰霧中有個一尺來高的小人,很美,若是正常人那麼高,稱得上婀娜秀麗,仙姿動人。

只是,一雙眼睛是灰色的,太兇,正惡狠狠地盯着他。

“看什麼看,沒見過丰神如玉的美少年嗎?”楚風邊說邊穿衣服,早先身上的衣衫早已成灰燼,在雷劫中破滅。

現在,他的血肉重塑完畢,晶瑩透亮,透發着濃郁的生機,滿頭烏黑的髮絲也長了出來,面孔俊秀,眼神清澈,不僅恢復,還勝從前!

無論是肉身還是魂光都強大的驚人,楚風覺得,他一隻手下去,能捏死無上生物!

當然,他不會迷失在這種錯覺中。

然後,灰色生物憤怒了,簡直要瘋了。

因爲,楚風像是摸狗頭似的,一隻手拎着她,另一隻手則在又拍又揉她的頭。

真當我是寵物,是一隻狗子嗎?灰色生物怨憤地想大吼。

與此同時,未名之地,各種不祥物質瀰漫的殿宇中,灰眸女子再次霍的起身,身體微微顫抖,尤其是頭部那裡,讓她被受刺激,頭皮都在發麻,感覺忍無可忍。

她與分身間的關係很複雜,難以割裂開,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有人在擼她的頭!

這是什麼狀況,灰眸女子簡直要瘋了!

她是誰?灰色源頭的使者。

她是什麼身份?天選之人!

而現在有人在羞辱她!

最爲關鍵的是,座標地不顯,早已朦朧,而後更是徹底模糊下去,根本無法定位。

她能感受到,那個人在橫渡,飛快離開原地,現在不知道去了哪裡,這就糟糕透頂了。

現在,分身落入宿主手裡,任由其捏拿,竟無力反抗。

下一刻,她寒毛倒豎,因爲覺得,晶瑩秀麗的耳朵被人捏住了,正在用力拉扯,這簡直……不可想象。

這麼多個紀元,有哪個使者遭受過這種折辱?

她,正在經歷!

這可是灰色紀元,屬於她們的時代,而宿主卻反客爲主,正在調理與教育她!

旁邊,有生物露出異色,覺得灰眸女子表現怪異,爲何會坐立不安?

事實上,這個時候,楚風正在橫渡天地,利用場域手段,一走就是數十州,遠離明州。

在此過程中,他不斷逼供,將灰色生物當成階下囚,起初看她還算精緻,手段相對還溫和,提着她的耳朵,讓它講述所有因果。

然而,這灰色生物根本不配合。

“你是不是真想化身爲狗皇?我成全你!”

楚風沒什麼手軟的,一拳轟了過去,將它擊穿,其身體幾乎斷爲兩截,但是這種詭異生物的生命力太強,灰霧不散盡,它便不死。

這縮小版的婀娜身體,迅速凝聚,重新組合在一起,再次出現,其眼神兇戾,死死地盯着他。

楚風冷笑,將它禁錮在那裡,拍了拍她的頭,道:“落在我的手中,你還妄想反噬?”

然後,他體內的灰色小磨盤轉動了起來,一縷又一縷灰色物質沒入他的皮膚中,沿着毛孔進入身體。

“你到底怎麼做到的?”灰色生物真的震驚了,親眼目睹,這傢伙又一次煉化其本源,壯大自身。

“舒暢!”楚風感嘆,他在汲取灰色物質,體內的小磨盤越發的真實,都要熔鍊爲實物了,緩緩轉動。

隱約間,彷彿看到它似存在無數個紀元那麼久遠了,磨盤碾碎萬物,淨化一切本源,在那裡慢慢地轉動。

霎時間,楚風像是望穿虛空,看到了輪迴路上的景象,好似見到光明死城中那個巨大而粗糙的石磨盤。

“沒我的完整!”

楚風輕語,那個磨盤上只有一行金色的字符,而他的灰色小磨盤上則被他刻上了很多,照抄石罐上所有金色符號,融入其內。

“你!”

灰色生物驚悚,自身的本源少了四成,這個古怪的宿主太可怖,以不祥物質爲食嗎?

天空中,明月高掛,銀輝灑落在山林間,潔白而寧靜。

楚風坐在山峰最高處的大青石上,輕微吐了一口氣,結果還有電光交織呢,天劫之力未徹底散盡。

他現在的肉身還有魂光依舊在被天劫留下的特殊符文以及雷光所滋養,還在消化好處呢。

“莫名被雷劈,然後,你這小東西又登門,這是想索魂嗎?我打不死你!”

