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六九章 正者無敵

率先翻上擂臺的幾名渤海武士卻是看到,尊貴的世子殿下躺在地上,身體四周全都是鮮紅的血液流淌,整個人幾乎就是躺在血水之中,而世子殿下一時還沒有死去,身體兀自在抽動。

這一幕當真是血腥悽慘無比。

秦逍卻根本不管有人衝上來,又連續砍了數刀,這才停手,而渤海武士卻已經將整個擂臺團團圍住。

崔上元和趙正宇也已經上了擂臺,看到幾乎被砍成肉泥的淵蓋無雙,不敢置信,宛若在噩夢之中。

這是莫離支的幼子,深得莫離支寵愛,也被莫離支寄予厚望,此番跟隨使團前來大唐,本也是想讓世子殿下見見大唐的風土人情,瞭解一下大唐的地理山川。

可就在不久前還威風凜凜的世子殿下,此刻卻已經成了一灘肉泥。

更恐怖的是,秦逍那致命的一刀雖然會讓世子殿下必死無疑,卻不像割斷脖子讓人立刻死去,死前還要承受難以想象的痛苦。

而秦逍此後砍下幾十刀,雖然將淵蓋無雙砍得血肉模糊,但卻無一刀致命。

秦逍蹲在淵蓋無雙邊上,看着已經逐漸黯淡的雙眸,輕聲道:“我說了,要捅死你的,大唐人言而有信,從不說謊。”

“世子......!”崔上元看到淵蓋無雙血肉模糊的樣子,嘶聲大叫,幾欲昏倒。

“抓住他,抓住他!”趙正宇目眥欲裂,指着秦逍,厲聲道:“他殺了世子,抓住他,別讓他跑了!”

渤海武士正要衝上,卻聽得一聲厲叱:“誰敢!”

趙正宇聽得聲音從身後傳來,回頭瞧過去,卻發現是大唐禮部侍郎,這次擺設擂臺,由渤海使團、禮部和鴻臚寺一同準備,搭設擂臺都是由禮部派人來負責,包括在場的書吏,也是出自禮部。

擂臺比武,渤海的官員固然在場,禮部也派了幾名官員過來,以這位禮部侍郎爲首,不過這幾日下來,大唐一敗再敗,禮部的官員們面上無光,從頭到尾也不好多說什麼,坐在一邊打醬油。

但此刻秦逍誅殺淵蓋無雙,渤海人卻要將秦逍抓起來,這禮部侍郎也是官場的老油子,知道聖人對秦少卿看得很重,前兩天才賜封爵位,於公於私,這時候正是自己好好表現的時候,大聲道:“擂臺比武,有生死契在先,生死自負,誰敢抓人?來人,誰敢胡來,立刻拿下!”

負責周圍秩序的都是武衛營的人,比擂其間,禮部特意找了武衛營調人過來維持秩序,在此期間,這位禮部侍郎確實可以調派這些武衛營官兵。

武衛營負責衛戍京都,都是軍人,這些官兵連日看到大唐的高手一敗再敗,心中也是窩囊,現在秦逍斬了淵蓋無雙,和木柵欄外面的人們一樣,心中卻是揚眉吐氣,歡喜不已。

瞧見渤海武士翻上擂臺要抓捕秦爵爺,武衛營的官兵躍躍欲試,都想上前阻攔渤海武士,但職責所在,沒有上面的命令,誰也不敢輕舉妄動,禮部侍郎一聲令下,正中武衛營官兵的下懷,負責指揮的武衛營校尉拔刀出鞘,高聲道:“大人有令,誰敢亂來,立刻拿下,都聽明白了?”

上百名武衛營精兵也不再去管圍觀的百姓,拔刀的拔刀,持槍的持槍,立時衝向擂臺,只是片刻間,又將那羣渤海武士圍在中間。

渤海武士雖然圍住秦逍,卻不敢上前。

秦逍血染衣衫,固然有他手臂上滲出的鮮血,更多得卻是那幾十刀砍在淵蓋無雙身上時噴出的血,臉上血污遮掩了他清秀的面龐,他站直身子,居高臨下看着腳邊只剩一口氣的淵蓋無雙,不屑一笑:“看來大唐的刀法依然是你們渤海高不可攀的存在。”

淵蓋無雙瞳孔擴散,那眼眸中僅存的一絲意念,似乎還在懷疑這一切是不是真的。

這個人明明是要死在自己刀下,結果怎會是自己死在他的刀下?

