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九死不悔周公瑾

周瑜應該感謝上天,因爲黃蓋的覆滅是今天凌晨五更將盡時候的事兒,周泰收降黃蓋殘部、打掃完戰場繳獲完戰船,已經是辰末巳初。

所以,連連給李素傳訊報喜,也航行過八十多裡的長江江面、送到李素手上,也已經是下午申時過半。李素在組織艦隊啓航到周瑜水寨門口耀武揚威,天色已經快黑了。

以至於李素瘋狂打擊了一波周瑜和于禁軍的士氣後,順勢攻寨,只打了半個多時辰,就因爲天色全黑、江面上能見度太差而收兵。

讓周瑜又扛過了這一夜,沒有在士氣最低落的時候直接被全盤打崩。

饒是如此,傍晚這半個多時辰的攻營,周瑜一方損失也比李素慘重得多,士兵們交戰時都人心惶惶,慌亂不堪,戰力連平時的一半都沒發揮出來。

漢軍戰船一陣神臂弩壓制射擊,就讓水寨寨牆上的江東水兵抱頭龜縮在牆後,根本不敢探出腦袋對射。原本防守方的火力密度應該是佔優的,今天卻被壓着打。

雙方收兵後清點死傷,周瑜和于禁一方至少死傷了兩三千之多,而他估計對面李素的部隊估計連一千人死傷都不到,或許保守估計才七八百。

士氣低落軍心混亂的效果,就是如此可怕。

暫時擊退李素之後,一大堆麻煩還在等着周瑜呢。

首先是于禁肯定會不依不饒讓他決定孤注一擲決戰還是直接後撤逃進濡須水、堵住濡須口就此放棄——而且估計被這一波黃蓋朱靈路招的全軍覆沒所打擊,于禁多半傾向於直接一步到位放棄。

但周瑜還沒時間跟于禁扯皮,他先想盡辦法讓手下人拖住于禁、只說周都督督戰時受了點小傷,要包紮處理一下才能見人,讓他過兩個時辰再來商談。

趁着這點時間差,周瑜還要拖着病體先了解情況:他把李素放回來的那些戰俘全部召集起來,詢問黃蓋覆沒的前因後果、交戰細節、李素究竟有沒有用什麼新奇的打法。

而得知李素居然苟慫到給五牙戰艦都貼了水線裝甲帶、防止火船撞擊縱火效率極高,而且甲板還有塗泥漿、船上還有損管的消防隊……

種種細節,都是聽得周瑜頭皮發麻,愈發覺得自己立刻決戰毫無希望。

黃蓋輸得不冤!這一戰哪怕讓他周瑜親自籌備火攻,也不能比黃蓋做得明顯更好了,最多隻是微微改善,但不足以改編戰局。

當然,周瑜能得到這些情報,或許有人會覺得李素這不是大意泄密了麼?怎麼能把參加過血戰的黃蓋一方戰俘放回去、讓他們把水線鐵甲帶和損管消防等戰術細節帶回去呢?

這一點,李素當然早就想到了,因爲李素知道周泰就算殲滅了黃蓋和朱靈、路招,以當時凌晨長江江面上的昏暗,是不可能連所有的走舸都抓完的。

吳軍水兵肯定有零散逃離,無非他們要四散逃跑試圖偷偷隱藏不被搜索抓到,所以不一定有沿着主航道直接來報信的周泰哨船跑得快,但無論李素是否放回戰俘代表打擊周瑜軍心、周瑜遲早都能拿到戰況細節的。

所以,鐵甲艦和消防損管的秘密,本來就瞞不住,一場大戰後敵人肯定會知道。而且這種堂堂正正的情報,就算讓周瑜知道了,他也沒法快速破解,無非是讓周瑜吃一塹長一智、下次別再直接白給。

