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古今東西皆然

一路向蔡邕請教“帝國的空間正統性”擴張問題,讓劉備短短几天之內就覺得獲益良多,開啓了全新的認知高度。

他也愈發迫切想要跟李素一起商量這事兒的具體落地,聽聽李素對他老丈人想法的查漏補缺,儘快開始着手。

所以劉備也無暇觀賞崤山險峻風景,從華陰到函谷關的路,兩天就走完了,又趕了一天,就抵達了雒陽。

當然,劉備去的是雒陽舊城,因爲舊城始終是政治中心,皇宮也不會挪走。李素剛籌建了小半年的新區只是經濟中心,疏解非首都職能。

劉備也是十年沒回過雒陽了,十年前他離開的時候,還是靈帝駕崩前幾個月,當時他在雒陽當過宗正。

後來北伐成功,在長安住了五年,雖然那也是大漢西都,含金量也不差,可畢竟是被董賊李傕郭汜肆虐過,跟劉備當年爲朝臣時就待過的京城,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尤其,當年劉備在雒陽做官的時候,有對他推心置腹提攜的叔父劉虞、還有恩師盧植,做京官的那幾個月,劉備經常到劉虞盧植處走動,當時哪裡想過那麼多,誰會知道自己未來居然成了皇帝。

如今,恩師盧植已故去七年,叔父劉虞被公孫瓚殺害也已六年——雖然劉虞不死,劉備還真不知道何以自處。

這種極端複雜的情緒,讓劉備一開始趕路飛快,但臨走到雒陽城外,卻躊躇猶豫了。

六月初三,午後時分。車隊與五千隨行護衛騎兵,行進到雒陽城西的夕陽亭遺址時,隨着雒陽城牆已經出現在視野中,劉備吩咐暫時停歇一下。

夕陽亭在雒陽城西三十里,建在一個丘陵上,因爲地勢略高,加上雒陽城牆也有七丈高、上面還有城樓,所以在夕陽亭這邊,是可以眺望到高出地平線的城樓的。

從行政區劃上來說,這也就是跟當年劉邦當過亭長的那種“十里一亭”歇腳點差不多。無非隨着大漢四百年基礎設施越來越好,郵驛速度越來越快。沒必要再那麼密集設爲十里一亭,三十里一亭也夠用了。

所以這夕陽亭算是雒陽城西門出來後的第一個亭,性質跟長安城的人出遠門送行到灞上一個概念。

只是因爲十年前董卓被何進召進京時,未得入城宣召時駐軍夕陽亭,把這地方名聲搞臭了。後來雒陽周邊被破壞時,區區一亭也拆毀燒塌,始終沒人來重建,覺得不吉利。

劉備喝令停下了玉軾臥輅,自有侍從給他掀開車簾。

劉備緩緩踱步,似乎每一步都在感受大地給腳掌的壓力反饋,走了幾十步,登上只剩幾根斷了的石柱子和半塊石頂的夕陽亭殘骸。

有侍從給劉備打上傘蓋,都被劉備擺手示意離遠一點,他要一個人靜一靜。然後,他就緩緩摸撫着斷石柱出神。

車隊都停下來之後,蔡邕也在侍女的攙扶下,拄着虯曲拐杖,徐步跟上參觀參觀。畢竟他也只是比劉備晚一年離開雒陽,而他在雒陽住了二十年,肯定比劉備更懷念。

“殘亭外,故城旁,杖藜徐步轉斜陽。十年了,雒陽終有重興之日,老臣也甚感欣慰。”

劉備自嘲一笑,回過身來:“朕讀書少,說不出這些感懷的話,不過確實是想到了很多故去的師友長輩——你們這些人什麼眼力?日頭還烈着呢,臺服年事已高,怎不爲太傅打傘蓋?”

劉備前半句是跟蔡邕聊的,後半句則是訓斥近侍。如今是農曆六月初,下午的太陽自然是非常猛烈。

蔡邕作爲太傅,跟隨皇帝出巡,受恩賜也是可以用傘蓋的。只不過傘跟皇帝的不一樣,顏色各異,尺寸也小一點,傘沿也沒有掛珍珠流蘇。

但剛纔劉備自己都想一個人靜一靜,沒讓人打,所以那些近侍覺得也不好給蔡邕單獨打,一開始就沒動彈。

被訓了之後,近侍們連忙把蔡邕的傘打過來。

旁邊的侍衛親軍將士們,見狀也是心中暗忖:

“看來陛下還是一貫那麼禮賢下士,坊間還有人說陛下對先帝遺留舊臣普遍不以爲意,尊奉了也只是爲了面子過得去。那些話顯然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陛下怎麼會是那種虛僞之人呢。”

他們哪裡知道,劉備的禮賢下士確實是真的,不過最近對蔡邕的額外禮遇,顯然是因爲又發現了大驚喜。

蔡邕打了傘之後,劉備又跟他聊了許多關於盧植等人的往事,這才休息夠了,準備重新上車進城。

不過,就在此時,東邊一彪人馬,煙塵滾滾而來。劉備身邊的侍衛部隊還有些緊張,有將領分出哨騎過去詢問。不過考慮到這兒是己方疆域轄區,不太可能遇敵,也就沒過分擔憂。

很快,來人停住人馬,煙塵散去之後就發現也沒多少人,只是百餘騎,爲首一人單騎而來接駕,提前下馬,原來正是張飛。

雒陽地區恢復秩序之後,張飛已經從弘農函谷關往東移屯,駐一部分兵力於河南尹,與曹軍對峙。

劉備來之前,張飛的部隊就直接駐紮在虎牢關和轘轅關,分別堵口跟陳留郡、潁川郡之間的要道隘口。聽說劉備東巡視察,他才眼巴巴趕回雒陽城。

“陛下,此來可是打算御駕親征了麼?要真是打算出關,陛下安坐雒陽城,臣帶原駐守河南的本部兵馬,殺出虎牢關去、奪回陳留郡先!”

因爲看到外人多,旁邊還有太傅,張飛也不敢叫劉備大哥。

劉備也稍稍有所收斂:“翼德不必急切,朕此番東巡,另有要事。朝廷如今吞併的疆域,也還不算徹底穩定。袁曹二賊,圖之急則同仇敵愾。

而且中風病人,冬夏都是最危險的時候,三年前故大將軍朱公不就是沒拖過去麼。袁紹如今也是中風在牀,小半年了,伯雅與孔明一直在設計,不要輕舉妄動亂了他們的佈局。到了動刀兵的時候,自然會用到三弟。”

張飛也不糾結,於是就打算領着劉備進城,就當劉備是來找李素接着喝酒接着樂的。

誰不知道李素擅長奢靡,他生活起居日用,無非是沒有逾制,但論舒適度肯定是比皇宮裡還高。李素也不喜歡那些虛的氣派排場,有實惠就夠了。

張飛策馬引路在先,悄咪咪地說:“大哥,伯雅這幾個月,在雒陽周邊也是大興土木,靈帝的畢圭苑遺址,被他改造了四個月,居然頗有新意,咱也去看過幾次,聽說那個內飾和引水、大噴泉池,都叫羅馬風格。

有些隔間已經能用了。其他好玩享樂之處,也偷偷弄了不少,原先都沒見過。到時候讓人帶了果盤烤肉、葡萄美酒,去那兒坐坐。聽說,還有西域傳來的胡姬舞呢。”

劉備也是被說得心中燥熱,不過一想到他這次來是有正事兒的,連忙喝止張飛:“翼德不要魯莽!大哥這次來,是有事關朝廷千百年大計的要事,要跟伯雅商議。你要一併吃喝觀胡姬舞無妨,但是聊正事兒的時候你自去一旁吃喝觀玩便是。”

張飛一陣無語:大哥居然有事兒還得瞞着咱!咱跟大哥這等交情,還有什麼事兒聽不得的麼?

劉備對張飛何等了解,聽張飛忽然沉默了,都不用看錶情,就知道張飛在琢磨些啥。

所以他也開誠佈公:“翼德,都是些你聽不懂也聽得煩躁的、讀書人清談玄奧的事兒,比‘殿興有福’還玄妙,你有興趣不?”

張飛這才釋然,嬉皮笑臉:“還是大哥懂我,放心,談什麼殿興有福的時候,咱一定一個人佔個包間泡噴泉看胡姬舞喝葡萄酒,不打擾你們!聊那些我頭都大了。”

