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0章 是誰導演這場天地大戲

天地傾覆,時間長河浮現,它在無聲無息地倒流,世間一切都彷彿因此而發生改變。

那種景象讓無上生靈都膽寒,瑟瑟發抖。

這關乎着他們的性命,主祭之地驚變,誰都不知道會怎樣,那裡大戰落幕了。

那片模糊的祭地,一時難以看個究竟,有混沌氣洶涌,淹沒魂河,填滿深淵宇宙。

隱約間傳來枯骨生物虛弱、絕望的怒吼,然後有骨頭化成塵埃,在那片地帶飄灑,這讓無上生物驚懼,強烈的不安。

“這一戰應該沒什麼懸念了。”九道一開口。

狗皇笑的開心,大嘴咧到耳根那裡。

它直立着身子,揹負一雙大爪子,人模狗樣,道:“一戰定乾坤!”

光頭男子衝到最前面,噗通一聲跪在銅棺前,用力叩首,眼淚不受控制的淌落,無數歲月了,居然還能再重逢。

當年,天庭各部被衝散,各路英傑盡凋零,諸王死傷殆盡,沒有活下來幾個人。

想到昔日的璀璨盛況,英才如雨,強者如雲,再看如今的淒涼,老少活着的不超過三五人,實在可悲。

“師傅,你終於回來了,平定一切禍亂源頭!”光頭男子說道。

他想到當年數十上百萬的天庭部衆,都不見了,讓他很傷感。

尤其是,還有身邊的人,朋友與家人等,他顫聲道:“師孃可好,還在嗎,小師妹呢,還有小師弟在哪裡?”

他說的是銅棺中男子的妻兒,若是不在了,縱爲天帝,也太可悲。

當年真的很慘烈,魂河、四極浮土、葬坑、古地府齊出,更有從天外而來的不世強者,阻擊天庭各部。

光頭男子飽含感情,倍感心酸與悲涼,道:“我覺得,這一切都很不真實,那麼強大的天庭怎麼會崩掉?有時候我覺得這是一場虛幻,一場夢境,我們所經歷的都是假的,是有人刻意安排的,終有朝一日會從夢中醒來。”

後面,腐屍大受觸動,深有所感,道:“沒錯,我也在想,這是不是一場夢境,太不真實了,當年天庭強盛到極點,怎麼會一朝間衰落,崩開。而且,本座的肉身居然腐爛了,這簡直不現實。我與那位同時代,一身精粹都在肉身中,就是魂沒了,肉身也不可能壞掉,這肯定是假的。我也懷疑,有一天我們會突然醒來。”

“師傅,你還好吧,蛻變完成了嗎?弟子來迎接您來了,自此以後要永遠侍奉在您的身邊!”

光頭男子叩首,不斷喃喃,多年的生死離別,此時見到師傅的青銅棺後,所有悲喜的感情都流露出來。

狗皇難得的正經了起來,沒有上前去,讓光頭男子一個人在那裡低語。

不過,當它看向其他人,尤其是一羣老崽子時,頓時有了傾訴欲。

“看到這口銅棺沒?關乎過去,現在,未來,有天大的根腳,我兄弟天帝就是藉此棺崛起的!”

現在,沒人反駁他。

九道一不會拆臺,而腐屍與銅棺中的人也是兄弟。

至於泰一、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則是一臉震撼之色,他們自然聽說過這口棺槨,想不到有朝一日居然親眼見到,而且走到這麼近!

不要說其他人,就是狂人武瘋子都心中劇震不已,他緩慢接近,瞳孔收縮,仔細盯着。

現在沒人說話,對這口棺可謂是敬畏無比,聽到了關於它太多的傳說。

此外,還有那位天帝,真身躺在棺中嗎?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近那位傳說中的無敵天帝!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熱血上涌,情緒激盪,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可以接近傳說中蓋世無敵的強者。

這一刻,他覺得雙膝發軟,忍不住想跪下去,有股難以剋制的衝動,要叩首膜拜!

