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

珠鏡殿內,從長孫媚兒口中得知秦逍一刀將淵蓋無雙刺殺,麝月卻也是驚訝萬分。

“他隨後又在淵蓋無雙身上連砍三十六刀,按他的說法,淵蓋無雙進入大唐境內之後,誘殺了三十六名無辜百姓,他這三十六刀,便是一刀代表一人,爲那些冤死的百姓討還公道。”長孫媚兒那一對水汪汪的眼眸兒閃着光彩:“據我所知,他在擂臺上朝天鞠躬,祭奠那三十六名百姓的亡魂,在場所有的大唐百姓全都跟着一同鞠躬祭奠。”

麝月幽幽道:“咱們一場忙活,勸說他不要登臺,他卻置之不理了。”

“公主,從一開始我就知道,莫說只是派人去,即使公主親自去,他也不會退縮。”長孫媚兒笑顏如花,明豔秀眉:“他既然知道渤海人一旦取勝,公主便要遠嫁東北,又怎可能置之不理?以他的性子,便算是九死一生,也不會皺眉。”

麝月嬌媚一笑,嫵媚豔麗,道:“看來我們的長孫舍官對秦大人倒是十分關注,竟然連他的性情也是瞭解的一清二楚。”

“又在取笑我。”長孫媚兒啐了一口,沒好氣道:“我和你好好說話,你既然取笑,我可不說了。”

麝月摟着她纖細腰肢,吃吃笑道:“好了,我不取笑,後來如何?”

“渤海人見自己的世子都被殺了,當然不放他走。”長孫媚兒對當時的情況已經掌握的十分清楚,嬌笑道:“不過在場的禮部侍郎周伯順倒不是庸才,立刻讓武衛營的人護送他回到了大理寺。”

麝月這才寬心,道:“他現在大理寺?不過他殺了淵蓋無雙,渤海人不會善罷甘休。”

“我來珠鏡殿的時候,剛聽說他好像是被帶到了京都府。”長孫媚兒蹙眉道:“不出意外的話,他現在在京都府內,究竟是什麼狀況,我還沒有摸清楚。”

“京都府?”麝月臉色一寒,冷笑道:“京都府敢抓他?夏彥之是不想活了嗎?”

長孫媚兒搖頭道:“夏彥之沒有這個膽子,是中書省下的令,聽說是國相親自下令。”

“又是他。”麝月俏臉含霜,冷冷道:“他陰謀落空,惱羞成怒,是想對秦逍下狠手嗎?天理昭昭,大唐還容不得他如此肆意妄爲。”蹙眉道:“聖人有什麼旨意?”

“暫時倒沒有頒旨。”長孫媚兒道:“現在京都百姓對秦大人崇拜有加,他爲大唐立下如此大功,即使有人想要害他,在這種時候,應該也不敢輕舉妄動。依我之見,京都府請秦大人過去,應該也是做樣子給渤海人看看,畢竟出了這麼大的事,朝廷也不能不聞不問。”

麝月微點螓首:“如果是這樣倒也罷了,誰要是敢趁機害他,本宮饒不了他。”

“公主,看來你對秦大人是真的很關心。”長孫媚兒似笑非笑,那雙水汪汪的眼睛似乎會說話,暗藏深意。

麝月瞪了她一眼,道:“他殺了淵蓋無雙,渤海使團就沒有理由帶我去渤海,我自然欠他一份人情。”

“當真如此?”長孫媚兒湊近麝月耳邊,低聲道:“就沒有別的原因?”

麝月伸手便往長孫媚兒身上撓癢癢,氣惱道:“能有什麼原因?你這狐狸精,是不是自己思春,便將別人也往那裡想?”

長孫媚兒顯然怕癢,珠圓玉潤的腴美嬌軀扭動閃躲,花枝招展,咯咯笑道:“好了,我錯了,公主恕罪,我不胡說,咯咯咯......哎喲,我還有個事情要和你說,你.....咯咯,你聽不聽......?”

麝月這才停手,問道:“是他的事?”

“不是他的,還能是誰的?”長孫媚兒擔心麝月又要伸手,拉開距離,道:“現在除了他的事,公主還能聽得進別的事?”

