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二章 宮中有賊

御書房內,大唐首輔夏侯元稹一臉凝重,御桌後面的聖人也是冷着臉。

“秦逍現在何處?”

“應該已經被帶到京都府。”夏侯元稹肅然道:“刑部與大理寺的關係不睦,如果讓刑部的人去,恐怕生變。”

聖人冷冷道:“國相,你事先可知道秦逍會登臺打擂?”

“老臣想過,卻不敢肯定。”

“那你可想過,秦逍如果不敵淵蓋無雙,會不會死在擂臺上?”聖人鳳目之內帶着冷厲之色:“如果不是秦逍挺身而出,我大唐的顏面已經無存,渤海人也會歡天喜地的將我大唐公主帶回那蠻荒之地。”

夏侯元稹擡頭看了聖人一眼,已經瞧出聖人的惱怒,立刻道:“老臣萬萬沒有想到,大天師的弟子竟然敗在淵蓋無雙的手下。”

“他沒有敗。”聖人冷冷道:“陳遜被人下毒了。”

夏侯元稹身體一震,駭然變色:“下毒?”

“陳遜是大天師親傳弟子,這十六年來,足不出戶,雖然不通世事,但他在武道上的修爲讓人驚歎。”聖人緩緩道:“他三年前就已經突破入五品,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兩年必然進入六品,大天師對他寄予厚望,本不想因爲塵俗之事擾亂了他的精進,可是這次朕親自出面,大天師纔不得不讓陳遜出戰。陳遜心無旁騖,一心鑽研無爲真經,以他的實力,要擊敗淵蓋無雙並不難。”

“那下毒之事.....?”

“如果不是毒性發作,他怎會敗在淵蓋無雙的手裡。”聖人冷冷道:“他出戰之前,被人下了毒。”

夏侯元稹驚訝道:“陳遜是從御天台直接出宮,徑直去了四方館,這中間並無與人接觸,誰能對他下毒?”

“他在御天台的時候,已經中毒了。”聖人淡淡道:“他出宮之前,吃了一碗稻米粥,給他送粥的道童已經自縊身亡。”

“是御天台自己人下手?”國相更是駭然,森然道:“聖人,此事非比尋常,御天台一名道童絕無膽量對大天師的愛徒下毒,這背後必有主使,一定要徹查,將幕後黑手揪出來。”

聖人一雙鳳目直盯着國相,犀利異常,冷聲道:“黑手會是誰?”

“這要徹查才能清楚。”國相沉聲道。

“國相,自朕登基之後,對你信任有加。”聖人緩緩道:“國之重事,都依託於你,夏侯家也因此成爲大唐真正的第一家族。”

國相跪倒在地,恭敬道:“夏侯家沐浴皇恩,對聖人的恩眷感激涕零。”

“這裡沒有其他人,那條老狗也被朕支使出去,現在這御書房內,只有你和朕,所以朕想要聽你一句實話。”聖人盯着國相,問道:“陳遜中毒,背後與你有沒有關係?”

國相身體一震,擡起頭,以一種極爲奇怪的表情看着聖人,許久之後,才長嘆一聲,道:“聖人懷疑背後是老臣指使?”

“當日朝會過後,朕和你單獨議事,是你舉薦陳遜出戰。”聖人平靜道:“朕知道陳遜出戰,勝面極大,這才讓大天師派遣陳遜出手。此事從頭到尾,事先並無對外泄露一個字,除了朕和你,就只有大天師和陳遜二人知曉。陳遜當然不可能給自己下毒,大天師難道願意看着自己的愛徒敗在擂臺上,因此給他下毒?”

國相卻是擡起雙手,將頭上的冠帽摘下,叩伏在地:“聖人若以爲老臣如此不明是非,會在背後策劃此事,那就請聖人賜死!”

“你是在威脅朕?”聖人冷笑道:“朕今日和你單獨說話,就是要聽你說實話。”

國相擡起頭,道:“老臣斗膽問一句,老臣這樣做,爲的是什麼?”

聖人輕嘆一聲,道:“你真要朕說出來?”

“聖人要老臣說實話,老臣也想聽聖人直言。”

“好。”聖人冷冷道:“當日朝會,朕一開始只以爲我大唐的臣子們都會爲國盡心盡力,所謀者爲公,並不會多想。國相諫言渤海人設擂,立下賭約,朕以爲如此也正好可以讓渤海人見識一下我大唐少年俊傑的英姿,而且朕相信你既然主動諫言,也一定有應對之策,確保大唐一定能獲勝。”

國相只是看着聖人,並不插言。

“可是今日發生的事情,讓朕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聖人身體微微前傾,緩緩道:“若是沒有秦逍最後挺身而出,陳遜落敗,便再無人能擊敗淵蓋無雙,朕在朝會上的承諾就必須履行。麝月和長寧,都將跟隨渤海使團去往渤海。朕知道這些年國相與麝月有嫌隙,不過你們血脈相連,而且你們都是聰明人,不會讓局面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國相終於嘆道:“聖人是想說,老臣希望渤海人獲勝,如此就能讓麝月離開大唐?”

“夏侯寧在杭州被刺,你的心境,朕比誰都清楚。”聖人輕嘆道:“他雖然死於劍谷門徒之手,但你卻因此遷怒到麝月甚至秦逍身上,對他們心存仇怨。利用這次機會遠嫁麝月,等於是將麝月放逐苦寒之地。如果秦逍死在淵蓋無雙的手裡,也正合你心意。”

國相凝視着聖人,忽然發出悲涼的笑聲:“老臣輔佐聖人十七年,殫精竭慮,不敢有絲毫的懈怠。臣知道這天下還有太多人對聖人心懷怨恨,他們一直在等待機會捲土重來,所以這十幾年來,老臣即使是睡着了,也不敢將眼睛完全閉上。可是老臣萬萬沒有想到,到頭來,聖人竟然會懷疑老臣爲了個人的私怨出賣大唐?老臣身爲首輔,爲聖人操持國事,難道在聖人的眼中,老臣這位首輔便是一個睚眥必報不顧大局的卑鄙之徒?”

