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7章 打無上已然上癮

“啊!”

終極地深處,無上生物怒吼,頓時間,血氣滾滾,如汪洋拍天,席捲了六合八荒。

這一刻,諸天都搖搖欲墜,無數人看到,蒼穹居然發紅,大道暗淡,秩序斷裂,要毀滅了。

萬界將崩!

許多天域都出現可怕的裂痕,被莫名侵蝕過來的血氣異象所衝擊,震驚了所有人。

魂河盡頭,厄土深處,那位無上生物出離憤怒,他覺得今天被嚴重羞辱了。

大霧中的身影,先是無視他,小覷他,然後又這麼折辱他,拿手掌在他頭上拍了又拍,士可殺不可辱!

楚風無言,這都能恨我,怪我嗎?

他覺得太冤了,只是在這裡看看而已,就被你拎着刀砍,我惹你了嗎?

況且,他很想說,到頭來我都沒有動一下,根本沒有對你下手,又不是我拍你的頭。

當想到這些,楚風更不忿了,更覺得冤了,我不僅沒動,我連話都沒有說一句,這也能怪我?

甚至,我都不想看你,也沒怎麼看你,我看天呢,我看雲捲雲舒呢,到頭來還被你恨?我……太難了!

他的這種眼神,這種姿態,頓時被那位無上生靈感應到,透過那特殊的大霧,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他這一雙眼睛。

結果,無上又一次炸心炸肺了!太可恥了,那大霧中的男子是誰?成心來羞辱他的嗎?

啊……他長嘯,他惱怒,大吼聲震動萬界。

血氣滾滾,染紅諸天,衝向混沌,又卷向一片荒蕪的世界海,他真的要發狂了!

後方,九道一、狗皇、腐屍等都振奮,激動到全身顫抖,這實在讓提士氣了,讓他們幾乎都熱淚盈眶。

多少年了,終於等到了這一天,這是要掃平魂河,打破終極地了嗎?!

狗皇與腐屍的眼睛都早已紅了,他們那個時代,人幾乎都死光了,不就是爲了鎮壓詭異源頭嗎?

回首往昔,親朋故友今何在?!多少人戰死,對照此景,他們想大哭。

尤其是不久前,那隻猴子,那位剛烈的聖皇,最後的殘影也消失在他們的眼前,心中太難受了。

那個時代,一個璀璨的大世都葬下了,還是沒有徹底解決後患,大災難的源頭依舊在,今天能看到它們覆滅嗎?

“殺,將這裡打穿,爲昔日之故友復仇!”狗皇低吼。

九道一也潸然淚下,他也想到了太多,狗皇身邊最起碼還有幾人活着,而他那個時代的人呢,那個大世還有誰?很有可能,只剩下他自己了。

可嘆,那些故人,有十世稱冠諸天者,有想以肉身橫渡上蒼者,都不見了,都凋零在萬古洪荒之中,再也不可見!

九道一悵然,神傷,在今天看到希望之際,他怎能不爲那些戰死的強者,爲那些付出血與淚的友人感傷。

“我就是你們的眼睛,始終與你們同在,幫你們見證所有不祥源頭被掃滅那一天,犁庭掃穴會有時!”

這是九道一與狗皇的共同心聲。

“見笑了,人老了,就有些懷舊,想到了過去,想到那些曾與我生死與共的好兄弟,想到了那些歡歌笑語,想到了天驕輩出的璀璨時光。我老了,我越發的想他們,真想追隨……記憶中的那些人而去。”九道一搖頭,然後,拭去悲緒,快速恢復了過來。

“本皇也是俗人,終究不能釋然,放不下的東西太多,我也在後輩面前丟臉了。”狗皇拭去渾濁的老淚,挺起佝僂的腰背,再次站的筆直,用力抱着小聖猿,繼續觀戰。

“啊……”

厄土深處,傳來怒吼,那是無上發出的,他真的悲憤又憋屈,因爲在他舉刀向前劈斬過去時,又被壓制了。

那隻大手雖緩慢,但卻有力的將晶瑩的九色長刀按了下來,並且又成功在他的腦袋上拍擊了兩下。

他披頭撒發,眼冒金星,雙耳嗡嗡作響,口鼻都在溢血,多少年了,他竟遭受這種奇恥大辱!

