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 李素:都說我心臟,程昱的心也一樣髒

沙摩柯斬殺李通之後兩天,也是五月份的最後一天,彙報大別山區安豐郡數縣遭遇的緊急軍情,總算是快船快馬並用,送到了駐紮在居巢的夏侯惇手中。

其實,要說安豐郡到廬江郡的直線距離,還真不遠,從地圖上看這兩個郡就是接壤的,安豐到居巢直線距離才三百五十里,快馬通報緊急軍情,怎麼也不用走兩天才對。

只不過兩郡邊界的地形同樣是難行的山區,所以得先坐小船往北兜個大圈子離開大別山區、進入淮河,然後才能快馬沿着淮河往東、再折往南越芍陂、淝水,經合肥、巢湖,抵達居巢。

三百多里路走整整兩天,都能跑死馬。

而同一天,南線的于禁和李典處在什麼狀態呢?于禁剛好在一天前放棄了銅山繼續往長江下游撤,並且把他繼續收縮的軍情也通報到了夏侯惇那兒。

所以很顯然,包括于禁自己都覺得可信的“李素得到的援軍都是劉備精銳,絕不是新兵和不習水戰的袁紹軍戰俘”等情報、乃至全部相關證據,他也都提交到了夏侯惇這兒。

另外,就在前一天傍晚,曹操給夏侯惇派來擔任參軍的謀士程昱,也是剛剛纔到居巢。昨晚夏侯惇還安排了盛大的酒宴款待程昱,很客氣地讓程昱好好指點他佈防,幫他多多出謀劃策。

最後因爲賓主盡歡喝得有點多,夏侯惇和程昱都有些宿醉,睡得很晚才起。

於是乎,夏侯惇就是在這種迷迷糊糊的狀態下,被身邊親隨從牀上推醒,告訴他這一連串的噩耗的。

“吵死了!不知道本將軍款待程長史很辛苦嘛!”

被人喊醒的時候,夏侯惇的起牀氣還不小,接過麻布巾狠狠揉了揉眼睛,擦掉眼屎,才覺得頭疼稍稍好些了。

這一世的他並未和呂布軍單獨正面死磕過,所以他還是“真.完體將軍”,雙目都保存得很完好,一顆都沒瞎。滿臉大鬍子,身材魁梧長相很是威嚴

他稱程昱爲程長史,自然也是因爲這一世程昱的官職也被蝴蝶效應影響了——曹操沒有挾到天子,所以部下的官都只能在車騎將軍體系內給。

程昱地位畢竟不如荀彧,無法委任爲一州牧守,至今還只是“車騎將軍長史”。同理,如今的郭嘉也只是“車騎將軍司馬”,看品秩才一千石。

不過懂行的人都知道,品秩不是關鍵。有沒有權柄和影響力,關鍵還是看是否是曹操的近臣心腹幕僚。曹操是車騎將軍,他身邊的長史司馬主簿,實權都不比外放的刺史小。

親隨小吏等夏侯惇稍稍發泄過了,總算有機會開口,把詳細噩耗一一說清:

“將軍,安豐郡的安豐縣和鄠婁縣,因爲之前曹仁將軍把那邊的守軍都抽調幾乎一空、去支援李典校尉的江北岸防。結果被翻越大別山而來偷襲的漢軍王平部攻破。

安豐太守李通疑似殉國,主公新封的豫州刺史徐璆駐淮南的陽淵、下蔡,手頭還有數千新募屯田農兵,昨日聞訊後也試圖立刻反撲奪回。

但是在進入決水谷後不遠,中了王平的無當飛軍埋伏,士卒死傷潰散,徐璆徐使君也是冒死突圍纔回到下蔡,一併加急派人求援。

另外,上述只是豫州安豐郡地界遭到的攻擊和損失,根據徐使君所報,劉備的人應該是在整個大別山南北並進的,所以主嶺南麓的揚州蘄春一帶,估計也被一併襲擾了。

從敵軍宣揚的戰果來看,他們宣稱攻破了蘄春的邾縣,還要包圍蘄春縣,若是真如敵軍所言,怕是整個大別山區各縣,都要遭劉備軍的肆虐。蘄春那邊的情況,最多一兩日內,就會有回報了。”

