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首先排除一個正確答案

諸葛亮對關羽的信心當然不是沒道理的,畢竟他們早在七八月份的時候、劉備剛來雒陽東巡那陣子,就已經定下了計策開始佈局陷阱了。

雒陽新城和南陽運河的總預算額外追加了十幾個億,以應對“雒陽新城所需的石料從伊闕龍門就地開採、南陽這邊炸桐柏山埡口產生的石料,就地用於加固昆陽和葉縣的城防”這一技術調整。

多出來的錢都花了,總要連本帶利賺回來吧?李素和諸葛亮是何等樣人,他們能容忍自己的投資賠本?

別說賠本了,就是投資回報率低一點,都接受不了。

所以,曹操和夏侯淵十一月份纔打過來,乍一看沒發現什麼問題,但真開始啃硬骨頭時,愕然就發現昆陽城已經變成了一座堅不可摧的要塞,簡直是一腳踢到了鐵板上。

……

第一批抵達昆陽的曹軍正是夏侯淵部,而曹操還要再過三四天才能趕到。

夏侯淵銳氣正盛,仗着自己人多,吩咐部隊做兩手準備,一邊派出技術兵種打造投石車、井闌、衝車、掘城木驢,準備強攻。

一邊讓大軍開始圍城修築長塹、營壘、甬道,團團圍死,以爲久計,兩手都不耽誤。

同時,夏侯淵也大致繞城觀察了地形,發現這座昆陽城跟印象中的其他中型堅固城池也確實不太一樣。

似乎城牆變厚了一些,但不是很高,城的四角還建了凸出膨大的土臺,比牆壁要高得多。這東西應該是叫“角樓”,但漢朝此前的城池並沒有修角樓的,所以夏侯淵也叫不出名字。

另外,城池的壕溝陷阱、羊馬牆、鹿角拒馬這些障礙設施,也說不出的怪異。

還有一些夏侯淵暫時看不到的隱秘殺器,比如四門都修了內甕城,但夏侯淵現在沒有登高的望樓,也就看不到內甕城的存在。

曹軍圍昆陽城十重,營壘軍容之盛,竟不亞於一百八十年前的王莽。

昆陽城位於滍水之南,與南邊瀕臨澧水的葉縣不同,昆陽地勢較高,城池也不是直接瀕臨河流的,引水困難,便沒有護城河。

滍水距離北側城牆還有七八里路程,所以歷史上王莽軍和劉秀在此決戰時,得是莽軍全面崩潰後、被漢軍追殺壓迫、擠到滍水裡,纔會出現“滍水盛溢,溺死者數萬,爲之不流”。

不過,雖然不臨河,城內用水卻是不缺的,這點不用擔心,夏侯淵也不會往這個方向動腦子。

中式城池就沒有被斷水渴死的,昆陽城中有水井數百口,附近地下水豐富,所以當年劉秀和王莽軍交戰時,城中百姓才能在井闌箭雨的壓制下“負戶而汲”(揹着門板擋箭打井水)

