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先鋒覆滅

最初的血腥爆錘只是此戰開篇的一個小小縮影罷了。部隊面對從未見過的新式裝備偷襲,要想立刻改變戰術應對,是不可能的。

別看董襲在先鋒分艦隊的旗艦上指東打西各種指揮,他的命令要傳達下去、並且在混亂中被各艦軍官掌握領會,這都需要時間。

水戰中各船相距至少數十丈遠,靠喊話傳令非常慢,而且中間環節傳話的人還不一定有足夠的權威,接到命令的軍官也得掂量掂量這究竟是不是指揮官的原意。

靠鼓角鳴金和旗號,又無法傳遞太細節、前所未預料的命令。最後要既確保準確性又確保細節,就只能靠哨船巡迴傳令。

所以等應對戰術傳達下去時,慘重的損失已然無法避免。

太史慈一方五條五牙戰艦一起順流往下猛衝,本就勢不可擋。

董襲應對混亂,倉促間已經有十幾條艨艟被秒殺擊沉、直接砸斷。進而漸漸惡化成連鬥艦都開始被砸沉,江面上一片哀嚎,落水求救者不計其數。

只不過鬥艦畢竟大一些,最大的有上百噸排水量,小一些的也有七八十噸,被幾千斤的拍杆慣性砸落,還不至於直接斷成兩截。但是船側被砸出一個幾丈的裂口肯定免不了,江水巨量涌入,最多幾分鐘也就沉沒了。

外圍遊走的艨艟鬥艦被殺散,太史慈的五牙戰艦已經張牙舞爪地對着董襲的樓船陣直衝而來。

“董校尉我們趕緊後撤重新陣型吧,這樣打不是辦法啊,就算是樓船,挨這一錘子怕是也得砸個大洞。”

董襲身邊一些軍官已經被太史慈的衝鋒氣勢嚇得瑟瑟發抖,想要勸說主將暫時後撤。

但董襲此人勇氣不凡,身高八尺,蠻勇不退,面對下屬的怯戰,他先是呵斥衆人不許再提退卻。個別軍官還不知死,依然怯戰囉嗦,被董襲抄起環首刀親手一刀剁了以行軍法。

“再有動搖軍心者立斬不赦!我們不能退,要給周都督爭取時間、讓中軍主力來得及調整變陣、應對敵人這種新式巨船!”

殺完動搖軍心的軍官後,董襲掃了一眼自己旗艦上幾個心腹軍官,揪過兩個他自己覺得武藝最不錯、膽識也勇敢、操船也便捷一點的,然後吩咐道:

“你們倆各自下船,操一艘最快捷的艨艟,去中軍找周都督,把太史慈這種新式鉅艦撞砸我軍的戰術方式都告訴周都督,周都督天縱奇才,給他時間準備他就能想到應對戰術的,那樣我們這兒就不算白白損失!”

“校尉!屬下等願意與您一同死戰!”被董襲挑出來的那幾個忠勇下屬,果然膽識比那些想投降的要高一些,這當口還在表忠心。

董襲沒時間跟他們多廢話,直接左右腳各自擡起一腳,把他們從船樓上往下踹了一層樓,還朝着順着臺階滾下去的下屬怒吼:

“讓你們去報信就報信,多言者斬!你們走的時候如果我死了,別忘了回頭看仔細點兒,把我具體是怎麼死的描述清楚,告訴周都督,他自然會防着太史慈同樣的招再用第二遍!”

打發走傳遞情報的下屬後,東西帶着樓船堵住江面主航道,並且要求船上所有划槳手和搖櫓手全力划動、船頭對準了太史慈的大船直接正面懟。

董襲也看清楚之前己方的戰船是如何完蛋的了,因爲對方的重錘落下來,高度差比較大,所以積累的慣性也大,一錘子就砸出一個足以灌入江水的大洞。

但是,如果是本身自重也有上百萬漢斤的樓船,硬扛着對撞上去,雖然挨這一錘也會重創,但對方肯定也被撞得船頭稀爛不好受。

而且樓船的上層建築非常高,緩衝大。五牙戰艦這一錘落下來,最多隻有一丈多的距離積累下落慣性衝量,或許砸穿幾層樓船的上層建築樓板,也就卡住了。不至於一直往下砸到水線面以下的船舷、船底。