麝月白了一眼,道:“什麼事,快說?否則我撓你癢癢。”

長孫媚兒壓低聲音道:“公主,雖然秦大人是百姓心裡的大英雄,可是......對朝廷來說,在這個時候與渤海人結下死仇,並不符合大唐的利益。聖人已經準備利用江南之財募練新軍,與國相都準備收復西陵,若是與渤海起刀兵之爭,那麼收復西陵的計劃就會付諸東流。”

麝月柳眉蹙起,點頭道:“秦逍也絕不想這個計劃受到阻擾。”

“所以接下來朝廷肯定會竭力安撫渤海。”長孫媚兒眉宇間顯出一絲憂慮,輕聲道:“渤海人現在肯定抓着秦大人不放手,如果不懲處秦大人,想要安撫渤海人只怕是沒有可能。”

麝月冷笑道:“難道朝廷還真準備殺了他不成?”

“那倒不會。”長孫媚兒道:“朝廷也不敢直接與民心爲敵,如果連爲大唐立下如此功勞的英雄都被殺,必然是天下震驚,民心盡失。聖人睿智,不可能不想到民心如天,所以秦大人性命應該無憂。”

麝月似乎明白什麼,低聲道:“你覺得朝廷會罷免他?”

“並非沒有可能。”長孫媚兒道:“不殺秦大人,渤海人就已經很不滿,如果他還繼續在朝爲官,安然無恙,渤海人就更不可能接受。我甚至擔心他們會以此爲藉口,在渤海蠱惑民心,謊稱淵蓋無雙的死,是我大唐的一場陰謀,是故意設下圈套謀害,如此一來,渤海上下對我大唐怨恨極深,兩國兵戎相見也未必不可能。”

麝月蹙着秀眉,若有所思。

宮裡的兩位大美人擔心秦逍前程,秦逍卻毫無壓力,夜裡練了一個時辰的功,便在柔軟的牀鋪上舒舒服服睡了一覺,心中鬱壘既因淵蓋無雙之死而消,這一覺倒是回京後睡得最安穩的一夜。

次日一大早,唐靖等秦逍起身後,立刻讓人擺滿了一桌子早點,色香味俱全,可說是殷勤備至。

秦逍請了唐靖一起吃早點,剛吃沒兩口,就聽外面傳來腳步聲,還沒看到人,就聽一個聲音從院子裡傳來:“爵爺可安好?禮部侍郎周伯順前來探望。”話音之中,周伯順已經從門外進來,身後跟着幾名隨從,每個人都是捧着大大的禮盒。

秦逍見狀,急忙起身,他對這周侍郎的印象很好,只是沒想到周伯順竟然一大早過來探望,迎上前去,拱手笑道:“侍郎大人,有失遠迎,你......這是什麼意思?”

“爵爺別誤會,這可不是我要向你賄賂。”周伯順笑眯眯道:“我今日是受了部堂大人的吩咐,代表禮部衆同僚前來探望爵爺。爵爺昨日在擂臺受傷,這是爲我大唐流的血,大夥兒知道後,很是關切。我們得知爵爺被京都府請來作客,昨晚大家夥兒就聚在一起,商議着一起來探望,不過禮部上下幾百號人,真要全都過來,京都府都恐怕裝不下,所以最後部堂大人決定派一個人作爲代表,代表禮部前來探望慰問。”

京都府丞唐靖品級比周伯順低,也沒有想到禮部侍郎竟然登門探望,在旁對周伯順拱手行禮,只是周伯順只顧着和秦逍說話,似乎沒有看見他,有些尷尬,但瞧見那幾名隨從將禮盒已經擺在邊上,更是驚詫。

“實在不敢當。”秦逍市井混跡數年,這場面上的應付那是得心應手,笑道:“諸位大人如此擡愛,實在讓晚輩慚愧。侍郎大人,你能來探望,晚輩已經感激不盡,這些禮物實在不感受。”

周伯順故意沉着臉,道:“爵爺,這可不是我個人送的禮物。衙門裡大小官員,昨晚人人都出份子,連夜置備禮物,我這是代表着整個禮部的一份心,爵爺要是推辭,那就是看不起我禮部了。”

“這.....!”秦逍爲難道:“真是讓前輩們破費了。侍郎大人,還請代爲向禮部的前輩們表達晚輩最誠摯的謝意,晚輩出去之後,一定親自去道謝。”擡手道:“大人這麼早就過來,肯定還沒用早餐,剛好這裡早餐豐盛,大人賞臉,一起用餐。”

