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話分兩頭,在劉備陣營高歌猛進、內修政理、整頓時弊的同時。從九月初開始,一直到九月下旬,關東僞朝所在的鄴城,整個政局氛圍,始終籠罩在一片憂心忡忡之中。

他們之所以還能憂心忡忡、而不是直接破罐子破摔,還要得益於關羽此前對邊境線的封鎖比較嚴密。

太行山的存在,讓戰時對峙狀態的雙方都難以越過天險、及時掌握對面的軍事情報。

所以,鄴城文武都只知道從六月份開始、關羽已經出兵北伐呂布、想要徹底解決幷州問題。

並且七月份開始,諸葛亮的偏師就從上黨北上、掐斷了太原郡、雁門郡與其他袁紹陣營領地之間的一切聯絡。

後面兩個月,關東僞朝文武丟失了一切關於呂布的消息,在呂布發出檄文之前,他們都還一直以爲呂布是被圍困在孤城之內,堅持抵抗。

考慮到呂布就是幷州本地人,是爲了保衛家鄉而戰,所以哪怕彈盡援絕,死戰到底的可能性也是挺高的——這不能怪關東文武高估了呂布的骨氣,主要是情報不對稱。

誰讓劉備陣營一開始就打算玩個噩耗突襲,把三氣袁紹的突然性放大到最大呢,所以對壞消息的態度一貫是“先封鎖,蓄力憋大招”。

而後來李素和諸葛亮勸諫劉備、如果袁紹死了,明年就優先對幽州袁熙下毒手。這個計劃需要以幷州爲出兵根據地,那就更需要放戰略煙霧彈,假裝劉備軍奪取幷州的時間越晚越好。

這樣才能後續誘導袁熙覺得“劉備軍去年奪下幷州的時候,已經臨近天寒地凍的冬天了,所以沒多少時間趕在大雪封山之前往北運大批物資。因此開春後不用擔心從幷州方向往幽州繞襲的危險”。

雙重因素,都促成了劉備軍在宣傳戰領域憋大招。

……

九月十五日,大將軍府。

一個秋高氣爽的晴朗日子,陽光很通透,似乎能讓纏綿病榻之人都變得身體活泛一些。

袁紹坐在肩輿上,由幾個侍從奴僕擡着,在後花園裡閒逛着曬太陽。走了一會兒之後,袁紹覺得舒坦了些,吩咐從人拿柺杖來,他要自己走兩步。

去年冬天的中風,在最嚴重的時候,一度讓袁紹癱在牀上完全動彈不得,還嘴歪眼斜連面部神經都痙攣抽搐了。

三個月前的夏天,同樣挺難熬,把春天時稍稍調養康復一些的狀態,又打回了原型。夏天袁紹在牀上連躺了兩個月,連被人擡着出門都沒有,一直到涼快了才能行動。

而長期臥牀對一個人體質的最大傷害,倒不是褥瘡之類無傷大雅的皮膚病,關鍵是會讓人的肌肉大量流失。

健身過的人都知道,好不容易練起來的肌肉,如果臥病躺幾天完全不動,很快肌肉量就下降了,基礎代謝也會惡化。

袁紹躺了兩個月,最明顯的變化就是手足肌肉萎縮嶙峋。渾然不像是年輕的時候還習過武、帶兵打仗過的武將。軀幹倒是被營養養肥了一些,但都是虛的,浮腫,肌肉力量幾乎沒有了。

袁紹很清楚自己的情況,所以他才那麼有危機感,要趁着秋天狀態還行,下牀強撐着挪兩步,挽救回來一些肌肉,否則真有可能抗不過去這個冬天了。

“大將軍小心吶!手足無力可不能勉強啊,還不扶着大將軍點兒!”