“好啊,太強了,打無上生物根本就不費力,這是多麼強大的實力,他是誰,傳說中的那位嗎?”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忍不住了,一臉狂熱之色,在這裡低聲評論,他崇拜不已,像是個信徒般,想頂禮膜拜。

武皇的眼神很綠,呼吸急促,這才他所追尋的力量,萬古後,諸天空,萬法空,大道空,唯有自身永恆爲真!

就像是大霧中那個人,多少個時代了,多少個紀元過去,與他同世的人呢?還有那些璀璨的大界呢?都凋零了,都不在了,可他依舊長存。

這當中自然有傷感,有大慟,有悲涼,可是,如果自身都不在了,就是那種遺憾與大慟也體驗不到。

所以,變強,最強,是他始終的執念,是他不鬆懈的堅持與選擇。

另一邊,黎龘輕嘆:“終有一天,舉世茫茫,同世的人都化作遠古的回憶,只剩下我自己嗎?就像史上的幾位天帝,孤零零,遠去,孤獨的前行。”

此話一出,旁邊的人眼神頓時不對了。

這話說的,就剩下你自己了,我們呢?我們都去哪裡了,現在可是與你同世呢!

你什麼意思,就你自己成天帝了?我們都死了?!

尤其是武皇,剛纔他也在想這個問題呢,都思及日後諸天凋零、弟子門徒皆死去、都不在後的場景了。

結果,黎龘一句話,直接把他這個武皇也劃拉到追憶中的一堆枯骨了?

你大爺!所有人都想這麼大聲呵斥黎黑手一句。

光頭男子開口,道:“嚴肅點,還在戰鬥呢,天帝打無上呢!”

可是,無論怎麼看,他自己都不夠嚴肅,神態比較輕鬆,因爲根本不用急不用慌,那位太強大了。

沒看到都到這一步了,那位還不時在望天嗎?

連帶着光頭男子都去跟着望天了,那裡有什麼,參悟大道從望天開始嗎?那位如此強大,就是因爲這樣才覺悟的嗎?

狗皇咳嗽了一聲,很嚴肅,但是卻很扎心,道:“有在戰鬥嗎?我剛纔似乎只看到有天帝在擼貓。”

就這麼一句話,終極地深處,那位無上生物差點原地爆炸!

不可饒恕啊,連當年的一條狗都敢這麼鄙夷他了,敢這樣奚落與埋汰他這位無上強者,當誅!

的確,在交手的過程中,他被那大霧中的男子接連拍了腦袋兩回,看起來真像是……他麼的,摸他的頭。

這簡直是惡意滿滿,哪怕自認爲是無上強者,他都在覺得全世界的惡意都加持到了他的身上。

他的身體都在發抖,這是被氣的,怒不可遏,他真的一而再的被羞辱啊!

“擼貓?”九道一疑惑,瞥了狗皇一眼,道:“你不厚道啊。”

接着,他又搖了搖頭,道:“那分明是在摸狗頭,在說,狗子,乖!”

魂河盡頭,終極地深處,無上生物哪怕早已斬滅正常人應有的各種負面情緒,可是現在,他還是怒了!

狗子,摸頭?!

你們瘋了吧?竟敢如此辱本座,不知道無上怒火一出,諸天都要塌陷,萬界都要崩裂嗎?找死!

都瘋了!這是無上生物炸心炸肺過程中的怨與恨,他覺得自己又迴歸到了年輕時代,又有了怒與悲等情緒。

這實在不應該,但是,現在確實有。

他今天心情惡劣透了。

遠處,也有生物怒了,似乎比他還火大!

