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黃蓋被俘

因爲漢軍火箭的反擊,一部分火船的起火時間,比預期的早了一些。好在黃蓋派來開縱火船的士兵,都是最精銳的死士。

那些死士居然在船起火之後,還試圖趁着火勢徹底蔓延全船之前的幾十秒工夫,最後一次調整風帆、猛搖槳櫓、調整好航向後卡死船舵。

一直堅持到火焰燒到眼跟前了,船上熱浪逼人甲板再無落腳之地,這些死士才跳江往回遊,等黃蓋的接應船把他們撈上去。

大部分的火船,都堅持到了距敵不到五十丈,才棄船進入無人駕駛狀態、靠慣性如同魚雷一樣撞像五牙戰艦。

只有那幾艘提前中火箭燒起來的,堅持不了那麼久,在離敵五十丈到一百丈的區間內,就提前棄船失控了。

黃蓋把控的這個棄船距離,已經非常危險,進入了五牙戰艦上普通踏張弩的射程,神臂弩更是老遠就能瞄着火堆射。幾十艘火船上,不少死士都因爲火堆目標過於明顯,被漢軍大船的神臂弩亂掃壓制射殺了。

黃蓋鬆了一口氣,吩咐道:“快把火船死士都接應上船!今晚纔開始呢!飛火神鴉弩手全部準備!敵人大船船舷都燒起來之後,繼續拋射往甲板上放火!讓他們顧此失彼來不及救!”

可惜,黃蓋的放鬆並沒有持續哪怕兩分鐘。

很快,隨着他的後軍主力也逼近到漢軍的五牙戰艦船陣百丈之內,他就感受到耳邊利矢破空之聲越來越密集,漢軍的遠程箭雨依然是那麼兇猛,甚至漸漸還有槓桿式投石機丟散彈撒出來的石雨。

矢石如同洗甲板一樣往黃蓋親自坐鎮的一條大型艨艟上潑灑,黃蓋身邊慘叫漸漸越來越密。

“黃老將軍!我們的火船都撞中目標了!但是,火好像沒有蔓延開來!有幾艘火船都自己燒沉了,五牙戰艦被貼了至少百餘息的時間,怎麼沒延燒開來呢?”

黃蓋凝神仔細觀察,這才發現情況不對——至少三分之二的火船都撞中目標了!但是,敵人的大船怎麼沒有烈火蔓延開來呢!

“難道都是被撐杆撐住了?不可能!那麼多火船,這是密集攻擊,還那麼黑暗到近處才點火,他們根本來不及部署的!而且五牙戰艦船舷那麼高,得從下層的舷窗裡伸出大量長杆才能抵住火船,如果站在甲板上往下頂,角度太斜根本使不上勁!”

黃蓋心中迅速轉過好多念頭,一一排查,但他自己也解釋不了。反正之前李素和周瑜用的防火攻用的包鐵撐杆,是不可能在如此奇襲的黑夜中那麼高效的。

前方,撞擊成功的吳軍火船,有些漸漸自行燒沉,到沉沒的那一刻都沒導致火焰擴散。

還有一些,更是沉得快得離譜,不像是自己燒沉的——黃蓋一開始離得還有些遠,所以看不見細節。

事實上,在漢軍五牙戰艦的船舷邊,周泰提前組織了很多人手,用類似於守城戰時往下到滾油和夜叉礌的圓木滑軌,移動到那些火船撞中位置的正上方,

然後把一塊塊提前備好的千斤巨石,通過五六個壯漢士兵一起撬擡到滑軌上,然後斜着滾入江中。因爲滑軌有一定的定向效果,從船舷上滾下去的千斤巨石,經過兩三丈高的落差,精準砸在下面的火船上,直接就有可能砸沉,讓黃蓋的火船沒法持續灼燒五牙戰艦太久。

但是,縱然黃蓋觀察清楚了這一點,依然不足以解釋那些沒被快速砸沉也沒被撐住的火船,爲什麼焚燒效率如此之低。

“難道是周泰有詐,提前在船舷上抹了很厚的溼泥巴防火?不可能!江上風浪這麼大,前幾天還大雨,他哪來的時間那麼快重新補充溼泥巴,而且就算抹了,靠近水面的部分也早就被江浪衝掉了!”

