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偃皋新區

或許有些人對於李素“重創袁紹之後繼續留一年間歇期種田恢復、然後再掀起統一戰爭”的節奏不能理解,覺得李素是在延長天下百姓的痛苦。

但李素確實是非常嚴謹深思熟慮的決策,哪怕仁民愛物如劉備,以及其他漢室高層文官戰略家,也都很認可這個節奏。

河南尹與河內上黨、一切與關東諸侯接壤的區域,在之前一年多的相持拉鋸戰、防守反擊裡,破壞太嚴重了。

最慘的河內人口死了六成都不止,尤其是袁紹最後階段夏天軍中爆發霍亂、還試圖決水導致沁水這些改道。運糧徭役加戰亂加水災加瘟疫,這麼多重打擊,河內一個郡死幾十萬人口一點都不誇張。

道路被破壞,堤防被破壞,河流有改道風險,百姓還死光了,怎麼通過這些爛地快速繼續進攻袁紹?肯定要花一年時間,在司隸地區恢復生產和基礎設施,而且利用這一年,在雒陽和河內正經造點運輸船隻甚至戰船。

之前諸葛亮是造了那種“一次性棄輪下水後就無法再上岸變車”的“水陸兩用大篷車2.0版”,讓漢軍可用的後勤船隻尺寸又變大了一號,不過那東西只是在沁水裡用用。

即使現在劉備奪取整個河內,可以從懷縣和平皋把沁水的船駛入黃河。但這些加大號的篷車改船,面對黃河裡航行的正經大中型戰船,依然是劣勢非常大的。

袁紹要是把鬥艦艨艟開過來,還是可以碾壓諸葛亮那種水陸兩用、比走舸略大一些,但不如艨艟的湊合貨。

所以,還是利用好這一年,在孟津、成皋、平皋,好好造船,將來紮紮實實沿着黃河推進。

更何況,袁紹之死隨時可期,“袁家三兄弟迫之急則抱團、緩之則自相圖害”的道理,劉備陣營高層都已經形成了共識。這個利好因素不充分利用才叫傻。

戰爭多拖一年所要多死的百姓,肯定不如“充分利用袁家兄弟內訌分列”這個利好因素所能少死的百姓更多。

站在天下人民的立場上,李素選的路線也比速攻統一流總死人數更少。

既然如此,就安安心心最後集中建設多種一年田,促成袁家分裂的實現。

李素未來一年多的司隸校尉/司隸總督的工作任務,已經非常明確了。

種完這波田,當天下重新陷入戰亂之時,李素也可以卸掉那些雜七雜八的級別比較低的地方職務,直接坦坦蕩蕩當丞相了。

孔子三十而立,李子也自當三十而相。

……

進入雒陽城之後,李素和諸葛亮兩家都略微休整了三五日,緩解旅途勞頓。

李素在當地幾乎擁有生殺予奪之權。目前暫時也就同樣駐紮在雒陽的關羽可以管管他,跟李素算是平級。

所以李素來後第一天,關羽就上門找他喝酒、敘別來交情,連帶着在上黨帶兵駐防的張飛,也趁着冬天戰事結束,跟着回了雒陽。

畢竟李素和劉備在長安已經敘舊了個把月,而關羽張飛自從去年秋天李素南下之後,就沒見過。他們怎麼肯放棄跟伯雅這麼懂享受生活的人敘舊的機會呢。

但關羽過完年之後,肯定要回河北就食,並且着手開春後滅呂布的事兒,所以到時候最多隻有張飛繼續留下。

張飛本來就是負責中路防區的,之前長期駐防弘農沒仗可打,是河北戰役最後階段才借調他去跟着完成總攻。現在河南戰場重新打通、雒陽光復,張飛當然要繼續負責與曹操對峙,主要駐防區域從函谷關前移到虎牢關。