“汪!”狗皇怒了,撲上去,直接對着九道一的手臂就咬,結果被躲避過去了,它又對着他屁股下黑嘴,一口就惡狠狠的咬下去了!

“汪,我警告你,別挑釁本皇,吾連天帝我都教育過。”它鄭重的警告,不忘記炫耀戰績,但很快它又一聲慘叫:“啊呸,你這死人皮,萬古流轉過去了,你肯定從來都沒洗過澡!”

狗皇滿嘴吐芬芳,一副生無可戀,無比膈應的樣子。

“多新鮮啊,我爲什麼洗澡?我萬劫不朽,無塵無垢。不過,我這是人皮,無塵無垢的是蛻變出去的血肉神胎,這幾張皮……是有些年頭了,飽經歲月洗禮。我跟你說下啊,這幾張人皮曾經在腐爛的屍骸坑裡打滾掙扎了三千年,在無量血池中浸泡過一萬八千載,在污濁的……”

“滾你大爺的,閉嘴,別說了!”狗皇心慌,不想再聽了。

同時,它嚴重警告九道一,不要將它與那詭異源頭的無上生物並論,它丟不起那個人。

遠處,黑暗中的那隻巨大的獨眼,血水不時灑落下來,照亮部分黑暗的宇宙,露出它模糊的龐大身體,無比駭人。

這時,他能說什麼,該怎麼做?被壓制了,還被人輕慢,折辱,奚落,現在何以解憂?

唯有一吼解千愁。

吼!

這一天,諸天萬界,無論在哪裡,所有強者都聽到了這出離憤怒的一聲大吼,源自無上生物!

所有人都頭皮發麻,脊背發涼,發生了什麼,將一位無上生物逼到這一步?!

這時,揹負雙手、一副高深莫測姿態的楚風,其實很想說話,你們這麼歡,好嗎?能不能考慮下我的感受,我……有點慌!

首先,他不知道自己後脖頸那東西是什麼,居然能打無上,可是爲何他寒毛倒豎?覺得有人在他的後背上,不斷在對他的肌體吹寒氣,讓他驚悚。

其次,現在別看按住了無上生物,可那不是他做的,身上的神秘力量如果突然消失,那樂子就大了。

同時,他也對那流血的大眼珠子不滿,你吼什麼,趕緊退走不就是了,死乞白賴的跟我打?不,跟我身後的生物大,要幹什麼?就不怕大家一起翻船嗎?!

你要是退走了,你好,我好,他好,大家都好,這纔是真的好!

然而,終極地深處的無上生物,看到大霧中楚風的眼神後,更加的怒不可遏了,你什麼意思?居然那樣盯着我,反在斥責我?

吼!

迴應給楚風的自然是無上生靈的咆哮,震的諸天龜裂,萬界隆隆搖動,可怕無邊。

楚風也不高興了,你還吼我?本想着萬事和爲貴,你卻一而再的挑釁,先拿天刀立劈我,又不斷的咆哮我,真當本座好脾氣嗎?我是楚終極,現在我是無敵的!對,我現在就是天下無敵!

楚風一邊怒,一邊也飄了,不知不覺間,他就真正的動了!

他向前邁了一步,那意思是,要轟對方的的頭,萬一能夠鎮殺,那就直接殺了就是了!

對待敵人時,他可不是善男信女,絕對不會婦人之仁,現在有機會,那就做一票大的。

打爆你的狗頭!這是楚風心中的吶喊,所以下意識的,他就邁步了。

這一刻,風雲變幻,天地失色,萬道都在共鳴,都在顫抖,大霧中的身影更加模糊了。

而在外人看來,那道身影愈發的懾人。

其威滔天,其形越萬道,其勢無匹,震古爍今。

事實上,隨着楚風邁步,他腳下交織出的金色紋絡也在主動蔓延,覆蓋到了更深遠的地方,落在終極地。

頓時,無上生靈感覺身體越發的僵硬了,如同被大道鏈鎖住,又揹負億萬均的巨石,在泥沼中行走,艱難無比。

而這一刻,楚風體外的血色光環化出的大手越發的凝實,更有力量了。

這一次,大手轟的那柄九色長刀爆鳴,光芒刺目,都要被震裂了。

長刀被按住,身體也宛若被束縛,被禁錮,無上生物心悸,他生出不妙的感覺,難道會血染厄土?!