只要水線以下部分不砸穿,船就沉不了。到時候就卡在一起跳幫肉搏唄!那樣至少還有機會!吳軍人多,衝到敵船上對砍換命,是最划算的打法了。

董襲做完這些倉促調整的部署後,太史慈與他之間那短短兩裡地的距離也已經開完了。太史慈帶着五條五牙戰艦,幾乎是一對一地朝着董襲的五條樓船衝了過來。

吳軍一共有四十條樓船,不過有三十條都在周瑜的中軍主力陣內,董襲這個先鋒只有五條,斷後的呂蒙也有五條——

這種大船還是非常值錢的,存量不會多。歷史上董襲是在濡須口之戰中死的,那一戰裡,他也是奉孫權之命,帶領五條樓船堵截濡須河口,不讓曹軍進入長江。只是後來風浪太大,樓船傾覆,董襲隨船淹死在江裡。

……

“看來董襲反應還挺快,已經看出拍杆靠砸的只能砸壞樓船的上層木樓,餘力不足以砸穿水線,所以敢跟我針鋒相對想拼個同歸於盡。怎麼可能給你這種機會,咱好歹也是朝廷的將軍了,能跟你一個僞朝校尉換命?”

太史慈看到董襲跟他對衝而來,心中也是有一兩分對對方勇氣的欽佩,但也僅此而已了。

既然敵人勇武不退,更要給他一個有尊嚴的死法。

“把船頭的斧刃拍杆提前放下來,放平插上卡榫!直接撞擊敵艦!”

隨着太史慈一聲喝令,雙方戰船還差最後近百丈間距時,漢軍水兵直接選擇了砍斷絞盤上的麻繩,把船頭那個最大最重、特製成斧頭狀的拍杆放進水裡變成撞角。

拍杆落水的瞬間,還濺起巨浪,但幾個水性好的水兵不避艱險,跳到撞角上,把一根限定角度的粗大樹幹,直接垂直插進拍杆撞角的轉動關節內——那個樣子,有點像老式的插銷式火車車鉤,插進之後就不怕拍杆錘頭亂晃了,也確保撞擊時用力更正。

不過,考慮到撞擊的巨力,最後這個關節位置肯定是會被撞斷的,但這也是沒辦法的,這就是多用途撞角跟固定式撞角相比最大的劣勢。

對面的董襲原本還信心滿滿,想硬扛一錘後衝上去砍殺,可看到對方的拍杆頭是一柄寒光閃閃的數千斤巨斧,瞬間升起一股膽寒。

可惜已經沒時間再變陣了,一柄相當於徐晃邢道榮潘鳳等用斧名將兵器再加大百倍重量的巨斧,先後直挺挺地扎進了董襲部數艘樓船的船頭。

也虧得董襲是命令麾下士兵以船頭對船頭、針鋒相對硬撼,所以這一排猛扎並沒有把船撞斷。若是樓船橫過來用側面扛這一下衝撞,怕是會加速快死很多倍。

斧刃扎進船身足足三丈多深,才隨着兩船的速度衝量漸漸趨同,而不再深入。

與自上而下墜落的砸擊不同,這種撞角攻擊直接扎的是水線以下的部分,所以殺傷效果的差距,就如同洗甲板的炮彈和專門扎洞進水的魚雷一樣明顯。

噸噸噸的江水順着破口往裡灌入,隨着“喀啦”幾聲悶響,五牙戰艦的船頭拍杆撞角,也隨着雙方船隻的回彈,直接被折斷在了樓船體內。

數千斤的巨斧從樓船破口裡重新滑出,因爲木質部分短了一大截,拍杆斷裂部分的整體儲備浮力撐不住鐵頭的重量,沉入江底。就好比一匕首捅死敵人之後,匕首刃折斷在敵人體內,一把刀換一條命,怎麼看都很值。

不就是一次性花銷幾千斤鐵麼?益州犍爲的鍊鋼廠,一年能煉百萬漢斤產量的鋼鐵。

董襲在兩船相撞的時候,也是立足不穩,直接摔倒在船樓甲板上,好一會兒才爬起來,已經感受到腳下的戰船在緩緩下沉。

他滿目悲涼憤懣之色,一開始還幻想着兩船紮在一起能拖着太史慈一起沉,可扒到船頭垛堞處往下俯瞰,才發現太史慈座艦的船頭拍杆已經斷了,兩船並沒有連在一起,所以拖着太史慈一起沉沒根本不現實。

好在兩船距離還是貼得非常近,董襲一聲怒吼:“放烏鴉喙!扔撓鉤,能動的全部跟我跳過去!”