而且是如此痛苦的死法。

秦逍擡起頭,望着夕陽西下,鬱結在心中多時的鬱壘終於消失,面帶微笑,掃視一圈,道:“我只是想讓你們明白,你們腳下踩着的土地,是大唐的,沒有人能在大唐的土地上侮辱大唐,從前不能,現在不能,以後也不能!”

他緩步往前走,堵在他身前的兩名渤海武士竟然情不自禁地閃開,秦逍緩步走到擂臺邊上,擡頭望過去,臺下人山人海,卻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看着他,甚至有人眼中閃着淚光。

“本官是大理寺少卿秦逍!”秦逍深吸一口氣,朗聲道:“渤海莫離支世子淵蓋無雙,入境之後,誘殺三十六名無辜百姓,天怒人怨,三十六條冤魂需要有人爲他們討還公道。今日本官擂臺比武,不爲私仇,只爲公道,正者無敵,那三十六名亡靈,可以安息了!”說完收起金烏刀,對天一拱手,而在場的所有唐人,無論是百姓還是官兵,卻不由自主地都跟隨着秦逍向同一個方向拱手鞠躬。

一直在臺下尚未離開的陳遜此時已經站起來,看着擂臺上的秦逍,他是唯一沒有跟隨鞠躬之人,但卻向秦逍微微一躬身,不發一言,轉身便走。

人羣之中,白鬚斗笠人擡手輕撫白鬚,望着擂臺上光明磊落的年輕人,喃喃道:“正者無敵,這句話倒是不差。”

人們知道,秦少卿找回的不但是大唐的尊嚴,而且還給了那三十六名冤死的亡靈以尊嚴。

國以民爲本,百姓的尊嚴,便是國之尊嚴!

崔上元和趙正宇已經跪倒在淵蓋無雙身邊,不在乎身上的袍子被地上的血水浸染。

淵蓋無雙的眼睛還睜着,但人卻已經沒有了氣息。

死不瞑目!

兩位使臣心裡很清楚,淵蓋無雙死了,他們的腦袋同樣也保不住,莫離支的愛子死在大唐,莫離支得到消息之後,必定是悲怒交加,使團只要回國,兩人立馬就會被斬首示衆。

“崔大人。”禮部侍郎也登上擂臺,走到崔上元身邊,沉痛哀悼:“世子敗於秦爵爺之手,被秦爵爺失手錯殺,實在是遺憾,還請節哀順變!”

崔上元本來已經是失魂落魄,聽得此言,赫然擡頭,怒目而視,厲聲道:“失手錯殺?”指着全身被砍得皮開肉綻的淵蓋無雙屍首道:“你將這個叫失手錯殺?”

趙正宇也是站起身來,指着禮部侍郎道:“你們必須給我大渤海國一個交代。世子奉我王之命,爲兩國情誼而來,如今卻被你們大唐的官員在衆目睽睽之下謀殺,若是不能給個交待,我大渤海國必將舉國悲怒。”

“怎麼給你們交代?”禮部侍郎皺眉道:“這次擂臺比武,是聖人的旨意,之前禮部、鴻臚寺和你們使團也都商議好,刀槍無眼,若有傷亡,不得牽扯他人,後果自負。你們的世子傷了我大唐十數人,還殺死一人,這又怎麼說?”

崔上元緩緩站起身,冷笑道:“此事我們會向大皇帝陛下討要公道,不和你爭論。”吩咐道:“來人,將世子擡回館內。”

禮部侍郎見崔上元如此不客氣,心中也是窩火。

這崔上元在渤海是右議政,地位極高,不過在禮部侍郎眼中,崔上元就算是渤海的國相,那也未必高過大唐的侍郎,對自己說話如此不客氣,頓時也冷着臉道:“貴使想找誰,悉聽尊便。這擂臺比武已經結束,恕本官不能奉陪。”一拱手,便要離開,崔上元卻叫住道:“且慢!”

“貴使還有什麼事?”

