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戰略相持階段

孫策和周瑜徹底堅定了不顧其他風險、相持待變的決心,等待全國戰場的其他方向發生對劉備不利的變故。

所以,從十一月初,一直到臘月中,估計孫策軍都只會高壘深溝、鞏固三水環繞的吳軍佔領區,並且加大對漢陽西側的封堵徹底圍死周泰,不會再有其他積極進取的動作。

與此同時,在漢津口水戰戰敗後的第二天,太史慈也帶着損兵折將的殘部回到宜城停泊,然後他本人陸路去李素的大營彙報請罪。

“拜見司空,末將無能,本以爲縱然詐敗,也能輕易抽身,不至於損失兩千餘人。沒想到周瑜水戰之能如此精妙,殺招迭出,我竟用盡全力也不能抵擋,撤退時還被咬住,損失了這麼多。請司空責罰。”

太史慈是真心吸取教訓,意識到了自己的自大和差距。

李素親手扶起太史慈:“子義不必如此,你也是多年沒遇到水戰名將了,之前對付的不是管承就是韓暹,那些人的水戰用兵只能豈是周瑜可比的?勝敗乃兵家常事。

這本來就是我命令你去試探的,就算過程有些失控,也是難免的。戰端一開,豈有完全按計劃推演的?

不過,你可總結出了周瑜這次擊敗你的戰術?他對各種戰船和新兵器的配合使用之法,究竟到了什麼程度?只要打探清楚了這些,此戰就不算白打。

反正我還要等臘月時夏水水位下降,纔會有新的動作,如果這次折損兩千多人、就能摸清周瑜的戰術底細,就不算虧。”

太史慈鬆了口氣,他這次回來的路上,早就把周瑜的戰法、戰術配合細節都覆盤過了,就等着向李素彙報。此刻當然是一股腦兒有條有理地倒出來,爭取上司的善待。

李素靜靜聽完,也是頗有收穫:“周瑜會用投石車和連弩,這一點是我早就料到了的,不過,他居然能揚長避短,因勢制宜,發揮到這種程度,這實在是我沒想到的。

而且,周瑜對於開闊江河水域的防火攻心得,竟也如此精妙,既會跟我軍一樣集中使用包鐵長竿格擋小型火船。遇到吃水深的僞裝糧船的火船也會警戒、注意不立刻圍攏,這些細節都很重要……”

這段時間,李素要好好針對性地調整一下兩個月後的決戰戰術了。

而太史慈聽李素提到這事兒,還以爲李素要清算某些小問題,連忙辯解:

“司空,您爲什麼不提前告訴末將蒯祺運糧跟着我、要趁夜支援周泰?您若是說了,我也好提前有所準備,讓蒯祺別太冒進,就算敗退時,也好讓他提前走,不至於被周瑜俘獲了……”

李素一擡手:“這不關你事,你都說了,是我另行安排,沒告訴你。我就是放任蒯祺自生自滅,好了,這事兒你不要有心理負擔。你該做的都做了,退下休息吧,讓士卒們也好好養傷。”

“末將告退。”

太史慈退下後,李素把面前青瓷茶盞裡的剩茶慢慢喝完,一邊思索着事兒。經此一役,後續就應該是至少將近兩個月的靜坐相持期,所以最終殲滅周瑜水軍的決戰戰術,倒也不是很急着立刻敲定。

趁着相持,李素也該進一步素清一下內部,觀察一下蒯祺運糧被周瑜抓之後,蒯良有沒有異動。最好是對方沒有異動,李素也不想無原則地對世家大開殺戒,那樣不好。

另外,也應該趁機觀察一下,其他那些秋闈常科考中後授官的新人,對於蒯祺被敵人俘虜有沒有人心浮動,有沒有擔心李素藉着對外戰爭剷除異己。

最後,還可以注意一下比常科晚考半個多月的賓貢科士子的授官工作,看看那些中舉之人誰可用誰不可用,誰依然一心爲國,願意擔負那些到軍前運糧、或者跟隨一線先鋒部隊參贊軍機的工作。

