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

中書省衙門座落在太微城角的一處大院之內,是整個帝國離皇帝最近的衙門,亦是整個帝國運行的頭腦,每日裡從各地呈上來的摺子都會在中書省進行處理,一旦遇到緊急大事,也可以隨時就近向聖人稟報。

中書省日夜都有執勤的官員,作爲帝國國相首輔大臣,夏侯元稹雖然並不需要每日裡都待在中書省,但這位老臣多年來一直都是兢兢業業,大多時候幾乎都是待在中書省內。

中書省的官員們今日卻都有些心不在焉。

大家的心思,其實也都是被四方館前的擂臺賽所牽動,畢竟在當下,渤海使團來朝便是帝國最重大的事件,朝會上聖人的旨意大家也都心中清楚,擂臺賽以何樣的結果結束,也直接關乎到大唐的榮辱尊嚴。

許多人甚至時不時地出門去看看天色,太陽落山,擂臺比武便會結束,那時候總有結果送到中書省。

官員們竊竊私語,又時不時地向內堂望過去,那是一間獨立的房間,唯一的主人便是首輔大臣,國相用過午飯之後,就待在屋裡一直沒有出來,似乎對擂臺賽並不是太關心。

連續兩日淵蓋無雙所向披靡,也是讓中書省的官員們心情低落。

眼看着太陽一點點西落,卻一直沒有消息傳過來,大家心裡也都清楚,這隻能代表最後一日遲遲無人登臺,如果到太陽落山都沒人敢登臺一戰,最後一天讓淵蓋無雙不戰而勝,那更是大唐的奇恥大辱。

官員們悄聲低語,討論着如果渤海人取勝,難不成真的要將皇族公主下嫁過去,神情也都十分凝重。

忽聽得外面傳來腳步聲,衆人卻都是不由自主向大門望過去,只見到一名小吏從門外匆匆而入,跪倒在地,喘着氣道:“結束.....結束了......!”

官員們也顧不得儀態,紛紛擁上前,一名中書舍人顯然有些焦急,急問道:“太陽還沒下山,怎麼結束了?渤海人提前收了擂臺?”

“這不合規矩。”立刻有人道:“時辰沒到,擂臺不能收。”

中書侍郎杜文昌擡起手,示意衆人不要嘈雜,這位杜侍郎爲人古板卻剛正不阿,一直以來都是中書省的棟樑,雖然性情不受國相喜歡,但才幹卻很受國相器重,而衙門裡其他的官員對杜文昌卻也都算敬畏,杜侍郎一示意,衆人都屏住呼吸,但卻都還是盯着跪在地上的小吏。

“到底是怎樣的情況?”杜文昌沉聲問道:“是否提前收擂?”

小吏被一羣中書省官員圍住,這一輩子也沒有想到會有一天如此受關注,慌忙道:“不是提前收擂,是.....是那渤海世子死.....死了!”

渤海世子死了?

在場官員都覺得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問題,一人立刻問道:“誰死了?你說清楚。”

“渤海世子死了。”小吏道:“一刀穿腸致命,還被砍了幾十刀,死了!”

官員們面面相覷,想說什麼去,卻說不出話來,卻都只看到其他人臉上不敢置信的神情。

“嗆!”

內屋之中,一聲瓷器碎裂的聲音傳出來,官員們這纔回過神,扭頭望過去。

房門打開,只見老國相從屋內匆匆走出來,衆人紛紛躬身,國相卻徑直走到小吏面前,厲聲道:“淵蓋無雙死了?你確定他死了?”

“禮部侍郎周大人派了人過來,詳細稟報過。”小吏道:“渤海世子確實死在擂臺上,千真萬確,不會有誤。”

夏侯元稹嘴角抽動,想要說什麼,但卻沒有發出聲音。

“是何人所殺?”杜文昌問道。

“大理寺少卿秦逍秦大人。”小吏稟報道。

杜文昌一怔:“是他?”

“秦少卿殺死了淵蓋無雙?”一名官員詫異道:“他的武功有那等厲害?”