他這種生物,可謂萬劫不壞,難以磨滅,真要喋血的話,那就關乎了生死!

砰!

果然,這一次,他遭受了重擊。

那隻大手扇落下來時,打的他雙耳轟鳴,巨大的獨目更是濺落下大片的血跡,晶瑩而璀璨,照亮了黑暗,也映照出了它的部分真容。

這是一個男子,鳳目如電,面孔妖異俊朗,在他的頭上有九色翎羽。

甚至,依據模糊輪廓看,他的頭上好像還有一個稍小一些的禽類的頭。

這時,他接連遭受轟擊,大手都拍在他的頭上,血濺厄土,他的舊傷發作了,讓他又驚又心中冒寒意。

他七竅流血,越發的不安。

爲什麼擺脫不了?他想大吼,被那個大霧中的男子定住了部分軀體,動起來很艱難。

你到底是誰?!無上生靈有着面對未知的恐懼,因爲他覺得,一個弄不好,自身就可能要殞落了。

“看到了嗎,就是摸狗那個……頭。”九道一的嘴很欠,看得出他心情大好,不再沉悶,不再悲傷。

看到那隻呲牙咧嘴的黑狗,他迅速改口,道:“揉貓呢,手勁很大,將貓頭都摸出血了。”

狗皇道:“就像是大人教訓孩子,不聽話,就揍你!”

無上生物從來沒有這麼悲涼過,他滿腔怒火,真的要原地爆炸了。

轟隆!

楚風還在邁步,強大的感覺,自身目前無所不能的狀態,讓他……上癮了!

連那無上生物都被他按住了,這個世間還有什麼他不能做到的?

他很想慨嘆,打無上生物……真的上癮啊!

當然,他直接忽略了不是自己動手的事實,現在他就是覺得,這是我做的,我一舉一動都代表了大勢!

吾有橫貫萬古的無敵身,一言一行,都可決魂河強者的生死。

那麼,既然有如此手段,我爲什麼不趁現在出手呢?幫助友軍,幹掉大敵,平掉此地!

轟!

隨着楚風越發堅定的邁步,整片魂河都斷流了,然後蒸發,大霧遮天,接着整片厄土都在顫抖。

那片黑暗之地,不斷轟鳴,彷彿要炸開了!

而那無上生物越發的不好過,他真的被按住了,九色天刀哪怕不時橫空而起,但也改變不了什麼。

那柄絕世長刀,現在竟被大手擊的暗淡了,出現裂痕。

楚風向前邁步,他的身後共化出兩隻大手,宛若一對羽翼般向前蔓延,遮天蔽日,覆蓋終極地。

兩隻大手將無上生物全面壓制,其中一隻數次轟落下來,打的他口噴鮮血,獨目一片猩紅,舊傷全面發作。

竟這麼容易,就鎮壓了一位無上強者?

武皇、泰一等人都覺得不真實,那位太強悍了,太逆天了!

光頭男子激動,渾身都在顫抖,熱淚滑過滄桑的臉龐,他等這一年很久了,終於親眼看到!

“仙帝撫你頂,結髮受長生。”九道一心情很好,看到魂河的無上生物又一次被拍腦袋,七竅流血,他都忍不住想吟唱了。

但很快他又糾正,道:“你長生個毛,你去死吧,打爆你的狗,那個……貓頭!”

狗皇也大吼道:“走,我們跟着一起殺進厄土,掀翻了魂河,掃平詭異終極地!”

