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新城選址是洛神顯聖的意思

“司空這一手‘摻沙子’的節奏掌握得是真好,不疾不徐;阿亮的查漏補缺也可圈可點。居然短短半月之內,就能讓雒陽周邊的民風和民心,有可見的變化。

而且還沒引起本地人明着反彈,歷史遺留的確權明責、定紛止爭也解決得不錯,還利用解決這些事兒,把本地人對官府的不甘,轉移到了外地人身上。”

正月十四,上元節前一天,之前短暫休假了幾天、即將重新投入全力工作的諸葛瑾,再次來到了位於雒陽南宮的尚書檯故址,對上司進行節日拜會。

一路上走馬觀花,雒陽的氣象人心,都比半個多月前有肉眼可見的變化,自然是令諸葛瑾歎服。

今天這場拜會,還略微有些特殊,他特地帶上了家屬一起來拜年——因爲諸葛瑾的妻子甄榮,是李素小妾甄宓的四姐。過年過節的,讓女眷姐妹聚聚,於情於禮都是應該的。

當年甄家那三個年紀大的姐妹嫁人後,劉備還勸過李素納了老四,當時李素明面上找別的藉口拒絕了,多等了四年。實際上就是嫌甄榮沒五妹長得漂亮,沒有別的原因。

這事兒如今說來,或許會令普通人一想起來就覺得尷尬,娶的老婆是李素婉拒過的。

但只要諸葛瑾自己不覺得丟人,那也就沒什麼大不了的。他覺得李司空是要做聖人的,李司空的妾和他的妻是姐妹,完全不存在面子尊卑的問題。

諸葛瑾若有所思的觀望遊覽,很快就到了地方,原本南宮邊緣的尚書檯故址。

當然,這地方早在二袁掌握雒陽時期,就已經被改爲了別的官署。李素來雒陽後,重新整治修繕,又改成了未來的司隸總督衙門。

李素也不算大興土木,主要是粉刷一遍,去去晦氣和凋敝的氛圍。

至於司空府或者丞相府,李素還沒打算在雒陽立刻蓋。

一來麼,在長安如今就有一座司空府,在劉備還沒正式吧朝廷遷回河洛時,李素在雒陽另造司空府也有點忌諱。

二來麼,那玩意兒蓋寒酸了不體面,一下子蓋太好又勞民傷財。還不如再等個一年,等他正式當上丞相了、雒陽周邊百姓也徹底安定閒下來了,再作打算。

諸葛瑾的車駕,因爲帶着女眷,倒也沒有在府門口直接下車,而是繞路走側門直接駛入內院。

這也是李素特許的,他跟諸葛兄弟都不見外。李素得到通報,親自禮賢下士在內院接待。

見到諸葛瑾一行,李素還面露喜色,似乎有好消息要顯擺:

“子瑜今日一定要多喝幾杯,不醉不歸,喝多了就住一夜,明天過完上元佳節再走無妨。”

諸葛瑾謹慎陪笑:“司空逸興遄飛,莫不是近日有什麼振奮人心的喜訊?”

李素捻鬚微笑:“差不多吧,算意外之喜,情理之中。之前我不是一直張榜招賢,想找精通工巧的英才參與規劃、設計新的貢院麼,順便夾帶規劃一下雒陽新城。

原本一直有些技術難處違礙,所以遲遲不能下定選址決心。今日一早,工曹從事桓階來報,說是似有合適的人選,還送來一套簡略的示意草圖和說明。

我看了,確實有點東西,就召來府上詳細陳述。午前應該就到了,來,咱先邊聊邊飲。弟妹也不必客氣,宓兒早就在內宅等着了。”

李素最後半句話,當然是對諸葛瑾的妻子甄榮說的。

甄榮盈盈下拜,禮數不缺,帶着侍女單獨近偏院。

李素和諸葛瑾自去飲酒談論政務不提。

……

甄榮來到偏院,內心還有些忐忑,既激動於快見到妹妹了,又擔心自己因爲激動,而在司空府其他女眷面前失禮,又怕萬一遇到李素府上後宅不和諧,妻妾爭鬥。

甄榮嫁給諸葛瑾之後,因爲諸葛瑾的仕途履歷,這五年曆任蜀郡太守、益州布政使,一直住在成都。所以她跟其他四個孃家姐妹,都是整整四年多沒見了——

如今是199年正月,而劉備陣營194年正月底就出蜀北伐關中了、那年二月初拿下的陳倉,五月底之前拿下的長安,下半年秋收後就陸陸續續把朝臣女眷接去,算下來可不是四年多了。