沒有護城河,夏侯淵也省掉了打造壕橋車,只要弄一些簡易器械,把沒水的旱溝陷阱都給填了就好。

十一月十五,夏侯淵投石車都還沒打造周全,只是把別的器械打造了一番。

本來他不想那麼快發起試探性進攻的,可就在這天,他得到了博望方向李典派來的快馬使者。

說是夏侯惇前一天午後慘敗,負責堵口桐柏山阻援的六萬兵馬,被夏侯惇浪掉了幾乎半數。

夏侯淵聞言,心中叫苦,卻也知道眼下必須封鎖消息,趁着士氣正盛打一場。

他嚴令信使不要聲張,夏侯惇兵敗損失慘重的事兒只要幾個高層將領知道就行了,絕對不能讓普通的圍城將士們知道。

然後,他就趕在曹操抵達之前,沒有投石車的幫助,先發動了第一波攻勢。

七八架雲梯車,幾百架普通輕便的飛梯,還有幾十輛衝車、掘城木驢,數萬步卒,從東西北三個方向發起了試探性進攻。

夏侯淵也沒指望一次性破城,就把城外的旱壕溝都填了、羊馬牆砸塌,清掃出總攻前的障礙就好。

進攻開始後,夏侯淵親臨督戰,觀察敵軍守禦。

曹軍士卒如羣蟻一般扛着土包沙袋,跟着重型器械上前填壕,甚至還調動逼迫了很多潁川郡本地的百姓,乃至囚徒,擔任最沒技術含量的危險工作。

潁川郡畢竟也是漢末一直以來的重要亂源了,早年鬧黃巾的時候,南陽黃巾和潁川黃巾是復發最多的,誰讓這兩個郡地少人多,人口爆炸沒田種,就只能爲賊。

每個縣刑徒都多得人滿爲患,只能是拉去服苦役改造,連組織屯田都不行——因爲人太多田太少,地不夠種。現在要打攻城戰,當然有數不完的刑徒可以拉上來當炮灰。

城頭自然是箭矢如雨而下,隔着兩三百步就開始傾瀉火力,把衝鋒中的曹軍和炮灰刑徒零零散散射倒,卻不能阻擋曹軍的氣勢。

曹操治軍嚴謹,夏侯淵更是軍法嚴明,怯戰者死,當逃兵甚至投敵的更是會連坐家人,曹軍士卒沒那麼容易氣餒的。

歷史上,曹魏建國之後,可是搞了不少連坐家人、異地換防的法律,確保部隊的可靠性,防止出現投敵。現在雖然還沒以法律的形式落實下來,但其思想雛形已經可以在夏侯淵治軍中初見端倪了。

夏侯淵一開始心中冷笑:“城中守將太沉不住氣了,哪有守城戰如此浪費箭矢的,至少也等攻擊的將士逼近到五十步內再放箭吧,有城牆你怕什麼。

看來不是什麼名將之才,這昆陽拿下有望了。也不知道城內是何人守禦,之前喊話罵陣都無人應答。”

夏侯淵之所以有此想法,當然是因爲他不知道關羽在城中——纔剛剛開戰,關羽壓根兒就沒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好歹也得等曹操親臨城下、吃過苦頭了,關羽纔打算解開謎底,震懾敵軍。

不然還真怕敵人一開始就覺得自己中計了,都不敢來攻,豈不白忙一場?

而夏侯淵對於戰術的分析,正常情況下倒也不算錯,因爲守城戰時弓弩火力的利用戰術,跟野戰完全不一樣。

野戰中,因爲雙方在衝鋒接近,到了跟前就要肉搏,留給遠程火力輸出的時間窗口很短,所謂“臨陣不過三矢”,說的就是百步以內的普通弓箭,射三輪就要操刀子近戰了。

這種情況下要珍惜敵人進入射程後的每一秒鐘,能多輸出一輪是一輪,顧不得是否浪費箭、太遠的時候命中率極低。

守城就不存在搶時間了,哪怕五十步纔開始放箭,命中率大大增加,同時也不怕立刻陷入近戰——攻方衝完這五十步,還要慢慢爬上高峻的城牆呢,防守方輸出時間很寬裕。

夏侯淵一下子就敏銳意識到了守將“不會打守城戰”,這樣奢靡的打法,不用圍城一兩個月,城內絕對箭矢耗竭。

不過,他看着看着,自信的心情很快就無法持續了。

隨着填壕溝的曹軍越衝越近,夏侯淵發現守軍的箭矢密度也在提升,而且不光是城牆上有人放箭,連城外旱壕後面的羊馬牆背後,都部署了大量的弓弩手,其中甚至還有把連弩佈置到羊馬牆後的。

更囂張的是,隨着曹軍逼近,守軍居然把城門給打開了,只是懸着一道隨時能放下的閘門,顯然是打算隨時接應被逼近的弓弩手回城。

“守將居然把弓弩手前壓到城牆外面?他不怕弓弩手陷入平地近戰的麼?還敢開城門接應他們隨時回城?那我要是一擁而上搶門呢?”

夏侯淵看得腎上腺素飆升,愈發覺得對面就是個魚腩,衝動幾乎不可抑制。

幸好他也是打老了仗的名將,最後還是穩住了,同時帶着數十騎策馬巡視,走到洞開的城門正面往裡觀望,這纔看到了內甕城的存在——打開的城門裡面還有一道城牆呢,所以根本不怕意外被奪門。

雖然意識到敵人這麼做沒有被奪城的危險,但夏侯淵就是想不明白這麼部署有什麼好處,充其量只是無利無害。既然沒有利,敵人爲什麼要多折騰這一番?