楚風憋着一口氣呢,不久前心態失衡,都想去歸隱了,結果直接被天雷劈了個半死,又遭灰色生物索命。

砰砰砰!

沒什麼可說的,再打一頓,出完惡氣再說。

“賊老天,你沒事兒劈我做什麼?我招你惹你了,誰定的破規矩,不就是進化嗎,還要被天打雷轟,可恨!”

灰色生靈憤怒,怨恨,到最後有點絕望了,很想說,你混蛋,你被雷劈,你遭天打雷轟,爲什麼打我?你去打雷啊!

你去打天劫啊?憑什麼拿我撒氣!

這一刻,灰色生靈真要瘋了,被打的鼻青臉腫,身體破爛,多次洞穿,甚至被打的身體四分五裂。

“我叫你劈我,我讓你沒事兒用雷霆轟人,我早晚有一天拎着閃電去劈你!”楚風憤憤,然後,下手更起勁兒了。

灰色生物受不了,在痛苦中都要嗷嗷叫了,什麼形象,什麼自負與傲氣,現在被打散的差不多了。

“住手,宿主,你要明白自己的命運,這樣辱我,將來會永墮灰暗!”

“還敢犟嘴?”

楚風再次下手,將它打的破碎,並且直接吸收其六七成本源物質,再這麼下去,肯定要磨滅了。

“不交代大祭什麼情況是吧,行,我留着你,以後一天打你十頓,沒事兒就煉化你,有事兒更要毆打你!”

灰色生物聽到後直接閉嘴,忍受着劇痛,什麼話都不想說了,這宿主太可怖,也太混賬了,還不如直接殺死它呢。

這算是拿它當出氣筒了,要慢慢拾掇它。

此時,混沌霧靄上,未知之地,那灰眸女子眼底深處是無盡的冰寒,她強忍着,坐在那裡不動,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被毆打了,正在被人暴揍,奇恥大辱,不可想象!

她的尊嚴,她的使者榮耀,她的顯赫地位等,都受到了衝擊,在被人顛覆,居然被人拎着打,讓她真身感受清晰。

她憤怒,同時也心累,宿主爲什麼不殺死那縷化身,就此一了百了算了,這是打算長期留着出氣嗎?

當想到這一可能,她不寒而慄。

灰色紀元到來,她身爲使者,該族是這個時代的主角,她怎麼能夠長期被人這樣折辱呢?

兩者若是糾纏不斷,那種局面讓她強烈不安!

最終,楚風打夠了,強行將灰色生靈揉搓成一隻狗的形態,那模樣,分明就是狗皇!

“你有個哥叫大狗皇,以後你就叫小狗皇吧。”

灰色生物心態差點炸裂,這個宿主當誅,太可恨了,這是人乾的事嗎?它簡直要癲狂。

域外,銅棺中,狗皇眼神閃爍,總覺得有什麼狀況,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

“汪,別讓我知道是誰,不然,本皇咬殘你!”狗皇惡狠狠地叫道。

銅棺橫渡,帶着他們不知道駛向何方。

……

陽間,皎潔的月光下,山峰上很幽靜。

“我真的想回家啊,做個普通人也好,厭倦了征戰,廝殺,可是……我現在回不去了。”

楚風嘆氣,平靜下來後仰望明月,一隻手無意識的摸灰色的狗頭。

他想回到過去,真的有些厭倦現在的生活了。

回首往昔,平平淡淡纔是真,如果可以選擇,誰願成天活在刀光劍影中,沐浴鮮血,踏過屍山骨海,到處血淋淋,誰願經受?

找個喜歡的姑娘,結婚生子,退出這一切光怪陸離、猶若夢幻一場的神魔世界,可是,還能回頭嗎?

現在,他要回到地球,很有可能就要被那讓地球文明陷入輪迴更迭中的終極黑手盯上,自投羅網。

楚風嘆氣,他回不去了。

他擔心,主導地球文明輪迴的那個終極黑手,會進一步將他當成特殊的試驗體。

“他到底是什麼人,究竟有多強?!”