聖人顯然沒有想到國相竟然說出這樣一番話來,怔了一下。

“是誰給陳遜下毒,老臣不知,但老臣絕不是幕後黑手。”國相微仰着頭:“如果聖人覺得這次設擂是老臣精心策劃,甚至爲了個人目的而不顧大唐的利益,老臣懇請聖人下旨,將老臣這顆腦袋砍下來以謝天下。若是聖人憐憫,不忍處決,那就請下旨讓老臣返回益州老家,度此餘生。”叩首在地,佝僂的身體微微抖動。

聖人打量着伏在地上的國相,風韻猶存的臉上顯出狐疑之色,隨即閉上眼睛,沉默良久,終於問道:“那會是誰?”

國相擡起頭,問道:“聖人可想過,聖人對老臣生出疑竇之心,君臣失和,甚至今日聖人如果堅信老臣爲私慾賣國,將老臣罷官逐出朝堂,會是怎樣一番場景?”

聖人身體一震。

“擂臺結束,老臣立刻進宮。”國相道:“聖人也是剛知道陳遜被下毒不久,卻第一個便懷疑老臣.....!”他目光變的深邃起來,平靜道:“這其中是否另有蹊蹺?”

“你是說......有人故意要挑撥朕和你的君臣關係?”聖人陡然間意識到什麼。

國相肅然道:“朝會之上,老臣主動向聖人諫言,准許設擂,又是老臣主動向聖人舉薦陳遜出戰。正如聖人所言,知道此事的人寥寥無幾,陳遜被人下毒,聖人疑心老臣,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老臣雖然愚鈍,卻也不至於蠢笨至此,明知陳遜被人下毒必然會引火燒身,卻還要這樣做,老臣爲官至今,卻還不曾犯下如此愚蠢的錯誤。”

“宮中有賊!”聖人雙眸寒光乍起,冷厲如刀。

國相頷首道:“不錯。知道陳遜出戰的一定是宮裡人,他如何得到消息,老臣一時想不通,可是......老臣斷定,宮裡有亂賊,此人藉此機會利用御天台的道童給陳遜下毒,目的就是爲了嫁禍老臣,從而讓聖人對老臣起疑竇之心,挑撥君臣關係。”目中亦是顯出寒芒:“此人居心歹毒,是我們當下真正的敵人。”

聖人沉默着,片刻之後,擡手道:“起來說話。”等國相起身,才低聲道:“能夠指使御天台的道童下毒,此人的力量已經滲入其中,在宮裡絕非寂寂無名之輩。”

“聖人所言極是。”國相肅然道:“有膽量甚至有能耐將手伸入大天師的御天台,這人在宮中確實神通廣大。不過此人聰明反被聰明誤,他想要構陷老臣,卻恰好暴露了自己的存在。”

聖人若有所思,似乎正在尋思其中的關竅。

“聖人,宮中有賊,非比尋常。”國相沉聲道:“老臣懇請聖人相信老臣,派人給陳遜下毒的黑手絕非老臣。當務之急,是要秘密調查此人到底是誰,這人在宮裡到底有多大的勢力,我們竟然是一無所知,可見此人之狡猾,一旦他在宮內發難,後果不堪設想.....!”

“此事朕自有主張。”聖人微一沉吟,終於問道:“你爲何下旨京都府逮捕秦逍?事先沒有稟報朕,你擅作主張,又如何做解釋?”

國相平靜道:“這件事必須要做,卻不能由聖人下旨,只能以中書省的名義去辦。”

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四三五章 制衡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六九二 遊說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三百章 修羅地獄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三十九章 梟首
第七零二章 引蛇出洞第六三三章 抉擇第六五八章 孤城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七九四章 狹路相逢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七三九章 羊入虎口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五一五章 上酒第八零九章 證人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三三三章 破財消災第一七三章 美人關第八四五章 珠鏡生香第三三四章 美麗的土地第二七三章 非常手段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三七七章 借據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七十一章 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第二零三章 尋寶第二十二章 夜姬第六零九章 龍潭虎穴第七二二章 走投無路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四九二章 月光下第四二三章 借舟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三零一章 美人賭坊第三零七章 六靈陣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五九二章 戲謔第七一三章 投誠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六二八章 旗號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九十九章 不自量力的少年第三二零章 內外兼修第四三五章 制衡第六八八章 刺殺第七二七章 勸降第二零五章 密函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七九八章 禍水西引第八二三章 恨離別第四五零章 隱聞驚雷聲第三一七章 九天臨仙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六七八章 託付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四三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一四七章 兩清第八十一章 誘敵深入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二六肆章 夜鴉歸來第五四三章 三道旨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四四六章 有風自豫州來第三八一章 嫁禍第五五七章 威脅第七六肆章 奇恥大辱第三四六章 殺父之仇第三五八章 深入虎穴第六零八章 大先生的懲罰第七六二章 無中生有第六九二 遊說第五五五章 會做生意的馬伕第五六五章 貪財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一八四章 乞伏善汗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第七十八章 山中無日月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一一三章 寧死不屈第四七一章 七殺命星第六章 賓至如歸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八一七章 試探第六三一章 龍游淺水第六六六章 死裡逃生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三百章 修羅地獄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一六二章 送你們去死第五一九章 改稻爲桑第六一九章 連環第一四一章 馬變第二八二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第八零三章 重用第八零四章 暢明園第一百零二章 風林火山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三十九章 梟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