幸好,關羽很快給他揭開了謎底,這樣部署的“利”,立刻就以數以千計的曹軍士兵和填壕炮灰的性命,得到了體現。

隨着破壞進度的加快,夏侯淵終於發現,守軍將士的近距離弓弩攢射命中率高得驚人!前方的曹軍傷亡速度,快得簡直不正常。

偏偏夏侯淵自己沒法靠得太近督戰,甚至有些懵逼,搞不清楚到底出了什麼狀況。

……

事實上,此刻前方破壞工事的曹軍,正在經受煉獄一般的洗禮。

尤其是漢軍連弩在五十步內的掃射,殺起人來比割麥子還快。雖然曹軍之前多次遇到連弩過了,但原先經驗中連弩的殺傷效率命中率不可能有這麼高。

慘嗥之聲不絕於耳,基層軍官根本壓制不住,連連坐法都無法震懾住往後潰逃的炮灰。

偏偏他們還不知道其中原理,死都死得不明不白。

此時此刻,關羽卻也正在城頭偷偷觀察,督戰守城,只是沒讓人打他的旗號。

因爲關羽同樣好奇諸葛亮這幾個月新修的額外城防設施、以及新部署的守城戰術,效果究竟如何。

而此刻實戰試用的結果,毫無疑問,讓關羽非常滿意。而且戰前那幾個月,諸葛亮只是跟他講理論所傳授的那些思路,現在被實戰一驗證,其中奧妙更是豁然開朗。

“孔明的算學工巧之能,用於戰陣之上,當真也是妙用無窮。只是把羊馬牆從普通的矮牆變成緩坡加塹壕的形式,居然有如此效果。

昆陽城地勢較高,沒有護城河,原本是個弱點,沒想到這種越靠近城牆越緩緩上升的爬坡地形,稍加整頓平整,修飾坡度,強弩直射殺敵的效果竟如此之好。”

原來,古代普通的羊馬牆工事,就只是在護城河後面弄一道矮牆,也就一人高左右,可以在敵人還沒渡河的時候,就安排士兵守在這兒,用弓弩平射壓制河面。

而一旦護城河被突破,傳統羊馬牆就得放棄了,同時羊馬牆的結構,還有可能導致反過來被攻城方利用,攻城部隊一旦填平了河、推進到羊馬牆後面,就可以貓着腰以羊馬牆遮蔽箭矢,對着城頭拋射。

當然因爲羊馬牆太矮,而主城牆起碼是羊馬牆高度的三倍,所以主城牆上的守軍還是有居高臨下的優勢的。攻城方弓弩手蹲着或者跪着還是會被居高臨下的箭雨射到,只能是在放箭裝填間隙背靠着羊馬牆背側坐着裝填。

但是,眼前昆陽城的羊馬牆,因爲反正沒有護城河,所以諸葛亮在李素的點撥下,其實是修成了一個逐次向上擡升的緩坡,並沒有明顯突出地面的牆體。

而原本供守方弩手藏身的掩體,直接就挖成了一條“半溝”——之所以說是半溝,是因爲這條溝只有朝着敵人的那一側是有切面的,而朝向自己人的那一側沒有切面,只有坡面。

朝敵一側的深度,也只是剛好跟守軍弓弩手的胸齊平,守兵可以跟近代戰爭貓在塹壕裡的步槍兵一樣,只在地面上露出頭和脖子,以及一部分手臂放箭,整個身體絕大部分是藏在地下的。

可別小看這個設計,這種設計的精髓不僅僅是更好的掩體,還有卡攻城方的走位、導致攻擊方被弓弩射中的概率大大提升。

因爲正常野戰中,攻守雙方如果海拔高度一樣、弓弩平射的命中率其實是很高的,拋射命中率才低。平射是掃一條線的,截面上敵軍層層疊疊,射不中前排的還有可能蒙到後排的,只要箭矢飛行的軌跡上有敵人,就能射中。

而拋射命中率低,是因爲拋射只是打擊一個點,箭矢從天而降,不僅要左右瞄準,還得前後上下也準,等於是從一維直線瞄準變成二維平面投影瞄準,命中率就降低了一個數量級。

只可惜野戰中平射的機會極少,所謂臨陣不過三矢,那是連遠距離時的拋射都算上了,真正最後平射的可能也就一次機會。

而且野戰陣型厚,平射的話最多隻有第一排或者前兩排能輸出,後面的人爲了防止射到戰友還是隻能拋射(第一排跪着放箭,第二排站着放箭)。

或者是裝填速度特別慢的弩,搞成類似“火槍三段擊”那樣輪流上前放箭、退後裝填。這就導致輸出密度較差。

攻城戰可以給遠程火力的持續輸出提供極大的便利,敵軍衝鋒過程中你射幾十輪的機會都有。可城池被攻破的案例依然比比皆是、守城弓弩對攻城兵的殺傷並沒有比野戰幾十倍的增長,這裡面其實就是一個簡單的物理誤區——