黃蓋又想到一種可能,但隨後也覺得無法解釋,他只覺一陣血衝腦殼,血壓飆升,腦子轉得飛快,但想不通就是想不通。

好在他沒時間想了,因爲百餘丈的距離,很快就衝到了,他只有誓死一戰。

不但黃蓋自己不得不硬着頭皮上,在後方的朱靈、路招因爲水戰經驗不足,看遠處江面上放了那麼大堆大堆的火、處處都是火頭,也不知敵人被燒到了什麼程度,就跟着黃蓋莽上來了。

“嗖嗖嗖~”

“喀啦~嘎嘣~”

勁弩破空,碎石如雨,因爲黃蓋的艨艟離周泰戰艦越來越近,周泰卻戰力幾乎未損,黃蓋軍好多條艨艟都被碎石彈雨洗甲板洗得哀嚎遍江,越近被命中的概率就越高。

甚至還有幾條進入接舷戰的距離了,被對方的五牙拍杆發威,直接砸沉,江面上到處都是慘嚎的吳軍水兵。

到了這一刻,黃蓋心中其實已經對今天的下場,有了點覺悟。而他的心態,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他似乎不再糾結於自己今天能不能活着成功突圍,他只想知道爲什麼自己的火攻沒有奏效!

就是做鬼,也不能做個糊塗鬼!不知道真相,死了也不甘心!

黃蓋抹了抹嘴角溢出的內傷嘔血,揮舞着古錠刀指揮坐船直撲周泰的旗艦,要看個分明。

他身上的魚鱗甲質量不錯,始終沒有被箭矢貫穿,但是因爲被兩顆小碎石砸中了,高速飛迸的石頭如同小銅錘掄擊,把兩處甲葉打凹、綴連甲片的粗韌縫線也被拉扯崩斷。黃蓋的內傷嘔血,就是被這鈍擊的力量砸傷的,估計肋骨都有一根骨裂了。

終於,進入了接舷戰的距離,黃蓋架着撓鉤繩梯攀船而上,這才意識到問題所在。

船舷觸手之處冰涼,竟然是包了鐵皮的!

而且在靠近後的火光照耀下,隨着金屬的反光,黃蓋這纔看清楚,這些包了鐵皮的部分還故意很陰險地刷上了黃色的染漆,跟本身造船的木材顏色很相近!所以遠看根本看不出來。

此刻,黃蓋纔想起,之前那幾天對方對虎林港水寨的佯攻過程中,哪怕一次都沒有讓五牙戰艦靠近過水寨,所以守軍根本也不知道這種兵器技術改良的存在。

畢竟,吳軍水兵有很多是在半年前的血戰中就見識過五牙戰艦的,那次在沙羨到赤壁的長江江面上,多少吳軍水兵目睹了自己的坐船被五牙戰艦的大拍杆砸沉、被千鈞巨斧撞角撞沉。

那種給他們留下了巨大心理陰影的兵器,有些什麼技術特點,水兵們怎麼可能印象不深刻。

可偏偏就是印象太深刻了,形成刻板印象了,敵人又一次升級優化之後,他們完全沒意識到。

……

漢軍五牙戰艦包鐵皮這個操作,毫無疑問就是李素的安排。

歷史上,鐵甲船的最初出現,其實就是爲了防火。相比之下,防動能貫穿攻擊的要求,反而要低得多。因爲無論是明朝時朝鮮的龜船還是曰本的鐵甲船,都只是包了一層一兩分厚的鐵皮。