事實上,周瑜隔離審問完放回來的戰俘後,短短一兩個時辰內,就陸續收編了上游趁夜漂流回來的潰兵,累計收編了幾十條走舸、幾百個死忠於孫家的士兵。

黃蓋等人畢竟是帶了一萬六千人,被殲滅後只逃回千兒八百,已經算周泰的殲滅效率很高了。

……

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也多虧了李素早就料定“周瑜肯定不光會接收他放回去的戰俘,還會得到一部分自行逃回去的吳軍潰兵,所以周瑜一定會同時從這兩個情報源獲取前方戰況細節”。

所以,李素在原本的基礎上,又多想了一步:九真一假、真瓶假酒,利用那些被他主動放回去的黃蓋親隨戰俘,釋放一些周瑜從其他逃回潰兵情報渠道打聽不到的假消息。

這些假消息,潰兵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周瑜只要問了放歸戰俘,就無法找到對證的機會,只能選擇信,或者不信。

果不其然,在初步交叉審問了李素放歸用於打擊吳軍軍心的戰俘、以及自行逃回去的潰兵後,當晚剛剛用過晚飯不久,周瑜才緩了緩腦子,又想起一個關鍵問題還沒審。

之所以一開始忽略了這個問題,是因爲這問題跟黃蓋的戰敗沒有直接關係。但是在那些最緊迫的“戰敗原因”問完後,次要問題的優先級也提高了,也值得被仔細問問。

周瑜便開始了第二波提審。

他謹慎地先問了幾個逃回來的潰兵軍官,最高級別也就是曲軍侯級的,給他們吃了點飯菜犒賞,和顏悅色問道:

“你們與周泰廝殺交戰時,覺得他們的水兵戰力如何?是否是水性精熟之士?水上弓弩互射接舷搏殺如何?把你們知道的都細細說來。”

原來,周瑜是想起了他當初留下黃蓋試探阻擊李素的另一個目的:利用黃蓋摸清李素帶來的部隊的單兵戰力,確認李素得到的援軍究竟有沒有濫竽充數。

這個問題,周瑜這幾天自己也有積累了一些觀察信息,但因爲李素還沒有對南陵水寨發動大規模的強攻戰,主要是遠程對射和登陸建設營地、搭建攻城武器。

所以周瑜缺乏跟敵軍全面接觸評估的機會,他不敢憑自己的一點觀察就徹底下結論。他害怕李素多謀,在沒有動用全力的情況下,只把前軍精銳拿來演他、後面雪藏還沒出手的主力萬一是草包,可不就被李素騙過了麼?

可黃蓋那邊不一樣,周瑜很清楚,黃蓋這次雖然覆滅了,但他是跟周泰的一萬五千人深度廝殺、雙方絞肉混戰。這種程度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犬牙交錯血戰,是絕對隱藏不住實力的。

如果李素的援軍裡有新兵,或者有袁紹軍戰俘,肯定會被逃回來的潰兵發現端倪。

可惜,周瑜仔細審問,最後發現得到的情報樣本,都是“李素帶來的兵馬,個個水戰素質精銳,不是魚腩之旅”。

問完自己逃回來的潰兵後,周瑜再審問李素主動放回來的戰俘。

前面一些問題,就跟問自行逃回潰兵一樣,這些放歸戰俘的答案,也和自行逃回潰兵一樣。

周瑜聽到這兒,暫時心中暗忖:那這些戰俘應該不是被李素騙了或者故意買通策反後放回來當內奸的,不然前面那些問題只要稍有隱瞞,答案不會跟潰兵一模一樣。

於是,周瑜就徹底相信了放歸戰俘說的一切,繼續往深入問。

下一個問題,就是問這些被放歸戰俘、他們被送到李素的中軍五牙戰艦上時,看到的情景如何、這幾十裡跟着李素的主力艦順流而下、準備戰事過程中,有沒有看到五牙戰艦上的士兵有什麼異常、有沒有不習水性上吐下瀉或者炎熱導致疫病流行……