那就是守城兵雖然得到了高度的優勢,而且不會被近身,但守城兵失去了“平射封鎖一條線”的機會,只能是居高臨下立體射擊。

城牆上往下射的箭都是打擊單一一個點的,又要瞄左右又要調上下高低,這個點沒蒙到就白射了。也正是這個物理原理,才導致守城方沒有對攻城方絕對碾壓。

而這個問題,其實西方世界到了大航海時代,就已經隨着工程幾何學的普及,被解決了——

西方人十六世紀開始造的棱堡,城牆高度降低了,因此可以在城牆前面、護城河對岸堆長長的緩坡,這道坡的長度基本上跟當時火槍的最大射程一致。

攻城士兵走到這個坡上後,就不再是水平往前走,而是在爬坡。爬坡的坡度跟城牆上守兵的步槍瞄準線始終是徹底吻合的,因此屠殺效率成倍提高。(見一會兒的彩蛋章附圖)

等於是原本在打戰地、吃雞之類的三維射擊遊戲,忽然簡化到了二維平面的橫版過關射擊遊戲,只要瞄個左右,左右準了必中,高低上下的維度被取消掉了。

那屠殺效率簡直槓槓的。

當然,諸葛亮沒有那麼多人力進行西方棱堡式的施工,畢竟東方的城池面積比西方大得多,造一道“跟城牆長度相同、寬三百步的土坡”,哪怕這土坡高度才一人高,土工作業量也已經比修城牆本身都大了。

所以,諸葛亮只是把這道切線坡的長度控制在五十步寬,跟連弩的射程相當,這樣一來單位城牆長度的土工作業量,就降低了30多倍(跟截面積成正比,斜邊縮短到6分之1,截面積就縮小到36分之1。)

加之諸葛亮這一年多都有參與修運河,土工作業的管理經驗很豐富,加固昆陽城時就順便分點人力做一下。

此時此刻,夏侯淵那些炮灰兵,就是這樣滿腦子懵逼和恐懼,死都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那麼容易死,爲什麼對面的漢軍弩手個個都成了神射手。

連弩的命中率被拔高到了跟機關槍相似的程度,只是火力密度依然遠遜於機關槍——畢竟一個打十發就要換彈匣,一個能打幾百發才換。

唯一支撐曹軍繼續殺上去的信念,就是衝過這道羊馬牆,奪取掩體後再跟守軍抗衡。

可惜的是,漢軍在瘋狂輸出後,眼看有可能被近身,紛紛放棄了笨重的連弩,直接撤回城內。反正連弩很重,攻城方也不可能敗退時扛走,留在原地也不怕被搶。

不少曹兵熱血上頭,在幾個軍司馬、曲軍侯級別的軍官帶領下,試圖衝門奪門,結果當然是纔跟進去幾十個,就被放下了千斤閘。

七八個士兵被閘成肉泥,筋斷骨折,衝得快被關在閘門內的曹兵當然也是被內甕城的火力射成了刺蝟。

剩下被關在閘門外的曹兵,還想立刻尋找掩體,這才傻了眼,發現這次見到的城防設施跟以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樣,所有的掩體都只有朝外的一側,沒有朝裡的一側。城牆上的守兵,依然可以無死角地神臂弩點名射殺。

曹軍的先頭部隊徹底崩潰,潮水一般地退去。半天的試探性破壞,幾乎沒有戰果,白白丟下了超過兩千餘的傷亡,簡直是太打擊士氣了。

死傷人數的絕對數量其實不大,但問題是一點戰果都沒撈到,被這樣單方面屠殺,這誰的士氣受得了?

夏侯淵也是徹底傻眼了,心中升起一股隱憂:“這劉備軍到底藏了多少秘密?難道之前他們就還有很多殺招,是因爲怕像連弩那樣被敵軍偷學了,所以不敢全用出來?