鐵雖然比木頭堅韌,但這麼點厚度,如果拿幾寸甚至一尺厚的木頭來替代,等效結構強度肯定是比薄薄一層鐵要強的。而鐵皮最大的優勢,就是不會被引燃了。

歷史上,織田信長圍困石山本願寺(後來的大阪城)達十年,前十年之所以圍不死那些僧兵的補給線,就是因爲敵方的村上水軍擁有“焙烙玉”(一種投擲的陶罐火藥燃燒彈),把信長一方九鬼嘉隆的戰船都燒得鬼哭狼嚎。

九鬼嘉隆給戰船加了鐵皮之後,村上水軍的焙烙玉馬上就因爲無法貫穿鐵皮後放火,被打得慘敗。

石山本願寺滅亡後,村上水軍慢慢吸取教訓,後來把“焙烙玉”和大炮結合起來,變成用大炮發射爆破燃燒彈,改良成“焙烙火矢”,纔算是再次破了鐵甲船的防禦。

具體原理無非是用大炮發射的彈丸先把鐵皮外裝甲擊穿、燃燒彈射到船內部後再爆炸起火——可惜的是,如今才198年,連李素都沒製造大炮,李素的敵人哪來的大炮?他們目前用的燃燒彈,怕是這輩子都別想突破鐵甲船的防火層了。

基於對敵我水戰實力的分析,給主力戰艦包鐵皮這事兒,李素早就想做了,但半年前因爲趕工來不及,所以只給了他的旗艦包了,那條八百噸的天下第一大艦。

只不過,李素這人比較穩健,所以在沙羨-赤壁之戰中,他的旗艦沒有上前拼殺,一直宅在後面,也就導致敵人完全沒意識到世上有這種技術的存在。

否則,那次李素哪怕讓他的座艦親冒矢石那麼一次,周瑜黃蓋怕是都不會被矇在鼓裡。

另一方面,去年冬天那場大戰,李素來不及給戰船包鐵皮,但他依然允許主力艦出戰,這並不是他疏忽大意或者要求低,純粹是李素審時度勢、冷靜思考的結果。

李素當然知道周瑜黃蓋都擅長火攻,但當時他在上游,周瑜在下游,隆冬之際還沒有東南風,不是特殊年份、交戰日期由李素把控。

這種種因素,讓他知道,冬天那一戰,沒包鐵也沒問題。

但現在不一樣了,夏天,東南風,戰鬥日期和天氣很有可能由死守一方挑選。種種因素,包鐵皮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大大提高了。

於是乎,在那三個月的準備期裡,漢軍又面臨了一個問題:一共有十幾艘五牙戰艦要參戰,全部再包鐵皮,施工似乎來不及,後方益州犍爲郡那邊的鋼鐵廠產能也供不上來,沒那麼多韌性足夠塑形的熟鋼鐵可用。

畢竟,李素的旗艦建造規格太高了,簡直可以說是“奢侈品”,那是天下第一穩健名將的保命作,拿來量產推廣太浪費了。

於是乎,李素在籌備期間,又改了一個主意:反正,包鐵皮不是爲了結構強度,只是爲了防火攻,所以,船舷上層沒必要包了,船底都沒必要包,面積最大最花鐵的甲板也可以不包。

最後的決策結果,就是每條船隻沿着吃水線、包一圈船舷高度大約一丈的鐵皮。

換句話說,只要船舷接觸水面的一整圈,水下包兩三尺深、水面上留個七八尺。確保五牙戰艦輕載狀態、吃水淺的情況下,也不至於讓木頭部分露出水線。重載裝滿的情況下,船體往下多沉幾尺深,也依然保證水面上還有將近一米的鐵。

整個施工,有點類似於裝修的時候沿着水面裝了一圈“踢腳線”,再抹點跟木頭同色的油漆掩飾。

李素很清楚,被火船火攻,最大的火焰蔓延渠道就是船舷靠近水面以上部分先着火。所以,重點防這一圈!其他部分,沒錢就不做了。

這思路也算先進,就好比後世的戰列艦,設計主裝甲帶時,最厚的部分就是“水線裝甲”,越是靠近水面的,越要防止擊穿進水沉沒。至於上層建築,被擊穿就擊穿了,別是輪機艙或者主炮塔,其他無所謂的!