此際,它真的激動了,今天或許能夠做到這一切,真是天帝歸來了嗎?還有什麼打不穿的,轟不滅的,全部幹掉!

楚風堅決無比,大步上前,每一次邁步,厄土都在顫慄,都在崩裂出可怖的大裂縫。

至於那位無上生物,已經被他按住,或許正確的說法是,被一隻大手按住了,被禁錮在原地!

無論是狗皇,還是黎龘,亦或是九道一等人,全都沒有想到,今天竟能有這樣的戰果,太驚人了。

幾人跟着上前,要踏平魂河厄土!

楚風一往無前,在前方開道,大步前行,讓所謂的無上生物的舊傷全面發作了,滿身是血,通體裂痕,當年他能活下來就是奇蹟。

而這個時候,衆人已經能夠看到厄土中的一些景象。

狗皇、九道一等人,看到了無上生物的真身!

爲了對抗大霧中的男子,這位無上生物真正走了出來,雖然又被按住了,但是已經親臨厄土邊緣地帶。

他龐大無比,星球在他眼中都微不足道。

在他的眼底深處,太陽墜落,星河暗淡,宇宙潰滅的景象不時浮現,一切都映照在他流血的獨目中。

“所謂的無上……竟然是他!我說呢,那位打無上就像是打兒子似的容易,此敵竟是那個傢伙!”狗皇瞳孔收縮,認出了那道身影。

其實,它早就猜測到了,現在不過是證實罷了。

當年,它自然沒有與此人對上過,但是,通過魂河的傳說,通過其他故友戰死前的神念,它知道有這樣一位強者。

此人頭上有翎羽,背後生大道羽翼,他是孔雀魂母的長子,被尊爲九色魂主!

母憑子貴,那頭老孔雀之所以被稱爲魂母,就是因爲它生了一個逆天的子嗣,強大無邊。

當年,這位九色魂主險些就成爲無上強者,一隻腳都已經邁進去了,法力滔天,俯瞰萬界,難尋一位對手。

不過,他終究還是準無上,沒有徹底進入那個領域中。

尤其是,天帝踏魂河,降臨此地,掃滅詭異源頭之時,在此爆發了驚天動地的大戰。

這位準無上就更加沒有機會了,當年雖然有真正的無上強者擋住了天帝,且古地府、天帝葬坑都參與了,但是這位孔雀族的準無上還是被打殘了,被波及了,險些就死掉。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在養傷,還想再次衝擊真正的無上領域呢!

而且,他一直以來都以無上自居,當年養成了那種無敵的心態。

說是自負也好,說是不滅的信念也罷,他的確強的離譜,別人根本辨別不清他到底有多強!

如果當年沒有爆發大戰,他應該就成功了,踏入真正的無上領域,成爲俯瞰萬古無敵的生物之一。

只是,沒有如果,他到底還是差了半步!

臨門一腳並沒有破進去,就是沒有成就那種無敵的果位,所以他有無邊的遺恨,此生想要再衝擊。

只是,天帝當年打出的拳印,豈是那麼好化解的?沒有死去,不曾化道,就已經算是他的造化了。

“我說怎麼像是揉貓,像是在打狗頭,像是父親打兒子似的,原來是準無上。”九道一慨嘆。

可是無論怎麼聽,都有點不對味兒。

什麼時候準無上也被人小覷了?竟被人鄙視!

要知道,真無上不出,準無上亦足以能夠橫推萬界,天上地下無敵!

狗皇很高興,又很傷感,道:“看來當年我們只差一步,就徹底平掉此地,即便有古地府,有四極浮土下的怪物來援,其實也已經打殘了他們,魂河真的廢了,當年幾乎算是推平了,真無上居然都沒有了,死絕了,只剩下一個準無上。”

它落淚了,當年太艱難,無數的英傑殞落,數不盡的天庭子弟魂落外域,身死他鄉,這裡遠離陽間,死了都無人幫收屍骨。

而他們居然打穿了這裡,其實應該算是成功了嗎?