狗皇很滿意幾人的表現,相當的傲然,道:“你們不能將它當成是棺,相傳,這東西的來頭古老的不可想象,沒法考證是什麼年代的,可影響古今未來。”

它揹負雙爪,人模狗樣,道:“在最古時期,棺槨不是葬生靈用的,另有用處,骨書中有記載。”

“沒錯!”腐屍點頭,道:“棺槨,是沉眠之地,是休息之所,是無敵強者的戰爭堡壘!”

連九道一都點頭,尤其是眼前這口棺,最負盛名,完整體代表了前世,今生,未來,是強者的蟄伏地,而不是葬地,是修養之所,以期將來更強!

“所以,天帝在裡面休養,蛻變呢?”黎龘開口。

“不錯,兄弟,我想念你無盡歲月,如今老邁的眼睛都昏花了,你還不出來?”狗皇顫顫巍巍上前。

它扶住棺蓋,輕輕敲打,可以見到,它的大爪子在微微發抖。

因爲,它有點擔心,這麼長時間了,它曾經追隨過的人怎麼還沒有出來?

事實上其他人也都有些不安,棺中的男子雖然成爲天帝,但依舊與是他們的兄弟,是他們的師傅,從來不會擺架子。

都這麼時間了,他的弟子低語,落淚,他怎麼可能會無動於衷?早該現身了。

“哐當!”

狗皇很果斷,直接掀開了青銅棺材板。

這個時候,光頭男子也已站了起來,他在發抖,總有種不安與不妙的預感,第一時間衝了過去。

“師父!”他一聲大叫,臉色徹底變了。

這時,狗皇也探出一隻大腦袋,進入棺中看到了內部情況。

絲絲縷縷的真血,殷紅中帶着晶瑩光澤,但沒有帝威,在棺中流淌,不是很多,卻也觸目驚心。

“兄弟!”

狗皇急了,衝進巨棺內,它忍受不了,要看個究竟。

腐屍焦躁,憂懼不安,一躍而入,同樣進棺中。

這是棺槨,外面大棺爲槨,長足有二十米,而裡面還有較小的內棺。

相傳,完整的棺體,本應是三重,在非常古老的時代被人帶走了一重,留給後世兩重青銅棺槨。

光頭男子、黎龘等人也跟着衝了進去。

“當!”

狗皇用大爪子掀開了小棺,可是,裡面依舊只有血,沒有人!

“人呢,兄弟你在哪裡?!”狗皇咆哮,真的急眼了。

“不可能,絕對不會蛻變失敗,他那麼強大,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蟄伏與進化,理應無敵天上地下。”腐屍急躁,強烈不安。

現場找不到人,讓他們很惶恐,患得患失,甚至有些毛骨悚然,產生驚懼的心理。

“有些碎骨!”

不愧是常年行走於地下的考古學家,腐屍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異常,自殷紅的血液中取出一些碎骨渣。

“他在哪,怎麼留下這些東西?”腐屍心驚。

“該不會被什麼生物給吃了吧?”這時,也就黎龘敢開口,有懷疑就講,那可真是……口無遮攔。

“熊孩子,你說什麼呢!”沒等其他人反應過來,九道一出手了,對着黎龘的後腦勺就給了一下。

黎龘這叫一個怨念,他麼的我從史前活到現在,當老崽子也就罷了,現在又降格成熊孩子了?!

但是,他也不好意思反駁,無法多說什麼,沒看到狗皇殺人的心情都有了?而腐屍那眼神也極其不善,要活吃人了!

九道一揍他,這是在幫他遮掩呢。

“師傅,你去了哪裡,不要嚇我,快出來啊!”光頭男子有些無助,非常的惶恐,唯恐內心深處的憂慮成真。

這麼多年過去,難道師傅蛻變失敗?

他的確有種不好的聯想,畢竟早先只有一塊青銅棺材板墜落,轟擊敵人,而後也只是顯化出天帝的虛影,而不是真身。

現在,光頭男子怎能不恐懼?

如果這就是真相,那未免太殘酷了,何其的慘烈?!