周瑜很清楚,這些問題,只能問放歸戰俘,而問逃回潰兵是問不出來的。

道理很簡單:自己逃回的潰兵,肯定從頭到尾都沒登上過敵人的五牙戰艦。因爲凡是攻上五牙戰艦甲板的,一個活着回來的都沒有,除非是李素放你回來。

周瑜又是當世罕有的水戰名將,他很清楚,如果李素的援軍有濫竽充數的北方新兵和袁紹軍戰俘改造而來,那麼這些士兵肯定會優先部署在五牙戰艦上。

道理很簡單:越是新兵和北方人,水性越差越怕顛簸。而大船不容易顛簸,大船上需要的戰兵和弓弩手划槳手也比較海量,新兵和北方人當然要安排在大船上。

李素再是奸詐,再是想利用放歸一些不值錢的黃蓋朱靈親隨戰俘來散播恐慌打擊吳軍士氣,殊不知他周瑜會抓住這一絲觀察機會、變廢爲寶儘量洞察李素軍的內幕真相!

最後的審問結果,果然也滿足了周瑜的期望:這些放回來的戰俘表示,他們在五牙戰艦上的時候,無論是周泰的五牙戰艦,還是李素的五牙戰艦,上上下下觀察到的漢軍水兵,都是精幹之士。

絲毫沒有看到因爲炎熱而疫病流行、水土不服、戰力低下……

“李素得到的所有援軍,都是休戰這三個月裡,劉備從北線調來的!至少也是先把高順留在宛城、襄陽擔任防守的全部精兵,都加強給李素了,然後劉備再從關中和河東調預備隊補給高順!”

周瑜徹底堅信了他失敗的一個重要原因。

江東軍只有那麼點實力了,卻還要扛劉備陣營的主攻壓力!袁紹坐擁四十萬之衆,都是可戰之兵、機動部隊,卻在河內和上黨遊蕩靜坐!

黃蓋的兵敗覆沒被俘,沒有白費,至少幫周瑜實打實打聽到了這個事關戰略大局的真相!

周瑜剛剛盤問完沒多久,正在琢磨如何應付友軍,外面的侍從親兵已經攔不住了,進來無奈地通報:

“大都督,于禁將軍要見您,他說哪怕您還在包紮傷勢,他也要跟你把下一步的戰局安排說清楚。”

周瑜一揮手:“放他進來!”

侍從親兵立刻轉身就去。

周瑜一激靈,忽然想起一事兒:“再拖半盞茶的工夫!來人,先給我把胳膊吊起來包上紗布!”

一番演技之後,于禁氣勢洶洶地又衝了進來。

顯然,于禁在剛纔被周瑜拒之門外後,就有些不快。但那些時間他也沒閒着,就先把李素放回的曹軍戰俘、以及昨夜潰敗逃回的曹軍水兵潰兵,都提審了一下。

當然了,于禁的智商跟周瑜怎麼比?所以他問的問題也不是很全面,沒那麼的針對性。

于禁開門見山要求:“周瑜!今日我們損失如此慘重,我可是有言在先的,你再要留我軍戰士節節抵抗拖延時間,我是不會同意的!你的法子根本沒法把斷後騷擾的偏師安全撤下來!

而且你一再說等下去可以等到火攻的良機、天時地利,但現在李素已經把情況挑明瞭,你怎麼等都是不可能火攻成功的!那是白費!

我現在就給你兩條路,要麼全軍後撤,讓我進濡須水堵住濡須口,要麼就拿出個水陸協同的總決戰方案來!”

周瑜假裝痛苦地咳嗽了兩聲,沒想到竟也不是完全裝的,真咳出血來了——

他剛纔假裝受了戰傷拖延時間,還詐包紮了一下。殊不知戰傷是假的,血壓飆升心臟受不了、那些心血管和肺火上炎的內傷疾病卻不是假的。

于禁看他咯血,倒也有點同情,暫時本着風度不忍拿狠話懟他。

周瑜緩了口氣,誠懇說道:“是我帶兵無能,連累三軍,黃老將軍與朱、路二校尉的損失,責任都在我。貴軍肯不離不棄協助我軍作戰,瑜感激不盡。

後續留士卒拖延時間的活兒,我的人馬自會獨力承擔,我每隔百八十里放棄一個支流匯入長江的河口水寨、堵住支流河口,內藏小船以爲威脅。李素登陸我就往內河撤、士卒保證全身而退。