“你可以走,但是他不能走!”崔上元一指秦逍:“他是殺人兇手,如果離開,必會潛逃,在大皇帝陛下決斷此事之前,必須由我們看管。”

禮部侍郎搖頭道:“對不起,本官不能答應。我大唐天朝上邦,做事講究公正,本官在這裡,就是爲了保證擂臺比武的公正。輸贏憑實力,生死自負,一切都按照事先的約定來辦。”瞥了邊上一臉憤怒的趙正宇一眼,輕笑道:“秦爵爺勝了,按照約定,貴使應該立刻拿出百金,而且還有兩匹上等的渤海馬,作爲勝者的獎勵賞給爵爺。至於你們要追究殺死世子的責任,生死契就在那邊,秦爵爺沒有任何責任,即使真的有責任,也不歸我禮部管,你們可以去找刑部,也可以找大理寺,對了,爵爺就是大理寺的人,你可以向爵爺告狀。”

崔上元和趙正宇一怔,更是惱怒。

都說大唐禮儀之邦,此人是禮部侍郎,但說出的話竟然如此無賴,難道要向秦逍這位大理寺的官員狀告秦逍殺了世子?

禮部侍郎笑道:“兩位趕緊派人去準備金子和馬匹,衆目睽睽,貴使總不能讓貴國背上出爾反爾的惡名吧?我大唐以誠信爲本,對出爾反爾的人素來鄙夷,爲兩國的友好,貴使可不要做出讓大家失望的事情。”丟下兩位渤海使臣不理,含笑走到秦逍面前,拱了拱手,瞧見秦逍手臂似乎還在流血,忙道:“爵爺,你傷勢不輕,還在流血,不能耽擱,我立刻派人送你去看大夫。”

“大人貴姓?”秦逍見這位禮部侍郎在渤海人面前不卑不亢,倒也讚賞,拱手詢問。

“禮部侍郎周伯順!”侍郎向臺下的武衛營校尉招手,“你親自帶人送爵爺去看大夫,不得耽誤,誰要是阻攔爵爺去治傷......!”左右看了看一個個怒目而視的渤海武士,冷冷道:“立刻逮捕!”

----------------------------------------------------------------------

ps:高潮期就一氣呵成,大家都是關公面前耍大刀的人,講義氣,大家也可以禮尚往來一下的!

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七十二章 知命院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七十章 誘餌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
第一七七章 石像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四三六章 一兩銀子的交易第三零四章 寒夜陰客第五三一章 羊化狼第二四六章 香囊第二五零章 劫後失魂第五零七章 同病相憐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十八章 義兄弟第七四五章 忠勇軍第八三一章 吃人不吐骨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九十三章 疑心第八八一章 夫子賜書第四十三章 證人第三四九章 反目成仇第三九九章 半夜來的男人第八六七章 始出來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四七二章 毒蛇第三五三章 協議第七一二章 血戰第二一零章 巴山第七五六章 立場第六九五章 最強水軍第六九三章 貌合神離第二八七章 麝月第四百章 身體的戰爭第一二二章 審訊第七二九章 連環第一三九章 精絕美人第五二三章 醒掌權第二二七章 追兵第五五四章 馬鞭子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第二一三章 骨氣第二六零章 良苦用心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一三七章 道家五術第三八九章 刑部衙門前的鼓聲第四五六章 天煞孤星第七九一章 驅狼第三一五章 師姑的夢中情人第四四三章 炮灰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八四四章 母女第四八六章 逍遙衙門第六六一章 城門第六六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也第六七一章 舉薦第八五九章 一敗塗地第二一四章 賜酒第五一一章 銀書第六肆七章 諸島之王第七十二章 知命院第六五六章 無情帝王家第七四三章 鳳凰第八一四章 味道第四七五章 葬蝶第八五四章 擂臺第七五九章 何患無辭第七九三章 暴雨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三八零章 致命漏洞第二十一章 腴美人第三九零章 記仇第一五二章 月上柳梢頭第四七四章 入宮第七十章 誘餌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三十八章 荒西死翼第二零四章 醋意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三五零章 淒寒冷夜送將軍第九十章 一陣風第七五一章 劫掠民財第三十五章 利慾薰心第六肆八章 六陌第六八一章 大戰在即第一八二章 不祥之人第七八五章 馬商第八七八章 道別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第一六七章 鴻影第七八九章 劍谷刺客第六八七章 讀書人第六肆五章 送人頭第一百零八章 緣分第二百章 兀陀陰雲第七零九章 吃裡扒外第五零二章 開戰第五六一章 內庫之密第五十七章 雞飛狗跳第二零八章 深藏不漏第五零一章 刑名之爭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