“這一切都是假的,是誰在導演這場大戲,吾師絕不可能死,蛻變完滿了纔對!”光頭男子大吼。

“是的,他蛻變成功了,這裡有證據,他排盡昔日的血與骨,他進化了,成爲諸天的至高存在!”腐屍也道。

無論如何,他不相信天帝死了!

狗皇有些崩潰,看着那血與骨,嚎叫道:“兄弟,你在哪裡,我在等你回來團聚,我也想讓你救大帝,你怎麼撇下我們走了,我不相信,我不接受!”

很快,他們在這裡感受到了一種情緒,有種深深的眷戀與不捨,像是不想離開這個世界。

這讓狗皇崩潰了,他感受到了,那是他的兄弟,天帝留下的殘碎氣息,蘊含着他最後的一縷心緒。

怎能如此?!

無論腐屍怎麼推測,怎麼找理由,都難以掩蓋這一殘酷的事實,天帝真身出事了,或許真的殞落了。

光頭男子癱軟在地上,一下子失去了精氣神。

師母,師妹,師弟,可能在當年就戰死了,現在連師傅也不在了?這一家太慘烈,怎能如此?!

“哈哈……”

深淵宇宙,有人在大笑。

無上生靈感應到這裡的狀況,全都振奮無比,原來那個從棺材板映照出的來的男子死去了!

怪不得他的真身沒有出現,這是他最後的執念所能顯化的最強戰意嗎,經此一役,他應該再也無法出現了。

轟!

楚風適時出手,向前邁步,腳下金色紋絡蔓延,背後浮現一道模糊的身影,向着深淵宇宙施威。

那片地帶被隔絕,但是,當有外界壓力時,依舊讓此地空間不穩固,混沌激盪。

八首無上、地府的強者頓時都悶哼,有的無上人頭滾落,有的身體四裂,他們早先受的傷太嚴重。

幾人被主祭之地的大戰所波及,沒有死去就足夠幸運了。

現在,被這種外力刺激,無上真血四濺,頓時讓幾人眼眸都冰寒起來。

奈何,他們出不來,而且也在擔心,主祭之地落幕了,是否會有人來收拾他們?

果然,大戰徹底落幕了。

虛空中留下一行金色的腳印,漸漸的淡去,遠去,就此徹底不見。

混沌霧中流淌,包裹着一位男子,向着銅棺走去,英姿偉岸,略顯落寞,對這個世界有着太多的不捨。

“你們都要好好的活着。”

他來了,目光犀利,然後又柔和,看向狗皇、腐屍、光頭男子等人,有親近,也有無盡的傷感。

然後,他就慢慢淡去,如同那雙腳與金色的腳印,從此世間不見。

“他死了,消散了!”

“金色腳印也不見了!”

深淵中,傳來震驚而有喜悅的聲音,他們的束縛被解除了,可以出去了,再無人可制衡!

“可是,主祭之地呢,怎麼也模糊了?”

“不好,祭地被鑿穿,被打沉了,天啊,這可如何是好?!”他們震撼,驚悚了。

大祭還沒有開始,祭地先被打殘!

無上生物毛骨悚然,他們會被嚴懲,尤其是這次本就是他們引發的戰鬥。

一時間,他們從頭涼到腳,或許會被直接當成祭品!

“嗡!”

奇怪的聲音發出,主祭之地的輪廓浮現,最爲可怕的是在主祭之地的背後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接引外界萬物。

幾名無上生靈全部大叫,魂光飄搖,然後,他們都不由自主的被吸走,從深淵宇宙消失。

同一時間,無數的魂河生物亦驚恐大叫,全都從原地消失了。

除此之外,魂河世界在崩塌,被莫名的吞掉了!

當!

狗皇等人雖然傷感,但還是迅速帶着銅棺倒退,離開魂河所在地。

銅棺中的男子就這樣死去了?無論如何,狗皇、腐屍等人都不能接受,才重逢就永別,這對他們的打擊太大了。

遠方,魂河世界消失!