這是一塊試金石,用好了絕對能把首批科舉官的仕途起點分出三六九等,忠心爲國不怕死的能統一升得更快,想躲在後面搜刮的腐儒則會油門起步速度大減。

而且,除了這些李素自己治下的事務,李素還該關心一下河北那邊,幷州戰場上,劉備和袁紹開打應該已經個把月了。只是信息傳遞緩慢,而且戰役初期應該是沒發生什麼大事,所以李素目前還沒得到任何有價值的情報。

但是,隨着李素和孫策即將進入兩個月的相持期,河北那邊先發生變故的概率也大大提升了。

如果關羽張飛和諸葛亮配合,能對呂布麯義文丑張郃形成優勢,那李素後續對孫策也會好打一些。反之如果呂布麯義一方優勢,李素後續決戰前就會被堆到更多壓力。

哪家的上路崩了,下路就會更難打,此自然之理也。

……

十一月初五,也就是漢津口之戰漢軍敗北後的第三天。

己方軍事受挫的消息,也已經傳回了襄陽,讓這座荊州治所原本高漲的人心士氣,微微陷入了回調狀態。

要說“人心浮動、士氣低落”那還不至於,畢竟漢津口之戰再往前逆推三五天,長阪坡之戰也纔剛結束不久呢。

漢軍好歹是陸戰打了個大勝、水戰打了個小敗。趙雲陸路俘虜程普殲敵兩萬餘人,太史慈水路只折損了兩千多,相當於趙雲戰果的十分之一而已。

只不過最後一戰是周瑜贏的,根據“用戶體驗峰終定律”,那場對人心的影響是最大的,多多少少代表了“未來的趨勢”。

好比股票哪怕漲了三五個漲停板後,只調整了一個跌停板,韭菜也會出現“套牢的時候拿得住、漲的時候拿不住”,被莊家哄騙離場。

大衆羣氓的普遍智商,自然比散戶更低。這種時候,正好是把己方內部意志不堅定的人哄離場的好時機。

無論是已經被新授予官職的秋闈常科勝利者,還是那些考完後還沒來得及放榜授官的賓貢生,這兩天都在襄陽城內三三兩兩抱團秘議:

“聽說了麼……雖然之前趙將軍飛馳救援當陽,擊敗了吳軍一陣,但畢竟南郡是結結實實被孫策給佔了。當陽戰勝還是因爲吳人貪功冒進,想多佔點地方。等孫策轉入防守,怕是就難以把他驅走了,太史慈慘敗,眼下這陣仗,就是誰進攻誰吃虧,都耗住了。”

“還好我們常科舉子都已經授官了,也不會被臨時拉去前線承擔危險的工作。聽說了麼,李司空就是對蒯府君之前和蔡瑁交情不錯,而且也沒舉報蔡瑁要投敵,所以現在針對蒯家人呢,蒯祺剛當官不到半個月,就被派去運糧,被周瑜抓走了。”

“真的假的?蒯祺出事了我倒是知道,但這是司空故意的麼?蒯府君難道提前知道蔡瑁要投敵、他同謀而不出首?”

“那倒未必,估計只是有交情吧,司空要是逮到證據證明蒯良跟蔡瑁有勾結,就不僅僅是把蒯家人派到前線執行危險任務那麼簡單了。”

在這樣的氛圍下,十一月初五這天,李素本人還沒回到襄陽(外界也不知道李素要回襄陽),總督府的功曹從事王累,率先放出了一份關於賓貢科舉子成績排名和擬派官職的消息。

公告的內容大致是這樣的:因爲前方戰事吃緊,今年賓貢科舉的錄取過程中,李司空親赴前線督戰,所以正式錄取授官的工作延後了數日。

現前方損失了一批文武官員,還有被包圍在敵後的周泰所守漢陽城缺乏軍需統籌官、督糧官,淪陷區竟陵等縣也缺乏撫民官。所以,朝廷希望考中者自告奮勇,願意到前線擔任危險職務的,可以酌情略微高配任命。