大貓小貓沒幾隻了!

不然的話,真正的無上怎麼不出來?

畢竟現在都這個樣子了,孔雀族的準無上——九色魂主,他都不行了,多半會死去。

此時,楚風即將進入厄土!

這是將要被載入史冊的一日,也算是紀元劇變的開始!

轟!

九色魂主滿身都是舊傷,但他並未屈服,還想對抗,可是在那腳步聲中,他通體被震的龜裂,真血濺的到處都是。

“我……聞到了熟人的氣味兒!”

正在跟着楚風前行,想要掃平魂河的狗皇,突然止步,它的鼻子翕動,銅鈴大眼盯着某一段河岸。

不得不說,它的鼻子太敏銳,稱得上通靈,而昔日也的確有種說法,諸天萬界,沒有誰的鼻子比它的更靈敏。

“那裡……”狗皇神色凝重的指向一處地方。

腐屍與它有默契,無聲的出現在那裡,銑鎬齊動,迅速挖出一個大坑,很深,宛若一片大淵般。

這是他的專業領域,挖掘古蹟,探尋多少個紀元前的史前真相等,他最爲拿手。

大地下,是一個萬人坑,全都是屍骸,有些已經化成骨粉,有些還是白骨,而有些依舊帶着腐爛的血肉。

“找到了……”狗皇撲下去了,身體都有些發抖了。

它找到一張……蠶皮,帶着血,暗淡的血至今都沒有幹。

“是你……怎麼會如此,當年你死在這裡了嗎?”狗皇失落,再次發現一位故人的痕跡,這是真身連帶着血的皮。

“是神蠶嶺那位留下的?”腐屍的情緒也有些低沉。

狗皇心中發苦,道:“是他。成長起來後,他絕對的逆天了,可卻依舊死在了這裡。”

“他也死了……”光頭男子很悲傷。

神蠶嶺,他們的功法太特殊,名震天下,連那隻強大無比的猴子,那位剛烈的聖皇,都曾認真去修煉過。

而死去的這位,當年經歷過一場大劫,後來遇到天帝,被帶在身邊,與小聖猿幾人一起被認爲是天庭的未來希望所在。

他居然……死在了這裡!

“只有一張粘着血的皮,不見得死了。”腐屍突然開口,因爲,他清楚的知道,這一族太難死去了。

那種功法,讓他們可以有遠多於其族的機會復活,涅槃,甚至是死一次後會更強。

“對,沒有它屍骸的氣味兒,他或許還活着!”狗皇失落間,這樣鄭重的點頭,只未給自己一個希望。

儘管他知道,希望很渺茫。

“血皮上有字!”腐屍很細心,一眼看到真相,儘管都被那血跡掩蓋了,但是怎麼能逃過他這種專業人士的眼睛。

“他……還活着?我很震驚,但也無比的喜悅,可是,我又傷心,異常的心痛,我絕望了,怎麼會是他?”像是夢囈,神蠶嶺那位留下的蠶皮上,最開始的一行字竟是如此潦草,如此的雜亂,讓人覺得混亂不清。

這顯示出他當時的心情很亂,震驚,喜悅,傷心,絕望,心痛,太過複雜,他究竟發現了誰?

不過,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狗皇、腐屍等人如墜冰窖,有些驚悚。

根據記載,大概意思是,魂河還有無上,一直不曾出世,哪怕那一戰要結束了,某位無上依舊完好無損的在閉關,並沒有出來。

這讓狗皇幾人簡直不敢相信,當年打到魂河決堤,都要覆滅了,若非幾個古地來援,什麼都不復存在了,會被徹底掃平,這種大背景下,魂河居然還有無上閉關未出?

“他極度危險,昔年就不弱於天帝,竟然始終活着,不曾死去,來到了這裡!”

“而現在他卻還在堅持閉關,太可怕!”