魂河與陽間相連的通道斷裂,一切都渺無痕跡,從此不見,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可是今天,分明驚天動地,爆發許多場大戰,有些要被永遠的載入史冊中。

銅棺中,光頭男子癱在那裡,不言不動,只有眼淚不斷滾落,現實怎麼會如此殘酷?他師傅死了!

那位自從崛起後就一路無敵,橫推所有對手,居然蛻變失敗,死在了棺中。

後方,楚風嘆息,再偉大的生靈也會走向衰敗,都有走向生命終點的一天,沒有人可以永恆。

“哭吧!”黎龘上前,拍了拍狗皇的肩頭,讓它不要憋着,免得傷身,有什麼痛苦都發泄出來。

“想騙本皇哭?沒門!”狗皇瞪眼,像是還陽了,哐噹一聲,蓋上了銅棺,與外界徹底隔絕。

然後,它一改萎靡之態,雙目鋥亮,盯着黎龘看了又看。

所有人都被它關在棺中,與外界隔絕。

“你要幹什麼?難道想殉葬,但別拉上我們!”黎龘毛骨悚然。

狗皇盯着黎龘,道:“黑小子,看到你後,我一切都恍然大悟。”

“跟我有毛關係?!”黎龘心中打鼓。

“小黑子你曾經炸死,把你那結拜兄弟騙的悲痛欲絕,哭的死去活來,結果你還不是活蹦亂跳,在這撒野。我瞬間想到,這不都是我銅棺中的大黑子玩剩下的嗎,他肯定沒死!當然不是爲了看我們哭,而是麻痹祭地的生靈!”

狗皇一點也不糊塗,雙眸瞬間冒賊光,它腦中靈光不斷閃現,徹底想清楚一切。

在它看來,銅棺中這位,當年可是赫赫有名的大黑子,比黎黑手更黑更有名,他如果真死了,怎麼會如此平淡,不鬧出大動靜?

那大黑子若是出事兒,若是發覺自己活不長了,估計會將祭地點燃,活祭,揚成灰燼,不可能這麼太平。

“小巫見大巫,給我啓發,小黑見大黑,讓我醒悟。”狗皇自語。

黎龘這叫一個膈應,先是老崽子,然後被降格外熊孩子,現在自家的美稱都被剝脫,成爲小黑子了。

“沒錯!”腐屍用力點頭,道:“他肯定活着,還在世上,這不是他的殘魂回來殺人,也不是他突破到那個至高等階失敗而留下的執念,他必然還在世上,身爲最大的黑子,他不可能死去,估計正躲在暗中謀劃呢,要放大招!”

突然,青銅棺內映現出一道模糊的身影,讓狗皇直接炸毛,正是天帝……大黑子!

還沒等狗皇、腐屍嘶吼出來,發泄不滿,模糊的身影先開口,帶着溫和的笑容,在混沌霧中點頭。

“我無恙,真身在他鄉,無法回來,剛纔只是爲矇蔽祭地,而現在,虛身時間確實到了,我將消散。”

說完,他就真的散去了,化成光雨,灑落在銅棺中。

“師傅!”光頭男子震驚,大喜,激動,而後渾身痙攣,大悲大喜,從地獄回到天堂,讓他身體在劇烈顫抖。

“等會兒,我這肉身怎麼回事,是誰在導演這場戲,這一切都是虛幻的嗎?”腐屍叫道。

他有太多的不解,有很多事想要發問,但是那模糊的身影沒給他機會,直接消散。

“離開太匆匆,救大帝啊?”狗皇低吼,看着虛空,又回頭看向帝屍,它感覺腦瓜仁痛。

“算了,除非他真身回來,不然毫無希望,救不了帝者。”腐屍搖頭。

不遠處,泰一、武皇、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全都呼吸很粗很重,他們竟然近距離接觸一位天帝!

“那就是傳說中的大黑子?!”唯有黎龘敢開口,這樣小聲咕噥道。

“散場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狗皇有點不着調,心情大好之下,嘴裡沒把門的了。

“要不要滅口,不,堵上他們的嘴?”腐屍示意狗皇,又看向九道一,聯合他們兩個。

狗皇遲疑,道:“不至於吧,大黑子如果不想讓人知道,應該有後手。”

泰一、武瘋子幾人毛骨悚然,這是要對他們下手了?