看着袁紹試圖用還沒完全癱瘓萎縮的那隻手臂、強撐住柺杖挪幾步,旁邊的侍女和奴僕都是緊張得很,府上的內務管事還大呼小叫勒令大夥兒仔細攙扶看護。

被人扶着勉強挪了十幾步,袁紹額頭已經見汗,滑落過面頰,最後沿着他往下耷拉的又嘴角滴到地面。

感受到汗液劃過嘴角,讓自律而又自虐的袁紹,有點惱怒和不甘,但隨着他感受到自己的血壓波動,他又不得不強行收攝心神,儘量平復。

袁紹究竟自律到什麼程度呢?如前所述,他去年冬天中風的時候,嘴角直接歪了,一側耷拉下來。病情最嚴重、連續臥牀的時候,他對這一點倒是無所謂。

但是身體稍稍能動彈了,或者能起身見賓客、幕僚,他就很注意自己的形象,讓人給他改帶那種有帶子縛在下巴上的冠。

衆所周知,古人大部分的頭冠都是用類似簪子的東西插進發髻裡固定在頭上的,就是個頭髮套子,很少纔有用帶子綁在下巴上固定的。

只是後世古裝戲裡,這種綁帶子的結構才被髮揚光大,主要是因爲現代人都不留髮髻了,髮簪沒地方插入固定,總不能紮在演員肉裡吧。

如今袁紹卻把這種小衆的發冠發揚光大,跟戲劇裡的呂布孫悟空似的,還讓人在下巴位置的綁帶上墊一些摩擦力大的皮革,完全指示希望靠下顎帶把耷拉的嘴角重新提上去。

爲此,袁紹的頭冠綁帶扎的很緊,甚至都不利於他面部血液循環了,連醫官都不建議他這麼幹,但他就是不聽。

誰讓袁紹一輩子覺得自己帥呢,連他潛意識裡想傳位給袁尚的理由,都是這個小兒子長得帥、“英武類己”。

所以袁紹是絕對不接受爲了多苟延殘喘一陣,而讓自己形象崩塌的。如果能夠保持英武帥氣光輝的形象到死,稍微少活個把月又有什麼關係!

此刻,汗液卻仍然兜兜轉轉,最後從他歪了的嘴角滑落到地面,這讓他有一種跟命運抗爭的挫敗感,說明那個角還是他嘴上最低的位置!根本沒被頭冠的吊帶提上來!

袁紹心中憤怒,唯恐自己再氣壞身子,他連忙很有經驗地發泄了一下。他微微一揮手,指了指面前一個本該負責給他擦汗的侍女。

府上的管事不解其意,但還是立刻把那個侍女摁住。

袁紹用眼神示意,他對這個侍女的眼力見兒很不滿意,管事還是懂他,立刻把那個擦汗不及時、導致大將軍意識到他嘴角還是往下斜的侍女,拖出去縊死謝罪。

殺了個不長眼的懈怠侍女之後,這口氣總算緩了一點,袁紹心境漸漸平復,沒有再惡化。

真不是他想殺人,袁紹本非殘暴之人。他只是知道自己這種健康狀況,如果再生氣就完了。所以稍稍一有生氣的趨勢,就要找到一個責任人,殺了謝罪把氣發泄出去。

殺一人而挽救關東朝廷的穩定,能少死多少將士百姓,這也是殺一救萬了。

袁紹緩了一會兒氣息後,覺得精神頭好了點,想起好幾天沒召見幕僚聽取軍情和外交情報了,就吩咐把郭圖審配許攸喊來。

許攸依然佔據高位,只是已經徹底失寵。袁紹倒也沒挪他,畢竟現在要一切求穩定。而今天之所以讓許攸也來彙報情況,屬於特例,因爲許攸剛剛前陣子被袁紹派去曹操那兒晃了一圈,刺探曹操方面的軍情動向,現在需要回報。

袁紹在花園裡坐了不到一刻鐘,郭審許等人就匆匆趕來。

他們也是心中鬱悶,最近大將軍是越來越不讓人省心了。而前方屢屢有呂布戰況不利的小道消息傳回,也不知道大將軍問起該如何回答。

袁紹現在這樣,他們覺得還不如像夏天的時候那樣完全臥牀,好歹可以確保外部的壞消息也傳不進來,行動不自由也只能聽大家勸,沒法強行過問軍政。

現在爬得動了,就開始操心,偏偏也沒好消息,簡直愁死人。

郭圖是三人中最勞心的,因爲他總要變着法兒把壞消息文過飾非掐頭去尾包裝截取出好的部分,來拍袁紹馬屁。

原本審配許攸都是挺看不起郭圖這種讒諛之輩作風的。現在也不得不承認,他雖然幹別的不行,但在“確保領導身心健康”方面還是居功至偉的。

郭圖每次變着花兒拍馬屁,袁紹就心情舒暢。

三人正在忐忑,袁紹已經開始跟他們聊軍務了,先說了些不喪氣的事兒,隨後袁紹果不其然問起幷州戰局。

三人面面相覷,最後還是讓郭圖說:“大將軍,太原戰事沒有正式消息傳回,不過可以確信呂將軍還在誓死抵抗。坊間百姓也多有傳言呂將軍英勇守土、誓死奮戰的事蹟,想來是假不了的。

大家都說呂將軍身爲晉人,死守晉土,意志之堅決,便如齊人田橫守齊,義不受辱。呂將軍麾下將士,也個個視死如歸,如田橫五百士,抱殺身成仁之壯志。”

袁紹果然是有些不敢相信:“當真?”