這是楚風很關心的問題。

如果說,在生出歸隱念頭時,他還有動力變強,也是因爲想活下去,防備那個未明的終極黑手。

“能活到那個時候嗎,等我足夠強,去地球摸你的狗頭!”楚風怨念無邊,他真的想有一天足夠強,可以直面那個黑手,可以從容的回到地球。

然後,他手中的灰色小狗就惱了,真成出氣筒了,有事沒事兒都要被擼,都要捱揍,太欺負人了。

“我的父母,我的故友,都投生在陽間,我還能去哪裡,要找到他們才行。”

楚風嘆息,開始砸狗頭,灰色生物嗷嗷直叫,疼的眼淚都要滾落出來了。

灰色生物也看出來了,這主正煩躁呢,很不爽,所以,它今天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遇上這麼個怪物。

到底誰是詭異,誰是不祥的生靈,這個宿主完全無懼它,可以反過來汲取的它的本源符文與能量。

還有天理嗎?灰狗仰頭望天,淚眼婆娑。

楚風頓時瞪眼,道:“你什麼眼神,裝什麼深沉,看什麼天,你看着我,走幾步,叫幾聲,快點,說你呢,狗子!”

“嗷!”

灰狗戾氣滔天,灰色大霧澎湃,無法忍受,它這樣兇殘的生靈,主祭者的後裔,居然真被人當成狗子了。

這讓它情何以堪?

它要拼命了!

結果,楚風一頓狠拍後,直接將它塞罐子裡去了,放逐與禁錮。

混沌中,未知之地,灰眸女子終於長出一口氣,剛纔對於她來說簡直是噩夢,每一分鐘都是煎熬,被人撫摸頭,被人毆打,被人褻瀆,太不堪了,實在讓她要發瘋了。

“我早晚有一天會找到你!”她暗自發狠。

這時,許多人的面孔一一浮現在楚風的心頭,父母轉生在哪裡,今世還有重逢日嗎?

小道士,居然是腐屍的魂光分身,這死孩子,怪不得欠打,原來根子上就壞了!

想到小道士,他自然又思及秦珞音,這個孩子她娘,已經很絕情地割裂過往,表示與他不再有交集。

爲了共同的孩子,楚風已經盡力去溝通,但是,對方很決絕,既然如此,他也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從此再也不會去挽留什麼。

楚風輕吐一口氣,他又想到前女友林諾依,她來到陽間了,後來到底去了何方,要去何地征戰?

這女人也是個迷,在那輪迴路的盡頭,在那座神秘的古殿中,居然有其印記,在極其古老的年代就曾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老驢成才子了,曾在三方戰場現身,而東大虎更是找到了,黃牛呢,歐陽風在哪裡?還有許多人都未見。

隨後,他想到了銀髮小蘿莉映曉曉,這孩子都長大了,時間過的真快。

少女曦最近怎樣了?他要去見一見!

妖妖,當想到這個名字,楚風一陣心痛,她墜入黑暗大淵,此生還能相見嗎?

“還是不夠強啊,我要是有天帝之威,即便有終極黑手在小陰間又如何?我一樣敢回去!”楚風發現,一晚上都在嘆氣了。

總的來說,他實力還是不夠。

便是想歸隱,現在的實力都有些危險。

“走了,去三方戰場,爲羽尚天尊送魂藥,爲他續命!”楚風輕語。

那是妖妖的祖上,曾在三方戰場多次庇護他,現在他從魂光洞那裡採摘到大藥了,終於可以救他。

“嗯?”

楚風心頭一動,感覺到了山脈深處忽然傳來的異動。

他身影一閃,從山頭上消失,進入羣山中,盯着某一片天空,那裡要出現天劫了,有人要渡劫!

看來那個生物不弱,不然進化即便成功也不會出現天劫。

楚風現在對天劫最敏感,因爲,他剛被劈過。

某一處山腹破開了,有個胸厚背闊的的老者出關,頭部鋥亮,沒有多少髮絲,張口呼嘯,氣勢不凡。

“盤古開天地,鈞馱鎮人間,修道三千年,吾立神道巔!”

他出來就吐氣出聲,相當的快意。

楚風發呆,這是誰?小陰間的……古聖鈞馱!

曾經有一段時間,他都以鈞馱蛋來取代烏龜王八蛋罵對手,想不到啊,時隔多年,在陽間又見到這老傢伙了。

當年,鈞馱果然進入陽間!

“在陽間十幾年而已,吾便立身神級領域!”這老傢伙,現在意氣風發,自信滿滿。

然後,天劫到來,很兇猛,鈞馱開始渡劫。

看着這個曾經與地球進化者爲敵的老龜,楚風眯着眼睛,他一下子想到了很多,當年小陰間各族都被波及,許多人最後都進入了陽間。

其中,就有妖妖當年的未婚夫——星空下第三等人。

現在看來,“陰間種”的確不凡,得到兩個世界的滋養,在陽間被眷顧後,修行速度會加快。

當然,主要也是這些人都很不簡單,昔日受壓於小陰間宇宙,法則不全,大道有缺,不然這批人早該晉階了。

此外,他們積澱了數千年,現在掙脫束縛,自然可以快速進化。

甚至,楚風懷疑,有些從小陰間過來的老妖孽,現在或許有個別人成爲天尊級生靈了。

畢竟那些人是一個宇宙的積累,現在大道補全後,有些老妖孽說不定真的會有大機緣。

不久後,鈞馱渡劫成功,換上一套衣服後,昂首而立,很是自信。

然後,他就看到一個少年,站在月光下,正在對着他笑,露出一嘴雪白而燦爛的牙齒。

“你是……那個……人販子?!”