一行人漸行不遠,很快就看到李素也帶着還在雒陽的主要官員,一起出迎聖駕。這次是劉備自己吩咐別大張旗鼓的,所以不用迎太遠,李素也是依令而行。

劉備也不下車,只是掀開簾子站在車廊上招招手,示意雒陽羣臣辛苦了,隨口說幾句勉勵,隨後讓李素上車一起進城。

主要是劉備也有些急不可耐,想聽聽李素對於蔡邕之前教他的辦法的看法,並且看看李素有沒有什麼額外的“新增領土造核心”具體妙法。

“……伯雅,這事兒便是如此,朕也是意外之喜,沒想到太傅和你翁婿二人,這方面如此精擅。除了有‘殿興有福’論證正統之萬年無期,還有別的學問妙法論證正統之萬里無疆。

太傅說的那些,你覺得如何?操作起來多久能成書?多久能見效?前代歷史,可有如此施爲後的實效明證、可以借鑑對比?朕這幾日心中繁雜不堪,學得多了,越發現未知更多,只聽太傅一人講解,反而心中發虛。”

李素花了好一會兒,總算是摸清了劉備說的一系列事兒的前因後果。

說實話,他乍一聽岳父蔡邕的那些建議時,也是頗爲詫異的,果然有一種前世上課學歷史正統論的錯覺,也像是又遇到了一個打《歐陸風雲4》的病友。

不過,慢慢摸清了脈絡後,李素就成竹在胸了。

他知道劉備這是覺得天上突然掉餡餅、還掉得太大了,所以心虛,需要“兼聽則明”,有一個其他視角的臣子幫他附和解讀,以堅定他實施這個計劃的決心。

畢竟事兒太大了,收益也太大了,不鄭重一點,鬧得跟假的似的。

好在,李素本來就是可以今爲古用,洋爲中用,腦子裡案例素材多得是。他可以輕鬆一邊幫劉備建立決心,一邊幫劉備尋找具體落地的操作。

只聽他指點江山地說:“陛下不必擔心,太傅之策,與臣也確實暗合,只能說智者所見略同。而造史奪地成功的明確事蹟,臣可以找到古今華夷多方面的成功例證——

臣這半年多,在雒陽重建蘭臺,還招募了一些安息與大秦而來的學者,獲得了不少西域典籍,裡面有些歷史,可爲陛下此問之鏡鑑。”

劉備不由好奇:“西域亦有如此智者,能爲孔子、左丘明、司馬遷之謀?”