同時,因爲額外的官員傷亡,今科可以額外根據殉國官員的人數,增補錄取數名賓貢官員,就按原考試成績排名、取各郡各科第二名的考生遞補,以願意上前線擔當文職的人優先。

公告的最後,王累把拖延了多日的今科賓貢科錄取名單,也貼在了總督府門口。

不管怎麼說,賓貢舉子流亡北士們對自己的成績和排名還是很關心的。哪怕不想順着朝廷的意選官做,也得先看看錄沒錄取。

當天下午,總督府門口堵得那叫一個門庭若市。

張榜過程中最大的新聞和鬧劇,自然是某些之前很狂的士人的落榜尷尬。

“哈!那不是那個很有名的狂士彌衡麼!李司空還許他只考明算和刑律,只要這兩科成績能排在同科第一,照樣讓他中茂才。結果這兩科分數也纔在茂才考生中排到三十幾名!虧這種廢物還敢那麼狂,勞動司空爲他單獨做了個分數統計表,簡直自取其辱!”

(注:之前設定,賓貢科考生按照淪陷區各州考生統考,不再按州分配錄取名額。所以大漢如今還有八個州淪陷,今科賓貢取八個茂才,總分前八名都錄。彌衡三十幾名,毫無疑問是落榜。)

“司空應該沒有挾私報復,之前被彌衡和蔡瑁牽扯的豫州名士石韜,這次不也中舉了麼?可見有真才實學還是會被取中的。”

“是啊是啊,但可惜朝廷也自承前方戰事不順利了,讓咱優先主動去前線做官,誰知道是不是心裡存了借刀殺人之意……

比如這石韜,要是上了前線,被安排到最危險的地方,死了也說不定無聲無息。這一科真是讓人又愛又恨,想做官又危險……”

這樣的竊竊私語,讓張榜授官的大喜日子,蒙上了一層陰影。

李素自曝其短,着實讓一批對劉備政權前途不是很看好、意志不是很堅定的舉子,動搖退縮了。

尤其是那些世家大族子弟中舉的,就想躲在後面搜刮收稅,不想到危險的地方做官,怎麼肯毛遂自薦承擔這種職務?

……

張榜結束後,總督府門前廣場上的人羣漸漸散去。一些中舉士子就在旁邊尋了茶樓酒肆、要個包廂密談前途規劃。

其中一間包廂裡,此刻正坐着兩個年輕舉子。其中一個正是之前有些“蔡/彌同黨”嫌疑的石韜,另一個則是他的哥們兒孟建。

孟建擔心哥們兒成了炮灰陰謀的犧牲品,也是有些猶豫,不知該如何勸說:“石賢弟,你之前在彌衡痛罵司空的時候,多多少少沾了些嫌疑。剛纔大家的偷偷議論,你也稍有耳聞。

你要是真毛遂自薦到前線去做參軍類官職,給你分到某個最危險的校尉、都尉帳下聽用,如果被借刀殺人除掉……可要小心吶。”

石韜拿着酒杯連續自斟自飲了三杯,舒出一口長氣,這才果斷地說:“李司空是幹大事的人。你覺得,他會被周瑜區區幾場小勝就擊倒麼?

就算周瑜一直順利,說句難聽的:陛下雄踞天下之半,就是荊州丟了也還有翻盤的機會。陛下之勢,便如四百年前的強秦,就算遭遇李信遇項燕之慘敗,丟失楚地全境,也不過是再找王翦來重新收復南方。何況李司空不會傷筋動骨的。

既然他是志在天下的,他難道不想千金市骨?我輩只要賣力做事,他報復我們這種螻蟻的收益,遠不如把我們樹立成‘流亡北士,勤於王事’的典範。”

孟建想了想,自嘲一笑:“我本來就無所謂,我不是擔心你麼,既然你連自己都不擔心,咱就毛遂自薦,同去軍前效力。”

石韜孟建只是今科賓貢舉子的一個縮影,這批人的報國熱情好歹不算太難看,陸續招到了一些願意到一線工作的官員,與常科的荊州本地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當然,能勝任、同時又主動願意承擔前線工作的人,終究不夠湊滿編,這期間,也有一些原本已經被授官的有識之士,或者只是單純功名薰心、想要討好領導抱大腿的荊州本地世家官員,願意到軍前效力的。