看李素此人治軍之略,這十幾年來,似乎倒也確是如此……這個城防體系,就是我軍投石機足夠,把牆砸開了,怕是都不太好攻。

總得把這守城方略的詭異之處琢磨透了,纔敢再次總攻。這敵軍不會是覺得天下一統都沒幾年了,所以都懶得藏着掖着不演了吧?”

夏侯淵想到這兒,自己都被自己嚇了一跳。

怎麼會冒出這樣的想法?難道李素之前都是爲了防止拿出來的新發明很快被敵人跟風,所以在控制節奏演嗎?!

這可是爭奪天下的至高霸業啊!所有諸侯都得無所不用其極、竭盡全力不敢留手。便是當年高祖得天下,不也是不擇手段!稍稍擇手段的,強如項羽,都覆滅了!

難道對面的敵人,還能在爭霸天下之際,還考慮體面、還猶有餘力可以控制進程節奏?!

夏侯淵連忙把這個想法從腦海裡驅除出去,但他不知道他這就等於是“首先排除掉一個正確答案”。

第406章 一個優秀的甲方,就是幹啥啥不行,挑刺第一名第248章 出來混久了回家還債第497章 微妙的二袁恩怨第214章 董卓篡位了?第34章 沒有反賊殺害朝廷使者,咱就製造一股反賊第19章 咱也是官了第26章 兵越打越多第322章 張濟:還沒打我就被包圍了第56章 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大漢朝過去兩百八十三年的讀書人都是辣雞第610章 諸葛亮:專治各種懂人第33章 劉焉的賞識第323章 不能降則死耳第370章 放長線釣大魚第28章 假裝中了詐降計第645章 袁紹親征第64章 賊改不了走空第446章 收拾舊山河第12章 一魚三吃,一功三立第45章 臥槽這也行?第96章 要造反書信?來人吶,咱給他寫一張第732章 自古以來蔡伯喈第456章 海軍不是一朝一夕的第682章 冊封公爵第369章 李傕郭汜的家人們犯過的愚蠢錯誤第385章 一仗打出一年太平第129章 這!就是勸降!第653章 張任死不死你們投票決定第617章 即將到來的春季攻勢(兩線時間線吻合)第462章 戰略恫嚇第597章 呂蒙死於此樹下?第201章 居然真有人敢面對鼓譟睡大覺第93章 站好大漢忠臣的最後一班崗第488章 腦補中的三路鉗形攻勢第584章 遲必有變第46章 虛實之法第243章 太史慈和周瑜遇到水賊是種什麼樣的體驗第552章 不是李司空不盡力第192章 意想不到的解決方案第314章 賈文和佔北原渭橋,法孝直用木牛流馬第377章 歷史進入了深水區第43章 連滅二賊救泰山第22章 說服沮授-下第136章 劉焉的垂死一搏第177章 胸甲騎兵第277章 槍打出頭鳥第642章 孟德野望第321章 隕石術算什麼,咱有更強的大魔導師禁咒第744章 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第611章 最想不到的地方纔最有操作空間第436章A上去,F2A第219章 當你覺得我還要謙虛一下,這個要價就不算高了第417章 誰都想不到第33章 劉焉的賞識第491章 連遭喪變第26章 兵越打越多第543章 圍標式科舉第21章 說服沮授-上第504章 王睿張諮殷鑑不遠第415章 旱地行舟的後勤奇蹟第442章 你覺得以李素的謹慎,他會給你偷襲的機會麼?第394章 諸葛之算,恐怖如斯(八千字大章,舌戰完結)第174章 境界高下立判第92章 消滅張魯第590章 孫策小兒你已經被包圍了第201章 居然真有人敢面對鼓譟睡大覺第23章 屯田不是請客吃飯第684章 地圖封公第23章 屯田不是請客吃飯第324章 關雲長水淹陳倉第712章 歸己之功爲天有第7章 三手準備第711章 出現在大漢朝的羅馬高架第29章 世上再無三郡烏桓第26章 兵越打越多第1章 我不想被滅口第132章 敵進我退,敵疲我打第36章 踢到鐵板了第671章 自絕退路的周瑜第151章 借刀殺人奪寶第634章 黃蓋:我不會在翻一座山時跌倒兩次第1章 我不想被滅口第439章 真相只有一個第363章 百廢待興第218章 郿塢的美女都是徵西將軍仁義的證人第513章 連敵人也引用你的經文第43章 劉涿郡亦知世間有孔融耶?第402章 就像打遊戲一樣看屬性第598章 刺蝟呂蒙第405章 四兩撥千斤第316章 君子慎獨第20章 赴戰遼東第619章 還是年滿三十歲再當丞相吧第758章 曹子和突圍遇關羽第525章 果斷迎擊顏良第9章 關張千騎劫逆營第586章 海盜本色(今天就恢復兩更吧,還四千字)第337章 長安城裡的三重套娃第202章 蠻將歸降,景毅授首第62章 白波賊韓暹第389章 諸葛亮就是問題多