郭圖絲毫面不改色地予以肯定,還吹捧了一番呂布的視死如歸,設身處地描繪了一番呂布爲了保家衛鄉的動機。

這還真不是郭圖說謊,主要是呂布辱罵袁紹的檄文確實還沒傳到鄴城。

袁紹這才心情好了些,還有些信了:“罷了……呂布此人,雖然之前兩度反覆無常,可畢竟是當了幷州牧,爲了父老鄉親,他也該努力一把。孤之前看錯他了。

他也算是個難得的將才,如今孤麾下麴義變節、顏良文丑均已戰死。呂布若是有機會可以突圍,就讓他突圍吧,只怕這消息也傳不過去。太原往北可以連接草原,呂布節節抵抗退卻,還是可以從草原上帶着親衛騎兵撤走的嘛。鮮卑人雖然暴虐,應該還留不住他。”

郭圖連忙應諾:“屬下會想辦法派人重新與呂布建立聯繫的,一定轉達主公的恩德。”

袁紹擺擺手,煩惡地招來許攸,轉換話題問道:“月初派你去阿瞞那兒,他近況如何?有沒有因爲聽說孤久病在牀,就生出倨傲不恭之態?”

袁紹現在除了擔心劉備的進攻,第二怕的就是曹操知道他身體不好,也生出異心來,想要挾持皇帝劉和、或者是干預朝政。所以袁紹覺得身體稍微好點之後,就讓許攸去出使,摸摸曹操的底。

如果曹操很恭敬,他倒是放心把身後事託付給袁尚了。

可惜,估計曹操也會蠢蠢欲動吧……以袁紹對那個小兄弟的瞭解,他覺得多半如此。

然而,他今天居然又收到了一條好消息。許攸恭恭敬敬地回奏:

“稟主公,曹操最近對主公依然恭敬有加,接待屬下也是禮數週全。屬下以爲曹操並非作僞,而是真心爲朝廷分憂——

就在近日,曹操打探得一條關於劉備方面的軍情,說是僞司空李素,自從年初開始在虎牢以西大興土木,卻不僅僅是重修雒陽城。

還有調動大量民夫,異想天開在南陽博望縣與潁川昆陽縣之間,挖掘運河。以圖溝通潁川與漢水,讓劉備位於大後方荊益之地的物資,將來可以低成本供給豫州戰場。

曹操得知後,深爲憂慮,只恨當時在潁川、汝南駐防的夏侯淵兵力不足,而對面劉備兵力強盛,聽說南陽郡更是劉備擴編新軍的重鎮,有高順十餘萬衆與之對峙。所以夏侯淵部無力立刻展開反撲,奪回昆陽、葉縣,掐斷劉備的施工。

所以,曹操最近在從兗、徐調集兵力,預期一個多月之內可以集結完畢。十月底或者十一月初,他就打算親自總領後軍,支援夏侯將軍。

也趁着入冬後桐柏山區被積雪封山,南陽盆地的劉備援軍無法支援桐柏東麓的昆陽、葉縣,趁虛奪回此二縣。

所以曹操如今已經將之前沿着黃河南岸部署的兵力撤走大半,往潁川集結,對我們毫無惡意。”

袁紹聽完,還懵逼了一會兒,但隨後意識到這確實是有可能的。對曹操來說,坐等劉備把運河挖完,後方富庶之地的海量軍需物資涌進來,那就真沒得打了。

所以,趁着敵人後勤困難還沒緩解的節骨眼,來一波反撲,破壞敵方的戰略後勤佈局,是很划算的。

不過,也因此導致曹操在這個關鍵時刻,事實上給袁紹打工了。

袁紹內心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他沉吟半晌,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地嘆道:“孤跟孟德賢弟互相猜疑了小半輩子,沒想到他最終還是個識大體顧大局的忠厚之人吶,只是小處耍滑頭。