其他官員此時都回過神來,大多數都顯出輕鬆之色,有人笑道:“渤海人這兩天狂妄無比,以爲我大唐無人,秦少卿爲我大唐立下奇功,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這下子渤海人總該明白,大唐就是大唐,可不是他區區蕞爾小國能夠相提並論。”官員們彈冠相慶:“如此喜訊,應當立刻稟報聖人。”

這些官員雖然都是精明過人之輩,性情不同,爲人處世不同,但在這件事情上,大家心裡有一杆秤。

“你們高興什麼?”夏侯元稹掃視衆官,沉聲道:“你們都是中樞大臣,發生如此大事,你們還能笑得出來?”

衆人都是一怔,夏侯元稹冷冷道:“淵蓋無雙是淵蓋建的愛子,淵蓋建掌管渤海兵馬,他的兒子死在了大唐,你們覺得這是值得慶賀的喜事?”

此言一出,在場衆人都反應過來。

聖人准許渤海派出使團前來朝見,本意就是要賜婚,以兩國聯姻加強雙方的和睦,其目的就是穩住渤海國,保障朝廷在做其他事情的時候,東北邊境能夠保持穩定。

但現在淵蓋無雙死了。

淵蓋建得到消息,當然不可能善罷甘休,雖然渤海的實力不能與大唐相比,但渤海數萬能征善戰的驍勇精兵卻依然能夠對大唐形成巨大的威脅,至少渤海人一旦出兵,大唐東北便不得安寧。

秦逍殺死淵蓋無雙,不但讓兩國聯姻的計劃成爲泡影,反倒是讓渤海瞬間成爲了大唐之敵。

“秦逍現在何處?”夏侯元稹臉色冷峻,盯着小吏問道。

小吏忙道:“渤海世子的屍首被擡回四方館,渤海人本想當場捉拿秦大人,卻被周大人下令武衛營阻攔,而且派了武衛營的官兵送秦大人返回了大理寺。”

“文昌,你立刻以中書省的名義下一道命令,送到刑部,令刑部立刻派人抓捕秦逍,拘押入獄。”夏侯元稹沉聲道:“老夫現在就進宮面見聖人。”

杜文昌卻沒有立刻答應,拱手問道:“國相,以什麼名義抓人?”

“當然是以殺害渤海世子的名義。”

“國相,如果是以這條罪名抓捕秦逍,下官不能下這道令,更不能以中書省下這道命令。”杜文昌沉聲道:“擂臺比武,生死自負,這都是事先商議好的事情。如果因爲秦逍殺了淵蓋無雙便要將他拘押下獄,那麼此前被淵蓋無雙殺了那麼多人,朝廷爲何沒有將他逮捕?中書省是大唐中樞,每一道命令都關乎帝國的安危,以中書省的名義下這道令,全天下的人會怎麼想?”

邊上有官員也壯着膽子道:“國相,這道令確實不能輕易下,要抓捕秦逍很容易,可是後果卻很麻煩。秦逍爲大唐保住尊嚴,眼下肯定是被天下人視爲帝國的英雄,這種時候朝廷不去褒獎,反要將他拘押下獄,下官只怕......!”猶豫了一下,後面的話卻不敢說出來。

“你們沒有聽明白?”夏侯元稹冷冷道:“秦逍不但將淵蓋無雙一刀穿腸,而且連砍了幾十刀。如果是比武,一刀致命,又何必再多砍幾十刀?他這已經不是因爲刀槍無眼而殺人,是真正的謀殺。”

衆官員面面相覷,卻都不吭聲。

“秦逍爲大唐保住顏面,老夫當然也很歡喜。”夏侯元稹看出衆人有維護秦逍的心思,嘆了口氣,道:“可是咱們不是普通百姓,否則也可以爲秦逍高聲叫好。這裡是中書省,你們都是中書省的要員,帝國的興衰安危,全都繫於諸位身上,所以我們處理事情,不能以尋常人的想法去做,而是要考慮大局。”頓了頓,才道:“你們都清楚,聖人已經準備收復西陵,正因如此,纔要與渤海搞好關係,否則又怎能允許渤海使團前來求親?如今淵蓋無雙被殺,如果我們不能及時處理,甚至放縱秦逍於不顧,渤海人會怎麼想?諸位難道真的想看到渤海兵馬陳兵於邊關?”