“本皇從來不傷自己人。”狗皇拍着胸脯保證。

它直接掀開了棺材板,重見天日。

但是,這剎那間,竟有驚變發生!

銅棺發光,棺材板映照出億萬縷霞光,流光溢彩,光束向着在場數人飛去。

哧哧哧!

所有人都無法對抗,也反應不過來,武皇、泰一、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全部被霞光照耀,擊中了。

他們沒有受傷,但都踉踉蹌蹌,險些跌倒,都有些迷茫,有些不解。

“天帝死了,怎會如此?”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喃喃,他少了一段記憶。

同樣,武皇、泰一幾人也如此。

場中,狗皇、腐屍、光頭男子保留着完好的記憶,九道一、黎龘同樣如此,未受影響。

除他們之外,楚風也始終置身事外,沒有霞光向他飛來。

“自己人,值得託付,可以將後背、大後方交給他?”狗皇詫異,大霧中這位是誰,居然被高度認可。

最主要的是,這主實力很恐怖!

現階段,主祭者不出,大霧中這位就是最高戰力!

天帝的選擇很有講究,狗皇幾人也就罷了,九道一與黎龘那一脈亦無比驚人,絕對是自己人。

總的來說,狗皇、九道一等,若是追溯起來,同出一脈。

現在,大霧中這個人竟也被高度認可。

“發生了什麼?”泰一遲疑,帶着迷惑之色,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兒。

“沒什麼,走吧。”狗皇拍了拍他的肩頭,臨別之際,很是大方,開始發放九轉還魂草等,都是從魂河採摘的大藥!

這些藥,一株就抵得上一兩條真命!

不止這一種藥,還有天仙續命花等,每人都分到了。

強如武皇,老資格如泰一,也都很激動,這些藥草都是命啊,死上幾次都不怕,有此大藥可讓己身再活過來!

這些東西遍尋陽間能找到一兩株就不錯了,而且都是在名山大川等隱秘之地,很難發現。

現場人手好幾株,幾人焉能不震動。

武皇、泰一幾人眼神異樣,因爲想到了傳說,以這狗皇的性格,進它嘴的東西就別想再掏出來,一向只進不出,今天這是發生奇蹟了嗎?

狗皇自然明白什麼情況,狗老成精,連眼睫毛都是空的,它秒懂,頓時惱羞成怒,道:“你們這些老崽子都什麼眼神?本皇一向慷慨大方,跟我混,與我一起去征戰的人,都是自家兄弟,我會讓他吃虧嗎?瞧你們那熊樣,沒見過世面,一羣熊孩子!”

你大爺!幾人腹誹,自從見到你,我們這幾個活祖宗級強者,一教之祖,便開始不斷年輕化,幼齡化。

這時,有人幽幽開口了,道:“我那份呢?”

“不都給了嗎?”狗皇扭頭觀看,見到是大霧中那個男子,頓時沒言語了。

它的確無語,你這麼大的能耐,敲武癲子的竹槓,取走他經文也罷了,怎麼現在連這種級別的藥材也要瓜分?你可是能打無上的狠人啊!

狗皇很想說,你的排面呢,你屬於當下最高戰力的風采呢?

其他人也都無語,能打無上的生物,也需要這種藥草?!

楚風怎麼會體會不到這種氛圍的意思,他很想說,我要,太需要了,我打生打死,連株藥草都沒的分嗎?

其實,他有大把的機會,能挖走成片的大藥,但是當時裝深沉,保淡定,要與無上對峙,所以只能看眼睜睜的看着,各種大藥被狗皇挖走。

“分我一半!”楚風開口。

“多少?”狗皇原本還想說,你真要啊?結果現在震驚了,他不僅要,還要分走一半?!