整個過程,可以不用你們出人!但是,希望你們的陸軍能夠好好盡力,守住北岸,要是李素敢在江北登陸深入、甚至佔了營寨不走了,你們的陸軍要負責把李素重新趕下江去。

主公已經把江北之地交給你們了,你們是在爲自己守土!爲自己出力,爲曹公出力,這事兒不過分吧?最後,我自會考慮拖夠時間後,在濡須口附近跟您併力誓死與李素決戰!”

于禁一愣,沒想到周瑜倒是豁達,表示後續危險的工作由他的人來承擔,不用於禁的人當炮灰。

周瑜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絕對夠仗義,于禁完全沒理由反對。

只不過,另一個疑惑升上了于禁的心頭,他愕然追問:“周都督,聽你的口氣,你對於拖延決戰那麼有堅決,究竟在等什麼?你說等火攻的天時地利,李素的防火之謹慎,已經註定你成不了了。

你說等足以翻覆李素大船的大風天,恕我直言,這種程度的大風可遇不可求,而且六月剛剛進入酷暑時,這種大風不多,往年也該是三伏將盡的時候大風纔開始多——所以,你究竟圖什麼?”

周瑜嘔血苦笑:“呵呵,於將軍,你所見怕是不全——今日我們雖敗,你難道連敗中求軍情秘要的警覺都丟了麼?你回去問問你那些被李素放歸的戰俘。

你可忘了,我們當初留人試探阻擊李素,還有個目的就是摸清李素拿新得的五萬援軍的來歷!現在,我已經確定,那就是劉備從北方調來的精銳援軍!河北戰場袁紹在白白靜坐延誤戰機,這已經徹底鐵證如山坐實了!

劉備就是篤定了袁紹懂史、多疑、愛類比,怕重演長平之戰的覆轍,所以利用袁紹心中的陰影,先放肆打出一個類似長平的局面,然後不費兵卒白白嚇住袁紹,劉備實際上最精銳的主力,都在南邊對付我們!

不然關羽爲什麼打下了野王就不進了?還不是四百多年前,秦克韓之野王、才把韓之上黨與韓本土隔斷爲飛地,隨後韓之上黨才投趙!劉備和諸葛亮這是故意做局,把北方戰事演得越來越像長平,嚇住袁紹這懦夫!

而我要等,就是等的這個轉機!哪怕火攻李素沒那麼容易了,只要河北戰場有轉機,只要曹公能當頭棒喝仗義執言、讓袁紹悔悟。我們關東諸侯三家真正精誠合作、勠力同心,就還有機會!我拖時間等的是這個!”

于禁聽了,雖然不至於被震得五體投地,但也着實被周瑜的恨鐵不成鋼所感染。

畢竟周瑜的話層次分明條理清晰層層遞進氣勢磅礴。

關鍵是周瑜說話的語氣表情確實是發自肺腑感情真摯,都一邊咯血一邊噴,渾然像韓非子被囚秦之後的《說難》、《孤憤》之狀。

于禁心中暗忖:“有道理啊,我剛纔雖然沒徹底審清楚放回來那些戰俘,但從他們主動泛泛而供的敵情來看,確實多半可以證明這個我們一直以來懷疑的猜測。

如果劉備真是北虛南實、偷偷調盡精兵對付吳會之地,我們這麼慘敗也不足爲奇了。的把這個關鍵軍情立刻問清楚,整理出來,先送到夏侯將軍那兒。

過兩天程昱參軍就到了,夏侯將軍會讓程參軍先揣摩參詳一下,如果屬實,那就真得讓主公親自設法力勸袁紹擔當盟主之義,趁劉備北線空虛轉守爲攻……

那樣,就能圍魏救趙,說不定李素的精兵會被抽調走一些,至少也是不會再得到加強,我們就還有機會。”