不過張飛如今的官職地位都已經比李素略低,明年開春關羽一走,李素就是司隸地區無人能管的土皇帝。

關張這些老朋友來訪,肯定是要好好招待的。李素和一衆長安來的陪同官員都一起作陪。

只可惜河南尹雖然是和平光復、整個河南尹地區也平穩接收了二三十萬百姓,但還是比較窮,一時沒有物資供李素深度奢靡。

山珍野味沒多少,野獸都被百姓打得不多了,畢竟朱儁活着的時候這兒不到三十萬百姓要養兩萬兵,還有那麼多官員,負擔太重。

能吃的都被百姓吃了,連北邙山的野獸生態環境都不太好。

冬天也沒什麼菌菇可以採摘,李素怕死也不吃任何看上去不熟的菌菇,所以山珍是完全沒有。

只能是吃吃尋常養的家畜家禽,要吃野生的葷菜,唯有靠捕撈黃河鯉魚。

畢竟黃河上下游數千裡是通的,魚會洄游。就算雒陽、河內周邊的百姓窮得不行,拼命捕撈,上游的魚還是會漂下來,捕不完的。

李素無奈,只好趁機指揮自己府上的廚子,想辦法能不能搞點糖醋汁勾芡的做法,弄一道“黃河鯉魚焙面”。

大災之年,不能太過分嘛。

……

李素作爲司空、公爵,他府上設宴還是可以輕鬆弄到至少兩尺多長的黃河鯉魚,他本人陪關羽張飛吃的更是有三漢尺(70釐米)。

黃河鯉魚土腥味重,那是因爲古人吃魚不知道把魚的腥線抽了。李素原先都看不起吃鯉魚,也就沒讓他府上的廚子改良過鯉魚的烹飪方法。

現在輪到他自己也躲不過去了,只能是把他所知道的生活常識跟廚子交代一下。

大鯉魚抽了腥線,糖醋調味、蔥姜酒進一步祛腥,也就可以入口了。再配上快速過油炸制的細面。

這道菜基本上要陪李素度過在雒陽的難熬臘月,想吃野生的葷菜沒有別的選擇。明年開春、種田事業略有小成,纔會有別的好東西吃了。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後世他在京城畢業後工作、偶爾有一兩年因爲業務需要被“發配”到還未建設完成的雄安新區出差,然後不得不跟民工們一樣排隊在地攤上買盒飯吃。

這一世,長安這個舊都旁邊的“更舊都”雒陽,是不會自發變成“新都”的,要靠李素自己的規劃和建設。

他躺着什麼都不幹,雒陽就一直是“更舊都”。他只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沒有別的選擇。

這天,大約是十二月初三。李素草草把上任的工作交接完成後,關羽張飛繼續來他這兒蹭飯喝酒,順便聽他聊聊工作開展上有沒有什麼困難。

肉菜和新鮮蔬菜都不是很充足,不過鹹菜、醃臘肉食和酒倒是管夠。所以幾人也吃喝得不亦樂乎。

李素離開長安之前,剛剛把高度酒、青瓷這些奢侈品工業稅的徵稅辦法理清了,劉巴已經開始正式實施。

而這項稅制改革的第一個直接影響,就是長安周邊地區已經放開了對高度酒的消費管制——

畢竟現在商家生產蒸餾酒要額外承受五倍於普通薄酒稅率的懲罰性奢侈稅,所以生產總量不會太多,蒸餾酒的流通價格會極爲昂貴。

江陽老窖和五糧液動輒一斗近萬錢,也沒幾個富豪喝得起。所以張飛也不用藏着掖着了——車騎將軍就是有錢,天天喝好酒有誰不服嘛?

哪怕李素不喜歡高度酒,府上不多收藏,張飛也會自己帶來,李素只要出鯉魚焙面供他下酒就行。

此刻,張飛自己一個人幹了一壺四十三度江陽老窖後,一邊咂咂嘴,一邊就着幾個蒜瓣大口吃着黃河鯉魚焙面,那吃相也是讓人側目。

沒辦法,關羽張飛都覺得李素吃鯉魚的祛腥手法還是太斯文,光靠蔥姜料酒怎麼夠?還是有略微的腥味,他們就選擇吃幾口魚嚼一瓣蒜,過過味兒。

李素看得是掩鼻不已:什麼粗鄙吃相!嚼蒜的味兒,不比已經蔥姜祛腥後僅剩的那一點鯉魚味更難受麼!要是能忍受蒜味,李素不會自己讓廚子澆上油淋蒜蓉啊!生大蒜多辣!

這種吃法簡直是“驅虎吞狼”,除狼而得虎,得不償失!

張飛卻不覺得什麼,反而覺得伯雅寒冬臘月的,還拿個摺扇遮鼻子,太矯揉造作了!天氣那麼冷拿個屁的扇子!