他的旗艦上足有一千多名水兵,但是在船樓上層、靠近船樓能夠立刻投入跳幫接舷戰的,不過兩三百。但他已經顧不得了,再等下去只怕就全部白白沉了,一個墊背的都撈不到。

董襲連盾牌都棄了,只爲了更便於攀援,一手抄着佩刀,一手甩着一根帶麻繩的撓鉤,猱身而進跟人猿泰山一樣翻到對面船上,手起刀落連連砍死三五個漢軍水兵,一邊砍殺一邊大喊搦戰。

“太史慈狗賊有膽就速速與我一戰!餘姚董襲在此!”

“嗡——”一聲弓弦響,太史慈在他頭頂兩層樓的位置,憑欄朝下射了一箭,自上而下扎中董襲頭盔,在鐵盔上留下一個凹坑白印。

這倒不是太史慈不講武德,而是兩人本來就隔着兩層樓呢,就是想近戰也過不去啊,太史慈總不能爲了講武德看着董襲揮着潑風快刀一層層往上砍殺吧。

董襲只覺頭上遭到一擊,連忙擡頭,順勢揮刀格擋,旁邊有幾個漢軍神臂弩手看主將都放箭了,也跟着放箭。

董襲雖然把刀揮舞得飛快,可惜畢竟雙手只有刀和撓鉤,爲了跳船沒帶盾,瞬間就被連續兩箭強弩射中,貫穿肩臂。

“卑鄙小人——”董襲罵罵咧咧大吼一聲,太史慈親自射出的第二箭正中他胸口,董襲至此連中三箭,氣絕身亡。

“兩軍廝殺不是鬥將,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吧,我不跟死人計較。你要是剛纔跳過來再跳高兩層樓,我自會跟你一戰。”太史慈收起弓箭,說了句挽回面子的場面話。

他自忖就算近戰單挑,又不是打不過董襲,戰場形勢不方便而已。

另一邊,在戰場的兩翼,董襲的另外四艘樓船,也在太史慈手下那些中級軍官、帶着五牙戰船的攻打之下,陷入了岌岌可危隨時會沉沒的慘狀。

幾名軍司馬級別的荊州軍軍官,都有資格率領一艘五牙戰艦,就指望着今日之戰立功呢。

江西北岸一側,一名去年年初還是袁術軍曲軍侯、名叫陳到的,他通過宛城戰役時,棄暗投明反正升職到軍司馬,今日正好有資格率領一艘五牙戰艦。他的部下宗預則是作爲曲軍侯跟着他廝殺。

還有一個原本劉表帳下軍司馬級別的年輕武官廖化,跟着劉表軍一起投降歸順的劉備陣營,今天也在太史慈麾下帶領一艘五牙戰艦,從江東南岸一側迂迴包抄。

陳到廖化等人的指揮才能,當然遠遜於水戰經驗豐富的太史慈,畢竟他們都還剛二十出頭,甚至更年輕。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指揮戰艦撞擊敵軍樓船時,也不如太史慈親自坐鎮的旗艦那麼幹脆利落。五牙戰艦的船頭斧刃撞角,一個都沒徹底撞正撞結實,只是在地方船舷上小角度劃開一條口子,然後拍杆本身就崩斷沉江了。

不過好在太史慈率先擊斃了董襲,吳軍先鋒徹底陷入了旗艦沉沒失去指揮的狀態,剩下幾條樓船也陷入了混亂。

陳到廖化紛紛利用撞擊後錯舷而過的機會,用船舷的兩根拍杆二次補刀,把吳軍樓船的上層建築砸塌數處,戰艦上的投石機也趁機用葡萄彈對着敵船補刀——

正常情況下,因爲投石機攻擊的拋物線,存在一個最小交戰射程,貼身就沒法開火了。但是,那只是針對鬥艦和艨艟等上層建築低矮的的敵船。

上一次太史慈跟周瑜的交戰中,吸取了這個教訓後,回去閉門思考對策的太史慈,就在這兩個月裡調整部署吸取了教訓,把己方大型戰艦的投石機部署位置,從船樓頂部下移到甲板上。

如此一來,可以縮短最短射擊死角,往上拋的石頭正好在上升段軌跡砸中敵方大型戰艦的上層建築。陳到、廖化等人一頓貼臉輸出,把吳軍先鋒剩下四艘樓船也都噴得東倒西歪,沒過多久就徹底沉沒了。