比如今年襄陽郡明算科的楊儀,其實他在二十天前就已經被授予了官職。但是得到總督府的新公告後,他主動跑去找王累,表示願意換個職位、上前線一線承擔糧草調度工作。

王累表示會把他的訴求上報,但這事兒不符合朝廷常法,得等李司空回來了親自定奪。

……

流亡北士舉子紛紛向李素靠攏、得到更多高配任用的機會後,荊州本地世家的再一次擔憂和分裂也是在所難免的。

李素軍事上示弱,人事上傾斜,很多世家大族都開始懷疑蔡瑁的選擇究竟有沒有道理。

孟建楊儀求官的同一天,蒯良的兒子蒯鈞在聽取完了總督府的公告、打探了一些消息後,回到太守府,就想跟父親商量個事兒。

“父親,那楊儀考明算勝過了孩兒,本來已經得官,他現在居然還希望通過請求去前線任職、加快升遷速度。那些流亡北士不如我們本地人惜命,再下去不用幾年,他們都會升得比咱快的。

而且,堂叔之前被李素抓去給周泰運糧,結果被周瑜俘虜了,這是不是李素在借刀殺人對付我們蒯家?拿我們當成蔡瑁的同黨?要是再這樣被鈍刀子割肉,咱的富貴還能指望麼?”

“放肆!”蒯良這兩天心情本就不好,聞言怒斥了兒子一聲,然後把堂屋的門關好,才慢慢教訓兒子,

“你懂什麼,李素要是有真憑實據,早就對付我們了。可見他不是一個因爲猜忌就濫殺無辜之人,我們沒有跟蔡瑁勾結,怕什麼?

至於你堂叔的事兒,我早讓人打聽了,今天已經有準信,周瑜也是體面人,不會殺俘的。總之,眼下我們不要急。李素現在沒對付我們,那就意味着至少幾個月之內、沒有新的重大變故之前,他都不會對付我們。

既如此,坐觀李素和孫策成敗好了。李素贏了,我們堅持幫他管好襄陽,證明了我們蒯家不會動搖,以後富貴依然能保住,無非沒法傳給你了。

要是孫策贏了……估計你堂叔被周瑜抓住後,該招的也都招了,也算是在對面‘棄暗投明’了。咱蒯家哪邊都有人,別當出頭鳥,保住富貴再說。”

蒯鈞聽了,這才暗暗捏了把汗,心說還是父親想得周到。

不管怎麼樣,現在蒯家已經是被逼着事實上形成兩頭下注了,那就等結果開牌唄。在形勢明朗之前做任何多餘的操作,都是在增加風險。

做好本職,以待時變!

蒯良堅定了這個信念之後,依然保持跟襄陽郡的蠢蠢欲動的世家劃清界限,不參與任何事情。

有兩三個因爲最近人心浮動而試圖聯絡蔡瑁的家族,但凡被蒯良覺察到了,或者他們主動來聯繫蒯良,都被蒯良暗暗拿下證據,然後通過第三方曝出來。然後他才“不得已而爲之地”動手抓人。

一言以蔽之,就是隻做事,不邀功。不光不邀己方陣營的功,也要避免在敵方陣營那兒拉到更多仇恨值。

如是三天之後,十一月初八,就在蒯良的忐忑中,他居然得到一個消息:李素從宜城-當陽軍前,帶着幾千護衛突然殺回了襄陽。

蒯良連忙帶着襄陽官員出迎,蒯良率先表情討好地問:“聽說前線戰事正急,周瑜兵勢鋒銳,司空爲何竟親回襄陽了?”

李素拍拍蒯良的肩膀:“是麼?原來周瑜這麼咄咄逼人,我怎麼不知道。我回來,當然是因爲天冷了,宜城和當陽那種小地方,不如襄陽暖和。前線交給子龍子義他們就夠了。”

反正大仗打不起來,李素那麼驕奢淫逸的人,怎麼能在野外軍營駐紮到十二月呢,太冷了。等夏水枯水斷航再出發不遲嘛。

蒯良不明所以,愈發覺得上威難測。

李素像是想起個事兒:“我不在這些日子,這襄陽城內的流亡北士,可沒爲實授官職的事兒鬧事吧?別的有沒有什麼不長眼的。”