鈞馱嚇了一大跳,怎麼突然遇上這個昔日的妖孽?

不過,他並不害怕,相反露出冷笑,他現在是何等的境界,能一巴掌拍死對方吧?

楚風有些發呆,又一位故人喊他人販子,還真是恍若一夢,猶若昨日再現。

轟!

鈞馱現在成爲神級生物了,剛要散發威壓,結果他驚恐的發現,那少年張開一隻大手,一把將他攥住了。

“等會兒,住手,老朽有話說!”他嚇毛了,這人販子,這個小魔頭,怎麼會越來越變態了,擡手就能捏死他?!

嗡!

就在這時,天穹裂開了,在劇烈顫抖,有灰霧傾瀉而下!

“這是提前開啓了,新一紀元到來,大祭馬上就要開始了!?”有人震驚,徹底呆住了,這意味着末日到來。

混沌中,未知之地,灰眸女子等人也都駭然,全部站起身,迅速衝出殿宇外,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主祭者大人……怒了,被人冒犯了尊嚴,他現在要收割祭品,直接大祭!”

有人顫聲道,居然直接越過許多步驟,現在就要開始了嗎?

灰霧傾瀉,天上出現一個大窟窿,從那裡不斷流淌下來灰色大霧!

下一刻,黑血、白煞等不祥物質,也都出現,自那天穹上的大窟窿中落下,配合灰色大霧覆蓋下來。

甚至,人們看到,在也不知道多少億萬裡地之外,有一片古地莫名浮現,像是在接引着誰歸來!

那是祭地,它要出來了嗎?

它彷彿跨過一個又一個紀元,要進入諸天間!

並且,它提供座標,要接引主祭者。

恍惚間,像是有一道身影在快速接近!

“完了,我們都要死!”

“徹底結束了,諸天不復存,灰暗籠罩世間。”