張飛擦擦嘴,打個飽嗝,問道:“伯雅,你這司隸校尉,如今可有什麼難處?明年在雒陽這邊,有沒有要大興土木的?

還是就指望高順那邊十八萬新兵拉去修博望和葉縣、昆陽之間的運河了?要是有什麼大拆大建,高順那邊的人不夠用,俺這邊幫你徵。反正大哥不讓打曹操,明年河南這邊的兵也閒着沒仗打。”

李素依然用摺扇遮着鼻子:“大興土木是肯定要的,我來了雒陽,怎麼着也得整治舊觀,不過用不到你那些精兵來徭役了。

眼下我不缺民夫,倒是還缺點擅長整治地方的文官,少不得慢慢問陛下分批調過來。南陽運河那邊的事兒,我準備交給國淵,他雖是工部尚書了,常駐京城,遇到這種大事兒,還是該親臨一線。

另外將作監的張裔,過陣子也要想辦法調過來。一直留在犍爲郡管那些將作五校的工坊也不是事兒,未來朝廷的軍工重心不可能一直放在益州。

益州那邊的工務,反正也走上正軌了,稅改之後,未來都是官督民辦,活兒會少很多,日常管理讓鹽鐵校尉王連一個人兼着就是了。張裔調到雒陽,重建雒陽的活兒如果做得好,我表奏陛下升他爲將作大匠。”

如果真有機會當將作大匠,那個賞格誘惑力還是很大的,畢竟屬於副卿級了,跟工部侍郎平級。

將作監跟工部的關係,大致相當於中建公司和建設部的關係,一個是最大的基建領域“央企”,一個是建設的行政主管部門。

將作監下屬的五校,也就是左校右校這些,則是類似於後世的“中建第幾局”之類。只不過將作監不光做政府工程,也做軍工生產,包括戰車戰船,所以五個校是分產業領域的。

李素這幾天略微盤點了一下,就覺得他手頭搞種田建設的內政人才還是不夠,想從後方州郡調動。

他這是恨不得把諸葛瑾都弄來,只可惜諸葛瑾已經是益州布政使了,沒有足夠高位的話,拉過來不好安置,還是過完年再說吧。

關羽張飛聽了李素這氣勢,卻是有些驚訝,連關羽都放下筷子:“伯雅,聽你這意思,雒陽這邊的大興土木,規模還不小?

我勸你一句,畢竟雒陽是無血開城,雖然沒有恢復桓靈時的舊觀,但畢竟不算殘垣斷壁,朱儁治雒陽時的與民休息、恢復修繕,也都保留了。

你過於大拆大建,會不會勞民傷財?難道是你走之前,大哥交代你的?覺得雒陽的北宮太小,不足以未來繼續充作皇宮使用?非得把南宮也重建了?”

李素知道關羽是好心,憐憫百姓辛苦。而且關羽和趙雲七年半前跟朱儁孫堅一起北伐討董,把雒陽救下來了,免於被董卓放火徹底燒燬,他對於自己的歷史成果是有感情的。

關羽不希望當初自己辛辛苦苦趕死趕活搶救下來的東西,再被部分拆毀重建。

如此一來,這一世的雒陽雖然不比原本歷史上198年的雒陽那麼破,修修補補湊合着還能用,卻也阻撓了徹底翻新、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未來這個半成品湊合的樣子,當重新統一後的大漢的國都,肯定是不夠的。偏安割據狀態下可以暫時不講朝廷的氣象威嚴,但統一之後一定要體面。

李素當然也不想勞民傷財,所以其實從長安來的一路上,小半個月時間都在琢磨這個問題。

如今安定下來才幾天,把雒陽的工作交接了,李素心裡也有了點計劃。

既然朱儁把一半多的雒陽城舊址都保留了下來,舊的能用就繼續用,拆除重建這種浪費人力物力的事情儘量少做。

李素覺得,還不如在伊洛平原範圍內、雒陽周邊不超過一百多裡,再另外起一座新城,“疏解雒陽的非首都職能”。

這樣把工商業人口都從雒陽主城遷出去,往東邊虎牢關靠一點,既便於漕運,多多少少可以借鑑後世北宋汴梁的漕運之利,緩解轉運浪費。

同時,也可以緩解一部分雒陽的“特大城市病”,把桓靈時期雒陽地價、房價太高,生活成本過於膨脹、底層百姓苦不堪言等等問題,緩解一下。

現在河南尹人口經歷屢次大戰洗牌,只剩三十萬不到一點兒,“土著拆遷”的問題自然就不存在了,正好方便李素在白紙上作畫,規劃一個雒陽新城作爲首都周邊的經濟中心。

李素就趁着酒席私宴氛圍還不錯,把自己這個想法,大致跟關羽描述了一下:

“我打算在成皋或者偃師之間,亦或是孟津,伊洛水入黃河的水運便利樞紐處,另擇地建設新城。

新城不必有跟雒陽一樣高峻的城牆,防禦設施也不必修築過多,反正以後只是民間富戶、工商業者、普通百姓居住的地方。

陛下的朝廷和百官、以及爲百官服務的人,還是住在雒陽舊城。軍事上重點防禦舊城就行。新城有兩三丈的城牆,還有虎牢關和北邙山爲依託,就夠用了。”

第446章 收拾舊山河第223章 紙包不住火第136章 劉焉的垂死一搏第753章 三合一毒打你一次性挨完了吧第76章 趙雲小兒,漢中大將楊任在此!(四更)第391章 閻象舌戰諸葛亮第156章 調兵遣將第374章 “天高三尺”李府尹第39章 天下何處得此賢才?第314章 賈文和佔北原渭橋,法孝直用木牛流馬第674章 周瑜覆滅第717章 用心平而勸誡明第679章 平定吳越第648章 謀士多有謀士多的壞處第624章 瘋狂生長的兵法思想樹(七千字大章)第594章 赤壁烏江(第二更還是六千字)第620章 一段恩怨的終結第377章 歷史進入了深水區第255章 諸葛子瑜可爲大司農第546章 科舉雛形第450章 王朗殉國第598章 刺蝟呂蒙第7章 三手準備第427章 從來沒打過這麼富裕的仗第74章 黃天蕩測試版第372章 收網第738章 呂將軍不要衝動咱談談條件第516章 勝利會師第721章 司空面前只有僞神第370章 放長線釣大魚第310章 威逼利誘第660章 不犯點兵家大忌,敵人都不敢跟我打第265章 荊益一盤棋第187章 你這不是出賣朋友,是治病救人第261章 此法可用三百年第541章 袁紹擁立第61章 狗急跳牆第338章 反間反間計的反間計(八千字大章)第201章 居然真有人敢面對鼓譟睡大覺第355章 拿個真發明造假(三更!第三更四千字)第50章 鄭玄諸生入彀中矣第20章 赴戰遼東第517章 天下諸侯都在忙着瓜分戰果第81章 要臉就得花更多錢第196章 景毅的抗劉三策第195章 剛案發就攻下案發現場第83章 無血開城下南鄭(三更)第777章 好兄弟就是要整整齊齊第384章 我到底是上次中計了還是這次才中的計?第26章 兵越打越多第675章 于禁:這個劇本怎麼和程普的下場那麼相似?第189章 屯兵犍爲尋釁端第302章 馬超過街亭第318章 世界線收束第597章 呂蒙死於此樹下?第363章 百廢待興第187章 你這不是出賣朋友,是治病救人第714章 飯要一口一口吃第646章 管你幾路來第327章 不到渭河心不死第441章 光復武威第381章 大行令楊修第573章 貪心不足望當陽第339章 臨陣倒戈段忠明第625章 你這動員效率還不如曹操第213章 還生病就說明生活條件還是不夠好第579章 江陵舌戰第27章 好戰略也要有好執行第686章 李素終究只是個修水利的第6章 赴常山第339章 臨陣倒戈段忠明第427章 從來沒打過這麼富裕的仗第212章 克竟全功思北歸第613章 堂堂之師第674章 周瑜覆滅第106章 引盧植救太后第491章 連遭喪變第519章 還價越還越慘就沒人還了第180章 千金市骨諸葛亮第647章 以消耗袁紹有生力量爲任第112章 徵西將軍唯車騎將軍馬首是瞻第451章 大漢是一個有機的整體第261章 此法可用三百年第388章 諸葛亮出仕第755章 首先排除一個正確答案第433章 攻心爲上,攻城爲下第734章 狂造核心李伯雅第42章 皇帝直接賣給個人買家,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第296章 決賽圈王者第667章 諸葛亮:你覺得以我的智商,會錯過這種白給的機會麼?第453章 勢如破竹、直撲龍編第672章 周都督:李素下來戰書,約我等明日決戰,如何對敵?第445章 葡萄美酒夜光杯第425章 四省鎖鑰第405章 四兩撥千斤第94章 朝廷不讓去的地方我們絕對不去第529章 不是徐晃無能,而是“陰間歸來”的賈詡太狡猾第339章 臨陣倒戈段忠明第609章 袁紹軍:哼!沒有人比我們更懂挖地道第109章 吃完上家吃下家