夏侯惇越聽越是心驚,懵逼了好幾秒,然後讓人立刻取來地圖查看。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就驚愕於劉備軍居然在西北-東南綿延三百多裡的大別山區,都發動了全線挺近。

大別山的主嶺近似呈一個“Y”字形,只不過“Y”的那兩斜比較長,而一豎比較短,正是豫州和揚州、荊州的交界(所以近代那裡的遊擊根據地叫“鄂豫皖邊區”,在漢朝就是“荊豫揚邊區”)

在沙摩柯和孟信動手之前,只有“Y”字的西南邊三分之一、也就是荊州部分是李素的轄區。

現在既然讓他們翻山往東北推進,自然會同時對“Y”右上角那一撇的南北兩側動手。那一撇的北邊就是豫州的幾個縣,那一撇的南邊則是揚州的幾個縣,兩邊遭的罪程度不分輕重。

夏侯惇聽得頭皮發麻,緩過味兒來之後,連忙讓人請程昱來一併商議對策。

結果還沒商議幾句,果然壞消息接踵而來。

剛剛這天正午時分,南邊大別山揚州一側的蘄春也來急報了,一切如豫州徐璆聽“王平”吹噓的那樣:

邾縣被奪取了,蘄春都被包圍了,只剩下貼着長江北岸、與廬江郡接壤的潯陽縣,因爲是江防重鎮,有曹仁分兵把守,纔沒受到威脅。

潯陽這地方,就在柴桑對岸的江北,曹仁要防止柴桑的漢軍從鄱陽湖裡殺出來、在北岸登陸。所以那個點兵力還是很充足的,有五千精銳戰兵守城,還有大批農兵、屯田兵。潯陽以西的地區,基本上都丟了。

“程先生,眼下如何是好?李素怎會忽然聲勢如此浩大?王平的無當飛軍有多少規模?主公之前還在調集兵馬,聽袁紹說宛城高順增兵威脅很大,要幫袁紹協防潁川。

現在汝南、淮南都被王平翻了大別山襲擾,豈不是汝南、淮南這些原本依託山險不必留重兵的地方,也要處處留兵防守了?敵人是不是虛張聲勢?”

程昱畢竟也是智力90幾的頂級謀士了,如今在曹營內,論兵法戰策,也就略遜於郭嘉,甚至高於荀彧。

賈詡已經死了,司馬懿還未被曹操提拔到高位,其他人論洞察之深遠,都不是程昱對手。這樣的人,當然不是那麼好騙的。

哪怕對面是李素做局,還提前讓因爲預設立場而傾向於相信的周瑜,也盲信了,到了程昱耳中,他依然憑本能就嗅到一絲陰謀的味道。

程昱謹慎地沉吟道:“從目前看到的消息來說,水路的于禁、還有陸路的曹將軍李典校尉,都有充分證據證明李素確實得到了劉備大量精銳部隊的補充增援。

可是,王平真要是從太行調到江夏,他爲何要如此高調呢?換言之,站在劉備的利益立場上,縱然他篤定袁紹是優柔寡斷之人,被他之前的造勢嚇住、有機會也不敢進攻。

可劉備從北線抽調精兵到南線助戰,終究是應該越隱秘越好,沒道理故意讓袁紹知道他把精兵南調了。”

程昱這個想法,跟原本官渡之戰前,曹操對“先對付袁紹還是先對付剛剛殺了車胄偷了徐州的劉備”的決策,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事兒演義裡爲了給劉備貼金,寫的是曹操先讓劉岱王忠詐稱他本人出馬、送了一波人頭。

但正史上並沒有這些花裡胡哨的騷操作。曹操是直接以徐州爲重親自徵劉、反而在黎陽面對袁紹那一側虛立旗號。

在程昱看來,劉備此刻派援軍給李素,道理是一樣一樣的:有實利者無虛名,有虛名者無實利。

李素那麼陰的人,那麼喜歡詐騙,怎麼可能讓戰略佈局名實相符呢?總特麼得有一點貨不對板吧!

夏侯惇很重視程昱的意見,他有些擔憂地補充詢問:“如此說來,先生覺得大別山裡的有可能不是王平?”