蒯良後脊背微微一涼,哪還顧得上“履職卻不邀功”的信條,連忙表態邀功:“司空神算,自從聽說周瑜小兒略取小勝後,襄陽確實有些意志不堅之人,所行實在無恥……不過沒關係,凡是確實犯禁的,我都處置了,案情清單在此。”

蒯良內心已經意識到,李素的神龍見首不見尾程度遠超他的預料,恐怕周瑜暫時的得意都是他設計好的。

還特麼想啥兩頭下注呢,趕緊多上一個投名狀吧。

李素笑呵呵地接過:“你堂弟的事兒,真是不好意思,不過我聽說他還活着,等擊敗周瑜後,會爲他記功的。”

蒯良:“屬下不敢期望。”

——

PS:那就五千五百字吧……

第81章 要臉就得花更多錢第82章 拖人下水第195章 剛案發就攻下案發現場第51章 被人跟蹤了都不知道第64章 拿糜竺的錢當然不用客氣第73章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陽平關第143章 三線戰場聯動第373章 讓鄉下人見識朝廷威儀第78章 攻克陽平關第33章 劉焉的賞識第174章 境界高下立判第182章 打不過你噁心你第55章 安排得明明白白第520章 勝利的陰影下第309章 死得跟夏侯淵一個待遇第460章 不再發生的魏晉玄學第272章 初到荊州第125章 讓叛軍看見了還以爲我們吃不起呢第184章 實事求是第564章 孫策十萬奔夏口第209 竄天猴談笑間,戰象灰飛煙滅-上第303章 身陷重圍馬孟起第59章 有意尋糜竺,無心遇魯肅第9章 市義第19章 咱也是官了第69章 殺帥奪軍第156章 調兵遣將第169章 大漢忠臣朱內應第38章 張純與遼東世家同歸於盡第236章 勤王綱領第319章 高祖託夢該怎麼託第19章 冊封都亭侯第80章 英雄所見略同第219章 當你覺得我還要謙虛一下,這個要價就不算高了第242章 匪夷所思的蝴蝶效應第143章 三線戰場聯動第40章 瞞天過海第14章 定個親有什麼好墨跡的第25章 胡酋授首(五千字大章)第374章 “天高三尺”李府尹第207章 咱不主動打仗,咱只是來修路的第53章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第27章 閻柔就計詐李素第184章 實事求是第43章 連滅二賊救泰山第606章 輕取石門第390章 哪怕比扯淡還是比不過諸葛亮第548章 溫水煮蟾蜍(五千字大章……)第385章 一仗打出一年太平第315章 凜冬之怒第55章 如果你誠心誠意被我利用第526章 斬顏良,中箭第657章 關門打狗第289章 李素不在時的暗戰第132章 敵進我退,敵疲我打第29章 省親救難第116章 師妹你聽我解釋第60章 衣錦夜行關長生第343章 被踩得懷疑人生第38章 張純與遼東世家同歸於盡第185章 沃倫.荀的能力邊界第611章 最想不到的地方纔最有操作空間第395章 沿着歷史長河一路碾壓第515章 打了再投算投降,還沒打就投算起義第377章 歷史進入了深水區第402章 就像打遊戲一樣看屬性第126章 堡壘都是從內部攻破的第585章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第529章 不是徐晃無能,而是“陰間歸來”的賈詡太狡猾第325章 死硬分子第1章 知之爲知之第285章 孫堅中箭第500章 比尤里還恐怖的拉攏能力第301章 這點間接證據根本騙不過賈詡第474章 圓滿忽悠第501章 稱帝的條件第456章 海軍不是一朝一夕的第465章 萬里長城今猶在(三更贖罪)第82章 張魯的信用暴雷了第584章 遲必有變第50章 鄭玄諸生入彀中矣第602章 大漢天下一盤棋第209 竄天猴談笑間,戰象灰飛煙滅-上第22章 夫濟大事必以人爲本第349章 比脫錦袍玉帶還乾脆第529章 不是徐晃無能,而是“陰間歸來”的賈詡太狡猾第554章 官制與俸祿改革第62章 誰告訴你造玻璃就能發財的第584章 遲必有變第539章 四渡黃河越鬼門第322章 張濟:還沒打我就被包圍了第381章 大行令楊修第455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60章 衣錦夜行關長生第580章 太史慈大戰周瑜第7章 三手準備第533章 我是故意讓敵人有機可乘的第64章 拿糜竺的錢當然不用客氣第151章 借刀殺人奪寶第560章 張鬆禰衡中門對狙