“一半!”楚風鄭重地說道。

狗皇聽聞後,二話不說,將幾大麻袋的藥草全都倒進嘴裡,直接給吞下去了,噎的它直翻白眼。

“沒處理呢,有不祥物質,你會死的!”腐屍叫道,然後,探出一隻腐爛的手臂,直接塞進狗嘴裡,向下去掏。

光頭男子也焦急的喊道:“師伯,吐出來,裡面的藥性太烈了,有九轉還魂草、天仙續命藥也就罷了,還要有三十三天草呢,還有其他大補藥,一股腦吞下去你受不了!”

“受不了也要吞下去!”狗皇一副擁有大氣魄的樣子。

但是,很快,它就開始嘔吐,腐屍的手臂直接全塞進它嘴裡,都要探進它肚子裡去掏了。

“你給走遠點,手臂都爛了,嘔!”狗皇吐了。

然後一些藥草就掉出來了,粘着它的口水等。

特麼的,你們故意的吧?!楚風想打人,你們唱雙簧吧?這還怎麼取走,他實在沒那麼重口味。

“你,分我幾株,別的我不要了!”楚風黑着臉,看向光頭男子。

然後,他又看向腐屍,道:“兒啊,你不能胳膊肘向外拐,我是你爹!”

“我……”腐屍差點被噎死,然後跳腳,道:“我是你爺爺!”他真想與大霧中的男子拼命,但不是對手。

狗皇道:“算了,分他藥,他真沒準是你親爹,分完後咱們就此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以後有緣再見!”

嗡!

突然,銅棺發光,通體都晶瑩璀璨起來,這是要啓航了。

狗皇一下子跳進去了,腐屍也跟着衝了進去。

楚風目光幽幽,看着腐屍。

腐屍這叫一個膈應,那眼神,那神情,真像是老父親看兒子似的!