“但願小妹沒吃苦吧……不過記得當年在無極的時候,兄長們留蔡家人客居修書那段日子,姐妹們都跟蔡姐姐玩得不錯,想來如今也不至於苛待小妹。

那時候蔡姐姐跟大姐關係最好,畢竟其他姐妹都還太年幼,連他們當時修的《駁災異論》、《殿興有福論》和《蔡李公問對》都看不懂。大姐已經稍有學識,又肯虛心聽講,蔡姐姐那時候可喜歡跟她聊了……

唉,算起來都十二年過去了,那時大姐都才十三歲,小妹才四歲,真是恍如隔世。不過小妹如今的學問也不差,至少比大姐當年好些,她人又懂事。如果蔡姐姐還是當年那種以才交友的脾氣,她應該過得不錯吧……”

短短几十步路的遊玩觀賞,甄榮腦子裡居然有點“近鄉情怯”之態,轉了那麼多念頭。

當然了,另一方面也是因爲李府上提前懸掛的上元節裝飾彩燈花燈確實絢爛奪目,讓愛美的少婦數次不經意駐足。

李府上引路的侍女也不催促,只當女客是貪看花燈。

毫無疑問,甄榮這番糾結,完全是白費了。因爲李素的後宅,沒那麼多齷齪事兒。

主要是最近這段時間,蔡琰和甄宓,每天都在想着各自的事兒,大事業,心裡頭敞亮,沒精力雞毛蒜皮。

這個時代本沒有幾個想大事的女人,但到了李素的府上,纔有了環境。

甄榮正在走神,忽然被一聲招呼驚醒。

“小橋,讓你帶諸葛夫人進去,怎得在此徘徊,失了待客之禮。諸葛夫人快請。”

甄榮擡頭看去,原來是李素的妾室之一週櫻在發話,周櫻旁邊還站着一個更爲美貌懸殊的少女,雖然四五年沒見了,長相有很大變化,但顯然是小妹甄宓。

甄宓很會做人,雖然怠慢了外客女眷是該被訓斥的事情,但這個外客是她的親姐姐,所以她便不好開口訓斥作爲婢女引路的大橋。

尤其甄宓也知道大橋雖爲罪官罰沒女眷出身、淪爲奴婢,可也是被夫君寵幸過的。府上諸女,包括妻妾侍女在內,論姿色,只有大橋僅次於甄宓。

甄宓平時連普通婢女都不苛責,要是唯獨苛責這個除了她之外最美貌的,也容易被下人背後說閒話。

而周櫻就不存在這層親疏顧慮了,她可以得體地主持起李府的禮節體面。

另外,周櫻喊大橋“小橋”,這也很正常。

就像一個姓王的婢女被主母喊“小王”。哪怕在孃家的時候排行老大,也是“小王”,都淪爲奴婢了誰還管你這個。

甄榮僵硬一笑:“是我自己貪看府上花燈美妙,不用怪橋姑娘。”

甄宓這才逮住機會開口,一邊上來拉住四姐的手:“姐姐喜歡,明日帶回去一些便是,我們這花燈都掛滿了,有些是一次性的,中間還裝了煙花筒,夜裡點起來纔好看呢,不過點過就燒完了。”

甄榮觸手之處,還恍惚了幾秒,感受小妹的手背,那鮮滑水嫩的柔荑,幽蘭清淡的香味,哪怕她是女人,哪怕面前的是熟悉的親妹妹,依然有些不真實。

甄榮心中暗忖:“小妹四五年沒見,竟能出落如此,真是匪夷所思。雖然當年就覺得她將來定然是仙露明珠、品貌不凡,但也想不到竟會到這種程度……”

她恍惚之間,已經被拉進內室,然後就看到蔡琰若有所思地坐在案頭,凝眉提筆,跟旁邊的黃月英有一搭沒一搭地商量着什麼。

甄榮怕打擾對方正事兒,也不開口。但黃月英眼快,立刻跟她問好,也提醒了蔡琰。蔡琰收回神思,溫言示意甄榮隨便坐:

“阿榮快坐,幾年沒見了吧。誒,月英你也別忙活,今天你也是客,讓侍女給你嫂子倒茶就是了。”