李素現在來這一手,也算是未來鐵甲戰艦“重點防禦”設計理念的鼻祖了。

當然,這種情況下,甲板上如果被遠程拋射的放火兵器擊中,也是有可能着火的。這就涉及到李素對麾下水軍將領的進一步消防思想教育了。

比如此戰之前,李素關照了周泰要注意防火,甲板沒有鐵皮,只要是不下雨的日子,就每天換江裡面撈起來的溼泥漿塗抹甲板。

反正甲板不會接觸江水江浪,塗抹了溼泥也不會馬上被沖掉,惠而不費,不花什麼成本。

除了塗泥漿,剩下的就是在船的上層建築裡,每天晴朗之夜、只要沒有大風,都要提前提一些水存着,在船上也要保留消防損管的士兵編制。

有李素的消防理念在,周瑜黃蓋的放火思路再強數倍,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

“爲什麼!爲什麼!船舷居然包鐵皮,好不容易爬上了甲板還有塗防火泥漿!好不容易幾個敵方燒起來了,還有從船頂水塔引水衝灌滅火的!李素做人治軍一直都那麼謹慎的麼!”

死了幾百個弟兄,黃蓋帶着好幾船艨艟水兵,最終浴血殺傷周泰旗艦的五牙戰艦時,他的內心卻是無比崩潰的,絲毫沒有爲自己的收穫而沾沾自喜。

因爲他知道,自己就算是衝了上來,也只是換取了一個“死得明明白白,不做糊塗鬼冤枉鬼”,至於要打贏,那是不可能的。

戰損比已經擺在那兒了,看清了真相的吳軍水兵,縱然水上廝殺的技戰術水平依然精銳熟練,但士氣已墮。

所有的人都是這樣:越看清了敵人防火攻的原理,對己方的火攻效果就越是絕望。

有些時候,還真是做個糊塗鬼比較有勇氣,看得越清楚越絕望。

“黃蓋,讓你的士卒立刻拋下武器投降、把你的旗降了,看在破虜將軍(孫堅)的份上,你也算參與討董的有功之臣,後來跟錯了路,你各爲其主也無可厚非。

程德謀半年多前就被後將軍俘虜了,雖然已經是殘廢之人不肯爲我主所用,也算是在襄陽安度餘年,你若是再執迷不悟,不但害死自己,也害死手下弟兄!”

周泰根本不需要跟黃蓋廝殺,黃蓋縱然衝上了五牙戰艦甲板,周泰依然只要指揮船艏樓艉樓的連弩壓制甲板就行了,一排排的吳軍士兵攀上了甲板也是死路一條。

五牙戰艦隻要沒有被火攻成功,近戰能力是非常強的,進攻方跟攻城一樣難受,防守方則跟守城一樣輕鬆。黃蓋要不是眼明手快舉着盾,又有親兵也架盾護持,怕是也早就中箭了。

“將軍,死在這兒不值啊,看來走到這一步,就是少將軍跟錯人了。”

“不可非議故主!少將軍殺身報國,爾等怎敢……”黃蓋下意識要把身邊勸他變節的心腹軍官斬了。

可惜,下一秒他就看到無數迷茫絕望的無神雙眼,他也升起了一股內疚:自己只是想死個明白,讓大家奮力攀登打接舷戰,在明明沒有勝算的情況下打接舷戰。

多少弟兄,因爲自己的不甘心做糊塗鬼,而多死了。本來哪怕直接潰散,都不用死那麼多,雖然也有可能被俘成爲戰俘。

那麼多弟兄,跟着他拋棄了一次艦隊、翻大別山後撤到這裡。今天又帶入瞭如此絕境。

天亡孫家啊!

黃蓋一把推開面前架盾的親衛,朝着船樓大吼:“周泰!黃蓋在此!今日我軍已然無幸,我跟隨孫氏多年,不會給劉備賣命的!你要殺便殺!不要再濫殺我的袍澤!”