第446章 收拾舊山河第223章 紙包不住火第136章 劉焉的垂死一搏第753章 三合一毒打你一次性挨完了吧第76章 趙雲小兒,漢中大將楊任在此!(四更)第391章 閻象舌戰諸葛亮第156章 調兵遣將第374章 “天高三尺”李府尹第39章 天下何處得此賢才?第314章 賈文和佔北原渭橋,法孝直用木牛流馬第674章 周瑜覆滅第717章 用心平而勸誡明第679章 平定吳越第648章 謀士多有謀士多的壞處第624章 瘋狂生長的兵法思想樹(七千字大章)第594章 赤壁烏江(第二更還是六千字)第620章 一段恩怨的終結第377章 歷史進入了深水區第255章 諸葛子瑜可爲大司農第546章 科舉雛形第450章 王朗殉國第598章 刺蝟呂蒙第7章 三手準備第427章 從來沒打過這麼富裕的仗第74章 黃天蕩測試版第372章 收網第738章 呂將軍不要衝動咱談談條件第516章 勝利會師第721章 司空面前只有僞神第370章 放長線釣大魚第310章 威逼利誘第660章 不犯點兵家大忌,敵人都不敢跟我打第265章 荊益一盤棋第187章 你這不是出賣朋友,是治病救人第261章 此法可用三百年第541章 袁紹擁立第61章 狗急跳牆第338章 反間反間計的反間計(八千字大章)第201章 居然真有人敢面對鼓譟睡大覺第355章 拿個真發明造假(三更!第三更四千字)第50章 鄭玄諸生入彀中矣第20章 赴戰遼東第517章 天下諸侯都在忙着瓜分戰果第81章 要臉就得花更多錢第196章 景毅的抗劉三策第195章 剛案發就攻下案發現場第83章 無血開城下南鄭(三更)第777章 好兄弟就是要整整齊齊第384章 我到底是上次中計了還是這次才中的計?第26章 兵越打越多第675章 于禁:這個劇本怎麼和程普的下場那麼相似?第189章 屯兵犍爲尋釁端第302章 馬超過街亭第318章 世界線收束第597章 呂蒙死於此樹下?第363章 百廢待興第187章 你這不是出賣朋友,是治病救人第714章 飯要一口一口吃第646章 管你幾路來第327章 不到渭河心不死第441章 光復武威第381章 大行令楊修第573章 貪心不足望當陽第339章 臨陣倒戈段忠明第625章 你這動員效率還不如曹操第213章 還生病就說明生活條件還是不夠好第579章 江陵舌戰第27章 好戰略也要有好執行第686章 李素終究只是個修水利的第6章 赴常山第339章 臨陣倒戈段忠明第427章 從來沒打過這麼富裕的仗第212章 克竟全功思北歸第613章 堂堂之師第674章 周瑜覆滅第106章 引盧植救太后第491章 連遭喪變第519章 還價越還越慘就沒人還了第180章 千金市骨諸葛亮第647章 以消耗袁紹有生力量爲任第112章 徵西將軍唯車騎將軍馬首是瞻第451章 大漢是一個有機的整體第261章 此法可用三百年第388章 諸葛亮出仕第755章 首先排除一個正確答案第433章 攻心爲上,攻城爲下第734章 狂造核心李伯雅第42章 皇帝直接賣給個人買家,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第296章 決賽圈王者第667章 諸葛亮:你覺得以我的智商,會錯過這種白給的機會麼?第453章 勢如破竹、直撲龍編第672章 周都督:李素下來戰書,約我等明日決戰,如何對敵?第445章 葡萄美酒夜光杯第425章 四省鎖鑰第405章 四兩撥千斤第94章 朝廷不讓去的地方我們絕對不去第529章 不是徐晃無能,而是“陰間歸來”的賈詡太狡猾第339章 臨陣倒戈段忠明第609章 袁紹軍:哼!沒有人比我們更懂挖地道第109章 吃完上家吃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