黃月英卻要放低身份,不肯讓蔡琰的侍女沏茶,而是暗示服侍她的小橋給甄榮倒了茶——這個小橋是真小橋,也就是諸葛亮的妾侍。

甄榮接過茶,善意地求教:“李夫人寫些什麼呢?李夫人真是舉世聞名的才女,真是上元佳節臨近,都筆耕不輟呢。”

蔡琰擺擺手:“什麼李夫人長李夫人短的,大家都認識十幾年了,還是叫琰姐。這些事兒,說到底是他們外面男人的事兒,我也不想多聊的——

前些日子,夫君天天在想着雒陽新城選址要最終敲定,他是打算選在成皋東郊、洛水入黃河口子的北岸,靠近邙山東坡。

但是讓人勘測了那麼久,有些難題始終是解決不了。邙山東坡倒也不崎嶇,地勢平整起來很容易。而且也不佔用適合耕田的好地,能把河谷平原還城于田。

唯獨新城會蓋在高於洛水不少的臺地上,未來數十萬甚至百萬人的用水不好汲水,這個問題解決不了,就遲遲不敢拍板。

至於選在河邊狹窄的低地,也是不妥,而且不光光是怕佔耕地的問題——雖然那樣取水是方便了很多,但黃河不比洛水,每年水位漲落很明顯,黃河兩岸還要修堤。城造在低窪易取水處,便宜是便宜了,容易遭水患,還要天天擔心堤壩。

今兒可不是有好消息了,說是有一些金城郡的涼州名工巧匠遠來雒陽揭榜。還說那些人幾年前參加過金城郡的劉家峽水利,還尋訪到幾個西域名工切磋、中西合璧,能解決雒陽新城蓋在高處、依然便利取用百萬人生活用水的問題。

夫君大喜,這才心病落地,敢拍這個板了。不過,新城宣佈定址之前,他還是擔心本地人心不服、原本雒陽舊城的數十萬百姓和官員、讀書人不滿外遷。

畢竟正式宣佈新城之後,會導致目前在雒陽城內的屋舍未來不稀缺了,房價也會降一降。雖然那些人翻不起浪來,能籠絡就儘量籠絡安撫。”

蔡琰說到這兒,也是無奈嘆了口氣。甄榮一直陪着小心很耐心地聽着,但看蔡琰似乎不往下說了,她也只好捧哏追問:“那這事兒和琰姐您又有什麼關係呢?”

蔡琰一愣,淡然一笑:“嗨,瞧我這走神樣兒,說話都沒說完。是這樣的——夫君不知怎得心血來潮,說是他既然要把新城遷到洛水入黃河的位置,那就沿着洛川巡遊勘踏。

說是在洛水入黃之處,黃昏時見了洛神顯聖,以河圖洛書告知,說雒陽久災,乃是洛水與大漢火德交替不諧,雖光武帝時改洛爲雒,去其水旁,依然穩不住長久。

要雒陽久安,需建新城在邙山高處、引洛入黃之處,遠離河洛水面,才得千年安穩。夫君知道我文筆好,就讓我這兩日先把這篇歌頌他遇洛神顯聖的詩賦寫好。說不定還要讓人給詩賦配個畫像。”

甄榮似懂非懂,這才湊過去看,果然蔡琰桌案上擺了一副還沒寫完、多處留白的詩賦。只是先填充了不少靈犀一閃溢美辭藻的優美句子,但乾貨戲肉還沒往裡填呢。

長卷的開頭,倒是已經先寫好了《洛神賦》三個大字的標題,顯然是命題作文。

很顯然,昨天李素給蔡琰安排任務的時候,絲毫沒有對曹植的心理負擔。反正曹植這輩子也寫不出《洛神賦》了,也沒機會得到靈感和素材,與其讓一篇本來就不可能出現的東西浪費掉,還不如稍微利用一下。

而李素畢竟已經穿越過來這麼多年了,他當年就不可能全文背誦《洛神賦》那麼冗長拗口的文章,現在就更記不全了。所以他只是略微知道十來句辭藻華美的名言警句、容貌描寫而已,其他戲肉都要蔡琰自己想。

再說了,遇神的事蹟也跟歷史上完全不一樣,洛神要傳達的神諭也不一樣,那些部分就算背得出來也不能抄。

所以說,整片洛神賦,只有洛神的外貌描寫部分是李素抄來的,其他都是要蔡琰原創。

甄榮卻不知道這些細節,她本着拍蔡琰馬屁的善意,裝模作樣唸了幾句,就由衷大加讚賞: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鬆,髣髴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皎若太陽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淥波……”

“……穠纖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不御。丹脣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

“琰姐的文采真稱得上曠世才女,雖班姑遠不能及矣。”

蔡琰卻是滿頭爬滿黑線:“……這幾句不是我寫的!偏偏都是夫君想的,真是肉麻,非他這等好色之徒,怎麼想得出這樣形容女神美貌的修辭!讓我寫,至少淡雅恬靜十倍!”