江面上的朝陽已經漸漸升起,這一戰夜襲從放火到後來的血戰,也持續了一個多更次,此刻已經是五更末刻了。

偷襲方的士氣本就因爲放火未遂而低落,敵人的近戰和弩石對射戰力又都強得離譜,進攻方自然是愈發低落。

隨着黃蓋都絕望放棄,一萬六千人的虎林守軍徹底心態崩了,只有少量逃散的走舸作鳥獸散往下游漂,其餘不是被擊沉就是成建制地突圍無望選擇了投降。

黃蓋眼神呆滯地被綁到周泰面前,周泰再三勸降他,他充耳不聞。周泰也仁至義盡,那就按俘虜而非降將待遇處置了。

或許,是徹底輸得懷疑人生了吧,一輩子廝殺的雄心壯志都被打擊沒了。

曹軍將領朱靈、路招也全部被俘,這倆人還不如黃蓋的骨氣,直接就投降了。

周瑜留在李素背後的釘子,被全部拔掉殲滅,想拖延的時間也沒拖延夠。

第529章 不是徐晃無能,而是“陰間歸來”的賈詡太狡猾第602章 大漢天下一盤棋第509章 樑綱你過來啊!第29章 世上再無三郡烏桓第523章 宛雒那點齷齪事第372章 收網第18章 舌戰羣儒-下第172章 救火雒陽城第257章 地圖編輯器第85章 巴西三賊第424章 對韓遂的最後一戰第418章 大家都戴着四筒,下不了手啊第189章 屯兵犍爲尋釁端第386章 曹無傷直呼內行第279章 後生可畏第67章 遊說單于第100章 能當諸侯的都是人精第479章 四位高智商人士的左右互搏第462章 戰略恫嚇第122章 浩然正氣皇甫嵩第66章 漢中太守假節鉞第559章 比照賓貢待遇處理第62章 誰告訴你造玻璃就能發財的第455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629章 知可戰與不可以戰者勝第305章 各取所需老毒物第4章 三月磨一劍第416章 伐伐伐伐木工第463章 西行漫記第453章 勢如破竹、直撲龍編第597章 呂蒙死於此樹下?第623章 見識一下沮授的真正實力第583章 戰略相持階段第527章 得罪了袁盟主還想走?第474章 圓滿忽悠第599章 全取三郡第216章 徵西將軍又來共襄盛舉了第112章 徵西將軍唯車騎將軍馬首是瞻第74章 這裡不是落鳳坡第184章 實事求是第454章 天降軍糧第69章 屯兵五丈原第3章 外交的最高境界第554章 官制與俸祿改革第583章 戰略相持階段第2章 工具人師妹真香第197章 連耗糧都耗不過劉備(三更)第579章 江陵舌戰第250章 教壞百姓李伯雅第381章 大行令楊修第377章 歷史進入了深水區第248章 出來混久了回家還債第239章 大道至簡第249章 破除迷信的日常第434章堅壁清野清了個寂寞第18章 舌戰羣儒-下第445章 葡萄美酒夜光杯第310章 威逼利誘第364章 大災之年,過分了啊第404 敏感的人看啥都敏感第553章 我見猶憐,況老賊乎第43章 劉涿郡亦知世間有孔融耶?第419章 君不君臣不臣第411章 派王朗去監視趙雲魯肅第379章 關起門來才能說大逆不道的話第315章 凜冬之怒第636章 黃蓋被俘第9章 市義第18章 你丫開自瞄掛了吧第72章 大漢朝最黑的豆腐渣工程第185章 沃倫.荀的能力邊界第486章 英雄所見略同第260章 發展纔是硬道理第226章 吳蘭不愧漢將軍第117章 桑拿巴山夜雪時第326章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第492章 似曾相識的勤王討董第241章 太史慈迴歸第442章 你覺得以李素的謹慎,他會給你偷襲的機會麼?第547章 討價還價瘋狂博弈第396章 官渡陰雲第231章 再戰陽平關第474章 圓滿忽悠第68章 降徐晃,赴陳倉第539章 四渡黃河越鬼門第318章 世界線收束第31章 飲馬遼河第653章 張任死不死你們投票決定第269章 還沒北伐先分贓第19章 咱也是官了第8章 進擊的黑山賊第40章 過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幹第254章 給我五年還你一個新的蜀郡第76章 趙雲小兒,漢中大將楊任在此!(四更)第242章 匪夷所思的蝴蝶效應第584章 遲必有變第352章 張飛的細柳營第226章 吳蘭不愧漢將軍第53章 用你的錢辦你的事