這些話,這些記載,像是耗盡了神蠶嶺那位最後的精氣神。

“或許,他動不了,所以只能閉關,但是後來者,一定要小心,魂河縱殘缺,也依舊還有至強者!”

顯然,神蠶嶺那位最後是想將撕裂虛空,將這張帶着血的蠶皮打出去,警告外界人,可惜失敗了,所以最終留在此地,隨着歲月葬在了屍骸坑中。

此時,無論是狗皇,還是九道一,全都感覺到了一股寒氣,冰冷刺骨,這裡遠比他們想象的水要深,要可怕多了!

那個他,是指誰?

看着這張粘着血的蠶皮留言,通過推測,他們似乎與那位無上有過不明的交集?這就有些可怕了!

可惜,這張蠶皮是斷裂的,丟失了一半,不然的話,神蠶嶺的那位應該是提到了魂河至強無上的生靈到底是誰。

九道一瞳孔收縮,狗皇也如臨大敵,大霧中的男子能夠擋住魂河中那位最可怕的無上強者嗎?!

不知道是不是幻覺,隱約間,他們竟聞到了死亡的恐怖氣味兒,恍惚間,甚至要界塌地陷了,諸天都將覆滅!

這是錯覺嗎?狗皇與九道一毛骨悚然,這個紀元要結束?似乎都要被那詭異而至強的生靈橫殺乾淨!