甄榮大窘,想要補救,卻是嘴笨,倉促之間愈發詞不達意:“呃……這……不過,司空辭藻也是天馬行空,若非心有神韻,見多識廣,也想不出這種形容。”

你這是補救呢還是補刀呢?

第433章 攻心爲上,攻城爲下第107章 少帝膽怯天下知第284章 逐漸迪化第707章 到了李司空手上,什麼都可以化腐朽爲神奇第348章 奪宮前夜第655章 諸葛亮也有預料不到敵軍增援的時候第438章 人非聖賢,都會衝動第665章 袁紹:孤怎麼看誰都像內奸第762章 德配其位第556章 荊州泥潭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寶秒到賬第290章 九月懲處名單第95章 李中郎回京第658章 張遼:大家要有信心,呂布將軍會來救我們的第33章 星星黃巾可以燎原第644章 許攸掌兵第634章 黃蓋:我不會在翻一座山時跌倒兩次第13章 屁股決定立場第505章 走幾天就有一條好消息第711章 出現在大漢朝的羅馬高架第335章 假裝這是一場靜坐的戰爭第56章 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大漢朝過去兩百八十三年的讀書人都是辣雞第66章 用丹陽兵打丹陽兵第20章 赴戰遼東第284章 逐漸迪化第464章 無聊瑣事第447章 似曾相識的場景第423章 鴻溝停戰協議(五千字大章,附停戰協議地圖)第248章 出來混久了回家還債第742章 準備再打一場昆陽之戰第716章 凌波微步,羅襪生塵第82章 拖人下水第2章 工具人師妹真香第261章 此法可用三百年第344章 追亡逐北第403章 二世紀的新生活運動第742章 準備再打一場昆陽之戰第42章 皇帝直接賣給個人買家,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第676章 蠻夷拓荒周公瑾第24章 洛陽紙貴第557章 步步緊逼第49章 一紙能抵十萬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趕主線時間線)第283章 岳陽樓單扇赴會第12章 一魚三吃,一功三立第460章 不再發生的魏晉玄學第516章 勝利會師第701章 克復兩京,還於舊都第498章 孤欲帝則帝,何須遺詔第540章 諸葛談笑擒賈詡(六千字大章)第85章 巴西三賊第387章 “歷史的倒車”:最後一任益州牧第165章 先入雒陽者當何如第570章 大網收攏第384章 我到底是上次中計了還是這次才中的計?第360章 順天者昌逆天者亡(七千字大章)第425章 四省鎖鑰第568章 秋風得意馬蹄疾第214章 董卓篡位了?第10章 鄴則鄴城水漳水第595章 如仲謀不才,公瑾可自取第157章 臘月渡瀘,深入不毛第717章 用心平而勸誡明第155章 打工人打工魂第661章 地球人都知道三姓家奴有三個乃翁第7章 路見不平一聲吼第329章 果斷只會白給第634章 黃蓋:我不會在翻一座山時跌倒兩次第31章 飲馬遼河第686章 樹倒猢猻散第301章 這點間接證據根本騙不過賈詡第106章 引盧植救太后第461章 蠢蠢欲靜而風不止第79章 張翼德速取定軍山第250章 教壞百姓李伯雅第99章 欽定反賊劉焉第80章 帶着三點五個億的戰利品跑了第279章 後生可畏第703章 司隸校尉的正確打開方式:九卿布政使太守隨便你換第525章 果斷迎擊顏良第23章 屯田不是請客吃飯第602章 大漢天下一盤棋第149章 教科書式的劫營第289章 李素不在時的暗戰第531章 援軍抵達第707章 到了李司空手上,什麼都可以化腐朽爲神奇第227章 奪船避箭五丈原第61章 16歲就這麼陰險真的好麼第548章 溫水煮蟾蜍(五千字大章……)第305章 各取所需老毒物第114章 不要小看劉焉的動員能力第324章 關雲長水淹陳倉第148章 老闆,把還沒燒的魚香肉絲換成龍井蝦仁第15章 這不是訛詐,是友好協商第130章 不過旬日下江州第252章 天胡開局的新年第485章 “要靠道德感化才能治本”第252章 天胡開局的新年第188章 淪落爲島夷的公孫度第733章 統治階級才能學的歷史課第322章 張濟:還沒打我就被包圍了