孤當初官渡時逼着呂布跟他血戰火併,最後坐收漁利。他也不怨孤,孤把潁川的防務委託給他之後,他就當成是自己的地盤,往日恩怨一筆勾銷了。現在被劉備威脅,他也肯同仇敵愾出力死守、甚至組織反擊。孤也就放心了。”

袁紹覺得,曹操應該不會有心思來阻撓袁尚接班了。

袁紹心情暫時大好,就揮手示意郭審許全部退下。他畢竟還是病殘之人,今天聽了那麼多政務已經很累了。

三人如履薄冰,就此告退。

然而,就在三人走出大將軍府的大門後,外面居然就有從人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等着他們,顯然是有緊急軍情需要處理。

“何事如此驚慌?我蒙大將軍召見,小事兒等回府再處置也不遲。”審配匆匆跨上馬車,一邊責備身邊的從事沉不住氣。

他的幕僚也不以爲意,直接爆料:“事情非常緊急!已經確認幷州徹底淪陷了,呂布是主動投敵的,還發了檄文廣爲散佈,羞辱主公喪德悖行,大逆不道,不善用人,他呂布要替天行道才棄暗投明……”

“什麼?”審配驚得幾乎下巴都要掉了,下意識做出一個捂嘴的動作,“回去再說!不管什麼壞消息,不能立刻讓大將軍知道!”