程昱不敢把話說滿:“這也不好說,至少周瑜、于禁那邊的情報,是看不出絲毫破綻和可疑,李素確實是得到了劉備很大的增援。或許他就是爲了掩飾,實則虛之,也未可知。

目前只能說消息還不足,我無法排除另外幾種可能性。如果再稍作偵查,疑點都能排除,真相必然浮出。”

夏侯惇:“先生以爲還有哪些可能?”

程昱捻鬚想了想,慎重地請夏侯惇把通報軍情的信使又喊上來,詳細盤問了幾個細節問題,包括

“安豐守軍得知對方是王平,究竟是在什麼情況下得知的?王平有沒有刻意宣揚自己的身份?還是在包圍攻城之後才宣揚的?”

“對於那些明顯攻不下來的城、只是打算搶一把就走、有沒有故意暴露自己的身份?”

一連串的問題,問得信使是如履薄冰,拼命回憶,唯恐自己記錯了。最後的答案無非是:

王平並沒有在攻打那些外圍搶一把就走的城池時,宣揚自己的身份,甚至都沒有亮明旗號。只是在那幾座被合圍、後來也被攻陷的縣城圍城戰中,宣揚了自己身份。

一旁的夏侯惇等人聽了也是暗暗慚愧,心說程先生真是心細,一切都從實際細節出發,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不會盲目鐵口直斷下結論。

程昱把所有細節問清楚後,才略有把握地盤點:“如果王平是真的,而李素又確實讓他這樣宣揚了,我覺得理由有三。

第一,最簡單的,就純粹是爲了攻打大別山區數縣時,嚇住我們的守軍,以期他們自覺力量懸殊、不敢抵抗就直接投降。李通這樣死戰到底的忠義之士,畢竟是少數。

其次,我覺得李素可能是想把事情鬧大,吸引我們用更多的兵力去防守汝南等地,而分薄了主公派往潁川和支援周瑜的那兩路兵馬。畢竟主公就算吞併了袁術殘部,總共也就這二十萬人馬,分三處用,免不了厚此薄彼。

最後,我覺得李素還有可能是希望王平把聲勢打出來,吸引更多原本就在淮南大別山區周邊搖擺不定的中間勢力,或者其他可以拉攏的人,讓他們覺得跟着王平有希望,主動投效,讓李素的聲勢再白白壯大。”

夏侯惇瞳孔微微一收縮,捻鬚想了想:“拉攏當地搖擺之人?莫非,先生是指那些當初就被袁紹袁術擊敗驅趕、逃進山裡又被李通等人逼迫的劉闢、龔都等無能黃巾餘孽?這些人能成什麼事兒?”

不是夏侯惇看不起劉闢、龔都,而是這一世的汝南黃巾軍殘部也確實比歷史同期更爛。袁術在天下和平的那兩年裡沒事兒幹,沒別的方向可以擴張,所以只好奮力剿滅潁川、汝南的黃巾殘部、擴大自己的實力。

歷史上劉闢、龔都在官渡之戰時響應劉備、袁紹,那好歹還佔據了汝南大部分地區,而且哪怕早年窮困的時候,也還控制着當地淮河以南的部分平原地帶,能種種田養活自己。現在的此二賊,已經是徹底淪落到深山溝裡,一個縣城都沒佔領。

程昱聽夏侯惇有些不屑,也是認可地點點頭:“所以我也覺得不太可能,才把這種情況排在最後。關鍵是劉闢、龔都名聲勢力太小,我估計以李素之地位,都不該聽過此二人名頭,又怎會着力招攬呢?

不管怎麼說,我們要持重,再稍拖一兩天,把情況徹底搞清楚,再上報主公,纔不誤事。”

夏侯惇拱手稱謝:“先生細心謹慎,讓某獲益良多,這些動腦子的事兒,全靠先生費心了。”

此後一兩天,程昱果然一邊幫夏侯惇調兵遣將、不管怎麼說先問曹操要一部分援軍防禦汝南郡的淮河南岸部分,封堵大別山區出口。

另一方面,程昱也是加緊進行情報甄別,但他越深入越甄別,就越發現李素乾的一切很合理、很自然,越往細看,那些乍一看有破綻的陰謀點,反而都變得合理起來、是另有深意。

六月二日這天,壓倒程昱預判的最後一根稻草落下了:他得到了一條重磅軍情。

“先生,淮南來報,說逃進深山的汝南黃巾殘部劉闢、龔都二賊,已經正式扯旗歸順劉備了。王平得李素提前持節授權,代表李素封劉闢、龔都二人爲都尉。

他們有黃巾餘孽男丁近兩萬、可戰之兵數千,已經被收編,近期揚聲要再攻陽淵等縣。”

“原來是這樣!李素讓王平如此張揚,果然是爲了逼袁紹或者主公浪費更多兵力來填充汝南防線,而且利用王平擅長山地戰的威名,讓當地餘孽看到希望,快速震懾逼迫他們歸降!這就不奇怪了!”