整個長江江面上,光是因爲先鋒艦隊的樓船全部沉沒、而落水求救的吳軍官兵,就多達五六千人,再算上之前被擊沉的鬥艦艨艟,至少近萬人漂在江上哀嚎,或抱着木板奄奄一息,或只能踩水等死。

水戰的時代已經徹底改變了,未來華夏大地上的水戰,再也不是以跳到對方船上把敵人都砍死爲主要交戰方式了,更多是直接把敵人的艦隊擊沉。

太史慈怕延誤戰機,把董襲殲滅之後,直奔孫策周瑜的中軍而去,他知道以周瑜的能耐,只要多給他時間反應想對策、重新佈陣,五牙戰艦的突襲效果就會減弱不少,所以絕對不能給周瑜更多時間思考。

至於救援打撈戰俘的事兒,留給漢軍後軍的主力艦隊好了。讓敵兵在江裡多淹一會兒,也能減弱他們的反抗,撈起來後危險性也更小,不容易發生俘虜作亂奪船。

如果不能在江裡游泳撐半個時辰以上,淹死了,也只能怪這些人自己水性不好。

——

PS:我對不住大家,但是寫起來才發現實在估算不好篇幅,赤壁之戰要一天寫完,有點太趕了,那就完全沒細節了。

第543章 圍標式科舉第19章 冊封都亭侯第395章 沿着歷史長河一路碾壓第203章 要當酋長必須讀書第66章 漢中太守假節鉞第473章 噴瘋了第288章 逐出師門第219章 當你覺得我還要謙虛一下,這個要價就不算高了第282章 本將軍自有主張第228章 伏路把關饒子敬第216章 徵西將軍又來共襄盛舉了第554章 官制與俸祿改革第169章 大漢忠臣朱內應第82章 拖人下水第217章 攻個郿塢都能遇到皇甫嵩第500章 比尤里還恐怖的拉攏能力第592章 先鋒覆滅第195章 剛案發就攻下案發現場第290章 九月懲處名單第25章 胡酋授首(五千字大章)第517章 天下諸侯都在忙着瓜分戰果第401章 太守隨便封的感覺真爽第215章 要演也得演到底第31章 代人捉刀第605章 旱地行舟2.0第28章 假裝中了詐降計第114章 不要小看劉焉的動員能力第631章 棋盤直徑三千里,一子牽動十四州第476章 亞洲馬車伕第416章 伐伐伐伐木工第37章 劉縣令棄官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費第374章 “天高三尺”李府尹第648章 謀士多有謀士多的壞處第213章 還生病就說明生活條件還是不夠好第4章 怒殺督郵第58章 跟海盜講什麼江湖道義第157章 臘月渡瀘,深入不毛第626章 託名司空,實爲漢相第102章 圖書館裡宅出來的大功德第26章 談笑袁本初,往來曹孟德第131章 兩線作戰貪一波第592章 先鋒覆滅第39章 上達天聽第532章 先來一個米其林分量的開胃小前菜第508章 有歷史能抄我就安心了第91章 打仗髮型不能亂第85章 舌尖上的三國第477章 從租庸調法到租庸調輸法第182章 打不過你噁心你第504章 王睿張諮殷鑑不遠第106章 引盧植救太后第162章 董卓夜宴逼華雄第497章 微妙的二袁恩怨第39章 天下何處得此賢才?地410章 準備北伐涼州第124章 八艘飛甘興霸第436章A上去,F2A第577章 兩場大戰之間的賢者時間第68章 誰敢殺我第206章 摟草打兔子第653章 張任死不死你們投票決定第242章 匪夷所思的蝴蝶效應第48章 可惜隊友不給力(五千多字大章,劉備支線結束)第304章 天命不可違第337章 長安城裡的三重套娃第284章 逐漸迪化第187章 你這不是出賣朋友,是治病救人第596章 跑馬圈地,全面光復第425章 四省鎖鑰第66章 用丹陽兵打丹陽兵第20章 赴戰遼東第93章 站好大漢忠臣的最後一班崗第12章 一年不再赦第372章 收網第31章 代人捉刀第536章 諸葛三策第298章 強偷弱是賭,弱偷強是白給第150章 荊州太平第183章 咱不是一審判決執行人,咱是二審審判人第268章 炒期貨的下場第158章 不爲五斗翡翠折腰第513章 連敵人也引用你的經文第413章 平涼三傑第488章 腦補中的三路鉗形攻勢第3章 外交的最高境界第172章 救火雒陽城第68章 誰敢殺我第85章 巴西三賊第48章 朝廷不是打打殺殺第132章 敵進我退,敵疲我打第599章 全取三郡第420章 以戰求和第67章 李伯雅單刀赴會第379章 關起門來才能說大逆不道的話第507章 新野練手第327章 不到渭河心不死第371章 范仲淹王安石都能拿來主義第373章 讓鄉下人見識朝廷威儀第409章 承諾不首先使用大殺器