第485章 “要靠道德感化才能治本”第121章 討不了董自有人背鍋第436章A上去,F2A第32章 羣賢畢至第414章 恍如西部片第459章 科學和文學並不衝突第5章 水到渠成第17章 舌戰羣儒-上第7章 三手準備第602章 大漢天下一盤棋第745章 該醒醒了,還在打仗呢第504章 王睿張諮殷鑑不遠第138章 劉君朗死戰綿竹第182章 打不過你噁心你第82章 拖人下水第743章 別擠,一個個排隊搖號第509章 樑綱你過來啊!第50章 鄭玄諸生入彀中矣第217章 攻個郿塢都能遇到皇甫嵩第642章 孟德野望第741章 地主家也沒有餘糧了第248章 出來混久了回家還債第34章 沒有反賊殺害朝廷使者,咱就製造一股反賊第60章 衣錦夜行關長生第625章 你這動員效率還不如曹操第647章 以消耗袁紹有生力量爲任第744章 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第437章 馬超騎臉怎麼輸第755章 首先排除一個正確答案第16章 高考移民舉孝廉第511章 龐統詐降救橋蕤第743章 別擠,一個個排隊搖號第131章 兩線作戰貪一波第276章 跑官不成就開噴第533章 我是故意讓敵人有機可乘的第389章 諸葛亮就是問題多第10章 大人,時代變了第35章 從來就沒有什麼玄學第590章 孫策小兒你已經被包圍了第558章 禰衡語錄:李素,誤國庸奴耳!第20章 赴戰遼東第48章 可惜隊友不給力(五千多字大章,劉備支線結束)第612章 蒼蠅不叮無縫蛋第296章 決賽圈王者第468章 什麼都略懂第145章 一個時辰攻下西陵第699章 搜刮得心服口服第504章 王睿張諮殷鑑不遠第781章 斬首行動:目標張飛第56章 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大漢朝過去兩百八十三年的讀書人都是辣雞第585章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第44章 諸葛珪的遺言第469章 順理成章第61章 16歲就這麼陰險真的好麼第249章 破除迷信的日常第592章 先鋒覆滅第1章 知之爲知之第731章 拿來吧你第512章 越輸越急眼第711章 出現在大漢朝的羅馬高架第715章 文化交流不光是紙面的第114章 不要小看劉焉的動員能力第524章 撂最狠的逼,挨最毒的打第458章 有錢人的揮霍方式第520章 勝利的陰影下第375章 人才爭奪戰第47章 先到咸陽爲王上第38章 欽定人教版第643章 請沮監軍出戰!第596章 跑馬圈地,全面光復第416章 伐伐伐伐木工第107章 少帝膽怯天下知第136章 劉焉的垂死一搏第738章 呂將軍不要衝動咱談談條件第42章 遍地賊情第364章 大災之年,過分了啊第325章 死硬分子第557章 步步緊逼第776章 焦觸迎擊張翼德第612章 蒼蠅不叮無縫蛋第347章 長安疑雲第550章 天下數學家盡入彀中矣(八千六百字大章)第706章 打着修理的旗幟,走着拆除的路子第388章 諸葛亮出仕第735章 古今東西皆然第34章 渣男級別的上中下策第117章 桑拿巴山夜雪時第87章 關雲長義釋嚴顏第575章 敵人不上鉤就繼續扮豬吃虎第699章 搜刮得心服口服第525章 果斷迎擊顏良第339章 臨陣倒戈段忠明第521章 多米諾骨牌第39章 上達天聽第111章 何去何從第8章 進擊的黑山賊第747章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第745章 該醒醒了,還在打仗呢第586章 海盜本色(今天就恢復兩更吧,還四千字)
第485章 “要靠道德感化才能治本”第121章 討不了董自有人背鍋第436章A上去,F2A第32章 羣賢畢至第414章 恍如西部片第459章 科學和文學並不衝突第5章 水到渠成第17章 舌戰羣儒-上第7章 三手準備第602章 大漢天下一盤棋第745章 該醒醒了,還在打仗呢第504章 王睿張諮殷鑑不遠第138章 劉君朗死戰綿竹第182章 打不過你噁心你第82章 拖人下水第743章 別擠,一個個排隊搖號第509章 樑綱你過來啊!第50章 鄭玄諸生入彀中矣第217章 攻個郿塢都能遇到皇甫嵩第642章 孟德野望第741章 地主家也沒有餘糧了第248章 出來混久了回家還債第34章 沒有反賊殺害朝廷使者,咱就製造一股反賊第60章 衣錦夜行關長生第625章 你這動員效率還不如曹操第647章 以消耗袁紹有生力量爲任第744章 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第437章 馬超騎臉怎麼輸第755章 首先排除一個正確答案第16章 高考移民舉孝廉第511章 龐統詐降救橋蕤第743章 別擠,一個個排隊搖號第131章 兩線作戰貪一波第276章 跑官不成就開噴第533章 我是故意讓敵人有機可乘的第389章 諸葛亮就是問題多第10章 大人,時代變了第35章 從來就沒有什麼玄學第590章 孫策小兒你已經被包圍了第558章 禰衡語錄:李素,誤國庸奴耳!第20章 赴戰遼東第48章 可惜隊友不給力(五千多字大章,劉備支線結束)第612章 蒼蠅不叮無縫蛋第296章 決賽圈王者第468章 什麼都略懂第145章 一個時辰攻下西陵第699章 搜刮得心服口服第504章 王睿張諮殷鑑不遠第781章 斬首行動:目標張飛第56章 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大漢朝過去兩百八十三年的讀書人都是辣雞第585章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第44章 諸葛珪的遺言第469章 順理成章第61章 16歲就這麼陰險真的好麼第249章 破除迷信的日常第592章 先鋒覆滅第1章 知之爲知之第731章 拿來吧你第512章 越輸越急眼第711章 出現在大漢朝的羅馬高架第715章 文化交流不光是紙面的第114章 不要小看劉焉的動員能力第524章 撂最狠的逼,挨最毒的打第458章 有錢人的揮霍方式第520章 勝利的陰影下第375章 人才爭奪戰第47章 先到咸陽爲王上第38章 欽定人教版第643章 請沮監軍出戰!第596章 跑馬圈地,全面光復第416章 伐伐伐伐木工第107章 少帝膽怯天下知第136章 劉焉的垂死一搏第738章 呂將軍不要衝動咱談談條件第42章 遍地賊情第364章 大災之年,過分了啊第325章 死硬分子第557章 步步緊逼第776章 焦觸迎擊張翼德第612章 蒼蠅不叮無縫蛋第347章 長安疑雲第550章 天下數學家盡入彀中矣(八千六百字大章)第706章 打着修理的旗幟,走着拆除的路子第388章 諸葛亮出仕第735章 古今東西皆然第34章 渣男級別的上中下策第117章 桑拿巴山夜雪時第87章 關雲長義釋嚴顏第575章 敵人不上鉤就繼續扮豬吃虎第699章 搜刮得心服口服第525章 果斷迎擊顏良第339章 臨陣倒戈段忠明第521章 多米諾骨牌第39章 上達天聽第111章 何去何從第8章 進擊的黑山賊第747章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第745章 該醒醒了,還在打仗呢第586章 海盜本色(今天就恢復兩更吧,還四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