程昱覺得自己徹底摸清了李素的真意,也有些感慨,李素怎麼連那種小蟊賊的底細都知道,還覺得有招降價值。這人做事真是太細了。

程昱立刻修秘奏一封,準備跟夏侯惇略作商討之後,聯署送到曹操那兒請命。

第193章 蜀豬兀,火鹽出第567章 走一步修補一步第284章 逐漸迪化第258章 初中化學從未如此通俗易懂第344章 追亡逐北第485章 “要靠道德感化才能治本”第428章 三方齊集殺關羽(五千字大章)第109章 吃完上家吃下家第263章 世人分黑白,往來爭榮辱第626章 託名司空,實爲漢相第151章 借刀殺人奪寶第186章 化解董賊的最後一張牌第637章 憋出內傷的周瑜第180章 千金市骨諸葛亮第81章 要臉就得花更多錢第365章 衆正盈朝豈能用宦官的發明!第463章 西行漫記第413章 平涼三傑第165章 先入雒陽者當何如第412章 一路種田到前線第388章 諸葛亮出仕第142章 散關縣長法孝直第69章 屯兵五丈原第593章 赤壁之戰(六千字)第465章 萬里長城今猶在(三更贖罪)第260章 發展纔是硬道理第27章 閻柔就計詐李素第517章 天下諸侯都在忙着瓜分戰果第524章 撂最狠的逼,挨最毒的打第377章 歷史進入了深水區第573章 貪心不足望當陽第573章 貪心不足望當陽第363章 百廢待興第185章 沃倫.荀的能力邊界第316章 君子慎獨第25章 本初以爲如何第57章 貼錢做官的好官第16章 高考移民舉孝廉第271章 女學霸不好糊弄第608章 只給三天時間差?足夠攻下野王城了!第552章 不是李司空不盡力第57章 廢黜董仲舒,復尊真孔孟第311章 來去自由第390章 哪怕比扯淡還是比不過諸葛亮第309章 死得跟夏侯淵一個待遇第528章 最強大敵第33章 星星黃巾可以燎原第305章 各取所需老毒物第106章 引盧植救太后第113章 劉焉公然謀反第531章 援軍抵達第24章 卻月陣的精髓第35章 終於忍不住了第277章 槍打出頭鳥第176章 郫縣種田第137章 困守孤城第603章 靜坐的賣隊友第38章 欽定人教版第541章 袁紹擁立第479章 四位高智商人士的左右互搏第550章 天下數學家盡入彀中矣(八千六百字大章)第454章 天降軍糧第634章 黃蓋:我不會在翻一座山時跌倒兩次第433章 攻心爲上,攻城爲下第12章 一年不再赦第517章 天下諸侯都在忙着瓜分戰果第297章 靈渠谷奇謀第489章 袁紹的殺手鐗第320章 安排得明明白白第503章 兩路北伐第504章 王睿張諮殷鑑不遠第498章 孤欲帝則帝,何須遺詔第153章 蜀中對第529章 不是徐晃無能,而是“陰間歸來”的賈詡太狡猾第608章 只給三天時間差?足夠攻下野王城了!第90章 沒有人比甘興霸更懂渠江水戰第65章 撈了錢就去禍害丹陽豪帥第652章 沮授的最後一次挽救嘗試第295 劉備牌滷肉飯第115章 據說泡澡傷元氣第4章 怒殺督郵第186章 化解董賊的最後一張牌第445章 葡萄美酒夜光杯第265章 荊益一盤棋第489章 袁紹的殺手鐗第378章 功過誰人評第52章 宗正少卿劉玄德第615章 諸葛亮:打一杖就能總結出一本兵法第300章 李傕問計賈文和第375章 人才爭奪戰第442章 你覺得以李素的謹慎,他會給你偷襲的機會麼?第342章 像活塞撞潤滑油一樣輕鬆第267章 炫富凡爾賽第133章 三天一個郡第396章 官渡陰雲第26章 兵越打越多第17章 舌戰羣儒-上第96章 要造反書信?來人吶,咱給他寫一張第144章 夠浪才能引誘敵人來越塔第500章 比尤里還恐怖的拉攏能力