第433章 攻心爲上,攻城爲下第107章 少帝膽怯天下知第284章 逐漸迪化第707章 到了李司空手上,什麼都可以化腐朽爲神奇第348章 奪宮前夜第655章 諸葛亮也有預料不到敵軍增援的時候第438章 人非聖賢,都會衝動第665章 袁紹:孤怎麼看誰都像內奸第762章 德配其位第556章 荊州泥潭第50章 官位秒回收,元寶秒到賬第290章 九月懲處名單第95章 李中郎回京第658章 張遼:大家要有信心,呂布將軍會來救我們的第33章 星星黃巾可以燎原第644章 許攸掌兵第634章 黃蓋:我不會在翻一座山時跌倒兩次第13章 屁股決定立場第505章 走幾天就有一條好消息第711章 出現在大漢朝的羅馬高架第335章 假裝這是一場靜坐的戰爭第56章 我不是針對你,我是說大漢朝過去兩百八十三年的讀書人都是辣雞第66章 用丹陽兵打丹陽兵第20章 赴戰遼東第284章 逐漸迪化第464章 無聊瑣事第447章 似曾相識的場景第423章 鴻溝停戰協議(五千字大章,附停戰協議地圖)第248章 出來混久了回家還債第742章 準備再打一場昆陽之戰第716章 凌波微步,羅襪生塵第82章 拖人下水第2章 工具人師妹真香第261章 此法可用三百年第344章 追亡逐北第403章 二世紀的新生活運動第742章 準備再打一場昆陽之戰第42章 皇帝直接賣給個人買家,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第676章 蠻夷拓荒周公瑾第24章 洛陽紙貴第557章 步步緊逼第49章 一紙能抵十萬兵(再次五千字大章,追趕主線時間線)第283章 岳陽樓單扇赴會第12章 一魚三吃,一功三立第460章 不再發生的魏晉玄學第516章 勝利會師第701章 克復兩京,還於舊都第498章 孤欲帝則帝,何須遺詔第540章 諸葛談笑擒賈詡(六千字大章)第85章 巴西三賊第387章 “歷史的倒車”:最後一任益州牧第165章 先入雒陽者當何如第570章 大網收攏第384章 我到底是上次中計了還是這次才中的計?第360章 順天者昌逆天者亡(七千字大章)第425章 四省鎖鑰第568章 秋風得意馬蹄疾第214章 董卓篡位了?第10章 鄴則鄴城水漳水第595章 如仲謀不才,公瑾可自取第157章 臘月渡瀘,深入不毛第717章 用心平而勸誡明第155章 打工人打工魂第661章 地球人都知道三姓家奴有三個乃翁第7章 路見不平一聲吼第329章 果斷只會白給第634章 黃蓋:我不會在翻一座山時跌倒兩次第31章 飲馬遼河第686章 樹倒猢猻散第301章 這點間接證據根本騙不過賈詡第106章 引盧植救太后第461章 蠢蠢欲靜而風不止第79章 張翼德速取定軍山第250章 教壞百姓李伯雅第99章 欽定反賊劉焉第80章 帶着三點五個億的戰利品跑了第279章 後生可畏第703章 司隸校尉的正確打開方式:九卿布政使太守隨便你換第525章 果斷迎擊顏良第23章 屯田不是請客吃飯第602章 大漢天下一盤棋第149章 教科書式的劫營第289章 李素不在時的暗戰第531章 援軍抵達第707章 到了李司空手上,什麼都可以化腐朽爲神奇第227章 奪船避箭五丈原第61章 16歲就這麼陰險真的好麼第548章 溫水煮蟾蜍(五千字大章……)第305章 各取所需老毒物第114章 不要小看劉焉的動員能力第324章 關雲長水淹陳倉第148章 老闆,把還沒燒的魚香肉絲換成龍井蝦仁第15章 這不是訛詐,是友好協商第130章 不過旬日下江州第252章 天胡開局的新年第485章 “要靠道德感化才能治本”第252章 天胡開局的新年第188章 淪落爲島夷的公孫度第733章 統治階級才能學的歷史課第322章 張濟:還沒打我就被包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