第81章 要臉就得花更多錢第82章 拖人下水第195章 剛案發就攻下案發現場第51章 被人跟蹤了都不知道第64章 拿糜竺的錢當然不用客氣第73章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陽平關第143章 三線戰場聯動第373章 讓鄉下人見識朝廷威儀第78章 攻克陽平關第33章 劉焉的賞識第174章 境界高下立判第182章 打不過你噁心你第55章 安排得明明白白第520章 勝利的陰影下第309章 死得跟夏侯淵一個待遇第460章 不再發生的魏晉玄學第272章 初到荊州第125章 讓叛軍看見了還以爲我們吃不起呢第184章 實事求是第564章 孫策十萬奔夏口第209 竄天猴談笑間,戰象灰飛煙滅-上第303章 身陷重圍馬孟起第59章 有意尋糜竺,無心遇魯肅第9章 市義第19章 咱也是官了第69章 殺帥奪軍第156章 調兵遣將第169章 大漢忠臣朱內應第38章 張純與遼東世家同歸於盡第236章 勤王綱領第319章 高祖託夢該怎麼託第19章 冊封都亭侯第80章 英雄所見略同第219章 當你覺得我還要謙虛一下,這個要價就不算高了第242章 匪夷所思的蝴蝶效應第143章 三線戰場聯動第40章 瞞天過海第14章 定個親有什麼好墨跡的第25章 胡酋授首(五千字大章)第374章 “天高三尺”李府尹第207章 咱不主動打仗,咱只是來修路的第53章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第27章 閻柔就計詐李素第184章 實事求是第43章 連滅二賊救泰山第606章 輕取石門第390章 哪怕比扯淡還是比不過諸葛亮第548章 溫水煮蟾蜍(五千字大章……)第385章 一仗打出一年太平第315章 凜冬之怒第55章 如果你誠心誠意被我利用第526章 斬顏良,中箭第657章 關門打狗第289章 李素不在時的暗戰第132章 敵進我退,敵疲我打第29章 省親救難第116章 師妹你聽我解釋第60章 衣錦夜行關長生第343章 被踩得懷疑人生第38章 張純與遼東世家同歸於盡第185章 沃倫.荀的能力邊界第611章 最想不到的地方纔最有操作空間第395章 沿着歷史長河一路碾壓第515章 打了再投算投降,還沒打就投算起義第377章 歷史進入了深水區第402章 就像打遊戲一樣看屬性第126章 堡壘都是從內部攻破的第585章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第529章 不是徐晃無能,而是“陰間歸來”的賈詡太狡猾第325章 死硬分子第1章 知之爲知之第285章 孫堅中箭第500章 比尤里還恐怖的拉攏能力第301章 這點間接證據根本騙不過賈詡第474章 圓滿忽悠第501章 稱帝的條件第456章 海軍不是一朝一夕的第465章 萬里長城今猶在(三更贖罪)第82章 張魯的信用暴雷了第584章 遲必有變第50章 鄭玄諸生入彀中矣第602章 大漢天下一盤棋第209 竄天猴談笑間,戰象灰飛煙滅-上第22章 夫濟大事必以人爲本第349章 比脫錦袍玉帶還乾脆第529章 不是徐晃無能,而是“陰間歸來”的賈詡太狡猾第554章 官制與俸祿改革第62章 誰告訴你造玻璃就能發財的第584章 遲必有變第539章 四渡黃河越鬼門第322章 張濟:還沒打我就被包圍了第381章 大行令楊修第455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60章 衣錦夜行關長生第580章 太史慈大戰周瑜第7章 三手準備第533章 我是故意讓敵人有機可乘的第64章 拿糜竺的錢當然不用客氣第151章 借刀殺人奪寶第560章 張鬆禰衡中門對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