第193章 蜀豬兀,火鹽出第567章 走一步修補一步第284章 逐漸迪化第258章 初中化學從未如此通俗易懂第344章 追亡逐北第485章 “要靠道德感化才能治本”第428章 三方齊集殺關羽(五千字大章)第109章 吃完上家吃下家第263章 世人分黑白,往來爭榮辱第626章 託名司空,實爲漢相第151章 借刀殺人奪寶第186章 化解董賊的最後一張牌第637章 憋出內傷的周瑜第180章 千金市骨諸葛亮第81章 要臉就得花更多錢第365章 衆正盈朝豈能用宦官的發明!第463章 西行漫記第413章 平涼三傑第165章 先入雒陽者當何如第412章 一路種田到前線第388章 諸葛亮出仕第142章 散關縣長法孝直第69章 屯兵五丈原第593章 赤壁之戰(六千字)第465章 萬里長城今猶在(三更贖罪)第260章 發展纔是硬道理第27章 閻柔就計詐李素第517章 天下諸侯都在忙着瓜分戰果第524章 撂最狠的逼,挨最毒的打第377章 歷史進入了深水區第573章 貪心不足望當陽第573章 貪心不足望當陽第363章 百廢待興第185章 沃倫.荀的能力邊界第316章 君子慎獨第25章 本初以爲如何第57章 貼錢做官的好官第16章 高考移民舉孝廉第271章 女學霸不好糊弄第608章 只給三天時間差?足夠攻下野王城了!第552章 不是李司空不盡力第57章 廢黜董仲舒,復尊真孔孟第311章 來去自由第390章 哪怕比扯淡還是比不過諸葛亮第309章 死得跟夏侯淵一個待遇第528章 最強大敵第33章 星星黃巾可以燎原第305章 各取所需老毒物第106章 引盧植救太后第113章 劉焉公然謀反第531章 援軍抵達第24章 卻月陣的精髓第35章 終於忍不住了第277章 槍打出頭鳥第176章 郫縣種田第137章 困守孤城第603章 靜坐的賣隊友第38章 欽定人教版第541章 袁紹擁立第479章 四位高智商人士的左右互搏第550章 天下數學家盡入彀中矣(八千六百字大章)第454章 天降軍糧第634章 黃蓋:我不會在翻一座山時跌倒兩次第433章 攻心爲上,攻城爲下第12章 一年不再赦第517章 天下諸侯都在忙着瓜分戰果第297章 靈渠谷奇謀第489章 袁紹的殺手鐗第320章 安排得明明白白第503章 兩路北伐第504章 王睿張諮殷鑑不遠第498章 孤欲帝則帝,何須遺詔第153章 蜀中對第529章 不是徐晃無能,而是“陰間歸來”的賈詡太狡猾第608章 只給三天時間差?足夠攻下野王城了!第90章 沒有人比甘興霸更懂渠江水戰第65章 撈了錢就去禍害丹陽豪帥第652章 沮授的最後一次挽救嘗試第295 劉備牌滷肉飯第115章 據說泡澡傷元氣第4章 怒殺督郵第186章 化解董賊的最後一張牌第445章 葡萄美酒夜光杯第265章 荊益一盤棋第489章 袁紹的殺手鐗第378章 功過誰人評第52章 宗正少卿劉玄德第615章 諸葛亮:打一杖就能總結出一本兵法第300章 李傕問計賈文和第375章 人才爭奪戰第442章 你覺得以李素的謹慎,他會給你偷襲的機會麼?第342章 像活塞撞潤滑油一樣輕鬆第267章 炫富凡爾賽第133章 三天一個郡第396章 官渡陰雲第26章 兵越打越多第17章 舌戰羣儒-上第96章 要造反書信?來人吶,咱給他寫一張第144章 夠浪才能引誘敵人來越塔第500章 比尤里還恐怖的拉攏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