第637章 憋出內傷的周瑜第54章 收服典韋只是開始第1章 我不想被滅口第4章 三月磨一劍第251章 我們被迫開噴第431章 被水淹沒不知所措第415章 旱地行舟的後勤奇蹟第473章 噴瘋了第290章 九月懲處名單第371章 范仲淹王安石都能拿來主義第446章 收拾舊山河第277章 槍打出頭鳥第687章 袁公定然否極泰來第14章 定個親有什麼好墨跡的第424章 對韓遂的最後一戰第10章 鄴則鄴城水漳水第571章 圖窮匕見第501章 稱帝的條件第642章 孟德野望第457章 阿亮的畢業旅行第308章 你過來啊第678章 顧雍還鄉第106章 引盧植救太后第446章 收拾舊山河第11章 取信賈琮第221章 拖就硬拖第219章 當你覺得我還要謙虛一下,這個要價就不算高了第241章 太史慈迴歸第273章 君子可欺之以方第231章 再戰陽平關第167章 時代受益者第396章 官渡陰雲第512章 越輸越急眼第303章 身陷重圍馬孟起第74章 這裡不是落鳳坡第205章 戰象種田第758章 曹子和突圍遇關羽第94章 朝廷不讓去的地方我們絕對不去第432章 元兇授首第388章 諸葛亮出仕第299章 旅遊式偷襲第435章賈詡的B方案第112章 徵西將軍唯車騎將軍馬首是瞻第506章 袁術咬誰誰躲第565章 孫策的真正實力第506章 袁術咬誰誰躲第312章 “黃色計劃泄密”第626章 託名司空,實爲漢相第513章 連敵人也引用你的經文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寶秒到賬第257章 地圖編輯器第424章 對韓遂的最後一戰第538章 折返跑冠軍呂布第25章 胡酋授首(五千字大章)第247章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諸葛亮第32章 羣賢畢至第740章 這次不用你殺故主,傳檄天下辱罵袁紹一頓就行了第654章 互相包餃子第142章 散關縣長法孝直第202章 蠻將歸降,景毅授首第616章 戰略挺近第650章 提前引爆了煙霧彈第490章 “專家解讀”第133章 三天一個郡第777章 好兄弟就是要整整齊齊第786章 我笑那李伯雅無謀,諸葛亮少智第364章 大災之年,過分了啊第708章 千年大計,設計爲本第80章 英雄所見略同第12章 一魚三吃,一功三立第4章 怒殺督郵第138章 劉君朗死戰綿竹第213章 還生病就說明生活條件還是不夠好第165章 先入雒陽者當何如第61章 狗急跳牆第499章 天威折服第511章 龐統詐降救橋蕤第165章 先入雒陽者當何如第88章 天子明詔舉茂才第110章 搜刮京師第188章 淪落爲島夷的公孫度第785章 岌岌可危第160章 諸葛牌護肝寶,肝帝吃了都說好第374章 “天高三尺”李府尹第375章 人才爭奪戰第43章 連滅二賊救泰山第111章 何去何從第763章 三十而相第3章 什麼?州郡兩級領導都是反賊?第15章 這不是訛詐,是友好協商第58章 此功配享孔廟第374章 “天高三尺”李府尹第770章 二袁打出狗腦子第498章 孤欲帝則帝,何須遺詔第16章 蝴蝶效應第749章 街亭分亭博望坡,當道紮營夏侯惇第518章 你這是在懷疑孤的凝聚力麼第409章 承諾不首先使用大殺器第272章 初到荊州第54章 能做皇帝的果然都不傻
第637章 憋出內傷的周瑜第54章 收服典韋只是開始第1章 我不想被滅口第4章 三月磨一劍第251章 我們被迫開噴第431章 被水淹沒不知所措第415章 旱地行舟的後勤奇蹟第473章 噴瘋了第290章 九月懲處名單第371章 范仲淹王安石都能拿來主義第446章 收拾舊山河第277章 槍打出頭鳥第687章 袁公定然否極泰來第14章 定個親有什麼好墨跡的第424章 對韓遂的最後一戰第10章 鄴則鄴城水漳水第571章 圖窮匕見第501章 稱帝的條件第642章 孟德野望第457章 阿亮的畢業旅行第308章 你過來啊第678章 顧雍還鄉第106章 引盧植救太后第446章 收拾舊山河第11章 取信賈琮第221章 拖就硬拖第219章 當你覺得我還要謙虛一下,這個要價就不算高了第241章 太史慈迴歸第273章 君子可欺之以方第231章 再戰陽平關第167章 時代受益者第396章 官渡陰雲第512章 越輸越急眼第303章 身陷重圍馬孟起第74章 這裡不是落鳳坡第205章 戰象種田第758章 曹子和突圍遇關羽第94章 朝廷不讓去的地方我們絕對不去第432章 元兇授首第388章 諸葛亮出仕第299章 旅遊式偷襲第435章賈詡的B方案第112章 徵西將軍唯車騎將軍馬首是瞻第506章 袁術咬誰誰躲第565章 孫策的真正實力第506章 袁術咬誰誰躲第312章 “黃色計劃泄密”第626章 託名司空,實爲漢相第513章 連敵人也引用你的經文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寶秒到賬第257章 地圖編輯器第424章 對韓遂的最後一戰第538章 折返跑冠軍呂布第25章 胡酋授首(五千字大章)第247章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諸葛亮第32章 羣賢畢至第740章 這次不用你殺故主,傳檄天下辱罵袁紹一頓就行了第654章 互相包餃子第142章 散關縣長法孝直第202章 蠻將歸降,景毅授首第616章 戰略挺近第650章 提前引爆了煙霧彈第490章 “專家解讀”第133章 三天一個郡第777章 好兄弟就是要整整齊齊第786章 我笑那李伯雅無謀,諸葛亮少智第364章 大災之年,過分了啊第708章 千年大計,設計爲本第80章 英雄所見略同第12章 一魚三吃,一功三立第4章 怒殺督郵第138章 劉君朗死戰綿竹第213章 還生病就說明生活條件還是不夠好第165章 先入雒陽者當何如第61章 狗急跳牆第499章 天威折服第511章 龐統詐降救橋蕤第165章 先入雒陽者當何如第88章 天子明詔舉茂才第110章 搜刮京師第188章 淪落爲島夷的公孫度第785章 岌岌可危第160章 諸葛牌護肝寶,肝帝吃了都說好第374章 “天高三尺”李府尹第375章 人才爭奪戰第43章 連滅二賊救泰山第111章 何去何從第763章 三十而相第3章 什麼?州郡兩級領導都是反賊?第15章 這不是訛詐,是友好協商第58章 此功配享孔廟第374章 “天高三尺”李府尹第770章 二袁打出狗腦子第498章 孤欲帝則帝,何須遺詔第16章 蝴蝶效應第749章 街亭分亭博望坡,當道紮營夏侯惇第518章 你這是在懷疑孤的凝聚力麼第409章 承諾不首先使用大殺器第272章 初到荊州第54章 能做皇帝的果然都不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