話聲未落,又聽外面腳步聲響,一個聲音高聲道:“秦爵爺可起身了?國子監白佟求見。”

“是白祭酒?”周伯順一怔。

國子監是帝國最高學府和教育管理機構,掌理帝國最高教育,其下設有國子學、太學、四門學、書學、算學,那也是對文人最有權威的學府,門下的學子,可說是帝國的絕對精英。

秦逍初略知道國子監是管讀書人的,實在沒料到國子監會有人過來。

“晚輩秦逍,見過先生。”秦逍看到一名白鬚老者進來,率先迎上拱手行禮,能夠成爲國子監祭酒,這白大人當然是位滿腹經綸的大儒,秦逍對這樣的老先生由衷欽佩,可不敢失了半分禮數。

白鬚老者身邊,京都府尹夏彥之微躬着身子陪同,顯得十分恭敬。

白老先生卻是一臉溫和,上下打量一番,含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才氣橫溢。”回頭看了一眼,數名隨從也都是捧着禮盒進來,白祭酒已經含笑道:“秦爵爺爲我大唐立威,爲百姓申冤,那句正者無敵更是振聾發聵,老夫已經讓門下各學以這四字爲題,每人寫一篇文章。”

周伯順和唐靖都知道白佟乃是當代大儒,在文人心中的地位非比尋常,即使是在朝堂上,也深得百官的尊敬,這位老先生今日竟然親自來到京都府探望秦逍,甚至也帶來禮物,簡直是匪夷所思。

兩人和夏彥之一樣,都微躬着身子,連氣息都不敢太大。

秦逍見到這位大儒,也是拘謹得很,尷尬道:“正者無敵這四字,也是當時晚輩脫口而出,讓先生見笑了。”

“脫口而出,纔是肺腑之言。”白佟撫須含笑道:“國子監因爲秦爵爺的事蹟,一片褒獎,不過老夫多嘴,年輕人戒驕戒躁,勝不驕敗不餒,保持平常心,這纔是好男兒。”擡手指着隨從放下的禮盒道:“這裡不是什麼金銀珠寶,國子監只會文章,所以昨晚大家各顯才華,有的爲爵爺題字,有的爲爵爺賦詩,亦有不少畫作也是贈送爵爺,大家的一點心意,你就收下。”

夏彥之三人卻是面面相覷。

國子監是什麼所在?

那裡多的是文采出衆的世子大儒,有不少人的才名遠揚,即使花銀子都求不到他們的字畫,現在倒好,這些人不但主動揮墨,竟然還由祭酒大人親自送上門,如此待遇,普天之下恐怕找不出第二個人。

秦逍雖然緊張,卻也知道出自國子監那些文士大儒的真跡可是了不得的東西,深深一禮,恭敬道:“晚輩何德何能,得到諸位前輩的厚愛,實在是愧不敢當。”

“正者無敵,世間有公道,這就是你的德行。”白佟微微一笑,道:“老夫就不多擾了,好好養傷,若有空閒,可到國子監轉一轉。”微微頷首,這才轉身離開,夏彥之急忙相送。

周伯順也笑道:“爵爺,敢拿出自己東西的可就不是一般人,國子監那些滿腹經綸的大儒們,都是心高氣傲之輩,這些字畫可要珍藏,恕我直言,即使是金山銀山,也比不過這些字畫。爵爺好好養傷,我也先告辭了。”

唐靖忙道:“下官送大人!”

秦逍拱手送別周伯順,看着堆放在那邊的禮盒,腦子有些發懵,緩步走到桌邊,屁股還沒坐熱,就聽得唐靖聲音從外面傳來:“爵爺,爵爺,太常寺的上官大人來了!”

“太常寺?”秦逍起身迎上去,之前唐靖進了門來,一臉笑容道:“太常寺卿上官大人前來探望爵爺了。”

“爵爺身體可安好?”一名年近六十的官員精神健爍,帶着幾名隨從過來:“本官聽聞爵爺在京都府養傷,代表太常寺的諸位同僚前來探望。”上下打量,含笑道:“看來沒什麼大礙,這就好,這就好。”回身道:“胡署令,你來幫爵爺把把脈,看看情況如何?”