第五百六十四章 在寂滅中復甦第1325章 無人可制衡第六百三十章 悶棍鎮壓崑崙第八十一章 出山第八百七十八章 補腎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第1517章 上門女婿第1173章 打武瘋子之前第二百二十六章 登龍虎山第1575章 一不小心弄斷了輪迴第1216章 滿場都是大舅哥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神第五百八十四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五百五十二章 誰都受不了第九百五十九章 彈指百年過第八百九十三章 都想一窩端第三百九十五章 神來了第七百九十二章 神射第1146章 陽間禁地內武瘋子真身第四百九十章 主動第一百零五章 斬王首第1191章 兇名震戰場第1447章 這片天地的老大!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第1209章 全部幹掉第1484章 千秋後誰佇第1335章 欲收天劫第1019章 陽間再生第六百三十五章 陽間法第1434章 整片黑暗世界懵了第八百一十八章 舉世皆寂,滄海桑田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八百八十一章 清算星空騎士第1287章 近古最強之戰!第1403章 帝落時代第六百五十四章 冰肌玉骨第六百九十四章 形勢喜人第八百四十八章 娘,向前衝第九十二章 劍宮傳承第七百八十八章 小姨子也不簡單第三百三十六章 火眼金睛第1057章 陽間變天第1214章 楚終極第1611章 光恆紀第1581章 天下風雲出我輩第四百三十四章 逆種第一百五十章 斬雙王第1483章 灰色紀元大祭第三百九十二章 不滅山第四百零三章 怒第二百八十六章 神秘空間第1342章 來自映謫仙的解釋第一百一十九章 異類酒會第五百三十章 大爭之世唯自強第四百六十八章 究極呼吸法來歷第一千章 鎮壓衆神第三百零二章 冰河紀第九百一十七章 沒有路第1280章 孩子他娘第二百九十七章 封印破第1157章 史前底牌四五百第1291章 陽間風雲激盪第一百七十二章 神足通第六百二十七章 打錯美女第四百零八章 緊鑼密鼓第二百七十九章 重創金烏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羣瘋子第七百四十章 厲害了我的姐第九百一十二章 流血的大夢淨土第四百七十五章 登壇俯看天下第1538章 隻身扛下全部大因果第1591章 天上來敵第四十八章 獵龍第1376章 公敵第六百九十七章 一路碾壓第三百零八章 爲兄弟出頭第1287章 近古最強之戰!第1419章 甕中捉太武鱉第六百四十二章 絕世凶地藏神珍第六百四十二章 絕世凶地藏神珍第1555章 輪迴被否第八百四十章 半篇究極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場盛會第1212章 赴會第1471章 多少英傑埋骨他鄉第六百八十九章 太上八卦爐中的親哥第六百二十九章 大造化第八百八十章 一小時打遍宇宙第1381章 女帝第一百九十五章 絕頂高手大碰撞第九百六十九章 親爹,我跟你拼了第四十三章 恐懼第1557章 所謂至高不過是路盡第1466章 不給一百張就打爆第三百八十一章 你也是我的第五百七十八章 舉世無匹第二百七十六章 場域第1290章 出大事兒了第二百六十一章 全滅第1201章 臣服吧坐騎
第五百六十四章 在寂滅中復甦第1325章 無人可制衡第六百三十章 悶棍鎮壓崑崙第八十一章 出山第八百七十八章 補腎第七百一十八章 地球底牌第1517章 上門女婿第1173章 打武瘋子之前第二百二十六章 登龍虎山第1575章 一不小心弄斷了輪迴第1216章 滿場都是大舅哥第四百九十四章 天神第五百八十四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五百五十二章 誰都受不了第九百五十九章 彈指百年過第八百九十三章 都想一窩端第三百九十五章 神來了第七百九十二章 神射第1146章 陽間禁地內武瘋子真身第四百九十章 主動第一百零五章 斬王首第1191章 兇名震戰場第1447章 這片天地的老大!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第1209章 全部幹掉第1484章 千秋後誰佇第1335章 欲收天劫第1019章 陽間再生第六百三十五章 陽間法第1434章 整片黑暗世界懵了第八百一十八章 舉世皆寂,滄海桑田第七百三十五章 難兄難弟第八百八十一章 清算星空騎士第1287章 近古最強之戰!第1403章 帝落時代第六百五十四章 冰肌玉骨第六百九十四章 形勢喜人第八百四十八章 娘,向前衝第九十二章 劍宮傳承第七百八十八章 小姨子也不簡單第三百三十六章 火眼金睛第1057章 陽間變天第1214章 楚終極第1611章 光恆紀第1581章 天下風雲出我輩第四百三十四章 逆種第一百五十章 斬雙王第1483章 灰色紀元大祭第三百九十二章 不滅山第四百零三章 怒第二百八十六章 神秘空間第1342章 來自映謫仙的解釋第一百一十九章 異類酒會第五百三十章 大爭之世唯自強第四百六十八章 究極呼吸法來歷第一千章 鎮壓衆神第三百零二章 冰河紀第九百一十七章 沒有路第1280章 孩子他娘第二百九十七章 封印破第1157章 史前底牌四五百第1291章 陽間風雲激盪第一百七十二章 神足通第六百二十七章 打錯美女第四百零八章 緊鑼密鼓第二百七十九章 重創金烏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羣瘋子第七百四十章 厲害了我的姐第九百一十二章 流血的大夢淨土第四百七十五章 登壇俯看天下第1538章 隻身扛下全部大因果第1591章 天上來敵第四十八章 獵龍第1376章 公敵第六百九十七章 一路碾壓第三百零八章 爲兄弟出頭第1287章 近古最強之戰!第1419章 甕中捉太武鱉第六百四十二章 絕世凶地藏神珍第六百四十二章 絕世凶地藏神珍第1555章 輪迴被否第八百四十章 半篇究極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場盛會第1212章 赴會第1471章 多少英傑埋骨他鄉第六百八十九章 太上八卦爐中的親哥第六百二十九章 大造化第八百八十章 一小時打遍宇宙第1381章 女帝第一百九十五章 絕頂高手大碰撞第九百六十九章 親爹,我跟你拼了第四十三章 恐懼第1557章 所謂至高不過是路盡第1466章 不給一百張就打爆第三百八十一章 你也是我的第五百七十八章 舉世無匹第二百七十六章 場域第1290章 出大事兒了第二百六十一章 全滅第1201章 臣服吧坐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