第406章 一個優秀的甲方,就是幹啥啥不行,挑刺第一名第248章 出來混久了回家還債第497章 微妙的二袁恩怨第214章 董卓篡位了?第34章 沒有反賊殺害朝廷使者,咱就製造一股反賊第19章 咱也是官了第26章 兵越打越多第322章 張濟:還沒打我就被包圍了第56章 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大漢朝過去兩百八十三年的讀書人都是辣雞第610章 諸葛亮:專治各種懂人第33章 劉焉的賞識第323章 不能降則死耳第370章 放長線釣大魚第28章 假裝中了詐降計第645章 袁紹親征第64章 賊改不了走空第446章 收拾舊山河第12章 一魚三吃,一功三立第45章 臥槽這也行?第96章 要造反書信?來人吶,咱給他寫一張第732章 自古以來蔡伯喈第456章 海軍不是一朝一夕的第682章 冊封公爵第369章 李傕郭汜的家人們犯過的愚蠢錯誤第385章 一仗打出一年太平第129章 這!就是勸降!第653章 張任死不死你們投票決定第617章 即將到來的春季攻勢(兩線時間線吻合)第462章 戰略恫嚇第597章 呂蒙死於此樹下?第201章 居然真有人敢面對鼓譟睡大覺第93章 站好大漢忠臣的最後一班崗第488章 腦補中的三路鉗形攻勢第584章 遲必有變第46章 虛實之法第243章 太史慈和周瑜遇到水賊是種什麼樣的體驗第552章 不是李司空不盡力第192章 意想不到的解決方案第314章 賈文和佔北原渭橋,法孝直用木牛流馬第377章 歷史進入了深水區第43章 連滅二賊救泰山第22章 說服沮授-下第136章 劉焉的垂死一搏第177章 胸甲騎兵第277章 槍打出頭鳥第642章 孟德野望第321章 隕石術算什麼,咱有更強的大魔導師禁咒第744章 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第611章 最想不到的地方纔最有操作空間第436章A上去,F2A第219章 當你覺得我還要謙虛一下,這個要價就不算高了第417章 誰都想不到第33章 劉焉的賞識第491章 連遭喪變第26章 兵越打越多第543章 圍標式科舉第21章 說服沮授-上第504章 王睿張諮殷鑑不遠第415章 旱地行舟的後勤奇蹟第442章 你覺得以李素的謹慎,他會給你偷襲的機會麼?第394章 諸葛之算,恐怖如斯(八千字大章,舌戰完結)第174章 境界高下立判第92章 消滅張魯第590章 孫策小兒你已經被包圍了第201章 居然真有人敢面對鼓譟睡大覺第23章 屯田不是請客吃飯第684章 地圖封公第23章 屯田不是請客吃飯第324章 關雲長水淹陳倉第712章 歸己之功爲天有第7章 三手準備第711章 出現在大漢朝的羅馬高架第29章 世上再無三郡烏桓第26章 兵越打越多第1章 我不想被滅口第132章 敵進我退,敵疲我打第36章 踢到鐵板了第671章 自絕退路的周瑜第151章 借刀殺人奪寶第634章 黃蓋:我不會在翻一座山時跌倒兩次第1章 我不想被滅口第439章 真相只有一個第363章 百廢待興第218章 郿塢的美女都是徵西將軍仁義的證人第513章 連敵人也引用你的經文第43章 劉涿郡亦知世間有孔融耶?第402章 就像打遊戲一樣看屬性第598章 刺蝟呂蒙第405章 四兩撥千斤第316章 君子慎獨第20章 赴戰遼東第619章 還是年滿三十歲再當丞相吧第758章 曹子和突圍遇關羽第525章 果斷迎擊顏良第9章 關張千騎劫逆營第586章 海盜本色(今天就恢復兩更吧,還四千字)第337章 長安城裡的三重套娃第202章 蠻將歸降,景毅授首第62章 白波賊韓暹第389章 諸葛亮就是問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