後面上前一名六十多歲的老頭兒,上官大人含笑介紹道:“這是太醫署的胡署令,醫術精湛,起死回生,聽聞爵爺受傷,本官就請了他一同前來,讓他幫爵爺瞧瞧。”

大唐太醫署歸屬於太常寺,署內的太醫只爲宮中貴人和帝國貴族診病,秦逍雖然只是子爵,但有了爵位就已經擁有貴族的身份,雖然正常情況下,一名子爵還不至於讓署令親自出手,但今日太常寺卿親自登門探望,帶上太醫署的署令卻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胡署令笑道:“爵爺請坐,讓下官爲你把脈。”

接二連三來的客人,讓秦逍只覺得匪夷所思,胡署令一說話,秦逍回過神,忙道:“不敢不敢,只是輕傷,已經處理好,不敢勞煩署令大人。”

“大人,瞧爵爺的氣色和說話聲音,一切如常,確實沒有太大問題。”胡署令向上官大人拱手道:“流血之後,服用一些補血藥材便好。”指着隨從放下的禮盒道:“這裡面有多種名貴的補血藥材,是下官精挑細選,爵爺服用之後,必然會精氣飽滿,傷勢也會迅速痊癒。”

上官大人向秦逍笑道:“這些都是一些補血養氣的藥材,太常寺同僚們的一點心意,爵爺收下,早日康復。”向胡署令道:“回頭差一名醫術精湛的太醫過來,爵爺養傷其間,讓他就待在京都府,隨時注意爵爺的身體。爵爺好端端進來,自然也要安然無恙走出京都府。”說到這裡,有意無意瞥了唐靖一眼,唐靖是個精明人,上官大人這一眼,他當然知道是什麼意思。

秦爵爺進了你們京都府,不是囚犯,只是在這裡養傷,如果離開京都府的時候,少一根毫毛,朝中的文武大臣們可就不答應了。

唐靖面上賠笑,心裡直發毛,心想幸虧秦逍來到京都府之後,京都府這邊殷勤招待,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如果真的怠慢了甚至將秦爵爺當成囚犯關進大獄,京都府恐怕真的要成爲滿朝之敵。

他禁不住後怕,幸虧自己和府尹大人聰慧絕倫,知道秦爵爺是個燙手山芋,從一開始就熱情款待,若是因爲刑部的原因慢待爵爺,自己和府尹大人只怕沒什麼好下場。

這一上午,前來探視的官員不在少數,來一撥走一撥,大部分官員秦逍根本不認識,好在夏彥之和唐靖充分發揮了地主之誼,專門安排人隨時上茶,每來一位客人,先行派人跑過來向秦逍稟報,告知官位和姓名,如此也不至於讓爵爺猝不及防,萬一不知對方的身份和名姓鬧出笑話,那就是京都府照顧爵爺不周了。

京都府衙門,從來都只有府裡的官差和囚犯進出,何曾出現過各司衙門的官員絡繹不絕登門,作爲三法司之一的京都府衙門,竟似乎變成了秦逍的府邸,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

ps:五千字大章,兩更加起來也快九千字了,和三更差不多,大大們有賞啊!

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七十二章 知命院第七章 賭神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
第八七四章 往來無白丁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八二六章 人選第八六零章 婆娑羅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六二零章 驚覺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七七一章 人若殺我我必殺人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九章 金鉤賭坊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三零九章 天降瘋兵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一二零章 絕境第八一九章 孔雀石第三四四章 李唐江山第四五七章 三緘其口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二四零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三七零章 深入虎穴第七六六章 反擊第一八九章 看不透第六九四章 好大一口鍋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一六三章 三殺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三十二章 同牀第四十九章 故鄉第九十五章 馬料場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二九三章 龍王廟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四五九章 青衣設宴第五三零章 水火不容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二三七章 爭鋒相對第二九七章 在人間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一九三章 掌櫃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五三五章 替罪羊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三二九章 反叛第五八六章 抽絲剝繭第一七一章 入獄第二十六章 貪吃好財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七十二章 知命院第七章 賭神第三八四章 文正不正第七三七章 門徒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八五零章 封爵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五六三章 人不如故第十七章 打草驚蛇第五七八章 靈巖山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五八四章 欲擒故縱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四七零章 請罪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六九九章 援軍第三一六章 大劍首的野望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一六九章 修儒第四四零章 斷刀第四零七章 約定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八三二章 自找苦吃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八七一章 請喝茶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五二八章 故居第一百零六章 黑霸王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五二九章 武川澹臺第二十七章 誘騙第一九七章 兄弟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擇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八六六章 突變第一二六章 驚問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