在場衆人知道國相所言也不無道理,杜文昌卻是搖搖頭,正色道:“國相,世間自有公義。聖人的旨意,擂臺比武,生死自負,這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如今轉眼便要追究秦逍的責任,那就是違抗聖旨。渤海人怎麼想,我們先不管,可因此而逮捕秦逍,天下百姓必然怨憤,國相,比起安撫渤海人,我們更應該順應大唐百姓的心意。”

“下官也是這個意思。”一名官員心一橫,拱手道:“比起渤海兵馬,更可怕的是天下百姓的怨憤之心。渤海人想要與大唐爲敵,也要掂量掂量他們有沒有那個實力,即使真的刀兵相見,我大唐難道還怕了他們不成?反倒是如果讓朝廷失了大唐百姓的心,那是無論如何要難以挽回。國相,下官斗膽,此時絕不能逮捕秦逍,還是先進宮面見聖人,由聖人決斷。”

其他官員大部分都是微微點頭,對這名官員的話深以爲然。

“糊塗。”夏侯元稹怒道:“聖人確實有旨意,擂臺比武,若有失手,生死自負,可秦逍不是失手,他是有意謀殺,老夫甚至懷疑他是有意挑起兩國的爭端。你們都是朝廷棟樑,難道連是非也分不清楚?抓捕秦逍,並非是要給他立刻定罪,而是做個樣子,至少到時候可以和渤海人有話說,淵蓋無雙被殺,我們並非無動於衷。國雖大,好戰必亡,你們還當真想要事態發展到與渤海刀兵相見?”瞥了杜文昌一眼,冷笑道:“既然杜大人不願意擬這道令,老夫親自來擬!”

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八九一章 風雨飄搖第四章 玉佩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二一三章 骨氣
第五九七章 剪刀鋪下白燈籠第二八八章 暗黑爭鋒第五二五章 獄中人質第五章 酒葫蘆的秘密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二三四章 宇文家的殺意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一九八章 誅奸第四一四章 登門問罪第五三七章 故鄉人第七二一章 破門第二八六章 變成食物的魚餌第三十一章 空有寶山自不知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三六五章 不堪一擊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三六六章 黃雀在後第八六二章 銅皮鐵骨第一九六章 鬼谷第二四一章 敗露第三五六章 遺忘的故鄉第六三七章 落魄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五十四章 嗜賭成性第三六肆章 王母會第七五七章 罪證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二二二章 你是誰第二四四章 飛馬第八七零章 人心有秤第八九二章 恐嚇第八七五章 養生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七七九章 洛月第三二五章 殺人刀第七七三章 赴宴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四零二章 市井之爭第七七二章 千變萬化第三九五章 催命符第五八八章 太湖盜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四四一章 殘片第七九零章 示威第三五九章 君子報仇一年不晚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三一三章 劍谷宗師第一三四章 送禮第三十四章 命若螻蟻第七一九章 決戰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三六一章 窗後的眼睛第六十二章 血戰逍遙居第三零二章 羞辱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五七二章 江上搏殺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二零六章 投名狀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三七四章 此路不通第四十一章 抉擇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六七三章 危險的問題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八九一章 風雨飄搖第四章 玉佩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五三九章 洞若觀火第七四九章 囚車第八三四章 生死契第三四三章 皇子第七三五章 九品宗師第三八六章 道貌岸然第三七六章 青衣堂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八四八章 朝會第六七五章 腰帶第三六八章 拉攏第八八五章 蟲豸第一二一章 天神下凡第三三一章 吸血拔毛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二二八章 攻山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六三九章 傷勢第三三八章 抓賊第六七六章 兵源第六六三章 無雙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三三九章 誅心第七十三章 西行第五四八章 美夢成真第八一八章 虛虛實實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二一三章 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