許多強者,無數的進化者,都絕望了,感覺大禍臨頭,他們意識到,最後的時間到來,一切都將結束。

第四百九十八章 淡淡的憂傷第三百七十二章 暴力美學第七十一章 林諾依第二百九十一章 相見第1021章 仙子娘第二百一十七章 無敵術第六百一十六章 揭開宇宙真相第二百四十三章 血氣滾滾第五百四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七百零五章 世間第一經文第三百四十五章 太有靈性了第九百一十七章 沒有路第二百八十四章 海陸大決戰!第1395章 不朽地論生死第四百一十四章 世界不一樣了第五百七十八章 舉世無匹第1325章 無人可制衡第1273章 大長腿全都毛了第1512章 熱淚盈眶第六百七十七章 宇宙黑牢第一百一十章 爆炸時代第1460章 掀翻魂河禁地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次進化第1210章 殺無赦第四百四十二章 地球大劫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種再生長【第二更】第九十八章 彪悍的人生第1126章 衆星捧月第七百二十二章 神之蛻變第六百六十四章 進軍陰雀祖星第六百九十六章 不滅山大戰第七百零四章 一役全殲第九百六十五章 迴歸陰間第八百零五章 兒子債主第1186章 曹狂徒第1110章 楚黑手第五百三十五章 魅力無敵第一百三十七章 鎮壓第一百八十三章 瘋狂的美食榜第1509章 絕世雙尊第三百四十七章 神秘幼崽第五百四十七章 一路橫推第1131章 以德服人第九百九十一章 黃金歲月斬新我第1802章 權威期刊最新研究成果第二百五十七章 君臨第1612章故人又見故人第一百九十九章 進攻神話源地第二百零二章 重要秘聞第1609章 帝位第三百六十八章 嵩山風暴第1301章 都是大坑第1275章 那一天到來時的抉擇第一千零八章 了卻陰間諸事踏征程第1136章 何處不黑鍋第1316章 背對衆生第三百一十三章 域外神島陽間篇 第1029章 補天第1398章 一楚對五王第五百零二章 無敵畫卷展開第五百四十四章 西湖的水西林族的淚第一百三十八章 打下一座名山第1214章 楚終極第1186章 曹狂徒第四百五十九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八百六十九章 溫柔鄉,很傾城第六百七十五章 陽間呼吸法(中秋快樂!)第六十四章 異獸成海第三百四十四章 沐浴龍血第1295章 當傳說中那人已被遺忘時第1445章 舉世矚目第一百八十章 王者爭霸(春節快樂)第四章 奇樹與猛獸第1334章 大陰間之偉力第三百七十二章 暴力美學第1232章 曹不敗第五十二章 銀角大王第五百四十七章 一路橫推第1466章 不給一百張就打爆第八百九十一章 最強風暴第1250章 羣雄匍伏腳下第1294章 放飛自我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第八百五十二章 選擇道侶第1533章 天下風雲出我輩第九百七十五章 腎虛第1445章 舉世矚目第1535章 從你的世界消失第1051章 無法擋住的誘惑第二百五十八章 戰神殺諸王第1635章  扛旗求敗第1484章 千秋後誰佇第1018章 天胎第五百一十三章 通天蟲洞第1634章 失落的世界第八百三十二章 道一聲珍重第1550章 那位的後院第三百七十七章 太污第七十三章 千萬年未有之變局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
第四百九十八章 淡淡的憂傷第三百七十二章 暴力美學第七十一章 林諾依第二百九十一章 相見第1021章 仙子娘第二百一十七章 無敵術第六百一十六章 揭開宇宙真相第二百四十三章 血氣滾滾第五百四十三章 宿命之戰第七百零五章 世間第一經文第三百四十五章 太有靈性了第九百一十七章 沒有路第二百八十四章 海陸大決戰!第1395章 不朽地論生死第四百一十四章 世界不一樣了第五百七十八章 舉世無匹第1325章 無人可制衡第1273章 大長腿全都毛了第1512章 熱淚盈眶第六百七十七章 宇宙黑牢第一百一十章 爆炸時代第1460章 掀翻魂河禁地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次進化第1210章 殺無赦第四百四十二章 地球大劫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種再生長【第二更】第九十八章 彪悍的人生第1126章 衆星捧月第七百二十二章 神之蛻變第六百六十四章 進軍陰雀祖星第六百九十六章 不滅山大戰第七百零四章 一役全殲第九百六十五章 迴歸陰間第八百零五章 兒子債主第1186章 曹狂徒第1110章 楚黑手第五百三十五章 魅力無敵第一百三十七章 鎮壓第一百八十三章 瘋狂的美食榜第1509章 絕世雙尊第三百四十七章 神秘幼崽第五百四十七章 一路橫推第1131章 以德服人第九百九十一章 黃金歲月斬新我第1802章 權威期刊最新研究成果第二百五十七章 君臨第1612章故人又見故人第一百九十九章 進攻神話源地第二百零二章 重要秘聞第1609章 帝位第三百六十八章 嵩山風暴第1301章 都是大坑第1275章 那一天到來時的抉擇第一千零八章 了卻陰間諸事踏征程第1136章 何處不黑鍋第1316章 背對衆生第三百一十三章 域外神島陽間篇 第1029章 補天第1398章 一楚對五王第五百零二章 無敵畫卷展開第五百四十四章 西湖的水西林族的淚第一百三十八章 打下一座名山第1214章 楚終極第1186章 曹狂徒第四百五十九章 無敵是多麼寂寞第八百六十九章 溫柔鄉,很傾城第六百七十五章 陽間呼吸法(中秋快樂!)第六十四章 異獸成海第三百四十四章 沐浴龍血第1295章 當傳說中那人已被遺忘時第1445章 舉世矚目第一百八十章 王者爭霸(春節快樂)第四章 奇樹與猛獸第1334章 大陰間之偉力第三百七十二章 暴力美學第1232章 曹不敗第五十二章 銀角大王第五百四十七章 一路橫推第1466章 不給一百張就打爆第八百九十一章 最強風暴第1250章 羣雄匍伏腳下第1294章 放飛自我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第八百五十二章 選擇道侶第1533章 天下風雲出我輩第九百七十五章 腎虛第1445章 舉世矚目第1535章 從你的世界消失第1051章 無法擋住的誘惑第二百五十八章 戰神殺諸王第1635章  扛旗求敗第1484章 千秋後誰佇第1018章 天胎第五百一十三章 通天蟲洞第1634章 失落的世界第八百三十二章 道一聲珍重第1550章 那位的後院第三百七十七章 太污第七十三章 千萬年未有之變局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