于禁打定了主意,對周瑜報以敬意地拱手一揖:“周都督雖然年少,卻是有胸懷之人,如果不考慮各爲其主,我於某欽佩你的擔當。

既然你都說了,後續拖延遲滯敵人的分兵騷擾,不用我來承擔,我們只要守好陸上,禁怎敢不從。你放心,向主公懇切通報南線敵情實情的事兒,我也會盡力的,務必讓主公知道李素的真實兵力。”

第63章 磨鏡不誤募捐功第353章 流血塗野草,豺狼盡冠纓第56章 賢弟辦事我放心第354章 行百里者半九十第211章 平定永昌郡第87章 關雲長義釋嚴顏第54章 收服典韋只是開始第556章 荊州泥潭第635章 火攻周泰第240章 這很合理也很合邏輯第284章 逐漸迪化第219章 當你覺得我還要謙虛一下,這個要價就不算高了第619章 還是年滿三十歲再當丞相吧第93章 站好大漢忠臣的最後一班崗第23章 屯田不是請客吃飯第40章 瞞天過海第100章 能當諸侯的都是人精第153章 蜀中對第424章 對韓遂的最後一戰第416章 伐伐伐伐木工第478章 我無法解釋主角爲什麼會像我一樣博學第21章 不毛之地第382章 打仗全靠嚇第232章 連弩送上路夠牌面了吧第628章 戰前準備第584章 遲必有變第474章 圓滿忽悠第154章 你算過奉天子的好處到底值幾塊錢嗎?第210章 竄天猴談笑間,戰象灰飛煙滅-下第408章 種田幾乎上癮第64章 拿糜竺的錢當然不用客氣第590章 孫策小兒你已經被包圍了第161章 關、孫討董第631章 棋盤直徑三千里,一子牽動十四州第198章 佯攻弄假成真了第19章 咱也是官了第34章 沒有反賊殺害朝廷使者,咱就製造一股反賊第640章 大殺四方的“無當飛軍”第331章 被關張趙馬圍毆的最高待遇(九千字大章)第515章 打了再投算投降,還沒打就投算起義第85章 舌尖上的三國第59章 有意尋糜竺,無心遇魯肅第36章 踢到鐵板了第604章 善謀者無赫赫之謀第212章 克竟全功思北歸第511章 龐統詐降救橋蕤第660章 不犯點兵家大忌,敵人都不敢跟我打第61章 狗急跳牆第8章 一點寒芒先到第599章 全取三郡第37章 劉縣令棄官第37章 劉縣令棄官第277章 槍打出頭鳥第585章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第480章 想不通就慢慢想第383章 小賊才做選擇,老賊全都要第52章 辱師之仇,九世可報也第399章 換地圖水日常可以跳看不訂第232章 連弩送上路夠牌面了吧第341章 看菜下飯的精髓第329章 果斷只會白給第17章 舌戰羣儒-上第546章 科舉雛形第477章 從租庸調法到租庸調輸法第328章 長安城內鴻門宴第74章 黃天蕩測試版第476章 亞洲馬車伕第569章 釣魚窩已打好第3章 外交的最高境界第44章 馬蹄北去人北望第481章 雙方都覺得應該不服就幹第57章 廢黜董仲舒,復尊真孔孟第536章 諸葛三策第587章 李素的秘密武器第56章 賢弟辦事我放心第297章 靈渠谷奇謀第441章 光復武威第181章 讓蜀郡百姓也賺幾個億第39章 天下何處得此賢才?第343章 被踩得懷疑人生第43章 劉涿郡亦知世間有孔融耶?第203章 要當酋長必須讀書第433章 攻心爲上,攻城爲下第601章 忍辱負重孫仲謀第472章 食色性也第256章 有錢大家賺第185章 沃倫.荀的能力邊界第160章 諸葛牌護肝寶,肝帝吃了都說好第79章 死裡逃生張翼德第576章 長阪坡:一腳地板油幹到底(七千字大章)第426章 猝不及防的最高形態第350章 有驚無險第545章 都當皇帝了就不能享受享受嗎?第74章 這裡不是落鳳坡第212章 克竟全功思北歸第3章 外交的最高境界第474章 圓滿忽悠第118章 內行打仗看後勤第239章 大道至簡