第543章 圍標式科舉第19章 冊封都亭侯第395章 沿着歷史長河一路碾壓第203章 要當酋長必須讀書第66章 漢中太守假節鉞第473章 噴瘋了第288章 逐出師門第219章 當你覺得我還要謙虛一下,這個要價就不算高了第282章 本將軍自有主張第228章 伏路把關饒子敬第216章 徵西將軍又來共襄盛舉了第554章 官制與俸祿改革第169章 大漢忠臣朱內應第82章 拖人下水第217章 攻個郿塢都能遇到皇甫嵩第500章 比尤里還恐怖的拉攏能力第592章 先鋒覆滅第195章 剛案發就攻下案發現場第290章 九月懲處名單第25章 胡酋授首(五千字大章)第517章 天下諸侯都在忙着瓜分戰果第401章 太守隨便封的感覺真爽第215章 要演也得演到底第31章 代人捉刀第605章 旱地行舟2.0第28章 假裝中了詐降計第114章 不要小看劉焉的動員能力第631章 棋盤直徑三千里,一子牽動十四州第476章 亞洲馬車伕第416章 伐伐伐伐木工第37章 劉縣令棄官第41章 皇帝也收封口費第374章 “天高三尺”李府尹第648章 謀士多有謀士多的壞處第213章 還生病就說明生活條件還是不夠好第4章 怒殺督郵第58章 跟海盜講什麼江湖道義第157章 臘月渡瀘,深入不毛第626章 託名司空,實爲漢相第102章 圖書館裡宅出來的大功德第26章 談笑袁本初,往來曹孟德第131章 兩線作戰貪一波第592章 先鋒覆滅第39章 上達天聽第532章 先來一個米其林分量的開胃小前菜第508章 有歷史能抄我就安心了第91章 打仗髮型不能亂第85章 舌尖上的三國第477章 從租庸調法到租庸調輸法第182章 打不過你噁心你第504章 王睿張諮殷鑑不遠第106章 引盧植救太后第162章 董卓夜宴逼華雄第497章 微妙的二袁恩怨第39章 天下何處得此賢才?地410章 準備北伐涼州第124章 八艘飛甘興霸第436章A上去,F2A第577章 兩場大戰之間的賢者時間第68章 誰敢殺我第206章 摟草打兔子第653章 張任死不死你們投票決定第242章 匪夷所思的蝴蝶效應第48章 可惜隊友不給力(五千多字大章,劉備支線結束)第304章 天命不可違第337章 長安城裡的三重套娃第284章 逐漸迪化第187章 你這不是出賣朋友,是治病救人第596章 跑馬圈地,全面光復第425章 四省鎖鑰第66章 用丹陽兵打丹陽兵第20章 赴戰遼東第93章 站好大漢忠臣的最後一班崗第12章 一年不再赦第372章 收網第31章 代人捉刀第536章 諸葛三策第298章 強偷弱是賭,弱偷強是白給第150章 荊州太平第183章 咱不是一審判決執行人,咱是二審審判人第268章 炒期貨的下場第158章 不爲五斗翡翠折腰第513章 連敵人也引用你的經文第413章 平涼三傑第488章 腦補中的三路鉗形攻勢第3章 外交的最高境界第172章 救火雒陽城第68章 誰敢殺我第85章 巴西三賊第48章 朝廷不是打打殺殺第132章 敵進我退,敵疲我打第599章 全取三郡第420章 以戰求和第67章 李伯雅單刀赴會第379章 關起門來才能說大逆不道的話第507章 新野練手第327章 不到渭河心不死第371章 范仲淹王安石都能拿來主義第373章 讓鄉下人見識朝廷威儀第409章 承諾不首先使用大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