第1599章 楚魔需要心理治療第六百零七章 心中的魔第六百七十四章 陽間神技第1013章 諸天造化盡在此第1578章 明月照古今第六百七十三章 少年出大荒第四百五十章 風雲激盪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堂深淵第五百二十六章 出關與星空聯軍第一千章 鎮壓衆神第六百八十章 吞霞進化第一百八十四章 迴歸東方四百零一章 冤家路窄第七百五十二章 臨走坑一次第1200章 騎麟難下第三百二十六章 強者品質第七百七十七章 各方驚懼第1105章 楚風來了!第1042章 迴歸原點第1351章 楚風的前世今生第一百七十八章 戰力排行榜第1256章 欲屠大聖第二百五十二章 兇猛無敵第1443章 龘第七百二十章 欲掄聖地砸星空第二十七章 大波瀾第六百二十六章 新目標第七百六十七章 藏着宇宙真相第七百五十七章 帥到沒朋友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種再生長【第二更】第二百九十三章 匯合第1235章 祖宗級較量第七百章 你楚大爺第1410章 與上蒼幹一架第1477章 打無上已然上癮第二百八十五章 第一斬第九百二十一章 四大天尊第九十二章 劍宮傳承第1243章 溫酒鎮羣雄第二十七章 大波瀾第1387章 天下共尊人王第四百三十章 一夜天書第八百八十八章 屠聖大會第十章 劇變第1126章 衆星捧月第1570章 爭先第二百五十九章 誰能阻第六百四十二章 絕世凶地藏神珍第1145章 紅塵煉心第九百零三章 世間已無敵手第七百一十六章 皆大歡喜第五百六十三章 殺人滅口第五十五章 銀翅天神第1450章 昨日重現第二百九十六章 強敵第三百八十九章 真龍巢穴第三十章 牛魔王的寶藏第一百八十二章 驚世猛料第1018章 天胎第一百八十二章 驚世猛料第三百二十一章 福禍相依第1521章 一萬年第1557章 所謂至高不過是路盡第五百六十二章 活捉聖人第四十四章 相見第二百一十四章 屠海龍第九百五十二章 選擇成神第八百七十六章 大婚花燭夜第二百零三章 找個妖精第1053章 活了三世第1621章 路盡有敵第1141章 妖邪第1369章 太上第一百七十六章 狠人驚世第1481章 無上降臨第六百九十五章 開戰第五百九十二章 崑崙煉獄第1124章 搶劫犯-楚第八百九十九章 原來是你第四百九十五章 悲慘的魔新年快樂,2018,感謝呀感謝第六百零九章 楚風是全宇宙的第1546章 不可避免的萬衆矚目第八百八十章 一小時打遍宇宙第七百六十七章 藏着宇宙真相第1474章 矛鋒遙指無上第1086章 甚是想念第八百三十章 三十年彈指間第1143章 強破天際第九百二十三章 進化盡頭太恐怖第六百零七章 心中的魔第五百八十九章 活捉仙子第1357章 原來是它!第1039章 嚇死人的名字第1463章 連天帝都照咬不誤的狗皇第1434章 整片黑暗世界懵了第五百一十三章 通天蟲洞第八百九十八章 映照諸天又如何第二十九章 野性迴歸第1478章 翻車了
第1599章 楚魔需要心理治療第六百零七章 心中的魔第六百七十四章 陽間神技第1013章 諸天造化盡在此第1578章 明月照古今第六百七十三章 少年出大荒第四百五十章 風雲激盪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堂深淵第五百二十六章 出關與星空聯軍第一千章 鎮壓衆神第六百八十章 吞霞進化第一百八十四章 迴歸東方四百零一章 冤家路窄第七百五十二章 臨走坑一次第1200章 騎麟難下第三百二十六章 強者品質第七百七十七章 各方驚懼第1105章 楚風來了!第1042章 迴歸原點第1351章 楚風的前世今生第一百七十八章 戰力排行榜第1256章 欲屠大聖第二百五十二章 兇猛無敵第1443章 龘第七百二十章 欲掄聖地砸星空第二十七章 大波瀾第六百二十六章 新目標第七百六十七章 藏着宇宙真相第七百五十七章 帥到沒朋友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種再生長【第二更】第二百九十三章 匯合第1235章 祖宗級較量第七百章 你楚大爺第1410章 與上蒼幹一架第1477章 打無上已然上癮第二百八十五章 第一斬第九百二十一章 四大天尊第九十二章 劍宮傳承第1243章 溫酒鎮羣雄第二十七章 大波瀾第1387章 天下共尊人王第四百三十章 一夜天書第八百八十八章 屠聖大會第十章 劇變第1126章 衆星捧月第1570章 爭先第二百五十九章 誰能阻第六百四十二章 絕世凶地藏神珍第1145章 紅塵煉心第九百零三章 世間已無敵手第七百一十六章 皆大歡喜第五百六十三章 殺人滅口第五十五章 銀翅天神第1450章 昨日重現第二百九十六章 強敵第三百八十九章 真龍巢穴第三十章 牛魔王的寶藏第一百八十二章 驚世猛料第1018章 天胎第一百八十二章 驚世猛料第三百二十一章 福禍相依第1521章 一萬年第1557章 所謂至高不過是路盡第五百六十二章 活捉聖人第四十四章 相見第二百一十四章 屠海龍第九百五十二章 選擇成神第八百七十六章 大婚花燭夜第二百零三章 找個妖精第1053章 活了三世第1621章 路盡有敵第1141章 妖邪第1369章 太上第一百七十六章 狠人驚世第1481章 無上降臨第六百九十五章 開戰第五百九十二章 崑崙煉獄第1124章 搶劫犯-楚第八百九十九章 原來是你第四百九十五章 悲慘的魔新年快樂,2018,感謝呀感謝第六百零九章 楚風是全宇宙的第1546章 不可避免的萬衆矚目第八百八十章 一小時打遍宇宙第七百六十七章 藏着宇宙真相第1474章 矛鋒遙指無上第1086章 甚是想念第八百三十章 三十年彈指間第1143章 強破天際第九百二十三章 進化盡頭太恐怖第六百零七章 心中的魔第五百八十九章 活捉仙子第1357章 原來是它!第1039章 嚇死人的名字第1463章 連天帝都照咬不誤的狗皇第1434章 整片黑暗世界懵了第五百一十三章 通天蟲洞第八百九十八章 映照諸天又如何第二十九章 野性迴歸第1478章 翻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