第63章 磨鏡不誤募捐功第353章 流血塗野草,豺狼盡冠纓第56章 賢弟辦事我放心第354章 行百里者半九十第211章 平定永昌郡第87章 關雲長義釋嚴顏第54章 收服典韋只是開始第556章 荊州泥潭第635章 火攻周泰第240章 這很合理也很合邏輯第284章 逐漸迪化第219章 當你覺得我還要謙虛一下,這個要價就不算高了第619章 還是年滿三十歲再當丞相吧第93章 站好大漢忠臣的最後一班崗第23章 屯田不是請客吃飯第40章 瞞天過海第100章 能當諸侯的都是人精第153章 蜀中對第424章 對韓遂的最後一戰第416章 伐伐伐伐木工第478章 我無法解釋主角爲什麼會像我一樣博學第21章 不毛之地第382章 打仗全靠嚇第232章 連弩送上路夠牌面了吧第628章 戰前準備第584章 遲必有變第474章 圓滿忽悠第154章 你算過奉天子的好處到底值幾塊錢嗎?第210章 竄天猴談笑間,戰象灰飛煙滅-下第408章 種田幾乎上癮第64章 拿糜竺的錢當然不用客氣第590章 孫策小兒你已經被包圍了第161章 關、孫討董第631章 棋盤直徑三千里,一子牽動十四州第198章 佯攻弄假成真了第19章 咱也是官了第34章 沒有反賊殺害朝廷使者,咱就製造一股反賊第640章 大殺四方的“無當飛軍”第331章 被關張趙馬圍毆的最高待遇(九千字大章)第515章 打了再投算投降,還沒打就投算起義第85章 舌尖上的三國第59章 有意尋糜竺,無心遇魯肅第36章 踢到鐵板了第604章 善謀者無赫赫之謀第212章 克竟全功思北歸第511章 龐統詐降救橋蕤第660章 不犯點兵家大忌,敵人都不敢跟我打第61章 狗急跳牆第8章 一點寒芒先到第599章 全取三郡第37章 劉縣令棄官第37章 劉縣令棄官第277章 槍打出頭鳥第585章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第480章 想不通就慢慢想第383章 小賊才做選擇,老賊全都要第52章 辱師之仇,九世可報也第399章 換地圖水日常可以跳看不訂第232章 連弩送上路夠牌面了吧第341章 看菜下飯的精髓第329章 果斷只會白給第17章 舌戰羣儒-上第546章 科舉雛形第477章 從租庸調法到租庸調輸法第328章 長安城內鴻門宴第74章 黃天蕩測試版第476章 亞洲馬車伕第569章 釣魚窩已打好第3章 外交的最高境界第44章 馬蹄北去人北望第481章 雙方都覺得應該不服就幹第57章 廢黜董仲舒,復尊真孔孟第536章 諸葛三策第587章 李素的秘密武器第56章 賢弟辦事我放心第297章 靈渠谷奇謀第441章 光復武威第181章 讓蜀郡百姓也賺幾個億第39章 天下何處得此賢才?第343章 被踩得懷疑人生第43章 劉涿郡亦知世間有孔融耶?第203章 要當酋長必須讀書第433章 攻心爲上,攻城爲下第601章 忍辱負重孫仲謀第472章 食色性也第256章 有錢大家賺第185章 沃倫.荀的能力邊界第160章 諸葛牌護肝寶,肝帝吃了都說好第79章 死裡逃生張翼德第576章 長阪坡:一腳地板油幹到底(七千字大章)第426章 猝不及防的最高形態第350章 有驚無險第545章 都當皇帝了就不能享受享受嗎?第74章 這裡不是落鳳坡第212章 克竟全功思北歸第3章 外交的最高境界第474章 圓滿忽悠第118章 內行打仗看後勤第239章 大道至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