第529章 不是徐晃無能,而是“陰間歸來”的賈詡太狡猾第602章 大漢天下一盤棋第509章 樑綱你過來啊!第29章 世上再無三郡烏桓第523章 宛雒那點齷齪事第372章 收網第18章 舌戰羣儒-下第172章 救火雒陽城第257章 地圖編輯器第85章 巴西三賊第424章 對韓遂的最後一戰第418章 大家都戴着四筒,下不了手啊第189章 屯兵犍爲尋釁端第386章 曹無傷直呼內行第279章 後生可畏第67章 遊說單于第100章 能當諸侯的都是人精第479章 四位高智商人士的左右互搏第462章 戰略恫嚇第122章 浩然正氣皇甫嵩第66章 漢中太守假節鉞第559章 比照賓貢待遇處理第62章 誰告訴你造玻璃就能發財的第455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629章 知可戰與不可以戰者勝第305章 各取所需老毒物第4章 三月磨一劍第416章 伐伐伐伐木工第463章 西行漫記第453章 勢如破竹、直撲龍編第597章 呂蒙死於此樹下?第623章 見識一下沮授的真正實力第583章 戰略相持階段第527章 得罪了袁盟主還想走?第474章 圓滿忽悠第599章 全取三郡第216章 徵西將軍又來共襄盛舉了第112章 徵西將軍唯車騎將軍馬首是瞻第74章 這裡不是落鳳坡第184章 實事求是第454章 天降軍糧第69章 屯兵五丈原第3章 外交的最高境界第554章 官制與俸祿改革第583章 戰略相持階段第2章 工具人師妹真香第197章 連耗糧都耗不過劉備(三更)第579章 江陵舌戰第250章 教壞百姓李伯雅第381章 大行令楊修第377章 歷史進入了深水區第248章 出來混久了回家還債第239章 大道至簡第249章 破除迷信的日常第434章堅壁清野清了個寂寞第18章 舌戰羣儒-下第445章 葡萄美酒夜光杯第310章 威逼利誘第364章 大災之年,過分了啊第404 敏感的人看啥都敏感第553章 我見猶憐,況老賊乎第43章 劉涿郡亦知世間有孔融耶?第419章 君不君臣不臣第411章 派王朗去監視趙雲魯肅第379章 關起門來才能說大逆不道的話第315章 凜冬之怒第636章 黃蓋被俘第9章 市義第18章 你丫開自瞄掛了吧第72章 大漢朝最黑的豆腐渣工程第185章 沃倫.荀的能力邊界第486章 英雄所見略同第260章 發展纔是硬道理第226章 吳蘭不愧漢將軍第117章 桑拿巴山夜雪時第326章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第492章 似曾相識的勤王討董第241章 太史慈迴歸第442章 你覺得以李素的謹慎,他會給你偷襲的機會麼?第547章 討價還價瘋狂博弈第396章 官渡陰雲第231章 再戰陽平關第474章 圓滿忽悠第68章 降徐晃,赴陳倉第539章 四渡黃河越鬼門第318章 世界線收束第31章 飲馬遼河第653章 張任死不死你們投票決定第269章 還沒北伐先分贓第19章 咱也是官了第8章 進擊的黑山賊第40章 過渡性的官也要好好幹第254章 給我五年還你一個新的蜀郡第76章 趙雲小兒,漢中大將楊任在此!(四更)第242章 匪夷所思的蝴蝶效應第584章 遲必有變第352章 張飛的細柳營第226章 吳蘭不愧漢將軍第53章 用你的錢辦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